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171

    章节名:169米又哭又笑,莫名其妙!

    为什么上野寻会配合冷枭?

    她真的想不通。

    难不成上野寻一直在两个组织之间玩无间道么?NO,她很难接受。如果说那个人是金子她还能想得过去。唯除这个无恶不作的曼陀罗组织的首脑……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吁……

    直白说,简直滑了天下之大稽!

    对于她的疑问,冷枭短暂的迟疑了。目光锁定她,两道锋利的眉头拧了好几秒,他才喟叹着揽了她在自己胸前,嗓子有些低沉。

    “我和他合作。”

    合作?

    猫和老鼠合作?

    警察和流氓合作?

    宝柒一口凉气噎在喉咙里,脑子懵圈成了纹香状,更像被门给夹过了一般,视线望定了他就收不回来了。华丽丽的,她华丽丽地怔立着瞧他,完全弄不清楚状况了。

    吃惊——有!

    疑惑——更有!

    不解——相当有!

    一时间,各种杂乱的情绪在她便不宽敞的心脏里交织不停。

    嘀嗒,嘀嗒,三个人伫立,没有人说话。

    只有海风在耳边吹拂……

    仿佛过了良久之后,她才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声音。

    “那么,上野寻让我看的那个视频里,被炸毁掉的二0三的振动平台并没有炸毁吧。那只不过是你和他玩儿的一个障眼法,对不对?”

    冷枭唇角微动,“对!”

    面色倏地一白,宝柒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眸底已经有了几分愠怒。

    “二叔,我想不明白,上野寻为什么要和你合作?一个人不可能做没有目的的事情。他既然已经把我攥在手里了,就已经具备威胁你的能力,还来跟你合作,他不是傻的么?事情不会是那么简单吧?”

    她很聪明,她不傻。

    只不过怀孕后太过安逸的生活,锁定了她一部分智商。

    其实,她问出来的话里,还有一些内里的东西,是她问不出口的,更是她害怕听到答案。

    ——那就是,冷枭会不会真的是在利用她。

    利用两个字儿的份量太重,任何感情都经不住利用。

    冷枭别了一下头,眉头锁得很紧。看着她,他抬起带着血迹的手来,停顿在半空中,过了数秒才落下,落下时,轻捋住她凌乱的发丝,阴沉的俊脸上像是刚下过一场暴雨。

    “为了他能取得R本政府的信任,继续掌控曼陀罗组织。”

    “所以呢?咱们的卫星还发不发呢?”

    “暂时不会。”

    不可置信的仰起头来,宝柒盯着他,语气渐凉:“就为了配合他的演出,需要搞这么多事儿么?上野寻,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宝柒,我能回答你的只有这么多。其它的,有原则,我不能再向你透露!”

    冷枭的话说得斩钉截铁,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也就是说,哪怕明知道她会误会,他也不会再说。

    牵了一下唇,宝柒冷语,“又是国家机密?”

    “是!”

    冷枭没有迟疑,直接回答了。

    可是,宝柒却迟疑了足足十来秒才继续问出了下一个问题,“那我问你,你故意带我来锦城,也是你们计划中的一部分么?包括让上野寻伪装成方惟九俘走我?”

    “……”冷枭动了动嘴皮,答不出来。

    讽刺的笑了一下,宝柒继续喃喃,声音低哑又破碎:“而我,就是那个为你们的戏码增加真实性的道具,对不对?”

    “……”

    “当然,我的眼泪,我的呐喊,我的哭泣,一切都会被人反馈给对方,对不对?”

    “宝柒!”

    咬了一下牙,冷枭黑脸沉下,低声喝斥,“不是你想的那样!”

    轻轻‘哦’了一下,宝柒歪着头笑,“那你告诉,到底是怎样呢?”

    “现在不方便说!”

    “得!我懂,国家机密嘛!”慢腾腾地瞟了他一眼,宝柒似笑而笑:“可是,为什么不能事先告诉我?和我串个供啊。你们是怕我给演砸了戏,还是怕我心脏不够坚强,意志太过薄弱,承受不起份量这么重的任务?”

    看着她的小模样儿,冷枭心里直突突。

    然而,在她一句紧跟一句的问话里,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或者说,冷枭这个人,向来不喜欢解释。

    宝柒的脸依旧向着她,语气看似平静无波,话里的锋芒却很足,“有一个问题,你一定可以回答,不会违反你的原则。告诉我,二叔,你们什么时候合作的?”

    坦然望着她,冷枭没有回避,“你被绑之后,我才接到上锋的命令!”

    这么说,他事先并不知情?

    不知道为啥,宝柒有点儿不相信了。

    她觉得自己确实挺傻瓜的!

    感受着男人不断收紧的手臂,她笑着抬起手来撑在他的胸膛上,咬了一下唇,轻笑了一声儿,“冷枭啊冷枭,你用自己怀着快六个月身孕的老婆来效忠国家,真是一片赤诚丹心,天地可鉴啦!”

    又酸又涩,她的话真假难辩。

    “宝柒!”

    紧抱着女人明明含着笑意却在不停轻颤的身体,冷枭微微皱眉之后,稍稍有些紧张了。实际上,像他这样杀伐果敢的男人,绝对不屑于干这种事儿,更不可能用女人来换取功劳。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怎么解释语言都那么苍白,苍白得要换了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深吸了一口气,他简明扼要的沉声低语。

    “宝柒,请你相信我!”

    相信么?

    宝柒真有点儿不知道。

    她红肿的双眼里,再次蒙上了一层水蒙。

    两串泪珠子,似掉未掉,悬垂在长长的睫毛上,那小模样儿,说不出来的纠结。

    下一秒……

    她略略垂眼,看着那滴泪落下去,笑着问:“二叔,你知不知道,在被上野寻抓到的时候,我差点儿就跳了悬崖。就差一秒,你就再也见不到我和孩子了?”

    死锁着眉头,冷枭心跳骤停。

    是的,他已经知道了。

    紧紧抱牢了她,他的声调有些发颤,“宝柒,对不起!”

    翘了一下唇角,宝柒的视线不经意穿过他的肩膀,望向那个让她哭得哑了声儿的平台方向,“那你又知不知道,我差点儿被金子一枪给打死了,如果不是姚望他及时赶到的话,现在你能看到的或许就是一具尸体!”

    “宝柒——”

    “宝柒——”

    她的话落,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一个是冷枭,一个是姚望。

    离他们不足五米的另一颗棕榈树下,姚望提着狙击枪,戴着伪装钢盔的俊脸颇有些尴尬,他望了望天,又笑了笑,实事求实的说,“宝柒,其实我已经在上面那个制高埋伏了快十个小时了。我一直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你是绝对不会有事儿的。其实整场戏的观众除了上头的监控设备之外,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金子,其实他是R本政府派到上野寻身边儿的眼线。”

    金子是眼线儿不奇怪,他之前在海边说的那番话就差不多暴露了这一点。

    她奇怪的是姚望都知道情况?

    为啥就她一个人不知道?就她是傻子么?

    转过头去,她望着姚望,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一瞬间,仿佛所有的东西都串上线了。

    沉默几秒,她苦笑一下。

    “所以,姚美人,你并没有按照狙击手的常规战术直接击中金子的头部,而是击中了他的胸口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的伤势应该不足以致命吧?然后,你们还会让他逃回日本,将卫星资料带回去,证明上野寻确实立了功,而且卫星没有发射……是也不是?”

    看了冷枭一眼,姚望歪了歪唇,轻声叹息,“是!”

    眼皮儿微动,宝柒觉得懂了,“那么,上野寻呢?不可能死了吧!”

    “他跳海了……”

    “呵跳海是假,他也会在‘清剿’行动中‘侥幸逃生’,然后回到R本吧?”说完她转起头来看着冷枭轮廓线条冷硬的侧脸,心里窒了一下,不期然又想到之前金子说的那些话。

    一念之下,她觉得特别好笑,弯了一下唇角。

    “上野寻信不过金子,可惜金子对他却是……他根本就不会出卖上野寻,你们知道么?”

    冷枭抿着冷唇,一言不发地顺着她的头发。

    这种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根丝的纰漏都不能发生。

    他又怎么敢去相信一个眼线?

    眸底掠过一抹的涩意,宝柒的视线有些模糊,叹着气儿,笑得有点儿抽疯,轻谩的缓缓说道:“再说仔细一点儿,其实吧,整个过程里面只有我,只有我一个人是傻瓜,对不对?”

    冷枭的心里揪紧了,受不了她明明难受还要强笑的样子。

    “宝柒,你是一名战士。”

    “是啊,我没说我一名战士!你说过嘛,红刺的军医也是战士。所以,任何牺牲都是应该的,对吧?!我懂!这是荣誉,光荣,革命传统!”

    “行了!”绕过她的肩膀揽她过来,冷枭声音低沉,“走吧!”

    嘴唇轻轻一抽,宝柒说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

    谈不上那种被男人欺骗后的疼痛,又不是可以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简单……

    说来说去,最主要是一种情绪——憋屈!

    憋屈得她心里难受!

    宝柒并不是不讲道理的女人,她更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对他大吵大闹或者跺脚哭诉,或者认定男人欺骗了她,侮辱了她,不尊重她……

    真正难受的根源,是她在意上了游念汐临死前的话。

    游念汐说冷枭在利用她……

    虽然他没有承认,她却还是不服气。

    游念汐还说她是一个大傻瓜,她更不服气,可事实证明她是对的。

    难道她宝柒,真傻?

    她不想哭,不想生气,想大气一点一笑而过。可他妈的视线却被泪水给模糊了,想装逼都不行了!尤其是想到游念汐一副干尸般诅咒的嘲笑表情,情绪就火上的上了头,一窝蜂地堵在脑子里。

    想发飙,憋着!

    不想纠结,却绕成一团!

    瞬息间,那糟乱的小脸儿上,一大颗一大颗的眼泪珠子,便流了下来。

    又哭又笑,莫名其妙!

    “宝柒!”冷枭慌了,拧过她的小身板儿来,“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

    靠!

    对不起个毛啊!女人有时候都有一股作劲儿。

    男人越是觉得错了,越是不停的道歉,女人越是觉得受了侮辱。他完全可以义正辞严的告诉她:宝柒同志,因为组织需要你配合,所以你必须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嘛。一遍遍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啊?!

    抽泣着,她扁着嘴巴,眉头狠狠挑起,一把推开了他,挺着大肚子叉着腰的样子,颇有几分泼妇的气概。

    “滚犊子的对不起!老子不喜欢听……”

    母夜叉一般的暴喝声出口,她停顿住了。

    什么时候把冷枭的口头禅也给捡回来了?

    不过,女人说老子的时候,其实也挺有几分霸气的。

    冷冷一哼,她磨着牙齿,看着冷枭耷拉下来的黑脸儿,再看看旁边目瞪口呆惊诧的姚望,女土匪一般咽了咽口水,以怀孕的庞大体型为优势,狠狠转过身去,一摆手,潇洒地哭着说。

    “行了!老子懒得跟你们计较!走了——”

    小样儿,忒拽!

    她并不是一个记仇的妞,更不愿意因为这点屁事儿就开始情感大虐。

    得了,撒撒小气儿行了,日子还不得过么?

    难不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欺骗就大演琼瑶剧要生要死,绝对不是她的个性啊!

    嗵——

    “首长——”

    背后,有人栽倒的声音,还有姚望的失声惊呼。

    她乱转的思绪到此便嘎然而止。

    他怎么了?

    受伤了?不是说特效表演么?

    持着怀疑的态度,她慢吞吞地转过身,愣了几秒,眉头狠抽一下就扑了过去。

    “二叔,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

    身体抽痛了一下,冷枭死死捂着胸口,一字一句说得气若游丝。

    “咝……妈的,狗日的替机报复老子……真他娘的下了狠手!”

    真受伤了?

    一时间,什么都顾不上了,宝柒一把抱住他:“你傻的啊!你身体痛不知道说吗?还陪我在那儿瞎白话什么啊?冷枭,你脑子没抽风就奇怪了!”

    说着,吼着,又急又快地巴拉巴拉埋怨着,她扶着他的肩膀往上拉,又慌不迭地冲着姚望喊。

    “姚美人,快,把他扶起来!”

    姚望歪了一下嘴,望向了冷枭。

    在宝柒看不见的角度,冷枭冲姚望挤了一下眼睛。

    多荒唐!

    姚望苦逼地望天,不再搭茬了,赶紧和宝柒一起把他给扶了起来,将‘全身无力’的他倚在自己身上,重力压了过来,心里的震惊感至少旋转了360度才着到实处。

    在他的印象中,冷枭是严肃的,冷漠的,不苟言笑的,做事更不会瞻前顾后的,对于自己的决策更是不可能说什么对不起。而他竟然为了哄宝柒开心,使出这么‘不要脸’的小手段……

    这,算不算大丈夫能屈能伸?

    唉!不服他,还能服谁?“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他摇了一下头,背上却感受到冷枭的轻拍。

    看过去,他也正看他。那眼底,大概意思是说,‘谢了啊,兄弟!’

    姚望动了动嘴皮儿,再次无语。

    一只扒开胸腔找不着心的老狐狸,怪不得宝柒会掉入他的情感陷井!

    只顾着担心冷枭的宝柒同志,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个背后的小动作,更不知道自个儿又一次做了傻瓜,额头急出了汗来,苦着脸东张西望着这片儿长长的海滩何时到尽头,心里早就忘记了被冷枭欺骗的那点儿纠结了。

    “疼得很厉害吗?二叔?”

    “咝,还好……没关系!”望着她,冷枭表情非常痛苦。

    一见没关系,宝柒心又狠下来了,“活该!”

    善于转移斗争目标的冷大首长,脚步踉跄了一下,‘痛苦’嘶声儿,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声哼哼:“是没关系,大不了断两根肋骨,小事!”

    什么?肋骨!

    扶着她的宝柒吓住了,心疼得不行,“你不要再说话了,说话费神儿!”说着蹙了蹙眉又停了下来,“不行,我看你这情况太严重了,来,我先替你看看!”

    “看什么?!”摇头拒绝着,在她摸上来时,冷枭故意吃痛皱眉,躲避着她的小手儿,“你又不是骨科医生!”

    见他像小孩儿一样讳疾忌医,宝柒炸毛了,“别动!”

    冷眸敛了敛,冷枭再拧眉头,按住她的小手儿,“不要怕!估计就是软组织挫伤……骨头还在!”

    “废话,骨头当然还在!”

    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宝柒见他气息又均匀起来,心里略略放心,估摸着伤势便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他的伤少一分,她的怒气就多一分。

    好不容易咽下气,她想了想,说:“姚望,你先去开车,我带着他慢慢走过来!”

    “——”姚望拧了一下眉头,“宝柒,这是在海岛上,没有车。”

    “那船呢?”

    “也没有船。”姚望再答。

    “没有船,你们怎么过来的?”

    “我潜过来的!”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姚望的确是一个人潜过来的。

    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俩,宝柒差点儿一口血吐死,“那现在怎么办,他受了伤,不能下水的啊,姚望,你快点儿联系部队吧?手机有的吧!”

    “咳!”

    姚望正想说话,却听到冷枭轻咳了一声儿。

    他咽了话!

    在宝柒不解地望过来时,冷枭‘虚弱’地说:“我来的时候看到对岸有一个小镇,咱们过去看一下,有没有摆渡的人,先在小镇上歇下脚。”

    什么,还去歇脚?

    宝柒横眉绿眼地瞪着他:“你不是更应该马上就医吗?”

    “放心,我没事。”冷枭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那个小镇上……有一个很不错的赵医生!咱们找他瞧瞧去!”

    “冷枭,你没有烧糊涂吧?”宝柒真着急了,懵懂地看着明显在抽风状态的男人,“这种地方的赤脚医生,他能治你的病么?”

    冷枭揉了揉自己的脑子,表示它清明得很。

    不过,他十分享受她的着急,严肃地说:“不怕,我撑得住!”

    “可是我撑不住了,我饿死了!”咕哝了一下,宝柒昂起脸蛋来,45度斜视他良久,没有搞清楚这个男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过,在她吃掉了姚望递过来的压缩饼之后,便没有时间再说话了。

    冷枭预计得不错,绕过那片海滩,他们果然看到一个摆渡的船,就好像专门停在那儿停他们的一样,船上设备很齐备,就是没有人。

    带着一个伤者,一个饿者,孤独的狙击手姚望同志划着一只破船,大约花了近一个小时才赶到了对岸的那个临海小镇。

    心里,唏嘘……

    冷大首长的浪漫,果然非同小可!

    ——

    天色,渐渐暗了。

    三个人走在小镇上,是一种特别诡异的组合。

    这个临海小镇,果然很小。

    两条直直的街道,一眼便可以望得到头。

    可是,姓赵的医生到底在哪儿呢?冷枭并不清楚具体的位置。

    从对岸到小镇的工夫里,宝柒从他们那里大概了解到了自己那一觉究竟睡去了多少事情了。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早已经转移到了千里之外,离锦城相当遥远了。

    走在小镇破旧的公路上,她依稀嗅到缕缕的鱼腥味儿。

    几块压缩饼干,并没有解决她的问题。

    又累又饿,还疲乏,她想骂天!

    不过,一想到冷枭受上还受着伤,比她还要惨烈一点,她心里的天平又平衡了不少。

    没有路灯的镇子里,依稀的光线全是家户里传出来的,街面上没有人了,想找个人问问路都没有寻到,她的心情有些沉重。可是旁边的男人仿佛半点都不担心,平淡得有些可怕。

    该不会,被上野寻揍得脑子坏了吧?

    一想,她更担心了!

    大约两分钟后……

    街边的房檐下,一个胖乎乎的小家伙在地上摩挲了一下,像是捡了一颗石子,然后举着手里的弹弓就对准了街边的玻璃,眼看要射击——

    “喂!”

    扬着嗓子喊了他,宝柒慢吞吞地走过去。

    这小孩儿约摸十来岁的样子,长得憨态可鞠,没想到却这么皮!抿着嘴乐了一下,宝柒拍了拍他的脑袋,“小朋友,姐姐向你打听个事儿呗?”

    大慨听不懂她的普通话,小家伙儿拿着弹弓愣了一下,昂着小脑袋望着她并不回答。

    清了清嗓子,宝柒躬着腰有些不便,“小朋友,你能听懂姐姐的话吗?”

    小孩儿都认生,防备地看了看满身是血的冷枭,又看了看她的大肚子,最后落在姚望手里的狙击枪上,小心翼翼地咕哝着回答。

    “什么姐姐?妈妈教过我的,大肚子的女人该叫阿姨!”

    宝柒愣住了!

    背后,适时传来姚望的浅笑声。

    瞪大了瞳孔,她差点儿一头栽倒在地。

    装嫩被小孩子给鄙视了,她面子有点儿过不去。

    好在她有厚脸皮的底子,很快便武装了神经,一把拉过小男孩儿的肩膀,叉着腰,说“行吧小鬼!阿姨向你打听个事儿,行不?”

    “我不叫小鬼。”

    憋着一口恶气,宝柒直翻白眼儿,“那你叫什么名字?”

    “小胖墩!”

    轻‘咳’了一下,宝柒吸了吸鼻子,“真是名副其实!小胖墩!你们村子里有一个姓赵的名医吗?”

    小胖墩是个老实孩子,挠着头问:“名医是什么?”

    嗷……

    宝柒又比又划,好不容易才对这十来岁的孩子说明白而且让他领悟到,所谓名医就是一个不仅能治病,还能治许多人的病,更会在镇子里为人所熟知的人物。

    “哦!~你说的是赵爷爷吧?”

    小胖墩明白了,指着一下不远处黑不咚咚的一排房子。

    “他就住在那儿!”

    “额…。小胖墩,你能带我们过去吗?”

    小胖墩点了点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歪着脑袋问:“你们是坏人吗?”

    宝柒愣住了,“算……不是吧?”

    扁着一下小嘴,小胖墩不再多说什么了,开心地领着他们就往那排房子走了过去。多聊几句,小家伙便不再怯生了,嘴里的话也多起来了。据他介绍说,这个赵爷爷是几个月前才搬到镇子上来住的。开始说是来海边上旅游,可是在镇子里住下他就不再走了。小镇上没有专门的旅馆,他就租了小胖墩家的两间平房住了下来。平时也没有见他做过什么事儿,偶尔会跟着镇上的人一起去赶海,有人身体不适的时候,他也会替人瞧瞧病。

    没有想到,一瞧就瞧好,这下不得了。小胖墩说,那个赵爷爷医术真了得,再加上他又是免费看病,两三个月的工夫,他就在镇子里取了良好的信誉,小地方的人都是热情又淳朴的,大家很快便接受了他在镇子里的存在,没有人当他是外来人。

    在小胖墩断断续续,扯鸡抓狗的零碎介绍里,宝柒对这个赵爷爷更加好奇了起来。

    当然,更好奇的问题在于,远在千里之外的冷大首长,一个巴掌能遮得有多远?连这种地方有一个‘隐世名医’他都能够知道?

    隐隐约约的,她有一种感觉——笨,没那么简单!

    两条街道笔直的延伸着,不到五分钟时间,便走到了头。

    小胖墩家真是在小镇的东头,而现在小鬼头已经彻底相信他们是好人了,直接将他们领到了赵爷爷家的门口,不待宝柒吩咐,便蹦蹦跳跳地跑上了台阶,敲响了那两扇破旧的木门。

    站在五六米开外,宝柒摇头失笑。

    小家伙儿也太容易阵前倒戈了!

    不知道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出来,会不会有这么调皮搞怪?

    “来了——”

    小胖墩的敲门声后,屋内很快便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随着他的脚步声响起,破旧的木门‘吱呀’一声儿便打开了,那张特别容易让人记忆的脸便突然出现在了门口。

    宝柒吓了一大跳。

    怎么会是他?赵爷爷就是那个在看守所给她小册子的中年男人?

    太扯了吧?

    不过,她确定自己不会认错的,虽然距离她第一次在看守所见到他已经整整六年过去了,但她还是一眼便能认出来。中年男人的个头不高,瘦削的身材好像稍微胖了一点儿,脸上和脖子上的伤疤随着时间和岁月的推移也略略散了不少,没有当初那么狰狞可怕了。

    不过,一个脸上有那么多伤疤,又能那么淡定从容,面色平和的人并不多见。

    那时候,宝柒就曾经因他叹服过。

    但,二叔不是说他死了么?搞不懂了!

    瞪着一双红肿还没有消散的眼睛,宝柒看着他不知所措。

    撑着身体上前,冷枭手掌搭上她的肩,率先开了口。

    “赵先生,打扰了!”

    “呵呵……不打扰不打扰!”中年男人温和地笑了笑,反手一把将大门全部推开,迎客一般摊开了手,“受伤了吧?先进来我给看看。”

    “小伤,不碍事!”冷枭点头,带着宝柒往里走。

    “首长!”姚望停在原地,提着狙击枪的身影有些寂寥,一身狙击手的装备看上去清冷又孤独。他心里知道,自己杵在二人中间已经不合时宜了,“那啥,我先归队了!”

    目光沉沉地看着他,冷枭眸底有他才能懂的感激。

    “去吧!多谢!”

    “首长你客气了!”

    缓缓牵着薄唇笑了一笑,姚望不以为意地又将目光转身了宝柒,挥一挥手,笑着不再多话。

    宝柒吸了吸鼻子,冲他挥手,“姚美人,你慢点儿啊,这边儿路不好走!”

    “知道了!”姚望微笑。

    当然,他不会告诉她,他的车就停在镇子外面的芭蕉树下。

    ——

    “来来,先坐下!”

    两个人在赵先生的引见下进了屋子里。

    屋子是一进二的套间。里一间,外一间,旁边有一个偏房,和小镇上的建筑保持着一致,房屋是青砖瓦修建的平房,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墙壁用石灰抹白,屋内放着一张木桌,四条长木凳,还有一个书架。除此,别无它物。

    不远入隔着一道布帘,布帘后的木门打开,就是小胖墩的家了。

    这屋子,完全是旧式的穿堂结构。

    老实说,真是简陋得可以。

    有了小胖墩的通报,没多一会儿胖墩老妈就急冲冲地过来了,瞧了瞧冷枭身上的血迹,她好像吓了一大跳,带着点精明,警惕又小心的问,“妹子,你们俩这是遇到劫匪了啊?”

    宝柒抽搐一下嘴,点头,“是啊,大……姐!”

    胖墩娘的面相较为显老,她差点儿脱口喊出大婶儿了。不过想到刚才的教训,她又活活把大婶给吞进了肚子里。

    轻轻‘哦’了一下,胖墩娘满脸痛惜的表情,像是相信了。

    “现在的人啊真是不学好,咱这地儿好久没遇到过这种事了。妹子,你们不要怕啊,我们镇上的赵医生医术好得很,你家男人……”说到这里,她瞄了宝柒一眼,“妹子,是你家男人吧?”

    抿着嘴,宝柒忍不住乐了:“是啊,大姐!是我当家的!”

    “呵呵,小两口儿这是过来赶海玩呢?听你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呢?打哪儿来的呀!”胖墩娘的身上,有着中国广大劳动妇女最基本的特征,问起话来毫不含糊。

    宝柒微笑,“嗯,我们从京都过来!”

    “哦哟,首都啊!呵呵,真是,真是,你瞧瞧这……俺们这犄角旮旯的也没啥可招待的!”

    一边说着,她一边跑前跑后,又是替他们烧水,又是给他们砌茶,还特地回家拿了两套自己和男人的衣服过来,说是还没有穿过的新衣服,让他们将就用着,那股子善良劲儿能让不少人汗颜。

    来自陌生人的温暖,宝柒感动了。

    “谢谢大姐!”

    “不用谢,什么啊!穷门小户的东西,值不了几个钱。对哦,你们饿了吧,我去给煮碗面吃吧?”呵呵乐着,她自语自语般,完全不得宝柒回应,又径直离开了。

    在这个过程里,赵先生自始自终只是微笑着并不怎么说话。他仔细瞧过了冷枭身上的伤,又进行了处理,实际的情况呢,真的没有冷枭本人说得那么严重,不过也不是半点儿事都没有。虽然没有脾脏破绽也没有断骨头,不过确实有多处软组织挫伤,还有皮下出血,他建议要休息一段时间。

    感叹着谢过了这位曾经的‘狱友’,宝柒心里颇为感叹。

    “赵先生,你怎么会到这儿来了!……我们还以为你……”

    呵呵一笑,赵先生像是并不太乐意提起这档子事儿。

    “说来话长啊!”

    “赵先生……”冷枭冲宝柒使了个眼色儿,正准备说话,胖墩就掀开帘子过来了,手里端了两碗热气腾腾的清汤素面,带着满脸的笑容,一边儿将面条放在木桌上,一边儿烫得直摸耳朵,“不好意思啊,家里头只有面条了。剩饭剩菜不好招待贵客,一会儿我出去钓蟹子,赶明儿给你们蒸螃蟹吃!”

    “大姐不用了,面条已经很好了!”

    被人这么友情热情的招呼着,宝柒心里特别温暖。就连向来不喜言词,不爱表达情绪的冷大首长,都向那位大姐投去了感激的一瞥。

    “姐姐,你不要管,我都给我娘说好了,让她好好招呼你们!”小胖墩躲在他娘的背后,冲宝柒挤眉弄眼一下,又扬了扬手里的玩具枪,“……嘿嘿,我长大了就要去当兵,扛刚才那位叔叔那种机关枪,啪啪啪啪啪……打日本小鬼子……”

    宝柒愣了愣,和冷枭互望一眼,哭笑不得。

    小家伙抗战片看多嘞吧?

    笑着点着一下头,她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说,“行,当兵没问题。不过,你得好好念书,不许再调皮,尤其弹弓砸玻璃这种事儿不能干,知道吗?调皮蛋儿,可不能当兵,部队不要!”

    “报告司令官!得令嘞!”

    “小兔嵬子……去玩儿吧!”一把刨开儿子,胖墩娘笑着说:“妹子,一边儿你们俩就住旁边的偏房里,我去收拾收拾!”

    红着脸点了点头,宝柒没有拒绝。

    冷枭受伤了,现在这点儿也走不了,今天晚上只能在这儿过夜了。

    心里琢磨了一下,她又返过去将冷枭兜儿里的钱全部掏了出来。数了数,一共不到一千块钱。她知道首长大人向来身上不怎么放现金的,气短的叹了一下,她不好意思地塞到了胖墩娘的手里。

    “今天真是麻烦你了,大姐!这个你收着!”

    “嘿嘿,这个……”一摞钱在手心里裹了裹,胖墩娘想了想,只从里面抽出了两张,“二百块钱足够了!带吃带住……我还占你们便宜了呢!”

    噗哧!

    宝柒笑了,“那……谢谢!”

    “呵呵,不带这么客套的啊!我去整理了!”收了人的钱,胖墩娘有些不好意思,拉着还不想离开的小胖墩儿,小声地数落着便再次挑开帘子回自个儿屋去了。

    宝柒愉快地笑笑,坐下来和冷枭一起吃面。

    胖墩娘煮的面有些黏糊了,里面没有肉沫儿也没有青菜,老实说味道真不怎么嘀。可是,对于一个饿到极点的人来说,一切能够果腹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尤其是同在,冷枭伤势没有大碍,事情也解决了,狱中的男人也见到了,她心里更是轻松了,吃起东西来更是稀里呼噜,好不爽快。

    等她吃完,差不多冷枭也吃完了。

    咽了一下口水,宝柒抹了一下嘴,迎上了他看过来的目光。

    “干嘛这么看我,你没吃饱?”

    放下筷子,冷枭慢条斯理的样子,半点儿不像受伤的人,“还好!”

    “还好是什么意思?”

    “就是似饱非饱!”

    哧溜一下,宝柒差点儿笑喷了!

    知道他在故意板着脸耍矫情,她懒得再搭理他,撑着大肚子便腾吞吞地朝赵先生走去。

    赵先生不言不说,戴着一副黑框的镜子在看书。

    搓了搓手,宝柒难得腼腆,学上了结巴妹的支吾。

    “赵,赵先生,这次能够再见到你,又能得到你的帮助,真的是太好了。其实我上次就准备去找你的,就是,就是……上次你给我那个小册子……反正吧,我还有好多地方没弄懂,特想向你请教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温和地笑了笑,赵先生看了看矮柜上的时钟。

    “要不然明天吧?今儿晚了!你先生该休息了!”

    宝柒愣了一下,尴尬的笑着点头。

    既然人家都这样说了,她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不好意思地笑着向他道了谢,她又过去扶起冷枭准备回偏房休息。

    偏房就在饭厅的一墙之隔,不过几步路的功夫。

    碰了一个软钉子,她快要憋死了!

    日思夜想着解开《金篆玉函》的谜题,眼看答案和钥匙就在身边儿,可人家却不咸不淡,她有点儿颓然了。

    一进屋,便见到了胖墩娘给弄好的热水。

    护着冷枭的伤口,她扶他(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坐下洗了脚,又扶着他走到床边儿。

    “二叔,你觉不觉得,赵先生这人有些奇怪。”

    “哪里?”

    宝柒说不上来,“我觉着吧,他未必会告诉我!”

    躺在硬绑绑的板儿床上,冷枭抬起眼皮儿,摸一下她的脸,“为什么这么说?”

    “你没发现么?他这人吧,不太冷,看着温和,可是骨子里冷漠,对人未必热情!”

    微眯着眼睛,冷枭点头认同,“自古有才气的人都清高!要不然,诸葛亮就不需要刘备三顾茅庐了!”

    嗤!

    鄙视了他一下,宝柒摸了摸下巴,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不过,也有道理!嗯,我得好好想想,合计合计,怎么样儿才能打动他。”

    “金诚所致吧!”

    “就怕金诚了也致不了!”

    小心翼翼的躺在他的身边儿,两个人在这翻劫难后再次相拥而眠。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没有睡意。

    屋里的电灯瓦数不高,光线昏暗。

    可是,这种感觉,淡而温馨,有种岁月静好的气氛。

    冷枭摩挲着她的脸,“宝柒,一直住下来也挺好吧?”

    一直住?

    望了一下屋顶,宝柒别过头来,冲他直砸舌头,“有啥好的啊?你呀,就是大城市的好日子过惯了,想要偷得浮生半日闲了,是吧?”

    “你不喜欢?”

    “谈不上多喜欢。我小的时候湖光山色瞧够了,石头,山路这些玩意儿,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有意境,反倒是……现在你看看,受伤了都不方便就医,要到县城还得几十里……有多麻烦?!”

    勾了一下唇,冷枭抬手落在她的发上,轻轻抚着,又将她的身体掰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

    “回京都又有什么好?工作,没完没了的工作。还不如陪你隐居!”

    隐居?

    腻歪在他怀里,宝柒‘噗哧’一笑,“得了吧吧!你要真陪我在这儿隐居啊。信不信你家的老首长开过来一只舰队,直接把我给毙喽!”

    冷枭抿了一下唇,没有说话,手指穿透她的发,小心翼翼地抚着她。

    在这个避世又遥远的海滨小镇上,离开了世俗和闲言碎语的感觉,他真的觉得很好。

    如果有一天,隐居真的会不错!

    “喂——”闷了好一会儿,宝柒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盯着他:“我说你怎么会不带手机呢?”

    “怎么了?出任务不带手机正常啊!”冷枭反问。

    噘了噘嘴巴,宝柒的眉头锁了又锁,像一个大粽子般再次倒在了他的身上,长长叹了一口气,又小小的抽了一声儿,声音淡淡的,轻轻的,又带着点儿浓浓的情绪。

    “说得是没错儿,不过没多少钱,又不方便!”

    “嗯。”

    见他发闷,宝柒咧了一下嘴,“好吧,听你的,这样儿好!咱们隐居吧!”

    说完,她仰着头,望着他笑。

    他也笑。

    宝柒的心,宁静了下来,然后便是哈哈大笑。

    她觉得自己没心没肺了,傻拉吧叽的。

    不过又能怎么样呢?她的世界,自己做主。

    关了灯,偏房里黑了下来。

    隐居还没开始,两个人就受到了硬板床的困扰,睡在上面,更是没有想象那么愉快和浪漫。宝柒半点儿都没有办法入眠,冷枭也只是躺着没有睡着,手掌有一搭没一搭地抚在她的后背上,动作轻柔地拍着像个哄孩子睡觉的老爹。

    宝柒心里特暖,“二叔……”

    “嗯?”

    靠近了一点,她小声说:“往后有啥事儿,你能不能提前支会我一声儿啊?一想到我傻瓜一样,被你耍得团团转,心里就恨得牙根儿痒痒,真想一把掐死你!”

    男人落在她背上的手停了下来。

    稍顷,他忍着身体的疼痛侧过身来抱着她,摸着黑将自己的脸凑到她的脸上,贴着她,将微热的气息拂在她脸颊上传递给她。一秒后,一个密密麻麻的吻就来了,却什么话也不说。

    喉咙里‘嗯咛’一下,在他带着爱意的浓烈拥吻里,宝柒直接就没有了脾气,呼哧呼哧地喘不过气儿来了,自到他停下来,才赌气般吼吼。

    “你每次都用这一招儿,烦不烦啦!”

    有了夜色的遮掩,冷大首长的脸皮厚了不少,“不烦!”

    对着黑夜翻了一个大白眼,宝柒小手儿摸到他的腰上,摩挲着,摩挲着,趁得他舒服得直哼哼的时候,突然一下力道加重,恶狠狠地掐在了他腰间的软肉上,恶狠狠的说。

    “这一下是给你的惩罚,提醒你,哼,姑奶奶不是那么好惹的!”

    冷枭轻哼,“怎么不说老子了?”

    “好吧,如你所愿!男人,严重的提醒你,再有下次,老子扒了你的皮!”

    她话刚落下,男人扶在腰上的大手便已收紧,头顶被他的下巴钳制着,一道低沉又磁场十足的声音便划落在她的耳朵边上,“扒了皮要干嘛?嗯,强上老子?”

    呀!

    一听这两个不雅字儿,宝柒心里便窒息了!想到自个儿在格桑心若那里吹的牛皮,她耳根子有点热,心里忍不住腹诽,这男人怎么就像她肚子里的蛔虫?她想了什么,他就像知道了一样。

    暗暗纳闷了两秒,不容她再思索,男人荡漾的邪手已经摸上来了,身体不停地蹭着她,这里摸一把,那里亲一下,完全无视自己身上的伤势。

    “宝柒!”

    丫丫的,受了伤也不知道节制一下么?

    受伤,受伤,医治……

    默念两遍,她心里一凛,顿悟了!

    “二叔!”撑着他的肩膀,宝柒歪着头,在黑暗里盯住他,“你……我靠!”

    “我怎么了?”

    郁闷了一下,宝柒觉得自己怀孕之后,脑子真是迟钝了不少,到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怒了,揪住他肩膀上的衣服,斥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赵先生在这个村子里,故意带我来的?”

    咳咳!

    黑暗里,响起了冷枭的咳嗽声儿。

    心里一疼,宝柒放松了手。

    再不知真假的咳了咳,冷枭吸了一口气,把持着小兽杵在她身上不停磨动着,宽厚的手掌拍在她的后背上,没说话,先替她顺气儿,“宝柒,依你的智商,应该在进门的时候就知道了!”

    “靠!你侮辱我就算了,竟然敢侮辱我的智商?!”

    要不是他身上有伤,宝柒肯定咬死他。

    冷枭闷闷低笑一下,手上稍稍一使劲儿,便将她笨重的身体揽了过来,纳入自己怀里,仔细向她解释了原因。

    原来,当初宝柒想去找那个男人的时候,看守所方面确实已经宣布他死亡了,冷枭得到的也是这样的回复,不过具体的死亡原因他们有些含糊和遮掩,想着这个男人的不同寻常处,凭着多年来的职业习惯,冷枭估计到这事会有其它的内幕,于是派人调查。

    不久之前,他才查到原来他是诈死出了看守所。

    要知道,在现在这个社会,一个轮丶轩犯人诈死……改头换面的生活并不容易。要不是后面有极强大的后台,根本就不可能办到。为了宝柒的《金篆玉函》,他接下来没有放弃调查,终于得到消息,这个男人一直隐匿在这个小镇上。

    而且,他本不姓赵。

    ------题外话------

    同志们,宠婚连载到现在已经快六个月了。妞们一路追文辛苦了,先叩谢诸位美妞儿一路的支持,对你们的爱尽在不言中,都放在心里了。文到了后期,会有厌倦的心理,可以理解。

    用不了多久就完结了,握拳!

    今天锦想说:作者玻璃心,身娇体轻易受伤。请大家不要在评论区发表负面评论好么?谢谢了。

    或许有人觉得作者小肚鸡肠。但,幼儿园老师教过咱,做人换位思考,小朋友得到鼓励才会进步,作者也一样,批评什么的会特别形响心情!

    【更新问题】大家可以催,我不会生气!最(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近不给力,确实因本人身体原因。美妞们,抱歉了!鞠躬!

    【宠婚荣誉榜】更新:解元以上大官人截止今天共计56名了!

    __恭喜新晋衔解元大官人——【青儿21】姑娘!啪啪啪~巴巴掌来得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