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第049章 摆明陷害(三更!)

第049章 摆明陷害(三更!)

    一帮人一坐下,避风塘的刘老板就点头哈腰地进来和徐闵打招呼,徐闵态度不冷不热,李炎贝跟着寒暄几句,任云桀和欧阳玥两人则靠一起看外面的海景,最多点个头。

    等香辣蟹上来,欧阳玥才双目放光,大快朵颐,她对这类香辣的东西是情有独钟的。

    徐闵时不时看看欧阳玥,见她实在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但碍于李炎贝在,他又不能问他们知道地道之事,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要聊什么,所以他也选择先吃。

    招牌菜自然是名副其实,四个人一下子就干掉三大盘,欧阳玥吃得爽了,心情也好,喝口冰冻葡萄汁笑着看向徐闵道:“谢谢你请我们吃饭。”

    徐闵微笑着摇摇头道:“既然是朋友,来珠市我做东也是应该的。”

    “你说了是朋友哦,以后不能欺负毛毛。”欧阳玥立刻说道。

    任云桀转头看她,深褐色的眸子露出温柔的光芒。

    徐闵笑起来道:“说欺负就不敢当了,我还怕被他欺负呢,不过毛毛这名字很特别啊。”

    李炎贝立刻扁嘴道:“这是小玥玥的专称,你最好不要乱叫,不然就是我这下场。”说着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含恨地看看任云桀。

    欧阳玥看着他娇笑道:“你知道就好了,毛毛是我取的,自然只能我一个人叫,毛毛你说对吗?”欧阳玥又笑看任云桀。

    任云桀面色有点可疑的红晕,只是看着她点点头,然后目光犀利地看了徐闵一眼。

    “两位的感情真是好啊。”徐闵羡慕道。

    “那是,你对人真诚,别人自然也对你真诚。”欧阳玥这话有意而指。

    “小玥玥,我对你可是很真诚的。”李炎贝立刻耍宝,看到任云桀杀过来的眼光,顿时捂住受伤的眼睛,对他吐舌头,那小孩子的样子把欧阳玥逗乐了。

    “你这么羡慕,我看我也得帮你取了名字。”欧阳玥看着他一身红衣,“就叫红小妖好了。”

    “啊,什么名字,这么难听,好歹也是小炎炎,小贝贝才好听嘛,我不要红小妖。”李炎贝立刻不爽地嘟嘴。

    “恶心!”任云桀瞪他一眼,他还真受不了这个男人,欧阳玥十八岁,又不是他十八岁,还能这么闹的。

    “红小妖,好听,太适合你了,毛毛,你说好听不?”欧阳玥笑得小脸通红。

    “嗯,好听。”任云桀点点头。

    “你,你们,我,我恨你们。”李炎贝拿起蟹脚狠狠地咬。

    “哈哈哈,笑死我了,李炎贝,我真服了你了,你到底几岁啊,我怎么感觉你比我家小杰还小。”欧阳玥觉得这家伙真不是一般的萌物。

    “人家今年才十八嘛,和小玥玥正好相配。”李炎贝立刻抛了个媚眼过去。

    “我看你是眼睛还不够黑。”任云桀冷冷得道,“都老妖怪的,别恶心,吃得都要吐出来了。”

    “哈哈哈,毛毛,你好可爱啊。”欧阳玥毫不客气地笑倒在椅子上,原来任云桀也会毒舌啊。

    “小玥玥,你太偏心了,我不玩了,哼!”李炎贝继续和螃蟹奋斗。

    徐闵看着这有爱的一幕,心里却在想下午的事情,他整个下午都在调查欧阳玥和任云桀,欧阳玥还是同样的资料,十八年来住在红桥小区,和父母、兄弟还有爷爷一起住,爷爷在三个月前刚去世,她也一直上学,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但查不到她什么时候和任云桀认识的。

    而任云桀的资料就让他心惊胆战了,早上查的时候是什么都没有,下午查的时候却是资料填满,任云桀:21岁,中美混血,华夏人,家住s市的一个地址,他让人查了根本没那个住址,所以很明显这些资料是为了瞒有些人的,而到最后就出来一条框,上面写着‘高度机密’四个大字。

    他让这方面的朋友继续深入调查,但结果都是高度机密四个字,让他很是迷惑,能让他查不到的人,那身份只会在他之上,难道这家伙是?

    徐闵不敢乱猜测,和徐老商量过后,准备先观察,一面联络特殊部门,看看答案是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徐闵,说实话,你为啥对毛毛这么感兴趣啊?你们根本就不认识不是吗?”欧阳玥忽然问他。

    徐闵一愣后微笑道:“只是一种直觉,你家毛毛不是一般人。”

    “就算不是一般人,也和你无关啊,你为啥这么好奇?”欧阳玥继续挑眉。

    “咳咳咳,可能是我职业习惯。”徐闵面色有点尴尬。

    “你的职业?是什么?警察吗?”欧阳玥目光有点冷漠。

    “差不多吧,你们应该知道我干爷爷是什么人,所以对像毛毛这样特殊的人物过来淘宝展总是好奇的。”徐闵对任云桀笑了下。

    任云桀转头对欧阳玥道:“玥,我没事,我们是朋友。”

    欧阳玥见任云桀这么说,只要不问,正好李炎贝的电话响起来,他一看惊讶道:“咦,他也会打电话给我?”说完就接了起来。

    欧阳玥三人都看着他,见他面色越来越难看,没有刚才的嬉皮笑脸,看来是出事了。

    “爸还好吗?”李炎贝听了好久才这么说了句,然后很快说了声知道了就挂了电话。

    “你弟弟?”任云桀直接道。

    “嗯。”李炎贝眉心紧皱道,“我爸在云南买毛料出了点事。”

    “哦?需要我帮忙吗?我在云南还是有朋友的。”徐闵立刻出声道。

    “不是,是我爸被京市的云翔集团的大少爷和钱无忌那老畜生骗了,买了块八千万的翡翠开边毛料,结果解出来只有一条绿带,最多值几百万。我爸受不了刺激,心脏病发,现在在医院,不过已经没大碍了。”李炎贝沉声道。

    “李董不是普通人,怎么会被骗?”徐闵惊讶道。

    “具体我不清楚,不过有钱无忌参与,就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李炎贝面色阴冷,“一定是这老家伙下了套。”

    “方老不是也去了吗?”欧阳玥也惊讶道。

    “方老出了车祸,不过只伤了膝盖,还好人没事,昨日没去到毛料市场,陪同我爸去的是我们公司的另一名鉴定师向阳,他虽然没有方老厉害,但也不至于这么不小心,我看这里面一定有阴谋。”李炎贝眸子眯了眯,全身散发出阴鸷的气息。

    “什么?!方老出车祸?这么巧?”欧阳玥面色苍白。

    任云桀连忙拍拍她的手,再对李炎贝冷声道:“摆明是有人要陷害你爸。”

    “云翔集团!”李炎贝咬牙切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