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第045章 最高机密(二更!)

第045章 最高机密(二更!)

    欧阳玥见他尴尬,不禁没好气道:“你想哪里去了,我叫你搬开这个马桶!没见上面写着维修中吗?”欧阳玥指指墙壁上的红色字体。

    任云桀看着那马桶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搬马桶?

    “这下面有密道,应该是通往别墅外面的。”欧阳玥已经动手,其实她刚才东张西望就是在找出路,给她意外发现厕所里一个马桶下面居然没有下水道,而是一条宽敞的地道,虽然刚才距离有点远,看得不是太清楚,但之前过去等任云桀洗脸出来的时候她已经仔细确认过了。

    任云桀面色震惊地看着她,但欧阳玥没时间解释,任云桀只能帮忙,果然马桶一搬就松动,能移往右边,露出一个一人大小的洞口来。

    “玥,你?”任云桀太惊讶了。

    “出去再跟你解释。”欧阳玥背好自己的包,就开始跳下去,下面不深,而且她的透视眼本身就能看透黑暗,就像x射线那样,地道就像一张立体建筑图纸呈现在她眼前,哪里有钢筋泥土结构都是一目了然。

    任云桀连忙下来,把马桶移到原位后拉着欧阳玥的手道:“我在前面。”

    欧阳玥心头一暖,点点头道:“好。”其实她一点都不担心,这里面相当得干净整洁,有通风设备,空气虽然差点但也不至于太难受。

    两人前后手拉手,弯着背一直往前,欧阳玥也很惊讶于任云桀能顺利地看清前面,她是有透视眼,那他难道也有?自然是不可能,唯一的解释是他一定受过黑暗中的强化训练。

    大约走了五分钟,欧阳玥拉停他道:“到了,这里有出口!”欧阳玥走到他前面看到一面墙,她透视到外面的光亮和树林,这里是别墅一边的墙角处,旁边种满了树木,显然是故意遮挡这条密道的。

    任云桀看着欧阳玥在墙壁上摸索,也上去帮忙,很快,欧阳玥看到一个铁钩子在脚下方,蹲下去一拉,墙壁发出一阵闷闷的声音,慢慢移出一个洞来,亮光立刻射入,让两人一下子都睁不开眼。

    “嘿嘿,出来了。”欧阳玥兴奋地爬出去,外面没有人,而且斜坡地势,任云桀也爬出来,找到外面的铁钩一拉,墙壁又恢复原位,整一面墙壁都是爬藤植物,掩饰得非常好。

    任云桀定定地看着开心的欧阳玥,心里的疑问实在太多了,而欧阳玥则对他甜甜一笑道:“走吧,这里安全了,走出一片树林就是上来的车道,我们去找大少爷他们。”

    “玥!”任云桀一把拉住她,面色沉重道:“你该知道徐老和徐闵都不是简单人物,你知道他们的密道,你就不怕招来杀身之祸?”

    “想过,所以我才会和徐闵打赌,这男人虽然野蛮点,不过身上有军人的气息,应该不会杀害我这种平民老百姓吧,何况他看上去也不像是会赖皮的人,就算他们真想杀人灭口,也还要考虑到你不是吗?所以你放心,就算真到这个地步,我也会有办法让他们下不了手。”欧阳玥微微一笑,她自然也考虑过这种情况,主要她还是很相信她的直觉,徐闵应该不会对他们动手,就算要动手,起码也会了解清楚任云桀的身份之后,而这一点,现在好像没人知道。

    任云桀还是很忧心,不过心里对徐闵到并不是那么排斥,何况两人打完后在洗刷时两人交谈了一段话。

    “任云桀,若你不会危害我们华夏名族,我想我们可以做朋友。”徐闵是这么说的。

    任云桀的回答道:“我是来度假的。”

    徐闵冷峻的脸上终于露出点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道:“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打我电话。”

    任云桀接过名片一看,上面写着徐氏企业的副总,只有一个手机号码,徐氏企业自然是徐老的公司,不过到底是做什么的,没人搞得懂,房地产为主。

    “我没有名片。”任云桀直接把手机给徐闵,徐闵笑着接过来输了号码拨通后还给他。

    “准备在珠市住几天?”徐闵询问道。

    “不知道,看玥的决定。”任云桀淡淡地回答。

    “你很在乎她?”徐闵挑眉,这话是肯定的。

    “她就像我亲人,我不会让任何人碰她一根汗毛。”任云桀身上的气息带着霸道和杀戮之气。

    徐闵点点头,伸出手来道:“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对吗?”

    任云桀微微迟疑后也伸出手,两人握了握,然后走出来就遇到守在一边等待的欧阳玥,才发生了上面这一幕。

    任云桀本来想和欧阳玥解释徐闵对他们没有恶意,但貌似徐闵这家伙对欧阳玥很是好奇,非得打赌,这下那家伙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了。

    徐闵坐在玻璃房内十分钟还没听到警报和保全的电话就微微皱眉,自己打电话去保全室询问,答案是没有任何异常,摄像头里只显示一男一女进入了洗手间后还没有出来。

    徐闵顿时站起身直接去了洗手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一张俊脸青黑交错,他们难道会飞不成?可厕所窗户完好无损,就算从窗户出去,也应该被外面摄像头拍到,徐闵一时间有点愣懵,因为他并不知道徐老这里有密道。

    徐老在听徐闵汇报了两人消失在厕所的时候,从容的脸上失去了平静,立刻轮椅倒推严肃道:“徐闵,你跟我来书房,洪老,不好意思,我先处理些事情。”

    洪老自然不打扰,他正准备拿出电话和方老说说欧阳玥的事情。

    徐闵发现徐老的不对劲,连忙推着他来到二楼的书房,房门一关上,徐老面色阴沉地看着徐闵,让徐闵有点紧张。

    徐老把地道之事说了,这个地道只有他一人知道,当初国家为他修建这条地道是最高机密,所以他不得不谨慎。

    “爷爷,那你的意思是?”徐闵俊脸也一下子有点苍白。

    “他们必定是从下面跑了,问题是他们怎么知道的,连你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们怎么会知道?不可能!他们才第一次来。”徐老咳嗽起来,显然震惊和打击很大。

    ------题外话------

    三更在11点哈,(*^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