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57米 冷大首长的亲侄女?

章157米 冷大首长的亲侄女?

    照片……

    谁的照片?

    宝柒茫然地看着冷枭疾步过去,拿过了伍桐桐手里的牛皮信封。

    当然,看见的不止她一个人。

    现在这个地方,正是军总医院的正门口,人来人往的地方有人跳楼了,那场面的混乱和嘈杂可想而知,耳朵里像是塞入了五十只蝉在‘嗡嗡嗡’地叫过不停。

    出了这种事儿,军总门口的哨兵也速度极快的过来了。

    冷枭身上穿的是便装,哨兵不识得他,见他拿了尸体身上的动作,自然过来拦。他冲哨兵亮了一下自己的证件,握紧了那只牛皮信封,没有多说一句话,给宝柒递了一个眼神儿,大步离开了现场。

    宝柒的脊背,凉涔涔直发凉。

    上了车,自到汽车缓缓驶离了军总,当她侧过头去看到那一群人围观的地方时,心里还隐隐有些发慎。搂住坐在中间的小雨点儿,顺着她的发辫,她目光复杂地望向了冷枭。

    “二叔,信封里面是什么照片?”

    深深地望她一眼,冷枭没有说话,直接将牛皮信封递给了她。

    审视着他凝重冷峻的表情,宝柒心里窒了窒,拿过信封来抽出了照片。

    一瞧之下,顿时愣住了。

    牛皮信封里的照片上面,就俩男女主角,正是她自己和冷枭。照片是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角度拍摄的。不过,时间的跨度却不太长,应该就是最近一段时间。而且大多数是在公众场合,两个人没有太过亲密的接触,但有心人一看便知是什么关系。

    拍摄照片的人,是伍桐桐自己么?

    她为什么又要拿着照片跑到军总的大楼上去,再跳下来?

    难道她就是传说中的,用死来向她泼墨报复,向世人证明她宝柒是一个勾引二叔的淫荡女人?

    太玄了吧?伍桐桐指定干不出来自杀这种事儿。

    默默寻思着,汽车一路往首都机场的方向行驶着,高大的车身穿梭在一辆又一辆的各类甲壳虫汽里,将气氛映衬得又诡异了几分。

    宝柒心里,有太多太多的想不通。

    睨着冷枭坐姿挺拔的峻峭身躯,她疑惑着拧眉,“二叔,你说到底会是谁杀了她。”

    “等警方结案吧。”冷枭的声音有些凉,没有转过头来。

    “她会是自杀么?”

    “不会!”

    冷枭说得斩钉截铁,对此宝柒也挺认同,“她心里拿着这些照片,看起来,原本就是想要曝光咱们俩的关系。难道说,有人代表咱们消灭了她?”

    按照正常的推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样了。而这也是宝柒目前能够猜测得出来的唯一一种可能。至于那个代表他们俩消灭伍桐桐的人,竟然是出于好意不想让她和冷枭的关系曝光,还是出于恶意或者私心,那就不得而知了。

    想到躲在暗处的敌人,她的呼吸有些紧张。心脏不可歇止的突突直跳,抱着小雨点儿的手心里,捏出了一层湿汗来。

    “二叔,不会有事儿吧?”

    冷枭双眸锐利地扫了过来,到是没有她那么慌乱,手臂连同她和孩子一起揽在了怀里。

    “不要怕,没事!”

    “我不是怕,就是心里有些堵。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没有了。而且还不知道究竟是谁干的,手里捏着自己的照片,摔死在咱们的面前……你说这诡异不诡异。”

    冷枭皱着眉头,手掌落在小雨点儿的头上,“她该死!”

    该死?!

    手理了理身上的孕妇裙,宝柒随着他的声音,心里微微一颤。

    看着他,她憋着一股子想法,“二叔,你……”

    “嗯?”

    “你知道是谁?”

    冷枭没有回答,宝柒目光突变,“该不会,是你干的吧?”

    眸色微沉,冷枭拍了拍她的脑袋,凉唇微抿:“想什么呢?”

    一撇嘴,宝柒若有所思的点头,“你不觉得么,最有可能杀她的人,就是你!”

    “真有编剧天赋!”

    目光暗了暗,宝柒意有所指,“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这信封里的照片儿,它们落到了警方的手里,你说他们会首先怀疑谁杀的她?”

    冷睨着她,冷枭面色平静,“如果是我,她不会死得那么壮观!”

    死得壮观?

    咽喉噎了噎,宝柒沉默了。

    从军总的楼顶飞身落下,被无数人围观了死状——啧,说起来吧,还真是挺壮观的。

    伍桐桐,就这么死了。

    心理突然堵得不行,宝柒拽住冷枭的胳膊,手指有气无力地往他钢筋般的手臂掐着玩,思考着这些怪事儿。当然,她自然知道不会是冷枭干的,他即便再蛮横再霸道再看不惯伍桐桐,也不会真和一个只有十九岁的女孩子过不去,进而要了她的性命。

    伍桐桐只是讨厌,其实命不该绝吧?!

    杀她的人,到底是谁?

    到底是为了帮他们解决麻烦,还是原本就想要一石二鸟?

    一路上,沉默了。

    两个大人不说话,小雨点儿同样也是沉默的天使。

    冷枭微眯着冷眸,思想在沉淀,脑子在飞快地运转。

    ——

    因为时间还早,冷枭带着宝柒和小雨点儿在通往机场的路上,又吃了点儿东西,还替小雨点儿买了她爱吃的零食,然后才又赶到了首都机场。

    而此时,离之前和褚飞约好的八点碰头还有半个小时。

    天气热了,已经七点半了,天儿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不得不说,作为公众人物的阿硕和褚飞,属实也有他们身在这个圈子里人的无奈和悲催。出趟门儿吧,不管为公还是为私,总是选择晚上的航班,就为了最大限度的躲避娱记们的尾随跟踪。

    最近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因为阿硕力捧出来的褚飞渐露锋芒,在国内某大型娱乐赛事上拔得了头筹,不管因嫉还是为什么,不时有两个‘关系暧昧’的言论传出,几乎闹得圈子里人尽皆知。

    虽然阿硕再三在媒体面前宣称褚飞仅仅是他的好哥们儿,并且自己身边儿随时保持着那么几个绯闻女明星来撑着场面儿,但时间久了,到底还是引起了公众的怀疑和注意,各种猜测他们其实是一对GAY的话题没有间断过,被媒体越炒越热。

    当然,这事儿对于褚飞来说,绝对不是坏事儿。一个刚出道的家伙,他之前就拍拍广告,在剧场里跑跑龙套,演点儿二三线的角色,但有了和阿硕的绯闻,竟越来越火了,通告越来越多。在这个圈儿里生存,公众的关注度和名气比什么演技都要重要。

    可是对于阿硕来说,就不是好事儿了。多年来阿硕不仅红遍了大江南北,而且始终是以正面人物的姿态存在的,个人形象正直健康向上。而媒体关于GAY这事儿的炒作,再加上有人刻意的抵毁,嫉妒的,煽风点火的更是层出不穷,对他的个人形象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因此,每次褚飞打电话和宝柒说这事儿,就是心疼他。

    八点整,阿硕和褚飞带着几个助理和保镖到了。

    机场,贵宾室。

    贵宾室的门口有人守着,四个人坐在里面。

    见面寒喧了几句彼此的近况,这两对小雨点儿的父母,谈得最多的还是关于孩子的治疗问题。褚飞和阿硕已经好些天没有见过孩子了,轮流将小雨点儿抱在怀里,贴着脸亲了又亲,稀罕得不行。小雨点儿也乖乖地叫了爹地,乐得大人们也直笑。

    如果没有娱记们的突然‘驾到’,本来这会是蛮温馨愉快的一幕。

    然而,没有如果。

    坐下来差不多十几分钟,阿硕的经纪人阿美姐就进来了,欲言又止的看着他,“阿硕,外面有好多你的粉丝在等着,另外还有大票的记者,嚷嚷着要采访你,保镖拦着,一会儿出去的时候小心点儿。也不知道他们哪儿搞到消息,来得真够快的!”

    本来两个人的行程是保密的,但是娱记们似乎更是无孔不入的。

    宝柒和冷枭对视一眼,冷枭别过了脸去。

    歪了歪嘴,宝柒又看向阿硕,又看看褚飞,再看看被褚飞抱在怀里的小雨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老实说,她真心觉得他们俩的这种生活,过得很累心。

    褚飞望向阿硕,“硕,怎么办?要不要我抱着孩子躲一躲吧?”

    阿硕笑了笑,捏小雨点儿的脸,“都习惯了,没事儿。”

    一把抓过他的手,褚飞皱了皱眉头道:“硕,我不想你为了我承担那么多的责任,让那些家伙写得那么不堪……妈的,两个人的事儿,凭什么总是说你?”

    “谁让我名气大?”阿硕扯着唇,望着他笑,面上的表情像是不太在乎,“等你名气超过了我的时候,他们就写你了,不会再针对我。”

    “硕!”

    “大不了宣布出柜,这么多年躲猫猫,我也躲累了!”

    褚飞愣住,讶然地看他:“你别这样,对你的事业不好。”

    “你不需要管那么多。”阿硕的手搭在了褚飞的肩膀上,两个人默默对视着,中间隔着个小雨点儿,那样子看在宝柒的眼睛里,竟也有几分凄怆。

    同性之间的感情,不被世人接受,其实也挺可怜。可是在这个社会里,她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帮助这两位哥们儿摆脱困境。

    心下感慨,宝柒再望一眼面无表情的冷枭,有些无奈。

    她想,他不能理解吧。

    叹了一口气,就这情形,岔开话题才是上策。

    “行了,小飞飞,你俩别腻歪了啊,过去厦门了,看好小雨点儿啊。”

    拉下阿硕放在肩膀上的手,褚飞握在自己手心里,看着宝柒微笑说:“知道了,小七七。硕他忙,可是我的时间不少哦。我过去了就先和蔡大姐联络,先去看看她那边儿的情况再说,完了我打电话给你,不要担心了,好好安胎。”

    “行,不仅要照顾孩子,也得照顾好自己和阿硕。”

    “知道了,你还不放心我啊?”

    “当然了!”

    “那你跟过去照顾我呗?”

    两个人笑着说着,眼看登机的时间差不多了,宝柒不舍得地捏了捏小雨点儿的鼻子,接着又俯下头去,吻在了小丫头的额头。

    正在这时,突然一阵喧嚣……

    只见贵宾休息室的门口突然涌入了一大票的记者,还有后面跟着蜂拥而来的粉丝,有人尖叫,有人呐喊,有人手捧鲜花,人数太多又太激动,冲击得几名保镖和助理完全招架不住。而娱记们大多都是艺高人胆大,拥有十八般武艺的主儿,为了挖新闻,长枪短炮对准他们就没有停止的‘咔嚓咔嚓’了起来。

    当然,还有一张张抹了油的嘴,问题更是不可能少。

    宝柒抬起头来,事发太过突然,完全没有人想到记者们会突然冲进来,她下巴都差点儿掉到地上了。好在阿硕真是见惯了这种场面,掸了掸袖口,挂着招牌的明星式笑容站起身来,迎面往记者的面前走了过去。

    面对着记者们各种各样的刁钻问题,他对答如流。

    而记者们问得最多的问题,还是关于他和褚飞是不是‘两情相悦’,而且越问越深入。

    笑着扭头看了看褚飞,阿硕深幽的眸底划过一抹柔光,突然笑了笑,再次面对记者的镜头时,没有慌乱地突然大声说,“各位,你们说得没错,我喜欢褚飞,我是跟他在一起。”

    啊……

    轰……

    惊雷啊!出柜了?

    张大了嘴巴,好多人都惊呆了。

    大多数时候,人对于偶像的崇拜,是因为他是神而非人。一旦接了地气儿,他就不再是偶像了,而且,还容易变成‘呕’像。因此,不管多大牌的明星,一般都不敢随便掀开自己隐私的面纱。

    就在外人的怔愣间,褚飞看向阿硕欣长的背影,眸中复杂的光芒一闪而过。

    突地,他抱着小雨点儿站了起来,随便揽过旁边宝柒的肩膀,拔高了声音面向记者。

    “各位,千万不要听我哥们儿胡说。好吧,既然大家这么关心我们的私生活,我也就不隐瞒。不妨告诉大家,其实我已经结婚了,这位是我的妻子,我们的孩子今天已经快满四岁了。阿硕是我好哥们儿,他为了让我在观众面前树立一个良好的偶像形象,因此背负了太多,我也不能不够义气。谢谢大家!”

    一句话没有迟疑的话出口,整个贵宾室突然寂静了下来。

    宝柒震惊了。

    腾地站起身来,冷枭冷眸直视着宝柒,面色黑沉沉一片。

    而记者们看看贵宾室里的诡异组合,带着闪光的照机声更是咔嚓作响。

    阿硕的绯闻男友结婚了。

    他的身边儿还有一个怀孕的女人,抱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儿。

    对于娱记来说,这简直就是八卦中爆炸性料子啊。

    宝柒愣了好半天,在记者们的注视下,在褚飞带着企求的目光里,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冷睨着她的侧面儿,冷枭唇角泛冷,峻峭的脸上,又冷又硬又黑。不过,他好殚是见惯了不同场面的人物,此刻虽然心里有各种的憋屈和不爽快,并没有当场发作和表现出来。

    沉默几秒,他面色如常地坐了回去,侧面对着记者,不动声色。

    宝柒不敢看他,心里直叹气。

    她十分了解冷枭,更知道那个家伙是一个死心眼儿的男人,面儿上虽然什么都不说,心里肯定已经给她记下了重重的一笔帐。而且这会儿,他心里指定已经膈应死了。

    不得不配合着褚飞的表演,她的心里,涌动着强烈的不安。

    没过几分钟,登机的时间就到了。

    阿硕怀抱着粉丝们送的几捧鲜花,面色沉沉地看了一眼褚飞,摆脱了记者的包围圈,在保镖和助理的簇拥下,率先走在了前面。

    随着他的大步离开,记者们和粉丝们蜂巢般尾随了上去。

    褚飞再次抱了抱宝柒,又回过头来冲冷枭抱歉地吐了吐舌头,接着带着小雨点儿跟着也离开了。

    贵宾室,安静了下来。

    冷枭健壮颀长的身形窝在那张沙发椅上,保持一个动作良久都没有变化。沉吟了数秒,他的手滨放在扶手上,指头无意识地敲了敲,两道利剑般的视线划拉了过来。

    看着宝柒,慢腾腾地起身,接着,他迈步先离开了。

    站在原地,宝柒怔愣了。

    良久,直到确信不会再引起别人的注意,她才吐了一口长气,呼着死定了,接着出了贵宾室。

    异型征服者,静静地等在那儿。

    她走上前去,敲了敲车窗,冲他微微一笑。

    “喂,我来了!”

    冷枭没有说话。

    扯了扯唇角,宝柒自行上了车。

    两个人各怀心思,一时间相对无言,气氛有些诡异的尴尬。

    汽车再次驶入了机场高速,宝柒看着冷枭,讷讷开口,“二叔,不好意思,刚才那种情况太混乱了。我什么都说不了,他们俩都是我的朋友,小雨点儿的爹地……”

    微微阖着眼睛,冷枭满脸寒霜,还是没有说话。

    接着,冷声吩咐陈黑狗。

    “快点!”

    憋屈地扁了扁嘴,宝柒心里哀嚎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得了!不想说话,那就不说话吧!

    ——

    汽车行驶在高速路上。

    没一会儿,宝柒又奇怪了。

    陈黑狗没有往鸟巢的方向开,而是直接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天!帝景山庄?

    二叔带她带到帝景山庄来做什么?

    这是一个充满了回忆的地方,好久都没有来过了。这个独幢别墅还是一如既往的空闲着。不过却打整得非常干净,院子内外,客厅沙发,窗明几净的样子,压根儿都看不出来已经许久没有人来住过了。

    慢慢走进屋子,宝柒看着这里的一切。

    心里,有些震撼。

    这是一个穿插和承载了她少女时代初恋和爱情的地方,一草一木都熟悉亲切得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动。看着墙上的壁画,她语气里颇有些感慨。

    “二叔,你怎么突然想到回这儿来了?”

    目光凉凉地看着她,冷枭依旧不答。

    一秒后,他快步走在了她的前面。

    耸了耸肩膀,宝柒冲他背影横了横,无奈地跟着他的脚步,穿过了前厅,推开那道玻璃门,直奔帝景山庄的后院儿。

    宽敞的后院里,夏夜的风微凉。

    这个时候,她知道他带自己来看什么了。

    目光所及,一片蔷薇花,开放得正茂盛。

    还是那个玻璃暖房,还是那些颜色各异姿态万千的蔷薇花,将她的心情映衬得说不出来的复杂。看上去,这个地方冷枭重新找人整修过。一切的一切,和六年前没有任何的区别。

    “还记得这里么?”冷枭没有看她,对着玻璃暖房,唇角有着淡淡的凉意。

    “当然啦……”宝柒压着嗓子,轻声儿说道,目光潋滟地望着他走近,双手慢慢地圈在了他的腰上,脑袋在他后背上蹭了又蹭,撒着小娇儿,“二叔,对不起了。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可是今天的情况太特殊了。一时间我没有心理准备,而且那不是褚飞么?”

    看着她,冷枭刚硬冷峻的面孔,没有表情。

    几秒后……

    他伸出手来,轻轻地推开了她。

    宝柒差点儿噎死。

    这男人气性可真大啊?!按理说吧,对着自个儿心爱的女人,还是一个怀着他孩子的女人,哪怕世界上再冷心的男人都不会那么疏离吧?

    啧啧,怎么办?

    无奈之下,双臂甩了甩,颇有些不自地的凑近,认真地查看起摆在架子上的蔷薇花来。

    冷枭面色不变,声音略沉,出口的话弧度悠长。

    “这些野蔷薇花,是鎏年村的。”

    “啊?!什么?”抚着花盆儿的手指僵硬了一下,宝柒瞠目结舌地转过头来看着他,愣了又愣,一双水眸里有水波荡漾。

    她其实知道二叔弄这个是费了一些心思的。

    不过却一直认为这些蔷薇花大概就是在京都城里培育出来的品种罢了,还真真儿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他从千里迢迢的锦城鎏年村运到京都来的。

    望天!

    她的面色,阴转多云,云转晴天,乱七八糟,说来全是感动。

    “二叔,你……”

    喊了一声儿,又无从说起。

    说啥呢?

    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感动,感恩,感慨,感叹,感激涕零……啧啧,太假了!

    于是乎……

    深呼吸几口气,她琢磨着男人的脸色,满认真的说:“放心吧,我一定替你生一个儿子!”

    望着她的脸,冷枭对于她莫名的话没有反应,挺拔的身影儿坐上了秋千架上,看上去略略有些孤寂,一如那一天,他在这儿告诉她自己有自闭症时的表情一般无二。

    “二叔……”见他不说话,宝柒再一次喊他,咧着嘴贱贱的笑:“消消火儿行不行啊?你看你绷着个脸,天色都变了,一会儿该星殒了!”

    冷枭抿着唇,看着她,“过来。”

    屁颠屁颠地走近了秋千架边儿,宝柒昂过头,小脸儿上写满了笑意,“好啦,别生气了嘛。你知道自己脸上写什么了吗?”

    不待他回答,她补充:“全写的——讨厌的宝柒。”

    冷枭面色冷冽,捋了捋她的头发,伸出手来将她抱起来坐在秋千架上,一言不发地仰着弧线冷硬的脑袋,望向玻璃暖房头顶的星空。

    坐在他的旁边,宝柒受不了男人的沉默。一时觉得难受,一时觉得他的行为有些好笑。如果是为了褚飞的事儿闹别扭,说起来还真是不值得啊。

    “二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褚飞什么关系,有啥可生气的啊?他不喜欢女人,我跟他是姐妹,懂么?”

    “不懂!”冷冷哼了哼,冷枭声音磁性低沉,呼吸里有浓重的愠色。

    “不懂才怪呢!喂,年纪不小了啊,还闹脾气呢?”宝柒心里喟叹着,脑袋歪过去靠在他的肩膀上,同他一样仰望着夏夜的天空,“二叔,看见了没有?今天晚上的星星好多好亮啊。”

    “嗯。”男人抬起手,想摸她的手,又收了回去。

    宝柒纠结了。

    左顾右盼了好几秒,忍不住又偏过头去,半眯着眼睛,“你今天的话好少。”

    “没有!”

    “还没有呢?不对劲儿!”

    “……”

    “今天不耍流氓了,不做土匪了……肯定是有毛病了!”

    “……”

    “瞧把你屈得!”攀着他的胳膊肘儿,宝柒冷眸流光,“二叔,快快,怎么没动静儿了,耍一个流氓呗,姑娘我还等着你欺负呢?”说着这话,她心里冒着酸,差点儿喷了。

    扭过头来,冷枭看她的眼神儿,像在瞅一个神经病。

    怎么办?怎么哄他呢?

    宝柒心里郁卒得快要不行了。

    一抽,一眨,一扁嘴,她再次微笑了,勾起唇角来,故作潇洒的摊了摊手,“唉!你还真别说,人吧都是有贱性的。我这些日子被你流氓惯了,你要哪天不耍流氓了,我还真心受不了呢!”

    冷枭皱着眉,偏过头来,看着她继续沉默。

    咚——咚——咚——

    宝柒注视着他深邃的眼眸,只见心跳声,非常有节奏感。

    寂静的星空下,蔷薇花丛中,看着自己爱慕的男人,不由得呼吸就浓重了。不经意的,又想到了几年前在这个秋千架上‘腾云驾雾’的那场风月往事来。

    互相对视着,男人眸底的火光大胜。

    不用脑袋思考,宝柒也能猜测得出来他现在心里憋着的是什么劲儿。

    想要,又不能要。对于男人来说,是不是特别煎熬呢?

    既然要哄他,不如就……

    想到了一个好点子,她偷偷抿嘴乐了乐,又奸笑着看向他,皮笑肉不笑地问,“二叔,这么一个好日子,凉风有性,夏月无边,咱俩不干点儿偷鸡摸狗的事儿吧,老天爷都会看不下去的?你说是吧?”

    冷色的眸子微敛,冷枭神思复杂。

    不言,不语。

    “嘿,你也想了是不是?”扑过去揽紧了他的脖子,宝柒心里奔腾着一万匹那什么马,猜测着这招儿到底有没有效果,极尽撒娇之能事儿,窝进他的怀里就搔他,笑着蜷成了一团,那股子邪恶劲儿别提多风情了……

    然而……

    冷枭面无表情地别过脸去,声音无比平淡。

    “别闹了!”

    什么?臭男人真转性了?狼也不吃羊了?

    吃瘪了的宝柒有些不自在了,讷讷地松开他的脖子,又不解气地捏了捏他的脸,见他还是板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不由得嘟起了嘴巴,软声儿提醒。

    “二叔,现在我给你一个振夫纲的时间。千万要珍惜哦!……要知道,有权不使,可是会过期作废的哦……”

    振夫纲?

    冷枭沉声哼哼,不以为然。

    瞟了他一眼,宝柒又笑了。

    一双水眸微眯着,这会儿的笑容,分外的迷人。

    完全无视他带来的沉重气压,她死缠的招数上来了,撒赖般凑过去吻上了他的唇,一点点往上移动,温热的唇瓣落在了他暗沉深邃的眼睛上,一声声喊着他的名字,一点点啄着他的眼,将自己为数不多的柔情发挥到了极致,小样子摇摆得像一只勾人的小妖狐。

    喉咙僵硬着,冷枭脊背汗了。

    女色啊!

    在她纠缠的亲吻里,心脏不同频率的漏跳着,黑眸里的波光更盛了,一头刚硬的寸发根根都竖了起来。

    迟疑,迟疑了数秒……

    他面色微沉,一把拉开了她的身体。为了避免快速沦陷,直接移开了眼神儿,不与她对视,冷硬着嗓子,“宝柒,别闹了!”

    “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嘛?”宝柒也急了!

    瞪着他,她微眯着眼,像小猪嵬子般在他怀里拱了拱,接着便跨过去搂住他的腰,小屁屁往他身上磨动着坐下。想了想,一句话说得意味儿深长,“好吧,为了哄你开心,大不了我牺牲一下得了……”说完掰着他的脸来面对自己,抬起他的手抚上自己的唇,暗示他,“这儿,好不好?”

    那小表情,那小动作,那欲遮还露的话……

    男人眸色暗了下去,终于憋不住劲儿了,钢筋般的手臂反手揽紧了她的腰,“自己说的?不反悔?”

    “当然,女子一言,照常八匹马难追!”

    想着那家伙,想着那画面,宝柒心里,小鹿儿在怦怦乱窜。

    不料,一抬头,就见到刚才还如同冬天般满目含霜的男人,着火的眼眸里,瞬间闪起了烁烁的狼光,比夏季的温度还要高了几分。

    阴晴不定的男人,真是伤不起啊!

    “二叔……你?!”

    男人不答,目光微闪,露出一抹笑意。

    宝柒狐疑了!

    怪了,怪了……又转性了?

    思忖着她不明白了,自到身体被男人给恶狠狠地困在秋千架和他之间,她才恍然大悟地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一手推开他,咬牙切齿的大吼。

    “冷枭,你你你……太过份了,你故意装的,是不是?”

    “错!你勾引我的!”

    “靠,丫的,现在原形毕露了吧?你就是故意引我上勾的!”

    抱紧她的小腰儿,冷枭低头堵住了她的嘴,细细吮一会儿,才意犹未尽地抬起头来,目光烁烁睨她,魔掌伸到她的衣服里搔捏着,严肃的冷脸儿有着得逞般的舒坦,“自投罗网,怪得了谁?”

    “我那叫自投罗网么?明明就是你设计陷害我。之前,我明明已经意识到错误了,向你道歉了,可是你还不讲道理,我迫不己及才……不得不委屈自己……”宝柒磨着牙齿,苦逼的说着,真想掰开他的脑袋,投入一颗炸弹。

    摸着她气嘟嘟的小脸,冷枭轻哼,“我说过你错了吗?”

    “没觉得我有错了,那你干嘛不理我?”

    “我有不理你么?”

    “当然有啊,从机场出来,你一句话都不和我说!”

    “老子不喜欢说话!”冷哼一声,男人摸了她几把,心里的火噌噌的上来了,呼吸便有些急,“答应的,嗯?好好伺候我!”

    咬牙切齿地瞪视着他,宝柒狰狞的脸色,已经过度的扭曲了,“禽兽,野蛮人,流氓,假装忧郁,假装自闭,假装冷酷,假装生气,假装自己不开心……什么都假装!就是为了引我自己上勾?”

    捏一把她的脸,冷枭促狭,“懂事儿!”

    丫丫的,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宝柒怒视着他,恨不得一把掐死他。

    丫太闷骚,太腹黑了,太会装了!

    使劲摇晃一下脑袋,她严重抗议,“冷枭——你太过份了!”

    “小丫头,说话得算!”

    “哼!冷枭啊冷枭,大灰狼就算要吃掉小白兔,也不能先打击掉小白兔的自尊,强丶奸掉她的神经是吧?你这是玩弄……玩弄我的感情!”宝柒哭丧着脸,说得无辜到了极点。

    “还有呢?”

    还有?

    怒极之下,宝柒抬起了手,想使用武力来收拾他的,可惜小手瞬间就落入了魔掌,身体被男人狠狠的制服了。

    罢了!她只能使用擅长的口舌之能。

    “还有就是……”沮丧地瞪着他,她啜气,服软了,“二叔,我好困了!可不可以去睡觉了?”

    冷枭轻哼:“少来!赶紧伺侍!”

    “二叔,这次不算好不好?这完全是你在作弊!”拿自己的脸蛋儿蹭着他,宝柒心里咒骂了好一会儿,又开始装蒜,“冷枭,我是你媳妇儿吧?”

    “是!”

    “……那你这么算计我,算计自己媳妇儿,会不会觉得太柯碜了?太有损你首长同志的英明和威风了?”

    “谁让你蹬鼻子上脸?”

    点了点头,宝柒对他的总结表示了充分的认可。

    “是是是,蹬鼻子上脸是我不对,可是你捉弄我,戏耍我,利用我的善良和同情心,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也非常猥亵,对不对?”

    一挑眉,男人冷眼看她,“到底想说什么?”

    搂紧了他的腰,宝柒使劲儿将脑袋往他怀里蹭,“二叔,我想说……我想说,不要做那个了吧?”要知道,女人为男人做那事儿,真心没有几个会觉得特别舒服的,尤其是冷枭这样的‘大’男人。

    冷枭拒绝,“不行!”

    “二叔,我知道,你不舍得为难我的!为什么不行啊?”

    “你欠收拾!”

    “……我为什么欠收拾!”

    “小尾巴越来越翘!”一巴掌拍在她软圆的臀上,男人低下头来,带着惩罚性的吻又急又狠,直接将她的小身板儿圈在秋千架上收拾得气喘吁吁。一番天眩地转后,终于又停了下来,“不过,可以给你一个甜头。”

    “什么甜头?”

    “我先去洗澡!”

    这也叫甜头?

    张大了嘴巴,宝柒苦着脸呜呜叫喊,“冷枭,你太骚劲儿了!”

    “再吼?!”

    威胁她?(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宝柒一瞪眼,闭了嘴!

    冷冷扫她一眼,冷枭拍拍她的脸蛋儿,“乖乖从了老子,不然……!”

    啧啧,这话多军阀,多土匪啊……

    抱着她回屋,男人接下来的举动,有点儿小小的疯狂,比她怀孕以来的任何一次暧昧的二人戏都要疯狂又急切,不管她漂亮的小脑袋怎么摇晃着拒绝,不管她如果拒理力争和抗议,还是硬生生给弄了一回。

    直到爆发时吐气儿,他才暗哑着低语:“乖!”

    抽泣着苦着脸,宝柒摸着红肿不堪的嘴巴,哑着嗓子吼他。

    “冷枭,你个王八蛋!”

    男人深邃的黑眸满是神清气爽的光芒,喘口气儿,认同的‘嗯’了一声,一双赤红的眸子终于没了燥动,着了魔的眼神儿也终于平静了。

    静静抱着她,纳入怀里,声音低低凑近她的耳,“呼!差点儿爽死!”

    “讨厌!”捶着他的胸口,宝柒气得说不出话来。

    今天晚上的遭遇,完全是她可怜的被摧残,被利用!

    身子疲软着,嘴巴酸疼着,她整个人散了架子靠在他的怀里,气愤不已。

    收拾好彼此,熄掉了灯光,黑暗里,男人愉快地吻了吻她的额头,摸着她可怜巴巴的唇儿,像一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般,暗自咬了咬牙,狠下心来说。

    “以后不弄了!”

    “说话算话?”

    “嗯。”才怪!

    后面两个字儿他没有说,不过宝柒暂时愉快了。

    舒舒服服地倒头睡下,她想到让周公他老人家来给自己做证。

    ——

    次日。

    宝柒正在家里做孕妇体操,楼道口‘噔噔’一阵脚步声后,就见到格桑心若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了。一脑门儿细密的汗水来不及擦干,呼哧呼哧的直喊。

    “老大……不好啦!”。

    看着她的着急样儿,宝柒的神经也倏地绷紧了。

    “怎么了?跑什么跑啊?”

    “……老大,你完蛋了!”

    一口气噎在喉咙里,要不是知道格桑心若这妞儿神经大条,宝柒真想一巴掌把她拍到月亮上去洗厕所。什么叫着她完蛋了……

    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她望了望天,缓过气儿了。

    “165,我还没有完蛋,说吧,啥事儿啊!”

    “两个大消息。”手里拿着报纸,格桑心若比划着大的造型。

    “和我有关的消息么?”

    “一个有关。一个像是有关,又像是无关!”

    拿过毛巾擦了擦汗,宝柒舒展了一下筋骨,觉得自己没有被这妞儿给急死,修养真的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格桑心若同志,我拜托你了,能不能一次说完整点儿!”

    “第一件事,D军区伍副司令员的孙女儿,昨天在军总跳楼死了。报纸上登得沸沸扬扬,新闻上那个图片儿上,还有你装着孕妇装的照片儿……嘿嘿嘿……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和你有关?”

    目光闪了闪,宝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真是不巧啊,我正好在她跳楼的现场。嗯,不算很有关系。还有一个呢?”

    蹙了蹙眉头,格桑心若并不知道她的褚飞之间那些渊源,望了望门口,又小心翼翼的说,“老大,你死定了!”

    丫的,刚才完蛋了,现在又死定了……

    大清早的,丫咒她来的。

    心肝儿骇了骇,宝柒赶紧堵她的嘴,“乌鸦,能说人话么?”

    “老大,我就会说人话!”抽出手里的报纸,格桑心若清了清嗓子,认真的念道,“著名影星阿硕绯闻男友已为人父,断背谣言不攻自破……”

    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宝柒瞪了她一眼,直接从她的手里拉出报纸来瞧。

    果然,社会版一个,娱乐版一个……

    还真都与她有点儿关系。

    娱乐版的头版头条上,有褚飞抱着小雨点儿,揽着她笑得乐呵呵的大幅照片儿,下面还配有文字,写得声情并茂。大概意思就是说阿硕多么的够义气,为了帮忙自己的哥们儿走上演艺的道路,不惜自毁身份假装出柜,实则是为了替哥们儿隐藏已婚且生女的实事,为了让哥们儿走偶像派的路线,可谓牺牲得彻底……

    总而言之,阿硕同志经过这么一遭,在大红大紫的基础上,再次走上了尖端偶像的神级路线,不仅是演技,歌喉,就连人品都再次正直了不少。

    眯了眯眼睛,宝柒没有多说什么。

    心里想到了小飞飞,除了感叹没有别的。

    两个人在一起,谁为谁牺牲,似乎并不重要。

    “老大……首长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剥了你的皮啊?这个男人,跟你,你俩真不会……”左右手大拇指两对屈起,格桑心若做了几个相撞的动作,表达的意思很明显,“真有一腿儿吧?”

    宝柒心脏微震,没有理会她。

    心里却直呼好险,好在二叔知情,要不然……

    啧啧啧,说不定她真就死定了!

    就那样明“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知是误会的情况下,她的嘴就已经惨遭不幸了,如果不知情那还了得啊?想到昨天晚上,她诡异地摸了摸嘴,不理会格桑心若的八卦,指挥着。

    “快,上网看看!”

    打开笔电,两个妞儿头碰头的看了起来。

    哇靠,真是热闹非凡了……

    整个京都城都在沸腾啊!

    一个女人跳楼的新闻,一个本来宣布出柜的大明星,突然峰回路转的狗血八卦,竟然比京都的夏天还要闹得火热。对于伍桐桐突然跳桃死亡的案子,警方目前回答的言词比较含糊,对记者们的各种追问采取的也都是迂回的表达方法。

    只说不管自杀还是他杀,警方目前正在做进一步的调查,等有了实质性的结论之后,会将结果公布社会。

    而现在……

    各大论坛,微博,博客,时评,专家,各路民间‘侦探’们,各路大神们,大仙儿都在扯着喉咙,跳着殃歌,讨论得热火朝天。每个人的心思不同,或会娱乐,或会挑拨,挂着不同的面孔和表情,对着不同的切入点说着不同的意见。而各路记者们,更是嗅觉深深地不停寻找着蛛丝马迹。

    不得不说,高手永远在民间。

    从伍桐桐死亡的话题里,不知道怎么就有人扯出来了她和方惟九之间的暧昧私事儿。从他们之间的私事儿,又扯到了方惟九的受伤和神秘失踪。

    再从方惟九的事儿,隐隐约约,再一次有人提到了在媒体消声匿迹了几年的京都名门冷家的大孙女宝柒。

    宝柒几年前曾经是京都的话题人物,关于她的谣言自然很多。

    媒体不敢刊登的,不过群众是不会怕的。

    正式媒体是一片大好和谐,网络可就真真儿炸开锅了。

    好事者们,爆炸了……

    盯着屏幕,宝柒没有言语,好半天都没有表情。

    “老大……”

    顺着她的后背,格桑心若安慰着说,“没事儿啊,你得知道,名人才会引来口水……嘿嘿,这是好事儿啊!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歪啊……谁敢来惹你,我就宰谁……不过……”说到这儿,她停顿了。

    宝柒没有回应,懒声问,“不过什么?”

    “不过……你真是冷家的大孙女么?”好奇心盖过了天,格桑心若看着面前的笔电,到底还是问出口了。

    因为,如果宝柒真是冷家的大孙女,那事儿就玄幻了。

    那就代表……

    代表她是冷大首长的……亲侄女。

    纵然是格桑心若,对于他俩之间这个关系,突然间也有点hold不住啊!

    捂了捂心口,宝柒站起身来,又摸着自己的肚子,睨着她正想说话,不远处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陌生的,又是熟悉的。

    打电话的人是陌生的,安排这个电话的人却是熟悉的。

    来电的不是别人,正是冷老爷子的政务秘书。

    他说,老爷子要召见她。

    而且,是单独召见!

    ------题外话------

    来了来了!夏天燥热,妞们要多注意身体!看文愉快!

    ——

    恭喜新晋衔贡士大官人——【蔡dyna】姑娘!啪啪啪~巴巴掌来得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