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177

    章节名:175米一对双儿出生了!

    忍一下?

    啊哦,男人说起来多么容易,对于女人来说生育是道坎儿啊……

    宝柒咬着唇,额头上虚汗直冒,肚子里的宫缩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像是有人不时抽着她的骨肉一样。虽然没有生过,不过她却感觉得出来,好像真的是要生了。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会怎样?几乎所有孕妇都考虑过那样的场景。而她更是不止一次的在脑子里描绘过孩子瓜熟蒂落时,她和冷枭会有怎样的欣喜。然而,现在怀孕才36周多一点的她,什么幸福的体验感都没有,除了担心孩子会有问题,就只剩下一种感觉了——真特么的痛啊。

    她痛,也得拉个垫背的吧?

    拽着男人的手臂,她的脑袋歪靠在他怀里。

    此时不撒娇,更待何时?

    “二叔,二叔啊,我的肚子好痛……”

    “乖!忍一下,马上到医院了!”同样汗湿的手掌来回抚摸着她的头发,冷枭心脏都快要提到嗓子眼儿了。这会儿的冷大首长,虽然不用生孩子,可是表面的镇定自若下,一颗心比宝柒还要纠结。

    “狗子,速度点!”

    “是——”陈黑狗目不转睛的看着前面的路面儿,样子也不轻松。

    “兰婶儿,东西都带好了吗?”

    “带好了!”兰婶儿有过生育经验,不断地安慰着。

    冷枭想了想,打了一个电话到妇幼院去。接电话的值班医生告之他,吴主任现在还在医院没有回家,他顿时就放心了不少。没有多说,他放好电话又揽住了宝柒,手掌不停在她后背游弋。

    “宝柒,宝宝,坚强点啊!”

    翻着大白眼儿,宝柒的神经都在痛苦地抽搐,身体在冷枭的大腿上不住地挣扎扭动着,变幻和调动不同的姿势,疼痛的状况也没有能变好一点。

    “……唔……话谁都会说……啊……”

    小声哼唧歪着埋怨他,她哪里会知道,她每扭一下,每哼一声儿,便会扯得冷大首长的心脏狠狠缩动着疼痛。敛住了好看的眉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了,大掌抚着她苍白的脸蛋儿,一句话便再次刷新了下限,爆掉了节操。

    “七,要能替你,我都替你生了!”

    脑门儿突了一下,宝柒眼睛一直,差点儿连疼痛都忘了,噗哧一声儿笑出了声儿来,随即又抚着肚子痛苦呻吟。老实说,连替女人生孩子这话都能出来,竟然让她刮目相看。

    当然,不仅是她,就连一直不吭声儿的司机陈黑狗同志和保姆兰婶儿,两个人的脊背上都在窜凉。

    笑出了声儿,宝柒觉得疼痛的状态好转了一点。直起身来,双手揽紧了他的脖子,故意皱着眉头要求:“那这样吧,二叔,下辈子你变女人?”

    “好!”冷大首长毫不犹豫。

    “你替我生孩子?”

    “好!”冷大首长点头称是。

    “生了孩子,我不会对你负责任的!”

    “好!”

    “而且我不要你生一个,而是要生一窝!”

    “好!”

    “……噗哧……哎哟,二叔,你可把我乐死了……”

    人的疼痛感,其实也是可以转移的,宝柒这么想着,叽叽笑了几声儿,又和他说起了搞笑的话题来。那么笑一下,身体的疼痛似乎真的好了不少。不过她没体验过,根本不知道宫缩这事儿都是这样断断续续的,持续着逐渐加重的。一般来说,持续痛一会儿,又会稍稍缓两三分钟。缓一会儿疼痛又会再次再剧,然后越来越密集,直到孩子出生。

    因此,笑劲儿刚过几分钟,她便痛得再次嚷嚷上了。

    “二叔,不行了,又痛死来了……快,说个笑话儿来逗我……我笑了就不会痛了……。”

    “笑话?”冷枭低下头来,用额头安抚了她一下,皱起了眉头。

    “……对……唔……笑话……我需要它……”

    眸色幽暗了,冷大首长左右为难。他不想她痛苦,可一时半会儿,让他从来都不摆笑话的男人上哪儿去想一个笑话啊?急促地无着她汗湿的额头,他怔了好几秒才开了口。

    “先说好,笑话是范铁讲的啊……”

    “唔……知道了……讲……吧。”

    宫缩的疼痛逐渐加强了,宝柒肚子痛得厉害,喉咙里浅浅的呻吟声溢出,哼哼又唧唧,苦苦又涩涩,难受得她都恨不得在男人的胳膊上咬一口才好了,哪里还管谁讲的笑话啊?

    “好!”

    冷大首长看上去像是豁出去了,一辈子没有向人讲过笑话的他,好不容易搜罗了整个装满了各种权谋和数据的脑子,终于找出来了当年范大队长讲的一个段子。

    “有一天,直升机大队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军官。一见到他就开始报怨,说是他手下的兵没有礼貌,见到她不仅不行礼,还对她视而不见。范铁为了严肃军纪,当时就把那小子拽过来问:为什么不给中尉行礼啊?那个是他的通讯员,挺着胸膛说:我不知道她是上级。女军官顿时就恼了,说,我肩膀上的军衔这么明显你看不到吗?”

    “……没了?”宝柒蹙着眉。

    “你猜那小子怎么说?”

    丫的,这时候还卖关子?

    咽了一下口水,宝柒的喉咙干哑得不行,虽然明知道他的问题是故意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心里憋着劲儿还是瞪了他一眼,然后才吸着气儿,虚弱地摇头,“……他怎么说?”

    闷闷地看着她,冷枭将她拉在怀里,深邃冷峻的五官在车窗外透入的微弱灯光下,其实完全没有半点儿笑意,严肃的表情里浓浓全部对她的担忧。

    不过,他却确实讲了个笑话——

    “他说,报告队长,我还没来得及看见她的肩膀,她就气匆匆走了!”

    抚着肚子,宝柒有些奇怪了抽搐,“为什么啊?”

    “嗯,范铁也这么问了。结果那小子脸红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咕哝说,谁让她胸前长得那么高,太影响视线了……”

    眉头狠跳一下,宝柒抽搐着唇角,咬着的两排小尖牙被他给活生生地笑了开来,忍俊不禁地在他胸口捶了一把,“……冷枭,你个大流氓!”

    “说了是范铁讲的!”冷枭揉她脑袋。

    “男人都一样……你肯定听得乐呵……哼!”

    “关我屁事!”

    “……呀,又痛起来了!”

    “乖了!”冷大首长敛起的眉松了,立马放柔了声音:“再忍一下,马上到医院了,还要听笑话吗?”

    “不听别人的笑话了……我要听你的事儿……老实交待,你以前有没有盯着女人的胸看过,嗯……?”嘴里闷闷地低吟着,宝柒忍受着小腹里拉扯般的绞痛,还没忘记在关键时刻套出男人的话来。

    “除了你,没看过!”

    “不老实?天下乌鸦一般黑……嘶……好痛……二叔……快讲啊……”完全无视前面还有两个听众,宝柒的节操也碎了。

    呼吸微窒,冷枭大学拍着她,一见到她痛,他的脑子就迟钝。其实这会儿,他里面的衣服早就湿透了,心里比刀割还要难受。因此,他哑着嗓子就直接承受了。

    “看过,看过!”

    “看谁了……快交待……”

    果然……

    宝柒注意力一转移,还真忘了疼痛。真是想不到啊,二叔竟然也有这样儿的历史?仰着脑袋,她咬着下唇,竖起了耳朵。

    眸色黯沉了下来,冷枭看着怀里的小丫头,想到往事,心脏不由得突突了一下,俯下头来,老实在她耳边低语:“六年前,你个小丫头,那时候总来勾引我……我瞄过你……胸都没长开……心想……好大的狗胆儿!”

    “你——”

    本来要听笑话,却见了自己的笑话。宝柒同志眼儿一瞪,面色胀得通红,低低吼了他一声,小手暗自揪着他胸前。

    “冷枭——”

    冷枭有些想笑,不过嗓子却哑了:“还要听么!”

    “不要了……啊……”

    又疼痛又郁闷,又好气又好笑,宝柒心里真心觉得这闷骚货太扯了。

    在她的印象里,那个时候他都是整天板着脸没有半丝儿表情的,原来他还偷偷瞄过她的胸啊?如果他自己不说,打死她都不会相信。

    在两个人扯淡的聊天声里,陈黑狗驾驶的异型征服者以风驰电掣的速度赶到了妇幼院。由于在来得的路上冷枭联系过医院方面,所以这会儿妇幼院的值班医生准备好了。

    到了VIP病房,从来没经历过的宝妞儿,心都纠紧了。

    值班医生接待了她,大概的检查了一下,说她的羊水破了,不过不太多,宫口只开了一指,确实要早产了,询问他们是准备正常生产还是选择直接剖腹。据她介绍,正常生产的话,按她现在的宫口打开的速度还得熬好几个小时都未必能生出来。另外一个问题是在她羊水比较少的情况下,两个胎儿挤压容易缺氧,有可能会对孩子的大脑造成影响。

    因此,她建议他们最好选择做剖腹产。

    被她这么骇人的一说,宝柒自然选择剖腹了。然而,值班医生给她们安排的手术医生却不是她熟悉的吴岑,而是妇产科副主任董纯清。

    董纯清,她能愿意么?

    宝柒脑子有点迷糊了,不代表智商死亡。

    如果让董纯清替她做剖腹产,还不得一刀就结果了她的孩子?

    再说了,就算她愿意,冷枭也不可能愿意。急得心尖直颤的冷大首长,阴沉沉的目光横扫一室,声音便冷得刺骨。

    “你们吴主任呢?不是告诉我说她在医院么?”

    值班医生被他这么一盯,脊背便凉了,心里虚了一下,赶紧陪着笑脸儿回答:“先生,咱们VIP的吴主任和董副主任,两位医生都一样,都是咱们医院里最好的了,董主任她也是……。”

    眉目一冷,冷枭目光刀刃般刮过去,打断了她絮叨的话:“我问你,你们吴主任呢?”

    要知道,今天会早产确实有点儿措手不及,因为没有太多的准备。但是对于目前的他们俩来说,最信得过得人自然就是吴岑。实在不行,哪怕用其它的医生,也不可能用董纯清。

    对于个中的内幕,值班医生当然不太清楚。在他冰冷目光下,她急急的解释着,声音都小了不少。

    “先生,吴主任这会儿正在准备手术……那个产妇她上午就来了,算好了时间要今天晚上十点十五分剖,说是那个时候吉利……这不……手术还有五分钟就开始了,她可能已经进产房了……”

    有人在做手术?

    同样是孕妇,宝柒虽然难受得快要不行了,却不能那么自私的去抢人的医生。抚着一阵阵抽痛的肚子,她皱着眉头拽了拽男人的衣袖,用眼神儿示意他不要那么凶。

    “算了……二叔……我再等一会儿好了!”

    见她好说话,值班医生松了一口气,接着解释说:“不过,小姐,吴主任今天恐怕跟你们做不了手术了。因为这已经是她今天的第二台手术了,一会她得休息……”

    “那……”

    怎么办?

    心里凉了一下,宝柒话还没有说完,又一波的宫缩和阵痛开始了。额头上汗珠子直嘀,她半眯着眼睛揪紧了冷枭的手臂,觉得这种痛苦比红刺的酷刑都要难受。

    “二叔……我们……找另外的医生做吧……我剖……不生了……”

    “等一下!”

    摸了摸她痛得扭曲的脸,冷枭心里狠狠抽疼着,向来镇定的他有些暴燥了。当然,更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小心拉开她的手,唤了陈黑狗和兰嫂过来在这个产科休息室里守着她,自己则转身就走——

    宝柒不解,声音沙哑地唤他:“二叔,你去哪儿!”

    冷枭没有说话,回头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儿,直接就离开了休息室,往手术室大步冲了过去。

    一转墙角,他眉目凉了!

    没有想到,手术室外面的守候区,竟然坐满了闵家的人。闵老头儿、闵老头儿的两个警卫、还有一个月嫂正焦急的等待着。

    原来是她……?

    危险的眯了眯眸子,冷枭疾步如风地走了过去。

    “枭子——”

    见到他脸若寒霜地冲过来,闵老头儿先是惊愣了一下。接着,他心跳加速着吓得不行。当然,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关于医生的问题,而是以为自己做的事情败露了,被冷枭知晓了,因此他现在过来就是找茬儿的,目的就是不让闵婧生出他的孩子。

    额头青筋跳了一下,闵老头儿噌地站起了身来,伸手拦住冷枭往手术室门口冲的冷枭,大声吼:“枭子,你干嘛呢?那是手术室!”

    废话?

    他不知道是手术室?

    冷冷睨着他,冷枭心里自然知道他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在心虚什么,寒着眸子,他的语气冰冷得宛如北极的冰川,四个字一字一顿出了口。

    “找吴主任!”

    找吴主任?

    大概猜测到了什么,闵老爷子反常地松了一口气,将自己放到了战场硝烟临界点上的心收了回来,温和的笑着说:“等一下吧,吴主任她正在里面准备手术!”

    冷剜他一眼,冷枭不答,直接推开了他的手,想要进去。

    见状,闵老爷子又心虚了。

    他心里害怕。冷枭这个人多么精明他太知道了,他害怕孩子还没有生出来便功亏一篑了。他计划了这么久的好戏,还没有完全搬上灾幕,怎么能让它给夭折了呢?

    绝对不行!

    脚随心动,他心里想着,寸步不让地伸臂拦了过去。

    “枭子!你等一下,人家医院有自己的安排?这是干啥呢?”

    “等?”冷飕飕一个字飙出来,冷枭剜着他时,脑子里想到的却是宝柒疼痛的叫唤声,一念之下,眼睛都快要烧红了。一把甩开他的手臂,冷叱一声儿:“我老婆生孩子能等吗?”

    极快速度说完这话,他上前几步,抬腿就踢开了手术室的门。

    “吴主任,麻烦你一下!”

    “冷枭——!”

    闵老爷子厉喝一声,老态龙钟的身体气得直颤抖。

    太过份了。

    冷枭太过份了!

    攥紧了拳头,他身体微晃,警卫赶紧过来扶住了他。

    外面突如其来的动静儿,吴岑也隐隐听到了。刚开始不知道什么事儿,也没有听清楚,依旧在准备闵婧的手术。这会儿听到冷枭拔高的凉声儿,她心里惊了一下,放下手里的东西便走了出来。

    手术室的门洞开着——

    冷枭只是站在门口,他没有进去。

    “怎么了?”见他冷峻面孔下隐藏的焦急,吴岑心里便预料到了。因此,话刚说完,她又自顾自地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小七她……要生了?”

    “是!吴主任。她发作了!”冷枭话不多,声音凉,不过句句真诚又重点,表达的意思也充分明显。宝柒已经发作了,自然必须马上手术。至于闵家这种选择吉日良辰生孩子的,先让让路吧。

    “哦哟,这还没到孕产期呢……我算一下啊!”吴岑也有点慌,宝柒的情况她是知道的,不容易受孕,身体又虚亏过,还是怀的双胞胎,两个产妇比较起来,不管于公于私,她自然是护着宝柒的。

    拧了一下眉头,她点头就出了产房,“行,我先去她的手术!”

    什么?

    一听到这句话,闵老爷子就着急了,再次上前就拦住了她,语气不愠地说:“吴主任,咱们可是约好的,你怎么能这时候走?”

    闵妈妈也比产房里冲了出来,拽住吴岑的胳膊就不放。

    “吴主任,你看这情况,我们算好了时辰……”

    “时辰?时辰有生命重要吗?”吴岑的脸拉黑了下来,一把拉开他的手,嘴里小声儿的埋怨说:“枉自你们还都是高级干部,怎么考虑的问题?”

    说完,她嘱咐跟出来的小护士将这里这事情先安顿好,便准备跟着冷枭过去。同时她还告诉闵老头儿,要么就给他们安排医院的董主任做手术,要么就等她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一个剖腹产手术,如果术前都准备好了,大概就需要半个小时左右就完事儿了,一个小时她时间掐得比较浮动。

    “不行,我们说好了要你做!”

    闵老头儿也急了!

    董纯清能怎么?闵家能要她做手术么?

    知道她身份的闵老头儿,做贼心虚,当然不会同意。

    “吴主任,你今天说什么都不能走!我们也不要董主任做。”

    吴岑皱了皱眉头,搞不懂为什么不愿意让董主任做手术。不过,她有些讨厌这种官僚跋扈的行为,眼睛扫向他,有些生气了,“我为什么不能走,在这里,我说了算!麻烦让一下。”

    “吴主任,你们医院不能不讲道理吧?”闵老爷子真是气死了,时辰算好了,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末了,怎么能说走就走?

    说时迟,那时快,他一摆手,两个警卫便挡在了甬道上。

    不让走?

    冷枭黑眸一眯,耳边仿佛听到了宝柒的嘶喊声,心脏都快要被撕裂了。眉头冷冷一挑,他睨着闵老头儿的眼神儿,阴鸷得快要飙出针刺儿来了,一字一句,言词渗满了寒气儿。

    “我数三声,不滚开,别怪我不客气!”

    “你说什么?枭子,我可是你的长辈!”愣了一秒,闵老爷子的脸面绷不住了,大声吼了出来了。

    “一……”

    “放肆!”

    “二……”

    “你,冷枭,不要欺人太甚!”怒气难消的闵老爷子,官僚惯了,平时也是少有受气儿的,一时间哪里下得来台?脚下定住,他和冷枭对恃在当场。

    “三——”一咬牙,冷枭彻底怒了。

    三声之后,他一把抓住闵老头儿的手臂甩到旁边。

    见状,闵老头儿旁边两个身手敏捷的警卫也扑了上来。冷枭面色阴沉,电光火石间,他抬腿一个横踢动作,踹退了一个,反手拽住旁边另一个,勒着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撞了回去,直接撞在再次扑过来的警卫身上。

    不过几招几式的工夫,刚才还磨拳擦掌虎虎生风的两个警卫便被甩翻在地上了。实事上,这就是差距。哪怕闵老爷子的警卫们个个都高手出身,又怎么能敌得过身经百战的冷枭呢?

    他一人的战斗能力,便足以应付了。

    前后不过十来秒,殴啦,事情解决了。

    拍了拍像是脏了的手,冷枭侧眸望向吴岑。

    “吴主任,你先过去!”

    吴岑没见过这么利索的打斗,像看电影儿般看呆了。在他的声音里,屡试了好几秒才回过神儿来,急快的点了点头。

    “好。”

    不再多说,她匆匆越过目瞠口呆的几个,便大步走了过去。其实宝柒所在的产房休息室,离这里转个角过去,不足五十米的距离。

    “冷枭,你今儿真是太过份了?哪有这样抢医生的道理?这个医院没有其它的医生了吗?”气喘吁吁地瞪着他,闵老头儿差点心脏病发作,咬牙切齿,那怒极而吼的样子,像是恨不得马上把他给宰了。

    鼻翼冷哼一声,冷枭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闵叔,时辰这事信不得!”

    “我要你管?”

    冷枭勾了一下唇。

    当然,他本来就懒得管,更不会再和他争执下去。

    就在他大步离去时,背后传来闵老头儿的声音。

    “冷枭,你会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的!”

    代价?!

    冷枭心头冷笑,谁会付出代价犹未可知。闵老头儿心里那几斤几两,全部在他的手心里攥着。要不是因为宝柒喜欢看戏,他早就荧幕给拆了!

    没有回头,没有回应,他的脚下加快了速度。

    ——

    宝柒真没有想到,吴主任会那么的够意思。

    咬着唇,她疼痛着也没忘了先感谢。

    “吴姨,真是不好意思了……”

    急匆匆赶过来的吴岑,正在安排术前的准备,听了宝柒客套的话,笑着温声安慰她:“不早就和你说过了么,你这对双儿啊,是我救回来的,也是我看着他们一点点长到现在,我得亲自将他们抱出来。”

    “呵呵……”

    笑声未绝,一阵宫缩袭来,宝柒卷曲着指头掐入手心,痛得她直抽凉气儿,“谢谢吴姨,那……以后叫他们叫你干姥姥……”

    说笑着,她又想笑,又忍不了痛,搞得那张小脸儿,特别的扭曲。心里默默地念叨,幸好她这辈子就生这么一次,要不然才真是要命了。

    她自己都是医生,熟悉医院的味道。可是,这会儿躺在手术台上,双腿被分开得像只任人屠宰的大肥猪,耳边伴着医疗器械冰冷冷的碰撞声,心里真真儿是紧张得不行了。

    “……吡……痛……”

    “一会儿麻醉效果出来了,便没事儿了。”吴岑安慰她。

    一只手死死揪着手术台的边沿,一只手握成拳头放在唇边直吸着气儿,宝柒心里打着锣鼓,任由麻醉师在她身上扎针头。

    冰冷的针头扎入,怕疼的她忍不住抽气。

    “咝,哎哟,轻点轻点……”

    冷枭换好隔离服进来,听到的就是她呼痛的声音。

    心里一紧,他抢步到手术台边儿,坐下来半搂着她,一边安抚,一边着急地问吴岑,“吴主任,情况怎么样?”

    瞧到他俩的紧张,吴岑了然地笑:“没事儿,很快就可以手术了!要不了半个小时,你们就能见到宝宝了……”

    宝宝……

    每一个初为人父人母的心情,在这一刻都是激动的。

    冷枭板着脸点了点头,心里却像悬了十五只水桶,起起落落着主宰着他的心神儿。不过,他必须要让自己镇定自若,更不会流露出太多的慌乱。

    因为他知道,不管任何时候,他都必须是宝柒的磐石。

    仰望着天花板儿,宝柒哀哀的吼:“吴姨……一会儿你剖开的时候……尽量注意点儿美感啊……伤口小点儿……”

    吴岑笑着在给她消毒,闻言望了冷枭一眼,打趣的说:“你这花儿到挺美的!不过估计要破坏掉它喽……”

    剖腹产,小腹横切……

    想想就心肝儿打颤,宝柒侧过头来,望向冷枭。

    脸儿,倏地一红。

    冷枭勾唇,眼神深邃。

    两个人的举动取悦了吴岑,她也开起了玩笑来。

    “不怕,花瓣儿芯芯里生出来的孩子,肯定是又聪明又美好的。”

    “唔……”

    宝柒不好意思,闭上了眼睛。

    而冷枭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注意着手术的工作。

    不得不说,腹黑和闷骚有时候也是一种保护色,谁都认为他正经,哪里会想到他肚子里的坏水儿?

    扁了扁嘴,宝柒心里偷笑。

    女人生孩子选择剖腹产的原因,更大程度是因为都不想遭那份撕裂的罪,麻醉药一点点有作用后,宝柒的疼痛就稍稍减轻了,气息地慢慢地调和了过来。

    吁……

    抚了抚汗湿的头发,她心里虽然紧张依旧,还松了一口气儿。等待孩子降生的过程,无法去描绘,只能意会。因此,她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滋味儿,只觉得经时一颗心,上上下下,再上再下,跳动得速度惊人。

    等待时,肚子没那么痛了,她又聒噪了。

    “吴姨,我预产期……还有一个月呢,现在剖,孩子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嗯,不会。怀双胞胎的孕妇,子宫会撑得比较大,因此会造成羊膜腔压力过大,所以吧,双胞胎早产不算什么稀罕事儿。你现在36周了,放心吧!”

    哗……

    吴岑说完,拉上了她面前的布帘。

    宝柒心里跟着颤抖,觉得下半身冰凉。

    像是感受到她的害怕,冷枭的手伸了过来握住她的。

    所谓夫妻同心,一起等待孩子的降生,确实是一种难得的体验。

    摸了摸心脏,宝柒微眯着眼睛,自己要生了,突地又想起了闵婧和那个女人来,眼珠子转了转,轻声问:“吴姨,我向你打听过事儿呗。”

    “什么事啊?”吴岑的声音很慈祥。

    “我那个朋友,她剖了么?”

    稍微愣了两秒,吴岑才恍然大悟,“哦,她啊,嘿,那就巧了,我刚才正准备替她做手术呢,这不还没有做吗?”

    “哦!”望了望冷大首长冷峻的面孔,宝柒猜到他刚才干啥了。眉头又舒展开来,再一转眼睛,又假装好奇的继续问,“吴姨啊,你们医院一天出生的孩子多吧?”

    “今天日子不错,一共五个。不过VIP病房不算你就两个。董主任上午剖了一个男婴,六斤四两。唉,现在都生小子,没有姑娘,可怎么得了哦!”吴岑笑着跟她闲聊,没有意识到宝柒话里会有其它什么内涵。说了几句现在关于生育的社会现象,又转头回麻醉师。

    “准备好了吗?”

    麻醉师是一个表情板正的中年妇女,闻言不知道拿个什么东西戳了一下宝柒的脚指头,问她:“有感觉吗?”

    皱了皱眉头,宝柒轻‘吡’了一声,“有一点儿。”

    过了十来秒,她又戳一下,“现在呢?”

    “还有感觉!”

    宝柒知道她在试麻醉剂的作用,配合地随口说着,心里却一直在琢磨这事巧合。一个医院里一下子出生了这么多个有渊源的小东西,属实也是一件挺好玩儿的事。

    点滴又滴了一会儿,麻醉师又问,“还有感觉么?”

    这一次,宝柒摇头了。

    “这儿呢?”

    宝柒再摇头。

    又试了几次,麻醉师松了一口气,向吴岑比了个手势。

    “可以了。”

    手术开始了——

    下半身完全麻醉的宝柒,脑子里意识处于半清晰半混沌的状况了,她能够感觉到腹部一阵紧似一阵的拉扯,也能感觉到冷枭默默关切的目光,还有他时不时拂在自己额头上的温暖大手,甚至于也能感觉到他浑身绷硬的紧张。

    然而,她又有些迷糊。

    麻醉剂这玩意儿,效果是逐渐加强的。

    她觉得睁不眼睛了,浑身紧张得骨头都要松开一般。

    说起来时间挺长,其实手术开始到第一个孩子出来,不过就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在她感觉到腹部一阵拉扯之下,紧握住她手的冷枭大手微紧,耳边便传来一阵小婴儿嘹亮的啼哭声音。

    “……哇啊……哇啊……哇啊……”

    “生了,恭喜啊,是个小子——”吴岑的声音听上去很愉快,而宝柒却感受到冷枭那只与她相握的手微微一颤,然后他便蹭起站了起来。

    “吴主任,我看看!”

    “急什么,有得你看,先处理一下。”

    “谢谢,谢谢!真好!”

    惊喜的声音,一连说了两个谢谢,不是冷枭的范儿。

    不过宝柒知道,3gnovel.cn看最快更新他是真的开心了。

    她当然也开心,开心地努力想要睁开眼儿,看着他惊喜又英俊的面容。可是,她却怎么都睁不开,心里明明白白,意识却迷迷糊糊,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二叔啊,他到底是有多么喜欢儿子啊?

    不过,谢天谢地,总算盼到了一个儿子。

    接下来,她感觉有个软软的东西在她脸上触碰了一下,又哇啊一声哭了。护士安慰着,在冷枭炯炯注视的目光中,又抱去过秤了。

    “哟小家伙还不错呢,3050g,50cm……在双生子里算大个儿了……”

    呼……

    一直担心宝宝的体重的宝柒听了,心里又放松了不少,听着孩子呱呱的哭声,整个世界都落回到了幸福的土壤里,其余的一切似乎都没有那么重要了。孩子清脆的哭声,每一下都扎在她心尖某个地方,柔软得像一团棉花。

    思忖间,小腹又一阵拉扯。

    她竖着耳朵,却没有听到再一声同样清脆的啼哭声……

    咦,小家伙儿怎么不会哭?

    接下来,她便听到了吴岑在拍打孩子的声音,心里沉了下来,她想直起身来,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然而,上下眼皮儿直打着架,她昏沉沉地晕了过去。

    ------题外话------

    说好的(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早更没实现……掌我嘴吧……啪啪!

    没有想到会遇到事儿,这世界上的事就是这么奇怪,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这两天要开学了,我家宝宝的新征程,我这个做母亲的非常失职……唉,只恨一天没有48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