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167

    章节名:165米有人死,有人计,有人谋!

    这天晚上,宝柒是在天蝎战队的营房里过夜的。

    身上盖的被子是新的军被,抱着她睡觉的冷枭身上依然那么暖和。可是,她却做了一晚上的恶梦。绵长,黑暗,朦胧的恶梦里,耳朵边儿上不时听到一个女人熟悉的哭声儿。她想走过去,看清楚女人的长相,却只能看见她枯槁一般的手腕长长的伸了出来,满脸遍布伤心的泪痕。除此之外,就是围着她的蛇……

    蛇,冰冷的蛇,很多很多的蛇缠来缠去……

    啊……啊……

    胸口闷着,头大着,她觉得呼吸不畅了起来。就在她觉得自己一定会被那些蛇给缠死的时候,有人在拍她的脸。

    “宝柒,醒醒!”

    吁……原来是梦。

    她的恶梦终于醒了。

    睁开眼睛,营房的灯光亮得有些刺眼,她额头,后背,脖颈,一身都是凉凉又细密的汗,一颗心还在怦怦不停的作响。醒过来了,可是恶梦的感觉却没有过去,她仔细一琢磨,觉得自己好像是梦到游念汐了。

    真特么可笑啊!

    冷枭抚着她后背,“做恶梦了?”

    “额!”又吐气,又吸气,歪头看着男人微眯起来的锐眼,宝柒的心里稍稍平静了一点,“天儿亮了么,二叔?”

    “才五点,再睡一会儿。”

    拍一下额头,对于梦见了游念汐,她有些懊丧,抿一下干涩的唇,嘟起了嘴撒了一下小娇,“二叔,我想喝点儿水!”

    “好!”

    作为二十四孝老公,替她倒水自然是小事儿。

    不会撒娇的女人不是聪明女人,宝柒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可是喝完了一大杯冷枭递过来的水,心情还是没有办法平复。

    还给他杯子,她捧着头,还在冒汗。

    “二叔,我刚才做的恶梦……有一个女人,忒像游念汐,一直哭一直哭,哭得那个肝肠寸断,哭得梦里的心都在一直颤……还有好多蛇,数不清的蛇,冷冰冰的,爬来爬去,真是太可怕了……”

    黑眸微暗,冷枭抱着她的手臂紧了一紧,“周公解梦说过,怀孕的女人梦见蛇,是要生儿子。”

    嗤,什么都能扯上生儿子!

    宝柒又好气又好笑地侧过头去,望着气场强大的冷大首长,干笑了两声,“成天就想要儿子是吧?!……连周公解梦都搬出来了说道了。”

    “……”

    “唔,受不了,睡不着了!”宝柒再次捧头。

    一把将拉她稳稳地拉到怀里,两个人半倚在床头,冷枭拍了她一会儿见到没有效果,索性强势地挑起她的下巴来,锐目盯着她的眼睛,问,“不是生儿子,那是……?”说完,他冷峻严肃的脸上表情不变,凝视了她几秒,沸腾的某物抵了过来,“你想这个……蛇了?”

    轰!一昂头,宝柒差点儿炸了头!

    “我可以说,你的行为让我感觉到很羞涩么?”说完,不正经地瞄向他敞开的领口,一片古铜健硕的肌肤,让她喉咙有点儿干涩了起来。

    舔一下唇,她觉得调戏他是自己找虐。

    “丫的,怎么越喝越口渴?”

    “再喂你喝一点?”男人锐利的目光落在她白粉粉的娇脸儿上,当然也没有错过她粉红舌尖吐出的色彩,多要男人的命?

    一低头,他就俯了下来要吻她。

    宝柒这会儿没有那个心思,拧着眉头,恶作剧地抬起了膝盖,一抬一顶,便不轻不重的朝他胯下顶了过去。

    “嗯……”冷枭吃痛皱眉,低低地哼了一声,捂着被她抵中的昂起,难掩声音里的喑哑,“小王八蛋,你想守活寡?”说完又恶狠狠地朝她啃了下去,热热的呼吸声儿,就喷洒在她的脖间。

    “男科医生同志,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男人全身最脆弱的地方?”

    脆弱?

    轻‘哼’了一声,宝柒直冲他翻白眼儿,“喂!少来讹诈我啊,我是不会对你负责的。我用了多大的力道自己不知道么?嗤~还故意叫得那么大声。”

    不理会她的白眼儿,冷枭束缚着她,从她脖子往下吻。

    锁骨被狼啃,宝柒急得直推他,“冷枭,干嘛呢?”

    冷枭看着她,微眯眼的样子,像一匹牙齿锋寒的野狼,“既然你说没有用力,那你刚才的行为就是挑逗,你得负责!”

    负责?还讲不讲道理了!?男人轻呵过来的气息,搞得宝柒身体情不自禁哆嗦,而他不规矩的手更是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来回游弋,又揉又捏。又是一个小颤,她轻声低吟了一声儿,恨恨的骂:“你不也说了么,你那儿最脆弱,脆弱就养着呗,还搞什么搞啊?”

    气息停在她耳边,冷枭正色说:“一个男人,该脆弱的时候要脆弱,该硬的时候就得硬!”一边说着,一边指挥着手往下沿着她两条腿之间往里面探。

    望着他,宝柒心理扭曲了,“一会儿就天亮了,还得去锦城!你不再休息一下,不得办正事儿么?”

    “还早,再玩一下!”

    玩一下?这种话是冷大首长说的么?

    宝柒心理叫苦不迭,可是却不知道哪根神经被烧断了,反正被他这么挑来逗去,慢慢地身体就不太听自己的指挥,忍不住开始回应他一般小声儿的轻哼了起来。一双藕臂更是不知不觉地缠上了他的脖子,细胞们都欢腾和放松了起来,像是在等待着他的临幸和安抚那份儿空虚。可是……臭男人却像是在存心戏弄她,却并没有真正要做什么,来来回回就是不停的搔她,似乎就为了将她折磨得露出一副急色的小骚样儿来。

    皱眉,吸气,宝柒咬牙。

    “冷枭!冷枭!你讨厌!”

    一听这话,男人突地翻身便撤退了手,双臂撑在她左右两侧,微眯着他深邃冷冽的目子,定定看她。

    “宝柒,这样骂你男人,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什么后果,你吃了我不成?”宝柒不舒服地扭了一下,恨恨地瞪着他。不曾想话刚出口,嘴就被男人堵住了,在她唇边喘一口粗沙的气儿,他说:“这样的话,很容易让老子变禽兽!”

    “变禽兽?这多不科学!你本来就是禽兽!”脑子有点儿浆糊的宝柒,目光潋滟一闪,一把揪紧了他的衣领,身体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火儿挺大,瞪他,“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么?二叔,你得对我负责,哪有这样逗人的?”

    看着她恨不得喷火儿的美眸,冷枭勾唇,“你求我?”

    靠!求他?!她又没有欠操综合症!

    当然,这一句只是她的邪恶想法。

    这么粗俗又恶心的话,她是不可能直接说出来的!

    心里恼恨着这个臭男人故意大清早的挑得她难受,可是,没有相当勇气的女人也是很难说出那个‘求’字儿的。作为一个孕妇,她更没有强上了他的武力。来回磨蹭几下,她觉得快要被骚卷了。在这件事儿上,她心里大抵是明白的,孕妇的体质本就十分渴望,再加上一副被这臭男人长期调丶教的身体,兴趣上头了,盎然得十分难受。

    想啊想啊,恨啊恨啊,心里揪成了一个大疙瘩。

    看着他,又恼,又怨,又期待,又生气,又懊恼……

    冷枭见她不时红脸,不时又呲牙裂嘴的小模样儿,眸色沉了一下,十分满意的勾起了邪恶的唇,一把抓过她的手来放在自己的……,冷冽的样子都柔和了几分:“不想要?”说完,又开始往上吻,锁骨脖颈下巴耳珠嘴唇脸颊,一阵肆虐之后,热热的唇覆盖在了她的眼睛上面,一只粗砺得带着粗茧的手游走在她的两条腿的内侧,不近不远,不离开不接近,轻搔慢挠,语气又强势又霸道,“宝柒,求我!”

    求他才有鬼了!

    心乱了,又乱。

    眸色染了雾气,又染了水。

    一汪明媚的眸底跳动着越来越热的火焰,她冰冷如毒蛇入侵的恶梦没有了,浑身到是像被他给点着了一团火儿。

    “冷枭,你说你是有多么混蛋啊!”

    宝柒的脑子被他弄得有些飘忽不定,明明是骂他的声音,出口的时候却变成了一种让她害臊的颤声儿。眉梢微挑,枭爷闷笑了一声,低声斥骂了一句‘小憨包’便掰了开她的腿,脑袋就往中间钻。

    “二叔……”心里羞了一下,宝柒抱着他。

    “别动!”无奈地按好她不停发抖的腿,冷枭眸底的冷气全被驱散了,不满的抱怨:“你服务老子一次,还得连哄带骗……欺负我,你挺在行!”

    啊哦,这是委屈呢?

    他是她能欺负的了的男人么?

    不知道到底谁欺负了谁?

    又好气,又好笑,又好羞,宝柒大红着脸儿,哼哼叽叽不停地吐着气看向天花板,心里麻尖尖的感觉。不敢垂下眸子去看他现在的样子,更加不敢想象他在用什么样的动作来爱她。

    一时间,五味陈杂。

    一阵陈杂之后吧,又觉得真心委屈了冷枭。

    这样一个男人,高高在上俯瞰天下的男人,就为了满意她那点儿小女人心思,总是不惜‘自毁形象’……于是乎,心里更加确定这个男人是百分之一百真心对她好的了。一方面不想他为了自己委屈得做到如此地步,一方面又一直在琢磨昨晚上游念汐说的事儿。

    终于,她强行按捺着想要他继续的心思,问了出来。

    “二叔……昨天晚上我见游念汐的时候。她和我说了很多话,除了我告诉你的那些,关于小雨点儿身世和吴婷的事儿。其实她还和我说了另外一件事儿,我心里不踏实,就想问问你……”

    “问……”冷枭一个字说完,没有停止服务她。

    一个温柔的探入,让宝柒倒吸了一口凉气儿。细啜一声,她伸出手去拽住他的脑袋,“喂,你先停下来,你这样……这样,我就说不明白了…”

    冷枭无奈地抬头,看她,“快点说!”

    看着他表现得不耐烦的冷峻模样儿,宝柒忍不住‘噗哧’一乐,接着,又嘟起了嘴来,叹气:“她说我傻……”

    冷枭皱了眉头,“这话……没错啊!”

    “靠!她说得没错,你的意思是……你俩挺有默契的是吧?”宝柒嗤之,圆瞪着眼睛,愤怒了:“她还说了,说你是在利用我,达到你自己的目的。”

    “然后呢?”

    “什么然后?还有啥然后啊!”

    冷枭目光沉沉,“然后你是怎么想的?”

    “……反正我没有想出来,我身上有啥东西是值得你来利用的?我一没钱,二没势,三没武力,四没背景……”

    “有自知之明是好事!”冷冷一哼,冷枭打断了她。

    瞪着眼睛,宝柒差点儿被他的话给噎死,吐出一口气,她看着他,噘着嘴儿:“当然啦……我还是不太相信那个女人会那么好心告诉我这事儿。所以么,为了不影响咱俩的感情,昨晚不是没有告诉你么?!不过,一晚上的恶梦,又让我想起来了。啧啧,想到她那种阴森森的笑声,我脊背上就直发毛,浑身冒出一层又一层的冷汗!”

    眉头一蹙,冷枭撑起手臂,居高临下地睨着她,一声不吭。

    “怎么了?”宝柒被他冷厉的目光,盯得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有点儿发毛,推一下他壮硕的胸膛:“别这样儿看我啊,我也会变禽兽的?”

    “宝柒,老子和你说过什么话?”

    “嚯!你说过的话可就太多了!你指的是哪一句啊?”

    喟叹一声儿,冷枭颓然地侧倒了下来,捞了她在怀里,低下头来,恶狠狠地吻住她两片柔软粉嫩的唇瓣儿。一个吻,从开始的霸道到慢慢的温柔,从急切到缓慢,从浅浅的舔弄到深入占有,他亲得够劲儿。

    好一会儿,才像是吃爽了,捉了她的手来放在掌心,一双冷峻的眸子里,散开出一片柔情来。

    “我说过,永远不会伤害你!”

    浅浅啜着气儿,宝柒正想说话,叩叩叩——

    门板上响起了三声有节奏的敲门声。

    “报告!”

    外面的人是通讯员晏不二。

    冷枭抚了抚宝柒的脸,转头问,“什么事?”

    晏不二同志知道现在才凌晨五点,猜测着首长肯定没有睡醒有起床气儿,要不然为啥声音这么闷气沙哑?因此,他把声音放得极低。

    “报告首长,游念汐死了!”

    游念汐死了!?

    五个字入耳,如同心脏被重捶了一下,宝柒突地张开了嘴巴,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天!她头皮发麻。

    一个昨天晚上才和她探讨过‘人生与理想’的女人,一个恨了她一辈子的女人,一个被她叫着小姨的女人,一个和她的恶梦纠缠了一晚上的女人。突然之间,她就这么死了。

    消化着这个消息,她懵圈儿。

    眸色暗了一下,冷枭拍着她的肩膀,将她圈在自己怀里,冰冷的眸子里没有任何的起伏。与她对视一眼,他冷声问:“什么时候的事?”

    晏不二回答:“五分钟前哨兵才发现的,具体的死亡时间还不清楚。祁队问,要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宝柒也想知道。

    皱了一眉头,冷枭凛冽的声音微沉,“火化!”

    “是——”

    晏不二回答完,外面的脚步声远去之后,屋子里也恢复了寂静。

    宝柒一直没有说话,双手死死钳着冷枭的胳膊,半靠在他的身上,视线定定地落在男人的脸上。

    “二叔,我怎么咂摸都不是个滋味儿呢?!好奇怪!”

    “睡觉!”

    冷冷二个字说完,男人抚摸着她微凉的小脸儿,冰川般的俊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万年堆砌的冰川更不可能因为游念汐而崩塌半分。甚至于,他脸上半丝儿情绪都没有。

    半躺下去,宝柒沉默了良久才开口。

    “唉,终究是一个女人罢了……”

    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肩膀,冷枭阖着眼睛,呼吸有些粗重,“人总会死。”他的声音,他的话,总是冷冽,简短,又深刻。

    喉咙里像是鲠了一下,宝柒浅叹一声,找不到话来接。

    冷枭睁开眼,淡淡地看她,“总有一天,我也会死!”

    “你!?丫丫呸……呸……”心里漏跳了好几拍,宝柒急切的转过头来,呸了好几下,狠狠地瞪她,“丫说什么呢,没事儿干嘛咒自己?”

    “傻丫!牺牲,对于军人来说,是最高的荣誉!”

    捏着她急红的小脸儿,冷枭的话说得又坚定又干脆。可是,听在宝柒的耳朵里却有些闹心了。一时间,心尖上凉馊馊的,关于人和生命。

    “眯一下吧,起床就出发!”冷枭的眸色阖了起来。

    哼了哼,宝柒揉了一下额头,没有说话。

    思绪却渐渐地沉入了游念汐死亡的这件事情里。或者说是一个人都是会有人性的,人一死,万事皆空!一个痛恨她的女人死了,她没有半点儿开心的感觉。脑子更是不听使唤一般将画面定格在了昨天晚上游念汐那张干尸般的脸上。

    心里一阵阵天翻地覆,喉咙里像卡了一根鱼刺!

    再拍脑门儿,丫的,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丢人!

    ——

    锦城。

    天气,晴,有微风。

    锦城某军用机场。

    冷枭牵着宝柒的手走下了直升机,眉头紧锁了一下。他和几个随从,一溜儿全穿着便装。而机场里,却已经有几位军装笔挺,肩膀上星光璀璨的军官在那里等候他到来了。目光里的崇拜和尊敬冷枭习惯了到是没有什么,宝柒觉忍不住一阵阵发汗。

    她家二叔,气场真强大啊!

    这么多人崇拜他?

    不由得侧眸望去,一缕清晨的阳光斜射在男人的身上,将他英挺无匹的身躯映衬出了无与伦比的桀骜来。

    不管在哪里,冷枭同志都是一个旗舰般的存在。

    怎么想她怎么觉得自己有点儿像那个——不小心吃掉了白天鹅的小小癞蛤蟆。

    “首长,欢迎欢迎……”

    “首长,一路辛苦了……”

    “首长,欢迎你到锦城来指导工作……”

    来来回回就是那些官上的客套话,宝柒心里一阵感叹,要说做首长也真心不容易。她心里知道,冷枭不太喜欢这种虚以伪蛇的社交活动,平时都是能免则免。

    可是……

    此刻,看着他面无表情的一一和那几位军官握手,她的心里突然有着短暂的疑惑——按理来说,50吨的振动平台运抵到月城航天基地,冷枭本人又出差到了锦城,不应该是一件挺机密的事儿么?如果冷枭本人不说,为什么这些人会提前接到消息?

    依照冷枭的作风,他不会搞这种声势浩大的接待……

    为什么?

    疑惑的时间里,冷枭已经带着她和几名随从往机场的停车场走了过去,那边儿有汽车来接。通往停车场的路上,她不太情愿的吸收了几束诡异的目光。

    被人关注不是一件好事儿,尤其是这么高调的关注度。

    一路上,很静。

    刚刚坐上汽车,坐在副驾上那个二杠一星的少校就声音响亮的开着玩笑问:“首长是直接过去月城,还是先在锦城打个尖儿啊?”

    “我准备办点私事,月城那边有谢队长。”冷枭面色平静的说着,眉头微皱,弄得宝柒心里咯噔咯噔响。

    他告诉她说自己来出差的……

    他出差第一次带上她过来……

    可是这会儿吧,他又说准备办私事。

    到底哪一个才是她的真的目的!

    冷枭啊,你总是这么让人懂不起!

    大概在冷枭抬腕儿看第三次时间的时候,汽车便抵达了锦城香格里拉大酒店。终于脱离了那一群人,宝柒吸了一口气,顿时觉呼吸畅快了起来。一进房间,等晏不二放下了行李,她就忍不住问他,“二叔,你准备办什么私事儿啊?”

    低头,冷枭望着她,“你不想回鎏年村看看?”

    啊哦,原来这样?

    带她到锦城来,是为了带她去鎏年村?

    心尖酸涩着,她的脸蛋儿腾地红了一下,为之前自己还总是七上八下的猜测他感觉到不耻。揪着他的衣袖,她来劲儿。

    “那……二叔,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呀?又干嘛要住酒店?直接回R县去住不就行了么?还能再住在蓉新宾馆呢……嘿嘿,记得么?”

    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冷枭的面色却不太好看。

    他低下头看着她,一只手抚着她的脸,一只手揽着她的丰腴的腰身,“先安顿好你。宝柒,我现在必须去一趟月城,等我回来咱们就去鎏年村!”

    “哦!好吧!”乖乖的点头,宝柒望着他正色的脸庞,回答得非常认真,心里有许多疑问,却又不好多问他。她相信,冷枭这人,不管做什么事儿,都会有他周密的计划,这件事,当然也不会例外。

    不曾想……

    她没有问,冷枭却难得的一边儿换衣服一边儿向她解释。

    “二0三军工研发的振动平台,关系着月城卫星发射中心一颗重要探测卫星的发射。出不得纰漏。”

    “那你刚才……说要去办私事儿?”

    “无关紧要的人,不用说!”

    “额……”宝柒继续点头。

    五分钟后……

    冷枭离开了香格里拉!

    他只带走了晏不二,剩下几名从天蝎跟到锦城的战士,全部被他留了下来保护宝柒。

    一个人在房间里,宝柒有些闷。

    站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口,她往外面望去,锦城被踩在脚下,一片景致尽收眼底。锦城的天气不错,天空仿佛被水洗过的一般明亮,上午阳光的铺陈之下,整个城市一片金光灿灿。色彩跳跃在她的眼底,别有一番滋味儿。

    看着外面,她叹着气自言自语。

    “怪不得人都说锦城是最适合人居的城市……空气真好!”

    站了一会儿,她又无聊了。

    返身,打开了酒店房间的电脑。

    自从怀孕她已经很久时间没有登录过QQ了。没有想到,刚刚输入密码进入界面,就弹跳出来了结巴妹的弹窗。

    呵……她在线?

    牵了牵唇角,宝柒脑子里晃动着结巴妹羞涩又漂亮的小脸蛋。一个人嗤嗤笑了一下,她双手触上键盘,敲字过去。

    “晃啥晃啊?结巴妹,不要告诉我说你是想我啦?这么急不可耐……大江子这两天没有来滋润你么?”

    “嗯啦,想你了呗!他在部队呢,说是忙得不行,好像准备国庆的事儿吧,听说还有一个文工团的美女陪着他呢,哪儿能想到我?七七,你在哪儿呢?”

    在QQ上,结巴妹说话不仅不会结巴了,打字的速度还又快又流畅,噼里啪啦出来就是一长串的字儿。

    噘了一下嘴唇,宝柒望了望就自己一个人的房间,再次撇了撇嘴巴,“一个人,在锦城呢。”

    “啊,你也在锦城?”小结巴的话后,还有一个惊叹的表情。

    宝柒疑惑了!

    沉默一秒,继续敲字:“怎么了啊?我一个人在锦城会很奇怪么,难道说……你也锦城,不会这么巧吧?”

    结巴妹先是发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过来,接着,又敲过来一行字:“七七,我觉得我家表哥吧,对你确实是打心眼儿里喜欢的,你看他这才伤愈回国多久啊,又跟上你的脚步就过去了。嗯,好吧,告诉你,他昨天下午也飞锦城了呢。”

    方惟九来锦城了?

    瞧着电脑屏幕上不会动弹的字儿,宝柒再次疑惑了。她来锦城之前,谁也没有说过。冷枭更不可能去告诉方惟九吧?那么,他又怎么会知道她到锦城来了?

    怔了好一会儿,她敲过去三个字。

    “碰巧吧?”

    “嘻嘻!也许是碰巧吧?反正他追求你这么多年了,碰巧的事儿也太多了……你忘了啊,那几年你在国外,他都能厚着脸皮跑过来‘碰巧’遇到你,现在在国内又算什么呢?不过你都怀孕了,我表哥没机会了……真可怜!”

    这到也是……

    这么多年来,方惟九知道她的行踪又岂止一次?

    按他的话说——爷有钱,什么消息买不到?

    唉!

    叹了一下,她冲着屏幕眯了眯眼,又迟疑着试探的敲出一行字:“结巴妹,我问你啊,你们家和方家关系好么?”

    “呃……这个啊,其实还行吧!我表哥的妈妈是我的姨妈……不过,我姨在表哥出生的时候好像就死了。反正这件事儿之后吧,两家关系就淡了不少……再加上,我爸的性格你是知道的,他一辈子都清高得不行。我妈嫁了他,他是一个教师,我姨却嫁了财大气粗的方家……哈哈,我一直猜测我爸的心里肯定觉得没有面子,不过我可没敢说啊。反正这些年,两家都有些膈……”

    啧啧……

    小结巴一旦上了网,恨不得把一辈子没有说畅快的话一次性说完。她打起字来,那简直就是飞一般的速度。等她发过来半天没有见到宝柒回应,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咦,七七,怎么了吗?”

    “哦,没有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那……结巴妹,你和你表哥的关系好吗?”

    “挺好的呀!我表哥他一直挺照顾我的。你知道的,我说话不是结巴么?他总帮我收拾那些欺负我的同学,嘿嘿,七七,我表哥他是一个好人,如果你没有爱上别人,我一定撺掇你嫁给他。”

    “哦!”宝柒有些心不在焉!

    见她就一个字,小结巴调侃:“怎么了,难道……你动心了?”

    “想什么呢!?”回过神儿来,宝柒噼里啪啦敲字儿:“喂,亲爱的,我不和你多说了啊,我不能久用电脑的!就这样,我下了啊!”

    正准备下线关机,小结巴的头像又闪动了起来。

    宝柒点开一看,她说,“不过七七,我表哥这次从国外回来,都和我不太亲近了呢。”

    瞧着结巴妹发的一个娇嗔的表情,宝柒不免有些好笑,又发给她一条戏谑的信息,“喂,你都要嫁人了,又不是小女孩儿了,他要和你太过亲近,你家大江子还不吃醋啊?俗话不都说么,表哥表妹天生一对!难道……你喜欢你表哥!?”

    “啊!啐!”小结巴一个呕吐的表情,终止了谈话。

    退出QQ,宝柒关掉了电脑。

    正在这时候,房间外面有人敲门。

    宝柒起身走了过去,一把拉开了门儿。外面站着两名便装的战士,一名战士搔了搔脑袋,说话的时候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嫂子,打扰你了……那个……花店送花来了!”见她皱眉,又脸红了:“嫂子,我检查过了,花……没有问题。”

    斜睨过去,宝柒其实是在讷闷,“我没有订花啊!”

    “你是宝柒小姐吧!”战士旁边,一个约摸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怀抱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冲她嫣然一笑。

    “我是!”

    “那就对了,宝柒小姐,麻烦你签收一下!”说完,小姑娘把花递给了她,顺便递上了签收单!

    咦,奇了怪了!

    谁会给她送花,她刚到锦城多久啊?

    冷枭?不可能……难道,是方惟九?

    心里揣测着,她唰唰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向他们道了谢,她关上了房门。嗅了一下花香,她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卡片儿来,上面写着。

    “火红的玫瑰花,送给最美丽的宝柒小姐。宝柒小姐,请问我能否有幸请你共进午餐?——九爷!”

    噗哧……

    宝柒乐了!

    她觉得拽起文来的方惟九,还真心有些好笑!

    一转身,她懒洋洋地把花儿放到了茶几上,百无聊赖之下她又回到了电脑跟前,正在犹豫要不要再上一会儿网,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方惟九打过来的——

    她接了过来:“喂。”

    “喂——”方惟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邪魅又磁性,略略低沉声里带着淡淡的挑逗,“小妞儿,九爷就在你同层的电梯口,能不能陪九爷一起吃个午餐?”

    这样的声儿,要换了其它小姑娘,肯定投降了!

    可她不是宝柒么?

    一手叉着粗腰,一手捏着手机拒绝,“方惟九先生,我又不是三陪?不陪吃饭啊!哼!我说,你九爷到了锦城这美女堆儿里,还怕找不到妞儿陪吃午餐啊!”

    “靠!宝贝儿,你说话要不要这么直接啊?真伤我的心!九爷真心找不到妞儿陪吃饭了……”方惟九开着玩笑,末了又叹一口气儿,说:“过来吧宝妹儿,不是九爷不够诚心请你,而是你房间外面几个大保镖守着……啧啧,我现在想近你的身都难喽,冷大首长啊把你保护得滴水不露,你这完全是国家元首的待遇啊?”

    想到冷枭,宝柒窝心的甜笑了一下,嘴角勾了勾,连带声音都俏皮甜腻了起来,“嘿嘿,瞧你说得这么憋屈!不过方九爷,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么,少打我的主意啊?我对你没有兴趣,我是有夫之妇……而且我也不喜欢做红杏儿!”

    “有夫之妇小事儿啊,一纸离婚证就解决了。”

    “军婚嘞,受法律保护懂不懂啊?你甭攒我家首长的墙角啊,想做我的男小三,就得吃牢饭!去吧,找一个漂亮的妹子陪,别苦了自己,拜!”

    她的严肃,若笑了方惟九,“得了吧你啊,就你那副大肚婆的样儿,你觉得九爷能对你有什么性趣么?就目前来说,什么样的妞按在床上,不比你给劲儿啊?”

    摸着自己的大肚子,不期然,宝柒又想到了冷枭。

    按照道理,方惟九说得忒正确啊,她怀孕了,男人看着不得倒胃口么?为什么冷大首长他却从来都是热情不减呢?一上床就恶狼般虎视眈眈地看着她。严肃说起来,大抵就是因为方惟九是一个阅女无数的男人,知道什么样的姑娘好。而她家的二叔就她一个,可怜劲儿的,就这样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吊死了。

    一念至此,她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还是拒绝了。

    “算了,九爷!他不喜欢我和别的男人接触。而且,实话告诉你哦,我可是给他签了保证书的,不能乱说乱动……”

    方惟九并不气馁:“(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上次你和我吃饭,他没有说什么吧?”

    “这到是没有。”

    “那不就结了么?他啊,对九爷的人品放心着呢!”

    听他严肃说人品,宝柒笑了,“不是吧?你方九爷还有人品?”

    “难道说,我没有吗?”闻声儿,方惟九仿佛吃惊了一下,抽气一声儿问:“……咳,好吧,就当没有那玩意儿。就当你感谢我的救命之恩总行了吧?宝妹儿,其实是我有点儿事想要找你帮忙,我来锦城是来工作的,不是追着你来的啊!少自作多情了!”

    救命之恩……

    (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想到那场泥石流……

    摸着一下鼻子,宝柒想了想,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

    “好吧,等着我!”

    ……

    她出了门儿,发现果然有两名战士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的样子身着便装依旧英姿飒爽。那保卫的架式,瞧得她心里真真窝心的暖。

    二叔,真是担心他的。

    两名战士对她很尊重,她说一个人在屋里很闷准备在下面走一走,他们便没有多说什么,更不好干涉她的自由行动。只是互相望了一下,远远的跟在她的后面。

    转一个角,宝柒便看到了电梯口。

    富丽堂皇的香格里拉大酒店,就算是电梯口这种犄角旮旯,装潢也是同样的昂贵和奢侈。墙壁上色彩唯美的灯光忽闪忽闪,灯光氤氲之间,一身儿休闲黑色西服的方惟九斜倚在电梯墙上,修长的双腿叠放着,斜斜地摸着鼻子,深邃的眸子里点点星光,痞痞地望着她勾唇一笑,邪魅的样子格外迷人。

    斜斜睨着他,宝柒慢慢走近,眼波差点儿晕了。

    “啧啧,真是备感荣幸啊。这么一个大帅哥专程等着请我吃饭。……呃,吃饭还是免了吧,你看我后面有尾巴!九爷,你直说吧,要我帮啥忙啊?”

    勾魂眼再电她一下,方惟九笑起来的时候,浅蓝的目光越发深邃,“……宝贝儿,九爷想你了行不行,来,啵九爷一口,就算完事儿!”

    又扯这个!

    宝柒‘啐’他一下,咬了咬唇:“你要是没事儿,我可就回了啊。”

    “行了,我不说这个,我说正事儿。”歪着唇一笑,方惟九瞄着她,“……可是,小妞儿,没有办法啊,九爷一瞧到你就浑身躁热,怎么办?……得了得了,甭生气,就纯吃饭,吃完了,一会儿九爷自己找个川妞泄火去,总行了吧?”

    见他搔头晃脑的样子,宝柒忍俊不禁又笑了。

    “你啊,就贫!”

    看到她的笑容,方惟九愣了一下,也笑了。

    “唉,看到你对九爷也这么戒备?真是心酸啊!”

    “没有!别瞎说!”宝柒有些不好意思了,冲他莞尔一笑。

    远远的站在那边儿,两个战士见到他俩谈笑风生,便没有跟上来,也不好意思过来,毕竟那是嫂子自己的私事儿。

    正在这时候,旁边的电梯门打开了。

    当两扇门正在往里合的时候,方惟九突然一把揽着她,大步进去。

    “走,陪九爷吃饭去!”

    刚进电梯的门儿,门就合上了。

    “嫂子——”

    两个战士见状急了,冲了过来!

    可惜,慢了一步,电梯门已经合上了。

    “喂!”宝柒吓了一跳,脚下晃了一晃差点儿没有站稳,按了按开门键没有反应便有些生气。她完全没有想到方惟九会突然来这么一出,不由有些嗔怪的叨叨,“你干嘛啊?没看到我还有两个战友在外面么?一起去吃呗……”

    一边说着,她一边儿转眸。

    扭过头,她短促地‘啊’了一下,差点儿咬到了舌尖。

    “你……”

    话没有再说下去,心跳骤停。

    方惟九看定了她,浅蓝的眸子里流淌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一把勾起她的下巴来,邪魅的视线里凉气森森。

    “一起吃有什么情调呢?好不容易咱俩有了二人世界!”

    ------题外话------

    多谢妞们支持《宠婚》,支持二叔和七七!多谢妞们火热投票,某锦泪流满面!

    今天19号了,二皮脸求一下月票,另外年会票妞们量力而行。不过,有给锦投钻送花什么的,都换成年票投吧。如果能拿到年度现言经典奖,是锦的荣誉,也是咱喜欢二叔喜欢宠婚的妞们集体的荣誉,证明慧眼识英雄啊,哈哈。

    关于生子:这次两个人回锦城,就会跳到生子阶段了哈!根据投票区的结果,应该是一对双生儿子无疑了!嘿嘿!

    关于其它疑问:都会一点点解剖,大家甭急哈,离大结局字数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