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第056章 大型萌物

第056章 大型萌物

    欧阳玥惊讶地睁大双眼,拿起银针已经看不到刚才自己手掌上的血迹,似乎被银针完全吸收了一样,心里一动,从被刺破的地方又挤出一些血出来,再用同一根银针去点,结果这根银针没有发光反应,她拿起另外一根,顿时血珠再一次快速隐没,一道快如闪电的银光在她眼前划过,一闪则灭。

    这让欧阳玥惊奇不已,她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但看着银针表面越来越锋利、越来越闪亮,就像刚打造出来的一样,似乎觉得并不是坏事,所以她当即决定把十二根银针都沾了自己的血,很快,她看着变成一排闪闪发亮的银针笑了。

    最后异想天开的她做了件自己也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把自己的血染在了手链上面,顿时银光大作后恢复正常,而手链一下子活了一般,慢慢收缩起来,变成紧贴她的肌肤,但却不勒紧,而且整条手珠链光泽细腻透明起来,似乎本身就长在她手腕上一般,她再也不用担心手链会掉没了。

    欧阳玥紧张得心跳加速,一切都很诡异,但她自己的重生本来就是一个诡异事件,所以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些古物也许会认主,而她刚才这么做就好像是认主仪式。

    天渐渐变亮,欧阳玥把玩着手珠链和银针,兴奋得像个小孩子,直到欧阳杰起床抓着她问昨天的一切。

    上午八点,任云桀发来短信,人已经在红桥小区门口等她,欧阳玥连忙换了衣服出去,没想到徐闵也在,她还以为事情处理完,徐闵会跟周龙回去s市。

    “小玥,看来你昨晚睡得不错,人很精神。”徐闵看到欧阳玥伸手打个招呼,有点惊讶于欧阳玥看上去似乎有了些细微的改变,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更加淡定和清雅,一张小脸也更加精致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这小女人好像变漂亮了,还是这小女人本来就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女孩子。

    任云桀和徐闵不一样,他看欧阳玥第一眼就感觉到欧阳玥的细微改变,目光扫描了她全身一圈,直到她的手腕处,发现本来松垮要掉在手背上的手珠链现在就像手表带一样,很合适地戴在她手腕上,难道她卸掉了一节?

    “早,毛毛,你在看什么?”欧阳玥微笑地走到两人面前,见任云桀在看她的手,让她忍不住伸手出来摸乱他的头发,掩饰心里的心虚。

    “没什么,你爸妈没事了吧?”任云桀不会在徐闵面前说出他的疑惑。

    “他们没事了,真得要谢谢你们,周龙大哥回去了吗?”欧阳玥实在很感激。

    “嗯,他昨晚就走了,以后你家在h市不会有问题,放心吧。”徐闵道。

    欧阳玥点点头,没想到这次处理得这么彻底,就连嚣张的二婶都被吓得不敢来欧阳玥的家,只要她们表现好,那么欧阳栋关一年就能出来,若是再闹事,让他一辈子呆在里面。

    “玥,我和徐闵要去趟s市。”任云桀忽然道,“是关于李炎贝的事情。”

    欧阳玥一愣后点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们要小心,毛毛,你什么时候回来?”不知为何,欧阳玥忽然的好心情全部飞走了。

    “很快就回来。”任云桀目光里露出不舍之色,要不是李炎贝打电话过来,让徐闵帮忙,而徐闵这家伙死活要拉他一起去,他是不可能离开欧阳玥的,而他也知道欧阳玥想帮李炎贝,更知道一个月后欧阳玥会去s市上中医大,所以他有必要先去s市做好准备。

    “好,那我去店里看看。”欧阳玥露出笑容,目送两个出色的男人上车离开。

    欧阳玥一整天都在古玩店里,一是和肥佬解释这一次的事件,二是自己继续学习鉴定知识。

    三天后,在欧阳玥以为任云桀不会回来的时候,任云桀出现在店门口,欧阳玥看到他的时候内心激动,目光扫了他后脑勺一眼,那血块还是压着神经,让她松了口气,因为她觉得任云桀很可能去s市看病了。

    “毛毛,你回来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欧阳玥高兴地跑过去,拉住任云桀的手。

    “你也没打电话给我。”任云桀一张俊脸有点憔悴,精神也不太好,神情更是有点受伤,口气里都是哀怨,一双黑褐色的眼睛带着可怜的光芒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我,我不是怕你和徐闵太忙,所以不敢打吗?你为何不打给我呢?我都没关机。”欧阳玥有点别扭,其实心里也有点难受,毛毛居然三天都没给她打电话,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这个朋友在他心目中根本不重要呢?而她自己忍得好辛苦,有时候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任云桀扁扁嘴低声道:“我也没关过机。”说完目光又无比哀怨地看她一眼就走进店里去了。

    欧阳玥一愣,脸上有点发热,这家伙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他们两个这叫相互考验朋友的亲密度吗?

    因为任云桀回来,所以欧阳玥提早下班,任云桀已经不住招待所,房间开在‘鸿翔大酒店’,离欧阳玥家不是太远,四星级,两人来到房间,一关上门,一路上都默不作声的任云桀忽然一个转身抱住后面的欧阳玥,把欧阳玥吓一大跳。

    “玥,你是不是没有把我当成亲人?”任云桀的脑袋埋在她的肩膀上,闻到她头发的清爽气味,心情才有点平静,这三天在s市,虽然很忙,但他一直看着手机,第一天没有欧阳玥电话的时候他告诉自己也许欧阳玥因为他忙没打过来,而第二天他想也许是欧阳玥太忙了,没时间打给他,但第三天再没有电话,任云桀心里很难受,欧阳玥是他失忆后唯一的朋友,他以为他们已经有了默契,像亲人像朋友,可他现在很怀疑,她为什么三天都不给自己一个电话,她就不怕自己不回来了吗?还是她根本不在乎他?

    “毛毛,你胡说什么,我当然把你当亲人了,我说过只要你一天没有恢复记忆,我一天都不会离开你,我只是没想到我三天没打电话,你居然也没打,我好伤心啊。”欧阳玥也嘟嘴报怨。

    “那你干嘛不先打给我?”任云桀推开她,目光幽怨,嘴巴扁扁地询问她,那模样还真没有了之前冷酷帅气的感觉,就像一只大型的会撒娇的萌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