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45米 一辈子+一辈子=两辈子!

章145米 一辈子+一辈子=两辈子!

    “啊!”

    “啊呀!”

    “啊哈哈!好爽!”

    几声拔高的尖叫声里,宝柒的手指用力抓住汽车的扶手,感受着异型征服者超强的飙速能力,心里的紧张,刺激和兴奋感觉简直提到了极致状态。

    两个人一起,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真是别有滋味儿。

    当然,冷枭并没有把汽车开得像飞机火箭般快速,他提一下速,又减一下速,看上去像是为了逗女人开心,实则上却是保持着某种速度,让后面跟踪的汽车能够适时的跟上他。

    在一连超了几辆车之后,他方向盘一打就进入了右边的岔道。再穿过一条七弯八拐的小巷之后,异型征服者就又重新上了另一条路,驶入了一条繁华的街区。

    汽车降回了原本的速度,宝柒终于缓过劲儿来了。

    侧脸看他,却见冷枭不仅面无表情,似乎还微微有些失望。

    “怎么了?难道没有跟上来?”

    皱眉,冷枭轻哼:“看后视镜。”

    余光瞄向了后视镜,宝柒眉头紧锁。果然,那辆黑灰色的SUBARU汽车依旧不远不近的跟在他们后面。

    撑着额头,宝柒若有所思的盯着他:“二叔,你的嗅觉和爱宝相比,谁比较强一点儿?”

    咳!

    某男严肃的脸扭曲了。

    不过,仅仅噎了一秒,他一挑眉,声定神闲的说,“一般我们人类从不做这样的比较。”

    靠!丫就间接说她不是人类呗?

    宝柒斜着瞄了他一眼,翘起唇做了个鬼脸儿,揪开身上的安全带,小手缓缓摸向自己的肚子,可怜巴巴的哽咽着说:“宝宝你听见了没有?你爸说你妈不是人……咱娘俩可都是没有地位的……你在你爸眼里,充其量就是一只小怪兽!”

    抬手撑额一下,枭爷俊脸龟裂,“……老子服了!”

    “哼!不服也不行,是不是,宝宝?”

    摸首自己小腹的护身法宝,宝柒得瑟的扬起唇。

    冷大首长,再横,再指又如何?她有的是办法治他。再多一句话,她就把肚皮晾出来,他再好的口才都得在她面前歇菜,谁让她现在和孩子是一体呢?

    见他的憋屈样,宝柒笑得叽叽做响,气氛欢乐得不行了。

    冷枭面色缓了缓,不过却没有笑。

    不时看着他,宝柒有点儿不懂,叮呤——

    他的电话来了。

    端正了神色,男人冲她使着眼色便冷峻的接起了电话来。

    宝柒吐了吐舌头,赶紧闭上嘴,止住了笑意。

    毕竟他俩这会儿还在办正事儿呢,要是两个人的嬉笑打闹的声音传到对方多不好?

    凝住神,她注视着他,只见冷枭眉目凉了凉,对着那边一句一句冷声说。

    “假的?”

    “车牌和型号都比对过了么?”

    “伪造套牌!”

    “现在我的位置……前方十字路口倒左,小巷,围堵。”

    传达完命令,冷枭放下手机,开始转动方向盘,再次吩咐宝柒,“坐稳点。”

    “怎么了?”见到他的面色,宝柒手指紧握着汽车扶手,面有隐忧。

    “没事儿,坐稳就行。”冷枭说完,一脚踩下了油门。

    对于异型征服者他还是有信心的,哪怕就是对方突然发疯的撞上来,就凭他那辆车的体格,他还真是不是太担心,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更何况,根据刚才的观察,还有那辆汽车的跟踪技巧,反而让他产生了某种怀疑。

    十字路口,倒左。

    一条略窄的小巷就在眼前,异型征服者钻了进去。

    自然,后面的汽车继续跟了上来,小巷只容得一辆车通过的路段,异型征服者进去了基本就占领了路道,再一个转弯,冷枭再次电话确实了围堵的车辆位置,确认自己人也跟上了,吱呀一声儿,直接就将汽车停了下来。

    不过稍顷的工夫,背后就响起几块‘嘎吱嘎吱’紧急速刹的声音。

    接着,就是几声儿沉喝。

    “下来——”

    “举手——抱头——不许动——”

    一转头,冷枭看向宝柒,“验收成果去!”

    抓到追踪的人了,宝柒兴奋了,“我也要去瞧瞧。”

    揽住她的肩膀,冷枭凑近,挑眉睨着他的眼:“你不怕见人?”

    翻了翻白眼儿,宝柒莫名其妙:“呵,奇了怪了,我有什么不能见人的?”

    “来的人是警通大队的!”

    喉咙一卡,宝柒顿住了。

    天蝎战队的人大多都知道冷老大有女人,而且见过她的人更是不少,没有外传是因为他们严格的保密性。可是,在红刺总部里面,除了几个心腹之外,知道他俩关系的人真是不多。

    摸了摸鼻子,宝柒是想保密来的……

    不过……

    好奇心啊像猫抓,一念之下就战胜了顾虑。

    一扬眉,她想了想,突然嗤笑:“那卫大队长在不在?”

    “卫燎?在啊!”冷枭有些奇怪她的问题,“怎么了?对他有兴趣?”

    咬了咬下唇,宝柒眨巴眨巴眼睛,神神秘秘的凑近他说:“我不是对他有什么兴趣,是对他屁股翘起来的弧度有兴趣——”她记得可清楚了,那天儿格桑心若和曼小舞曾经无数次在食堂里说起过卫燎的屁股,那形状多么完美,多么好……咳,她也是有点好奇嘛。

    “我操!”狠狠捏她的脸,冷枭俊脸漆黑,恨不得直接咬死她,“小混蛋!”

    抱着他的手臂,宝柒轻笑出声儿,“走吧走吧,一会错过了好戏。”

    冷冷一哼,冷枭气鼓鼓的下了车,带着她往后面拦截汽车的地方走了过去。果然那辆跟踪的SUBARU汽车已经被警通大队的两辆车堵在了那里,人也已经被扣下了,有两名战士正在搜查车辆。

    此事涉及到冷枭的人身安全,带队的人正是警通的大队长卫燎。

    啊哦!

    一见到冷枭出现,身边竟然还跟了一个小女人,卫燎的眉梢一挑,走过来,冲他打了一个流氓响指,皮笑肉不笑的低声问:“这位是……咱嫂子吧?”

    宝柒垂了头。

    她早就听说过卫燎的事迹,也曾经远远的瞄过几眼,不过没有这么面对面见过。

    而卫燎也知道医疗队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医生,引得士兵们争相围观,生病就医率上升了50,,不过却没有将彼人和此人直接对上号。

    低头睨了宝柒一眼,冷枭没有承认,不过也没有否认,面色阴沉着,把视线投向了正被两个特种兵反剪了双手跟着头的男子。

    男子约摸三十来岁,看上去瘦削,尖脸,小眼睛里的光芒射出来,看上去有点儿像那种关在笼子里的小仓鼠般仓惶无措。

    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冷枭径直走到他的面前。

    “名字。”

    仓鼠男被反剪着双手,身体和头部是呈前仰状态的,抬起头来的样子有些狼狈。小眼睛直直盯着他,打量起了自己的目标来,有些奇怪的视线在他脸上巡视般扫视了一遍后,懵懂的拧眉问冷枭,语速极慢。

    “……你,你是赛车手么?”

    冷枭盯住他的眼睛,心下略沉,不答反问:“你是赛车手么?”

    男子点头:“我是。”

    “可你的赛车水平很差。”

    “不,谁说的?我很好。我曾经拿过赛车大奖的……谁说我的?”仓鼠男的面容有些扭曲,像是受了他言语的刺激,死死盯着冷枭不停的反驳,“哼!要不然我怎么会跟得上你?你开车那么快,那么野,你的车况还那么好……如果我不是优秀的赛车手,能跟得上你么?你不要不承认!”

    宝柒默了!

    这这这……

    什么跟什么,都扯到哪儿跟哪儿了?

    她完全搞不懂了,这是审问跟踪的人还是赛车事后总结?

    冷眸微微一睐,冷枭冲他点头,视线锐利的落在仓鼠男的眼睛里,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你是好赛车手,却不是好的跟踪者。说吧,谁派你来的?”

    “跟踪?什么跟踪?”

    仓舅男像是完全不懂,摇了摇头盯住他,突然挣扎了起来。

    “哼,放开我,这样的比赛不公平。你要是不服输,我们重新来过——放开我!”

    撇了撇嘴,宝柒真真儿纠结了。

    到底是哪路人啊?演戏比她还有水平,还真特么像!

    冷枭向前略略倾身,盯了他片刻又退了回来,看向卫燎,“带回去审讯。”

    “收到!”卫燎再次打了一个漂亮的响指,一脚踹过去打断了还在喃喃自语要和冷枭比赛的小眼睛仓鼠男,冲架着他的两个士兵摆了摆头,沉声厉喝:“带回去!看他还敢不敢装逼!”

    末了,卫燎又走近了几步,挤眉弄眼的望向冷枭,八卦的小声儿笑问:“枭子,不够哥们儿啊?人都带出来了,不兴给兄弟介绍介绍?”

    他指的人,自然是宝柒。

    冷枭看他,身体纹丝不动,大手一把揽着宝柒的腰来。

    “我媳妇儿宝柒,这位,红刺最不要脸的大队长——卫燎同志!”

    撩起薄唇,卫燎不乐意了,“撤~有这么给兄弟介绍的么?”嘿嘿说完,手伸向宝柒,丫又乐呵了,“宝医生,久仰芳名,特招入伍,医疗队一枝花,好多头衔,原来如此,咳!怪不得……怪不得啊……”

    一把拍掉他的手,冷枭霸占味十足的将宝柒拉近自己臂弯,示意他看身后。

    “记住善后,注意保密。”

    “枭子,丫可真小气,握手都不许?!”微牵了一下嘴角,卫燎意味不明的笑着,阴阳怪气的揭下军帽扇了扇,又重新戴上去,吊二郎当的说:“行了,首长去办事,属下遵命。”

    挑起眉毛,冷枭哼了一声儿。

    习惯了他这副屌样儿,于是不再理会他的揶揄的促狭,揽了宝柒就返回了异型征服者。

    发动汽车,他凉凉的声音有点酸:“看到没有?。”

    托着腮帮,肘在车窗上,宝柒心里还在研究刚才两个人的对话,完全跟上他的思路。

    “看到什么了没有?没头没脑的。”

    “屁股!”

    恍然大悟的拧过头去,宝柒好笑的捶了他一下,又忍不住逗他:“别说啊,还真是不错,又挺又翘,尤其穿上军裤瞧着更销魂。诶二叔,我可听人说过,卫队没结婚前可是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主儿……啧,还是挺有男人魅力的……”

    叽呱叽呱,宝柒毫不吝啬对美男使用赞美语言。

    冷大首长的冰川脸,已经黑得能挤出墨水来了。

    闷不吭声,驶着汽车出了小巷,还没有吭声儿。

    睨着他,宝柒的笑容更灿烂了。唇儿往下弯着。心里知道他其实没有生气,不过就是在那儿吃飞醋泛酸性罢了。两个人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她也不特意解释,直接就把话题扯到了刚才跟踪的仓舅男,将自己没有思考明白的问题甩给了他。

    “喂,二叔,你怎么知道他是赛车手?”

    “这还用问?”

    “额……”对了,刚才人家已经承认过了,因为他的车技。

    不过,臭男人也太神了吧!?

    满脸不解的蹙着眉头,宝柒十万个为什么:“那你和他在那儿扯那么老半天儿,为什么到了最后又什么都不再问了,只是将他带回去审讯?”

    指尖轻敲了一下方向盘,冷枭面色沉了下来。

    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突然偏过头来注视着宝柒的眼睛。

    “他精神不正常,有心理障碍!”

    “啊?为什么?”宝柒讶异。

    继续回过头看着前方道路,冷枭的表情严肃又凛冽,“他什么都不知道。”

    “啊?不能吧?……不知道还来跟踪咱们?再者说,你又凭什么判断出来的?”一时之间,宝柒跟不上他跳跃的思绪节奏了,微张着嘴巴,反应不过来,“又是灵敏的嗅觉?”

    冷眸里光线微黯,冷枭话题沉重了,“忘了我的过去?”

    “嗯?”

    “久病成良医。”

    “!”宝柒知道冷枭那时候自闭症接受过许多心理铺导,对心理方面相当有研究,可是这么应用么,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你该不会说,他其实只是受了某一个人的指使或者挑衅,人家告诉他说,你是一个好的赛车手,让他跟着你,不许跟丢了什么的吧?然后通过掌握他的行踪,来掌握你的行踪?”

    “极有可能!”

    面色微微一变,宝柒突然觉得气紧,靠在椅背上的身子有点儿僵硬。

    “你怎么说得我有点儿毛骨悚然的感觉?是谁这么变态呢?跟着咱们又有什么用?”

    瞄她一眼,冷枭没有说话。

    心里‘咯噔咯噔’着,宝柒对这些东西有点儿云里雾里,思想无法回神儿,神经挣扎得更厉害了。

    “……好吧,我迷惑了!”

    冷枭眸色更沉,视线盯在路面,“一切都会水落石出!”

    “难道是……上野寻?曼陀罗组织?”

    “不一定!”

    “啊,除了曼陀罗,还会有其它的恐怖组织?”

    没有直接回答她,冷枭勾唇:“幸好你是医生!不是战士!”

    “喂,什么意思?”

    没有再玩笑损她,冷枭喟叹一声,伸出手来再次握紧了她的手,“蛰伏和潜藏的敌特,不是你能想象的。他们带着不同的使命,完全不同的任务,世界格局如此,不可避免!”

    “哦!”

    点了点头,其实宝柒半知半解。

    突地,肚子‘咕噜’了一下!

    在法音寺里呆了几个小时,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刚刚又经历了那么惊险的一幕,现在闲了下来,宝柒的肚子开始唱空城计了。

    一扭头,她微抬下巴:“二叔,我饿了!”

    都知道,孕妇饿不得。

    听见她喊饿还得了?冷枭平静无波的神色立马就紧张了起来。看了一下时间,自然等不及回家回饭了。

    “想吃什么?”

    宝柒摇了摇头,摸着肚子:“随便!”

    大多人饿意上来了,都会觉得全天下食物都是好吃的,‘随便’更需大部分人的首选回答。冷枭没有说话,一路驾驶着汽车往城里走,一边儿开着车,一边儿注意看着两边儿林立的店铺。可是,除了肯德基,德克士和麦当劳等不宜孕妇食用的快餐店其它啥也没有。

    宝柒望着车窗,直咽口水:“二叔,我想吃肯德基!”

    “不行!没营养!”

    “那吃火锅吧?”

    “不行!太上火!”

    “香辣蟹?”

    “不行!太燥!”冷枭一个一个拒绝着,目光瞟着车窗外,坚决不同意,“找家酒店。”

    “吃个便饭,就去酒店至于么?诶首长,我说咱怀孕能正常点不?现在我都饿得快不行了!”嘴里嘀咕着,不知道酸儿辣女这事当不当真,但宝柒现在还真就想吃的又酸又麻又辣又爽口的东西,尤其说起火锅,胃里都直冒酸味儿。

    接着,嘴里里酸了,巴叽几下,她又开始发起了干呕来。

    怀孕的女人,一饿就是呕。

    冷枭急了,“忍一下!”

    “不行了,不行了!呕——”

    抬头间,宝柒突然看到车窗外面掠过的一间情侣小餐馆儿,她等不及了,手一指。

    “那个,就那个吧……”

    一来她确实饿得不行,二来大概是上面‘情侣’两个字吸引了冷枭的注意力。稍稍默了默,他将车速放缓了,慢慢将异型征服者停靠在了路边儿,拉着她的手腕下了车。

    ——

    城市的另一边。

    一个挂满了黑布帷的房屋内,灯光隐隐昏黄。

    气氛,诡异无比。

    一切,似乎都是不太好的征兆。

    从监狱里逃过一劫的游念汐此时目光黯沉,还没有恢复成原貌的麻子脸上更是灰白了一片。至少比之前老了十岁的脸庞上,伤势未痊愈之下,显得更加的憔悴不堪。

    经过此次大难之后,再加上知道那个男人不是冷枭,她的心情已经扭曲到了极点,同时,对于死亡或者活着更是看得没有那么重要了,更不会觉得被上野寻从监狱里捞出来,会是一件好事儿。

    “黑玫瑰,好久不见了,气色看起来不错。”双手环抱着臂,金总管好整以暇地看她:“好端端一张脸,怎么就给弄成这样儿了?”

    两个人以前都是认识的。

    对于他的奚落,游念汐并不在意。

    想当年,她在曼陀罗受重用的时候,有金子什么事儿?

    她讽刺的笑笑,“麻烦金总管,我要见主上!”

    “哦!你要见主上啊?”金子身体前倾,猛地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拉了一个踉跄,声音不着边际的嘲笑:“没有问题啊,主上既然把你捞出来了,自然就会见你,也不会要你的命!”

    游念汐心里沉着,“现在就带我去!”

    金子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嗤笑:“主上是那么好见的么?”

    看着当年的小弟,现在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游念汐心里非常的不舒坦。

    “说吧,你还想要怎么着?”

    “错!”金子严肃了脸:“不是我想要怎么着你。而上主上说过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给你一点儿小小的惩罚,今后还怎么管理组织成员?”

    游念汐抿唇不语,她就知道没有那么轻松过关。

    金子又笑了,“不过,黑玫瑰,主上对你还真是爱护有加。你知道按组织的家法,你死一万次都够的。不过主上说了,留着你还有用,只取你一只手……”

    一只手?

    手指一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抖攥住,游念汐有点儿泄气,脚上更是发虚。

    很多人都这样,不怕死,却怕缺胳膊少腿儿的残疾,她当然也一样。

    不过她知道,现在没有办法反抗,更不可能再逃跑。

    落到了金子的手里,相当于落到了上野寻的手里,她现在受伤,一个人没有办法对付。

    一咬牙,她横了横心,将左手伸了出去,低低说了一句。

    “来吧,动手吧!”

    见到她冷静无恐的样子,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惊慌,甚至还能保持正常的脸色,金子不由得冲她竖了竖大拇指,“黑玫瑰果然有种,怪不得主上舍不得你死。”

    “少废话!”游念汐瞪视着他。

    金子笑了笑,一步步朝她逼近,声音沉了沉,低低的说:“其实主上没有吩咐说要你的手,是老子今天要废了你。知道为了谁么?——铃木三郎,还记得他么?我们共同的师父。”说完,金子目光恶毒的瞪着她,一挥手,咬牙切齿的说:“火虎来砍刀,从肘关节开始砍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一齐切下,拿去喂院子里的藏獒——”

    “是!金总管。”

    狠狠拍了拍她的脸,金子突然变狠的目光里带着某种报复的快感。

    “黑玫瑰,好好享受着啊!”

    “来啊,少他妈废话!”紧紧皱着眉头,说起铃木三郎,游念汐无言以对,看着火虎举起的明晃晃的大砍刀逼近了过来,心揪成了一团,额头上全是冷汗。

    “啊——!”

    “啊——!”

    下一刻,左手的手腕齐肘断落,鲜血喷涌而去。

    她因为疼痛发出来的剧烈惨叫声,骇得人毛骨悚然。而她苍白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嘴唇不住的抖动着,看向自己被整个切下来的手腕,眼前黑了黑,颤抖着嘶哑的嗓子。

    “我要见主上!”

    撇了撇嘴,金子不搭理她,“给她包扎一下,主上不喜欢见到血……不过,手腕的味道应该不错,拿去喂那只藏獒……兄弟们,现在转移……”

    喂藏獒——

    想到藏獒啃吃自己手腕的样子,游念汐不由得遍体生寒。

    身体抖动着,她发冷般上下牙齿敲着,右手胳膊拥紧了自己的身体,任由一个黑衣帮众过来替自己止血和包扎腕之处,在那种痛不欲生的折磨里,有那么一刻,她真的觉得不如直接死掉算了。

    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说死又哪儿那么容易呢?

    ——

    某处。

    一幢顶级奢华装修的房屋。

    客厅的主位上,坐着一个神色慵懒的邪魅男人。

    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脸上戴着一个大大的蛤蟆墨镜儿,遮住了他的星眸,却难掩暗魅的光芒和绝代的风华。包厢很黑,而他,是一个永远属于黑暗的男人——上野寻。

    不多时,门推开了,进来的金子垂着手低声汇报:“主上,已经按您的吩咐处置了!”

    上野寻一勾唇,晃动着手里的酒杯,目光注意着琥珀色的酒液。

    “带上来!”

    站在门外,听到他的声音,游念汐的心脏猛缩了一下。明明是那么好听的男声,每次听到却都会让她心里发颤,产生一种强烈的不安。

    咬着苍白的唇,她任由两名黑衣帮众推押着,僵硬的挪动着身体,不太自然的走了进去。

    不敢抬头,她恭敬的喊:“主上。”

    上野寻邪戾的目光看着她已然断掉的左手腕,轻轻一笑,“金子,你擅自作主了?手怎么回事儿?!”

    “主上——”眼皮儿抖了抖,金子咽了咽口水,垂手立在他身边,“请主上责罚金子,我只要一想到铃木……我就……想杀了她。砍手腕……已经是最轻的了!”

    眯了一下邪气的双眸,上野寻冷哼,冲他摆了摆手。

    “罢了!退下去!”

    “是!主上!”

    金子退下了。

    当然,如果上野寻这时候知道金子无意泄私愤的举动,不仅仅坏了冷枭的大事,还救了他自己一条命,指定会给他立一个大功。

    百无聊赖的晃动着酒杯,上野寻兴致很好的观察着游念汐。懒洋洋的斜靠在那里,视线质感有力,带着一种仿佛随时可以看穿人心里的压迫感。

    “黑玫瑰,知道为什么要留你一条狗命么?”

    游念汐额头上浮满了虚汗,咬着下唇,虚弱的摇头。

    对于上野寻这个男人,可是缘于年少训练时期的恐惧心理,游念汐虽然为了冷枭敢去背叛他,却并不代表她一点都不害怕他。

    在她看来,这个男人可以毫无原则的阴狠和毒辣。

    其狠,无人可比。

    只不过,她还真的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对他还有什么作用。

    事到临头了,已经断了一臂,本来就是捡回来的命,她索性也无所谓了。

    “主上救我一命,又饶我一命,我欠主上两条命。不管主上让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早这么听话,又怎么会落到这地步?”

    讽刺的笑笑,上野寻的眼睛中,有一种狩猎者的不明意味儿。

    优雅的摸了摸鼻子,他的声音低沉又邪魅:“黑玫瑰,我要你做的事就是——逃命!”

    “逃命?”游念汐诧异的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目光。

    “我想你该知道吧?你出事儿这么久了,组织一直没有找过你,任由你在外面潜逃,甚至你被捕了,还想法子捞你出来。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这是为了什么吗?”

    为什么?游念汐想过。

    她知道,按照她犯下的事儿,依照上野寻的脾气,穷追不舍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她抓回去以正家法。

    这也正是她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目露狐疑,她颤抖着眼皮儿,“主上,我不知道。”

    “以你的聪慧,会猜不透?那……留着你似乎就没有用了!”一挑眉,上野寻的嘴唇全是邪恶,“拖下去喂狗!”

    闭了闭眼睛,游念汐汗毛立了起来,本就苍白的脸更是没有了血色。

    勉强镇定着自己的心神,她的大脑在迅速运转着。

    她知道,自己不会是曼陀罗的例外。

    那么,上野寻饶她不死,就只有一种可能。

    “等一下,主上,我知道了!”抿了抿干涩的苍白唇角,她望着男人令人窒息的目光和笑容,手指颤抖着卷了起来,颤声儿猜测,说:“主上是希望用我来牵制住冷枭,让红刺把目标始终落在我的身上,我逃,他们就找,这样就变相方便了组织走货和发展……”

    “呵——”上野寻漫不经心的笑了,抬起魅人的眼眸,目光看着她,直入眸底。

    “聪明。”

    被他夸奖绝对不是好事儿,游念汐头皮都已经麻了,双腿因疼痛而抖动。

    “愿意为组织效劳。”

    眉梢微挑,上野寻慢慢走近她,凉凉的打量着她的双眸,笑得格外魅惑。

    “黑玫瑰,不要再玩什么花样儿!逃——跑——对于你来说,是最容易干的事儿!”

    “……懂了,主上!”

    ——

    宝柒纠结了。

    一间小小的情侣餐馆儿,生意却好得不行。

    上车去看,里面竟然坐得爆满,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皱了皱眉,她拉着冷枭的衣袖:“二叔,要不然咱俩换一家吧?”

    紧了紧她的小手儿,冷枭目光沉了沉。

    仔细盯着另一只手里情侣餐馆的宣传单子,死活都不同意了。

    “就这里吃。”

    站在门口,宝柒瞧着这里面的人山人海,心下惶惶。

    吃就吃吧,有得吃就好!

    一进店才知道,原来今天人家开业大酬宾,菜式一律打六点五折不说,还要送什么格外的礼物。

    喜欢占便宜是国人特色,这么一想就不奇怪了。

    没有了宝柒最喜欢的靠窗位置,两个人好不容易抢到了一个餐馆最里面的位置坐下,在这种拥堵不堪的抢食地方,挤得满头是汗,感受还真是不太一样。

    店家开业,生意好,服务也不错,菜上得很快。而且最有趣的不仅是每个菜盘上都写着‘花好月圆人长久’,‘有情人终成眷属’等象征爱情开花结果的吉利字样,还有免费的饮料附送。

    一杯饮料上,两个吸管,中间嵌着一个大大的心型图案,不少情侣头碰头的喝着饮料,完全不管这地儿现在挤得没有半点儿情侣的浪漫气氛,看上去还挺暖人。

    不管三七二十一,饭菜上来宝柒就吃。

    突然,眼前出现一个筷子,筷子上叼着一块肉。

    她不喜欢吃肉,摇头。

    “张嘴!”冷枭非得塞给她。

    瞅了瞅四周,宝柒有些不好意思了,拿筷子去夹,“好啦,我自己吃,别喂我。”

    “张开!”冷枭沉着黑脸,直接下了命令。

    脸蛋儿‘唰地’一红,宝柒瞪他一眼,张开嘴吃了下去。

    咦,肉腻腻的!

    于是乎,两个人坐在那里,你一口,我一口,他再喂她吃一口。

    吃完一碗,宝柒停下筷子了。

    “多吃点。”冷枭不容拒绝的又夹了菜喂她,“宝宝还要吃呢。”

    宝柒直翻白眼儿,想发飙,现在宝宝才多大啊,他吃什么啊吃。

    忍了,忍了,公众场合,她张嘴吃下。

    “再来!”

    “……”无语,他是在故意折磨她么?“不吃了,我饱了!”

    “再吃点!”

    “不吃了!谁说孕妇就得吃够两个人的份量啊?NO,这不科学!”

    “两个人当然吃两个人的量!”

    这两个男女,小声在那儿叽叽咕咕着,立即引来了旁边食客的审视。

    一个漂亮得透着邪气的女人,一个气场无比强大的男人,都不是普通的着装。一时间,从店家到客人都觉得这俩衣着光鲜的人物,是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大排档的。

    查觉到别人的审视,宝柒无语了,怎么都不肯再张嘴。

    “乖,就当我喂宝宝吃的!”冷枭伸过来抓住她的手,声音低了点。

    宝柒觉得要被他逼疯了,有这么做爹的么?还在肚子里呢!

    扭过头,她犟上了!

    “吃,要不然,我就吻你。”

    威胁她?

    有这样威胁人的么?

    宝柒不从,抵死不从。

    冷枭要喂,说什么都得喂他儿子吃。

    “二叔,你……”

    “……在外面,别叫二叔!”

    “不……就叫你二叔!让人家笑话你!”

    “吃了再叫!”

    “不吃也要叫!吃不吃都要叫。”

    “再吼,再吼就啃你。”

    “啃就啃吧,谁怕谁?”

    宝柒放刚刚落,男人的头就低了过来,她赶紧投降,“……我还是吃了吧!”

    “乖!”腹黑,闷骚,邪恶男,竟然还在一本正经的板着脸,又替她的碗里夹了菜。

    苦逼的任由他喂着吃东西,宝柒感叹,“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喂猪?!”

    “定位准确!”冷眉微敛,冷枭的声音轻松了。

    闻言,宝柒差点儿呛死。

    好吧,果然自讨苦吃,还是不要再嘴犟了!

    吃吃吃,喝喝喝……

    她认为自己在受着苦刑,却不知道,已经快被别的姑娘羡慕的眼光给淹了!

    终于,在一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她光荣的完成了首长安排的任务了,将面前的战场都打扫干净了,打了个饱嗝,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蛮认真的说:“二叔,我有一种感觉。”

    “什么?”

    “我觉得我肚子里真有宝宝!”

    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她,冷枭声音凉凉,“周益不是庸医!”

    宝柒耸了耸肩膀,一撇嘴,由着他挽着走出来,“他不是庸医,可是法音寺的庸尼却把我说得膈应了。我觉得吧,一会儿我还是出去买几张早孕试纸看看。”

    “……”冷枭不介意,“随你。”

    两个人走到门口的收银台结了帐,她准备迈步出门,男人却拽着她的手腕,“等一下。”

    不解的望他,她奇怪:“还有啥事儿?”

    皱了皱眉头,冷枭没有回答她,望着收银台里面的小妹儿:“礼物呢?”

    宝柒无语了。

    这样的小餐馆儿,会有什么好东西赠送?

    这压根儿就不是冷枭的风范啊?很难想象啊,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服务生笑着,指了指旁边排着长队的地方,“先生不好意思,请排队领取吧?”

    排队?!

    大概冷大首长出来做事儿,很少有排队的时候。短暂的不适应之后,他摸了摸宝柒的手往那一排长龙排了过去,“等着!”

    宝柒真想拉着他走,可是见他这么有兴致,也不好太过!

    等啊,等啊!

    至少排了五分钟,他终于回来了。

    手里拿着一个包装完好的东西递给她,在服务生一大堆‘慢走,欢迎再来’的话,两个人出门上了车,宝柒拿着手里的包装盒,不经意的折了起来,打趣着说。

    “瞧瞧是什么东西,让你不惜排队五分钟!”

    面无表情的发动汽车,冷枭没有说话。

    撇了撇嘴,宝柒继续折开包装。

    一瞧之下,她愣了愣,随即笑了,眼眶有些红。

    包装里是两个质量粗糙的杯子——准确点儿说,它们是一对造型温馨怪异的情侣杯!情侣杯上写着‘一辈子+一辈子=两辈子’。

    杯子寓意辈子。

    两个玻璃杯子拼凑在了一块儿,中间接壤处是一个丘比特箭的爱神之语。

    说实在的,它们做工粗糙,相当幼稚,并没有太多的美感。

    可是……

    宝柒回想着他拿着宣传单沉默的样子,终于知道了刚才的不解。

    他为什么刚才会坚持选这家小餐馆吃饭,为什么吃完饭还特地排队等着领小礼物?说来说去,就是看到了人家宣传单上的一对儿杯子——一辈子,两辈子。

    没有说爱,这算是爱的承诺么?

    车窗半开着,宝柒盯着他,嘴都合不扰。

    见他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别过头咳了一下,假装云淡风轻的说。

    “傻不傻啊你,真矫情!”

    冷冷的勾起嘴角,冷枭回过头来瞪她一眼,还没有说话,业务繁忙的手机又适时的响了过来。

    接起电话,他面色一变,一张脸阴沉得要命。

    挂掉电话时,手攥着手机,他差点儿把它砸了。

    小手搭着他紧绷的胳膊,宝柒有点儿肝颤,“二叔,怎么了?”

    没有看她,冷枭暗沉的黑眸里差点儿渗出火光来。

    深呼吸一口气,他像是气得不行,隔了好一会儿才带着凉气儿告诉她。

    “血狼的微型追踪器,在一种藏獒的肚子里!”

    “啊!”倒吸了一口凉气儿,游念汐跑了?那她想知道的秘密,要啥时候才有希望?

    憋了好半天,她好不容易才说出话来,“师父不是说那东西很小么?根本就检查不出来的么?既然都不会被人发现,怎么又会被人弄出来进了狗肚?”

    “是手腕进了狗肚!”咬着牙齿,冷枭的目光冷凝成了冰。

    游念汐的手腕?

    身体猛地一抖,宝柒捂着嘴,瞪着眼睛。

    “呕——呕——”

    想象着那狗啃人手的场景,她受不了的大吐特吐了起来。

    呕……

    真恶心!

    ——

    一路上,两个沉默不语。

    由于老爷子还住在医院,虽然今天是周末,可是他俩都不用回家去报道。

    一进家门儿,吐了一阵儿的宝柒,觉得浑身又轻松了下来。

    天色暗下来了,客厅里的灯火很暖,兰婶儿把家里打扫得很干净,特别有家的样子。她将刚才在路上药店里顺便买回来的早孕试纸放好,准备明儿早上测晨尿会更加准确。

    其实,她也相信周益的判断。

    这么做的目的,主要还真是受了那句‘六甲虚’的影响。

    事实上吧,女人对怀孕这事儿其实天生敏感,稍加注意能感受到孩子来了。

    她现在真的有一种感觉——肚子里有宝宝了,一定是有了。

    上了楼,她卧躺在宽大的沙发上,啃着兰婶儿削好的苹果,对游念汐这件事儿,又落下去了不少。而冷枭也没有再发表过意见,这会儿正去换衣服准备去医院看他老爹。

    对于冷老爷子,两个人不怎么刻意提起。

    大概都敏感的感觉到了,他是彼此之间最不能触的小小障碍,都刻意回避了吧。

    换好了衣服,冷枭大步走过来坐在了她的旁边,握住她的手紧了紧,冷然的表情下,手心却十分的温热,“好好休息,晚点回来陪你。”

    “嗯,你去吧,我没事儿!兰婶儿不还在么?”牵着唇,宝柒笑了。

    揉着她的手心,冷枭半眯着眼睛打量她,“要不要跟我去?”

    “去干嘛?”宝柒反问,挑着了眉头,明显不高兴了。

    “那你休息!”知道她不想将怀孕的事儿让老爷子知道,冷枭只能尊重。握着她的手略微用力,又宠溺的啄了啄她的额头,“我走了!”

    “嗯。”再次撇了一下嘴,宝柒继续点头。

    虽然她心里其实非常希望他能在家陪着自己,可是老爷子正在住院,他已经陪了她一整天了,现在还不去医院瞧瞧,怎么都说不过去。

    不管老爷子对她宝柒如何,冷枭还是该孝顺他的。

    一码归一码,她从不搞混。

    没有想到,冷枭前脚刚走,宝柒后脚就接到褚飞爆炸性的电话。

    “小七七……完了……小雨点儿不见了!”

    心里‘咯噔’了一声,宝柒的呼吸顿时凝结了。

    ------题外话------

    【荣誉榜】截止今天,《宠婚》解元以上官员37位了哈!拍个巴巴掌!

    恭喜新晋衔页士大官人——【1988李nana】姑娘!巴巴掌来得猛一点

    恭喜新晋衔解元大官人——【13466365421】姑娘!巴巴掌来得猛一点

    看这里看这里:妞们,上月答应大家的二叔和七七穿越福利版一万四千字,已经上传至群共享,有兴致的加群4853161,入群需验证,对于目前的V章订阅粉丝值来说,1000粉丝值很低,不是强求。不愿入群的截图发给管理员Q邮箱2297099531。

    PS:那种专门来教育我,是盗版拯救了我的妞,千万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