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5章 瀛洲公盘(二)

005章 瀛洲公盘(二)

    伍少华一身白色的西装西裤,身材修长,看上去比任云桀还高些而健壮些,一张俊脸上带着笑容,但怎么看都透露出一种阴邪的味道,但这种气质却是很吸引女人的,所以伍少华作为云翔集团的少东家可是百分百的钻石王老五,花边新闻是没消停过,很多人都叫他花边大少。

    而他身边的伍蓝枫一袭宝蓝色的长裙,脖子里挂着一款极品红翡吊坠,一张瓜子脸上大眼睛眼波四转,魅惑天成,看得男人们骨头都酥麻了,那种勾魂的样子确实像个小妖精,连欧阳玥也不禁多看几眼,心里想着这女人妖得和李炎贝到是有得拼,这两人要在一起,那得多引人注目啊。

    “你干什么!”张董忽然恼怒地瞪了一眼身边的秦小姐。

    “那妖精有什么好看的!”秦小姐气恼地回瞪他,原来张董那看着伍蓝枫的目光都快变成绿色的了。

    欧阳玥则看看任云桀,发现他的目光根本不在伍蓝枫身上,而是看向他们后面不远处一个站着不动的男人,欧阳玥不认识,不禁皱眉道:“毛毛,你看谁啊?”

    “向阳。”任云桀看向她,欧阳玥顿时面色阴沉下来,向阳本是李禄的人,但那次李云河被钱无忌和伍少华联合起来欺骗,这个向阳就是内奸,要不是他不停地劝说李云河,那八千万的毛料里面会出好货,李云河也不可能买下来,而那次后,向阳就辞职不干了,说是对不起李董的信任,其实是去了京市,跟在了钱无忌的身边。

    欧阳玥恨得不是这点,是因为方老的腿,这个内奸显然也是肇事者之一,早被她列入坏人行列。

    “哎呀,张董,秦小姐,真是巧啊。”伍少华含着笑容走到他们面前,先和张董热情地打招呼。

    “伍少爷和伍小姐真是金童玉女,让整个餐厅都黯然失色了。”张董也笑得打招呼,目光在伍蓝枫的脸上停留得比伍少华久得多。

    “过奖过奖,这两位是?”伍少华其实不是来和张董打招呼的,以他们云翔的实力其实是应该别人来拍马屁才对,但他看到欧阳玥和任云桀的第一眼,就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一对男女完全不比他们兄妹逊色。

    “这位是欧阳玥小姐,这是她男朋友任先生,他们可是李禄大少爷李炎贝的好朋友。”张董自然热络地做介绍。

    欧阳玥俏脸冰冷,没有说话,任云桀气息更冷,更不会说话,但两兄妹却看着两人面色都很友好的样子,特别是伍蓝枫,看着任云桀一眨不眨,一副恨不得立刻把任云桀吞下肚子的感觉,让欧阳玥心情更加不爽。

    “原来是欧阳小姐和任先生,久仰大名啊!在下伍少爷,这是舍妹伍蓝枫。”伍少华面带笑容自我介绍,一双桃花眼盯着欧阳玥那光滑如玉的小脸,越看越觉得有种惊心动魄的美,她不是那种一眼就让人觉得是大美人的女人,但细细看,五官精致得不像话,居然挑不出一点瑕疵,这让伍少华很吃惊,他玩过女人无数,还真没遇到过这么精致又气质清雅高贵的女子,看起来似乎年纪不大,这要是再长大些,多点女人味,那还不把男人都迷得晕头转向?

    “张董,秦小姐,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先走了。”欧阳玥对张董和秦小姐笑笑,然后理都不理伍少爷和伍蓝枫直接转身就走,把一帮人都愣在当场。

    “哥,这什么女人,怎么这么嚣张没礼貌啊?”伍蓝枫正看任云桀出神,没想到小帅哥转身走了。

    张董无所谓地笑笑道:“伍少爷、伍小姐,这欧阳小姐已经是方世情的徒弟了。”

    伍少爷一愣,看向张董,目光微微停顿了下然后又转头看向欧阳玥那踏莲而去的优美身影,露出深思之色。

    “那个男人是那个女人的男朋友?看着不像啊。”伍蓝枫也是罗有所思,只不过想得方向不同。

    秦小姐看着伍蓝枫那双看着任云桀冒光的眼睛,讥笑地看看身边的自己的男人。

    “伍小姐,那男人次次跟在欧阳小姐身边,这么漂亮的男人,不是男朋友也早就有一腿了。”秦小姐鄙视地看看伍蓝枫,这对兄妹可都是风流人物。

    伍蓝枫妖媚的大眼睛瞥向秦小姐,目光是从上到下扫射,然后嘴角一勾道:“秦小姐保养得真好,一般三十岁的女人能像你这么年轻还皮肤这么好的实在少见,看来我也要早点保养了。”伍蓝枫明显讽刺秦小姐,她不是白痴,自然看得出秦小姐是在鄙视她花痴。

    “你!”秦小姐气得浑身发抖,“张董,我们还没吃早餐呢,快点吧。”说完就拉着张董走,一张脸气得铁青,她今年才二十八岁,居然被她说成三十岁,女人可最忌讳这点。

    张董则和伍少华尴尬地笑笑,被拉走。

    “哥,愣着干什么,你不会怕了这两人吧,我看他们还像学生,你担心什么!”伍蓝枫拉着伍少华走进里面自助餐区,两兄妹的耀眼外表立刻引来了大家的注目,不过这两人已经习以为常了。

    欧阳玥和任云桀还没吃早餐就出来,所以去了对面的西餐厅吃,这里要收费,但对他们来说自是不用的。

    十点钟,瀛洲翡翠公盘准时开盘,整个市场是人山人海,市长致辞后正式开始,第一天早上是让大家预热,所以各自去各家店铺选购,下午三点才会开放市场中间的大型帐篷,里面有挑选好的各种上好毛料让大家投标,而且能进去的必须要有进入许可证,还要交纳一千万的保证金,所以一般人别想混进去,因为主办方也怕乱投标,有些人投中了没有钱,那损失就大了。

    欧阳玥在任云桀的保护下站在阴凉处,看着这么多人,她已经没啥兴趣,因为要挤进去才能看到毛料,实在有点难为她这种小姑娘,特别那些大老爷们浑身汗臭,实在不敢恭维,所以她只能去门口的第一家店看看,因为是第一家,没啥人,大家都觉得要买也得先全部看一看,这又不是买菜,分分钟会家破人亡的,特别有些人本来就是抱着中彩票的心情来的。

    “欢迎光临,这位小姐,我们店里的毛料比里面都要便宜呢。”女店员立刻热情的招呼,而里面的老板面色难看,没想到自己今年居然标到第一个铺位,实在很黑。

    欧阳玥微微一笑,和任云桀走进去,毛料分为三个区,一个是外表看上去很差的全料,价格也相对便宜,第二个外表看上去很不错的全料,第三个则是开出窗口的半料区,中间那块开出的巴掌大小窗口的居然是冰种紫罗兰,各头很大,有一个人那么高,标价一亿二千万,把欧阳玥看得嘴角直抽,要这种料子她的钱可不够买两块的,不禁苦笑,自己还是穷啊。

    用透视眼扫射一下这块巨型的冰种紫罗兰,里面各头也不小,但全部切出来应该不能赚多少,所以欧阳玥果断放弃,走到外表看上去很差劲的全料处,目光一扫,大失所望,几乎都是白花花的石头,就算有出绿的都是碎玉,水头也很差,心想这次公盘怎么新料这么差,难道好料都被主办方挑走了?

    “小姐,这边很便宜的,要不要试试运气?”店员看欧阳玥都没有蹲下来看,有点担心地问道。

    欧阳玥摇摇头,然后走到外表看上去还不错的全料区,先不用透视,光看石头的表面,发现这些原石确实好看很多,出绿的几率高些,她看来看去,看中一块黄皮松花的毛料,大约半个人高,形状有点难看,像个瘌痢头似的,她走过去拿出手电筒在这石头上照来照去,似乎能看到里面有点莹莹的绿色,心里一喜,难道自己不用异能也能识别翡翠毛料了?

    立刻透视眼扫描,这一看她吓一跳,里面三公分处开始出现绿色,水种还不错,介乎于冰种和糯种之间,可是越往里面看发现那绿莹莹之中居然都是黑色的点点,看上去有点恐怖,欧阳玥知道这是赌石里面最为惊悚的黑癣,要知道一块玉没有黑癣,它解出来最低也能卖个几百万,可现在中间分布着密密麻麻的黑癣,也就是要取料都不可能,完全是废料,比起靠皮绿还让人痛恨。

    “小姐,这块不错哦,二十万便宜卖了,看样子应该会出冰种的。”店员连忙促销起来。

    欧阳玥摇摇头,目光看向其他毛料,那店员好失望,脸都垮下了,她多希望欧阳玥能解一块好玉出来,那么她的店铺就会多点客户,自己的提成也就高了。

    欧阳玥不想浪费时间,目光凝目一扫,把整个区域扫射一片,忽然点点金色的光芒冲入她眼帘,让她差点叫起来,怕给人看出她的异常,连忙克制住自己,走到那块看上去相对不起眼的黑皮石头,拿出手电筒又照了起来。

    只见里面一片通透的绿色,是冰种的水头,而绿色中间却夹带着点点金光,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但直觉告诉她,这块玉石一定很漂亮,也很特别,她之前有听说过金丝翡翠,但金丝种翡翠是指翡翠中的艳绿色呈丝缕状平行排列的一类翡翠。一般都是绿色艳丽,色泽鲜阳明亮,在绿色的衬托下,金丝种翡翠的底色都带有黄色调,使人感觉翡翠内含有金光一样,而现在欧阳玥看到的是一点点的金光,跟金丝翡翠似乎不太像,就像金色的星星,这让她更加好奇。

    “这块怎么卖?”欧阳玥指得是黑皮石头旁边的那棕色皮的,里面也有绿,但种头差点,个头也不大,不过要是低价便宜,还是可以赚点的。

    “这块三十万,小姐要诚心买,给你九折二十七万如何?”店员面露喜色。

    “那这块呢?”欧阳玥这次指了自己想要的这块。

    “这块啊,看相差点,二十万给你吧。”店员吃不准欧阳玥到底要哪块。

    “好吧,我要两块,毛毛。”欧阳玥转头看也在看石头的任云桀。

    任云桀看看那两块毛料连忙去付钱,那边的老板跳了起来,立刻就笑容满面,他还以为这两位年轻人不会买的,而且他不认识欧阳玥,其实这个市场很多人是认识欧阳玥的,只是这位老板暑假就去了云南找原石,所以并不知道欧阳玥那次的事情,要是他知道,想必他会多思量一下了。

    “小姐,要当场解石吗?我们免费提供解石。”店员笑得像太阳花似的,第一笔生意做成了。

    “嗯,当然要解,不然太重不好拿。”欧阳玥对她笑笑,其实她想知道这金色的点点是什么东西。

    “好嘞。”店员高兴地跑出门外大叫:“小田,有生意了,还不过来帮客人解石!”

    欧阳玥看到一个年轻人立刻从一堆人里跑回来,原来那边已经在解石了,还有人在喊出绿了,人群很是兴奋,内三圈、外三圈的,围个水泄不通,欧阳玥看了就摇头。

    “不好意思,小姐,要先解哪块?”小伙子对欧阳玥笑道。

    “这块吧。”欧阳玥指指棕皮的那块。

    “好嘞!”小伙子看上去不壮,但力气不小,把半人高的原石搬上了解石机固定好又对欧阳玥笑道,“小姐,怎么切?您可要画线?”

    “嗯。”欧阳玥从任云桀手里接过划线笔,走过去很快画了几条,那老板惊讶道,“小姑娘,你这么画,万一切断了玉石,那可心疼啊?”

    “没事,玩玩啦。”欧阳玥心想这里面要进去五公分才出绿,要是慢慢切,还不等死人。

    老板满头大汗,对小田点点头,小田开始开动解石机,一刀就朝欧阳玥画线的地方直直地切了下去。

    任云桀拉拉欧阳玥的小手,欧阳玥转头对他会心一笑,挑挑眉,任云桀心里一暖,一下子到是没放开她的小手,只感觉她的手很柔软很滑腻,就像一块暖玉似的。

    老板歪脑袋一看那切面,忍不住叹口气,居然是白花花的石头。

    “用磨砂皮磨进去一点。”欧阳玥看着老板的样子想笑。

    小田额头已经见汗,拿起一旁的摩擦皮慢慢擦起来,只一下下他就停下来,快速地伸手舀一勺水泼了上去。

    “出绿了!出绿了!”小田高兴地大叫,露出来一巴掌大的绿色,虽然不是很透明,但也不差。

    “大涨,大涨啊!”那老板一愣之后居然大叫起来,顿时那边的人就往这边涌了过来,欧阳玥顿时满头黑线,任云桀拉她靠进解石机一些,免得等下被人挤到。

    小田兴致高涨,解起来也很老练又仔细,毕竟这么贵重的东西就算弄掉一下块都是遗憾的。

    “糯种,不错不错,鹦哥毛绿,算是大涨。”有懂门道的观众立刻围上来了。

    “什么叫鹦哥毛绿啊?”有人请教道。

    “绿的颜色像鹦哥毛上的绿色就是鹦哥毛绿。”那人笑了起来。

    小田这时已经解出一大块绿色切面停下来道:“小姐,你还要解下去吗?现在可以卖了。”

    “五十万,小姑娘,让给我吧。”刚才那懂门道的男人叫起来。

    “六十万!”有人竞价了。

    欧阳玥摇摇头道:“还是解出来再卖吧。”她知道解出来至少上百万,又怎么会便宜卖呢?

    那两人叹气一声,只能看着小田解出来,二十分钟后,终于一块半个大西瓜一样大小的明料解了出来,放在阳光下还是非常漂亮的,绿得浓郁,比半透明差点,但因为是绿色均衡很不容易,所以也很不错,这种料做手镯也能卖到五万左右,这么大块,上百万是一定的了。

    “一百万!小姑娘卖给我吧!”那懂行的家伙又叫起来。

    “一百二十万!”

    “一百三十万!”这次人数比上次多了无数倍,竞争的人自然也多起来,欧阳玥到是很兴奋,巴不得他们竞争。

    “一百五十万!”

    “一百六十万!”

    “二百万!”一声雷般大小的声音,把大家喧哗声压下,欧阳玥看到一个高大肥胖的男人走上来,对欧阳玥笑眯眯道,“欧阳小姐,我是鑫磊珠宝的老板,请你多多关照。”这些小珠宝公司在国内少说也有上千家,但很多人已经对欧阳玥有所熟悉,这个金磊珠宝的金老板在这里有办事处,所以上次欧阳玥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这回有伙计认出欧阳玥,他立刻找老板,那金胖子连忙就从别处挑毛料的地方跑来,他做的是大众路线,这种明料正适合他们金磊珠宝。

    欧阳玥见他人虽然长得很野蛮,但笑容还是很亲切,看看没有比他出价再高的,立刻笑笑道,“就这位老板了。”

    金胖子高兴地拿出名片给欧阳玥,欧阳玥微笑地接过来,任云桀则拿出一张卡片,上面有欧阳玥的名字、账号和手机号码,是这次出来特别印刷的,只是她的星玥珠宝还没正式起步,所以她没有把自己的名头印上去。

    “小姐,这块你解吗?”小田询问道。

    那老板一听,连忙对欧阳玥笑道:“小姐这么好运气,这块一定也会出绿,不如在这里解了吧?”他看着越来越多人往自己店里涌来,是眉开眼笑,对欧阳玥这位贵人又客气不少。

    “好吧。”欧阳玥确实想解,这公盘里面专业人士多,也许知道那金色的点点是什么东西。

    老板高兴地叫道:“小田,你可争气点!”

    欧阳玥哑然失笑,这关小田什么事的,从容地走过去画好线,因为这里面的绿色最多也就一个拳头大小,所以一画简直就是惨无人睹。

    “小姐,这,这会不会太浪费了啊?”小田有点惊讶地看着欧阳玥。

    “看上面的莽带,也就这里会出出绿,要一点点地切,还不累死你。”欧阳玥朝他笑笑,小田脸都红了。

    这时,人群里涌动,纷纷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来,欧阳玥眯眼,就看到那对神童玉女走进来,就算在炎热的阳光下,两人还是出色得让大家惊艳。

    “云翔少东家!大小姐!”有人认出两人来了,而他们后面还跟着向阳,这次居然没见到肖刚,想来那次被欧阳玥戏弄后,没脸在瀛洲混了。

    “欧阳小姐,任先生,这么快就解出绿来,真是好福气。”伍少华彬彬有礼,这让欧阳玥更觉得此男的城府一定很深,要不然之前自己这么对他,现在他还笑着送上门来被她奚落?

    “阴魂不散!”任云桀冷冷地吐了句,顿时全场都静下来,惊恐地看着任云桀,好像觉得他得罪了云翔,以后就别想混了。

    “呵呵呵,任先生何必动怒,生意上讲究的是输赢,谁有本事谁就笑到最后,很公平,这次大家都是来投标的,也许有些地方可以合作。”伍少华的忍功可谓一流,他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是欧阳玥这边小气了。

    欧阳玥本来想骂他卑鄙无耻,他的输赢是不择手段,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但转念一想,自己现在和他们吵也没多大意思,还不如真得看看是谁笑到最后了。

    “毛毛,别理他。”欧阳玥冷哼一声对小田道,“小田,开始吧。”

    人群中议论纷纷,大家讨论起这块石头的表象,很多人觉得最多也就是个靠皮绿,好一点也比不过刚才那块鹦哥毛绿的糯种翡翠。

    一刀直接切除一半多,依旧第一刀是白花花的石头,人群里立刻就谈声叹气,都说垮了。

    伍蓝枫媚眼直勾勾地看着任云桀,忽然咧嘴一笑道:“哥,你看这块如何啊?”伍蓝枫对这个哥哥是很崇拜的,他不禁心狠手辣,更多是手段百出,只要他想赢的,没有做不到的。

    “应该会出绿。”伍少华是看欧阳玥那淡定的表情得出这个结论的,以他对欧阳玥这个已经有点传奇色彩的女人来说,不可能无缘无故买一块废料。

    “我看很难,这原石表象不怎么好啊。”伍蓝枫皱眉,“向阳,你觉得呢?”

    向阳眯眯眼睛道:“不好说,照欧阳小姐的名气,这块必定出绿,但看表面,就算出绿也不一定是好玉。”其实他也很好奇,听说这女人很厉害的,怎么挑这种原石呢?

    “光看外表就能百分百肯定里面的实质,那就不会有一刀穷、一刀富这个说法了。”伍少华双手负背,隐约地笑着,目光时不时看向欧阳玥的小脸,眸底有着探索之光。

    欧阳玥心里一惊,看来这家伙是来看她实力的,毕竟光听别人说不如自己亲眼所见,如此看来自己到是不应该解这块玉石,免得这家伙嫉妒心起,陷害她们。

    “出绿了!”小田大叫一声,大家就看到灰蒙蒙的绿色,但还没有拨水,被白色的灰尘么蒙住了。

    欧阳玥面色一沉,看来来不及了,不过那金色的点点到底是什么呢?也许就是很正常的东西,自己不用太担心。

    清水拨上后,大家到抽一口气,有人惊叫道:“冰种满绿啊!”

    “不对,里面好像有什么!”有人居然蹲下来看切面了,“金色,是金色,什么东西?”

    这一提问顿时引起大家的好奇,人群一下子都往上涌,把伍少华和伍蓝枫都挤得贴成一团,在极品翡翠面前,俊男美女也是没有用的。

    “大家别挤,解出来不是可以看到了吗?!”老板立刻让伙计们维持次序。

    “你们别挤,不然我可不敢再解下去了。”欧阳玥忽然举起手让大家平静点,这种场面实在有点让人心惊。

    大家一听,立刻情绪冷静下来,要是看不到极品翡翠,那可是他们的损失。

    欧阳玥眼看这边的人是越来越多,很多人还喊出了她的名字,更让她哭笑不得,看到自己也只能买这么一回了。

    “小伙子,是金丝翡翠吗?”有人比较心急地询问小田。

    “肯定不是,是金色的点点,像星星一样,我,我从来没见过,不过好漂亮!”小田笑得眼睛都没有了,看着那水亮一片的切面无比开心。

    “哇,那是什么啊!”有人大叫,恨不得冲上前来。

    “邬大爷,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翡翠啊,从来没见过。”不知谁叫了一声,中间立刻又开了一条道,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驼着背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高倍的放大镜,很多人认识他。

    老板走到欧阳玥和任云桀跟前道:“这位是我们翡翠公盘的一宝,自从这里有毛料市场,邬大爷就在了,他对翡翠的了解比书上还全面,大家叫他翡翠百科全书。”

    欧阳玥惊奇地看着这位老人,看上去起码也七十以上了,但精神很不错,现在更是红光满面,目光一进来就看着那解石机上的切面。

    “冰种祖母绿,居然有金光?不,是金色点点,金星!”老人家已经在嘀嘀咕咕,脚步也快了不少,到切面处蹲下来就用放大镜细细看切面。

    大家都大气不敢喘,看着这老人鉴定,忽然站在侧边的群众看到这位老人家泪流下来了。

    “邬大爷,你怎么了?”有人惊讶道。

    邬大爷摆摆手,没回头却说道:“老朽好久没见到这种极品翡翠了,这是第二次啊,这是金星祖母绿翡翠,水头好,冰种,这可是少之又少的,就像龙石种翡翠,都是翡翠中的顶级极品啊,天哪,没想到老朽有生之年,还能遇到一次,实在是太高兴了。”老人家看着看着就擦眼泪。

    大家都没听说过什么金星祖母绿翡翠,但他们都知道祖母绿宝石,而祖母绿翡翠指的是翡翠的颜色和祖母绿的颜色相似。祖母绿的颜色十分诱人,主要色调为黄绿至蓝绿色、翠绿色,有人用菠菜绿、葱心绿、嫩树芽绿来形容它,但都无法准确表达它的颜色,绿中带点黄,又似乎带点蓝。祖母绿翡翠是目前翡翠行业内公认颜色最好、价值最高绿色翡翠,很多人都将祖母绿翡翠等同于帝王绿翡翠,认为祖母绿翡翠就是属于帝王绿翡翠,其价值不可估量,价格更是令人瞠目结舌,完全的有价无市。

    而金星祖母绿翡翠比祖母绿翡翠更加稀少,价值也就更大了。

    “哇,那不是大涨!”有人惊呼道。

    “何止大涨,是大大涨啊,就算只是靠皮,也稳赚不赔了,小姑娘是你的吗?”邬大爷兴奋地看向欧阳玥。

    “是的,大爷,谢谢你解说,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翡翠呢。”欧阳玥很感激地微笑道。

    “小姑娘,你知道这里面的金点是什么吗?”邬大爷激动道。

    欧阳玥很老实地摇摇头,忽然脑子里一转道:“难道是金子吗?”

    邬大爷笑了,点点头道:“不错,这里面的金色就是纯黄金啊,这要是做出首饰来可漂亮得不得了。你真是太好运了!”

    欧阳玥听了张大嘴巴,实在没想到自己居然猜对了,可金子怎么能和翡翠一起在同一块翡翠里呢?

    “小姐,你还要解吗?”小田恨不得立刻解开它。

    “一千万卖不卖!欧阳姑娘!”有人大叫起来。

    “一千万?”邬大爷笑了,有点讽刺的感觉。

    “二千万!”立刻有人跟了。

    “五千万!”伍少华一句话让大家直接闭嘴,目光全部看向这个阳光下极其耀眼的男人。

    伍少华面带笑容道:“欧阳小姐,怎么样,五千万,买下你的半料。”

    欧阳玥这时候到笑了起来道:“伍少爷就不怕这块只是个靠皮绿,就算再值钱,也不可能到五千万的。”

    伍少爷优雅地走上前来,看着她的明亮眸子笑道:“就算是靠皮绿我也认了,毕竟这种顶级翡翠不多见,就算能做一只戒指,我也觉得值的了。”

    此话一出,大家都被他的财大气粗惊讶到了。

    “六千万!”正在这个时候,一声女子的声音在后面响了起来。

    人群再次抽冷气,中间再次分开,走进来一对男女,正是海娜的张董和秦小姐,这价格自然是秦小姐喊的。

    “七千万!”伍少爷冷笑一声。

    “怎么,年纪比不过,准备比钱吗?”伍蓝枫看着秦小姐娇笑起来。

    “你!你别牙尖嘴利!花痴一个!”秦小姐气恼地瞪着伍蓝枫,“怪不得李炎贝不会喜欢你!”

    “臭三八!你说什么!”伍蓝枫顿时怒了,李炎贝可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哪个男人不是对她招手即来,可就是李炎贝那只妖孽,说他们两个太像,而他不喜欢同类,所以就是不鸟她,连自己倒贴都不要,最恨的一次是他都喝得醉熏熏的,她趁机想拿下他,结果他吐她一身后直接像死人一般,就算她再怎么卖力,还是一无所获,让她从来没那么沮丧过,而得不到的,一般都是最好的。

    “小枫!”伍少华冷冷地喝止住伍蓝枫的恼羞成怒。

    “八千万!”张董还是笑嘻嘻,同时对他的秘书道,“你们女人就非要一见面就吵吗?这是做生意,别把鸡毛蒜皮的事都扯出来,伍少爷,伍小姐,真不好意思,这块顶级翡翠,张某也很有兴趣。”

    “欧阳小姐,别卖啊,解开啊,我们大家都想看看啊!”有人喊道。

    “对啊,别卖,这么稀少的东西,不要卖啊!”有些爱好者是极度喜欢珍藏的。

    欧阳玥对大家微笑道:“大家静静,我很感谢两大集团的支持,不过我本人确实不准备卖,就像伍少爷说得,就算只有一个靠皮,也能做个戒指珍藏的,呵呵,所以我不准备卖,小田,解开吧。”

    “是,小姐!”小田一听立刻把珍贵的半料换到磨砂机上,开始慢慢地磨开来,因为太过珍贵,就算抹掉层粉,他都心疼的,何况是买主。

    这时候,整个市场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往这边挤,两边的店铺生意更是兴隆,这家店直接出售一下子达到三十几块毛料,把原本看着解出顶级翡翠很苦逼的老板也笑了起来,很多东西都是靠运气,他没有这个命获得这块顶级翡翠,那么也没值得后悔的了,何况这姑娘为他带来了财运,他应该感谢她才是。

    欧阳玥和任云桀、伍少华和伍蓝枫、张董和秦小姐都盯着解石,自然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小田,让小田手都有点抖了。

    “出来了,天哪,这么大啊!发财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明料终于解了出来,清水一洗阳光下一照,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绿得晶莹剔透,犹如水晶宝石,中间一颗颗金色的小圆点更是闪闪发亮,简直就是老天爷的杰作。

    “太美了,真是不枉此行啊。”有人感叹了一句,顿时感叹声此起彼落。

    任云桀接过玉石递给了欧阳玥,冷酷的俊脸上也露出了阳光般的微笑,伍蓝枫差点心脏停止跳动,好俊美的男人,不,他好像只是个少年,自己从来都没遇到过这种极品男子,看来要好好打听一下了。

    “欧阳小姐,你真不卖?”伍少华俊脸有点阴沉,这块顶级翡翠一出,谁敢与之争锋,虽然翡翠世界千奇百怪,说不定还会出现比它更稀少的顶级翡翠,但谁能说下一个幸运的是自己呢?而这块顶级翡翠显然是显身份的象征,像他们这些大集团是再需要不过了。

    “伍少爷能出多少呢?现在可不是靠皮绿哦。”欧阳玥想逗他,这男人什么心思她很明白,只是他似乎低估了她的情商,就算他出价再高,因为方老的事情,也绝对不会卖给这种卑鄙无耻的家伙。

    “五亿!”伍少爷伸出一只手掌,连张董都变了脸色,人群中更是吓的脸色苍白,从刚才的八千万一下子跳跃到五亿,真是嫉妒死一大帮人了,只恨自己怎么就没这么好福气呢?

    邬大爷看了看欧阳玥没有说话,只是叹口气,然后慢悠悠地离开,口里嘀咕着:“现在的人哪知道顶级翡翠的珍贵啊。”

    欧阳玥笑了,对伍少华道:“这个价格确实很吸引人,不过我还是不想卖,也许有第二块,会优先考虑伍少爷的。”欧阳玥也不笨,赚钱的事情她没必要做那么绝滴。

    “好,那可谢谢欧阳小姐了,我们云翔一直希望收购极品翡翠,所以欧阳小姐不愁销路,云翔一定会给你满意的价格。”伍少华居然伸出手来,一脸笑容,完全不在乎之前的芥蒂,似乎他们才刚认识一样。

    “好说!”欧阳玥只能郁闷地伸出手去和他轻握一下,发现他的手很大,让人有种安全感,只是实在和他的人不太配。

    “欧阳小姐,我们海娜也需要极品翡翠,到时候也别忘了我们啊。”张董不甘落后,连忙也上来说道。

    欧阳玥点头笑笑,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她要开珠宝公司,到时候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她想他们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市场里依旧人山人海,但欧阳玥和任云桀则回酒店去用餐,而很快,市场解出顶级翡翠的事情就传了开来,欧阳玥这一次想要再低调都不行,罗刚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打电话来恭喜,让欧阳玥真不好意思。

    “玥,这玉石太过珍贵,我还是去存放在华夏大银行吧,你先回房休息下。”任云桀怕玉石一多起来还真不方便。

    “好,你小心点。”欧阳玥感觉身上很粘,想洗澡就没跟去。

    她的房间在十八楼,1808号豪华单人房,任云桀在隔壁1810号,在走道上的时候,忽然看到对面有人走来,拿钥匙牌的欧阳玥抬头一看,居然是伍蓝枫这个妖魅动人的女人。

    “欧阳小姐,我们能不能谈谈?”伍蓝枫很友好地走到欧阳玥面前笑道。

    “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吗?那玉石我不会卖的。”欧阳玥皱眉。

    “不是玉石的事情,我只是想问一下李炎贝大少爷现在好吗?听说他离开李禄了,你们是好朋友,你应该知道他最近在干什么吧,我本来以为会在这里遇到他,结果只看到他那个恶心弟弟。”伍蓝枫露出一种忧伤的表情来,但提到李利克却一片嫌恶,让欧阳玥很怀疑这个女人和那两兄弟之间到底有什么爱恨情仇?

    ------题外话------

    月票还是要喊喊的,人家追好快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