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168

    章节名:166米一个巴掌,两个巴掌!

    “你……?”

    宝柒一声惊呼。

    顷刻的剧变,让她措手不及。

    睁大了一双水色的眸子,她满脸都写着不可置信。

    此时,她的正对面,男人挺拔的身躯背后,一左一右站立着两个面无表情的高大黑西服男人。阴森木然的目光看着有些骇人,一瞧上去便能感觉到好莱坞电影大片中那种无恶不作的恐怖份子形象。

    太突然了!

    她的脑子懵圈儿了!

    “怎么了?小妞儿?怕了九爷我啊?”男人邪气十足反问着她,大拇指一下又一下地摩挲着她圆润的下巴。

    怦,怦,怦——

    宝柒的心脏,呈三段式跳跃。

    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十万个为什么都理不清楚。不过,却都比不了眼前经历的诧异来得那么猛烈和突兀。

    “你不是方惟九?”

    一句问话脱口而出,她的身体随着声波情不自禁地颤动了一下,几乎就在刹时间,浑身的毛孔都大打开了。那种感觉,像是大冬天的被一盆凉水给浇了一个通心——从头凉到了脚。

    其实,她的话问得太废了,答案已经非常明了了不是么?如果他是方惟九,绝对不会这么对她的。现在啥情况呢?她的身体被男人不轻不重地扼制在电梯光滑的墙壁上,下巴又被他牢牢地控制住了,在电梯的墙面反射下,她可怜巴巴的脸蛋儿,正被迫仰起来面向着他。

    他要干什么?

    他又有什么目的?

    她自己有什么利用价值?

    几个回答入脑,还需要她猜么?

    一种不好的预感,充斥上她有些僵硬的脑子。

    “哦,这么肯定?”浅眯着眼睛看她,男人的心情像是颇为愉快,一道磁性轻快的声音悦耳又动听。大约是他感觉到了宝柒身体的紧绷和僵硬,一秒后,邪魅的浅蓝眸子微微流转,眸底便噙上了浅淡的笑意,低头望着她,说:“宝贝儿,那你来告诉我,我如果不是方惟九,我又是谁呢?嗯?”

    哼!

    心里在一阵阵敲锣打鼓,宝柒瞄向电梯里那个明显已经被他们破坏掉了的摄像头,咬牙嗤之。

    “得了,还需要问么?”

    “怎么会不需要?我真的不知道啊!”男人的眸子更为深邃,尤其在专注看她的时候,那目光里更是透露出一种和方惟九截然不同的气质来。

    比方惟九更阴鸷。

    比方惟九更邪魅。

    比方惟九更坏心。

    “上野寻——你是上野寻——”

    虽然男人没有再戴他那一个几乎能遮去大半边脸的装酷蛤蟆镜,可是这会儿宝柒敢肯定自己不会认错。身形,唇形,气势……身体挣扎了一下,她愠怒的声音刚刚飘荡在电梯里,一把推向他,她就想要去按门口的电梯键。

    “想跑啊?可惜,没机会了!”

    手臂一紧捞回她来,上野寻说话不疾不徐,凉凉的一句话说完,精壮又矫健的身体便掠夺性十足地禁锢了她。一双时时刻刻想要勾人心魂的浅蓝眸子,更是笑着特别的招摇。一个随意的小动作,便能迷到万千的少女。

    可惜了……

    对于宝柒来说,只有一种汗涔涔窒息感。

    “丫混蛋,真是无耻!”

    眉头向上一挑,上野寻不怒反笑,俊朗的脸上荡开了一抹邪魅的笑意来,深邃的眸子继续定格在她脸上。

    “真是难得啊,宝妹妹还记得本座?不过你这小表情么,就太不可爱了,来笑一个……。”

    宝柒心里猛地一收紧。

    他果然是上野寻。

    既然他是上野寻,那么方惟九呢?

    原本垂在身侧的手指下意识地攥了一攥,宝柒脑子转动着,抬起头来,目光落在面前这张几乎和方惟九一模一样的脸上,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味道。

    “方惟九呢?”

    “宝贝儿,你真可爱!都到这时候了,你不是更应该关心自己么?”浅浅地笑着,上野寻是那种不用把刀架着在别人的脖子,可是却能让人觉得空气寒透三尺的男人。

    一双浅眯的眼睛,气势逼人又凌厉。

    宝柒讽刺地朝他一笑,唇边儿诡异地晕开了一个笑容。

    “上野寻,你故意的是不是?”

    “什么事?”

    见他还在装傻,宝柒摆着一副‘你他妈太好笑’的表情来,凉飕飕的目子定定地望向他,水眸里一池清冷的眼波。

    “少特么装蒜了!上次孕妇餐馆那个‘方惟九’也是你对不对?你假扮方惟九来接近我?骗取我的信任……其实就是为了等到这一天对不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目的就是这次我国的探测卫星的发射,你们曼陀罗表面上是一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其实在暗地里和你们那个总喜欢拜鬼的政府勾搭了一腿,没错吧?。”

    目光微变,上野寻没有否认。

    望着她,他的样子仿佛一头高度危险性的野兽高高在上的伫立在她的面前,锋利的眉头凌厉的挑了起来。

    稍顷,他缓了面色,似笑而笑地看着她。

    “猜测很大胆,宝妹妹,你为什么不直接说……其实我就是方惟九……方惟九他就是我?方惟九和上野寻本来就是一个人呢?嗯?”

    “不可能!”盯着他的脸色,宝柒眼睛里写满不屑和讥讽,不咸不淡地轻‘嗤’了一声儿,她冲着撇了撇嘴:“虽然我不知道你跟他之间有什么渊源,更不知道为什么长得这么像。但是我敢肯定,受伤出国医疗之前的方惟九……他不是你!而你,一直都是可恶的上野寻。”

    “呵,有点儿意思!”

    上野寻目光闪了闪,慵懒地撑起自己的身体来,浅笑着摸了一把她的下巴,就势拉开了两个人之间距离,给她创造了一点儿能够活动开的小小空间来,一双浅蓝的瞳仁里,满是笑意。

    “说给本少听一听,你是怎么分辩出来的?嗯?”

    “你想知道么?”宝柒挑(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眉,目光带着狡黠。

    “对,我想知道!”

    两片儿粉色的唇翘了一下,唇角微微拉开,宝柒讥讽的笑容未退,促狭的神情又起,“因为方惟九是人,而你上野寻——是畜生!”

    畜生两个字儿,她说得极为低沉,骂得够狠。

    上野寻微愣一下,旋即又笑:“啧啧!都这么多年了,你的小脾气啊,还是没有半点儿改变。不过宝妹儿,如果你想要少吃点苦头呢?最好就少惹本座生气。你应该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吧?”

    清清冷冷地说着一番长话,上野寻盯着她的表情里,再次夹杂着一股子阴鸷和森冷,像把通透的刀子逼着她,“所以,请你收回这句话!”

    宝柒望天,失笑,“凭什么啊?你叫我收回我就收回?有种你杀了我啊?怕是你舍不得吧?”

    “呵……”摇了摇头,上野寻不仅没有发怒,邪佞魅惑的唇边儿,反常地勾了一下,露出一抹意味儿深长的笑容来,“你啊,还真是有种来挑衅我,你难道真不怕本座杀了你?”

    “……我说过了,你舍不得!”

    上野寻邪气的浅蓝眸子里带着笑意,“舍不得?该不会……你真以为本座爱上你了吧?”说完,他的目光闪过一抹促狭,伸出手就将她整个儿地圈在自己的怀里,结实的双臂控制住她的身体,侵犯的姿势里,带着十足的暧昧。

    “不过,你若是求我……我可以试试,将就一下!”

    一勾唇,一扬唇,宝柒轻哼。

    “得了吧!你也不想想,姑奶奶会不会将就你?别以为我现在没有选择的余地,你要的不就是拿我和肚子里的孩子来威胁冷枭么?想利用他来破坏卫星计划么……得了……滚犊子去吧,跟你这种人说话,降低了姑奶奶的品格。”

    得,她嘴叼的毛病又犯了!

    而且,已经完全镇定下来了的她,对这事儿反倒不害怕了。

    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瞧一步,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既然曼陀罗组织策划了这么久,计划必然是又缜密又周全,不会轻易给她空子钻,她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再者说,在他们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她应该就是安全的!

    所以,怕个毛线!

    望定了她,上野寻邪气的勾唇笑了一下,一偏头,望向了旁边的一个黑衣下属。

    依稀间,他使了一个眼色儿?

    宝柒知道,电梯快要到了!

    心里跳得极快,她再次把情绪压稳。如果说有能让人解救的希望,大概就在电梯开门时的一下了。

    正思忖——

    “宝妹妹,记住,不要想跑啊——要不然,你会很惨的!”上野寻低沉邪佞的嗓音从她的头顶响过“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个浅淡的笑意里,竟活活透露出来一种让人发颤的邪魅感。

    什么东西?

    宝柒的身体条件反射地僵硬了一下,有些发悚!

    咬紧了牙关,她凉凉地迎着他的眸子,慢吞吞吐出两个字。

    “小人!”

    再挑一下眉头,上野寻低头凑近她,身上清幽的香气儿几乎要将上她淹没了。而他的双臂,一点一点地收紧了她的身体,像是占便宜,更像是为了束缚她。

    宝柒心里暗骂!

    不过,为了不物极必反,她不能动弹。

    见她乖了,上野寻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两个人的姿态和距离,正敛了神色,颇认真地说:“宝柒,不如你……跟了本座吧?”

    心里一怔,宝柒偏过头来,望着他蹙眉。

    半秒后,眉头又舒展开来了,淡淡地勾唇,她了笑。

    “……你脑子没抽掉吧?现在是谈风月的时候?”

    上野寻俯视着她,浅蓝的眸子微眯,一点点逼近她,温热的唇瓣徐徐划过她白嫩的面颊,邪气的声音里多了一种平常少见的正经色彩来,“你得相信,冷枭能给你的东西,我也能给你!”

    呵……

    指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宝柒嘲笑:“为什么你会对一只大肚子的蝈蝈感兴趣?”

    看着她精致的脸,上野寻眉头轻扬。

    “很简单,因为你是冷枭的女人,对于我来说,特别有挑战性。要知道,从来没有任何女人入过我的眼,你应该感觉到荣幸!只要你同意,或许我可以为了你放弃这个计划……而这个……”说到这里,他凉凉一顿,“也将是我给你的唯一一次机会,也是你最好的选择!”

    唯一机会?

    最好选择?

    多么诱惑人的条件啊!要不是对上野寻的主观感觉一直不好,宝柒差一点儿就要以为自己拥有‘倾城之色,倾国之颜’,能左右乾坤,一眼定江山了。

    要不然,怎么会让这样的男人,许下这样重的承诺来?

    啊……呸……

    绽放了灿烂的笑容,她戏谑般望着他:“可惜了!冷枭能给我的东西……你给不起!而我么,不相信会有比他更为出色的男人,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这招儿啊,就省省吧!”

    上野寻直勾勾地看着她,似笑非笑,“宝柒,你会后悔的!”

    平视着他浅蓝的眼睛,宝柒抬起头来冷笑一声儿。

    “不,我不会后悔。我可以为了冷枭放弃全世界,却不会为了任何一样东西,再放弃他!五年前我放弃过一次,现在……对不住了!”

    说到这儿,她大概觉得太过鸡血和热情了一点儿,吸一口气缓了缓劲儿,清亮的眸光微微一眨,又刺了过去。

    “要我跟你?也不是不行……”

    “嗯?”上野寻眼里有光亮。

    “哼!做梦的时候啊……晚上枕头垫高点!”宝柒扯着嘴就嗤笑,眼看他的目光变色,她狡黠眯眸,而就在此时,电梯停下时的‘叮’声儿响了起来!

    宝柒抱着肚子,一下侧身,突然便放开了嗓子。

    “救——”

    一个尖利的发音刚出口,她的不详预感便应验了。

    “不听话!”耳边一声性感又邪气的声音低低划过之后,她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和知觉。

    她知道——完蛋了!

    她被俘了!

    ——

    宝柒又做恶梦了!

    一个很长很长的恶梦,一个迷乱又紧张的恶梦,简直比任何的警匪大片儿还要来得惊险可怕。昏昏沉沉中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等她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房间里全是昏暗的灯光。

    光线不强,却射得她睁开眼睛都废劲儿……

    一点一点,她渐渐睁开了眼儿。

    环视着黑色的四周,她再次惊悚了!

    丫丫的,这是啥地方?

    眼前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她躺在一个通体黑色的房间中唯一的一张大床上,房间里的装潢和家俱饰品倒也高档和奢华。唯一的诡异之处就在于——除了黑色之外,再也找不出其它颜色来了。

    黑,黑……黑得让她无端端感觉到压抑。

    当然,她知道现在不是感受的时候。

    眼皮儿轻轻一颤,她已经想起来了——

    她被上野寻诱俘了!那个王八蛋!

    不知道时间,不知道地点,她心里的骇然越骤越浓。不过她没有坐了起来,而是静静的躺着思考。

    二叔现在怎么样了?他知道怎么被绑架了么?

    心脏怦怦直跳,她无意识地低下头——眼睛倏地瞪圆了。天呐,她的衣服——神经像被针给刺了一下,她差点儿失声惊叫了起来。她原本的孕女装不见了,谁给她换的衣服?!

    妈呀,难道是那个上野寻?

    想到有可能被那个男人看了身体,她想碰墙——当然,那只是想象,她暂时还没有那么英烈。

    揉了一下额头,她静静地辩别着……。

    隐隐约约的,仿佛外面有一阵阵海浪在拍打的声音。

    难道,又是在海上么?

    娘的,为什么这些恐怖份子,不是在沙漠荒岛就是丛林大海里干这事儿啊?老选择这种地方不腻么?咳,不过,只有这种地方最安全不是?脑子里纷纷乱乱的胡思乱想着,她的胸口憋着劲儿一阵急促的起伏,眼瞅着身上换上的孕妇裙子,她自嘲着这个人的准备真是充分,连孕妇裙都有,难道准备长困她?

    靠,现在她到底睡了多久?

    疯了,真的要疯了!

    “醒了就他妈睁开眼——”

    一声儿暴喝之后,房门被推开了,一个留着满脸络腮胡子的黑衣壮汉,满脸通红,歪歪倒倒地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淫邪的笑意,还没有走近床边儿,并席卷新鲜空气,带来了满屋的酒气。

    “来得真合适……小娘们儿,陪你爷爷爽爽?……”咕噜咕噜着,他又叹,“可惜是个大肚子……不过……生得还算俊俏!”

    看着络腮胡子恶心又猥琐的笑容,宝柒撑着身子坐过来,狠狠别开头去。

    丫的,味道太难闻了。

    捂一下鼻子,她低吼:“喂,警告你!不要别乱来啊!”

    “乱来……嚯嚯嚯……不乱来……你给爷爷醒醒酒吧……”

    见他的贼手伸过来,宝柒心里骇了骇,准备和他拖延时间。不着痕迹地拉开了安全距离,她受不了地捂着鼻子,拿手直扇。

    “靠,你是不是吃大蒜了?”

    络腮胡子哈了一口气,恶狠狠地瞪着她,一把歪着头去,“你怎么知道?”

    “嘴忒臭!”宝柒冷哼。

    “妈的!找死!”喝醉酒的络腮胡子,一把掏出腰间的枪来,拿着枪筒指着她的太阳穴,一双毛手就撑到了她的肩膀上,强迫她转过头来面对自己,粗暴的动作里满脸扭曲。

    “敢说你爷爷嘴臭……爷爷今儿非得好好玩玩你……”

    实在受不了太熏的味道,宝柒真想呕吐,连平时的油嘴滑舌都使不出来了,恨不得一脚揣飞他。眯了眯眼儿,她威胁,“你敢动作!不怕你们老大剥了你的皮?”

    “哈,一个婊子,你以为你是谁啊?……玩了你又如何?”

    络腮胡子或许并不知道她是谁,或许真是喝多了酒上了头,酒壮色胆,脑袋歪下来就要凑近她。

    宝柒怀着身子不方便,可到底还是练过的,对付高手不行,对付这种虾兵还是能过几招儿。撑着笨重的身体,她往后退开,抬腿就踢向络腮胡子的胯间。

    顾及着自己的肚子,她没有敢使大劲儿。

    男人闷闷的呼痛了一声儿,恼羞成怒地大力扑了过来。到是没有敢开枪,不过却拿着手里的枪把直砸她的脑袋。宝柒一边儿顾及身体,一边儿又不能被男人给扑倒,纵然有点儿功夫,久不锻炼又怀孕,实在不太给力了。手脚打出去没有劲道,眼看双手被男人给缠着动弹不得,她心里惊恐了一下。

    妈的!

    宁愿落到上野寻的手里,到底他还是一个型男吧?

    亏得她这时候还有精力想这茬!

    不过,想归想,脑子却没有忘记了运转。就在手腕被那粗鲁的络腮胡男人给捏住时,她便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来人……救命啊……强奸了……”

    明知道这是他们的地盘,喊了大概也没有啥用,但死马当成活马医,她到底还是试了一下。不曾想,络腮胡子真慌了,上来就捂她的嘴。

    “闭嘴!”

    晚了!

    几秒工夫,紧闭的房门就被人一脚揣开了。

    下一秒,一个三十出头的精瘦男人就快速的奔了过来。一把揪住络腮胡子的后领子就把他给提了开去。速度极快地卸掉了他手里的枪,一个狠狠的耳刮子便扇在了他的脸上。

    “你他妈不要命了?灌了多少猫尿?什么女人都敢碰?”

    “金总管——。”络腮胡摇了摇脑袋,摸着火辣辣的脸看着金子,酒顿时醒了一半,“不就是一个大肚子的婊子么……反正她都得死了,给兄弟玩玩又会怎么样?就那么死了,多可惜啊?”

    看着他,扭动着自己的脑袋,金子手里的枪转了转,意味不明地说:“去吧!自己去墙角自扇五十个耳光!”

    “金总管……我……”

    眯一下眼睛,金子歪了歪头,“有意见?那等主上解决吧,你啊!自求多福了!”

    不料……

    他的话刚说完,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便从门外响了起来。

    “拉下去——剁下他五根指头——”

    五根指头和五十个耳光比,金子真的算仁慈了……

    络腮胡一听那还了得?吓得软倒在地上,什么脸都不要了,一步步爬了过去,抱住上野寻的腿,“主上,主上……我错了……我不敢了,就是多喝了两杯,精虫上脑……我色迷心窍……我……”

    上野寻看了宝柒一眼,潋滟的浅眸微眯,一抬脚便踢开了他。

    “精虫上脑?你是在提醒我,不该剁你的手指头,而且该直接把你阉了,是吗?”

    “不,不,不是……我剁手,剁手……”

    大声儿嚷嚷着,络腮胡子立马抱头鼠窜,不需要旁边的人过来拉他,自己就连滚带爬地滚了出去。

    吁……

    动了动嘴皮,宝柒的心里,暂时松了一口气。

    想了想,她冲着最先进来‘救’她的金总管笑了笑,算是感激。没有想到,金子却回给她一个鄙夷的眼神儿,那眼神里包含的内容太多太丰富,当时的她消化不了。而等她终于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转瞬间,金子便挪开了视线,向上野寻点头鞠躬之后,躬身退了出去,还顺便带上了房间的门儿。

    房子里,只剩下他们二个人了……

    宝柒瞪向了上野寻!

    而上野寻也正在看她,浅蓝的眸子里淡然又从容。

    宝柒没有说话,更没有问他要把她怎么样。

    她猜,他在等冷枭……

    或者说他们之间已经就她这个肉票展开了谈判,而她现在需要知道自己能做点什么,或者不能做什么……可这些,都是问不出来的!

    一个女人加上两个胎儿,对于上野寻来说,会是很大的一个筹码,他能够不善加利用么?

    两个人互视着,气氛静默了好一会儿。

    在冷凝得差点结冰的空气里,上野寻抬手,掸了一下高质手工的黑西服,贯常的邪魅勾魂一笑,径直坐到了她的旁边来。

    “你没事儿吧?宝贝儿,是不是又吓到你了?”

    这叫吓么?这叫恐吓!

    宝柒磨了磨牙齿,随即又释然了。

    此时此刻,愤怒什么的,都是多余的……

    现在的她就是一只等待被攻击的小动物,可悲得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还能发狠么?

    侧眸,她瞄他:“他答应你的条件了没有?”

    没有直接回答,上野寻握住了她的小手儿,笑着一点点将她攥握的拳头掰开,声音淡定又从容。

    “不要激动,你胎象不是一直不稳么?太激动可不利于保胎哦?”

    “少来了!假好心——”宝柒气得胸腔都快要震出了回声了,一句斥责的话出口,她自己都能够感受得到语气里的深深怒意,“上野寻……对自己的肉票装好人,知道像什么吗?”

    “像什么?说说看。”上野寻似笑非笑。

    “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到了目前的情况,宝柒觉得没有什么话是她不敢说的了。

    上野寻微愣。

    顷刻后,一张凉薄的唇又缓缓勾了起来,高大的身子侥有兴趣的斜靠过去凑近她,目光烁烁生辉:“那你准备嫖我?其实,大可不必啊!我不是说过了么?……做你的小三,随时听候你差谴!床上床下都行!”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气嘟嘟一哼,宝柒小手撑住他不断靠近的胸口。

    “你还要不要脸了?”

    “不要——”一字一字说完,上野寻修长的手指便抚上她的大腿,目光盯住她纠结的面容,视线不改半丝角度,指尖一点点往上移动,慢慢地撩开了她的孕妇裙摆。

    心里一慌,一愣,一急。

    宝柒压抑着恼恨,清脆的嗓音带着点儿颤意。

    “上野寻,不要!”

    不要?

    直视着她惊慌的小脸儿,上野寻原本绷紧的唇角,一点点勾了起来,笑容三分的邪气,三分的魅惑,更多的是一种仿佛势在必得的傲然,“本座为什么要听你的?除非你承认——!我就是你的小三!”

    又气,又恨!

    宝柒不知道说什么了!

    还有人哭着喊着要做人小三儿的?丫的,什么世道!

    还没回神儿,男人结实有力的双臂便再次将她紧(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锁在了精壮的胸膛之前,呵出来的气息带着甜香儿,简直腻死个人了。

    近距离和男人的按触,让宝柒五脏六腑都在翻腾。

    再吸气,再吐气,她谈条件。

    “上野寻,你不要这样,免得你的肉票失去价值!”

    “错了!”上野寻望定她,声音又低沉又邪恶,修长的手指带着温热的温度顺着她的腰身四处游走,却并不深入半分,呼吸飘荡在她的耳边儿,一点点荡开,带着说不出来的质感。

    “哪怕宝贝儿你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对于冷枭来说,价值都是一样的!”

    尸体……

    尸体两个字,不由得令宝柒打了一个冷颤!

    “你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直挺挺的绷着身子,她的心跳,在继续加速。

    再次搂紧了她的腰,上野寻没有太过激烈的动作,他似乎很喜欢这样亲近的抱着她的身体,或捏一下她的脸,或捋一下她的发,目光平静了不少。

    “放心,你很快就能见到冷枭了……”

    冷枭!二叔……

    一想到他,此时被困的宝柒心脏里,像被人给重重捶了一下般难受。不过意识却提醒她,绝对不会有那么好的事儿。想到这个男人的奸计,她的身体气得直发抖,不免更加的心慌意乱。

    “上野寻,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到底怎么要胁他了?”

    “唉,瞧瞧,真是一个偏心眼的姑娘,你怎么不问问,他这几年是怎么对付我的呢?”薄唇浅浅勾动着,上野寻看了她几秒,突然,一个炽烈的唇吻便落在了她的额头上,“宝柒,我真有点儿舍不得,舍不得你去死……”

    死?他真的要杀她?

    宝柒的心肝抽搐了一下!

    她不怕死,却害怕自己肚子里的一对双生孩子和他们的爸爸没有了命活下去。闭了闭眼睛,她火大地冲着他吼。

    “行了,甭来唬我!我不怕死,你有种现在杀了我啊!”

    “傻子,这么冲动干什么?!”上野寻的唇边上扯出了一抹没有温度的笑容来,托在她柔软腰身的掌心一拢,邪魅优雅的声音便逸了出来,“宝贝儿,你猜,本座向他提了些什么条件?”

    脸色白了白,宝柒心里一寒,脱口问出:“什么条件?”

    看见她在乎冷枭时急切的样子,上野寻稍稍有些不适,瞅着她的眼睛时,深邃的瞳仁里便散发出阴邪的光芒来,手臂更紧地禁锢住她的身体,语气危险得多添了几分邪气。

    “第一,马上炸毁振动平台。第二,带着探测卫星的全部资料,一个人过来交换你!”

    什么?!

    脊背凉了一凉,宝柒差点儿一口鲜血吐出来。

    冷枭一辈子没干过违背国家意愿的事儿,这不是逼他么?想到二叔被逼迫时的无奈,她的心痛了又痛,破口大骂。

    “他不会同意的!”

    “你又错了!他已经同意了!而且办到了——”说到这儿,上野寻又冲她笑了笑,“所以宝贝儿,你是有多么大的价值啊?来,给你看一个东西……”

    摸过床边儿的一个摇控器,上野寻打开了房间里的一个视频装置,很快墙壁的屏幕上便出现了一个热血又悲壮的画面。

    画面上有冷枭,有谢铭诚,有姚望,还有天鹰大队尖刀一连的战士,当然还有运输车上那个二0三研发的50吨级振动平台。

    视线转动,男人们在一点点退后……

    有人在吼,有人在说什么,声音有些混乱。

    轰——

    一声巨大的爆破之后,那一个二0三军工集团的研发心血,那个国家盼望了许久的50吨级的振动平台,在浓浓的黑色烟雾里,顷刻间就变成了一堆巨大的废铁。

    冷枭把它毁了!

    他真的将它设施了爆破?就为了她的安全?

    二叔……二叔……

    心里痛了又痛!

    她大抵知道,没有了这个50吨的振动平台,探测卫星的发射哪怕不会被长久搁置,也会暂时性的受到影响。如果不能如期发射,谁知道某政府又会出什么幺蛾子,国际上又会有什么样的舆论,又会被多少人拿来大做文章。

    想到这里,她毛骨悚然,觉得自己简直成了亡国那种女人。

    二叔他真的会这么毫不犹豫么?

    二叔一向是缜密的男人啊!

    猛地一下闭上了眼睛,宝柒睫毛微微颤动,将差点儿滚出来的热泪又活生生憋了回去,身体颤了又颤,咬牙切齿地说。

    “我猜,你要的并不仅仅是卫星的资料吧……其实,你还想要他的命?或者我和我孩子的命!?”

    一想到他会要冷枭的命,她的身体就忍不住发抖。

    不过,她却没有哭。

    冷枭不在,她哭给谁看啊?谁又会哄着她?怜惜她?

    看着她努力隐忍泪水的可怜劲儿,上野寻心中有个位置在一阵一阵发抽。深吸了一口气,他神色慢慢归位,敛住了。

    “跟了本座,你就不用死!你的孩子也可以活!”

    宝柒冷哼,凉凉地斜眼望他:“没有了他,我和孩子又怎么可能独活?”

    “什么?想为了他去死?”上野寻脸色猛地一变,掀长精壮的身躯猛地压了过来,修长的手指粗鲁地掰着她的脑袋,一个狂肆的吻便利索地落在了她的唇上。

    “上野寻,你个畜生……”

    小手儿揪紧了他的衣领,宝柒推不开它,张嘴便狠狠咬了他一口。男人吃痛,气喘吁吁的抬头,“敢咬我?”

    宝柒啜着气,直视着他邪气的俊脸,倏地,她抬起手,一个畜满了力量的巴掌就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

    “无耻!”

    目光一瞪,上野寻愣住了。仿佛一座雕塑般一动不动。

    她打他?

    狂躁又挫败的心里占居了上风,他狠狠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大力抬起,大力砸向她精致无双的小脸儿。

    冷冷昂首看他,宝柒没有躲,连眼皮儿都没有眨一下。

    “操!该死的女人!”上野寻暴躁的狂吼了一声儿,从未失态过的他扬起了拳头,却又在拳头离她的脸蛋儿不过两三厘米的距离时,硬生生的偏了开去,击在了坚硬的墙壁上!

    嘭——

    一声巨响,鲜血顺着墙壁流了下来……

    良久,他半眯着眸子,转过头来看她:“宝柒,在你的心里,除了冷枭,不管是谁都无耻是不是?嗯?”

    没有男人喜欢被女人打耳光,身为日本曼陀罗组织的首脑,上野寻也是同样。一辈子就挨这么一次。收回拳头,他摸了一下火烫烫的脸颊,深邃的目光慢慢凉了起来,“那好,本座就无耻给你看!”

    瞪着他,宝柒身体往后退。

    “强迫一个孕妇,你不觉太丢男人的脸了么!”

    上野寻邪气的勾唇,俊朗的脸庞上,带着宝柒从来没有见过的残酷,“你不是说我无耻么?一个无耻的男人,还会怕丢脸?!”

    他要干什么?对她用强?

    宝柒的心像被人揪紧了,一把抓住他探过来的大手,咬牙切齿,“上野寻,冷枭不会放过你的!”

    “多谢你提醒,你现在还是多替他祈祷吧?”看着她苍白了一片儿的小脸儿,上野寻划的甩开了她的手,慢条斯理地站起了身来。当着她的面儿,慢慢地松开了脖子上的领带,抽下来随手一丢,接着又伸向自己的钮扣。

    一颗……

    又一颗……

    再一颗……

    一大片健康的小麦色胸肌露了出来……

    宝柒慌了,思索着该怎么样对付他。

    可是,男人浅蓝的眸子凝了一凝,便没有再继续往下解钮扣,而是再次低下头来,望着她的眼睛。

    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头上。

    然后,一点点往下,啄一口她的眼睛……

    宝柒反抗了,可是她的力道相比于他太过微弱了。不料,眼看男人的唇就要再次落在她的唇边儿时,他却没有再动弹了。

    看着她,他的眸底深不可测。

    半晌,两个人像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宝柒不是不动,而是不敢动。

    而上野寻,她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又会不动了。

    咚咚咚——

    门外有人在敲门儿。

    睨了她半晌没有动弹的上野寻,目光总算有了神儿。撑着那只受伤的手站了起来,他的大拇指拂了拂她的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浑身散发着一股阴鸷的戾气和邪气。

    “什么事?”

    宝柒赶紧坐了起来,拉紧了自己凌乱的衣服,指了指旁边的门儿。

    “那边是卫生间吧?我过去方便一下。”

    说完,不待他有什么表示,她便火急火撩地往那个门儿冲了过去。

    上野寻看了她一眼,没有阻止。

    果然,那就是一个卫生间。

    宝柒关好门儿,后背贴在厚实的门板儿上,大口喘着气儿,竖着耳朵听起了外面的声音来。下一刻,她便响到了金子的声音。

    “主上,冷枭来了!”

    ------题外话------

    吁,不好意思……天热,中暑感冒……

    本来想少发一点的,想了想,还是写了一万字!不好意思,看到大家的给力,锦某必须给力!

    争取早日完结!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