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173

    章节名:171米宠宠更健康,好戏要上场!

    赵先生晕厥了?

    救人如救火,猎豹汽车停了下来!

    晏不二在冷枭的指示下,急速地打了方向盘,在前方拐个弯儿就往原路开了回去。这一回,他直接将车停到了赵先生家口外面的街道上,不用等在外面长草了。汽车刚刚一停稳,冷枭就推开了后车厢的车门,一边儿搭着宝柒的手下车,一边儿沉着的喊。

    “晏不二,速度进看看!”

    宝柒眉头还未松开,心里不停忖度,刚才说话的时候,还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就晕厥了呢?莫不是受了她话题的刺激中风了吧?——千万不要,罪孽大了!

    这会儿,临镇小镇上赶海回来的居民们正陆陆续续地回来,一听说赵先生晕过去了,都自发地围拢在了赵先生的家门口。七嘴八舌像是放了无数只鹦鹉,有出主意的,要喊着快抬人的,有说去找医生的……杂乱无章地喧闹成团也没有个主心骨。

    屋子里,胖墩娘更是急得团团转,一边哭,一边去拽赵先生。

    一见这情况,宝柒紧拧的眉心直接打了结。

    “大家让一下,都不要堵住门儿!”

    她虽然是一名男科医生,对于这种突发性的晕厥没有救治的经验。但是,多少还是知道一点儿常识的。见到这种情况,焦急得说话声音拔得老高,冷着脸赶紧让晏不二将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全部给赶了出去,不让他们堵在门口将新鲜空气都吸完了。

    她自己则蹲身下去迅速解开了赵先生的衣领,让冷枭帮忙掐他的人中穴。撑着企鹅般的身体,她一系列的动作都有企鹅般的缓慢。

    而外面的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高高低低,一句一句或懵懂或不理解的声音,她充耳不闻。只是皱着眉头严肃着脸,躬着身体查看着赵先生的情况。

    收回手,她转头让晏不二赶紧从里屋拿了一个枕头出来,垫在了赵先生的后脖颈上,不再挪动他的身体,任由他躺在地上。

    冷枭皱眉:“什么情况?”

    “不排除有心脏病的可能,不过,也有可能是短暂性的脑缺血,导致了动脉的供血不足。”板着脸蛋,拧着眉头的宝柒,少了调皮,多了医生的架式。见她说得头头是道,居民们虽然不懂那几个专业名词,却都纷纷松了一口气。

    掐了半天人中穴还没有醒来,她眉头皱得更紧了。其实心里也挺虚的,毕竟没有临场救治的经验。想了一想,她又调转头去望着晏不二,“不二,来,给他做人工呼吸!”

    “啊!”

    晏不二愣了一下,脸皱成了一团,“不是吧,嫂,我……?”

    不是他,难道还是她么?

    “快点!速度!”不理会他苦着脸的抗议,宝柒继续试探着赵先生的脉搏和呼吸,声音更加的焦急了起来,语速极快地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二,速度点啊,咱做特种兵的,人工呼吸不是基本知识么!”

    晏不二哭丧着黑脸儿,耷拉着脑袋,在冷枭凌厉的目光注视下,慢腾腾地蹲下了身来,那动作中的慢镜头,像极了电视剧里马上就要英勇就义的战士,嘴里,不停地小声念叨。

    “我是一个兵,为了革命献初吻。献了初吻我不怕,为何偏偏是男人?”

    冷枭侧脸,“哪儿那么多废话?”

    “是的,首长——!”

    晏不二真想痛哭一场,不过确实救人要紧,他没有再犹豫,深呼吸了一口气,俯下身去按压了他的胸口几下,嘴唇就贴近了下去。

    十厘米……

    九厘米……

    八厘米……

    眼看就要接触到了……

    他心想,完了!

    不料,躺在地上的赵先生,陡然睁开眼,困惑地看着陌生的他。

    晏不二迎上他的眼睛,大眼瞪了小眼数秒,尖叫一声:“妈呀,诈尸了!”

    “不二……”

    宝柒哭笑不得地摇头,看着晏不二迅速弹开像踩了地雷般高弹的动作,真心想揪一下他的耳朵。不过看在他刚才舍身取义的份儿上,就作罢了。

    心里暗自笑了一声儿,她蹲下身来,小声问:“赵先生,你好点了没有?还有哪里不舒服?”

    赵先生极轻地摇了一下头。

    再探了探他的情况,宝柒的眉心拧了起来,用商量的口吻说:“要不然,先送您去医院?”

    赵先生脸色苍白了一片,继续摇着头,指了指自己的衣兜儿位置。见状,宝柒恍然大悟,快速探手过去从他的衣兜里取出了一个小药瓶来,看了看说服,果然是心脏方面的问题。她倒出两粒儿药丸喂他吃了下去。

    没多一会儿,赵先生就缓过劲儿来了,声音虚弱地说。

    “谢谢你们!老毛病了!”

    宝柒低着头,语气柔和地劝慰,“赵先生,你甭客气。不过嘛,这种病可撑不得啊?再厉害的医生也总是治不好自己的病,还得上医院去瞧瞧。”

    由着晏不二和喜极而泣的胖墩娘扶着,赵先生再次坐回了旁边的凳子上,环视一圈四周关心他的街坊邻居们,感激地道了谢,待围观群众散去,他才叹了一口气,仰天望着宝柒,“姑娘,你也是医生吧?”

    咳……

    脸稍稍红了红,宝柒点头,“是,男科医生。”

    赵先生像是愣了一下,继而又微笑了起来,“呵,选男科你还挺勇敢。今天的事,谢谢你们了。你处理得很好!要不然……”微微一顿,他转过头去又看了胖墩娘一眼,嘴角的笑容扩大。

    “要由着他们折腾啊,我说不定就没命了!”

    胖墩娘泣笑不语。

    宝柒抿着嘴乐!

    ——

    世间上的事情,真是翻手云,覆手雨,谁都透不通透。宝柒没有想到,三十六计都没有起到作用的事儿,那么容易就有了希望。

    一转眼,她成了赵先生的救命恩人。

    她相信,金篆玉函的事儿,绝对靠谱了!

    赵先生刚刚苏醒过来,精神状态不太好,她没有继续追问他。但经过了这件事儿,她明显感觉得到,他对自己态度不一样了。同样温和和微笑的表情之下,笑容是直达眼底的。很微妙的小变化,她查觉得出来。

    这一天的午饭,还是由胖墩娘热情招待的。

    午餐做得很丰富,纯粹的海鲜大餐。一个蒜茸粉丝扇贝,胖墩娘作得极够味道,辣炒的蛤蜊更是喜辣的宝柒欢喜的东西,还有一小盆儿干炸小黄鱼,吃得小胖墩笑逐颜开。

    到午饭的时候,赵先生的精神头已经好转了。精神一好,人又比刚才和善了不少。还特地打开了屋里唯一的电器——一台老式的收音机,将频道调到了一个播放老歌的电台。

    在轻场的旋律里,他还出钱托胖墩娘去买了几瓶当地产的啤酒。

    宝柒有些担心,“赵先生,您的身体不适合饮酒!”

    呵呵一笑,他到是好不在意,“没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难得有贵客在嘛,心里高兴嘛!”说罢望向冷枭,“来,老弟,咱俩走一个?”

    几瓶酒,几盘菜,几个人围坐在旧氏的木桌上,其实也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扯了些鸡零狗碎的事儿,基本上都是宝柒和胖墩娘在唠嗑,晏不二和小胖墩偶尔插几句。冷枭是不怎么说话的,板着脸千年不变,而赵先生更是一个温和的听众,同样也不岔言。

    一来二去,话题渐渐大住了。

    酒到三巡处,赵先生像是不胜酒力,微笑着撑了一下额头思索片刻,认真地看着宝柒,突然插了话:“其实,我并没有学过金篆玉函上的东西,那本金篆小典也不是我的!”

    啊!

    金篆小典?

    迟疑一秒,宝柒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那本儿小册子就叫金篆小典啊?可是,他说什么?没学过?脑门儿突了一下,她活生生将嘴里的一口菜给咽了下去,吃惊地转过目光去望向他。

    “赵先生,你说的是真的?”

    赵先生沉默着点了一下头。

    大眼珠子一瞪,宝柒纠结了。见状,冷枭生怕她被噎住,大手伸过去抚在她后背上拍了两下。

    左看一下,右看一下,胖墩娘尴尬的双颊动了动,活跃着气氛,“来来,吃菜吃菜,大妹子,这些东西都是我赶海现刨的,在大城市可吃不到这么新鲜的了!什么金砖玉砖的先不管啊……”

    金砖,玉砖……

    唇角一抽,宝柒苦笑着说了一声谢谢,又不死心的问,“赵先生,你能告诉我,他是哪儿得的么?”

    似乎考虑了良久,赵先生才娓娓道来。

    “既然你们知道权家,我也就不瞒你们了,我以前是权家的人,不过那已经是快要二十年的事了。那本金篆小典也是权家的,它为什么会一直放在我的手上呢?实在是……实在是当时的形势所迫。”

    “形势所迫……?”宝柒不能理解。

    赵先生眉目有些闪动,“对不起,这事,我不能说。”

    看着他,宝柒心里有一个希望的泡泡,破灭了。

    从希望到失望,失望再到希望。

    ‘呯儿’的一声,希望再次破灭了。

    老天,搞的是哪样啊?!

    咽了咽口水,她眉眼艰涩地挑了一下,看着他又问,“这么说起来,你也不知道剩下的部分口决了?”

    点了一下头,赵先生迟疑着笑了。

    “是的,实事上,我掌握的东西,很可能不如你多!”

    啊啦啦……

    心里最后一根希望的弦,断裂了!

    大概她苦逼的小脸儿,让赵先生有些不忍心,他目光一转,又接着说:“不过,你们可以去问问少腾。”

    噌地一下,宝柒希望又来了,“我师父他知道?”

    了然于她急性的性子,赵先生微笑一下,接着补充,“不一定。毕竟那个时候少腾还太小,父辈的事他未必知道。不过,少皇肯定会知道。”

    少皇?

    咀嚼着这两个字,宝柒好奇了,“少皇是谁?”

    闻言,赵先生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略略迟疑了一下,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恭敬和惶恐:“他是……少腾的大哥。”

    权少腾……

    权少皇?

    轻轻‘哦’了一下,宝柒明白地点头,微笑说:“谢谢你啊赵先生,回了京都,我找师父给打听一下,你——!”

    “来,赵先生,喝酒!”一直不发言的冷大首长,陡然插进话来,冲着赵先生举起了手里的酒杯,同时这个话题也就此打住了。

    赵先生再次笑开,和他碰了一下,客套地寒喧:“小伙子气度不凡,怪不得了!呵呵……”

    冷枭抿唇,字眼儿简洁,“好说。”

    喝了一口杯中的酒,赵先生放下杯子,又默默地端详了他一阵儿,忽然间,像是恍然想到了什么,他笑着拍了一下脑门,说:“瞧我这记性,你们都在这儿这么久了,我还没有请教二位尊姓大名呢?”

    面色一沉,冷枭淡淡说:“我姓冷。”

    宝柒唇角快笑咧了,也高兴地凑了一嘴,友好的对竖大拇指:“赵先生,他叫冷枭,我叫宝柒。哈哈,赵先生现在才想起来问名字呀?哼,老实说,真有隐世高人的范儿,牛!”

    兴冲冲出口的话,不料却惊变了赵先生的脸。

    只见他握着酒杯的手指一抖,差点儿洒了酒出来,至少僵了五秒,才接着问:“你们是……”他的声音很沉,像是说得特别的艰难,“……是京都冷家吧?”

    京都冷家。

    四个字,他说得极缓,极慢,像是压着千斤重的巨石在齿口,好不容易才给憋了出来一般,特别的诡异。要知道,诺大的京都市,姓冷的人肯定不少。但要真正担得上‘京都冷家’的却只有一个。

    冷家和权家一样,同样是名门望族,家族渊源流长。

    面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冷枭只是淡淡点头。

    他一点头,赵先生神思剧变。

    查觉到气氛的怪异,宝柒讷闷着,也没有说话。

    胖墩娘完全弄不懂,瞪着眼睛直发愣。就连正在啃干炸小黄鱼的小胖墩儿,都紧紧的闭了嘴。

    可见,空气有多气压。

    良久……

    沉默了好一会儿,赵先生才站了起来,再次在冷枭的杯子里斟满了酒,淡淡地冲他笑了一下,坐回身,又举起了自己的杯子。

    “冷二少,还真是巧。”

    冷枭习惯性皱眉,又习惯性一个字回答,“是。”

    捅了捅冷枭的手肘,宝柒不懂了:“难不成,你们以前就认识?”

    冷枭沉默。

    赵先生摇了摇头,笑得颇为苦涩,“不认识,京都冷家名气大,只是听说过罢了!”

    哦了一下,宝柒半信半疑。

    在胖墩娘再次的适时插入下,气氛又和暖了,赵先生再一次谈笑风生了起来,而刚才那个话题没有人再提起。不过,宝妞儿大抵知道,她又成了一个非知情者。

    心里堵得发闷,她决定在外人面前么,先忍着。

    等回去了,再和冷枭算帐。

    接下来的时间里,吃饭,聊天,逗孩子,扯出来的话题都不再和权家沾边儿了,几个人像老朋友般谈得挺投缘。在他们临走的时候,胖墩娘还热情的把自己今天收获的海产品给打了包,让他们带回京都去。

    一推二推推不过,宝柒只有收下了。对这个热情又善良的寡妇大姐,她心里挺有好感。虽然都说简单的人才能活得开心,可想到她守寡多年,又觉得想为她做点什么。一个女人又怎么会不需要男人呢?

    于是,她想到了单身避世在小镇上的赵先生。

    别说,这两人儿还绝配。

    一男一女,天天守在一起,要是谁都开不了这个口,岂不是浪费了一段好姻缘么?左右一琢磨,她又想到胖墩娘偷听房门的事情来,再看看,宝柒姑娘灵光一闪,月老附身,拉着胖墩娘到隔壁好一阵儿耳语,差不多就了解到了她真有这份儿心思。

    再出来时,两个女人神神秘秘。

    宝柒转动着眼珠子,一个人过去询问赵先生对这事儿的意见。

    不料,一听这话,赵先生竟然局促不安了起来。他坐牢之前不过二十几岁,近二十年的牢狱生涯下来,他自然没有配婚过。在宝柒一阵撮合之下,一直内敛沉稳,对人接物游刃有余的他直说不合适,自己身上有污点。

    叹了一口气,宝柒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轮丶奸罪,想想确实瘆得慌。

    稍等一会儿,她盯着他的眼睛,看了看不远处娇羞的胖墩娘一眼,小声儿说:“赵先生,那些事都过去快二十年了,你就别放在心上了。人么,都放过错,我小时候干过的坏事儿更多,不过,咱改正了,就不再那啥了啊,好,都是好人了!”

    想到背在身上二十年的枷锁,赵先生沉默了。

    “再说,你不说出来,她也不会知道啊!”摇了摇他,宝柒微笑着不死心的游说:“该出手时,就出手,在这个地方生活,有个女人总归是好的,你说呢?”

    目光顿了顿,赵先生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低着头假装做事儿其实竖着耳朵的胖墩娘,他的脸,竟然诡异的红了一下。

    这一次,他照常没有说话。

    不过宝柒看得出来,他是接受了。

    实事上,这么多个月来的相处,胖墩娘对他的照顾和关心,洗洗涮涮,做饭添菜,早就超出了房东的范畴,他心里又怎么会不知道呢?目光望过去,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换了一下眼神儿。

    妥了!

    本来遮遮掩掩的一件事,被宝柒这么一挑开,反倒明了了。

    哈哈一笑,宝柒叉着水桶腰,觉得圆满了。

    落了一次难,她又顺手成就了一段姻缘,怎么能不开心呢?

    又拉着胖墩娘说了几句祝福的话,她挺着肚子准备出门儿了,脚刚迈出门槛儿,又听到赵先生在背后嘱咐了一句。

    “真心想要领悟金篆,还得多参详小典啊。”

    心里微微一动,宝柒回头冲他甜甜一笑,挥一挥手。

    “好的,赵先生,再见了啊。下回咱们再来看你们。说不定啊,到时候,你们又多添一个小胖墩儿了!哈哈——”

    胖墩娘脸红了,笑着嗔她。

    赵先生温和地笑了笑,摆了摆手。

    黑面关大帅冷枭同志,小心地牵着她的手,目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小媒婆,你要是喜欢,等咱老了,也找一处山青水秀的地儿,去隐姓埋名!”

    心头热了热,但宝柒对他刚才的隐晦有气儿,故意鄙视地瞪他。

    “嚯!敢情你觉得咱们是名人呢?还需要隐姓埋名么?走出去,谁也不认识咱!尽扯!”

    “小滑头。”抬起手来揉了揉她的后脑勺,冷枭轻笑,“生我气呢?”

    “没有!”

    “还说没有?”

    “有!”气嘟嘟地瞪着他,宝柒不爽地说:“你明明有什么事儿藏在心里面,偏偏又不说出来,就把我当傻子,为什么?”

    站在汽车边上,冷枭揽她入怀,利刃一般的浓眉下,两井黑眸微微一闪,冷峻的光芒里带着无边的宠溺情绪,“七儿,有些事,不知道会比知道幸福!而我,希望你一直幸福!”

    微微抬起颈子,宝柒近距离的看着他。

    什么事儿,是不知道比知道更幸福的?她不明白。

    静静立了一会儿,猎猎的海边指了过来,将她披散的发丝拂到了他的肩膀上。对视着他,她一抿嘴又浅笑了起来。

    仰着头望向天空。

    好明亮的日子!

    好美好的光阴!

    她想,也行吧,那她就不要知道了。

    出小镇的一路上,车窗口吹着旷野飘来带着浓重海腥味儿的风,宝柒的心神异常宁静,神情却有一丝丝恍惚。

    然而,她心里纵然有疑惑,可她却是一个懂得满足和珍惜的姑娘。岁月如此静好,人生已无残缺,有夫有子,还有男人陪到终老隐居山林的誓言,生命虽有跌宕,但流水和光阴都不曾负她。她又何必和上天去锱铢必较呢?

    头靠在冷枭坚实的肩膀上,她美好的唇角微微勾起。

    失去与获得,都是生活本真的意义。

    她现在拥有的一些,都是她必须用心珍爱的东西。

    ——

    京都。

    街道,口音,吆喝,气息,一个个熟悉地划入了宝柒的脑海,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冰冷气质反光着京都市快速的节奏。对比那个荒凉纯朴的临海小镇,她有一种恍如隔世般的感觉。

    来接机的人,是陈黑狗。

    然而,人还未入鸟巢,她先愣住了。

    不知道打哪儿听到消息,宝镶玉已经赶在他们前面过来了。

    好久没见过女儿的面,乍一见着她大了不少的肚子,宝镶玉目光闪过母性的光芒,担心地牵着她手问:“小七,你还好吧?孩子没事吧?”

    距离上次和她通话,其实并没有几天。

    可是,宝柒每多见到她一次,就觉得她又憔悴了一些。心里略略酸涩,她没有考虑别的因素,缓缓地伸手抱了她一下,微微笑着摇头。

    “我没事儿,两个小家伙也坚强着呢!”

    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宝镶玉怜爱地拍了拍她的手,又匆匆和冷枭打了声儿招呼,身份上的尴尬让她脸上不太自然,“那,老二,小七,我先走了啊!你们歇着!”

    “妈——”宝柒拉住她的手,心里莫名有些抽搐。

    说天说地说乾坤,不管宝女士对她如何,到底是她的亲妈!

    天知道,从怀孕到现在,她多希望有一个妈陪着自己,能告诉自己一些关于怀孕生产的经验。妈妈教导的感觉和医生的医嘱,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她,从未享受过。

    宝镶玉踌躇了,目光瞄向冷枭。

    冷枭面色没有变化,视线微转,“留下来吃完饭再走吧?”

    他的这句话里,没有任何称呼。

    按理,她是大嫂。

    再按理,她又是岳母。

    左右都不太好称呼,他索性先略去了!

    聪明如宝镶玉,自然意会得出来,尴尬地笑了笑,捋了一下头发,“不了,家里还有事儿呢,老爷子今天要回来,我得回去张罗着!”说到这里,想了想,她又对冷枭说:“老二,你要有时间,抽空回去看看他吧。人的年纪大了,精神头不如从前了!”

    “嗯。”冷枭点头,声音很沉。

    “那……我走了!”

    宝镶玉的司机把车就停在鸟巢外面的水泥路面上,走几步就过去了。宝柒眼看着她背转过的身体时,心里压不下去的感觉,让她冲动了一下,追过去几步站在了她的车边上,压着嗓子小声儿问。

    “妈,那天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哪天?”

    “那天早上,你问我二叔有没有去上班。我觉得你好像是有啥事儿要告诉我的?结果你又没有说……”

    轻轻‘哦’了一下,宝镶玉摇头轻笑,“都过去了,现在说没用了!”

    “过去了!?”

    “嗯,振动平台的事!”

    看着宝镶玉淡然的脸,宝柒琢磨了两秒,心里一阵抽痛。

    对啊,她怎么就没有想到?

    宝女士是二0三军工集团现在的执行人,被销毁的假振动平台同样是由二0三制造,并且从集团生厂车间里运出去的。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她肯定是知道计划的其中部分,也许还包括她宝柒,要不然就不会有那个电话了。

    可是最终,她还是放弃了,不是吗?

    苦涩地笑了一下,她攥紧的手指又松开了。

    吐出气儿来,她耸了耸肩膀,脸上继续露出轻松的笑意。

    “呵呵,游念汐真说得对,我还真是挺傻的。”

    “小七……”宝镶玉欲言又止,头顶上的两根白发,不停在风中摇曳。

    无所谓地歪了歪嘴角,宝柒对他们组织内部的事情没有兴趣知道太多,更不想就自己在宝镶玉女士心里的份量进行评估和测试了。

    一句话,岔了开去。

    “妈,你差不多该染头发了,白头发又长出来了!”

    心里窒了窒,精明如宝镶玉,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她的弦外之音呢?既然她不想再多说,她也便不再提了。轻轻地笑了笑,她眼角的鱼尾纹又深了一些,“行吧,小七,改天有空了,陪着我去吧?”

    陪她去?

    不是上次就和她划清了母女界限了么?

    难道是,和好了吗?

    当然,这只是宝柒心中所想,她并没有问。

    虽然已经记不清楚母爱到底是什么感觉了,但同样快要做母亲的她,没有拒绝宝女士的提议,只不过出口的声音略略有些凉,渗杂在柔和的语调,几个字有点漏风。

    “行啊,没问题!”

    深深看她一眼,宝镶玉转身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宝柒笑着冲她挥手。

    汽车启动了,宝镶玉突地又落下了车窗,目光烁烁地闪了闪,盯着她说:“其实我今天来,有老爷子的授意。”

    “嗯?”宝柒诧异,老爷子还关心上她了?

    如果宝女士前一句话是暖流,那么下一句话就是彻头的凉水了。

    “他啊,还是害怕孩子出事的!好好养着,到底是冷家的子孙,他早晚会接受的,哪怕是看在孙子的面上。”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宝柒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张娇俏的脸上表情明明灭灭,瞧不清楚真实的情绪,更没有任何的喜怒。

    为什么宝女士要告诉她真话呢?

    她不说出来,不是更好么?

    至少,她还可以自己幻想一下,其实自己的妈妈是关心她的,所以她才会急切地等在门口,仅仅只为了看看她是否安好。而不是因为老爷子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特地授意她过来的。

    瞧,生活就是这么扯淡!

    前一秒,让你喜一下。

    下一秒,立马又把你的心脏扯到最深的谷底。

    ——

    回到家,宝柒就迫不及待的联系了血狼。

    结果非常遗憾,血狼还真是什么事儿都不知道。甚至他连权家有赵先生这个人,还有《金篆小典》都完全不知情,更别说其它的事情了。不过,他却愉快地答应了宝柒,等他有机会见到大哥的时候,会向他打听一下。

    当然喽,血狼同志不喜欢做亏本的买卖,他是有前提条件的。让宝柒替他向冷枭求情,放了他的大假,回归美女的怀抱,才能顺便完成她的重托。

    宝柒想,这事好办啊!

    不料,她兴冲冲的去求情,又灰溜溜的又回来了。

    冷枭压根不同意。没有理由,没有原因。在她的再三追问下,他只说是血狼的历炼还不够,年少轻浮了点,该有他假期的时候,自然会有他的。

    对着电话,两师徒呜呼哀哉了一般,这事儿也就做罢了。

    宝柒不爱记仇,撒了大根三个小时的气,晚上的床头上,又被冷枭给哄好了。这姑娘不爱矫情,一好了伤疤,自然就忘了痛,又嘻嘻哈哈了起来。

    因了冷枭身上的伤势,他在家休息了一周。

    严格说来,其实也不算是病休。因为这七天,正是国庆长假。

    要天底下的孕女一样,有老公在家陪着,怀孕的宝柒心情十分愉悦。两个人国庆没出门儿,天天呆在家上,过上了纯家居式的夫妻生活。聊天,散步,吃东西,逛公园,偶尔也看孕儿书藉和画报,还抽空去做了一次产检。

    吴主任说,一切都好。

    孩子好,夫妻俩自然也好!

    诺大的鸟巢,已经有了迎接孩子的气氛了。一张张脸,全是乐呵的。两个人相处特别融洽,你看书来我读报,你砌菜来我浇花,偶偶吵吵架,一般不超过三个小时就完事了。

    日子,过得圆圆滚滚。

    她无病无忧,孩子健康,朋友们也大多风生水起。其中,六年长跑,五年抗战的小结巴和江大志终于进入佳境,于十月一日在城东区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阿硕和褚飞来了几次电话,说在的厦门很愉快,接下来还要再呆上一个月,小雨点儿的康复情况良好。似乎除了年小井和范铁,一切都在往圆满和顺利的方向发展。

    额外,她在十月八日又收获了一个笑话。

    这是国庆七天假后,冷枭去了部队,格桑心若来鸟巢的时候带给她的。她说,在十一欢庆国庆的大型娱乐汇演上,文工团的当家花旦叶丽丽小姐发挥失常,意外摔下了三米高的舞台,把小脚给崴了。

    宝柒不是好人,但也绝非心肠歹毒的女人,为啥她要说这是一个笑话呢?

    说起来有点窘,据格桑心若说,叶丽丽在表演的前一天,在节目准备充分之余,无数次去了首长的参谋室,询问首长同志会不会去看那天晚上的演出。开始的时候,参谋室以不便透露为由并不正面回答。最后一次,江大志受不了,直接告诉了她,首长在家休假陪怀孕的老婆。一听首长真的已经结婚,叶丽丽低着头失落的走了,据说她还哭了一个晚上。

    当然,这些都是格桑心若听的传说,不知道传了几遍变成这样的。宝柒只见过叶丽丽一两次,总觉得她不会是那种哭哭泣泣的女人。

    不过,既然是笑话,她也就当成笑话来听了。

    随着日子的推移,大肚子的膨胀,身体的急剧变化,让她越来越没有心思去理论其它事情了。

    她现在关心最多的只是肚子里的两个孩子。这个时候的胎儿,懂得在她肚子里拳打脚踢了,稍稍坐姿不对劲儿,他们就在里面不住的闹腾,好像在抢母亲肚子里的地盘儿一样。

    怀着一对双儿,她七个月的肚子明显比其它的孕妇大得多,每次去医院产检,人家看到她的大肚子都会以为她快要临产了。吃得好,忧心少,营养多,让她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万恶的大肚婆。

    可想而知,里面的两个小家伙长得多敦实。

    肚子越来越大,尿频尿急,气息不匀等问题困扰着她,她偶尔也会发发小脾气,一旦作劲上来,谁拿她都没有办法。好在这段时间冷枭也不算太忙,除了打点好部队上的事儿,余下的时间,全部用来打点她了!

    一晃眼儿,十月份过去了。

    十一月初,京都的微风入窗时,已经泛着凉意了。

    这一天晚上,宝柒半倚在冷枭的身上,掐着手指计算着自己的预产期。因为没想过自己会怀孕,因此她末次月经的时间一直不准确,只能大概根据B超什么的测出预产期在来年的元月一日左右。

    想象着到时候两只小恶魔就要面世,她一脸都摆着甜甜的笑意。

    冷枭轻轻拥着她,并不怎么说话。手掌习惯性地抚在她高高拢起的大肚子上,期待着小儿子的一脚能刚好踢中他的手掌心。宝柒一个人絮絮叨叨地念着,将各种产前忧郁症悉数倾倒给他。

    冷大首长,是一只绝壁的心灵垃圾桶。

    他只听,不埋怨,不随便插言。

    但是,该他插言的时候,他总会来一两句经典的。

    时光何其美好?

    唠了好一会儿……

    冷枭看了看手腕上的军表,放下了手里的《好爸爸三百六十五天》,严格要求宝柒遵守孕妇作息时间:“时间到,乖,睡觉了!”

    嘟了嘟嘴巴,大肚子的宝柒现在可怕睡觉了。左躺不舒服,右躺也不舒服,仰躺更是不舒服到了极点,有时候压得心脏像是喘不过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气儿来。

    情绪一上来,她就想着赶紧生出来了事儿。

    怜爱地小声哄着她,冷枭将自己的手臂枕在她的颈后,关掉了卧室里的大灯,留了一盏橙黄色的小壁灯用来应急。现在宝柒怀孕的月份大了,随时都会有事儿,他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两个人相拥着,在卧室里橙色的光影下,美好得像一副能倾倒万千山水的流光水墨画,让人不忍动它分毫。静默着,冷枭看着躺在臂弯里拧着眉头的小女人,脑子七七八八,涌起的全是柔情。

    “小七儿……”

    “嗯?啥啊?”宝柒有气无力地回答她,样子有点儿心不在焉。

    侧转过身体来,冷枭睨着她,“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勾唇:“没事,就是叫一下!”

    “傻二叔!”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像是嵌了雾,宝柒抬起手指来在他唇上勾画着,心里像是在想着什么事儿。描一描,按一按,画一画,样子特别的无聊。

    突地,在静寂里,她想是想到了什么,激动得一把抓住了冷枭的胳膊,拔高声儿直起身来。

    “二叔!”

    冷枭惊了一下,随即又哭笑不得。

    抚摸着她的长发,拉她躺下来:“孕妇同志,请注意情绪!有事好好说!”

    对哦,情绪!情绪!

    抿着嘴唇,宝柒深呼吸几口,调节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又微微眯起了眼睛来,左右摇晃着脑袋看向冷枭,带着神秘色彩的声音里,三分邪恶,七分玩味。

    “二叔,我刚才推算了一下,她要生了?!”

    啊哦——

    好戏该上场了!

    ------题外话------

    要端菜上来了!

    同志们,向我开炮!——嗷,不对,向我开票!

    月底了,月票什么的,留着没啥用的,闲置的,就砸到我的大碗里来吧!

    __恭喜新晋衔解元大官人——亲爱的【懒得郁闷】!啪啪啪~巴巴掌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