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6章 瀛洲公盘(三)

006章 瀛洲公盘(三)

    欧阳玥挑挑眉道:“伍小姐,不好意思,你要知道大少爷的情况,我想你直接打电话给他比较好,我现在热得一身汗,想先洗澡,就不招呼你了。”说完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欧阳小姐!”伍蓝枫连忙一脚卡在门间急叫道。

    欧阳玥眉心皱紧,俏脸也沉下了道:“伍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欧阳小姐,虽然你是方老的徒弟,但也不用对我这么冷漠吧,我对集团的事情不感兴趣。”伍蓝枫讪笑一下,“而且对钱无忌那老东西也没好感,我们大可以做朋友。”

    欧阳玥真想笑,不过见这女人还真有点死皮懒连的迹象,立刻伸手摇了摇道:“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而且你姓伍,我想我们成不了朋友,对不起!”欧阳玥再次关门,这一回伍蓝枫到没有在坚持,只是一张妖媚的脸气得有点铁青,看着紧闭的房门冷哼了一声,高傲地抬起下巴、踩着7cm的高跟鞋走了。

    而里面的欧阳玥则想着自己是不是拒绝太快了,之前听徐闵说云翔在京市由东方家族罩着,不知道这个东方家族是不是和东方博弈有关系?自己其实可以先打听一下,有个心里准备。不过想到自己实在不是那些虚以委蛇的人,只怕要像伍少华那种修养功力是不可能了。

    摇摇头不再去想以后的事情,她相信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冲个凉后坐在床上,双目开始运用异能扫描这一层楼,在她意料之中的是伍蓝枫和伍少爷果然也住在这一层,在走廊的另一端,有些远,不过欧阳玥还是能很清楚地看到两人此刻是在一个房中,伍少华手里拿着一杯红酒靠在小型的酒吧旁边,姿态肆意慵懒,而伍蓝枫光着脚丫走来走去,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她面色似乎在生气。

    欧阳玥嘴角一勾,心里很遗憾自己不会唇语,要不然就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了,看伍少华的表情很淡定,还挂着微笑,让她深深的感觉这个家伙的阴险,要不是早知道他的狡猾,自己都可能被他外表骗了,只能说这种人不好对付。

    不再去耗力气看两兄妹,欧阳玥转头看看另一边,看到每个房间几乎都有人,各式各样的场景,让她有点无语,只好收回自己的异能。

    任云桀回来洗个澡后两人叫了客房服务,不想去人多的餐厅。

    “毛毛,你会唇语吗?”欧阳玥询问道。

    “不会,怎么了?”任云桀有点惊讶地看着她。

    “我想学。”欧阳玥边吃酸辣凉皮边回答。

    “学唇语干什么?这个也不是好学的,不过你要学我可以帮你找点资料。”任云桀觉得古怪。

    “好啊,反正有时候挺闲的,就想多学点东西,有时候看到别人说你坏话,你听不见确实有点郁闷,所以我想学学。”欧阳玥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平静。

    “好。”任云桀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深究,“对了,这块金星祖母绿翡翠你不准备卖?”

    “当然不卖啦,你都知道这东西太难得,我们又自己要开珠宝公司,这家伙就是镇店之宝,回头叫范择文雕刻一件物件摆放,一定羡慕死人,而且多出来的边料我想给你打个戒指或者吊坠,独一无二的。”欧阳玥看着他温柔道。

    任云桀一愣后道:“为什么?我,我不太喜欢这种东西。”任云桀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很甜蜜。

    “什么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我自然也对你好啊,再者玉是有灵性的东西,戴一样会比较好啦。”欧阳玥才不管他反对不反对。

    “好。”任云桀只听她的,露出柔柔的笑容。

    两人吃饭气氛温馨,欧阳玥吃得很饱,直接躺在床上休息,任云桀则收拾东西,俨然像个小管家似的,收拾完后时间还早,欧阳玥以为他会回去睡觉,结果见他拿了笔记本回来,帮她找唇语的资料,让她感觉很不好意思。

    “毛毛,你有自己想做的事吗?”欧阳玥询问道。

    任云桀一愣,转过身来看着她,那深褐色的眸子里暗光浮动,让欧阳玥有种看不清楚的感觉。

    “成为你背后的男人。”任云桀似乎思考了很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欧阳玥石化。

    任云桀转身,俊脸红了,立刻假装打电脑,一颗心跳得飞快,他不知道欧阳玥怎么想,也知道她现在还小不想谈恋爱,他这么说只是想让她知道,若是她想谈恋爱了,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而不是李炎贝那只妖孽。

    欧阳玥静寂了好久,目光看着任云桀的背和毛茸茸的头发,慢慢地露出苦笑。

    “毛毛真好,我以后可靠你的了,我对公司商场什么多不懂,要是没有你,我绝对没有这个胆子开公司的,哪天我要真的闯出了名气,你一定是背后最支持我的人。”欧阳玥把这话稍微改变一下,变得商业化得多,但她心里明白得很,毛毛似乎喜欢上她了,她心里有点甜蜜却更多的是无奈,再没有解决掉东方博弈那贱男人之前,自己有资格谈恋爱吗?

    任云桀没有转身,而是轻轻地嗯了声,正在这时,欧阳玥的手机响了。

    “咦,这是谁电话?”欧阳玥看着一个很惊悚的号码有点奇怪,十一位的数字居然后八位都是八,要不要这么嚣张啊?

    “喂,你好。”欧阳玥有礼貌地接起电话。

    “是我,范奇森!”范奇森那充满阳刚的声音响了起来。

    “范老大?你找我有事?”欧阳玥大吃一惊,不过也就这家伙有那么嚣张了。

    “晚上一起吃个饭?关于小文的事情我想和你谈一下。”范奇森的声音听不出客气,似乎还夹带这一种命令的口气。

    “咳咳咳,范老大,不好意思,我不在s市,我在瀛洲参加翡翠公盘,要过两天才回去。”欧阳玥翻了个白眼。

    “这样啊,那你回来打个电话给我。”范奇森马上做出反应。

    “你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吗?和你吃饭我实在有点不自在。”欧阳玥苦笑道,这要是给人知道她和黑老大吃饭,那自己的名声会如何?黑老大包养的小情人?想到这点,她脑海里就想到了那个梁玉盈,这女人一定有被虐待狂,居然喜欢这种危险的男人。

    “为什么?”范奇森还正儿八经地原因。

    “老大啊,你是鼎鼎大名的大人物,我只是一个学生而已,你有事就电话说吧,我会受宠若惊的。”欧阳玥有点嗷叫。

    那头的范奇森听到她这种很无奈的声音不禁嘴角勾了起来,这小女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你国庆是不是去缅甸翡翠公盘?”范奇森想了下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哦,小文跟你说的,怎么啦,你想从我这里买翡翠?”欧阳玥顿时惊喜,这个可是大客户,虽然有点风险,不过她有他弟弟这个把柄,不怕他赖账。

    范奇森听到她喜悦的声音很无语,直接道:“不是,是小文想跟你去缅甸看看。”

    “什么!”欧阳玥被吓到了,这是要她做保姆吗?

    “咳咳咳,你不用反应这么大吧,小文不是小孩子了,他想去缅甸看极品翡翠,我估计没空,所以想麻烦你照顾他一下,而且有你在他身边我比较放心一点,你放心,我包你们所有费用。”范奇森怕她拒绝,连忙加了最后一句。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咳咳咳,你为什么同意他去,他身体并不适合坐长时间飞机的。”欧阳玥头疼,不是她不想带,只是怕到时候她顾及不到。

    范奇森一愣道:“那是一定不行吗?我见他那么想去,有点不忍心,直升飞机呢?可以快点,我派人直接送你们过去。”

    “你,你有直升飞机?”欧阳玥张大小嘴,尼玛,自己还是很穷啊。

    范奇森听得出她口气里的震惊笑得低沉好听道:“当然,不然你以为一个黑老大还要跑去机场挤飞机?”

    “你狠,看在你有直升机的份上,我带小文去好了,不过你要帮他准备好药,以防万一。”欧阳玥是想坐坐直升机了,多威风的事情。

    “没问题!那就谢谢欧阳小姐了。”范奇森笑了。

    “嘿嘿,不客气,那我挂了。”欧阳玥讪笑,感觉自己有点市浍,脸都热了。

    “还有件事!”那头的范奇森连忙急道。

    欧阳玥挑眉道:“还有什么事?”

    “那个,咳咳咳。”范奇森有点不好意思开口,欧阳玥内心更古怪了。

    “范老大,不用这么为难吧?”欧阳玥见他支吾了良久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有点憋不住了。

    范奇森心里郁闷啊,只能吸口气道:“欧阳小姐,是这样的,我弟弟他可能对你有点好感,我知道你是有男朋友的,所以那个,我怕他受伤。”

    欧阳玥呆滞,不会吧,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范择文喜欢她?不可能啊,他最多就是和她一起的时候开朗些、话多些,不至于喜欢她吧?严格来说,他是她的病人。

    “这小子内向得很,这段时间我发现他整个人都变了,所以和他交谈了一阵,才知道是因为你对他的影响,我看得出来他可能是喜欢上你了,本来这话我是不该说的,像欧阳小姐这么有才能又漂亮的女孩子,男人喜欢是很正常,不过我还是怕他受不了打击,你,你懂我的意思吗?”范奇森一张俊脸表情古怪,叫他杀人他不会眨下眼睛,可叫他和个女人说这种婆婆妈妈的事,实在不是他这大老爷们做的。

    “我明白了,不过,你会不会搞错了啊?我看小文可能是没有朋友吧,不会是喜欢我的。”欧阳玥也很纠结了,范择文实在很内向,所以让她很同情,平日里在学校她也没什么好朋友,到是和范择文走得近些,可没想到会出这种事,实在是自己感觉自己太像姐姐的角色了。

    范奇森在那边翻白眼,自己的弟弟他能不了解。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和小文谈过,他也没奢望能做你男朋友,只是有时候感情是很难控制的,我就是怕他不自觉,所以还是请你,咳咳咳,我不知道怎么说。”范奇森很不好意思,他想说请她不要和他弟弟太亲近,那万一她不愿意治病了怎么办?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正确引导,他很像我弟弟,所以我也只当他弟弟看待,对了,正好,我也跟你说了事。”欧阳玥冷静下来。

    “你说。”范奇森很好奇,她有什么跟他说的?不过不管是什么,他发现自己有点紧张,不会自己把她惹毛了吧?

    “你对你弟弟的宠爱方式,我想应该改正一下,他很怕你。”欧阳玥想了下后慢慢道。

    范奇森皱眉,没有说话。

    “他和我说了你家的事情,他说不喜欢你那么霸道的宠爱,他只想做个普通人,不希望他被欺负一下就会让人家直接没命,这样的生活对他很有压力,还有,你这么大事业了,到底图什么?有时间还是多陪陪亲人,一生很短,珍惜缘分,别老了再后悔,好了,我挂了。”欧阳玥说完就不等范奇森回答直接挂了电话,然后看着任云桀拍拍胸部道,“毛毛,我这么说他会不会觉得我在教训他?”

    任云桀看着她害怕的样子笑起来道:“惹毛了也没关系,除非他不要他弟弟的命了。”

    “那到也是,说起来范择文还真是很可怜的,你说这范老大这么厉害了,他到底在图什么呢?”欧阳玥有点不思其解,他父母的仇早报了不是吗?

    “有时候人在高位,很多时候身不由己,你想想,若是他现在退位,那黑道上还不知道刮什么风。”任云桀似乎很理解范奇森的做法。

    欧阳玥惊讶地看着他,脑子里思考起来,发现自己确实看得太片面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那小子喜欢你?”任云桀全身的气息慢慢冷下来。

    “我不是很清楚,也许吧,哎,我到是没想过这个问题,看来要注意点,他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欧阳玥皱眉。

    “那你还带他去缅甸?”任云桀委屈地嘴巴抿了抿。

    “你没听见有直升机可以坐吗?”欧阳玥露出奸笑,“我想不是一般人都能坐的吧,而且范择文确实喜欢翡翠,让他去看看眼见也好,你想想他挺可怜的,因为生病,都没出去玩过。”

    “那他不是更喜欢你?”任云桀好像钻牛角尖里面去了,一双深褐的眸子可怜兮兮地看着欧阳玥。

    “毛毛,你别这表情啦,你知道我不会的!”欧阳玥被他卖萌的样子打败了,只能白他一眼,“而且你也一起去的不是吗?这样反而让他明白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任云桀开始笑了,马上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下,双眸很乖巧地看着欧阳玥那张慢慢红起来的小脸。

    欧阳玥连忙站起,这样子似乎太过暧昧了道:“大家都认为你是我男朋友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任云桀咧大嘴道:“那么说,你也这么认为?”

    “很重要吗?我们两人知道不就好了,而且这样也免去不少麻烦。”欧阳玥面色越来越热,发现任云桀似乎越来越怪了。

    “嗯,这样很好。”任云桀很高兴地点点头,看着她羞涩的小脸,心想自己这算不算蚕食计划?

    欧阳玥走到他的电脑面前坐下来转移话题道:“这个视频就是学唇语的?”

    “嗯,有很多,我会挑些有用的给你,你休息一会吧,还有一个小时投标就开始了。”任云桀又走过来。

    欧阳玥赶紧点点头,站起来走到床边,好像很怕和任云桀近距离似的,让任云桀嘴角勾了勾,他相信欧阳玥对他也有好感的,他可不是什么弟弟。

    任云桀又开始很认真地看网页,欧阳玥看着他的背影扁扁嘴,自己怎么就感觉做贼心虚一样。

    下午二点,欧阳玥和任云桀拿着罗刚为他们准备的入场证登记名字后走进会场。

    里面依旧是人山人海,有一排排的从上到下的位置,简单来说就像个小型足球场,中间是摆放台,四周是作为,半空中四个方位是大型的点子屏幕,保全人员是清一色的武警,身上都是戴枪的。

    喇叭里响起主办方对这次公盘的具体规则解说,其实大家看到那一块块摆放成几个大小圈圈的翡翠毛料就知道了,每块石头下方都有一个玻璃箱子,旁边还有一块底价牌,大家看重了就可以把自己心目中的价钱写在纸上投进去,两个小时后当场计算结果开标,可谓刺激。

    今天是第一天,所以这一批毛料是全料,听说明天下午是半料,后天下午则是大型巨料,有全料和半料,一块石头就有几顿重,价格各异,很吸引人,想想看要是能解出一块如大方桌一样大的极品翡翠,那是如何得振奋人心?

    欧阳玥目光扫射全场,看到这次参加公盘的公司少说也有上千家,一个个都是面色兴奋,摩拳擦掌,而其中她不无意外地看到了李利克一行、伍少华一行还有张董他们,最让她惊讶的是,很多人在看她,她不禁黑线,他们看着她干什么?

    “玥,等下看中后投标小心点,看这样子很多准备跟着你投。”任云桀面色冷清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等下多投些,让他们跟去,哈哈。”欧阳玥笑起来,已经想好了对策。

    大会主办方宣布投标开始,大家就走下去,一个个排好队地开始沿着毛料的摆放顺序走,要是有立刻看中的,大可以停下来慢慢研究。

    欧阳玥和任云桀自然也在人堆里,两人都拿着手电筒,一副很专业的样子。

    “玥,这里的毛料比外面的看上去好多了。”任云桀发现了这个现象。

    “嗯,果然好得都先被主办方挑了。”欧阳玥也有同感,就她面前这几块来说,居然是快快出绿,不过就是水种差些,但比起外面多数是白花花的石头可好得多了。

    “是他们自己选好了送进来的,主办方只是为他们举办这次投标,抽取利润,没有风险。”任云桀解释道。

    “原来如此,你看看,这里的价格吓死人了。”欧阳玥看到几块都是上百万的,最低的也要三十万,这实在有点夸张,这外表看上去终究还是石头啊。

    这时,欧阳玥前面的一堆人发出声音。

    “你们看看,照进去就看到绿色了,这一定是好料。”有个年轻人用手电筒照来照去。

    “你也不看看价格,三百万,要是靠皮绿怎么办?”他身边的人立刻给他一个白眼。

    “这么说,我们只能买半料了?总要赌一把吧。”年轻人有点郁闷的表情。

    欧阳玥目光扫过去,看到这确实是块好料,冰种飘蓝花,水头足,三百万可是大涨,不过她知道就这出色的外表,投标的人一定不会少,果然看到很多人都开始研究这块石头,然后纷纷记在自己本子上,因为每一块石头都有号码。

    欧阳玥很淡定,慢慢走,也不特别去看哪块石头,只是偶尔在自己本子上记几笔,但她是分两行记的,一行是她准备忽悠别人的,只有少数几块才是她中意的,每次她记账的时候,任云桀就站在她前面,目光冷冽地盯着想凑上来偷看的人,让大家被他的目光吓得不敢靠近。

    忽然,欧阳玥看到伍少华和向阳两人在转弯处停下来看一块毛料,这毛料是黄盐沙皮,这种表象的原石一般种老,会出秧苗绿或黄阳绿色,能够有绿紫翡三彩,或飘绿三彩,所以很多人都很重视这一类,命中力极高,但底价已经到了一千两百万。

    欧阳玥咂舌,走了过去,看到那原石确实很漂亮,绿色都隐隐透出来似的,怪不得底价这么高。

    “欧阳小姐,怎么看着块原石啊?”伍少华彬彬有礼道。

    欧阳玥看了他身边的向阳一眼,冷笑一声道:“伍少爷身边不是有位大鉴定师吗?怎么还问我。”

    向阳顿时被讽刺得面红耳赤。

    “欧阳小姐,这人都是往高处走的,我到并不觉得有何不妥。”伍少华还是轻笑道。

    “是啊,要踩着别人上位,这种事对有些人来说是理所当然,但对我来说却是有点伤阴德,这做人还是为自己和以后的子孙后代积点福吧,借过!”欧阳玥说完就对向阳冷冷地瞪一眼。

    向阳面色惨白,伍少华也开始皱眉,显然欧阳玥把他们两人都算进去了,而欧阳玥说完就已经用后背对他们了。

    “不用在意,小姑娘而已,你的能力在李禄自然是委屈的,好好干,云翔一定能让你功成名就,钱老年纪大了,早晚也要退休的。”伍少华伸手拍拍向阳的肩膀安慰道。

    “是,伍少爷。”向阳点点头,内心立刻升起斗志,要不是李禄太多鉴定师,他一直被压在下面,他也不会被伍少华挖走。

    他抬头目光看向欧阳玥的背影,感觉欧阳玥虽然是个小姑娘,可为何给他一种比女强大还强大的压迫感?方老的徒弟果然厉害,就像楚洁,比她丈夫肖刚还厉害,可惜方老看不上他,路老沉默少语,从不收徒,所以他实在是万不得已,可惜这一步迈出了就没有回头路,是好是坏只有靠自己争取。

    任云桀拉拉前面的欧阳玥道:“玥,那块真不错啊,不准备投吗?”

    “这么贵,我们钱可不多,我是准备这次赚多点回去,还要去参加缅甸公盘呢。”欧阳玥不是不动心,那毛料确实不错,但要投标拿下估计上五千万,她只有两亿,那就没几块好投,她还要看明天的半料和后天的巨型毛料呢,自己要控制好花钱,用最少的钱投最大利润的原石,一部分用来解开卖,一部分拿回去自己公司用。

    任云桀见她似乎早盘算好了,也就不说话,静静地跟在她身后,看着一路上的投标原石,一个小时候,欧阳玥和他回到座位,仔细看自己账本上记录的原石序号,而这时候离投标结束还有一个小时,很多人还在下面转圈,似乎拿不好主意,要知道出价也是很头疼的时候,出低了投不中,出高了解出来怕亏本,所以很多人都面色纠结,连李利克那边的路老也皱着眉。

    路老是个很瘦小的老头子,背有点驼,但看上去精神抖擞,很硬朗的样子,欧阳玥因为自己师傅而多看几眼路老,感觉确实是一个不合群的小老头子。

    “毛毛,开始写价钱吧。”欧阳玥贼贼一笑开始下笔,同时看到很多人眼光都看向这里,欧阳玥算是最快的看完全部毛料的,大家现在都认识欧阳玥,只觉得她的运气已经逆天,若是跟着她投标一定能买中好料。

    “好!”任云桀用包挡住欧阳玥的前面,似乎是不让人看到欧阳玥的手势,其实就是虚张声势,欧阳玥一连写了二十张投价票,任云桀很仔细地叠起来,然后下去投入一个个毛料旁边的玻璃盒内。

    很快,任云桀投的那些毛料立刻被人包围,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只是二十块之多,他们哪一家都没有这么胆量都投大价格,而欧阳玥要得就是这种效果,这叫让大家雾里看花,而她实际上只看中三块利润不错、外表也不起眼的毛料,相信他们就算跟投,开价也不会很高。

    趁大家依旧热闹哄哄的时候,欧阳玥开始接过任云桀包里的小鸡蛋饼吃起来,外加一罐椰奶,惬意无比,边吃边看热闹,特别是看自己认识的几个大户,果然自己投的二十个箱子,伍少华和张董这两边都跟投了,这让欧阳玥开心不已,这回还不坑死他们。

    不过她也看到伍少华和向阳商量一下后又投了一块价格一千万底价的毛料,欧阳玥透视过去,那毛料表象很不错,里面出冰种的机会很高,而实际上确实里面还不错,只是真正有料的地方稍微小了点,解出来大约值五六千万,但底价已经是一千万,那么投标自然更高了,欧阳玥看到伍少爷写了三千一百万的价格,就算标中,利润也不大。

    而张董是另外投了两块,价值都不是很高,其中一块正是欧阳玥之前被吓到的那一种黑癣,可说要是中了就血本无归,那底价是五百万元,看得欧阳玥眉开眼笑。

    “玥,你笑什么?”任云桀也跟着她笑起来。

    “没什么,就是看看谁最倒霉。”欧阳玥笑呵呵,样子很是清纯可爱,让很多人都投来惊艳的目光。

    欧阳玥顿时有点尴尬地低头,想着这次伍蓝枫那只妖精居然没来。

    “毛毛,你知道伍蓝枫和大少爷之间的事情吗?”欧阳玥想起伍蓝枫找她的目的。

    任云桀一愣后,笑容收起,面色阴沉道:“你想他了?”

    “毛毛,你胡说什么啦!”欧阳玥没好气地伸手揉乱他的头发,然后娇嗔地把之前伍蓝枫找她的事情说了下。

    任云桀这才散去身上的阴冷,目光幽怨地看着她,让欧阳玥后背发麻,这毛毛怎么越来越诡异了?

    “大少爷在伍少华二十八岁生辰那天去了京市参加宴会,认识了伍蓝枫,伍蓝枫是个花痴,见到漂亮男人都喜欢,大少爷自然是首当其冲,听说那晚伍蓝枫想陪他春风一度的,结果李炎贝不知道为何不喜欢伍蓝枫,还说话难听,让伍蓝枫很恼怒,但后面几天却一直还想讨好他,居然还让伍少华把他灌醉,想来个酒后一夜情,可惜大少爷醉成烂泥,第二天醒来,伍蓝枫居然诬陷大少爷和她有一腿,好在大少爷不是笨蛋,自己做没做过还是知道的,自然是把伍蓝枫大骂了一顿,伍蓝枫那时候就发誓总有一天会得到李炎贝,只是到今天还没行动,大少爷之前可是躲她躲得快,还交了个女朋友来打消伍蓝枫的疯狂,可惜那林雨馨是个很会演戏又爱慕虚荣的女人,李炎贝刚开始觉得她不错,慢慢才发现她的真面目,最后给了一笔钱把人打发了。”任云桀把大致情况说了一下。

    “大少爷真可怜啊。”欧阳玥苦笑,被这两种女人喜欢都是很要命的。

    “你不用同情他,他这种人不怕找不到女人。”任云桀扁扁嘴。

    欧阳玥掩嘴好笑道:“你不也不愁找不到女人?我看伍蓝枫看到你双眼也冒绿光了。”

    任云桀顿时目光一沉有点薄怒道:“这种花痴,要敢靠近,可别怪我不客气。”

    欧阳玥笑得更欢了,她家毛毛果然有个性。

    “那毛毛喜欢哪种女人?”欧阳玥很好奇地询问。

    任云桀目光立刻定定地看着她,然后薄唇抿了抿道:“我喜欢清纯可爱,聪明活泼点的。”

    “呃。”欧阳玥有点脸红了,这家伙看她的眼光越来越不对劲,自己真是找抽,怎么就提这样没营养的问题。

    “毛毛。你说你没失去记忆前有女朋友吗?”欧阳玥也抿一下嘴。

    “没有。”任云桀答得很干脆,干脆到欧阳玥立刻就扫射他的后脑勺,发现淤血还在,所以松口气惊讶道,“你怎么这么肯定,你什么都忘记了,也许有女朋友都会忘了。”

    “不会,若是我再次失忆,我绝对不会忘记你,所以我相信之前也一定没有女人。”任云桀的推理很强悍。

    欧阳玥这下完全脸红了,这话已经很露骨了。

    “时间差不多了。”任云桀看她尴尬吃惊的样子,转开脑袋,看看大家,面色一片平静,似乎刚才的话不是他说得一样。

    欧阳玥这才醒神,看到下面的投标客人都陆陆续续回来了,看屏幕上的大钟,还有十分钟就要停止投标了。

    这时候,一位胖子往他们这边走来,欧阳玥认识他就是那位金磊珠宝的金胖子,不禁露出笑容打招呼。

    “欧阳小姐,我看你投了很多啊,可有把握?”金胖子笑眯眯的,到像个菩萨似的。

    “这可说不准,所以投多几块,希望能中一些吧,金老板投了多少?”欧阳玥客套地寒暄道。

    金老板抓抓脑袋道:“我只投了一块,我对毛料不是很懂,本来是想明天直接投半料的,一时手痒才投了一块看上去不错的,就不知道中不中,对了,欧阳小姐,你要是等下中了,会当场解石吗?”

    “若是中得多会解几块的。”欧阳玥是准备好点的直接运毛料回去,以免别人眼红,还有她不想现在就给他们看到自己以后做出来的东西的原形,还是多点神秘感比较好。

    “那太好了,我还准备买一些回去的,欧阳小姐可要多多关照啊。”金胖子笑得无比灿烂。

    任云桀冷冷地白他一眼道:“这里的规矩是价高者得。”

    “那是当然了,我这不是怕欧阳小姐不卖嘛,肯卖就有机会。”金胖子依旧客气。

    欧阳玥笑着点头,金胖子说了几句话告辞回到自己的队伍里,而这边也差不多结束了。

    主办方让大家稍作休息,提供开水点心给大家享用,大批工作人员已经在后台统计最后的得主。

    大屏幕上开始翻滚起来,第一号的原石很快就有了结果,因为是不记名投标,大家都是用字母代替自己的公司或者个人,而欧阳玥用的正是‘xy0018’星玥的前两个字母加一个他们的排列号码,而她也看到伍少华的是用‘yx0033’,号码是进场的时候抽签决定的。

    张董的是‘hn0178’,而李利克则是‘ll0019’,第一块原石三家都没有投标,原价80万的原石被一个‘xx1450’以200万标中,欧阳玥叹口气,好心疼啊,那石头可是块货真价实的靠皮绿。

    屏幕翻动迅速,很快就第二块,第三块,欧阳玥只注意到自己第一块投的是十七号,底价两百万,自己投了两百零一万,最后是张董以五百零一万投中,看到那个一万,欧阳玥就想笑,当初在徐老淘宝展上,他就是以一万只差输给自己,这回到是学乖了,可惜这石头里面都是碎玉,价值最多两百万,他亏定了。

    不过看张董那开心的样子,欧阳玥实在不敢笑太大声了,任云桀看她憋着笑,不禁伸手温柔地拍拍她的肩膀道:“怎么,他亏死了?”

    “亏是亏不死,不过他一定蛋疼。”欧阳玥挑下眉。

    “玥,你为何这么肯定?难道你真会透视吗?”任云桀总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忍不住就问了出来。

    欧阳玥一愣道:“我若说我真会透视,你会信吗?”

    “我信!”任云桀想都不想就点头。

    “呵呵呵,神经,这世界上哪有人会透视的,这不是成怪物了吗?搞不好被国家特殊部门抓去研究了,其实我啊,真的是有些直觉的,爷爷在世的时候没有,后来就有了,我想一定是我爷爷在天上保佑我呢。”欧阳玥还是不敢太冒险,但好歹知道任云桀以后知道也不会太惊讶了,只是这个秘密?能告诉他吗?

    任云桀笑着摇摇头,揉揉她的直发,笑得阳光而温暖。

    欧阳玥每次见他这种大男孩的笑容就觉得他特别俊美,特别像阳光美少年,可惜这家伙总是冷酷的时候多,当然他要是不冷酷,估计被女人烦死。

    “到44号了。”任云桀忽然道,欧阳玥赶紧抬头望去,这块是她比较中意的一块,虽然不是那最重要的三块,但也希望自己能中。

    底价是180万,欧阳玥出价是381万,她自己觉得算高的,结果伍少华出价500万抢走,让欧阳玥小脸沉了下来,这家伙到还真有点本事,这玉石里面是一块哈密瓜大小的介乎于冰种和糯种之间的飘绿花翡翠,估计能卖到一千多万,伍少华赚了。

    欧阳玥看看伍少华那张笑脸,不禁开始担心自己最在意的三块翡翠,千万别漏拍,要不然可真得郁闷了。

    ------题外话------

    月票追得好快啊,晕。

    恭喜亲亲‘范丽娟’升级为本文的贡士,扑倒亲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