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002章 医术、俊男

002章 医术、俊男

    只见此佛像头梳高髻,发髻顶端可见火焰宝珠,戴五叶宝冠,大耳垂肩,颈饰三道,宽肩细腰,坐在莲花台上,整体鎏金,品相完美,几乎没有任何瑕疵。

    任云桀见欧阳玥微微吞了下口水,不禁挑了下,细细看着佛像,他感觉这佛像似乎很新,不像真品,不过他可不敢肯定。

    “这是明朝的金刚佛像,价值不菲,小姐可有兴趣?”刘老头笑盈盈地询问已经用放大镜细细看起来的欧阳玥。

    “你怎么知道这是真品?”任云桀先迷惑地问道。

    “我做这行三十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虽然这些东西都没有请专业鉴定师鉴定过,但我收回来可是用了大价钱,你们若喜欢这佛像,五十万拿去,这佛像价值远远超过五十万。”刘老头边说边拿出第二样。

    第二样是一件刺绣法衣,上面玄幻灵性铜制方格,地下绘有金刚经,大体看上去还是很完美的。

    第三件是一个钵盂,也是鎏金色的,但一面被什么东西撞击过,凹陷进去了。

    欧阳玥并没有立刻回答刘老头的话,看了看这些东西道:“为何都是金铜制品?”

    “呵呵,因为这三件在同一墓里出来的,正是明代一位高官的墓。”刘老头笑了笑。

    欧阳玥了解地点点头,看他又拿出一样东西出来,她一看之下微微皱眉,这是一个脑袋大小的黑色三脚圆鼎,细看下不全然黑色,而是泛着青幽幽的绿光,内部更有暗色珠光,还雕刻这一些似乎像花花草草的东西,而外壁雕刻着对应的两条黑色的龙,形态逼真、张牙舞爪,龙嘴里吐出一个圆形珠子,珠子里雕刻着一个字‘神’,而另一边那珠子雕刻的是‘鼎’,合起来为‘神鼎’。

    欧阳玥这个暑假已经看了很多古玩方面的书籍,对鼎也是有点研究,一般珍贵的都是商朝时候的青铜方鼎,从来没见过这种颜色和饰纹的三角圆鼎,不禁很好奇,凝神一看,鼎内一团浓郁的青色气团似乎要溢出来,让她吓了一跳。

    “这什么鼎啊?”欧阳玥看来看去看不出来历,不过她知道这一定是件宝贝。

    “这个嘛,老实说,我也不清楚,我翻遍了古玩书籍都没见过这种古怪的鼎,还写着神鼎两字,听出货的家伙说这只鼎不是古墓里出来的,而是在古墓边的一个河道的干枯河床间发现的,当时就看见一只脚露在外面,被他们捡回来的。”刘老头笑笑,“我看着觉得挺新鲜就拿来研究看看,看上去也不错的。”

    “那这个你卖多少钱啊?”欧阳玥表现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把鼎翻来翻去,然后问道。

    “这个嘛,贵在新颖,这东西我也看不出朝代,不过想来不会是很近的东西,你要就十万给你吧。”刘老头似乎很大方道,一边还在从袋子里拿东西出来。

    欧阳玥没有立刻回答,这么多东西,她透视眼全部扫了一片,居然件件都是真品,怪不得这老头说收来价格也不便宜。

    欧阳玥看来看去,这里面金铜佛像应该是最值钱的,而三脚圆鼎她是很有兴趣,最后她笑道:“刘老板,我就要这两样,你再便宜点。”两样东西加起来六十万,让欧阳玥实在有点心疼,虽然她是不缺钱,但想到玉石毛料那价格,自己还算是穷人。

    “这样啊,好吧,就当多个熟客,五十万两样,你喜欢就拿去。”刘老板摸摸下巴,最后说道。

    欧阳玥点点头,立刻刷卡,用纸盒包好后离开,离开前刘老头要了她的电话号码,有新货会让她来看看,欧阳玥自然很高兴,这只三角鼎她总觉得很神秘,所以不准备出售,但这金铜佛像她可以卖给方师傅的老藏友,那些发烧友喜欢得不得了,之前几次交易都很顺利,而且价格也不会低,让她很放心,这次好歹也能赚了上百万。

    赚了钱的欧阳玥心情就好了,拉着双手提东西的任云桀继续东张西望地逛着,但最终还是没遇到什么看中的,只能回去。

    回到别墅,李炎贝和徐闵也刚从外面回来,该买的都买了,徐闵虽然手臂吊着纱布,但看得出来他精神很不错。

    “小玥玥,你又捡到什么宝贝了?”李炎贝见任云桀拿两个纸盒进来,立马跑过去兴奋地去拆。

    “你自己看吧,正好过过眼。”欧阳玥笑着先上楼去洗涮一下。

    李炎贝点点头,打开来看,看到那金铜佛像的时候,他怪叫一声道:“这个是真的?”

    任云桀白了他一眼,进去厨房,打开大冰箱,里面他早就买了一大堆东西塞满了,拿出一瓶啤酒喝起来。

    徐闵笑看李炎贝道:“她会买回来,一定是真的。”

    “可这东西也太新了吧。”李炎贝有点不相信。

    欧阳玥听到后下楼来道:“能洗干净再细细擦出光泽,恢复它本来面目还如此新,说明这金铜的质量很好,这东西可是富贵人家收藏的,买回来五十万,可不便宜,晚上你帮我拿去给师傅看看,然后让他卖给那些老藏友。”

    “小玥玥,你就这么肯定是真的?”李炎贝还是觉得有点假。

    “你不相信我?”欧阳玥好笑道,自己拿出那黑色的三角鼎细看起来,越看越觉得特别。

    李炎贝山笑道:“相信,相信,这又是什么东西?”

    “这叫神鼎,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有种预感,这东西很神秘,我得好好研究一下。”欧阳玥细细地抚摸着,似乎感觉有种温润又清新之感沁入皮肤,让她很诧异。

    “玥,晚饭哪里吃?”任云桀走出来询问道。

    “随便吃点好了,我七点前要回去的。”欧阳玥扯下嘴,现在有点后悔自己住校了。

    徐闵见她这模样皱眉道:“小玥,你现在买了房子,离学校又不远,不如别住校了。”

    “可是我已经住校了。”欧阳玥苦笑道。

    徐闵微笑道:“我帮你搞定就是。”

    任云桀眼睛一亮,他确实不希望欧阳玥住校,这样他们两个人有自己的家多好。

    “真的?那好啊,不过不能告诉我爸妈,要不然他们来这里一看,毛毛和我住一起,非发疯不可。”欧阳玥有点脸红地看看任云桀。

    “这样啊,那不如这样,你偶尔回去住几晚,那边还是保留你的床位,我就跟领导说你外面有事情,可以自由住宿如何?”徐闵皱皱眉道。

    “哇,还能这样吗?那就太好了,谢谢你啊,徐大哥,你可真是神。”欧阳玥兴奋地大叫。

    任云桀看了眼笑眯眯的徐闵扁了扁嘴,而李炎贝也看着徐闵,这家伙一定是想多和小玥玥亲近,才想出这个馊主意,不过他也不看看自己多老!小玥玥就算不喜欢自己也不可能喜欢他这个老男人!

    欧阳玥本来想把三脚圆鼎放在客厅架子上,但随即想了想,还是抱着上楼,放在她房间的梳妆台上。

    翌日,开学的日子,新生们都很兴奋,只有欧阳玥走在去教室的路上都是懒洋洋的提不起劲来,身边是许梅雁,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而温水溶和张璐璐在说着什么,哈哈大笑。

    一身白裙的欧阳玥气质无疑是突出的,加上一张清秀的小脸,雪白如玉的肌肤,引来不少同学的目光,而欧阳玥只当没看到。

    熟悉的教学大楼,熟悉的老师,熟悉的开学演讲,一切的一切都让欧阳玥回想着上一世的事情,东方博弈,东方莹莹,我等着你们!

    接下去三天都很平静,没人招惹她,她自然也很淡定悠闲,买了笔记本电脑在网上还可以和毛毛视频,不过避免那三个女人乱嚼舌根,他们多数只是聊聊天。

    第四天,教导主任亲自来请她去校长办公室,把女寝室的一帮人都看糊涂了。

    欧阳玥则心里一喜,应该是徐闵帮她搞定了,这家伙很厉害,当然他的身份处理这类事件是绰绰有余的,但也得看他愿不愿意,所以她还是很感激他的。

    一个小时后,欧阳玥拉着箱子离开了四零一宿舍,三位室友都很惊恐,还以为她是被开除了,不过欧阳玥好歹解释了一下,只是去校外住而已,这一来,三人又开始胡乱猜测她的身份来历,而陆剑明成了她们盘问的对象,要知道这三日陆剑明一有空就来找欧阳玥,大家都看得出来陆剑明在追欧阳玥,可惜很明显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到是温水溶看上了陆剑明,老是有意无意地表现出对他的好感,被许梅雁狠狠地鄙视了一顿。

    陆剑明听到这消息还吓一跳,不过很快接到了欧阳玥的电话,欧阳玥让他先瞒着她父母,陆剑明心里一转,猜测她一定是和任云桀同居不敢告诉她爸妈,可这怎么可以?她才十八岁,同时心里有点失落感。

    自从欧阳玥能在校外住后,她和学校同学的交流更少了,所以大家眼中她是个很冷清的同学,欧阳玥不在乎,反正上一世没交上什么好朋友,这一世也没必要,要不然遇上东方莹莹那种闺蜜,自己还不哭死,她能透视,但却透视不到人心。

    她这几天在家一是帮徐闵疗伤,二是在上楼健身房学习任云桀教她的散打,三是学游泳,日子过得挺滋润,还有让她高兴的是,毛毛居然会煮饭,而且做得菜还真不错,特别是西餐更是拿手,所以让她有时候去学校吃食堂的时候,都吃不下,再这样下去,她估计以后毛毛离开她,她会直接饿死的。

    同时,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状态是越来越好,就连她的黑发,她都能感觉光亮飘逸了很多,一张脸的肌肤更是水润,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日就用用普通的润肤产品而已,不过不管怎么样,看着自己越来越美,她总是高兴的。

    这一天,李炎贝晚饭后过来了,满脸笑容,让欧阳玥很惊讶。

    “小玥玥,你看我帮你拿什么来了!”李炎贝献宝似的从纸盒袋子里拿出来两个一大一小的红色锦盒。

    “我妈的手镯!”欧阳玥立刻高兴地拿起来看,打开来,在灯光下,正阳绿的手镯清澈透明,绿色清新,美到极致。

    “好漂亮啊。”欧阳玥惊叹道,看到解出来的正阳绿明亮都没有现在感觉那么漂亮。

    “那是当然啦,抛光打磨过的,就这一只正阳绿冰种手镯市场价就得两百万。”李炎贝笑道,“还有这个,送给你的,我看你脖子里都没戴东西。”

    “哇,这么厉害,那你不是赚翻了?”欧阳玥瞪大眼。

    “不是我,是公司。”李炎贝苦笑。

    任云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欧阳玥看李炎贝打开小盒子,里面是一块吊坠,看水头和颜色居然是帝王绿冰种上下来的,雕刻成了凤凰挂件,看上去美得不像真的,让欧阳玥傻了眼。

    “这是玻璃种上面下来的边角,我叫师傅特意给你加工的。”李炎贝凤目温柔地看着她,“戴上吧,玉能养人。”

    “这多少钱啊?”欧阳玥好奇它的价格。

    “市场价一百万以上。”李炎贝笑道,“不过没多少边料,爸爸准备把整块雕刻成苍松参赛,其它都很小,只能用来镶嵌。”

    “好漂亮啊,毛毛,下次有好料,我一定要自己留下来,雕刻成各种各样的摆件放家里。”欧阳玥顿时坚定了这个想法。

    “那你这房子可不安全。”一直不说话的徐闵看了看李炎贝后对欧阳玥微笑道。

    “呃,说得也是,嘿嘿。”欧阳玥心想就一手镯和一挂件就三百万了,要是大点的摆件,那不是吓死人,确实不太安全。

    “我找时间把这里的安全系统重新装过,那样你就可以放你喜欢的东西,不用担心被盗了。”任云桀想了想说。

    徐闵转头看他,挑挑眉不说话,他完全相信这家伙有这个能力,最高部门的兄弟都查不到这家伙的资料,让他确实很头疼。

    “小玥玥,你要是以后挑到各种颜色的翡翠,做成首饰,那才叫漂亮。”李炎贝笑道。

    欧阳玥把帝王绿凤凰挂件戴在脖子上,一接触到她的皮肤顿时感觉冰凉如水,却又感觉圆润光滑。

    “很漂亮,适合你的气质,美人如玉。”李炎贝凤眸水波潋滟地看着她的俏脸。

    “嘻嘻,真的吗?我去照照。”欧阳玥美美地跑上楼去。

    任云桀看到李炎贝那种眼神,俊脸都冷了,嘴里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徐闵看看任云桀,又看看李炎贝,然后嘴角抿成刀子,气息也冷下来,他很明确自己喜欢欧阳玥这个小女人,虽然她才十八岁,但他总觉得她已经很成熟了,所以并不计较九岁的差距,想着喜欢就要追求,但身边两个男人给他的压力太大,只怕自己还没说出来,就被任云桀扔出房子了。

    “云桀,这个周末我爸爸邀请你们参加利克的生日宴会。”李炎贝坐下来慢吞吞道,本来高兴的面容也阴沉下来。

    “他生辰关我们什么事?”任云桀鼻子里哼一声。

    “毕竟这三块极品翡翠都是小玥玥找来的,我爸一定会请她,哎,你说我们的计划还能成功吗?李利克这次生日会带上他的女朋友,我爸听了很高兴。”李炎贝忧伤起来。

    “你对李利克有多讨厌?”任云桀想了下道。

    “怎么说呢,再怎么讨厌,他也是我弟弟,总不能为了争财产而自相残杀吧?”李炎贝苦笑道。

    “若是说他得到了李禄会败光呢?你会让给他吗?”任云桀挑下眉。

    李炎贝一愣道:“我虽然讨厌他,但他的能力还是有点的,不至于败光吧?”

    “看来你一点也不了解你弟弟。”任云桀冷哼一声。

    李炎贝急切道:“什么意思?”

    “他好赌,欠你小姑一个多亿,再赌下去,他的百分之十的股权就是你小姑的了。”任云桀缓缓道。

    李炎贝顿时跳起来,面色苍白道:“你说真的?”

    任云桀直接给他一个白眼没回答。

    “怎么会这样?小姑和我爸不和,不过对利克确实很好,不过怎么能借他这么多钱?小姑想干什么?”李炎贝有点气恼道。

    “当初你爸和你妈结婚,你小姑就很反对,还有你爸阻止你小姑和你姑夫的婚姻,让他们两兄妹反目成仇这些你知道吗?”任云桀继续道。

    李炎贝惊恐地睁大眼睛,他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小姑和爸妈都不合,除了过年两家人吃了饭,基本上没什么来往,而姑夫更不喜欢他爸爸,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只知道当初爸爸很反对姑夫,但这也不应该让小姑生出收购李利克手中股份的事情吧?难道她是为了气爸爸。

    “你想想,你们李家这么大产业,你小姑却一点股份都没有,她这个做妹妹的虽然现在家财万贯,但她一定也很痛恨你父亲的无情,好歹是他亲妹妹。”任云桀帮他分析。

    “我问过我妈的,说我爸有想给小姑百分之五,是小姑自己不要的。”李炎贝道。

    “不要?她能要吗?当初你爸看不起你姑夫,说话一定不好听,你妹妹是争一口气,她要的应该你爸爸的道歉,但你想想,你爸的性格会道歉吗?”任云桀冷笑。

    李炎贝沉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面色很难看。

    徐闵忽然插了句道:“你家的秘密多着呢,你应该自己去查查。”徐闵已经知道李炎贝不是李云河亲生的,他们不想用自己的嘴告诉他,还是希望他自己去发现。

    李炎贝抬头看看他们两个出色的男人,目光阴沉。

    “你们都知道不是吗?不能直接告诉我?”李炎贝有点郁闷。

    “有些事情,我觉得你自己去找答案会更好些。”徐闵皱皱眉深沉道。

    欧阳玥正好下楼,看到李炎贝那纠结的样子道:“大少爷,不管什么秘密,反正我们永远是你的朋友。”

    “小玥玥,连你也知道?”李炎贝抬头苦笑。

    欧阳玥讪笑道:“这个确实很难说出口,不如你去问问你妈妈吧,毛毛,我们练拳去。”她已经换了运动服出来了。

    任云桀起身,看了李炎贝一眼直接上楼去,李炎贝则看看徐闵,面色难看,然后说了句就直接走了,徐闵听到屋外那呼啸而去的引擎声,微微摇了摇头。

    三楼健身房,一边是机械器具,一边是一片空旷,铺了一个正方形的毛毯,专门用来给欧阳玥摔的。

    欧阳玥吊带加收身短裤,做了一会器械后,就开始和任云桀对打,单腿飞踢任云桀门面,任云桀双臂一挡,欧阳玥整个人就往后退去,差点摔倒。

    “力量不够。”任云桀淡淡地道。

    “我还没使力,怕上次那样会伤到你的。”欧阳玥扁扁嘴,这几天的训练是突飞猛进,但她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突如其来的暗劲,所以多数只是练习招式,和任云桀比划着,不过让她高兴的是她能一口气在墙壁上连走五步再一个反踢下来,让她感觉自己很威风。

    “伤到我?”任云桀嘴角猛烈地抽了抽,俊脸很是不爽,“那就伤我看看。”

    欧阳玥讪笑道:“真得要来?”

    “真的!”任云桀抿下嘴。

    “好!”欧阳玥沉住气,然后整个人冲向任云桀,一腿踢出,任云桀侧身一闪,欧阳玥踢空,小脸涨红,谁知道这家伙会闪啊。

    “就这样?”任云桀想笑了。

    “我以为你会接啊!”欧阳玥郁闷,被他轻蔑的态度激得火大起来,立刻一拳头又打过去。

    这回任云桀到是真得接住她的拳头,欧阳玥动弹不了,任云桀欠扁地朝她笑,欧阳玥火气直冲脑袋冲,另一拳顿时击出,带着强劲的风声。

    任云桀立刻闪开,放掉她另一只手,欧阳玥这边一脚直接踢出,任云桀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快,顿时嗷叫一声单膝跪地。

    “毛毛!”欧阳玥吓得连忙扶他,她知道她这一脚力量很大。

    “我没事。”任云桀完全是自讨苦吃,但也知道了欧阳玥确实身体内有一股暗劲,只是她在受刺激的时候才会爆发出来,似乎跟她的情绪起伏有关。

    “真没事吗?你怎么不躲啊。”欧阳玥把他扶起来,因为任云桀也是运动短裤,所以看到他膝盖处立刻红肿起来。

    “没想到你这么坏啊。”任云桀苦笑,这一脚还真疼啊。

    “讨厌,又是你叫我用力的,快坐下来休息吧。”欧阳玥心疼,连忙扶着他坐下来,“我去拿针,给你去淤。”说完就跑。

    任云桀伸手摸摸受伤的脚,嘴角慢慢勾起笑容,看来玥是越来越强了,这让他放心不少。

    欧阳玥拿银针回来,因为心里很急,下针就比较快,而且她精神绷得很紧,但却让她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她下针的时候要是集中意识越厉害,里面那股青木之气居然越强大,她觉得有点古怪,试第二针,结果也是一样,青木灵气似乎一下子厉害很多,淤肿处很快被包围,而且消肿也很快,这让她惊喜无比。

    “咦,真的很有效。”任云桀感觉疼痛缓解不少。

    “嘿,我是神医嘛~”欧阳玥得意一个,为了这一个发现心情又好了,然后想到徐闵,不知道能不能立刻治好他,等下去找他试试,要是这么浓郁的青木灵气,应该能让他很快复原。

    任云桀朝她得意的小脸看看,然后看到自己刚肿起来的地方居然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慢慢地消失,红肿也慢慢消退,不用十分钟,这太让他惊异了,难道她真是神医不成。

    “好了,起来看看。”欧阳玥看到他的膝盖已经完全无碍了,立刻站起身来拍拍手。

    任云桀惊讶不已,站起身来,发现完全好了,面色变得惊恐,她真是神医不成?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怎么啦?好了反而不高兴。”欧阳玥笑得狡黠,把银针收起来。

    “玥,你这针灸太吓人了。”任云桀老实道。

    “那是好事还是坏事?”欧阳玥挑眉。

    “你怎么做到的?”任云桀很好奇。

    “就这样啊,你不是看着吗?我爷爷教的手法,不过这银针是真宝贝,李时神针,果然很神,嘿嘿。”欧阳玥看着一排闪亮如新的银针心里很得意。

    “那徐闵的肩膀怎么需要这么久?”任云桀又想不通。

    “他伤那么重,自然慢的,不过应该很快就会好了,等治愈了他,我就去帮师傅治腿,他的腿应该还能恢复的。”欧阳玥想起了钱无忌,心里生气愤怒,既然现在她已经是方师傅的徒弟,那师傅的仇更应该报了,很快就是缅甸公盘,自己到要见识见识那个卑鄙的老头。

    “玥,你太神奇了,你这样子很快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的。”任云桀开始有点惊慌,这小女人身上一定有秘密,要不然她鉴别古玩,赌石每次都赢?现在又多了医术,这太不可思议了。

    欧阳玥一愣,猛然惊醒,确实,自己这样似乎太招摇了,真是兴奋冲昏了头脑,毛毛对她的怀疑已经够多了。

    “不过不管如何,我都会保护你的。”任云桀看她小脸苍白的样子,连忙很认真地说道。

    “毛毛。”欧阳玥心里一暖,害怕也随之而去,伸手揉乱他的卷发道,“要是没有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说完扁扁嘴,一副委屈的样子。

    任云桀顿时心头一疼,看着她那双惊慌失措的双眸,伸手搂住她的肩膀道:“我不会离开你的。”

    “要是你恢复记忆了呢?”欧阳玥继续扁嘴,但没有挣脱他的手臂。

    “不管我是谁,我都不会离开你。”任云桀很自然地就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他猛然间明白了,他应该是爱上她了。

    欧阳玥身体微微一僵,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靠在他身上,两人不是那种紧紧地拥抱,只是欧阳玥被他搂着肩膀,她一边肩膀能轻靠着他,感觉很亲近但又似乎少了什么。

    “切,你恢复记忆也许就不会这么说了,好了,一身汗,洗澡去。”欧阳玥发现两人间有点暧昧的感觉,连忙尴尬地跑了,自己怎么又头脑发热了,记住,自己才十八岁!

    任云桀却定定地站在那里,脑子为自己的结论惊讶不已,但慢慢地,他嘴角微微勾起一些笑容,既然真喜欢她,自己就一定会守着她,现在他知道自己为何就是看不惯李炎贝那只妖孽了。

    欧阳玥最终都没有去徐闵那里为他疗伤,原因是不想自己的银针太快治好徐闵,这个男人对她已经有了很大的好奇心,自己不能再让他更好奇,要不然以他的身份,到最后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了。

    接下去几天,欧阳玥依旧很乖巧地天天上学,因为新生第一个学期课程比较多,虽然她都学过,但好歹也不能翘太多课,所以每次都是静静地坐着听讲。

    星期五,阴天,欧阳玥不想在宿舍里听温水溶和许梅雁相互掐架,所以拿了一本方师傅给的鉴定古玩书来到校园的后花坛找了个位置看起书来,等待五点钟任云桀来接她,明日就是周末,就不用上课了。

    结果这地方虽然幽静,但她却不能如愿,因为眼前就走过来两个男学长。

    “你是欧阳玥吧?”一个身材挺拔,长相还不错的男同学微笑地询问道,看上去蛮有气质的。

    “是的,学长有事?”欧阳玥有点不耐烦,这种情况不用脑子想就知道他们想把妹妹,而且这个男人她还真认识,大二的篮球王子,追他的女学生很多,而他后来和许梅雁好上了,后来许梅雁又喜欢东方博弈和他分手,这男人还找东方博弈打了一架,最后因为东方博弈把许梅雁骂了一顿后才算消停,但她是感觉很脑袋疼。

    “我叫吴天豪,这位是我同学温广宇,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吴天豪伸出手来。

    欧阳玥抬眸冷淡地看了看两人道:“对不起,我不喜欢交朋友。”

    吴天豪尴尬无比,和温广宇对看一眼,温广宇冷笑一声说:“大家都说新生里面有个女同学很冷酷,我们还不太信,看来是真的。”

    欧阳玥看了他一眼,依旧没说话,低头看她的书,直接忽视两人。

    “喂,你也太没礼貌了吧,好歹我们也是你学长。”温广宇受不住气道。

    “广宇,算了,走吧。”吴天豪把人拉走,转头再看看欧阳玥,欧阳玥一动不动,自然也不会转头去看他们,不过这到是让吴天豪感觉欧阳玥很特别。

    其实他们宿舍男生无聊的时候就喜欢谈论女生,欧阳玥的冷淡气质和清秀俏脸很快就成为男宿舍的话题,当然还有赵琴琴那种妖艳女子自然也很吃香,反正是两个极端就是了。

    本来欧阳玥和赵琴琴都算不上新生里面最漂亮的,但因为欧阳玥的冷,赵琴琴的辣,到是比起这一届的校花于乐亚还让大家感兴趣。

    大家觉得赵琴琴应该很好上手,而欧阳玥就像冰山女神,想追她难度会比追校花还高,吴天豪就是听他们一直在那边乱扯打赌,就对这两个女人有点好奇,在别人的指点下,他看见过赵琴琴好几次,越看越觉得俗,而见了欧阳玥几次,却觉得越看越赏心悦目,所以就想找个机会认识他,好歹他也是帅哥一枚,更是学校的篮球王子,高挑的身材,阳光的气质,应该和欧阳玥挺配的。

    心里是这么想,但一直没有机会认识欧阳玥,直到刚才出来走走,却看到欧阳玥在看书,所以迫不及待地拉着温广宇过来打招呼,结果碰上了钉子,还不是软的,不过这更加让他对欧阳玥好奇了。

    而欧阳玥这边才看了一小会书,忽然看到座位对面的草丛里有动静,不禁抬头皱眉,透视眼立刻看得一清二楚。

    咦,挺斯文瘦小的男生,没见过,这是谁,为何一直看着她?她不觉得自己能好看到让一个男生盯这么久。

    那个男生看到她正在看他那边,连忙缩着脑袋,满脸通红,一只手还猛拍胸口,以为欧阳玥没看不到。

    欧阳玥不动声色,继续看书,但却悄悄留意着草丛,见那男生过了一会感觉没动静了,又悄悄地看向她这边,这让欧阳玥有种被偷窥的感觉,很是不爽。

    细细看那男生的脸似乎很瘦弱,面色苍白,但却是个十足十的小帅哥,给人感觉很小受,特别是一双黑眸很大很漂亮,像天上的星星一般,气息也很干净清爽,让欧阳玥更加不明白,他不像是猥琐之人啊?

    “喂,看够了没有?”欧阳玥快速站起来走向草丛。

    哪想到那个男生似乎被吓到了,立刻连滚带爬就想跑,欧阳玥一惊,跑上去一把就抓住他的胳膊,天哪,这男人怎么这么瘦,这手臂都和她差不多了。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偷看你的。”男人低着脑袋惊慌失措道。

    “不是故意?我看你看了很久了,你到底在看什么?”欧阳玥皱眉,“抬起头来,还是不是男人了?”欧阳玥看他把头都低到胸口了很无奈道,这种男人怎么会有勇气偷窥?

    男生一听立刻抬头,那张苍白的俊脸出现愤怒之色,黑色的大眼睛很气恼地瞪着欧阳玥,然后下一秒,他的双眼却看向了她脖子上的那块帝王绿凤凰吊坠,因为欧阳玥是穿淡粉色的v领裙子,所以通透的绿色在阳光下就像水晶一般美丽,让小男人都看傻了眼。

    “你看哪里?”欧阳玥总感觉这小男生不像是登徒子,而且完全不具备攻击性。

    男生立刻又抬眸,然后苍白的俊脸一下子涨红,支吾道:“我,我不是偷看你,我,我只是看你的这块玉佩,是不是帝王绿的?果然是真的!好漂亮啊。”小男生立刻双目放光。

    “咦,你懂这个?”欧阳玥惊讶了,她一般都觉得很多人是不懂玉的,没想到这学校里就让她见识了两个懂玉的,而且这个好像还挺厉害,许梅雁最多知道这玉不便宜,但这男生居然看出是帝王绿,实在让她惊奇。

    “也不是很懂,不过我很喜欢玉雕,这凤凰好漂亮。”男生立刻腼腆地挠挠后脑勺。

    “是我朋友的公司的雕刻师刻的。”欧阳玥觉得这小男生其实挺可爱的,不禁面色缓和起来。

    “要是这凤凰能斜飞设计应该会更完美,不过已经很漂亮了。”小男生目光又盯着她脖子里的玉了。

    “你还懂雕刻?”欧阳玥更惊讶了。

    “稍微懂一些,你看看,这是我自己雕的。”小男生从他的圆领t恤里拉出一条红绳,上面挂着一块墨翡,整块都是透明的,居然是玻璃种,价值不在她的帝王绿之下,而且雕刻的是一个笑眯眯的佛公,雕刻精美得犹如真人一般,栩栩如生,让欧阳玥叹为观止。

    “我叫范择文,是大一新生,二班的,之前见到你戴着这帝王绿,所以一直想看看,因为我都没见过真正的帝王绿,所以刚才看到你在这里看书,才会,咳咳咳。”小男人俊脸都咳红了。

    “你这可是玻璃种,不比我的便宜,这雕工确实也很精美,看来这是你的爱好没错吧?”欧阳玥见他坦白,心里也舒坦,而且看他挺斯文,很顺眼。

    “是我哥哥送的,玉能养人,哥哥希望我健康。”范择文看看自己的玻璃种墨翡,墨翡在阳光下发出一种浓郁却通透的绿色,让欧阳玥都被吸引住了。

    “你有病?”欧阳玥一愣,不过看他身体瘦弱,虽然比她高了半个头,但似乎体重不会重过她,还有就是一张俊脸不红的时候苍白得厉害,不像健康肤色。

    “是的,我有先天的心脏病。”范择文对欧阳玥笑了笑,“刚才真对不起。”

    欧阳玥心里一阵难过,这么俊俏的男人居然有先天的心脏病,实在是老天爷不公平。

    “没事,不是登徒子就好,你学医是想为自己治病吗?”欧阳玥让他走过去,两人一起坐下来聊天。

    “不是,我学医是因为我哥哥,其实我并不喜欢学医,我就喜欢雕刻,我家里有很多作品。”说起这个,范择文就眉开眼笑,俊脸也因为兴奋而出现健康的红色,让他看上去还真是俊俏,不过欧阳玥就是觉得他真得很小受。

    “你是不是最喜欢雕刻翡翠?”欧阳玥猜测道。

    范择文果然目光一亮,看着她直点头道:“是的,好的翡翠雕刻出来的物件最美丽,就像你这只凤凰,美极了,我真想试试雕刻帝王绿。”范择文露出期盼的目光。

    “有机会的,我也很喜欢翡翠,还会去参加十月份的翡翠公盘,要是我能拍到好的翡翠,能请你帮我雕刻吗?”欧阳玥灵机一动,这可是雕刻新秀啊,而且看他的手工,欧阳玥觉得完全不比老师傅逊色。

    “真的吗?你,你要去翡翠公盘?天哪,你是赌石的?”范择文露出惊恐之色,一手包住了他的薄唇。

    欧阳玥笑道:“你别这么奇怪,不是我啦,我和我朋友一起去,不是告诉你我朋友是开珠宝公司的吗?”这男人还真有点可爱,这动作在他身上看上去很舒服,虽然有点娘,但却挺附和他的,让欧阳玥自己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难道他是天生受?欧阳玥有点囧。

    “哦,哦,不知道你朋友公司里最好的翡翠是什么品种呢?”范择文平日不太说话,很孤僻的一个小男人,却因为和欧阳玥有了共同的话题,变得能说会道了。

    “前不久刚买了苹果绿冰种,帝王绿冰种,还有一个正阳绿冰种,都是极品翡翠。”欧阳玥挑挑眉道,“不过到没遇到玻璃种。”

    范择文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地看着她道:“你说真的?这么多极品?什么公司啊?”

    “你要买?”欧阳玥挑眉,这家伙的哥哥能买玻璃种给他,应该家境很富有。

    “不,不是的,我只是喜欢看,我还没见过苹果绿品种的翡翠。”范择文脸红,他知道自己只要说喜欢,他哥哥一定会买给他,只是他不想大哥这么宠爱他,虽然自己有心脏病,可自己好歹也是个男人,不能老靠哥哥的。

    “以后有机会的,很高兴认识你,我们算是同道中人。”欧阳玥很友好地伸出手来。

    范择文大眼睛看看欧阳玥那甜美的小脸,面红耳赤地伸出手来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来这里我还没有朋友呢。”说完又挠挠他干净清爽的头发。

    欧阳玥感觉他一定是很内敛寂寞的男孩,不禁心生同情道:“我们可以做朋友,下星期我请你吃饭。”欧阳玥看看时间,任云桀马上要来接她了,但觉得和这男孩谈话挺开心,这样的朋友也不错,所以才发出邀请。

    范择文一愣后,大大的黑眼睛发出不可思议的光芒,然后很高兴地直点头。

    五点,任云桀开着崭新的银色保时捷跑车来接欧阳玥,因为不是红色的了,所以任云桀就直接停到校门口,而明天是周末,今天很多人都会离校返家,所以任云桀在无数接学生的阵容中鹤立鸡群,一身米色的休闲服把他挺拔的身材展现无遗,俊朗阳光的面容带着冷冷的气息,成了女生们尖叫的来源,纷纷猜测这俊俏帅气的男人在等谁?

    欧阳玥背着一个包包出来,就看到一大堆女生在旁边看着任云桀指指点点的,顿时一头黑线,然后看到了他们的新跑车,她还以为是房车,没想到居然是跑车,看来这男人骨子里还是很骚包啊,想到他的骚包,不禁想起他的豹纹内裤,顿时透视线再扫了一下,这家伙这回居然是蓝色的子弹头,简直是个大骚包,特别有几次看他的内裤晾在阳台上,她就有种想疯狂的念头,估计这家伙有各式各样但一样骚包的内裤裤。

    小脸微红,快步朝任云桀走去,反正她现在也不想低调,结果还没走到任云桀门口,就看到一抹红影跑向任云桀。

    “嗨,帅哥,还认识我吗?”赵琴琴的大嗓门引来全场的注目。

    任云桀俊脸一片阴沉,冷冷地看着赵琴琴一眼,理都不理,而是抬头看向走来的欧阳玥,然后大步流星地往她走来。

    “喂,臭小子,装不认识啊,欧阳玥!”赵琴琴也看到欧阳玥,立刻气恼地朝她跑过去,“你这男朋友也太没礼貌了。”

    欧阳玥头疼,看到大家都往这边看,对赵琴琴道:“他就这性格,你不是没领教过,我们走了。”说完就把背包给任云桀想快点离开,很多人都已经在指指点点了。

    “欧阳玥,你也太不识好歹了,有个有钱的男朋友了不起啊,还不是倒贴回来的!哼!”赵琴琴感觉自己很没面子,顿时臭脾气就上来。

    任云桀全身冷冽的杀气立刻泄露出来,深褐的眸子如万年冰山一样射向赵琴琴,让赵琴琴犹如置身冰窖,而四周的人也都露出惊恐之色,这个男人好强大的气场,但好像更加帅气了。

    “赵琴琴,你我从来不是朋友,说话客气点,不然丢脸的是你!”欧阳玥也一身冰冷,俏脸如冰霜,狠狠地瞪了好琴琴一眼后拉着任云桀快步走向新车,她真怕任云桀当场就打赵琴琴。

    “欧阳玥,你好啊,眼睛长脑袋上了,我们走着瞧!”赵琴琴气得浑身发抖,但却又胆战心惊,只能等他们上了车关车门的时候才吼出来一句。

    银色拉风的跑车飞速开走,留下一地灰尘,赵琴琴看大家都在笑话她,气得跺跺脚,正好一辆大奔开过来停在她面前。

    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打开车后门礼貌道:“小姐,请上车。”

    “你死哪里去了,这么晚才来接我!我让我爸开除你!”赵琴琴有气没地方出,把司机骂了一顿后上了车。

    校门口的议论声更大了,有羡慕有嫉妒有贪婪,而这一幕落入了不少有心人的眼中。

    车上,欧阳玥见任云桀阴冷的脸微笑道:“没事,那女人是疯子,别理她就是。”说完伸手拍拍他握方向盘的手。

    任云桀神情慢慢缓下来,转头看她一眼道:“她诬蔑你,你不生气吗?”

    “跟这种人生气不是自己找罪受吗?别把好心情破坏了。”欧阳玥笑看他。

    任云桀吸口气,继续开车,忽然却道:“玥,刚才她说我是你男朋友,你没有反对。”说着目光又朝欧阳玥瞥了一下。

    “呃,我是不想跟她吵,要说不是,她又不知道说什么难听的了。”欧阳玥耸耸肩,反正给大家看到自己有男朋友了,也避免很多麻烦不是吗?

    “嗯。”任云桀点头,心想这样不是他们学校都知道自己是她男朋友?这感觉不错。

    “对了,明晚要参加李利克的生日宴会,你准备送什么礼物?”任云桀提醒她。

    欧阳玥一听一拍脑袋道:“我差点忘了,哎呀,那我还没有礼服啊。”

    “明天去买好了,反正要到晚上,对了,李炎贝没打电话给你?”任云桀继续问。

    “啊,他为什么打电话给我?他没打给你吗?”欧阳玥惊讶,李炎贝好像三天没见到了。

    任云桀摇摇头道:“三天没见他了,也没电话,估计是知道一些事情了,让他冷静下也好。”

    “这怎么行,他一定受了很大打击,我打个电话给他,好歹我们是他朋友啊。”欧阳玥暗怪自己没有去注意这件事,连忙拿出手机打过去。

    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李炎贝那声‘喂’字,让欧阳玥皱起了眉,一般情况下,他总是‘小玥玥’这么热情地叫她,而这一次声音里都是颓废。

    “大少爷,你在哪里啊,晚上一起吃饭好吗?我马上回到家了。”欧阳玥觉得李炎贝一定是知道了。

    “小玥玥,我,我现在很难受,下次吧。”李炎贝说话声音似乎很累很无力。

    “你在哪里?”欧阳玥有点担心道。

    “我没事,你们放心,过几天就去找你们,我挂了。”李炎贝轻轻地说完就挂了电话。

    欧阳玥更加着急了,看看任云桀道:“他一定知道了,听声音好像不对劲,我们去找找他吧?”

    “好。”任云桀这次到是同意,“先去他星湖湾的别墅看看,那里到是疗伤的好地方,要是不在,再去他另外一个家。”

    “嗯。”欧阳玥点头同意。

    二十分钟后,银色保时捷直接停在李炎贝的别墅前,他的别墅和欧阳玥的别墅相隔其实不远,欧阳玥在前面一排,他则在后面一排。

    “他应该在家,你看他车子都没停进车库。”任云桀发现他的红色法拉利只停在院子里,没进车库,而且停得弯弯斜斜。

    “我去按门铃。”欧阳玥下车就去按门铃,结果按了很久都没人开门,她很怀疑他到底在不在。

    “我来。”任云桀走上前去,不知道怎么一搞,铁门就开了,看得欧阳玥瞪大眼睛叫道,“毛毛,你,你会开锁?”

    “嗯。”任云桀拉着她直接走向雕花大门,又一次很轻松地开了门道:“这些门真不安全,我很快会换掉我们家的门,全部要用指纹验证。”

    “你,你怎么会这些?”欧阳玥太惊讶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只知道我会。”任云桀耸耸肩,然后又皱眉,屋子里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酒味和酸臭味。

    “好臭!”欧阳玥也皱起了眉头,连忙走进去,就看到李炎贝一身皱巴巴的红衣,整个人睡在客厅沙发旁边的地毯上,茶几上面有好几瓶空了的红酒瓶,还有一边呕吐的赃物,手机被他扔在沙发上,他还在睡觉。

    “大少爷,你不要命了啊!”欧阳玥赶紧跑过去拉他,李炎贝这才慢慢地睁开眼睛。

    “要死了,你看看成什么样子了。”欧阳玥见他头发凌乱,下巴胡子都出来了,睡眼肿胀,脸色蜡黄,实在看不出以前的意气风发。

    “呵呵呵,小玥玥,你们怎么来了,我,我没事。”李炎贝有点傻傻地对着他们笑笑,似乎还有点搞不清情况。

    “你臭死了啦,毛毛,把他弄去洗洗,我来收拾一下。”欧阳玥有点气恼,“不就是那点破事吗?用得着这么虐待自己吗?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你起码不用为温饱伤脑筋啊。”

    李炎贝脑袋疼得厉害,双手扶住脑袋道:“小玥玥,你不懂,我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居然不是我的,哈哈,怪不得,怪不得我怎么讨他欢喜,他总是对二弟要好,为什么会这样?”李炎贝很痛苦道。

    “好了,没有爸爸还有妈妈嘛,这就是命运懂吗?你已经长大了,什么事都看开些,只要人没死,没有什么不能过得坎,起码董事长对你也不错,不像别人家的后爸虐待孩子对不?”欧阳玥开解他,帮着任云桀把他扶起来,走向底楼的洗手间。

    “小玥玥,你可真想得开,可,可是我想不通。”李炎贝一张脸都要哭出来了。

    “想不通就别想,洗完澡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样是太阳高照的,你还有我们这些朋友不是吗?”欧阳玥皱眉地开导他。

    李炎贝似乎有气无力了,也不说话,摇摇晃晃地进了洗手间,任云桀让她出去关上了门。

    欧阳玥叹口气开始找东西收拾客厅,李炎贝的家装修和他们家差不多,就是他的家具都是红白相间的,火辣辣的感觉,让欧阳玥很无语。

    走进厨房想给他煲点粥,结果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气得欧阳玥翻了个白眼。

    任云桀不客气把李炎贝扒干净,扔在浴缸里,然后用冷水直接冲下来,李炎贝连打两个喷嚏后终于清醒了些。

    “臭小子,你也不用这么虐待我吧?”李炎贝连忙抢过花洒,开了热水。

    “你让玥担心了。”任云桀冷冷地道。

    李炎贝一愣后,看看任云桀笑了起来道:“你吃醋了?”

    任云桀不说话,盯着他,最后冷冷道:“她把你当好朋友,你别自作多情,还有,你要是想要李禄,我们已经有计划了,可以帮你把李禄夺回来。”

    李炎贝愣住,温水冲着他的俊脸,整个人一动不动。

    “你知道你不是你爸亲生,可知道李利克这三天干什么去了?”任云桀挑下眉问道。

    李炎贝迅速转头看他,目光里闪过惊吓道:“这三天?他不是在公司吗?又有什么事情?”他可是受不住打击了。

    “洗完澡出来,我再慢慢跟你说。”任云桀鄙视地冷笑一下,走了出去。

    李炎贝被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洗澡,还大叫道:“毛毛!帮我拿套衣服来!”

    外面的任云桀一听这话,面色冷得吓人,不过还是去拿衣服,他可不想欧阳玥看到他那小受一般的男性身体。

    “毛毛,我去买点粥回来,这家伙家里什么都没有。”欧阳玥气道,这妖孽也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不用了,打电话叫外面的送来就是。”任云桀立刻打电话,欧阳玥点点头,继续清扫屋子。

    十五分钟后,李炎贝走出洗手间,就被任云桀一拳打得嗷叫起来,正在倒垃圾的欧阳玥赶紧跑回来急道:“出什么事了?”

    “小玥玥,这家伙打我。”李炎贝剃了胡子,一身红花白底的家居睡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一张脸也看上去精神很多,只是没想到一出来就被任云桀打在肩膀上,疼得呲牙裂齿,只能向欧阳玥告状。

    “下次再叫毛毛,打得就不是肩膀。”任云桀冷酷地说完,走到沙发前坐下来,欧阳玥一听笑了,这家伙摆明是活该。

    “小玥玥,你看他。”李炎贝立刻扑上去抱住欧阳玥,欧阳玥这次没闪开,让李炎贝心里一喜,然后搂着欧阳玥的肩膀笑得得意道:“还是小玥玥最好。”

    任云桀顿时全身冷冽的气息散发,目光如刀子般刮向李炎贝,然后对欧阳玥露出幽怨之色。

    “好了,别耍宝,快坐下来,刚才还像个死人,这下又来精神了。”欧阳玥其实是怕他酒没醒会摔倒,才扶他去坐下来,看看任云桀微微摇摇头。

    李炎贝坐下来喝了口欧阳玥泡好的浓茶,然后精神一松,又露憔悴之色斜躺着道:“说吧,那臭小子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输了一个亿还不够吗?”他指的是李利克。

    “昨晚,他的股权已经转到你小姑名下,套了二亿现金,不过两个晚上就输给青云帮老大范奇森一个多亿,你爸还蒙在鼓里。”任云桀没好气地看着李炎贝。

    欧阳玥惊讶道:“不会吧,这败家子怎么这么没脑子啊,还和黑社会搞上了?”欧阳玥知道任云桀一直监视着李家的动静,不过通过什么渠道她就不得而知了。

    李炎贝一脸阴沉,看看他们慢悠悠地说:“明晚是他的生日宴会,看来小姑一定会到,这下有好戏看了。”

    “你这么肯定?”任云桀挑眉。

    “我打过电话给小姑,问她为何会借钱给利克,你知道她怎么说的吗?”李炎贝目光里闪过冷意。

    欧阳玥皱眉道:“就是要你们家的股份气你爸爸对吧?”

    “呵,她就是要我爸爸难看,他的儿子只能靠她,让他这个做爸爸的羞愧!”李炎贝冷笑道,“而且利克的女朋友也是小姑介绍的。”

    “这么简单?”欧阳玥不太相信。

    “反正小姑现在已经拿到利克的百分之十的股权,看看她会怎么做。”李炎贝叹口气,伸手揉揉眉心,心里烦得很。

    “我本来还想让你把二少爷的股权赢回来,没想到现在到了你小姑那里,这可不是好事,不过这样一来,你能得到股份就会多了,你妈妈百分之十给你的话,方老也有百分之五,你自己百分之十,那就是百分之二十五,流通的有百分之二十,那就是百分之四十五,你小姑现在有百分之十,那你爸手里不是只有百分之四十五?”欧阳玥计算道。

    “不错,不过你想太好了,利克也是我妈的儿子,我妈不会全部给我的。”李炎贝讪笑道。

    “怎么不会,你爸的全部给二少爷,你妈一定生气,就会把她的全给你啊,我们只要收购外面的股份,或者把你小姑的那百分之十买过来,你就是最大的董事了,你爸爸都没你多。”欧阳玥双目放光。

    “小玥玥,你想得太简单,要收购百分之二十要多少钱?我们哪来那么多钱啊?再者我小姑应该不会卖的。”李炎贝扁扁嘴。

    欧阳玥看看任云桀,确实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这个月底去瀛洲公盘,下个月头去缅甸公盘,你把你所有的资金都抽出来,我们多赚点。”欧阳玥眼睛一眯,“然后给你们公司搞点负面消息,让股票价格下来,我们就开始收购,你小姑那边,想其他办法。”

    李炎贝惊讶地张大嘴看着欧阳玥,好像不认识这个女人似的,而任云桀眸子里闪过笑意,他知道欧阳玥一旦被逼急了,她的能力会增强很多,想来她对自己赌石的本领是信心很足。

    “两兄弟争家产这个负面消息应该会让股价下来,不过我们还要防备其他的珠宝公司,大家势必会虎视眈眈。”任云桀淡淡地说道。

    “嗯,大少爷,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等你抢到了这个位置后我们再卖给你爸爸,我们就自立门户,嘿嘿,气死你爸爸。”欧阳玥狠毒的计策引来李炎贝的胆战心惊。

    “小玥玥,我,我没有想要和我爸爸斗,他有心脏病,你这样做,他一定会受不了刺激的。”李炎贝连忙说道。

    欧阳玥看着他半响,最后肩膀一垮道:“搞了半天,是你自己不愿意,害我死很多脑细胞,那你想怎么样吗?”

    “我,我只是有点不甘心。”李炎贝忽然之间感觉有点对不起欧阳玥似的,他知道她是在为他打抱不平。

    “不甘心又不忍心伤害你爸,不过说实话,你爸也没错的,毕竟你不是他亲生的,只不过你爸要真把李禄给二少爷,李禄早晚都会完蛋。”欧阳玥也叹口气。

    “是的,我现在就是心疼这点,好歹我为公司也付出不少心血,要是被那臭小子败光了,我还真不甘心。”李炎贝难受道。

    “那你想怎么办吧?”欧阳玥只好问他。

    “我不知道,其实我想过要是爸爸决定了,我就离开李禄,自己出来开珠宝公司。”李炎贝看看他们。

    欧阳玥一愣后道:“嘿,这想法也不错的,毛毛说我们要开公司,不如我们合作怎么样?”

    李炎贝眼睛一亮道:“你真愿意和我合作?”

    “当然啊,我又不懂这个市场,而且我还要念书,毛毛一个会很累的,你要是加入,就好多了,而且我想过了,我们走中高档路线,s市是国际大都市,大把的有钱人,极品翡翠又是有价无市,走中高档路线一定会赚钱,毛毛,你说对吗?”欧阳玥看向任云桀。

    任云桀温柔地看看她笑道:“玥,你是越来越有生意头脑了,走精品路线我们不会那么累而且利润更大。”说完看看李炎贝道,“你觉得呢?”

    李炎贝点点头道:“话不错,但极品翡翠实在难找,你就能保证年年都能得到好翡翠?”

    “那我们今年就多捞点,要是早知道你家这种情况,我死活不会把那三块好料给你。”欧阳玥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李炎贝苦笑道:“我怎么知道,不过玻璃种是用来参赛的,另外两种都做成手镯那些,而且已经被老顾客定走不少,李禄好几年都没有好料,这次算是扬眉吐气,但也意味着马上又没有好料支撑,这次缅甸公盘,我爸一定会再去买毛料的。”

    “那就看看你爸多厉害吧,那你是决定加入我们新公司了?”欧阳玥看着他道。

    李炎贝露出为难之色道:“我爸还没宣布呢。”

    “你做梦吧!”任云桀冷哼一声。

    李炎贝苦笑道:“你们说,若是爸爸知道利克这么好赌,还会不会传给他?会不会有一点传给我的希望?”李利克感觉很心痛。

    欧阳玥和任云桀对看一眼,很无奈地看向他,李炎贝则一张脸更加忧伤了。

    一个小时后,欧阳玥和任云桀离开李炎贝的家回自己家,路上欧阳玥叹口气道:“看来他还是个很重感情的男人。”

    “你不是看重他这一点吗?”任云桀笑笑。

    欧阳玥也笑了道:“是啊,他要是真能来帮你,我到是很放心,不过现在我们最重要的赚钱,还有半个月了,本来我不想去瀛洲,想直接去缅甸,不过看来我们还是得去,要不然还真不够钱。”

    “我们身边还有八千万左右,要不我想想办法?”任云桀皱眉,他之前已经告诉欧阳玥自己卡上有一千万,把欧阳玥吓坏了。

    “别,你千万别去找人要钱,不知道以后要怎么让你还,八千万就八千万,我能赚的。”欧阳玥惊慌道,那次真把她吓到了,说明任云桀的身份真得不简单,她觉得还是让他少联系那帮没良心的家伙好。

    任云桀看看她,点点头,其实他也有顾虑,拿人家手短,何况他还不知道拿谁的。

    “这里有赌场吗?我们可以去赌一把。”欧阳玥忽然脑子里转道。

    “赌场?”任云桀车子差点撞旁边花坛上。

    “嗯,不可以赌吗?”欧阳玥苦笑。

    “可以,不过这里不是澳门,赌博是违法的,地下赌档到有不少,问问周龙就知道了。”任云桀想了下道。

    “那就问问吧,八千万要买多几块确实太少了,我们好歹带多点成本,大少爷没有正式加入我们之前,他的钱不能借,我也不会卖好料给他。”欧阳玥心里已经计划好了。

    任云桀点点,两人回家就跟徐闵说了这个事情,徐闵看看欧阳玥惊讶道:“小玥,你一定能赢?”

    欧阳玥咳嗽几下道:“不一定啊,不过可以试试,我用三千万好了。”

    徐闵眉心紧皱,看她似乎真有把握似的,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居然要豪赌,这再一次让徐闵迷惑了,到今天为止,他就没看出欧阳玥有什么露破绽的地方,难道一切都是她的好运吗?

    “我看还是不要了,不如我向我干爷爷借个五千万给你?”徐闵想了想道。

    “不用了,去试试运气,你打电话给周龙吧,越快越好。”欧阳玥下定决定,因为她还真想去赌场看看,任云桀没有反对,反正他相信她。

    徐闵很无奈,但还是拿起了电话打给周龙。

    不一会挂了电话道:“范奇森的‘金华夜总会里就有地下赌场,十二点开始,不对外开放,一般都是老客户,你们要去得让人带。”

    欧阳玥皱眉道:“能让周龙带吗?”

    徐闵一头黑线地看着她,这可能吗?周龙是特警大队队长,人家是黑社会赌场,这要他带去,人家还以为砸场子呢!

    欧阳玥讪笑一下道:“再想想办法好了。”

    第二天,欧阳玥一整天不是逛街就是给自己做整体设计,因为晚上参加李利克的生日宴会,来得可都是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她也不能太随便了,就连任云桀都被她拉去整理一番。

    晚上六点,银色的保时捷就开进了李家大宅,而李炎贝白天就已经回家了。

    站在门前迎接的正是两兄弟,两人都是西装笔挺,只是李利克是黑色西服,李炎贝则是暗红色的西服,两个看上去都是俊美无比,只是品种不太一样,一柔一刚。

    今晚的任云桀是一身爱马仕的银灰色西服,而欧阳玥则是一袭白色蕾丝长裙,v领,后面露背,腰上一朵欧式培根花,水钻点缀,裙子到膝盖处,又看出她的俏皮可爱,一头黑发头发已经盘起,脸颊边自然地掉下两缕卷曲的发丝,妩媚动人。发上别着香奈儿的水晶发饰,脖子上带着罕见的帝王绿,手腕上则是银光闪闪的手链,一双白色高跟鞋,手里拿着一只白色的香奈儿小皮包,怎么看都是无懈可击,直接把李炎贝和李利克两兄弟看傻了。

    欧阳玥看李炎贝那双凤目中惊艳的光芒,心里得意了一下,面上带笑,挽着任云桀走过去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小玥玥,你好美啊。”李炎贝秋水凤目里都是迷恋。

    “人真是要衣装啊,丑小鸭都能变白天鹅。”李利克这话可就不怎么好听,不过意思到还是赞扬欧阳玥的美丽蜕变的,这小女人变化好大,刚才居然给他一种错觉,走过来步步生莲,圣洁高贵。

    欧阳玥瞥了他一眼道:“谢谢二少爷赞赏,毛毛,礼物,祝二少爷生日快乐。”

    任云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丝绒的方形盒子递给李利克。

    李利克这下到不得不赔笑,道谢后接了过来,没有立刻打开,而是给后面的佣人,因为晚点会有拆礼物环节。

    两人在李炎贝的热情招呼下进去大厅,这家伙似乎恢复很快,脸上没有了颓废之色,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今日的大厅和那天来不太一样,家具都已经移动过四周,中间非常宽敞,四周有饮料茶水点心,是自助式的,不少人已经来了,都在结伴聊天,而欧阳玥和任云桀的出现到有点轰动全场的感觉,大家都很惊艳地看着这一对金童玉女缓缓而入,纷纷打听他们是谁,李炎贝介绍欧阳玥是方老的徒弟,任云桀则是欧阳玥的男朋友,虽然他一点也不想这么说。

    大家立刻了然,能做方老的徒弟自然有过人之处,都和她友好地打招呼,称赞她不仅人漂亮还能干,让欧阳玥很不好意思,不过好在她现在淡定多了,表现大方得体,俨然就像大家闺秀。

    不一会,欧阳玥脱身去找方老,方老还在自己房间,就是等她来,让她推他出去,正好证实了大家的想法。

    任云桀站在角落里不说话,手里拿着一杯红酒,一双褐色的眼睛观看着全场,时间还没到,所以宴会还没开始,而他想见的几个人一个还没出来。

    方老的出现和介绍让大家开始话题转移到玉石古玩上面,欧阳玥脖子上的帝王绿又称为焦点,不少贵妇都希望能购买这种玉佩,可惜李炎贝给的答案是李禄暂时还没有帝王绿的挂件出售,等下个月或者会有的时候再通知各位。

    方老给欧阳玥介绍了几个朋友,当中有几家小型珠宝公司的老板,欧阳玥一一记住,友好地交谈,因为她知道以后也许会用得着他们。

    六点半,李云河和江芸涓手挽手地从楼上下来,大家立刻安静了,李云河今日面色很不错,说了几句开场白后让大家尽兴,而他和夫人一起应酬客人,大家知道还有客人没到,所以也就趁这种时候多认识上流社会的人。

    忽然,外面的李利克带了两个女人进来,看李利克对两人的样子很熟悉又有点恭维,欧阳玥明白那个穿白衣套装有点老的女人应该就是李云河的妹妹李小珍,一身珠光宝气,目光里有着一股骄傲。

    而她身边的女子却是实实在在的大美人,狐媚的双眸水波灵动,看得人心里直痒痒的,妖娆的身材包裹在紧身紫红色短裙之下,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诱人遐思,年纪大约在二十三四岁左右,美艳亮丽,看得欧阳玥都感觉被她吸引住了,目光不自觉看看一边的任云桀,却见他正低着头看他酒杯里的红酒,还慢慢摇晃着,让欧阳玥嘴角抽搐了下,不过内心深处还是有点高兴的,她家毛毛不会被女色诱惑的。

    “小珍?”李云河和夫人走了过去,眼里有惊讶,他虽然有叫李利克邀请妹妹,但不知道她会不会来。

    “大哥,这么惊讶啊,利克的生日我自然要来的,你不是要看看利克的女朋友吗?这位就是梁小姐,梁氏企业的千金,正和利克交往着。”李小珍把身边的美女介绍给李云河。

    “李伯父好。”梁玉盈有礼地点头。

    “爸,我和玉盈交往有段时间了。”李利克立刻走到梁小姐身边拉住她的手,梁玉盈小脸一下子阴了阴,想挣脱他的手,但还是忍了下来,而李利克似乎很高兴,满眼的爱慕,但这两人给欧阳玥的感觉根本不是男女朋友。

    “梁小姐好,你们先坐坐,别客气。”李云河看梁玉盈似乎有点不喜欢,没多大的热情,叫自己夫人招呼着。

    李炎贝悄悄地走到任云桀面前道:“我怎么不知道他女朋友是她?”

    任云桀淡淡地扫他一眼道:“今日之前还不是她,是个叫箫晴的女人,也是你小姑介绍的,谁知道换这么快,看来你弟弟是完全被你小姑控制了。”任云桀其实也很诧异,这李小珍确实不是省油的灯。

    “你说她到底想干什么?”李炎贝感觉很不好。

    “鬼知道,宁得罪小人,不得罪女人,你爸显然还得罪了自家的女人。”任云桀说着风凉话。

    ------题外话------

    依旧是2万字大章,勤奋榜第一哦,亲们看得过瘾吧。

    推荐老香的np旧文,暧昧风,不喜欢np暧昧风的千万别进去哈,以免雷到,因为文风和这本完全不同哈,不要相提并论哈。

    《半面魔妃九颗心》、《诱夫:囧妃桃花多》等等,可以直接从作者其他作品里面进去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