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42米 突飞猛进!节奏超强!!

章142米 突飞猛进!节奏超强!!

    揣手机,转身,直冲病房门口——

    几个一气呵成的动作,冷枭几乎都是在两秒之内完成的。

    宝镶玉见他大步流星的大幅度动作,奇怪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莫名其妙和不可置信。

    怎么了?

    认识他多少年了,从小到大,她就没见过冷枭慌乱成这模样。

    难道是小七?

    心里一凛,宝镶玉担忧了起来。可是却不敢当着冷老爷子的面儿直接问他。因此,伫在门口她挡住了去路,小声儿问:“老二,你不吃饭了?事情蛮急。”

    “嗯。”撩她一眼,冷枭点头。

    而这个时候,他的人已经走到病房门口了,正巧与宝镶玉面对,正要侧身绕过,背后传来一声中气不足,却危威尚存的低吼声。

    “站住——”

    一直沉睡的老头子醒了,在喉咙里干咳了两声儿,呼噜了几下嗓子,半闭着眼睛盯着他。

    “老二,大晚上的,准备去哪儿呢?”

    “有事!”冷枭转身,无法说实话。

    宝镶玉能看出他的惊慌,老爷子自然感觉得到。

    一皱眉,小声问:“这都几点了?多大的事儿?”

    “有任务!”冷枭声音有些凉,尽量保持平时的表情。

    “多大的任务非得你亲自去?你爹我……我……”一口气卡在喉咙里接不上来,老爷子因生病而疲惫不堪的样子和普通老头儿没有区别:“我这还病着呢……一会儿要是死了……你都送了不终……打个电话,让他们办……你留下……”

    老人们都一样,生病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心里会特别的寂寞。无不希望儿孙们都留在自个儿的身边儿,即便不是为了伺候,只是就算看着心里也觉得心安。

    冷枭微皱眉,站直了身子面对着他,英挺冷峻的五官全部蹙成了一团,摆出一脸的严峻和深沉来,眸子里却越来越压抑不住着急,“爸,你再睡会,大嫂在这儿!”说完,又冲外面的休息室喊了一声儿,“大志!”

    今天送他回冷宅的江大志,遇到老首长突发疾病,自然随着来了军总。然后一直医院等着看情况,眼看老爷子醒了,宝妈又留他吃饭,一闻声,他推门进来了。

    “头儿?”

    瞧着室内的气氛,他有点儿搞不清状况了。

    气氛,压抑!

    这是什么情况?

    抬起腕表,冷枭淡睨他,厉色说:“大志,在这儿替我守着老首长!有情况随时汇报!”

    “是!”不敢看老爷子冷厉的眼神儿,江大志随声应着。

    和冷枭的目光对视,彼此平时都非常了解,他自然懂得了冷枭的意思。

    闻言,冷老爷子身体僵了又僵,一张灰白的脸上更没有血色了。眼睁睁看着儿子调头就走,气得抬起手来,颤歪着声音吼他:“老子这生的都是什么儿子啊!”

    害怕他受刺激,冷枭高大的身形微微一顿。

    一转身,嗓子低哑暗沉,发音有些艰难:“爸,我真有急事!”

    说完,不再啰嗦,不再看他的脸,拉开病房的门大踏步离去。

    背后传来老爷子打翻床头柜水杯的声音。

    一大把年纪了,又生着病,脾气还那么火爆。

    不过,发泄出来总比憋着强。

    心里念叨着,他提着一口气下楼,上车,发动汽车引擎,脚踩油门,速度快得惊人。

    他急啊!

    一辈子,都没有过这么急的时候。

    刚才在电话里,宝柒虚弱的的声音揪得他心脏狂跳,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尤其她说她呕吐了好几次,让他瞬间就联想到她月事一直没来的事儿。一瞬间,脑子里就充满了一种强烈的期望。

    会不会是有了?

    死死盯着路面,他黑眸如灼,觉得这一路不仅仅是回家的路,还是一条有可能通往幸福的路。、

    稍倾,他微眯着眼睛,一通电话又打给了周益,嘱咐他赶紧过去一趟。然后油门踩到底,让异型征服者庞大的车身,在暗夜里划出一抹黑色利敛般的光芒。

    急!急!急!

    驶入鸟巢,汽车刚一停稳,他三步并两步的上楼,便直奔卧室,心里那种挠动,强烈得比他三十几年来的总和还要多。

    卧室里没有人影儿,他又马不停辞的往卫生间跑。

    果然,宝柒小小的身子就蹲在马桶边儿上,不住的干呕,一张脸吐得苍白。

    “宝柒!”

    心里一紧,冷枭上前弓身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紧张得声音有些变了调儿:“你感觉怎么样?”

    白眼翻了一下,宝柒有气无力。

    这样子还能感觉怎么样?纯属废话!

    晚上本来她都睡下了,可是不知道咋的,一开始是心里发慌发急,胃里就不好了,吐了好几次之后,还是压不住总发干呕,差点儿把她的胃水都吐光了。乍一见到男人回来了,身子一软就索性倒在了他的怀里,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些许,长长吁了一口气,低声叹说。

    “真够倒霉的,请季晓兰吃个烤鸭,还吃出毛病了!……我是有多悲催!”

    烤鸭?

    冷枭眉头蹙着,没把心底期盼的想法说出来。

    双臂揽着她的腰,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一边安抚一边安慰。

    “没事,周益很快来了!”

    “呃……”

    那可是宝柒的顶头上司,她有点儿小小的纠结。

    周曹操总是跑得极快的,两个人的话音刚刚落下不足一分钟,兰婶儿就在外面敲门儿了,她的声音也急得很:“二爷,二爷,那个给太太瞧病的周太夫来了。我瞧着他跑得很急,太太的病也急,就直接将他带上来了!”

    “好,稍等!”

    冷枭冷声应着,手心捏出一把汗水来。话落几乎没有再考虑,铁臂伸出来拦腰将软在怀里的女人抱起来就大步往外间走,不管什么病,总得先瞧医生,不能由着她蹲那儿一直发呕。

    鼻翼浓重,宝柒呕得身体有些发虚,额头都是细密。不是怀孕估计就得是绝症的心情搞得她心跳如雷,配合的伸手勾住了冷枭的脖子,深呼吸几口,紧抽的心脏都没法儿落到实处。

    她的紧张,和冷枭的紧张一样。

    胃里还在不适的翻滚抗议着,如火烧一般的灸人。

    呕……

    捂着嘴,她压抑直翻胃。

    她干呕一下,冷枭的心就抽动一下。

    一把将她放在卧室里的沙发上,他冷峻着脸直冲站在门口手足无措的周益招手。

    “进来!”

    “诶!好好!”

    提着大大的医务包,周益速度卷得比风还快。没有敢去看首长大长青白得几乎称得上狰狞骇人的冰川冷脸,他直接走到宝柒面前放好包儿,脸色凝重的搭上了她的手腕儿。

    在这里,没有条件做太多检查,他觉得中药把脉是最方便的。

    手上搭着脉,他询问着病情做了解,对于她提到的月经已经超过十天没来了,现在又有干呕不停的现象,他初步怀疑大概就是怀孕了。

    宝柒心怦怦直跳,睨着他不敢吱声儿。

    紧张啊!紧张啊!谁能不紧张呢?

    盼了几年的一直可能,濒临界点就看周益一句话,那紧张的感觉真能让人呼吸不畅。不肖说她了,就连一向处变不惊,泰山崩于前都不变色的冷大首长,虽然表面儿上绷得紧紧的,实则连大气儿都不敢多出,害怕气大了把孩子吹没了。

    心,狂跳不止。

    咚咚咚……

    一秒……

    两秒……

    周益把脉的过程,让室里的气氛沉重得快要不行,就连站在旁边的局外人兰婶儿,感受到这种紧张时,十根手指头揪着的衣角都变形儿了。

    说来话长,其实过程不到两分钟。

    松了一口气儿,周益收回了手指,转过头来看冷枭时一脸的喜色,颇有点儿旧时宫廷医官把脉后喜呼‘恭喜娘娘,贺喜娘娘’的劲头儿。

    “首长,根据宝医生的脉象来看,确实是有孕了!”

    有了?

    怀上了?

    还没去做试管婴儿呢,竟然就怀上了?

    无乎不敢相信的两个人,耳朵边上嗡嗡作响,心情彻底爆炸了。

    瞪着眼睛,宝柒差点儿蹦起来!

    刹时之间,数年的企盼成真,只觉喜悦的心情被撩到了某种极点,让她觉得自己这小日子的滋味儿里,今后全剩下幸福了。

    只有经历过不能生育的女人,才能理解‘有子万事足’是个什么样儿的心态。

    愉快,愉快,她觉得一辈子都没有感觉过这么愉快的时候。

    失而复得,偶而得之……

    说不出来的甜蜜和兴奋感,让两个人面面相觑着,竟然激动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良久……

    两个人火辣辣的视线不约而同落在了周益的身上,虽然都相信周益的医术水平,不过人在这种时候,都特别需要别人的一再肯定。

    宝柒揪着手,问:“周队,真的么,你确定?”

    她的情况周益一直知道,自然也明白她的迫切。

    温和的冲笑她着,又再次偏头看向没有问却有同样疑惑的冷枭,慎重的点了点头。

    虽说她怀孕的时间还短,中医把脉的准确率大概只有百分之七十五,不过,他还是有把握的。末了,对着两个兴奋的准父母,他为了以示慎重,又建议他们最好等到怀孕8至10周,也就是差不多三个月,然后再到医院去找专门的妇科医生做一下B超检查,随便建卡什么的。

    宝柒心情是喜悦的,而完全不懂这事儿的冷枭禁不住问:“为什么要等三个月?”

    呵呵笑着,周益感受着这份儿喜悦,语气特别的轻松。

    可以说,他从来没有觉得和冷枭说话有今天这么轻松过。

    “首长,一方面,过早做B超,孕囊实在太小了,不容易看见。另一方面,过早去做B超超声检查的话,从理论上来讲,容易震荡到刚刚形成的胚胎,它还很脆弱,超声检查不利于胚胎发育。嗯,理想时间就是怀孕8—10周,三个月其实最好了……”

    “哦……懂了!”

    惊喜来得实在太快,却又实在,又沉甸,又剧烈……将两个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男女搞得有些头脑发懵,自然周益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笑了笑,周益接下来又详细给宝柒讲了一些自己所知的孕期知识,还有关于孕吐的心理调节和食物调节。末了又稍稍凝重的说她现在胎象还不是太稳,给她写了一个方子,说是连参谋家祖传的宫廷保胎良方,绝对有用云云一大堆的事儿……

    宝柒一一应着,冷大首长还没有回神儿。

    这会儿,她简直觉得周益是绝世神医转世了。

    一来就给她瞧出怀孕了,对于久不情孕的她来说,是多大的喜事儿啊?

    比天还大!

    一刻钟之前,还在各种担心着。一小时之前,还在害怕兴许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他们的孩子了。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老天爷还真听到了他们诚心的期待,居然就这样给他们盼到了?

    惶惶,惊喜,紧张,激动……

    各种各样的情绪错综复杂!

    无视于别人的存在,冷枭紧紧将她纳入怀里,一动不动的搂抱着,那种心里的满足感,不是言词所能道也。

    宝柒也满足。

    一直以来对生活的所有企望,仿佛瞬间就有了一个具体的形状。孩子,是夫妻最平常的期待,是两个人爱情和生命的延续和依托。

    写完方子,周益走了。

    冷枭差兰婶儿马上去药房抓了药回来,又差兰婶儿立马去煎上了。

    而他自己干嘛呢?

    一双热得发烫的大手反复交替着不停抚在宝柒柔腻滑软的小腹上,满脑子都在想象着里面的小生命,想象着小家伙在如何的成长,浑身上下每一条神经都紧绷着,紧绷得他下手的动作小心翼翼,就怕一不小心就给碰坏了。

    他的样子,搞得宝柒哭笑不得。

    不过如此一来,两个人之前那点儿小纠结,直接就被这喜事儿冲得烟消云散了。

    对于他俩来说,还有什么事儿比怀孕更值得开心?

    冷枭轻轻搂着她,不停问这问那。

    “宝柒,饿不饿?”

    “……”宝柒摇头。

    一皱眉,他又问:“你渴不渴?”

    “……”宝柒再次摇头。

    眉头紧蹙,枭爷沉默了,心里像猫抓子在挠一般难受。

    作为全程都不需要男人参与的孕育生命事项,他总希望能为自家女人分担一点,因此特别希望她能有什么需求让他去做。要不然,他觉得没有办法纾解紧绷的神经,那股子喜悦劲儿不停在他胸腔里横冲直撞着想要破茧而出,撞得他难受。

    血管啊在燃烧了……

    神经啊在沸腾了……

    可是宝柒啊,还在发干呕!

    “呕……呕……”

    眸色一黯,冷枭火速抱着她抱卫生间。

    然后,就着那姿势阴沉着脸保持着半抱的状况拍抚着她。

    那身体僵硬又小心翼翼的样子,瞧着真滑稽得不行。

    不过,现在的宝柒同志,哪怕是干呕,心情和刚才已经不大一样了。觉得舒坦极了,更是不再埋怨全聚德的烤鸭了。现在哪怕苦胆都要吐出来了,还是觉得甜丝丝的。

    再一次吐得头皮发麻之后,她瞧着他如临大敌的冷酷样子,又好气又好笑,撑着膝盖冲他摆了摆手,反过来安慰他:“没什么事儿,正常的孕吐,你把脸绷成这儿干嘛?难不成你不开心啊?”

    不开心就出鬼了!

    喉结滑动着,冷枭心里激动,不过却不太善于表露心情,更是很少喜形于色。

    大掌顺着她的头发,拍着她的后背,就说了俩字儿。“开心!”

    “呵,要做爸爸了,字眼儿就不能多几个么?”

    宝柒昂头,睁着他因为担心自己而严肃的俊脸,心里甜到裹蜜。

    再次‘不辞辛劳’的将她从卫生间挪到卧室,两个人紧张兮兮的样子,那种一起等到了小生命到来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美妙了。

    咧着嘴儿一笑,宝柒又吐过一次终于缓过劲儿了。

    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踌覆在他耳边低低说:“二叔,咱孩子的名儿我已经想好了。要是生一个男孩儿,咱就叫他冷淡(蛋),要是生一个女孩儿,就叫她冷暖(卵)……”

    怕他听不明白,宝柒还特别把偕音一并告之了冷大首长。

    然后,自个儿笑得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他的怀里。

    冷枭脸色一变,不敢再像以往那样儿捏她的腰,而是狠狠咬牙。

    “小色胚,哪儿学的怪话?”

    小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宝柒哈哈直笑,差点儿就笑岔了气。“不是我想出来的啊,这叫着民间智慧搜集应用,群众们的大脑都是多功能的。你觉得可好?!”

    “傻妞,你他妈还笑呢?拿自家孩子寻开心!”冷枭板正着俊脸,想了想,突然又把大手落到她肚皮上去了,那呵护的手指啊,来来回回就在她腹部区域划着圈儿,凝结着语气态度认真。

    “要是一儿一女更好!”

    噗哧一乐,宝柒捶他一下,娇嗔的瞪他。

    “瞧你贪心的样儿,老天能赐给咱们一个孩子,就已经是万幸了!你还想一次中俩呢?!你觉着你有这技术么?”

    一挑冷眉,枭爷又横上了,“当然!老子谁啊?”

    拽啊!有了孩子心情倍儿好!

    冲他翻一个白眼儿,宝柒没有回答。

    两个人搂抱着,等兰婶儿煎的宫廷秘方保胎药。

    叮呤呤——

    冷枭的手机响了。

    接起来一看,江大志打来的。

    和冷枭猜测的差不多,他是受了冷老爷子的差谴,询问他啥时候能过去。

    刚刚得知自个儿快要做爹了的冷大首长,想到了在医院里苦苦盼着孙子盼了几十年的老爹,一冲动就将宝柒怀孕的事儿给江大志说了,激动之下,忍不住脱口而出。

    “告诉老头子,要孙子,就……”

    闻言,宝柒面色倏地一变。

    一把按住他的手机,一张溢满笑容的脸蛋儿,顷刻之间乌云密布。

    “二叔!不许告诉他——”

    惊觉到她激烈的反应,还有突然的情绪变化,冷枭止住了未完的话。

    他心里其实知道,要是老爷子知道快要抱大孙子了,指定得高兴坏了,什么病都会好起来。

    可是……

    既然宝柒不愿意说,他只好先作罢。

    撑了撑额头,他冷着嗓子,冲电话里的江大志转了话题:“大志,此事保密。先这样,挂了!”

    收拾手机,转过头来,他才发现小女人的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叹了一口气,他伸出手臂来揽紧了她。

    “行,不说。不过,怎么着他都是孩子的爷爷不是?”

    “不是,才不是——”冷着小脸儿,宝柒的声音严肃得不行:“二叔,丑话说到前头,千万不要告诉他啊!我的孩子,跟他不再有半毛钱的关系。他不是给那什么女人准备了一个孩子么?让他抱那个去!”

    “……”

    “二叔,别怪我狠心。如果没有今天的那个事情,我或许会考虑让他乐呵一下,卑微的请求他能因此而接受我。可是现在,打死我也做不到!”

    心里抽搐一下,冷枭只能安抚的将手放在她手背上,不停摩挲着她的小手儿。

    “行,咱先不告诉。”

    “不是先不告诉,是永远都不告诉。”宝柒横着眼睛,不让他钻字眼儿。

    冷枭梗着脖子,劝慰她:“别任性!”

    任性?

    狠狠推向他的胸口,宝柒连苦笑都觉得没劲儿了。

    “看来还真是,谁痛谁知道,你又哪里能理解我心里的感受?你试过被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怒骂着撵出家门儿么?你做过丧家之犬么?你寄人篱下过么?”

    几个凉飕飕的问句,让冷枭接不上话。

    冷哼一声儿,宝柒目光染上了雾气:“更何况,不管任何时候,我都不希望别人接受我,不是因为我本身,而是因为我的孩子。母凭子贵的事情我真的不屑做。更何况,谁都知道老爷林盼着的是孙子……万一是个女孩儿?”

    这时候的宝柒,语气是呛人的。

    但是,她的心情,她的别扭,冷枭都能理解。

    也能知道她在害怕些什么,在尴尬些什么……

    温暖的手掌柔和的抚摸着她的秀发,男人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柔和几分。

    “这事以后再说!”

    一咬牙齿,作为准孕妇的宝柒同志气儿上来了。果然是两父子,闹得再厉害最终还是血浓于水的。可是,想到那个拿她当仇人一般对待的冷老头儿,想到他那样儿不给情面儿的凶她吼她撵她,她更加坚定了想法。

    心里糟乱,她立马就发急了,“别了,别以后再说!……现在你就去你爸那儿做乖儿子,孩子在我肚子里,其实跟你也没啥关系!”

    “宝柒,我没那意思。”

    “那你是啥意思?让我抱着儿子跪到他面前,请求恕罪?”心里堵着一股子气儿没处发泄,直接就拿她开了火儿。

    其实她心里也知道,冷枭是人家的儿子,他也非常为难。

    可是,她就是压不下那口气怎么办?

    甚至在她看来,冷老爷子完全有可能抢了孩子,不会认她……

    越想越乱,越乱越烦,越烦她就越想发吐。

    于是乎,反反复复的来回折腾了好几次,宝柒吐得胃早就空了。在冷枭左哄右哄之下,又补食了点儿东西,心情平复了一些,还是没管住自己,将对冷老爷子的气儿朝他身上撒了。

    “不吃了,不吃了……”

    “再吃点!”

    “不要了……”

    “乖,再吃点!”

    “冷枭——”一转头,宝柒微眯着眼睛瞪他,突然心里更加憋屈了:“我怎么突然发现你这么奇怪呢?之前你对我可没有这么热情啊?归根到底,你还是跟你老爹是一样的!”

    明显的蛮不讲理,可是冷厉如枭爷,在这种时候也不能和她顶着来。

    知道她今天吐厉害了,又被老爹给那么骂了一通撵出来,心情哪能好呢?

    于是,他决定保持沉默。

    不管她说什么,他不吱声儿了!

    男人不吱声儿,对于生气的女人来说,却是火上烧油,磨着牙齿,宝柒纠结了:“你怎么不说话啊?难道,被我说中了?”

    枭爷苦逼了,摇头,“没有!”

    “二叔,你这会儿是不是特别烦我啊?!”见他隐忍着不说话,知道他心里在憋着,宝柒更加觉得不舒服了。一把推开面前的食物,刚想说话,又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怎么见着啥东西都想吐,这孕吐也实在太厉害了吧?

    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她眉头蹙成了一团儿。

    大手拍着她的后背,冷枭着急了,声音拔高了不少,冷气儿急骤飙升。

    “周益说了,要保证心态平和,急吧?越急越难受!”

    “……你吼我?你跟你爹一样的,动不动就吼我!”

    “……”冷眸眯了起来,枭爷心里那个纠结啊。

    孕妇,惹得起么?

    吐得小脸儿发白,宝柒手指掐着冷枭的胳膊肘儿,身体上的不舒服导致委屈感的急速的上升。不知道是怀孕的喜悦让她轻懈了神经急需要发泄积累的心结,还是今天被老爷子骂得憋了一整天的难堪心情终于有理由决堤,眨巴了几下眼睛,她的泪珠子就像掉金豆似的,说着说着就从苍白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

    冷枭越哄她,她就哭得越厉害。

    冷枭越抱她,她就哭得越像一个胡闹的小孩子。

    小丫头,还真作起来了。

    男人的心肝儿,都揪成一团了!

    明明是好事,怎么着就哭了呢?

    “放开我,呜呜……你也吼我……凶我……没有一个人对我真好……”

    女人都是小气包,怀孕的女人更是小气包,心里的苦楚总得找一个渠道发道。

    说啊,哭啊,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睛鼻涕一把,恨不得把二十多年存下来的眼睛都一朝儿哭出来。小嘴撅着劲儿,不停的念叨着他,水眸里红通通的,鼻头儿也被她自己揉得红了又红,一副可怜巴巴的小样子,搞得冷枭左不是,右不是,哄不是,不哄不是。

    “乖,乖,不哭了啊!”

    冷枭不太会安慰女人,哪怕心里急得不行,可是除了紧紧抱住她不要她胡乱动弹之外,啥事儿也做不了。有限的几句安慰话,都是反复播放:“别哭了——”

    安慰没有用,怎么办?

    俊眉一拧,他俯低头,又心疼又无奈的用嘴唇堵住了她的。

    枭爷哄女人,就会这一招儿!

    原本就是不想她再哭,可是嘴唇一接触上那热烫的温软,喉结一滑,不知不觉就更加得寸进尺了。双臂将小丫头圈在自个儿的怀里,托住她的后脑勺儿,就想要更加深入的吻。

    这一下不得了,宝柒挣扎得更厉害了,嘴里呜呜的关紧牙齿,就是不让他的舌头滑进去。

    害怕伤到她,冷枭最终只能住了嘴!

    瞪大了眼睛,嘴巴得以自由的宝柒同志,大口呼吸着抽泣几声儿,嗔怒道:“冷枭,你猪脑子啊?”

    “……”

    咬了一下她噘起来的小嘴儿,枭爷无奈:“是,老子是猪,你也是母猪。”

    男人语气硬绑绑的有些憋,可是还在极尽所能的哄着她。

    宝柒懂!

    她知道自己这通脾气来得古怪又矫情,还有点儿无理取闹。

    可是她需要纾解。

    哭笑不得的瞪着他,她任由他替自己抹着眼泪儿,昂着小尖下巴,一句揶揄的话出口,直接大煞四方:“傻得掉渣啊你,我不让你吻……是因为,我刚才吐了没有漱口……”

    咳!其实她吐了就漱口了,刚才干呕又没吐。

    之所以这么说,故意恶心他呢。

    说白了,女人喜欢探索男人的底线,就想知道男人对自己的纵容和容忍究竟能到什么程度。

    原以为他就算不生气,也会黑了脸赶紧去漱口。

    哪儿会想到,男人只是正儿八经的点一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竟然再次低下头,在她润泽粉色的唇瓣上啄了一口,声音沉沉:“老子不嫌你,你还嫌上自己了?”

    宝柒傻呆了。

    随便她怎么作,他都这么宠着她么?

    缺爱的孩子,泪水又止不住滚出来了,抽泣着,她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要求。

    “二叔,你再吻我一下!”

    “怎么了?”女人心,海底针,男人皱着眉头,搞不明白了。

    “哪儿来那么多为什么?你到是吻啊!”

    小矫情劲儿啊,男人稀罕得不行!

    勾起她尖巧的下巴,冷枭摄人心魄的冷眸微微一眯,居高临下的睨视她几秒,那副情态带着十分的怜惜,十二万分的暧昧。唇贴上她的唇。等她闭眼时,唇角边上,一个笑容就漾了开来,下巴上的美人沟若隐基现,回旋着同样的惑人漩涡。

    可惜了,享受着轻吻的宝柒,又错失了二叔的笑容。

    ——

    冷大首长二十四孝老公的日子,来到了!

    眼睛整晚都落在女人的身上,害怕眨了一秒,害怕让她受到一点点的震动。伺侍她喝完了保胎药,又将她软绵绵的小身子安置好在床上,自己则是歪在旁边一动都不敢乱动。只要小丫头稍稍一皱眉头,他就急急问怎么了,是不是哪儿又不舒服了。

    “宝柒,不舒服不能忍,一定告诉我!”

    “知道了!知道了啊!”当耳朵快要听出老茧来的时候,宝柒好笑的抚上他硬邦邦的僵直身体,“二叔,你放轻松点儿行不行?我和宝宝没有那么脆弱啦,你这样僵着自己,晚上怎么睡觉?”

    “嗯。”害怕自己弄到她哪里,即便冷枭嘴上答应得蛮迅速,动作还是像一个愣头青般有点儿呆萌傻劲儿。小心翼翼的用被子将她裹在里面,从肩膀捂到脚尖儿,接着又把自己的大手伸进去放在她肚子上,又严肃,又认真的命令。

    “宝宝,不要闹妈妈了!睡觉!”

    眼皮儿一颤,宝柒憋着笑劲儿,沉默了。

    天呐!

    怀胎要十月,十个月下来,她真怀疑这男人会不会先得怀孕综合症。

    这样态度良好的男人,她想和他撒气儿都不好意思了。

    一叹,她准备承认错误。

    “二叔……”

    “嗯?”

    “对不起啊,我刚才其实是因为心情不好,拿你乱撒气儿呢?”

    心里上软了,声音就又娇气了几分。

    “傻妞!”很显然,冷枭知道的。他哪里又会和她计较这个,“你是我媳妇儿,不对我撒气,对谁撒去?”

    眨巴一下眼,宝柒心里塞满了各种情绪。

    低下头,她埋入他的颈窝儿,一个轻吻落下,又啃了啃他的肩胛骨,含含糊糊的声音里,悉数是小女儿的娇憨情态,“二叔,你真好!”

    男人冷嗯,拍着她睡觉,“快睡!睡眠要充足!”

    然而,宝柒今儿的心情,又哪里那么容易睡着的?

    闷声低低笑了笑,她问:“这么说起来,以后我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冲你撒气儿了?有理无理都可以骂你是不是?不管我说什么了,你通通都不会和我计较是不是?”

    世间女子,哪一个不喜欢自己男人宠着自己呢?

    宝柒亦然。

    一个接一个问题,连珠炮一般飞了过去,弄得冷枭心尖有些酸。

    他的宝柒,是一个缺少爱的孩子。

    扣紧她的后脑勺,冷枭沉吟几秒开了口,磁性的嗓声在暗夜里,带着别样儿的低沉。

    “坏东西!”

    “靠,又骂我是不是?……我是坏东西,你是什么?”小丫头又撒娇了!

    “知道老子惯着你!所以欺负我!”

    欺负两个字儿,居然从冷枭这样的男人嘴里说出来了。

    一时间,宝柒觉得特别的诡异又扭曲。

    哈哈大笑着,她整个人埋入他的怀里愉快的叽叽出声,小手儿更是故意伸出去撩拨他,声音轻飘飘呵着气儿在他耳边荡悠。

    “二叔,那咱可就说好了啊。我说的话,你都得听,我不愿意做的事儿,你都不能勉强我。我要吃酸的,你就给我吃酸的,我要吃甜的,你就准我吃甜的;我说月亮是弯的,它就是弯的,我说太阳是黑的,它就是黑的……我说冷枭是坏的,他就是坏的……”

    “狗东西——”不等她的长篇大论说完,男人火热的唇舌就封堵了她的唇流连,将她还没有说完的条条款款全部淹没在了里面。

    他的吻,带着怜惜和宠溺,缠缠蜷蜷,沿着她温软细腻的每一个脉络专注的磨动着,恨不得一个吻能吻上她的心尖儿才好。

    一寸又一寸,唇,舌,手,在她柔滑的肌肤上烙出一串串热情的音符来。

    “喔,二叔……”

    在他灼热的热吻里,宝柒又一次不急气的浑身颤栗了起来。心,激荡着,一颗颗细细的小颗粒疙瘩在他的唇掠过时冒了起来,出口的声音低低哑哑的,如同受到爱抚的小猫咪般娇喃着,轻唤着他的名字,带着一股子小女儿的诱惑。

    这样儿,对男人来说……纯粹是性的撩拔。

    粗粗喘了一气儿,冷枭低咒一声儿‘要命!’,然后不得不克制着自己,将那只作怪的大手撤了回来,不敢再在她身上兴风作浪了。

    未来长长的十个月……

    一想想,还真心可怕!

    “呵,可怜了吧?周医生说,三个月之前,不要行房……咳!三个月后,得看情况!”在和他唇舌的缠绵里,宝柒低低调侃。

    着火的眸色暗下去了,冷枭拍拍她的脸:“知道了!”

    结果的结果就是……

    一天晚上,二人同床,三更半夜,四处漆黑,五指没敢乱摸,六神俱乱之后,七晕八素的男人偷偷的跑到了浴室里冲了一回冷水澡。回去之后,又接着霸占着他女人温软的小肚子,暗自猜测着自己家孩子的小样儿,好不容易才睡了一个囫囵觉。

    ——

    军总医院。

    冷老头子半躺在床头,身体的不舒服让他没有办法安心入睡。

    宝镶玉熬不住,吃过晚饭之后就回家了。

    留在病房里的照顾他的除了几名警卫员,就只有苦逼的大志哥了。

    咳了两声儿,嘶哑着嗓子问:

    “大志,王八嵬子接了电话没有?”

    王八嵬子……

    心肝抽搐了一下,大志哥点了点头,没敢给他说实话,更不敢把这本来就阴沉的天空惹得直接下暴雨,尴尬的嘿嘿了几声儿,端正的站在床边儿上。

    “老首长,您先休息。头儿说了,任务完了就过来看你……他心里担心你呢!”

    “哼!甭给他涂脂抹粉,他要真担心他老子,就不会找借口跑路……”

    汗!

    江大志脑门上的汗,密密麻麻压了一层。

    心里忖度着,要是老头子知道自个儿要做爷爷了,会不会还这么犟劲儿啊?

    咳!

    不过,他接受了保密任务,不能说出来。

    “老首长,真的……你就放心吧,先休息。先休息啊……”

    一连说了几个字的先休息,江大志已经劝得有些词穷了。

    冷冷哼着,冷老爷子这会儿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语气不由就重了。

    “休息个屁!自己儿子还不如外人!”

    尴尬的笑着,大志哥左右不是人。

    高干病房的房间里,其实布置得非常的温馨,来探病的人送的鲜花,一朵朵在花篮里竞相开放着。可惜花开病房,没有人能有心欣赏。

    怒气冲冲的寻思了一阵儿,老头子终究不能对着外人发火儿。

    无奈的闭上眼睛,冲江大志摆手,“去睡吧。”

    心里松了一口气,江大志好不容易才扯出一个笑容来,嘴角尽量放得轻松,觉得伴着老虎真是痛苦万分:“行,老首长,我就在外间眯一会儿,有事儿您就叫我啊。”

    冷老爷子点头,想了想又睁开眼睛。

    “不用了,江小子,赶紧回部队去吧,别管我老头儿了,我这儿不差人。”

    “可是……头儿吩咐过……”

    “……哼,他就是假情假义做样子!赶紧走吧……快走吧!”

    得,很明显,老爷子气儿还没有下去。

    敬了个军礼,江大志只好退场:“行吧,那您先休息……休息啊……”

    笑着说完,他慢慢的退回到了外面的休息室。

    冷枭让他守着他老爹,这是一种信任。他老爹又让自己回部队,这是一种命令……呃,对于大志子同志来说,这真是一道难解的选择题。

    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他就着茶几上的茶啜了几口,其实也没有什么睡意了。

    睡意没有了,心里的想法就多了起来,他人就在军总医院,能不想结巴妹么?左思右想,他在和自己有限的大脑情商细胞们争执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情感战胜了理智,站起身来走到了门口,向两名值班的警卫员交待了一下,就准备遁了。

    去看一眼,她不在就走。

    不对!去看一眼,她在也得走。

    他心里怦怦跳动着,这么告诉自己。

    脚步飞快,蹬蹬蹬就往电梯口大步过去了。

    对这个地儿,他轻车熟路,很快便到了小结巴所在的七楼。

    大晚上的,整幢楼都非常的安静,医院昏暗的灯光下,可以看到护士站里有一个小姑娘在值班儿。可惜,她不是王雪阳。

    见到他过来,小护士笑着主动问,“同志,你有事么?”

    江大志没有走近,就在站在灯光下,略略有些失望。

    看来,今天晚上不是她值班儿。

    怅然若失的摆了摆手,他没有说话,准备下楼回部队。

    这一道走廊有些长,他默默的走着。不曾想,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却成了萌。刚走到离电梯口不远的一个房间外,里面就传出来一道他熟悉得入了骨的声音。

    “不,不,我,不要……”

    接着,一个男人又说:“雪阳,我知道你今儿晚上值班,特地和老张换了时间,就为了陪你的,你不要我怎么好意思又拿回去?这可是我妈特地找相熟的师傅做的,据说那人的爷爷在清朝时候是御膳房的大师父呢……来,尝一个,心型的桂花酥,专门为你做的。”

    那个男人,正是王家父母相中的对象——心内科的程家明医生。

    “……呃,那,那谢,谢了……”小结巴支支吾吾,不肯收人家的礼物。

    顿住脚步停在当场,江大志不用看也能知道,她的脸一定又红透了。

    还是那么害羞……

    有些贪婪得听着她并不悦耳的结巴声,江大志觉得脚底板儿像沾了胶水,有些走不动了。

    他们俩的声音其实挺小,一般人隔着门儿可能完全都听不见。不过,对于受过特殊训练的江大志来说,却是如雷贯耳般刺着心脏。

    “雪阳,现在就吃啊?尝尝味道怎么样……要是不好的话,下次我让他改进。”

    “哦,哦,好!”

    “瞧你,脸红成这样儿,来……嘴唇都沾上了,我给你擦一下……”

    亲密的聊天声,搞得大志哥心尖尖一阵阵绞痛,十指铁钳子般的手指攥到了一起。他不想走,他想冲进去抱住她……可是情感和理智完全是两回事儿,他已经选择了放手,就必须命令自己走开不要干涉她的感情和生活,要不然他算个什么东西呢?

    既然她过得开心,不就是挺好的么?

    苦笑着狠狠捶一下额头,他抬起了脚步,继续往电梯走。

    站在电梯门口,看着上面不断跳动的数字,他的心里酸涩得不行。

    叮——

    电梯门开了,他的脚迈了进去,眼看电梯又要合上了……

    倏地……

    耳朵里突然钻入了小结巴惊慌失措的声音,狠狠敲在他的心上:“……你,你干,干什么……放,放……啊……啊……”

    黑色的眸子一瞪,他几乎没有多想,速度极快的掰住正欲合上的电梯门,火箭般冲了出去。耳朵里接着就男人气喘吁吁着压低的声音。

    “雪阳,你不要这样嘛……我是诚心和你在一起的,都这么久了,我只是抱抱你。只是抱一下,我没有想怎么着你……来,听话啊……”

    “放……你,……你……”小结巴的声音颤抖了起来。

    “我喜欢你……雪阳,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就亲一下,我控制不住,我想亲一下你……”

    冲到门口,江大志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心里快被铅块儿给填满了。

    他的小结巴,那么美好的姑娘,这恶心男人怎么能违抗她的意愿强求寻欢?

    不再犹豫,他抬起脚就踹开了虚掩的房门,冲了过去——

    入目的情形,让他的眼睛瞬间赤红了。

    不要脸的男人,将小结巴死死的压在椅子上,猪嘴使劲儿想往她的脸上拱。姑娘显然不乐意,双手推着他,脑袋拼命左右晃动着躲开她的唇,一张小脸儿上苍白苍白的……

    心里抽痛得几乎窒息。

    电光火石之间,江大志的铁钳子已经完全不经大脑考虑就伸了出去,利索的揪住程家明的后衣领子就将他提了起来。恶狠狠一把推在墙上,一个大大的拳头就招呼上去了,嘴里更是怒喝不止。

    “滚蛋,打死你个狗日的畜生。”

    “你,你谁啊你——”摸着脸,程家明看着突然闯进来的男人,怔了一下,接着吃痛着哀叫怒骂,“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亲一下怎么了?谁让你多管闲事儿的?”

    “妈的!”大吼一声儿,江大志没再客气,又一拳砸到了他刚才行凶的嘴上,“亲一下,老子让你亲一下,她乐意让你亲了么?”

    哎哟一声儿,程家明不敢再搭话儿了,整个身体顺着墙壁往下滑。

    “行行行,我错了,错了……先别打,先别打啊……雪阳,快救我……”

    其实他刚才是诚心想替她擦嘴的……

    可能是灯光太暧昧了,可能是她的小嘴儿太红了……

    一下子,他没有克制住自己……

    惊魂未定的小结巴,傻呆呆的看着冲进来的江大志不知所措。至到程家明杀猪吼的呼痛声里,她才终于反应了过来,急急从椅子上跑过来拉住江大志。

    “别,别打了……”

    拳头一顿,江大志脸色变了变,问她:“你乐意他亲的?”

    垂下眼皮儿,小结巴松开拉着他的手,退后了两步的位置,一张苍白的脸儿慢慢回复了血色。

    又红了脸!

    不过,在江大志灼人的目光逼视下,她果然的摇了摇头。

    “不,我,我不乐意。”

    小姑娘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更不会撒谎,她不乐意就是不乐意。

    一句话,说得明明白白。

    挨了拳头的程家明这会儿已经无力反抗了,门口也涌进来了好几个听到动静儿跑过来的同事还有保安。见到屋里的情形,同事们担心的心下去了,自动脑补了是两个男人抢一个女人的狗血戏码。于是,只是窃窃私语着,没有进来。

    无辜的耷拉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着脑袋,小结巴踌躇的绞着自己的护士服,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她是一个单纯的姑娘,生活简单,哪里遇到过这种事儿……

    室内,刹时安静了。

    外面的声音,入不了江大志的耳朵。

    盯着小结巴白静中透着红粉的脸蛋儿,他的脑海里短暂的空白着。

    过了好一会儿,他回过神儿来了,放开了手里直发抖的程家明。

    “自己去止血!”

    话还没有说完,一秒后,从来没有见过这阵仗的程家明医生,一溜烟儿就跑得不见了人影,甚至于完全都没有看到江大志正从兜儿里掏出皮夹来拿钱给他。

    看着那个灰溜溜的背影,小结巴忍俊不禁,‘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那小女儿的情态不经意流露,刹是好看。

    在她心里,江大志其实有些憨傻,可她就是喜欢他这样。

    实事上,她真的没有想到过会因祸得富,更是没有想到江大志会来帮她。

    那个程医生是追求了她很久了,她没有答应,可是父母特别中意,她只能无所谓的应付着。没有想到刚才他会一时情急就抱着她亲。

    善良的姑娘寻思着,突然觉得有点儿感谢程家明的唐突了。

    如果不是他,大志会来帮她么?

    外面的人声,她听不见了,眼睛里只有江大志,背景里是安静的,娇软可人的小姑娘,就那么讷讷的看着他,等着他来收拾烂摊子。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究——

    江大志一言不发,狠狠冲着墙壁打了一拳头,抓住她的手就朝外走,推来堵在门口看热闹的人群,大步往外走。没有去走电梯,他心里的激情和热血在燃烧着,直接扛起她来从梯道里直奔了下去,那诡异又急切的动作,把小结巴给惊着了,不停拍着他厚实的肩膀。

    “大,大志,怎,怎么了?去,去哪儿……”

    “……”男人扛着她往下跑,大口喘着气儿,就是不回答。

    “我,我,我……”

    越急越说不清楚,小结巴索性就闭上了嘴。

    七层楼——

    江大志劲步如飞的奔了下去,一路到了停车场,打开了他那辆猎豹军事,急吼吼的将她整个人塞了进去。然后,再次不吭声儿的驾着汽车在公路上狂奔起来。

    在这个点儿,道路非常的通畅。

    眼睛是赤红的,江大志死死的盯着前方,汽车的速度飙得极快。

    小结巴双肩耸动着,不知道他究竟要带她去哪里。

    沉默……

    沉默了不知道多久……

    两个人诡异的相处着,直到汽车遇到红灯停下来。

    灯光下,小结巴脸蛋儿绯红,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不知道她究竟把自己带到这儿来干嘛。

    “大,大志……”

    今晚上的江大志是冲动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拉她出来,不顾一切的拉她出来……

    现在的他已经冷静了许多,从理智的角度来讲,他知道自己又做错了,可是从情感的角度来讲,他觉得自己不能允许她被任何人欺负,更不允许有别的男人随便占她的便宜。

    他的小结巴,不是什么男人都可以染指的。

    突然之间,他意识,不敢想象别的男人会同她发生什么关系。就是一个不知道吻没吻上的吻,竟然就已经让他觉得是一件完全无法接受的实事了。

    而他更加知道,这么久的时间以来,尽管老家父母已经多次托人给他介绍对象,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相亲,更没有办法接受除了她之外的另一个女人。

    人啊,真他妈奇怪。

    奇怪就奇怪在,永远无法左右自己的情感。

    他知道今天自己犯二了,犯傻逼了,可是现在,却一点儿都不感觉到后悔。

    赌吧!

    人生就是豪赌!

    不能赌,他可以输,小结巴输不起……

    两种情绪,在激烈的争斗着。

    敲在自己的额头上,江大志不断地提醒自己,冷静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一点,江大志,你冷静一点。可是基于心里涌动的强烈的情感,还有这么久以来的思念和折磨让他实在忍不住了,一抱伸手过去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眼睛赤红着喊她。

    “结巴妹……”

    死死揪着他的手臂,小结巴小脸儿红得滴血。

    颤抖着唇,紧张之下,竟然一个字都回答不上来。

    睨着她在灯光下斑驳的小脸儿,江大志目光沉沉:“敢不敢陪着我试一下!”

    “试,试什么?”咽了咽口水,她惊叹!

    大手钳住她的下巴,大江哥的声音难得低沉又销魂。

    “咱们俩把事儿坐实了!看他们几个老的怎么办?”

    坐,坐,坐试了?

    什么意思?

    下一秒,小姑娘的脸蛋儿‘唰’的红了。

    心,怦怔直跳!

    ------题外话------

    二妞们,二你们啊!

    天气热,注意身体哦。咳!月底了,月票啊什么的不要留了啊,过期会作废的!

    一万四千字!那啥那啥……用票砸我吧!不要怕我疼!

    【宠婚荣誉榜】:

    恭喜新晋衔的榜眼大官人——【aa100920】姑娘!巴巴掌来得猛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