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170

    章节名:168米刺激眼球的东东!

    天!

    一秒间,形势逆变?

    平台之上,浪风四浸,海浪声声。

    冷枭黑洞洞的左轮手枪的枪口,直接指在了上野寻的脑袋上。

    手指,扣动在板机上。

    只要一枪下去,上野寻就会没命。

    吁……

    见他反击了,宝柒暗自松了一口气。

    刹时间,金子却疯狂了。见状,已然烧红了眼睛,胸腔里震动了一下,猛地勒紧了宝柒的脖子,枪口抵紧她的太阳穴,拔高了声音呐喊:“冷枭,你不要乱来,我警告你……不要乱来啊!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她!杀了她——!”

    冷枭调转过头,望着金子紧张的样子,眸底无波面无表情,“我也警告你——不要乱来!”

    金子握枪的手微微抖着,唇色苍白,不敢乱动。

    这样的局势,二VS二,谁赢谁输都难说!

    上野寻愣了半秒,被枪指着自个儿的脑袋,他嘴角竟愉快地掀起了笑容,极其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他嘲讽地笑着问:“冷大首长,愿赌服输,你该不会是输不起吧?”

    冷枭侧眸,强势的盯着他,一双幽暗深邃的眸子如同利刃般切割在他的面颊上,拿枪的姿势凛然又强势,浑身的肌肉拉满得像一张蓄势待发的弓箭,出口的声音冷冽如冰。

    “上野寻,她安全离开,我必然履行承诺!”

    “君子一诺重千金,没问题啊!”上野寻毫不在意地摸着下巴,邪魅阴佞的眸底笑意盎然,“只要你死了,我自然会让她安全离开。我可是说话算话的人。”

    “最好这样!”冷枭凉凉地说完,盯着他,大手陡然一收。

    下一秒,他手里的枪口,再次抵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什么?

    宝柒震惊了!

    看着他,看着情形的再转变,脸色早已苍白了一片。

    二叔真的要冲自己开最后一枪?

    冲着太阳穴开枪,他还有命活着么?

    “不要——!”这一幕太过悲壮了,宝柒心里悲愤不已,挣扎着被束缚的身体,大喊出声儿,“二叔,我不要你为了我这么做。枪在你的手里,你杀了他,现在杀了他……你不要管我……”

    喊着,吼着,咆哮着,她盯着冷枭的眼睛里已经盈满了一池的水波,双腿软得快要站不住了,悲伤席卷着全身,整个人不停地颤抖着,脸上布满了泪水。

    “好样儿的,冷大首长果然说话算话!”上野寻环视一下,又妖孽的笑了,笑容邪佞又得劲儿,声音更是愉快,“放心好了!你不食言,我当然也不会食言。”

    冷枭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目光扫过宝柒的脸孔时,嘴角勾起一抹安慰的笑意,而冷意却困于眼底深处。凝视她数秒,他慢慢地转过身,平举的左轮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整个人挺直了腰板儿,如同一尊雕像般凝住了。

    绿色的军装衬托下,他轮廓冷硬的身形更加完美,仿佛一头丛林里奔出来的野豹。

    可是,他的枪口下却是自己。

    使劲儿摇着头,宝柒全身颤抖着,泪流满面。

    “二叔……二叔……你不要开枪啊……”

    抽泣着,呜咽着,可是除了说不要,她什么办法都没有。这一刻,她痛恨自己的无能,痛恨自己没有超天的本领,反剪的手腕被绳勒住了红痕来,可是她浑然不觉。心痛的情绪绞动在心底,织成了一张无处不在的鱼网,俘获了她全部的神经。

    砰——

    尖锐刺耳的枪声响了……

    啊——

    宝柒失声惊叫着哭喊,下一秒,又怔愣了!

    枪声响了,可是枪口却对着天。

    就在冷枭开枪的瞬间,上野寻速度极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臂举起。

    侧过头来,冷枭不解地看着他。

    宝柒止住了泪水,心里充满了希翼。

    金子也怔住了,主上什么意思?

    一把夺过了冷枭手里的左枪手枪来,上野寻唇角色起,面上的笑容很深,可是笑意却不达眼底,声音更是带着彻头彻底尾的戏弄,“啧啧,一枪毙命,多好的事啊?对于冷大首长这样的英雄,死得这么爽快,岂不是太没有形象了?”

    冷枭阴沉的眸子微眯,没有说话。

    “还是这样有劲儿——”话音未落,上野寻突地丢出去没有了子弹的左轮手枪,抬起拳头,恶狠狠的一拳砸在冷枭高挺的鼻梁上,声音阴鸷,“冷大首长,我家小妞儿还没见过你狼狈的样子吧?今儿我就让她开开眼界。”

    目光利刃般挪过他,冷枭没有动弹,任由他发挥。

    上野寻一看就是练家子,挥拳的速度又快又狠,落拳时又重又稳,次次打在冷枭的要害之上,一拳下去,再次砸在了他的下巴,再一拳直接击中他英挺的侧脸。

    自始自终,冷枭没有反抗,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真爽啊!”摸了摸拳头,上野寻像是打得蛮有意思,再一拳随即便落下,击中了冷枭的左胸下心脏处……整个过程又血腥又暴力,不过短短一两分钟的时间里,冷枭的脸上,脖子,鼻孔,嘴角已经溢满了血迹。

    鲜血沿着他坚挺的下巴滑下,很快便染红了他绿色的军衬衣……

    红的,绿的……相互交映着……

    宝柒咬着唇,痛苦的无力呐喊着,脸色早就灰白成了纸片儿,心脏几乎快要承受不了这种负荷了。虽然冷枭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王,可是也不可能扛得住这样暴力的攻击啊。而上野寻阴鸷邪气的脸色,一看便知是下定了决心要他的命,他又怎么可能善罢……

    不止摇头,眼泪不住滑落。

    一滴,又一滴……

    她痛恨自己,恨不得自己早点死,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快一点从厕所的窗口跳下去。

    双手被绑着,身体被禁锢着,她只能近乎疯狂的大声嘶吼。

    “上野寻……你放过他吧……放过他,我就跟你……我跟你还不行么?…你要什么都可以……放他离开好不好?!”

    心里震动一下,上野寻转过头来,邪气的挑眉,“小妞儿,现在迟了!我给过你机会的,可是你不要!怪得了谁?”

    “宝柒——”强忍着身体的剧痛,冷枭捂着胸口,面上灰白着依旧难掩彻骨的冷冽,甚至于,在他脸上都看不出来有痛苦,冷冷的目光直视着她,“不许再哭!”

    “不……呜……二叔,你快点走吧,你打他吧?我知道你一定打得过他的……你出手啊“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宝柒拼了命地挣扎着,头发被金子揪着,头疼得几乎快要炸裂了,眼睛快要滴出血来。要不是金子一直拎着她的身体,她早就瘫软下去了。

    嘀嗒!嘀嗒!

    冷枭晃了一下头,鲜血便他的鼻子里流了下来。

    一滴,又一滴,很快便在平台上氤氲开来了。

    “宝柒……”冷枭看着她,干涩又沙哑的声音,“好好照顾自己!”

    “啊……”

    “嘭!”

    就在宝柒失声的尖叫中,上野寻突地飞起一脚,重重踢向了他的腿弯。

    腿弯受到大力袭击,小腿一软,失去的重心的冷枭支撑不住了,高大的身体轰然倒在地上。再强的男人到底不是钢铁打造的,挨了这么多次的重拳,哪怕是向来强硬的冷枭,也不得不跌坐在了地上。

    “二叔……”

    宝柒在抽泣,在呐喊,在哭泣,在呜咽……

    这样算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

    看着自己的男人在面前活生生地挨打,明明有能力反抗却不能反扛的感觉简直蛰心刺骨,她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意让他受这种侮辱和痛苦!

    那是冷枭的骄傲……

    冷枭是多么骄傲的男人!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见过冷枭狼狈地倒下过一次!

    从来都没有……

    老天!老天!

    她脑子快要懵掉了,眼睛哭肿了,泪珠子断线儿……

    “二叔……呜……你走吧……你走吧……我求求你了……”

    “小妞儿,不要说话啊,好好地看着我怎么收拾他……嗯?”上野寻愉快地搓了搓拳头,邪魅的笑容更盛了,他像是打得挺嗨,话落,矫健的身躯便一跃而起,再次冲着冷枭的腹部狠狠一个侧腿横踢,闷闷的一声儿后,他勾着邪魅的唇笑望着宝柒:“怎么样?本座这招儿,帅不帅?”

    “王八蛋,你会不得好死的!你不得好死!”哭哑了嗓子,宝柒看着冷枭身上刺眼的鲜血,心跳几乎停止了,呼吸已经不匀的破口大骂:“上野寻,做恶太多的人,不会有好报的,你等着瞧吧!”

    啪嗒——!

    几乎就在她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上野寻更重的一脚,直接踢向了冷枭的太阳穴。

    “啊——!”

    宝柒长大了嘴巴,眼泪挂在面颊上,目光几乎呆涩了!

    她是受过训练的女兵,自然知道太阳穴是一个什么样的部位。

    对于人体来说,在这么大力之下,还有活命么?

    咬着冷唇,冷枭目光有些涣散,还是没有哼声儿,仿佛身上全是钢筋铁骨。

    一身鲜血,一身是伤,但是他没有失掉半点男人的气概。

    虚弱地动了动嘴皮,他的样子像是不行了,艰涩地张了张嘴。

    “上野寻,你说话算数……!”

    不置可否地轻哼了一下,上野寻没有再继续动手,而是胜利者一般,俯下身去看着他。

    “冷枭,你也会有今天?真是没有想到呢?”

    悲凉的日光落在冷枭满是鲜血的俊脸上,他的眼里依旧潜伏着一头野兽,锋芒不减,霸气仍在。看着上野寻,他目光平静得波澜不惊,眼睛不经意地眯起,没有回答。

    或许,他没有力气再回答。

    唇角咬得发紫,宝柒心疼得恨不得死掉。

    上野寻目光阴佞地盯着冷枭,声音邪肆低沉,一字一句地说:“我保证,你死了,她会好好活着!所以——”没有说完,他腾地又站了身来,不等冷枭有反应,就地窜了起来,出栏猛虎一般骤然发力,右膝微屈,脚尖使力,再次朝着他另一边儿的太阳穴,用力刮上一脚!

    啪——

    又是一声重重的闷响!

    “啊啊啊……不要……”

    宝柒失声尖叫,手心快被自己的指甲抓烂了,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刹那之后——

    冷枭晃了晃,微微抬起的身体再次栽倒在地上。

    不过这一回,他没有再动弹了。

    两边太阳穴——他还能活么?!

    宝柒泪流成河。

    一个英雄盖世的男人,让他这样儿的死法……老天,你会不会太残忍了一点?

    目光掠过她的脸蛋,上野寻深邃的浅蓝眸子微微一眯,高大的身躯缓缓站定在她的面前,伸过用力揽过她来,低头,轻轻一吻落在她的额头。

    “宝妹妹,你不是对我说,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他更厉害的男人了么?刚才你看到了没有?本座可比他强多了?对不对?”

    “呸!你是——畜生!”宝柒红肿的眼眶里噙着泪水,还有难以掩饰的悲伤,直直盯着他的眼睛,她突地笑了,下一秒,一口唾沫准确地吐在他的脸上。

    哈——

    她又哭又笑!

    在他震惊的面孔下,她噙着泪水淡定地说,“我要和他说说话。”

    上野寻抿了抿唇,掏出纸巾来抹了一下脸上的唾沫,微微眯起了妖孽的俊脸,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他往冷枭的旁边拉,“别说哥哥不疼你……去吧,听听他的遗言。再不说,可就没有机会了!”

    “人渣!”

    宝柒双目圆瞪着,任由他揪着走到了冷枭的面前。

    看着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的男人,她心里一阵阵的愤恨,疼痛在一点点弥散,她多想摸摸他的脸,添他擦干净脸上的鲜血,可是,她的手却被反绑着……。

    心尖上的酸楚,泛滥开来,她屈膝,艰难的跪了下来。

    “二叔,你还好吧?”

    问出来,更是难过。

    被那个贱男人那么打,他又怎么可能会好。

    泪水落下,一滴一滴落在冷枭染红的俊脸上,点点晕了开来。

    这一幕,看着特别的凄美!

    “宝柒……”冷枭掀开了眼皮儿,抽气了一声,浑身痛得直冒冷汗,“我很好,你好好活着!”

    红着眼眶,宝柒心脏像被针在狠扎,痛得几乎要穿透整个百肢骨骸。死咬着下唇,她跪在他面前,没有再哭出半声来。她不想给他丢了脸了,更不想显得半点脆弱。

    她是冷枭的女人,必须坚强,不是么?

    看着他坚毅的样子,她诡异的笑了!

    “二叔,咱们一起死不好么?不要让我活下去……没有了你,你让我怎么活?”

    四目相对,半晌儿无语。

    冷枭忍着痛,默不作声。

    宝柒默默地淌着眼泪,憋着不哭出声儿来。

    好一会儿……

    冷枭抬起了深邃的眸子,“乖乖的去吧!”说完抿了抿满是血迹的唇,他面无表情地冷冷睨向了上野寻,声音沉沉:“你该履行承诺了!”

    上野寻摸着鼻子沉思了一下,抱臂缓缓地站起旁边。

    “没问题!”

    心脏被猛烈地撞击了一下,宝柒冷笑!

    现在冷枭没有了反抗能力了,上野寻已经出尽了风头,又怎么会不行呢?

    任由眼泪乱滴着,她艰难地躬身下去,尽量让自己的身体贴近冷枭,屏住了呼吸哑哑地喊。

    “二叔~”

    “嗯……”

    “我好爱你——”吹着不知从何处刮过来的冷风,宝柒跪匍在地上,目不转眼地看着他冷硬的脸,“我答应你,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替你生两个儿子好不好?!你不是最喜欢儿子么?那咱们就生俩!”

    “好!”狼狈的冷枭,霸气和桀骜半点儿没减。

    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宝柒被泪水浸泡过的眼睛又晶亮又朦胧。

    听着他的心跳,她的心,忽地又安定了。

    心还会跳,多好!

    心一定会跳,好不好?!

    她知道,他需要她好好的,他才会放心了。于是,她努力地冲他微笑着拿自己的脸去贴他,可是大着肚子绑着手,她做得非常艰难。好不容易,她的唇贴到了他的。

    贴着,贴着……

    她温柔的笑着,温柔地吻了一下:“二叔,你等着我啊,我一定会来找你的!不管你在哪儿,不管你在天上地上,还是黄泉地狱,宝柒只是你一个人的!”

    狠狠闭了一下眼睛,冷枭哽咽地叹息:“宝柒,去吧!”

    盯着他的脸,宝柒苦笑了一下。

    转而,又忍不住泣不成声。

    “好了,道别的时间差不多了啊——!”轻轻地笑了笑,上野寻伸手揪着她的肩膀,将她整个儿的拎了起来,掰转过身,邪肆的指尖儿摩挲着她的脸,不轻不重的说:“不要再和他生离死别了,一会儿让本座看得不爽……他会死得更惨!”

    说罢,他带着她转身,将她的身体推给了金子。

    “金子,带好探测卫星的资料,按咱们的计划,将她送出去!”

    “主上——”金子愣了愣,心有不甘的咬牙。

    上野寻笑了:“听命令!”

    “是!”颓然地看着他,金子服从惯了。

    一面狠狠地勒着宝柒,一面带着资料往平台下移动。

    扭过头来,宝柒含泪注视着奄奄一息的冷枭,心痛得不能呼吸。任由金子拖住她走,喉咙哽咽着,情不自禁地嘶声大喊:“二叔……二叔……我不走……放开我……”

    “听话!”冷枭冲他短促的挥了一下,手指落下便没有了声响。

    “走——”金子拖着她笨重的身体,移动的速度却不慢。

    宝柒的视线已经被泪水浸得模糊了,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她觉得远得已经快要看不清二叔的脸了。不停的转过头来望着他,她的声音近乎疯狂。

    “二叔……二叔……冷枭……”

    “呜……二叔……二叔……”

    她哭着,喊着,抽泣着,尖声叫着……

    不远处的海水也在咆哮着,海岛的风声在怒吼着……

    一步一步,她离他越来越远,更不知道这到底是哪里。

    最终,那个平台彻底消失在了她的视线。

    她微眯的眼睛,越来越空洞和涣散了。

    目光呆滞着,她任由金子拖着,踉跄地走着,嗓子完全哑掉了。

    二叔让她要活着,可是她怎么活?

    二叔说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可是她一个人怎么办?

    她已经不再哭了,被动地跟着金子走下去。

    牙齿死死咬着下唇,哪怕满嘴都是铁锈般的血腥味儿,她也没有再张开嘴哭。

    没有了冷枭在,不管多艰难,多痛苦,她永远都流不出泪来。

    她的泪,只为他而流!

    没有了他在,她比任何女人都更坚强。

    一直半推半拉着被反捆了双手的她,金子的面色越走越阴沉。

    四野里,一片潮声——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宝柒耳边满是幻听,几乎无法分辨和意别海浪和风声了。等她发现不太对劲儿的时候,脚下已经离海水不足二三米的距离了。

    停下脚步,她侧头看着金子。

    “……直接送我入海?”

    没有了上野寻在场,金子对她的态度更加恶劣了起来。

    眉眼狠狠挑起,他冷冷地反问,“你还挺聪明的哦?”

    想到冷枭的舍命,宝柒心里凉了凉,反而镇定了,微眯着红肿的双眼。

    “你想杀我?”

    “你说呢?要不然我干嘛带你来这儿?”金子的目光里满是怨毒。

    微微眯眸,宝柒想到了第一次见到他时的不对劲儿了。浅浅苦笑一下,她心里略略明白这个人是真的在恨她了。只不过,她实在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金总管,我们有仇么?”

    “没有。”

    “为什么?”

    “你必须死!”

    “哈……”宝柒现在真的不觉得死有什么可怕了,抬起头,她望着灰蒙蒙的天空,想到山顶平台上的冷枭,她的表情平静得不像一个既将要死的女人。

    最大的痛苦,便是替冷枭不值。

    “上野寻交待你的吧?你们这些贱男人!诚信在你们的嘴上,连屁都不如!……动手吧,我不怕死……没了冷枭,我和孩子活下去也没啥意义。”

    眸光凉透了眼眶,金子的枪口指着她,急切地替上野寻辩白。

    “不,你错了!恰恰相反,主上并没有让我杀你。而且,他还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找一个人,对你很重要的人……”

    心里一窒,宝柒反问:“什么人?”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金子抬起下巴,“让你死都不会知道!”

    凉凉地勾起唇,宝柒偏开头去。

    “行了!不说就少他妈废话,直接动手吧,姑奶奶要皱一下眉头,就跟着你姓!”

    金子怔愕一下,眼底的冰冷更多了:“宝柒,反正你也要死了,我不如就对你说了实话吧。你太该死了!因为你的存在,严重的干扰了主上的决策和行动。这些年来,他为了你多次违背上头的意愿,政府方面已经对他很不满意了,甚至想要除去他。如果你不死,你还会继续干扰他,说不定有一天,他就会因为你而受到惩罚,你知道的,我们大和民族对待叛徒……”

    “啊呸——”冷笑打断了他的话,宝柒冰冷冷地反嗤,“大你个狗屁!小日本儿就是小日本!”

    金子一言未发地沉默几秒,竟然没有动怒,接着说:“上头一直在怀疑他,准备夺他的位置,扶持另一派的人上位……所以,这次如果还让你活着,他就会受到牵连……我必须为了主上杀了你!”

    为了主上……

    宝柒高挺着大肚子,突然转头欺近他,“为什么?因为你爱上他了?嫉妒我?”

    这样邪恶的猜测,估计除了宝柒,别人连想都不敢想。

    可是,金子却刹时苍白了脸。

    怔忡了两秒,他一把拉扯开宝柒反绑的手,急切地否认。

    “你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自己心里知道!”进退无路,宝柒罕见的镇定着,通红的目光冷冰冰盯着他,说得挺认真:“不过……你就不怕杀了我,你们主上会怪你,不愿谅你,甚至于……杀了你?”

    “没有关系!”金子是那种典型愚忠派的人物,冷冷哼一声,望着无边无际的大海,阴恻恻地说:“只要你死了,主上就没有牵挂了,更没有任何人能左右得了他。他就算杀了我,我也值了,一命抵一命,我没有什么吃亏的!”

    看着他的脸,宝柒抿紧了唇,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一个死心踏地的追随者,一个爱得畸型的男人,已经将忠义信仰全部变成了爱情。

    说起来,到底谁又比谁更可悲呢?

    一天之内,无数次面对死亡,她已经有些麻木了。

    叹一下,她催促。

    “动手吧,速度点儿!晚了我怕我追不上我当家的了!”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不怕死,金子看着她,反常地笑了。

    “你胆儿真挺大。”

    “那是因为我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宝柒,怪不得我,只怪我们生来对立。”

    宝柒转过身,双目圆瞪着他,怒了,“……开枪啊!少他妈废话了,行不?”

    她活腻歪了!

    二叔已经不在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死吧,死吧,死了反倒干净了!什么仇啊怨啊,滚他妈的蛋!

    被她这么凶猛地一吼,金子不再犹豫了,盯着她,目光露出短暂的不忍和迟疑之后,他再次冷冷地举起了手里的枪。

    一秒……

    二秒……

    时间诡异地移动……

    再一秒,他大概心里不忍目睹,突然又拉着她转了一个身儿,让她面朝大海背对着自己。

    “怪不得主上那么喜欢你……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想不能,他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你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姑娘……可惜了……”

    说着说着,金子慢慢地闭起了眼睛,举起枪支对准了她的头部。

    啪嗒——

    手枪上膛了,宝柒还是惊了一下。

    妈的!

    她的心里不住暗骂,能不能死得快一点儿,难道他不知道吓人比一枪秒死可怕万倍么?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双手环抱着肚子,心里默念着就要去见到二叔了,一家四口终于可以团聚了,不由得勇气倍增——不就是死了,谁他么不死啊?其实,这样的结果也并不是什么悲剧,那话不是都说了么,不求同年求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她们一家,也满圆满了!

    多好啊!

    呯——

    闷闷的枪声一下划破了天际,划破了海浪声声的海滩……

    金子开枪了?

    心脏抽痛了一下,宝柒的身体晃了晃……

    不对劲儿!

    她的身上竟然没有痛感,她没有中枪么?这么近都没打中?

    嘭——

    背后,有人倒地的闷声响起!

    错愕之下,她猛地转身,顿时惊呆了!

    手里握枪倒在地上的人,竟然是怒目圆瞪的金子。

    他胸部中枪,一团鲜血在胸膛晕了开来……

    可是,海滩上却不见人影!

    怎么回事?他玩自杀?

    心跳得呯呯作响,她瘫软着双腿,撑着慵肿的腰身,目光望着无边的海岸……

    难道见鬼了!

    她站立了几秒,动了动被捆得几乎断掉的手腕,抬步就准备往原路跑。

    目光远眺,一个影子朝她这边儿飞奔了过来……

    接近了,又接近了……

    一百多米距离时,已经足够让她认清来人了!

    是姚望?他怎么会在这儿?

    心里紧了紧,她小心地跨过金子倒在地上的身体,跑了过去。

    “姚望……快……快去……救我二叔……”

    “宝柒……”

    姚望心跳得急切,一把丢掉了手里的高精准狙击枪,双手搂过她来,飞快的解开她手腕上的绳索,不停地拍打着她的后背,脊背上全是后怕的虚汗,“没事儿了,你没事儿了,真好……”

    宝柒推着他,声音急切,“不,有事儿……二叔他……二叔他在上面,快去!”

    “不怕,不怕!没事儿了!”大概还在为刚才那一枪紧张,姚望额头上满是汗滴,一时间有些嘴笨般,好不容易才说清楚,“是首长让我在这儿接应你的……上野寻他跑不掉的……我们的人已经包围了鹰兀岭,很快他就会伏法了,走,跟我走——!”

    “姚望,你快带我去!”

    “我们先离开这儿再说。”

    走了几步,宝柒突地顿住了。

    调转过头来,她指了指不远处还躺着的金子:“姚望,他身上有卫星资料,快去拿!”

    “不用管了,一会儿会有人来收尸,我先带你离开这里。……首长交待过的,一切以你为先!”紧张地揽着她的身体,姚望看了一眼不远处胸口中枪躺在地上的金子,眼睛微微眯了眯,一言不发地带着她往外面走。

    拖着疲软的脚步,宝柒走的很急,急得几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边儿死亡海滩的。

    脚下没有力量,她的心里满满装着的都是冷枭。

    走了大约十几分钟——

    终于,再一次见到了海岛的丛林了。

    “快,姚望,就在上面……”

    不料,话音刚落下,她的耳边便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宝柒——”

    喉咙一紧,她瞪大了眼睛。

    幻觉?

    怎么会是二叔?

    揉了揉差点儿滑下泪的眼睛,宝柒张大了嘴巴,一点一点地侧过身去。

    阳光下的丛林下,一个满头,满脸,满身都染满了鲜血的男人英挺的站在那里,微微勾着唇,笑着望向她——除了冷枭,还会有谁?

    宝柒不敢相信。

    两脚大力击中太阳穴,他怎么会身还?怎么可能?

    她不太敢相信,然而,实事又摆在眼前。

    他真的是冷枭。

    谁来告诉她,到底怎么回事?

    重生还是穿越?

    她一动不动地,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傻呆呆地看着不远处那颗棕榈树下染血的男人,不知所措,手脚都不知道该摆在哪儿了。

    不,其实她有个地方在动。

    她的眼睛在疯狂的飙泪。

    “宝柒……”

    冷枭没有像往常一样大步奔过来,而是朝着她伸开了双臂。

    抹了一把眼泪,宝柒扁了扁嘴巴,抱着肚子疾步的奔了过去,整个人地埋入他的怀里,声音带着哭腔的浓重沙哑,泪水决堤:“二叔……二叔……”

    安抚着她,冷枭有些哽咽,“对不起,宝柒,对不起,让你受到惊吓了!”

    “唔,混蛋,你吓死我了……你真的吓死我了……”劫后重生的喜悦让宝柒激动得不能自持,双手揪着他的胸膛,凸起的肚子抵在他的身上,听着他温热的呼吸,嗅着他身上的味道,感受着他的温度,她终于相信了,冷枭还活着。

    是真的活着!

    不是重生,不是还魂!

    大悲之后,迎来了大喜,抱着他,她的泪珠子更像那决了堤的河坝,再也控制不住地往下流淌。吸着鼻子,又哭又笑又开心,抱了(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一会儿,双手又伸3gnovel.cn看最快更新了起来,不停地抚着他的脸,目光在他的脸上来回的扫视着,“二叔,真的太好了,太好了!可是……你为什么会还活着?好像没事儿的人一样,我明明看到那个贱男人打得那么狠!”

    “傻丫头!”怜爱的拥着她,冷枭叹了一口气,再次将她拉近自己,“难道你希望我死啊?”

    “不——呸,不许再乱说丧气话了!”手心蒙着他的嘴,宝柒急切地摇着头:“我只是,只是真的好奇怪,你身上没事儿吧?他打得那么狠——!”

    “没事!”宠溺地抚着她的脸蛋儿,冷枭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笑意,“看过电视剧吧?那叫动作特效!”

    动作特效?!

    宝柒咽了咽口水,想到那惊险的一幕,心里狠狠揪了一下。再次抽泣了几声儿,脑子一转,突然又反应过来不对劲儿了,于是乎,她鼻尖浓重地哽咽着又问出了疑问。

    “有那么真的动作特效么?!我的距离太远,就算你能骗得过我,不可能骗过离你近在咫尺的上野寻……啊不对啊!明明就是他下的手啊,我怎么糊涂了。他自己下手,难道他会不知道轻重么,还陪着你来演戏?”

    话到此处,她突地暂停,一点点抬起头,“难道说,你们俩——”

    手臂收紧,冷枭紧紧环着她,低下头来,看着她。

    “是!他配合我!”

    什么?

    上野寻会配合他?

    “为什么?”

    ------题外话------

    不好意思,各位。这章删删改改……咳,因为开篇的地方,我自己心里知道是假的……

    一旦有了作者先知,怎么都上不去情绪!

    修了很久!唉,做先知也不好啊!久等了!抱歉,我很心酸啊!呜呜……

    预告一下,下一个章节,宝柒就要见到那个狱中之人了!

    【宠婚荣誉榜】更新:解元以上大官人截止今天共计55名了!360度飞吻!

    _恭喜新晋衔解元大官人——【648258510】姑娘!啪啪啪~巴巴掌来得猛一点

    _恭喜新晋衔解元大官人——【kitty7777777】姑娘!啪啪啪~巴巴掌来得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