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4章 瀛洲公盘(一)

004章 瀛洲公盘(一)

    男导师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副教授,见欧阳玥这一针朝范择文的心脏位置扎下去,吓得‘啊’的一声,一屁股坐倒在地,完了,完了,他完了,这女学生分明是个杀人犯,可她杀人也别连累自己啊。

    同学们都已经被欧阳玥的大胆吓得目瞪口呆,谁也不敢说话,硕大的教室里静寂一片,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欧阳玥则心急救人,全身的意志力都集中在银针之上,看到青木灵气缓缓地导入,很快包围住范择文跳得几乎要衰竭的心脏。

    一针显然不够,欧阳玥又连扎两针,把他的心脏两端包围住,因为她知道自己意识力很重要,上次李云河的心脏病,第二次她就是因为集中了自己的意志力,才能在五分钟之内让他苏醒,因为意志力的强弱似乎对青木灵气的强弱有直接作用。所以现在她也不敢分心,浑然忘我地救人,终于看到那跳得很慢的心脏慢慢地快了起来,让她嘴角立刻咧了开来,同时也发现他的心脏病其实比李云河严重得多,她的额头都已经沁出一层薄汗,感觉身体有点疲累。

    范择文其实意识模糊却并没有完全没感觉,只知道刚才的剧痛慢慢地消失,有一股暖洋洋的气流包围住他的心脏,让他感觉很舒服,慢慢地意识就清楚起来,目光有点模糊,但还是看到欧阳玥用手擦薄汗的样子。

    “范择文,你醒了?怎么样,好点没?”欧阳玥见他目光看着她似乎清醒多了,立刻惊喜地询问道。

    那男导师一听她说话,马上又惊得从地方爬起来,到范择文身前,看到范择文有点茫然地看着他,他一下子激动得不得了道:“同学,你真没事了啊,太好了,你把老师都吓死了。”

    “药来了,药来了!”门口冲进了一帮满头大汗的男同学,正是刚才嘲笑范择文的那帮人,他们还真怕范择文被他们刺激死,所以导师喊得时候,他们就飞快跑去前面的教学楼找范择文的救心丸去了。

    欧阳玥冷冷地看着那些气喘吁吁的男同学,要不是他们还有点良知,她一定告诉范奇森,让他们好好受一顿。

    “同学,你,你太神了!”男导师算回过神来了。

    “咳咳咳,都说是祖传针灸术。”欧阳玥有点不好意思地敷衍一下,伸手把范择文拉起来道:“好点吗?”声音变得温柔无比。

    “嗯,好多了,谢谢你。”范择文握住她柔软光滑的小手,面上有些不正常的红晕,一双乌黑纯净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那娇美清纯的小脸,这一刻,他感觉欧阳玥就像天上的仙女,是玉帝专程派她下来救赎他的,让他原本黑白的世界里有了一缕温柔的阳光。

    欧阳玥露出微微一笑,扶他起来,然后对男导师道:“老师,我扶他出去坐坐,你继续上课。”

    “好,好,你们快出去吧,这里太冷了,别让他冻着了,这位同学,你怎么有心脏病不早说呢?以后可千万要说清楚。”男导师到这个时候也只能伸手擦汗了,一场虚惊啊。

    大家都看着欧阳玥扶着范择文出去,范择文的脸色明显好很多,两人出去后,很多人回到教室,议论纷纷,说得最多的就是欧阳玥这个女人,不仅胆子大,还有高超的医术,实在让他们羡慕嫉妒恨,这里面最恨的自然是赵琴琴,她的脸都已经被擦红肿了,但那脸碰尸体的感觉还是让她感觉惊恐和恶心,自然对欧阳玥让她当场出丑而恨之入骨。

    实验楼后面的小公园内,欧阳玥和范择文坐在阴凉的大树下,欧阳玥先让他坐着休息,自己则去自动售卖机上买了两瓶矿泉水回来。

    “刚才真谢谢你。”范择文乌黑的大眼睛看向欧阳玥。

    “不用谢,我们是朋友嘛。”欧阳玥柔媚地一笑,然后面色严肃道,“你以后一定要随身带药,不能这么马虎,刚才真的很危险。”

    “我,我好久都没有犯病了,没想到?”范择文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那帮男人说话太难听了,而且关系到欧阳玥,他总觉得侮辱了她,所以一时气不过才会发病的。

    “这种病呢心态一定要放好,别人说什么都别去理睬,要保持好心情。”欧阳玥温和地劝道,“对了,你哥哥知道你有病,怎么不派人保护你?”

    “我不想给人知道我有个黑社会老大的哥哥,我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范择文目光里露出一种惊慌和恐怖,让欧阳玥不解。

    “怎么了?我看得出来他很爱你的。”欧阳玥微微皱眉。

    “是的,哥哥很宠爱我,对我也保护很好,从小到大只要我想要的,他都会帮我拿到,可是你知道吗?我哥哥是黑社会,他脾气太大了。”范择文面色白了起来,“他若知道我被人欺负,那个人一定会没命的,要知道我喜欢什么,买不到就抢回来给我,我好害怕他这种爱。”

    欧阳玥似乎明白了,范奇森确实太过霸道,也太过宠爱这个弟弟,反而让他对他有点恐惧感,就之前要抢李禄的帝王绿就是最好证明了。

    “我亲眼看着我哥杀了一个打了我一巴掌的男人,还有,上次我被人辱骂,我哥直接把人家一家灭了,我虽然恨那些欺负我的坏人,可,可我没想要弄死他们的。”范择文目光里水光浮上来。

    欧阳玥双眸心疼地看着他,这个小男生是被吓坏了,这个范老大也太不懂什么叫保护了。

    伸出双手,轻轻地握住范择文的一只还在微微发抖的手,母爱泛滥道:“别怕,一切都过去了,我想你该跟你哥哥好好谈谈,他爱你,但他用错了方法,只要你告诉他,我想他会为了你而改变的。”

    范择文看她握住自己的手,一时间有点脑子空白,一张俊脸立刻不受控制地红了起来,害怕地微微挣扎一下,但还是没舍得挣脱。

    “我,我说过了,他,他不听,他说他们是该死的。”范择文抬头看向欧阳玥,眸里有挫败。

    欧阳玥皱眉道:“也许他做惯了黑老大,有些事情处理起来过激了,要知道他不蛮横也不可能坐上这个位置,对了,你知道你大哥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对于他的年龄好像有点年轻了。”

    范择文低头看着她那双雪白如玉的小手,忽然间眼睛慢慢地红了起来。

    “怎么了,你别哭啊,我不问就是了,别哭别哭,我知道一定有故事的,若是太伤心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回头我去找你哥说说,不能再吓你了。”欧阳玥见他要哭了,吓的感觉一只手拍上他的背,就像大人安慰小孩子似的。

    范择文扁了下嘴后,吸口气抬头看她,乌黑的大眼睛红红地看着她充满同情的双眼道:“我爸妈是给坏人砍死的,那时哥哥二十岁,我才九岁,哥哥抱着我躲在床铺隔板里面,不敢出声,哥哥死命捂住我的嘴,我们都是亲眼看着爸妈被黑社会残忍地砍死了。”范择文再也承受不住地落下泪来。

    欧阳玥面色苍白,可以想象当时的残酷场景,这确实不是平常人能承受得了的,她把范择文往自己怀里带了带,让他肩膀靠在她肩膀上,抚摸着他的后背,希望能给他点温暖。

    “从那以后,我哥就变了一个人,而我被送进了医院治疗,因为我得了自闭症,要不是哥哥对我关心,我一定走不出阴影。而哥哥在三年内就杀光了仇家,坐上了黑社会老大的位置,我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样的,但听帮会里青龙堂的龚堂主说哥哥那三年中几乎是天天拿刀砍人,狠得让黑道所有的人都怕他,最厉害的时候一人连砍了二十多人,因为他狠,所以很多弟兄都跟了他,慢慢的,他势力越来越大,二十五岁的时候就正式成为青云帮的老大了。”范择文边哭边说着。

    欧阳玥赶紧拿纸巾给他,心里不禁叹息,不一样的家庭不一样的成长过程,这又能怨谁呢?范奇森也没错,若是自己父母这样,自己也一定会报仇。

    “好了,好了,别说了,真对不起,勾起你的往事。”欧阳玥很内疚,是她也不愿意回想这种痛苦的事情,光是想起,就感觉痛得撕心裂肺,何况还要讲出来。

    范择文用纸巾擦了擦眼泪,然后坐直身体,俊脸有点红,可是心里感觉却好温暖,这个女生给他一种妈妈的感觉。

    “没事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只是每次想起我就睡不好觉,我哥哥说玉能养神,就给我买来好玉,还买了一块没雕刻的翡翠明料,我无聊的时候雕刻起来,后来就爱上了雕刻。”范择文说起这个心情又好起来了。

    “嗯,那就好,以后一切都会好的,你的病也会好起来的。”欧阳玥安慰道。

    “对了,你,你会针灸?”范择文惊讶地问道。

    “嗯,你哥哥还让我有空给你针灸呢,这可是我爷爷祖传的,很灵的。”欧阳玥笑眯眯地道。

    范择文有点不相信道:“我看了很多年了,先天性的完全没有办法。”

    “不会的,你相信我,不过你平日里也要开心一点知道吗?对心脏有好处,以后我每一周帮你做一次针灸好吗?”欧阳玥看着他微笑道。

    “真的有希望吗?”范择文有点害怕又有点惊喜。

    “一定会有的,老天爷才不会那么残忍那么对你呢。”欧阳玥笑眯眯地道。

    范择文目光一亮,看着她的笑颜说不出话来,但他知道他想相信她。

    “好了,上课去吧,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别动气知道吗?就当他们脑残,真不行的话,找我说说也行,我帮你想办法治他们。”欧阳玥摸摸他的脑袋,觉得太心疼了,比起他,小杰幸福多了。

    “嗯,谢谢你。”范择文依旧脸色很红,看上去反而健康很多。

    “都说不用客气,我们是朋友嘛,中午记得吃饭哦。”欧阳玥站起身来对他挥手就走了,她可不想去试验室,还是去寝室休息下好了,这次疗伤让她确实有点体虚感。

    范择文看着她清丽优雅的背影离开,嘴角慢慢勾起一些笑容,一张俊脸更是热得一塌糊涂,表情羞涩地低下脑袋,快步回试验室。

    而接下去欧阳玥和范择文的接触也越来越多,范择文自从认识欧阳玥后整个人都在改变着,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些,虽然很多人还是嘲笑他追求欧阳玥不够格,但他觉得能和她一起聊聊天、吃吃饭已经成为他生活里最美好的事情了。

    范奇森虽然不是天天回去s市最豪华的私家豪宅‘海云天’的家,但一有空肯定会回去看看自己的宝贝弟弟,范择文每天上下学都是有他的人专门接送的,本来他还想让人跟他进学校保护他、照顾他,但范择文死活不肯,他也只能妥协,但暗地里,他还是叫人多留意弟弟的情况,然后他看到了办公桌上的一叠照片。

    照片里的小女人笑颜如花,温柔似水,而她身边的弟弟也是一脸微笑,而这种喜悦的笑容他已经多年未见了。

    第一时间回到了‘海云天’,一进门没见过范择文,只有几个仆人在打扫卫生。

    “大少爷,小少爷刚回来,去房间了。”仆人阿莲连忙恭敬道,对这个大少爷她们总是战战兢兢的,要不是工资是一般人的三倍,她们也不想冒生命危险来这里,但既然来了,她们也不想有多心思,照顾好两位少爷是她们的责任。

    “嗯,半个小时后开饭。”范奇森说完就大跨步朝二楼走去,范择文的房间在他左边主卧室的另一头,所以他直接往右边去。

    范择文刚回家,正在换家居服,听到敲门声,立刻应道:“莲姐,我还不饿,晚点开饭。”

    “小文,是哥哥。”范奇森发现他声音响亮了不少。

    范择文一愣,连忙拉好衣服去开门,看到门外高大的哥哥叫道:“哥,你今天怎么回来了?”

    “今天不忙。”范奇森直接走进他的房间,坐到里面耳桌前的椅子上,看向范择文,发现他面色好了很多,这一点让他很开心,看来欧阳玥这小女人还真有点本事。

    “哥有事吗?”范择文被他看得有点紧张,不知道又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要发生了。

    “没事就不能和你说说话?你这几天过得怎么样?”范奇森叹口气,这弟弟每次见他好像老鼠见猫一样,不是那种怕,而是一种疏远,似乎自己身上有瘟疫一般。

    “我,我很好啊。”范择文坐在床边,大眼睛看向范奇森,每次见到范奇森的感觉就是哥哥太强了,那强大的气息让他这个做弟弟的都感觉压迫。

    “学校里有特别的事情发生吗?有没有欺负你?”范奇森微微皱眉。

    “没,没有啊,哥是说欧阳玥吗?她有给我针灸,已经两次了。”范择文说完就低下头。

    “嗯,她除了为你针灸,没对你怎么样吧?”范奇森表情没什么改变。

    “没,没有,她很好人的,针灸也很厉害,我现在感觉身体好多了。”范择文想起欧阳玥,嘴角勾起微微的笑容,被范奇森立马捕捉到。

    “小文,你开心多了,是因为她吗?”范奇森很怀疑自己弟弟是不是喜欢上欧阳玥了,毕竟那小女人长得不错,气质婉约,男人喜欢也是正常的。

    范择文有点吃惊地抬起头来道:“哥,你,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和她一起吃过饭,你这几天也很开心,是因为她吗?”范奇森明白地询问道。

    范择文面色一白站起来怒道:“哥,你监视我?”

    范奇森也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叹口气道:“你一个人在学校,哥怎么放心,哥不是怪你,见你开心哥也很高兴,只是你千万别喜欢上这个女人。”

    “为,为什么?”范择文冲口而出,一时之间忘了否认了,然后俊脸顿时红得一塌糊涂,让范奇森这个哥哥大吃一惊。

    “哥,你,你别胡说,我,我没有。”范择文立刻又坐下低头,双手揪在一起,而这个动作范奇森很熟悉,弟弟说谎的时候就会做这个很女性化的动作,看来他真的喜欢上欧阳玥了,真是该死!

    “哥只是担心你,她有男朋友的,你要喜欢上她不是自讨苦吃吗”范奇森说出来是因为不想弟弟越陷越深,以后会很麻烦。

    范择文抬头,通红的脸一下子又刷白一遍,瞪大眼睛看着范奇森良久,才眨巴几下眼睛。

    “她男朋友你,你见过?”范择文深深吸口气,胸口感觉很闷很闷。

    “嗯,很帅气的男人,二十一岁,很适合她,他们感情也一直很好,我想她对你好是因为你是她的病人,她是个很尽职的大夫。”范奇森缓缓地说道。

    范择文一动不动,只感觉胸口是越来越闷,面色也开始越来越苍白,赶紧走到桌前,拿出药瓶子倒出十几颗小药丸吞了下去。

    范奇森连忙把水杯给他,因为他的病,家里几乎每个房间都有准备饮水机和水杯。

    范择文吃了药后又坐到床边,低下头不说话了。

    “小文,哥不是要刺激你,只是让你早知道会好些,她不适合你。”范奇森很心疼地搂住他的肩膀。

    “我知道,我从来没想过要她做我女朋友,我,我只是想和她做朋友就好,她就像仙子一样美好,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女孩子,她就像一块极品翡翠,如玉般温柔美好,哥,你,你千万别告诉她知道吗?”范择文忽然有点害怕范奇森会破坏他和欧阳玥之间的和谐。

    “我只要和她做朋友就好,真的!我在学校没有别的朋友了,你不要跟她说,她会疏远我的,哥哥,好不好,你答应我!”范择文一把抓住范奇森的手臂恳求道。

    “你觉得这样好吗?你越是和她在一起久,你会控制不住你自己的。”范奇森皱眉,这孩子似乎已经对欧阳玥用情很深了啊。

    “不,不会的,我保证,哥,我求你了,我好不容易有个朋友,你不要那么残忍,我不知道我还有多久好活,你就让我开心点好吗?”范择文眼泪又出来了。

    “你胡说什么,你会没事的,我相信那个女人,她一定能有本事治好你的。”范奇森心里也疼得很,“好吧,我答应你,但你要保证你能对她存在非分之想,你们只能是普通的朋友。”

    “好,我答应你,我就算喜欢她,我也知道自己不够资格,能做朋友已经是奢望的了,哥,你放心好了。”范择文这次安心点。

    范奇森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我弟弟终于长大了,走吧,下去吃饭了。”

    “嗯。”范择文抬头看看他,难得地对他笑了笑,范奇森一愣,心里苦笑,这个欧阳玥本事还真大啊。

    吃饭期间,范择文忽然询问道:“哥,听说十月国庆节正好是缅甸翡翠公盘对吗?”

    范奇森一愣道:“嗯,你怎么知道?”

    范择文有点尴尬道:“欧阳玥说的,她要是赌石,好像她很有眼光的。”

    “嗯,她开珠宝公司的,之前在瀛洲她就买回来三种极品翡翠,赌石确实有一手。”范奇森已经把欧阳玥这个人里里外外都调查清楚,觉得她完全没有危险,才敢让他给弟弟针灸的。

    范择文惊恐地瞪大眼睛道:“她,她自己开珠宝公司?”他从来没听说欧阳玥说过,当然他们一般也就闲聊,聊翡翠和雕刻,他也从来没想过她一个学生还有自己的珠宝公司。

    “你别以为她就是个女学生,这小女人本事大得很,会玩古董、赌石、医术,可不是普通人,十八岁年纪资产过亿,你说是普通人么?”

    范择文眼睛都要掉碗里了,看着自己哥哥完全石化,那个清秀优美的女生居然身家过亿?

    范奇森看他的傻样笑起来,这弟弟很少有这么丰富的表情,平日里都不太说话,刚才说得已经多过一个月的了。

    “你也有钱。”范奇森给他夹了块鱼。

    范择文清醒过来摇摇头道:“那是你的,不是我赚的,不一样。”

    “哥的就是你的。”范奇森露出宠爱的笑容。

    “哥,我想去缅甸。”范择文忽然道。

    范奇森一惊道:“你去缅甸干什么?跟着欧阳玥?”

    “我,我想去见识见识,缅甸公盘会出很多极品翡翠,红翡、黄翡、福绿寿等等,我想开开眼界。”范择文说起这些立刻乌黑的眸子就发光了,似乎整个人都有了生气。

    范奇森皱眉,范择文连忙拉他手臂恳求道:“哥,让我去嘛,我很久没出去过了,我保证不是对欧阳玥有非分之想,我是真得想看看那些极品翡翠啊。”

    范奇森眉心是越皱越紧,范择文面色则越来越苦,双眸可怜兮兮地看着范奇森。

    “让我考虑一下。”范奇森觉得应该找欧阳玥谈一谈了。

    “嗯!”范择文觉得这个回答已经很有希望,立刻高兴地点头,然后乖巧地吃饭,看得范奇森感觉自己这些年是不是很虐待他似的。

    这边两兄弟商量着去缅甸之事,欧阳玥这边正在准备行李,明晚她和任云桀就要出发去瀛洲。

    徐闵的伤显然差不多好了,不用别人照顾都能自己搞饭吃,不过他一般不出门,就坐在电脑前,让欧阳玥很怀疑当初徐老淘宝展上说得要他出来多结识些朋友只是个客套话。

    任云桀在厨房忙碌,一张俊脸冷得不需要空调,因为外面李炎贝正在和欧阳玥嘻嘻哈哈,而他居然要做饭给两个该死的男人吃。

    李炎贝慵懒地坐在真皮沙发上,一身红衣妖娆魅惑,秋水凤目正看着欧阳玥正泡着周龙送过来的雨前龙井。

    “小玥玥,你们明天去瀛洲钱够了吗?”李炎贝现在已经正式接管星玥珠宝的账务,他们的运作资金是二亿五千万,这里面徐闵整整一亿,李炎贝八千万,欧阳玥和任云桀拼起来也就七千万,这次为了欧阳玥去瀛洲李炎贝给他们二个亿。

    “二亿吗?应该够了。”欧阳玥知道那些半料的价格贵得惊人,自己却只是想从去全料理找点好东西。

    “真不好意思,我爸说了要买回你手上的股份,只是现在李禄的股价大跌,我爸要用大量资金去托市,暂时抽不出来。”李炎贝不好意思道。

    “我知道,不急,对了,昨日徐闵说你们李禄的股票好像正在被人家收购。”欧阳玥回来给徐闵针灸的时候,他告诉她的。

    “我知道,是云翔,哼!趁火打劫,已经被他收去了百分之五的流通股了,不过我爸说没关系,打电话问了云翔的伍董,他不知道这件事,是伍少华搞得鬼,大家是同行,这方面都有所顾忌,特别我爸和伍董还有些交情,所以伍董很抱歉,已经停止收购。”李炎贝面色顿时很阴沉气愤。

    “那百分之五在他们手上要不要紧?”欧阳玥担忧道。

    “不要紧,不过要他们立马吐一定是不肯,等股价上升,他们也能大赚上一笔,这伍少华真够卑鄙的。”李炎贝猛喝了一口茶。

    欧阳玥扁扁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低价买进了,自然想高价卖出去的,好在是查到股份的流向,要不知道的话,到最后都不知给伍少华收多少回去。

    “这卑鄙的家伙迟早会有报应的,对了,他一定会去缅甸公盘,小玥玥,你见到这种人离他远点。”李炎贝到是想起来立刻提醒欧阳玥。

    “我知道,你放心,为了师傅我都不会让他好过的,也许这次缅甸公盘会是个好机会,嘿嘿。”欧阳玥脑子里想出一计来,要让伍少华他们什么都标不到,看他还怎么嚣张。

    “小玥玥,你可千万别乱来,他不像利克那般没脑子,而是心机深得很,你想想,他爸爸现在几乎都已经不管云翔,云翔的决策都他在决定,而云翔这几年确实发展厉害,俨然有成为珠宝界龙头老大的趋势,所以此人还是有一套的。”李炎贝没有看轻伍少华,相反伍少华至从三年前二十五岁开始走到幕前后,云翔更加发展迅速,只能说明他是个人物。

    “我知道啦。”欧阳玥笑着摇摇头,就算再厉害的人物,他总不能透视眼跟她抢翡翠原料吧,这一次还不叫他输得一败涂地。

    任云桀走到出房门口冷冷地道:“开饭了。”

    “毛毛,我来帮你。”欧阳玥说着就跑去厨房帮忙端菜,留下李炎贝心里一直在咒骂伍少华那个败类。

    徐闵下楼来吃饭,看了李炎贝一眼淡淡道:“炎贝,除了云翔在收购你们的股份,海娜居然也收了百分之二,不过它吃得很分散,我到是一时没注意到。”

    “什么!”李炎贝一惊,“他们这是想瓜分我们李禄不成?”李炎贝的俊脸都扭曲了。

    “商场如战场,你们李禄独霸江浙一带数十年,李禄一直是大家心目中的金字招牌,现在你们内乱,他们自然想过来分一杯羹的,海娜的实力虽然是你们三家中最弱的,但你别小看了张董,这人坏起来也绝对有一手,我查了他之前的资料,海娜在十五年前开始崛起,当初张董只是一个小小的玉铺店伙计,他从伙计开始积累对翡翠的认识和珠宝行业的人脉,到自己跟随东家去缅甸,他买中一块极品毛料可以发家,把以前东家的客户全部抢过来,还逼得老东家跳楼自杀,到最后越做越大,收购其他小珠宝公司,慢慢才壮大成现在的海娜,手段可谓强硬卑劣。”徐闵看着大家缓缓地说道。

    “能做到这么厉害,要是不狠点就不正常了。”任云桀坐下来给欧阳玥夹菜。

    “那也太缺德了,简直忘恩负义嘛!”欧阳玥听了就气,这些人也太没道德良知了,良心都给狗吃了不成。

    李炎贝的面色简直比锅底都黑,想了想站起来道:“我打个电话给爸爸。”说完走到院子里去。

    徐闵看着他的背影,看看欧阳玥道:“这家伙还是很重亲情,可惜他再怎么帮,到最后还不是要败在李利克手上。”

    “那家伙难道经过这次难道还不学好?”欧阳玥嘴角抽了抽。

    “有到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徐闵说完就开始吃菜。

    欧阳玥没再说话,任云桀也不说话,一时间都静悄悄的了,大家心思都有些沉重。

    第二天晚上,欧阳玥和任云桀到达瀛洲,欧阳玥已经和校方请假三天,校方因为徐闵的关系对欧阳玥可谓是奉若神明,自然放行。

    来接他们的是一身旗袍的欧玫,现在的欧玫没有浓妆艳抹,而是淡妆,衣服也很素雅,就像现在,旗袍上是一副江南水乡的墨水画,让她整个人看上去亭亭玉立,气质高雅了许多。

    火红的宝马换做全新白色的奥迪a4,惹来欧阳玥的笑声道:“欧玫姐,你还真换车啊?”

    “怎么?这车不好看吗?”欧玫看着后车镜里的两人笑道,“不招摇哦,我现在可是古董店老板娘,罗大哥说要我低调稳重点,你们觉得怎么样?”

    “当然好看啊,你这样比之前浓妆艳抹可漂亮多了,看来你和罗大哥也有进展了。”欧阳玥笑起来。

    欧玫脸红,娇嗔道:“哪有,他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很闷的,现在对我是比较熟悉点,但八字没一撇呢,就是开店的事情两个人有商有量而已。”欧玫心里甜滋滋的,没想到欧阳玥他们上次一来,还真让她和罗刚之间有点进展。

    “反正都是机会,你可千万别错过了,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也不容易。”欧阳玥感叹道。

    “小丫头,你才多少岁,就唉声叹气了。云桀,你怎么做的,小玥好像很多感慨啊。”欧玫对任云桀笑道。

    任云桀嘴唇抿了抿道:“她什么都不给我做。”

    欧阳玥一听,脑子就想歪了,顿时小脸绯红,看了任云桀一眼,对欧玫道:“欧玫姐,你别胡说了,我还是学生。”

    “好,好,不说这个,你也别消遣我,我没你幸福,呵呵呵,对了,什么时候去我古董店看看,我有很多朋友把她们的藏品拿出来想放在我哪里卖,但真假还真不好说。”欧玫说正经事了。

    “你没请鉴定师吗?”欧阳玥惊讶道。

    “这不是还没正式上轨道吗?请是请了,但这边这种专业人士还真少,在我店里有个打工的,不过不是专业学鉴定的,而是业余爱好,我看他说出来得很有一套,就暂时请他把把关,但贵得我可不敢乱收。”欧玫连忙说道,“罗大哥说准备高价请一个,这几天在电视里做了广告,后天早上面试,小玥,你要不帮我们挑一个?”

    “后天啊?”欧阳玥知道明天公盘开幕,连续三天,不过心想照她的异能,挑选不成问题,花一个上午帮朋友也应该,想了下点头道,“好,你后天早上来接我好了。”

    “嘿嘿,好了,妹子你可真好。”欧玫笑得乐呵呵,“我先带你们去吃我们这边最好吃的玫瑰虾,然后你们好好睡一觉,明天十点公盘开幕,可要标到好东西哦。”

    欧阳玥和任云桀相视一笑,欧阳玥笑着点点头。

    第二天八点,欧阳玥和任云桀下楼吃早点,他们依旧住在瀛洲大酒店,王胖子被欧市长通知接待两人,所以这一次他们依旧是免费的,让欧阳玥有点不好意思。

    任云桀则理所当然道:“这是给他们表现机会。”

    因为这次是一年一次的翡翠公盘,所以酒店是爆满的,他们下到中餐厅用早点的时候,门口就遇到熟人了,还不是一个。

    先遇到的是李利克带着一位老者和他的保镖刘璧全,任云桀知道那老者是李禄另一名专家鉴定师海路峰,而李利克明明认识他们,却假装不认识,让欧阳玥很无语,她自然也不会是热脸贴冷屁股。

    另外两位是海娜的张董和秦小姐,见到他们两个愣了愣,然后秦小姐就看着欧阳玥露出气恼的表情,在张董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张董笑得摇摇头,一双目光色迷迷地看着欧阳玥,两人走了过来。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两位,还真是有缘啊,欧阳姑娘不仅懂古玩还董赌石,实在佩服。”张董目光更加放肆,只觉得短短一个多月不见,欧阳玥似乎完全改变了,皮肤细腻光滑,雪白如玉,气质更是飘然出尘还带着冷冷的感觉,似乎是一尊女神,只能远观不可亵玩。

    “张董过奖了,张董不也是好手吗?”欧阳玥露出皮笑肉不笑的微笑应付着。

    “欧阳姑娘,上次你二百五十万卖给我们海娜的豆青花是故意嘲笑我们海娜吗?”秦小姐见张董目光全在欧阳玥身上,不禁有点恼怒,一开口就没好话。

    欧阳玥微微蹙眉道:“什么嘲笑?是你们海娜代表自愿买的,秦小姐似乎没搞清楚吧?”

    张董拉了下秦小姐面色尴尬道:“我就说欧阳小姐不是那种人,看来是个误会,这次欧阳小姐代表李禄大少爷李炎贝吗?”

    “张董,现在李禄什么情况你们海娜应该知道的,大少爷已经离开李禄的,我这次来当然是为我自己,赌石这么刺激的事情,谁都喜欢玩两把的。”欧阳玥冷淡地说道。

    “那是那是,希望欧阳小姐买中好料,到时候别忘了我们海娜,我们也算老朋友了是吧。”张董果然是老奸巨猾,笑得奉承,因为他知道欧阳玥之前赌出帝王绿和正阳绿,这样一个高手能拉些关系总是好的,特别是对他们这些珠宝集团来说。

    欧阳玥敷衍地点点头。

    任云桀一直冷酷地站在欧阳玥后面,就像她的私人保镖,在欧阳玥应酬的时候,忽然伸手拉了拉欧阳玥的手臂,欧阳玥转头,张董和秦小姐也转头。

    欧阳玥一看,朝他们走来的是一对年轻男女,男的俊,女的美,但两人长得有点相像。

    “哦?是云翔的少东家和他妹妹。”张董见欧阳玥皱眉,以为她不认识,好心提醒一下,其实欧阳玥来之前看过他们的照片,不过没想到他们兄妹本人比照片漂亮得多。

    ------题外话------

    翡翠公盘开始,伍家兄妹闪亮登场哈,嘿嘿。

    恭喜亲爱的‘niki3950’和‘爱爱宝贝狗’升级为本文探花,扑倒乃们,大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