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165

    章节名:163米反噬!腹黑老狐狸!(精彩)

    咔嗒——

    极细微的一个声音,震得宝柒心里狠跳。

    呼呼……

    做贼什么的,果然心虚!

    目光微敛,她‘暗恋’了许久的文件柜门终于开了。她‘想念’了整整一天一夜的那份儿陈旧卷宗就在眼前。

    拿吧……

    咽了一下口水,她先小心翼翼地将冷枭的手放在宽皮大椅的扶手上,顺便再次瞅了瞅他冷峻刚硬的侧脸。在书房里氤氲薄透的光晕下,沉睡的男人看上又无害又性感。

    她心里感叹!

    他的男人啊,怎么就这么相信她呢?让他喝酒就喝酒,让他赶紧醉倒就醉倒,让他睡一会儿,他就真的睡了……

    心里小小纠结了一下,她为自己利用冷枭的行为,感觉到有点儿不耻……就一点点。

    宝柒,你禽兽了!

    好吧,她就禽兽这么一回。

    时间不等人,其实就在这万千思绪的交织里,她已经用极快的速度从文件柜里抽出了昨儿冷枭看过的那摞卷宗。基本文件柜里东西的保密性,她并没有动里面的其它文件资料。

    将卷宗摊在书桌上,看着这陈旧得有些近二十年历史的东西,她美眸微微一沉,心脏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见到这玩意儿,她几乎可以断定,它正在游念汐说的那个东西,肯定正是冷枭差人从游念汐屋里搜查出来的。

    卷宗的最上面,是一份儿已经泛黄的DNA亲子鉴定报告书。报告书是由八十年代M国最权威的一家亲子鉴定机构做出来的。鉴定报告为全英文显示,上面那个‘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概率,标志着鉴定书上两个做亲子鉴定的血样主人为亲生父女。

    不肖说,父系血样提供人正是她过世的‘老爸’冷奎,而子系血样提供人只有一个叫tifa英文名。根据上在的资料显示,这份儿亲子鉴定报告正是当年游念汐的父亲游天良在冷奎的指示下前往M国做出来的。而游天良回国之后下飞机不到半个小时就死于机场高速的车祸上。因此,公安机关将他身上的遗物一并转交给了游念汐也是合理的。

    这么说起来,游念汐当初说冷奎和宝柒的DNA亲子鉴定报告就是它了?而这也是她认定宝柒是冷奎亲生女儿的依据?

    而宝柒知道,绝对不会是亲生的。

    六岁时候的那段记忆太过深刻,一个O型,一个AB型血,在当年就已经给她判了是一个野种的罪刑,又怎么会有意外发生呢?而这次怀孕的血型测试再次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她是O型,冷枭和冷奎一样都是AB型。

    冷奎绝对不是她的亲爹!

    那么,作为当时M国的权威鉴定机构,自然报告书是百分之百真实的,上面这个叫TIFA的女孩儿,又是谁?

    她想到了冷老爷子的故事,会不会就是他故事里讲的那个丫头?

    她又会不会是游念汐嘴里说出来的那个只有她自己的知道的第二个秘密?

    心里一个又一个的疑问,让她突然一定要去见游念汐的冲动。

    吸了一口气,她拿开了上面的DNA鉴定报告,下面还有一些东西……一些让她顿时有种脊背冰凉的东西。

    鉴定报告下面,有一些资料,有一些照片,照片中只有一个女主角。

    那是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女人,熟悉的五官她每天照镜子的时候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就是她自己。让她有些头晕目眩的是照片里的背景,那是她在M国的五年留学生涯的资料,原来冷枭调查过她。

    除了这些资料之外,还有另外一份DNA报告,是冷枭本人和小雨点儿的亲子鉴定结果。当然,结果没有父女关系。至此,宝柒也总算知道了,原来他不仅调查过她,还和小雨点儿做过亲子鉴定。

    吁……

    接下来更为惊震的东西出现了……

    下面那些东西,是冷枭调查的关于冷奎和游天良死亡原因的资料,虽然因为时间久远没有结果,却足以让宝柒脊背发汗了。

    冷奎死的时候,冷枭只有十四岁。他那个时候病未痊愈,大多数时候并没有呆在冷宅里,因此,对于家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冷奎在世的时候,是相当疼冷枭的。大多数时候,他更像一个父亲那么去疼爱自己的孩子,而不是弟弟。

    可是,明明过去了十几年他都没有想到要调查,为什么现在又开始调查了?

    难道是因为……他怀疑她什么了吗?

    按照道理来说,冷枭若看到了这份亲子鉴定报告,会更加确认她是他大哥的女儿才对,不会怀疑其它吧?

    她的心,怦怦直跳了起来。

    说起来话挺长,其实整个过程不过就花了两三分钟。

    为了不被冷枭突然醒过来发现,宝柒又小心的按照原样将资料又摆了回去。作为谢铭诚和血狼两个名师亲自培养出来的特种小兵,她在做这些事儿,自忖不会有出现任何纰漏。甚至在动那摞资料之前,每一个摆放的角度她都仔细观察和比对过。

    因为冷枭太精明了。

    放好资料,重新锁上了文件柜,她长吁了一口气,静沉了两秒,捂着还在不停狂跳的心脏,慢慢地转过头来看向冷枭。

    一转头,她愣住了!

    妈呀,要不要吓死人!

    正对着她的是一双阴鸷锐利的冷色眼眸,黑色的瞳孔里是她看不懂的深邃。

    冷枭依旧默默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没有吭声儿。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得几乎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真特么的!宝柒想骂娘!

    唇角抽搐了一下,不过几秒钟工夫,她不得不调整好了最佳状态,摆出一脸儿粉饰太平的假笑来,轻轻啜了一口气儿,摊了摊手,撑在他的椅背上,“二叔,我就是太好奇了!嘿嘿,随便瞅了瞅!”

    冷枭直勾勾盯着她,没有动作,没有说话,目光冷冽如刃。

    心里抽了一下,向来二皮脸的宝柒脸红了一下。毕竟偷偷背着别人做这种事儿是不道德的,更不道德的是还被抓了一个现行。不管内容如何,到底她还是不好意思。

    看着他,她不知不觉垂下了头。

    尼玛,他的目光太让人惊悚了,不敢直视啊!

    心弦乱弹着,宝柒猜测着,他这会儿到底在想什么?是不是准备怎么毙了她?

    私自偷看绝密文件……多大的罪啊!

    不过,他真的会和她较真儿么?越想越堵心,宝柒喉咙口有些痒痒了起来,闷声闷气的再次假笑着,她乖乖的把小手搭上男人的肩膀,轻柔的,缓慢的,一下又一下的替他按摩了起来。不过却不敢再说话了,嘟着嘴儿不时瞅他,看得了崃,认罪态度相当良好。

    冷枭面色不变,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目光森冷得像一把刀子。

    而且还是一把等着她主动伸头去砍的刀子!

    完了!

    眼看各种讨好都没有用,宝柒郁卒着,发出一声儿幽幽的感慨。

    “二叔,要不然,咱们回房去睡吧!”

    冷枭不理她。

    咳了一声儿,宝柒有些心虚,不过,嘴上却不太服气,“喂,你别做出这么一副杀千万的表情来行么?要杀还是要剐,你到是吭一声活气儿啊?”

    看着她粉嘟嘟一张一合的唇,冷枭手指撑了一下额头,冷面冷声地问:“宝柒,私盗国家机密,是什么罪么?”

    私盗……国家机密?怎么上升到这种政治高度了?

    一时间,她的心脏有点漏气儿。靠,要不要定这么大的罪啊。

    汗毛竖了起来,对着他阴恻恻的脸,宝柒无语半秒,横下心,一咬牙,嚷嚷着吼他:“首长,你里面的国家机密我可都没有看。”义正辞严的说完,心里复原能力极强的宝妞儿又寻到了借口,理由再次充分了起来:“再者说了,谁让你把国家机密放在家里的书房里?冷枭,咱们俩是法定的夫妻,那么这幢房子,算是夫妻共同财产吧?作为这个房子的女主人,我在自家的书房里,看了自家的东西,我有多大的罪?哼!”

    “嗯,有道理!”冷冷瞄她,冷枭话里意味不明。

    宝柒轻咳了一下,差点儿被兴奋的口水呛死。

    丫这么好说话?不对劲儿啊!

    脊背悚了一悚,她叉着圆滚滚的腰,“既然我说得对,那我就没错对不对?睡不睡觉?不睡我去睡了!”

    “宝柒!”冷冷喊着她,冷枭说:“你说得对,这是你家。咱们是夫妻,那我可以要求丈夫的权益么?”

    “可以啊!完全没有问题。”宝柒下巴昂起。

    “一天一次!”大概尝到甜头了,冷枭的目光意犹未尽的看着她肿胀的嘴,“口的!”

    靠!

    一天一次还不要命啊?!

    宝柒狠狠地盯着他,挑衅地说:“算了,你把我按盗取国家机密罪论处吧!大不了,我带着你的儿子去坐牢!”

    “你怀孕当然不会有事,可……别忘了,你还有同伙!”冷枭阴恻恻地看着她,补充说:“江大志,王雪阳!”

    什么?!他们也成了同伙儿!

    这男人啥时候这么狠了?不就是偷看了一下不该看的(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东西么?

    摇了摇他的手臂,她拧着眉认真的问:“二叔,你玩真的么?”

    “对待正事,你见过我开玩笑?”冷枭反问,眸底全是冷意。

    倒抽了一口气儿,宝柒郁结了,丫的干嘛这么来逼迫她啊?而且,逼迫的意图也太过明显了吧?算了!识事务者,为俊杰,不就是每天晚上为他那只小禽兽服务么,又不掉她二两肉。

    脑子在飞快地运转着,看到这位爷狼气森森的冷脸儿,她衡量一下得失,觉得每天服务他一次,其实也没有那么难,总比陷朋友于不义要强得多。于是乎,稍稍叹了一口气儿,她立马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行吧!就这么办,我认了,不就是一天一次,姑奶奶豁出去了!”

    “口说无凭!”冷枭睨着她,勾着唇冷冷一哼,没说话的话里意思是——你惯常说话不算数!

    “立字为据,总成了吧?”叉着又胖又粗的腰肢儿,宝柒凉凉的咬牙,拿过书桌上的纸笔来,正要写,手里的纸笔转眼便被男人给夺了过去,冷枭说得极为严肃:“我写,你签字!”

    看着他冷硬的侧脸,宝柒心肝儿稍稍哆嗦了一下。

    一想,再一想,想来想去,怎么就有一种落入了算计的感觉?

    不对劲儿,心里瘆得慌!

    转瞬,冷大首长龙飞凤舞的几排漂亮行楷字据便诞生了,上面清楚的写着:

    以下协议,本着宝柒同志本人的意愿订立,非人为胁迫,宝柒同志必须遵守。

    第一条:宝柒同志自愿为冷枭口丶活服务,每周不少于三次。

    三次?摸了摸嘴巴,宝柒觉得还算人性化,并没有像他说的一天一次。

    得,算他还有点儿良心,体谅她是孕妇。

    拧着小眉头,她继续往下看。

    第二条,宝柒同志保证令行禁止,不再乱说乱动。否认,一周加一次。

    靠!她有乱说乱动么?还令行禁止呢!

    冷血军阀!

    目光恨恨地瞪了一眼面无波澜的男人,她接着往下看。

    第三条,在孩子出生之前,宝柒同志保证不再东游西荡,未经允许不得私自外出,否认,一周再加一次。

    第四条,宝柒同志保证一切服从冷枭领导,随叫随到,随要随从!

    第五条,宝柒同志不得单方面撕毁条约,否则每周七次!

    好他的冷枭啊!

    要从奴隶到将军?要翻身农奴把歌儿唱了?

    死死盯着白纸黑字,宝柒怔了又怔!

    以上为数不多的几行字,洋洋洒洒,明显带着奴隶社会的压榨和剥削,比南京条约还要不平等。瞪圆了眼睛,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男人完全就是一只披了人皮的禽兽。

    侧眸睨她,冷枭危险的眯眼,“怎么了?不合理?”

    吸气,吐气,宝柒拼命的告诫自己,要淡定,要忍耐……头上的鸭梨如此之大,再不淡定和忍耐她就死得更厉害了!更何况,偷偷算计他偷看他的东西,说大点儿,还真就是盗看国家机密。

    算了!怂就怂一回,反正后面有的是机会收拾他!

    一念至此,她邪恶地勾起唇,淡定的说:“成!没关系!这回是我不对,由着你玩!”

    “好,签字吧!”

    噘着嘴儿,轻声哼了一下,宝柒飞快地从他手里捞过签字笔来,‘唰唰’两下就签上自己的大名。

    仔细一对比,再次发现一个悲催的问题。尼玛她连字体都不如男人写得漂亮,没有男人写得大气。

    奶奶的,难道这辈子就要被他给吃定了?

    暗自咬牙!

    收回自己的墨宝,冷枭仔细放到文件柜里,手臂绕过了来搂住了她的腰,结实高大的身躯里,像是再次注入了一万吨的柔情。刚刚还处处冒寒气的细胞们,顷刻间化为了乌有。

    将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他紧紧的,紧紧的拥住她,下巴有力的抵在她的额头上,声音低沉而缠绵。

    “宝柒。”

    “嗯。”她不爽地应了一下。

    “对不起!”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看最快更新冷枭的手臂收紧。

    啥意思?哦哟,意识到错误了?

    心里凛了凛,宝柒觉得没那么好的事儿,却也闹不懂他什么意思。抬起头来,平视着他的眼睛,满是疑问。

    不轻不重地勒紧她的腰,冷枭沉默了一会儿,喃喃说,“我调查你,不是不信任你。”冷枭淡淡地解释着资料里关于她在国外五年的调查之事。不过,他却没有提其它。

    宝柒默了!

    他道歉是因为这个,那么他到底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这事儿?

    心里有些犹豫,她又不敢问,只是有些气息不稳:“……那个,我在M国又没有干多大坏事儿,不怕你查。不过你不觉得生气得太过份了么?我不就是不小心看了看,什么什么罪,用得着么你?”二皮脸的宝妞儿现在还没有想通。

    “设计我,灌醉我,利用我,这是小事么?”冷枭的声音很低,低到她觉得好像耳朵在嗡嗡嗡响。

    等等等,他为什么全部都知道得这么清楚?

    那么……那么,代表了什么?

    心里突地蛰了一下,她猛地拉开男人横在腰上的手,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咬着牙齿指着他问:“冷枭同志,我现在严肃的问你,你以党性担保,回答的每一个问题都是真实的。”

    “好。”冷枭这回爽快!

    “第一,你早就知道我要想办法看文件柜里的东西?”

    “嗯。”

    “第二,你故意让我‘灌醉’的?”

    “嗯。”

    宝柒的脸阴下来了,“那么,我刚才,我刚才给你做口……的时候,你也是明知道我的目的?”

    “嗯。”冷枭再次点头。

    闭了一下眼睛,宝柒炸毛了,狠狠掐他。

    “我靠!你个王八蛋,那我让你白享受了,还故意设套来让我钻?”

    见她真急眼了,男人勾了勾唇,再次收紧了手臂,“谁让你这么笨?”

    她笨?是啊,是够笨的!她怎么就没有想起来,她怀着孩子,冷枭又怎么可能真对付她呢?说来说去,还是做贼心虚惹的祸。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她的大脑在一阵嗡嗡作响,心底里直泛凉气儿,一种森寒的感觉遍布了每一个毛孔。

    “冷枭,你人面兽心!”

    “哈——傻丫!”

    这一下,冷大首长彻底破功了!

    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放开声儿的笑容,终于在这一刻绽放。

    笑了几声儿,见到宝柒的表情越来越扭曲,咳了咳止住了笑,再次冷冷地指了指文件柜。

    “不要忘了,如果再敢违逆老子,每天一次!”

    “岂有此理了!冷枭你个闷骚的老狐狸,为什么每次都整你姑奶奶?丫腹黑也要有一个限度是不是?”抱着脑袋,宝柒抓狂了,“啊,我不要活了!我真是亏大发了!赔了夫人又折兵,混蛋!”

    抚上她气得通红的脸蛋儿,冷枭深邃的眼神里,带着一点点促狭。

    “谁说你亏了?”

    “谁说我没亏?你个闷骚货!老狐狸,人渣,王八蛋!”拳头雨点儿般砸在男人坚实的胸前,宝柒心里懊恼不已。当然,她懊悔的不仅仅只是她傻不拉叽的主动为他做口丶活和中了招儿。最主要的就是,她每次自以为聪明的计划,在男人眼里结果就是透明的状态。

    如果说她宝柒是一只聪明的耄,而他冷枭就像那只专捉她的老猫。猫不仅吃掉了老鼠,还是老鼠自己洗白白了送到猫面前的,老猫次次都把小老鼠玩得嘀溜转。

    她火大啊!

    搔了搔脑袋,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智商,这一刻,终于开始怀疑了。

    屡屡中招,悲催不已!

    而又急又恼的眼神儿,已经完全泄露了她那点儿可怜的小心思。

    冷枭看着他,凉唇微牵,揽过她的腰来,安抚她的后背。

    “算平局吧!我享受了,你的目的也达到了。”

    “什么意思啊?我哪儿达到什么目的?我就是亏死了!”

    偏头望向文件柜,冷枭的眼神儿有些凉,“想看的,你不都看了?所以,算公平交易。”

    “交易你个大头鬼!”瞪着他,宝柒被这男人‘博大得不可测’的心机弄得脊背还在发凉气儿,双手掰着他的脑袋来,沉沉地问:“二叔,你告诉我,你到底还知道多少事儿?你能不能一朝儿给我说个明白啊?要不然,我真的好惶恐啊?我感觉自己在你的面前就像没穿衣服一样的裸露,你知道我所有的一切,而我却完全不知道你的心里,到底装了多少事儿。”

    冷枭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你不想我知道的事,我都不知道。”

    这什么回答?回答了,还是没有回答?

    瞧着他阴沉下来的面色,宝柒心里有些颤。

    四目对视着,静静不语。

    片刻之后……

    冷枭深邃的眸子收起了凌厉,阴云密布的冷脸儿散了开来,一点点浮上了柔情。喟叹一声,他仔细将她慵肿的身体搂在自己怀里,温暖的掌心握紧她微凉的小手,声音低沉而坚定。

    “宝柒,不要想太多。你只需记住一点——冷枭永远不会伤害宝柒。”

    心里一窒,宝柒手指在他掌心里微微一动,绕了开去,反转与他十指相扣,突兀的说了一句话。

    “二叔,我想见一下游念汐,有些事情我想要弄明白。你能……替我安排么?”

    冷枭看着她,眉头稍扬,冷峻的面上镀着一层莫名的光影。

    没有问理由,更没有问原因,一个字很快便出口。

    “好!”

    这么好说话,宝柒笑了:“那么……刚才签字儿的条约可以不算数么?”

    “可以!”

    “二叔,你对我太好了!”

    睨着她,冷枭沉沉说:“单方面撕毁条约,每周七次!”

    宝柒脸上的惊喜,顿时变成了惊吓!

    ——

    次日清晨。

    撑着酸胀的额头起床时,想到昨晚上被设计的事儿,宝柒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带着恐怖色彩的恶梦。

    荒谬啊荒谬,她就那么傻乎乎的把自个儿给卖了。而且卖的价钱还很锉!

    更锉的是,她现在还在陪赖床的买主睡觉。

    啧啧,这人生!

    深呼了一口气儿,想了想,她迅速调整神经细胞到正常状态,准备挪开他的身体起床去看看小结巴的情况。

    不曾想刚侧过身去,一只铁臂便横了过去,牢牢将她抱住,晨起时可劲精神着的小二叔更是兴致勃勃地抵在她的小屁屁上,不太安份地顶来顶去。同时耳窝边儿上响起了男人似醒非醒,暗暗沙哑的声音。

    “小七儿,又搞硬了!”

    靠,硬了关她啥事儿?

    他不是天天早上都硬的么!

    嗤着牙,宝柒压根儿不回应他的狼性话题,低头解开自己腰间的手,“二叔,快起来了,我要去验收战果!”

    反控住她的手儿,醒眼惺忪的男人将她翻转过来面对自己,瞧着她,深邃的冷眸里带着某种火光。

    “大志说不定正在晨战,一会儿再去。”

    话一说完,板过她的脑袋来,便是一阵热情的狼吻。

    呼哧呼哧……

    好半晌吻结束,宝柒才反应过来,这事儿他也知道?

    我靠!张着嘴呼吸着,她不爽地吼吼:“呸!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色啊?整天没事儿就想着干那事儿?说不定,他俩盖棉被纯聊天,一晚上啥也没干呢?”呃,关于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纯聊天的可能性,其实她也不太信。那需要很多的先决条件,比如男人不行,比如进而不得等等……

    大半个身子贴在她软胖胖的身上,冷枭的话带着浓浓的鼻音,强超的磁性味儿里带着明显的揶揄,“嗯,一直湿着,肯定没干。”

    靠!

    宝柒石化了!

    看着男人一本正经的脸,她在风中凌乱。

    这种内涵十足的话是冷大首长说出来的么?一个四声的干,一个一声的干,他就把中国语言的博大精深内涵给诠释出来了。丫太闷骚,太猥琐了,要是大志子知道自己首长这么洗涮他,不知道作何感想啊?(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还会觉得他英明神武么?

    男人啊……都一个德性!

    见她犹自发愣发呆,冷枭又好笑地在她嘴上一啄,“老子检查一下,你干没?”手么,又不老实了起来。

    脸蛋儿涩红一下,宝柒啐了他一口。

    “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老子现在就拔了你的象牙!”昨晚上占尽了便宜的冷大首长,今天起床的心情显然相当的愉快。压着她的后脑勺,对着自己吃不够的嘴儿又是亲又是蹭,裹来裹去,心里美得比吃了糖还要甜。

    如果不是宝柒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觉得这铺天盖地的吻,一定能把她小命儿给玩完。

    推了一下男人,她抹了抹嘴巴,逃难般拿过电话来接起。

    “喂!”

    “小七……”那边儿的宝镶玉,声音听上去有些着急,“你二叔上班去了没有?”

    心里微怔,宝柒‘唔’了一声,条件反射地睨了冷枭一眼,小声儿说了一个字。

    “没!”

    “哦。那我……下回再说吧!”

    宝镶玉自言自语的打住,然后又声音闷闷的询问起她怀孕的情况来。

    电话持续了大约两三分钟,互道再见便挂了。

    宝柒神经大了!

    放下电话,看到男人炯炯的目光,她抿着嘴笑了笑,“起床吧!”

    “嗯!”冷枭过来扶她,什么也没有问。

    经过若干次的教训,宝柒心里还是瘆。经验告诉她,他家男人问了比不问的时候,更会要人命。

    ——

    关于干与湿的问题,在见到小结巴的时候,宝柒大概就明白了。

    先他们一步,江大志和小结巴已经坐在楼下的客厅里了,而江大志身上穿了冷枭的衬衣,很明显是差兰婶儿给找的。而结巴妹那红扑扑的脸儿,那明显被滋润过的样子,啧啧,羞涩得快要不行了。

    不肖多说,太明显了!

    挥了挥手,宝柒俏皮的招呼,“二位,早上好!昨晚上睡得如何?”

    “咳!首长,嫂子,早上好。”江大志打了一声儿招呼,黑脸上颇有些不自在。

    结巴妹暗暗叫苦,身体往后缩了一下,想要减小自己的存在感。

    “我,我,先,先回了……”

    宝柒能让她逃了么,哧笑一声儿,“等等,结巴妹,吃了早饭再走。别介,一会儿还有事要找你探讨呢!”

    她说得太直白了,羞得温柔可爱漂亮腼腆忸怩不已的小结巴华丽丽的脸红了,来回捏着手指,脸红耳赤的小模样儿,那叫一个精彩,“七,七七,七……”

    “别七了,咱们先吃饭吧!”宝柒报以甜美一笑,笑容灿烂得宛如春桃。

    中个邪恶,只有冷枭知道。

    江大志摸了摸鼻子,脸上有些热,“头儿,那个……我衣服脏了,借了一件你的衬衣!”

    “没事!”

    冷枭目光掠过他,眸底带笑。

    再看向宝柒挤眉弄眼的样子时,他清咳一下,再次换上了贯常的冷脸儿。

    见状,宝柒唇角一阵抽搐。吃了大瘪的她,见到他男人在众人面前装出来的正人君子模样儿,就忍不住想到了自己那个不平等条约,就忍不住想撕开他正经的伪装色,或者狠狠抽他一个大嘴巴,让他哭天抹泪,尿着裤子大声哀嚎,喊几声——宝柒女王饶命啊!

    当然,以上纯属她自己的意淫,她猥琐的想法冷枭同志并不知情。

    有谨于冷大首长饭桌上的眼神儿太过犀利了,宝柒什么也没有多说,乖乖地吃过了早饭,在结巴妹准备离开枭巢之前,神神秘秘地将她拉到了旁边偏厅,进行了严肃的事后审讯。本来她还寻思着这位姑娘会不好意思交待呢。哪儿知道,结巴妹啊,真是一个单纯得不善于撒谎的妞儿。在一唬二哄三闹腾的政策下,没几个回合她就交待得一清二楚。

    “结巴妹,他进里面的时候,你难受么?”她多猥琐!

    “……有,有点难受!”

    “几次啊?”

    “不,不记,记得了!”

    啧啧,不记得了?是多少次,宝柒狼光直闪。接着,小结巴还给了她一个福利,就大志哥首次进军时的秒射问题向她咨询,冻僵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研究。

    一面听着,宝柒微眯起眼。

    她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把二叔的第一次想明白。

    印象中,二叔好像是没有呢?……还是他秒射后又站起来继续的?怪只怪当年的她太幼稚了,什么都不懂。靠,如果他不是秒的……那只能推测他和她不是第一次?

    憋屈了!

    一下抓住结巴妹的手,她扁着嘴,“嗷……我不要活啦!”

    “七,七七,你,你,嗷,嗷,嗷……”被她突如其来的嗷声弄得小惊了一下,小结巴的口吃症,严重等级立马又加重了三级,“没事,事吧?嗷……嗷什么嗷?”

    宝柒嘴角一阵抽搐了,“……我没事儿,就是嘴唇有点儿发抽!”

    “哦,哦!没,没事,我,我走了!”

    小结巴是一个好孩子,她相信了。

    差点儿被这念头闹得癫狂的宝妞儿清了清嗓子,尴尬了好几秒又再次奸笑了起来,对着单纯得白纸一样的小结巴,她扮演着邪恶虎姑婆的角色:“亲爱的,我猜,你们昨晚一定没准备……套儿吧?做那么多次,你惨了!”

    脸蛋儿腾地一红,小结巴老实的摇了摇头,手足无措的解释。

    “大,大志说,今,今天就,就打,打结婚,结婚报告!”

    噗哧!看到结巴姑娘的小样儿,宝柒忍不住失笑,失笑之余想到了冷枭早上的话,忍不住又拉着她问:“那么,今儿早上……他又来了几次?”

    小结巴囧了,低着头不回答。

    不回答那简直就是惨不忍睹,一个刚开荤的男人,还能少得了?

    宝柒叹着拍她的肩膀,“没事儿,习惯了就好。老实说,红刺的男人,都不是人,全特么野兽!”

    话言刚落,身后有人清咳了一声儿。

    宝柒骇了骇,一转头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冷枭和江大志……的军装裤。

    沿着男人的裤线儿往上看,再睨着男人滑动的喉结,最后瞄着他紧抿的凉唇,宝柒递了一个‘正准备审你’的恶毒眼神过去。一各种后,又收到来自冷大首长的警告的眼神——条约上写着‘一切行动听指挥’,要不然追加一次!

    我靠!

    宝柒施了一个‘怕了你’的眼神儿,咧着嘴就笑着站了起来。

    “哟,爷,去部队了啊!”

    冷枭的脸顿时黑了!

    小丫头的表情——怎么有点儿像古时候的青楼老鸨?

    严肃地板着脸,冷枭慢腾腾走过去扶着她的肩膀,认真说:“下午接你去天蝎岛,明天直飞锦城!”说完了一句认真的话,他又低下头凑近她的耳朵,用只有她听得见的声音说,“记住条约。”

    心里暗自咬牙,宝柒面儿上却笑得像个快乐的小孩儿。

    “放心去吧,爷,我都明白的!”

    “小东西!”捻了捻她的鼻子,冷枭淡定说,“晚上来一次!”

    瞪他,宝柒纠结:“靠,你整天折腾不怕肾亏啊?”

    呵一口气儿,冷枭微微勾唇,视线盯着她羞红的耳珠子,“随时准备着!精尽人亡!”

    说完,大弧度地转身离去!

    OMG,宝柒留在原地石化着,整个脸颊都快要烧起来了!

    滚烫啊滚烫!

    ——

    下午五点半。

    宝柒在鸟巢里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就等着冷大首长来接她了。

    去天蝎岛,就能见到游念汐了。

    老实说,她真没有想到冷枭会那么爽快就答应了。好在,他是真的答应了,虽然隐隐觉得那头腹黑的老狐狸说不定又在准备着怎么暗地里向她使绊子,不过,心里太多的好奇堆砌在一起,她必须要从游念汐那里知道真相。

    抱着凸起的大肚子,在格桑心若的注视下,她来回在客厅里走动着,心里不停琢磨着面对游念汐时,她该使用什么样的语气,表情,甚至连询问的问题和方式都全部想明白了。

    然而……

    她万万没有想到,冷枭派来鸟巢接她的人竟然会是姚望——这个……简直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自从新兵集训结束,大操场分队时那一个拥抱之后,两个人已经整整几个月没有见面了。而她在这几个月里,又经历了几次的生死劫难。乍然再见到旧友,她顿时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不过,更多的还是惊喜。

    “哇哦!姚美人,怎么是你来了?”热情的招呼着,宝柒真切听到自己声音里的喜悦。

    微偏着头睨她,姚望精致的五官在夕阳下又亮色了几分,抿着的唇角上挂着柔和的笑意,又敞亮又灿烂,黑色的瞳孔更如星辰般闪亮。笑了微笑秒,伸出手来,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来抱抱!”

    给了他重重的一拳,宝柒扯着唇戏谑:“好家伙,又晋衔了啊,都上尉了?啥时候升少校啊!”

    “宝柒……”

    不回答她的话,姚望坚硬的胸腔上在剧烈的起伏,声音越发显得沙哑,“想死你了!”

    宝柒心里怔了一下,片刻又笑了起来,“丫要不要这么矫情啊?既然想我了,这么久了,干嘛不给我联系啊?”

    目光烁烁地看着她,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姚望苦涩地笑了笑,“下了部队,通讯没有那么方便了,工作又忙!”

    宝柒也笑了,“是是是,大忙人,就我一个闲着的。诶对了,怎么他让你来接我呢?”

    “车上说吧!”姚望伸手从格桑心若的手里接过了宝柒的行李,匆匆放到了车上,又调过头来扶她坐到副驾上才绕过车头去开车。

    “老大……我会想你的!”格桑心若站在车窗外面,挥着手,接着又冲姚望大喊:“169,你个没良心的男人,来了也不知道抱我一下!”

    姚望侧过脸,冲她温和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噗哧一下,宝柒又好气又好笑,手腕挥出车窗去冲格桑心若挥了一下,“乖了,我也会想你的。等我回来了给你带好吃的!”

    汽车驶远了……

    扭头,宝柒看着姚望无奈地摇头发笑,“165挺有意思的!”

    姚望只是浅笑,“是啊,强将手下无弱兵嘛。跟着你的人,能得了?”

    “哈哈,那是啊,你就是一个例子!”

    “哈哈……”

    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清脆得像两个二傻子似的,一如鎏年村的当年。

    好一会儿,姚望才平静的告诉她说:“这次我是有任务去锦城!”

    “啊哦,你挺受领导重视的嘛。”

    迎着车窗外的风,姚望点头,笑了:“是的,首长很重视我。”

    诡异的惊了一下,宝柒侧过头来看着他,摸着下巴,“这么说来,过两年,你就得是天鹰的副大队长了……再过几年,啧啧啧……不得了,孺子可教,前途将不可限量!”

    姚望唇角轻勾着,双手捏紧了方向盘,身体端端的坐着,专注地看着前方没有尽头的道路,“你对我,就这么有信心?”

    “废话,当然喽!你是谁啊,你是我最好的哥们儿!”

    好哥们儿!

    姚望像是笑了一下,又像是没有笑,转瞬之后却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宝柒,怀孕了,你反倒更精神了!”

    “必须的呗!”帅气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宝柒的动作里痞劲十足儿,微眯着眼睛,骄傲的挺着大肚子,“喂,姚美人,我是不是京都城最美丽的孕妇?”

    看着她得瑟的小样儿,姚望侧过头来,忍不住抽出一只手在她脑门儿上弹了一下,笑容俊美无匹。

    “你啊,体重涨,个性还是一点儿没变!”

    这样的亲昵动作两个人并不陌生,弹脑门儿更是他小时候常干的事儿,谁让他们俩是青梅竹马呢?可是,这一回宝柒却多少有点儿不太自然,大概是大家年纪都大了的原因,小小的尴尬了一下,她窘迫的说:“你也没变,还是这么喜欢摸人的脑袋。”

    “呵呵!”姚望笑了。

    一时间,两个人再无话,气氛稍稍有些异样。静默的空气,总是容易让人的心情产生逆流。宝柒看了姚望一眼,他也正回头看她,目光碰撞了两秒,姚望又移开了脸去,伸手打开了车上的CD,姿势优雅又稳重,声音磁性悠扬。

    “还得好一会儿才到呢,听听音乐吧,要不你又该无聊了!”

    宝柒叹息。

    她知道,姚望对她的心思,从几年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她更知道,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屁孩儿姚望了,更不是鎏年村那个被拐卖的可怜孩子。

    他是军区参谋长的独生子,更是一名上尉军官,他有大好的前途和未来,如果他的心思一直都花在自己身上拔不出来……真的,她觉得这种情况,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这样优秀的男人不放归社会,不让好女人去享用,那简直就是对社会的犯罪。

    咽一下口水,她出声:

    “姚望。”

    “嘘,别说话,听歌!”

    了解她的人,除了冷枭,还有姚望。她要说什么,他又岂会不明白?

    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他静静看着远方的道路,沉默了下来,唇角的笑容温和沉静。

    汽车里,优秀的旋律,慢慢地荡了起来……

    歌声响在京都黄昏的微风里,一点一点流淌进两个人的心窝。

    那是一首老歌,曾经流行大江南北,吹进了消息闭塞的鎏年村。在他们年幼时的那个时代,当年她还傻不拉叽把歌词抄在笔记本上,旁边帖上了《射雕英雄传》里郭靖和黄蓉的大头贴。那更是她最喜欢唱的一首歌,而那时候唱这首歌她是愉快的。在鎏年村开着野蔷薇的大岩石上,总是她坐在上面唱,姚望小小的一个坐在她的旁边,望着远处的青山绿野,田地丛林,油菜杏花,慢慢的听得入神。

    ……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

    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它天天地流转

    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

    生命与告别,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

    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以及褪色的圣诞卡

    遥远的路程,昨日的梦,以及远去的笑声

    再次的见面,我们又历经了多少的路程

    不再是旧日熟悉的我,有着旧日狂热的梦

    也不是旧日熟悉的你,有着依然的笑容

    ……

    一首《光阴的故事》反复在汽车里吟唱着,宝柒微眯着有些发热的眼眶。

    记忆和童年,事过境迁之后,其实大多数都是美好的。

    不经意转眸,她看到姚望的眼眶里,有一滴泪滑下。

    ------题外话------

    抹着泪感谢妞们,滚个地瓜滚……

    听着一首《光阴的故事》,感叹着姚望打小的痴心和痴情,感觉着落入腹黑老鸟手里的小七七……我也掬了一滴鳄鱼的眼泪……

    另:此去天蝎,见到游念汐,就会解开一些秘密了!

    ——恭喜新晋衔解元大官人——【dhyjm】姑娘!啪啪啪~巴巴掌来得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