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重生毒眼魔医 > 第044章 要不要赌

第044章 要不要赌

    徐闵一愣后哈哈大笑,一双黑眸弯成月牙形,到让他全身阴冷强势的气息一下子柔和下来,变得似乎容易亲近得多。

    “玥,其实?”任云桀皱眉,他知道欧阳玥是怕他吃亏,但这话实在有点不把人放眼里,就是他都没办法保证从这里走出去,他早就查看过四周的布置,别说摄像头多、黑衣保镖更是比比皆是,这徐家别墅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我讨厌这里,讨厌他们这么无礼对你,难道这天下还不允许人学武强身,不允许人说不?”欧阳玥打断了任云桀的话,她就是生气,感觉自己的人被人家欺负了。

    “小玥玥,我想你是误会了。”李炎贝看两人僵持,连忙上来劝说,这小女人也太冲动了,这不是摆明要跟人家作对吗?

    “我没有误会,我就是讨厌这些人自以为是,他们是人,难道我们小老百姓不是人了?”欧阳玥气恼道。

    徐闵已经收敛笑容,目光盯着欧阳玥那张清秀的小脸,心想着这个小姑娘胆子实在是不小,她就不知道得罪徐家的下场是什么吗?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怎么样?要不要赌一赌,如果我和云桀能从这里出去,你们以后不准再找我们麻烦,我们只是想过小老百姓的生活。”欧阳玥不怕死地盯着他的眼睛。

    徐闵不知道为何会从欧阳玥那双明亮愤怒的眼睛里读出些讥笑,这个难道是十八岁的小姑娘?怎么让人有种城府很深的感觉?可她的资料显示她应该是个乖乖女。

    “小玥玥,那我们呢?你就把我们抛弃了?”李炎贝顿时嘟嘴,这个时候他还能从容,到也让徐闵有点惊讶,这李大少也算是个人物。

    “放心,他们是大人物,你又是李禄的大少爷,所有人都知道你被徐老热情地留下来用餐,他们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欧阳玥说这句话时目光还是看着徐闵。

    徐闵又笑道:“欧阳玥,你很有趣。”

    “不敢,我只是很讨厌你!”欧阳玥瞪他。

    徐闵微微一愣,看了眼任云桀挑眉道:“你相信她?”

    任云桀可没想到徐闵会这么问,不过他眼都没眨道:“我相信她。”

    “那好,我给你们一个小时,你们能走出这里,我保证以后我们不是敌人。”徐闵嘴角看着欧阳玥露出邪恶的笑容,发现好久没有这么好玩的事情了。

    任云桀挑眉,侧头看看欧阳玥露出笑容的脸,不知为何,这起很荒唐的事情忽然让他有种相信欧阳玥得能走出这里的预感。

    “一言为定!若你反悔,你的秘密就会一个个暴露出来,比如说你的匕首是一把很锋利的古董匕首,削铁如泥,它就藏在这里。”欧阳玥伸出手指指了指他左手的胳膊下面。

    徐闵面色大变道:“你怎么知道?!”声音有点冷硬。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来吧,我现在很喜欢这个赌约,希望你能遵守规定,那么以后我们还有可能是朋友,本无害人之心,但若人对你不利,兔子也会咬人的。”欧阳玥笑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成功吓唬住徐闵这头自以为是的野兽了。

    “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任云桀搂了搂欧阳玥的肩膀道,他这话其实也是在对徐闵说,自己的身份必定特殊,就算徐闵会对欧阳玥不利,他也会掂量下自己的身份,考虑下后果。

    徐闵目光对着任云桀闪了闪,退后一步,嘴角一勾道:“那就开始吧!我可先告诉你们,我们的保镖都不是装饰看的。”然后对李炎贝和杨雨欣笑道,“你们两人可以自由离开,不过今日之事不得向外泄露一个字,相信你们知道徐老的能力。”

    李炎贝扁扁嘴,对欧阳玥道:“小玥玥,我相信你,我就在外面等你们出来!”说完拉着杨雨欣的手臂快速离去,他的手掌都是汗,而杨雨欣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李家再厉害也是商人,商不和官斗,这道理他懂。

    欧阳玥看着那妖孽红色的背影,露出笑容,就凭妖孽这句话,以后自己就把他当成朋友。到了这个时候,她好像什么都不怕了,拉着任云桀笑道,“毛毛,走吧,早点离开这里,还能出去吃饭。”说完两人从站得笔直的徐闵面前走过,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徐闵冷冷一笑,走回玻璃房,对房中的两位老人解释一下游戏规则,徐老那震惊的样子让他都笑起来。

    “这小姑娘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到要看看她怎么走出这里,爷爷,你对自己这里的保全不放心吗?”徐闵开始泡茶喝了。

    “不是不放心,只是她只是个孩子,你有必要和她较真吗?”徐老叹气。

    “这不是无聊没事干吗?何况我到不觉得她普通,至少她能知道我身上的匕首,这点让我很好奇。”徐闵摸摸自己手臂下的匕首,眸子有种深不可测的暗光。

    “那任先生是什么人,你可知道了?”徐老皱眉又问。

    “不知道,不过很显然他不是我们这边的人,我很快会查出来,爷爷不用担心。”徐闵嘴角勾笑道,“爷爷,洪老,饿了我们就吃吧,等下还要看好戏呢。”

    “徐闵,我看欧阳玥这小姑娘不错,你可别害了人家。”徐老马上道。

    “洪老,我不是杀人犯,只要不是十恶不赦之人,我自然不会动手的,我只是对他们两个很好奇,这种组合我可从来没见过。”徐闵苦笑起来。

    “徐闵啊,你别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总有种不祥的感觉。”徐老看着窗外那斑驳的阳光皱紧了眉。

    徐闵嘴角抽了抽,懒懒地往椅子上一靠道:“爷爷,我很少输。”心想马上保安室里的保全就会发现两个可疑人物了吧?看他们怎么打出去。

    正在徐闵准备看好戏的时候,这边的欧阳玥拉着任云桀直接来到了洗手间里。

    “玥,我们真得能走出去?外面太多人,我没把握。”任云桀皱眉,以为欧阳玥要上厕所,转过头去。

    “我又不让你打人,而且那些家伙个个有枪,你去就是找死,我自然有把握才敢打赌,过来,帮我一下,我要让那家伙输得心服口服!”欧阳玥神秘地对任云桀笑了笑。

    任云桀不懂,但还是走到她面前,此刻的欧阳玥已经打开了最后一间洗手间的门,好在洗手间非常干净,要不然她非得郁闷死不可。

    “玥,你这是?”任云桀搞不懂,但他脸红尴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