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38米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凶残时!

章138米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凶残时!

    “二表哥……”

    冷枭的出现,让游念汐脸上的得意劲儿,一时僵在了脸上。

    口中喃喃轻唤着,哪怕到了此时,她目光里的痴迷劲儿还是没法落下,眼随声动,顾不得自己两个手腕上的伤口还在滴血,强自忍着身心的痛苦侧过头去,看着突然出现的冷漠男人。

    在她面前,冷枭是真冷。

    冷得彻骨的冷,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仿佛从来就有一刻有过温度……

    日思夜想着他,终于见着,她现在该是一份儿什么心境?

    ——痛!

    冷枭不是一个人出现的,跟着他的还有一脸邪气浅笑的血狼,还有几个端着狙击枪,脸上涂满了看不清的伪装油彩的特种兵。

    不过,在树林里淡影之下,游念汐能看见的只有冷枭。

    只是他一个人而已。

    顷刻后——

    在几把军用手电的照耀下,小树林里突然明亮了许多。

    明亮得,能看到游念汐苍白的脸,还有地上辩不出颜色的液体——血!

    冷枭离她其实很近,不足两米。可是,她却被死死钳制在宝柒的手里,动弹不得。一想到自己今儿吃的亏,一口气堵在胸间里,憋得她透不过气儿来。

    乱……

    闭了闭眼睛,待她再度睁开时,脑子已经清明了不少。双手手腕的疼痛感让她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一直盯着冷枭的脸,她慢慢的浮上了笑意。

    “……不,我不相信。”

    她嘴里说的不相信,自然是不相信宝柒刚才说的那些话。

    摇着头,她的头发凌乱了。一双赤红又混沌的眼睛瞪大了许多,心怦怦直跳着,在一遍遍告诫自己,不要相信他们的话。

    心里建设做好了,她脸上的凄婉就褪去了几分,声音又活络了。

    “哼!别装了,虽然你们俩都不想不愿意承认,但那就是一个事实……哈,不要以为不承认就不存在。二表哥,我这么多年一颗痴心对你,你作为男人,对于做下的事儿,不会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吧?不,你原本不是这样的男人……都是宝贱人改变了你,要不然,你是不会不对我负责的!”

    负责?

    丫会不会想得太多了?

    宝柒小狐狸般的目光,微微眯了眯,望向了冷枭。

    接收到宝柒的信号,枭爷的冷眸里浮上了凉意,面上带着一种想毁天灭地的冷。不过,却没有多看游念汐一眼,而是转过头,望向那个笑得矜贵邪气,不住摸着钻石耳钉准备看热闹的男人。

    “血狼!”

    “老鸟,收到——”妖魔般带着邪恶的唇角勾起,血狼意味深长的盯了一下游念汐,手一声,朝着后面打了一个响指儿,皮笑肉不笑的说:“带上来!”

    带上来,带什么人上来?

    一时间,紧张感笼罩着这片儿沙滩上的树林。

    游念汐的心跳,已经快要停止了。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在这场角逐与反角逐的游戏里,她终究已经成了一个输家,输掉的不仅是爱情,甚至还有生活。可是,哪怕就是输,她也想要输得明明白白,哪怕是输,她也要在他们的心尖子上深深的扎上一根刺,一根永远也没有办法拔出的刺儿。

    打死她都不会相信,那天和她上床的人不是冷枭。

    不会的,绝对不可能。

    她听得那么清楚就是他的声音,她爱慕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怎么会听错?她现在还能加快起,他压着她时带着酒意的粗重喘息声,甚至他爆发时,激流迸入她体内时发出的长长申吟,那低沉暗哑的声音虽然有淡淡的变调儿,但是,她固执的认为那是因为激动和勃发的情潮,怎么可能不是他本人呢?

    都是那个贱人!

    他们想要狡辩,想要不承认她,而她绝对不能如他们的愿。

    即便是输,她也不能让她好过。

    冷枭给她的答案来得很快,并没有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

    树林里的沙子踩在脚下,沙沙作响。就在游念汐心里的忐忑,激动,不安,惶惑逐渐更替的时候,血狼磁性又悠扬的声音如同一道恶魔的诅咒,直直灌入了她的耳朵里。

    “游女侠,你家相好儿的来了!”

    在这点上,冷枭无疑是冷血的。

    他不会给游念汐任何自我安慰的理由和可能,非得一脚将她的心踩入尘埃。

    不为别的,就为她曾经做过的那些事儿,血迹累累,伤害连连……尤其是宝柒遇到的那些糟心事儿,一件又一件,几乎都有她的掺和。

    可是,对于这个顽固的女人来说,音频,视频,一切可以用着证据的东西,都没有活生生让她见到那个‘假冷枭’本人来得那么真实,那么容易让她的幻想破灭。

    瞪着眼睛,游念汐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

    面前的男人个头儿很高很魁梧,在月夜下的树林里,他的脸瞧着不太真切,身形儿至少有八分冷枭的样子,和那天在冷宅时的穿着一模一样。

    可是,接下来在血狼有意指示士兵的灯光照耀下,他的脸清晰了,游念汐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个男人并不是冷枭。他的脸,不仅没有冷枭的气质和风华,甚至要命的连五官的相似度都极低。

    不过,他口技了得,声音在刻意的模仿之下,却像了冷枭一个十足十。

    在血狼的授意下,那个男人开口说话了。在游念汐绝望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紧盯注视之下,他接着便将当日自己受雇佣完成这项任务,如何事先练习模仿冷枭的声音,然后潜入冷宅喝酒装醉,如何半推半就之下和游念汐发生了关系的事情一五一十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言词不多,简明扼要,不过却将游念汐最后的念想,一脚踹入了幽冥地狱。

    “信了么?”

    三个字,依旧是冷枭式的风格。

    摇头头,死死的盯着他,游念汐几乎破碎的视线里,除了惊恐不安和绝望之外,还带着一丝混沌的情绪,像极一个濒临疯狂的人在临界点的挣扎。

    “不,我不会相信,随便你们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

    宝柒轻哼一下,笑了:“游念汐,其实你心里已经相信了,这就是事实。只不过,你不服气,你还在想办法找借口来蒙蔽你的内心!你一直就是这样的人,自欺,也欺人!”

    恶狠狠的盯着她,游念汐狂乱之下,双臂死死撑在宝柒的身上,竟然反常的仰天大笑。

    “哈哈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啥人儿?我才不会相信你们的屁话。你们通通都在撒谎,你们都是骗我的,找了这么一个男人来糊弄我,以为就能洗脱冷枭和我上过床的事实吗?哈哈,你们全都是骗子,骗子——我才是冷枭的女人——”

    “执着的女人,我真可怜你!”

    宝柒看着此时陷入颠狂状况,宛如在十八层炼狱中挣扎发狂的游念汐,说出来的‘可怜’两个字儿,确实是发自内心的。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并没有错,可是,如果一再走岔了路子,还为了达成自己的私欲祸害别人的生命,那不仅是对别人的残忍,更是对她自己的残忍了。

    游念汐鲜血满身的狂笑着,众人沉寂着像在看一个疯子。

    一个带血的女疯子。

    血狼捂了捂脸,声音邪气十足,“不死心!”

    一偏头,他冲那个会口技的男人使了一个眼神儿。那个男人听命的点头,然后走到了游念汐的身边,低下头去嘴唇贴在了她的耳朵边儿上,用一种很低哑的声音喘着气,轻声儿告诉她说。

    “你的屁股上,有一道伤疤,大约五厘米,凸显得严重,你的那里面……。”

    男人和那天一模一样的声音,其实比冷枭的声音更低沉,带着两个她身体的极度秘密,让游念汐本来就有些颤抖的身体更加的颤抖了起来。她知道,一切都是真的,是真的,那个男人真的不是冷枭,而是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

    心里知道了,然而,濒临绝境的破碎感,让她的心脏上如有千万根针在扎着,心脏渗水般的错感慢慢涌上了喉头,几乎要将她淹灭。

    一击,即溃。

    视线迷糊了,眼睛里,泪水滚落了下来……

    下唇咬得紧紧的,咬破了,咬出血了,她还在狠狠的咬,然后一遍遍摇头自我安慰。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我告诉你们……绝对不会的……”

    反反复复说着同样的话,她突然眯了一下眼睛,伸出一双带着血腥味儿的手,拼着力气猛地推开了面前的男人,几乎想都没想,就往冷枭那边儿扑过去想要抱他。

    呯——

    枪声,刺耳的响起!

    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不过为了不让她袭击首长,自然而然的开了枪。

    啪——

    两边儿膝盖中枪的她,再也站不稳了,一声闷响之后,跪坐在了地上。

    不过,她已经不知道疼痛了!

    身体的疼痛被心里的疼痛给麻醉了,低垂下眼睛,她木讷的看着自己膝盖上的枪眼儿里潺潺流出来的鲜血,一时间仿佛是愣在了那儿,嘴唇咬得像是喝了一碗血。

    “二表哥……二表哥……”

    声音是颤的,抽泣着,呜咽着,她又望向了冷枭。

    一双曾经嗜血的眼神儿深深的,深得竟然查觉得不出来一点儿恨意。

    没有办法,她爱他。

    “真的……真的不是你么?”

    “带下去——”冷枭的话从她的头顶落了下来,冷冽如冰棱,一共三个字,一个字比一个字冷,可是比字更冷的是,他竟然连回答她的话都不屑。

    他冷冽的态度,砸在她的心软上。

    软软的全身趴在地上,整个人瘫软了下去,倒在了宝柒的脚边儿,不住的抖动着肩膀,汹涌的掉着眼泪,对着大地呐喊。

    “让我死了吧!你们杀了我吧——”

    在这个世界上,最容易的便是死亡。

    而无数次剥夺过别人生命权的游念汐,最没有资格要求这么便宜的死亡。

    “想死啊?”对于这个让自己首次栽了一个大跟头的女人,血狼向来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双手抱臂站在那儿,他幸灾乐祸的笑望着问游念汐,一颗本来没有几分善良的心,突然间转了性儿,对着身心皆残的女人,完美又优雅的勾唇。

    “游女侠,要不要爷再给你点儿时间,再切实的体会一次,再来确定他是不是你的相好啊?嗯?自己的男人嘛,大小尺寸什么的应该感受得到吧?”

    邪恶的血狼,伤口上洒盐的事儿干得得心应手。

    闻言,游念汐的脸色更加煞白,宛如一个死人。

    一双手臂上的衣服更是被鲜血湿透了……

    可,她现在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了。仰着一颗受伤的脑袋,看着居高临下打量她的男人,这个外型矜贵优雅,思想却邪得恶魔的男人,嘴唇不住的抖动着。一时间悔恨涌上心来,竟然忘了自己干过的所有无耻行径,生生批判起别人来。

    “你……你真无耻!”

    “呵……”一听这话,血狼就嗨了。一抹眉梢,耳钉闪过的光芒比手电的光线还要明亮:“游女侠,爷最喜欢别人说我无耻了。一会儿咱还有更无耻的,等着瞧啊!”

    睨了血狼一眼,冷枭的目光一直平静着,波澜不惊得仿佛从来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

    一挥手,几个字冷沉得仿若千年寒冰。

    “赶紧带走!”

    “二表哥——二表哥——”游念汐整个人虾子般蜷缩在地上,气若游丝的还在声声呐喊,“二表哥,真的不是你吗?……我不相信!我不会相信的……”

    可怜的女人,到这种时候了,还抱着幻想!

    冷枭没有看她,看着两个特种兵一左一右架着她出了树林,然后才走过去揽了宝柒的肩膀,大掌狠狠拍在她的脑袋瓜上,语气里满是责怪和愠怒,声线里却有着一股子浓浓的疼惜。

    “不听命令的东西!”

    宝柒握枪的手收了回来,现在才感觉到手心里全是冷汗。吁了一口气,放好枪,她见树林里的人都出去了,一头埋进男人的怀里,有些后怕的闷声问。

    “老鸟,我立功了没有?”

    “立功?老子给你记大过!”

    “啊!”立马从他怀里挣扎着抬头,宝柒瞠目结舌的看着目光冷冽的男人,哀嚎一声儿:“不是吧?算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好歹我也算抓到她了吧?”

    使着大劲儿捏她的脸,冷枭眸底的厉色看上去不像在开玩笑,“擅自违令,你死定了!”

    “咳!”

    宝柒差点儿呛着。

    每一次听到首长大人说‘你死定了’,她就会心惊肉跳。

    因为,在冷枭的身下,她已经不止一次死定了。他一说这句话,最终的结果都会在床上狠狠惩罚她,后果真的非常严重。

    想着她干的事儿,冷枭为了让她长记忆,暂时没有对她表现得太过亲热,重重拍下她的后脑勺,他严厉的样子,像极了一个首长对待手底下的小鬼头兵。

    “哼!回头再找你算帐!跟上!”

    说完,他率先大步走在了前面。

    “是!”冲他背影儿敬个礼,宝柒在心底讪笑!

    事实告诉她,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

    冷首长哟,还是一个纸老虎。

    ——

    一行人就着月光和手电出了树林,步行在夜色下的海滩上。

    今天的月亮诧异的圆着,将整片儿沙滩照得明亮又圣洁,宛若看不清世间之事的沧桑。

    游念汐的手腕和膝盖的枪伤还没有她包扎,在沙滩上滴了一路的黏稠黑色。

    血,滚入沙子。

    在月色下,是黑色的。

    一路上,她不再说话了,保持缄默任由两个战士拖着她的脚,好像突然之间就失去了所有支撑生命的精气神儿,萎谢了下去。

    其实她身上的伤对于受过特训的她来说,完全不至于如此难过。

    只不过,心灵上的伤口,比起那四个口子来要大得多——

    脑子里,一片混沌的空白,她觉得死亡或者活着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或者说,真正的死亡了,才是最好的。作为特工人员,她当然知道接下来会有冗长的审讯等着她,还有受不完的折磨——所以,她宁愿死。

    死有什么可怕呢?

    最可怕的是那个男人不是他,甚至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过她。

    自始自终,她只是一个人活着。

    十岁的时候就父母双亡了,宝镶玉虽然待她不薄,供她吃穿,供她念书,供她留学国外,可是她的心是不满足的,那些感情,又怎么能和自己的亲生父母相比呢?

    沿着长长的海滩,她的脑子里,在一遍遍的回忆着冷枭在她心里最初的印象。

    小时候她常跟着父亲出入冷宅玩儿,那时候,小小的她就开始仰慕冷枭了。

    冷枭是沉默的!

    一个线条清晰的轮廓映在她的脑子里,多少年来都没有改变。第一次见到他,他是那么的干净清爽,眉目常常拧着却像是溢了无数的光彩,一个不过十来岁的少年,便已经有了城里少爷独有的矜贵和高傲,还有疏离感。

    她每次都是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直视他,小心翼翼的唤他。

    二表哥……

    冷枭从来不搭理她,一次都没有。

    确实说,小时候的冷枭,从来不搭理任何人。

    后来她才从父亲嘴里知道,二表哥不是个正常的孩子,他有天生的自闭症。

    听到这个消息,她没有难过,反正更加高兴了。

    因为他的冷漠并不是针对她一个人!

    她还记得自己壮着胆子靠近了他,并且从他身上闻到了一种特别清冽的味道,不是那些少年们常喷的任何香水味儿,却好闻得让她在晚上做了一个长长的美梦。

    她在冷宅偷偷喝过一杯水,是柠檬水。淡淡的柠檬香味儿,至今还在她鼻尖儿上萦绕,她清晰的记得,那水是凉透的,有点儿涩,有点儿甜,因为那是冷枭喝过的。

    那种好像接触过他的感觉,真的很好。

    他很好看,他很精致,他从来不说话,她也总是默默的徘徊在他的旁边打量他。那时候的她就想,他是孤独的,而她要做能够走入他心底的那个人。

    从小到大,这个信念没有改变过。

    可是,她不是。

    等她长大了,等她再次回国,他甚至已经完全不记得她了,连一个普通的故人都不如。

    或者说,她从来没有留在他的记忆里。

    然而她的记忆却如此清楚——

    她分明还记得,那个在她面前永远面无表情的名门小男孩儿。她分明还记得,当初被迫加入曼陀罗组织时,唯一活下去的勇气就是希望有一天还能站在他的面前,喜滋滋的向他说一声‘嗨,我们又见面了!你好些了吗?’

    五年前,她因为在组织内表现出色,被组织选定回国潜入二0三军工和冷宅窃取情报,一半为公一半为私。但她的心啊,一直都是向着冷枭的,要不然就凭她掌握的资料和她过硬的本事,早就已经获得了寻少的高升和信任,早就已经成为了他的左膀右臂,又哪儿还会有今天的下场?

    愣愣呆呆着盯着地面,她在哭泣。

    意识越来越模糊,记忆却越来越清晰,她还记得当初小小的自己坐在冷宅的台阶上许下的愿望。

    ——如果二表哥能对我笑一下,我宁愿折寿十年。

    ——如果二表哥能和我在一起玩,我宁愿折寿十年。

    做梦的小少女,脸颊上是红通通的,眼睛里还是水汪汪的清澈。那时候的她还不会杀人,还会傻乎乎的为着口袋书里的某一段文字而感动,也会为了别人的爱情和喜怒哀乐而潜意识掉眼泪。

    是什么时候,变了?

    那一年,她的父母都死了,都死了……

    又依稀记得,在异国血腥味浓郁的训练场上,她对着一个个的死人许下的愿望。

    ——如果能活着回国,她愿意折寿十年。

    ——如果能和二表哥终身相伴,她愿意倾尽所有去换取,哪怕失去生命。

    看来,愿意没有实现,她的寿到是折完了!

    一路走,她的心,在一抽一抽的疼痛,椎心泣血。

    曾经她自以为的滴水能穿石,总有一天会得到他的青睐。事实却是如此的残忍,终究只能是水中捞月,镜花水月,空梦一场。

    逃亡时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一下子竟然放松了。

    结果如何,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思绪一点点的扭曲了,然后又被她拉直了,一次又一次之后,她仿佛疲惫到了极点,由着两个战士拖着她,微微眯起了眼睛,觉得一切都该了结了……

    意识,终究模糊了……

    ——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血狼凶残时。

    在一阵阵刺刺拉拉的尖锐疼痛里,游念汐悠悠的醒转了过来。

    耳朵里,有哗啦啦的水流声,好像是谁在洗“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手般若隐若现的飘在耳际……

    她在哪里?死了么?

    试着睁开眼睛,然后她就看见了泛着鲤鱼白的窗户。

    天亮了!

    可惜,她再没有了明朗的天空,再没有新鲜的空气……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俘虏!

    吸了吸鼻子,一股子浓浓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刺激得她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呼吸在疼痛里急促的喘了几下,她快要窒息了。

    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她想要抬起双手,一挣扎,却发现被人大字型摆开来绑在一张床上。不是普通的床,严格来说,它更像是医院推病人时的活动担架。

    眼睛有些刺痛,她哭得太多了。

    一睁开,她索性又闭上。

    为什么她没有死?为什么不让她死?

    “喂,游女侠,醒了就甭装睡了…!”

    一个高大的男人影子靠近了坚硬的担架床,地面上传来男人靴子踩地的嘶嘶声。这种靴子的声音她熟悉,是行内人都懂的,多功能的靴子。所以,她猜测那个对付她的男人,应该也是红刺内部她的‘同行儿’。

    游念汐再次睁开眼睛,想平静却又不得不艰难的喘息,看着面前居高临下带着可亲笑容盯着她的男人心里有些闷——她知道,往往满脸带笑的人,心里最是邪恶。

    一抽气,她觉得手脚不对劲,痛得像是钻入了心里。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蛮欣慰地摸着下巴,血狼看着自己的作品,似乎非常满意。

    “别动啊,爷不仅为你取弹,还缝合了伤口——免费的哦!”

    耷拉下眼皮儿,游念汐看着自己被打穿的双腕和膝盖上,已经被他‘处理’过的伤口,乱七八糟的线表明了他的技术程度。而且,虽然是没有任何麻醉剂的生生取弹和缝合,她不免苦笑。

    “不必!”

    摸着下巴,血狼专注的看着她,好看的唇瓣勾得十分妖孽,“必须的,爷是好人!”

    一边苦笑一边疼得直喘气儿,游念汐的声音苍白又沧凉。

    “如果你真的是好人,一枪蹦了我吧!”

    “喔哟,动刀动枪的,多煞风景啊。爷最不喜欢了……游女侠,你受训时的师父没有教过你吗?——活下去,就会有希望!”

    受训时的师父?

    几个淡淡的字眼,让已经陷入绝境的游念汐,突然想起了铃木三郎。

    想起了那个亲自教她如何杀人,如何了结别人的性格保全自己,最终,却为了她而死去的男人。

    还有他临终的话。

    铃木说,黑玫瑰,永别了,你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铃木那时候已经想到了她今天的结局么?

    那是一个有能力而睿智的男人,也许他已经想到了吧?

    眼皮儿吃力的动了动,游念汐望着面前帅气得近乎妖孽的男人,一张天使的脸庞带着笑意迷惑着她的神经,让她身不由己说着实话:“劫后余生不适合我,我也不想再和命运抗争,我宁愿死!”

    “死啊?”血狼的笑容忽然凝住了,带着一抹审视的眼神儿望着自己的杰作,左看右看,站在她的面前,收敛起了嬉笑,取而代之是冷漠,“你要死了,不是代表爷的技术不过关?”

    游念汐痛得心脏在抽,更觉得和这个男人没法儿勾通。

    事实上,她觉得如同她自己,他们这种人或多或少都是有些怪僻和毛病的。

    思忖之间,她突然‘啊’的惨叫了一声儿。手腕上再次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几乎把她浑身的血液都冻结住了。

    长长抽气着,她额头冷汗直冒,后背再已湿透。

    “你在干什么?”

    “重新来一次,敢小看爷的本事!”血狼说得极其认真,认真得真像一个对缝合学术有着孜孜不倦追求的医者,正怀着一颗怜悯世人的心肠在为一个病患者服务。

    而此时,两只手腕和膝盖已经被他搞得血肉模糊不清,伤口缝合得乱七八糟的游念汐,几乎失去控制得想要咬舌自尽——可是,她不能。因为她知道电视里的咬舌自尽都是哄人的,自己咬舌是真死不了,只会更加活受罪。

    身体动弹不得的她,犹如一个傀儡般僵硬着身体在担架床上,死死咬着因疼痛而颤抖的下唇,让面前这个恶魔男人再次洗礼了她严重受损的伤口。

    一下,又一下,她想忍!“啊——”

    一声儿惨叫,她到底还是没有忍住,冷汗涔涔。

    伴随着她失控的尖叫声儿,血狼更加满意了。再次转过身去,脱去塑胶白手套丢在垃圾桶里,他把手洗了一遍又一遍,再回头时,摸着他有些诡异的耳钉,姿势矜贵倨傲的托着腮瞄她。

    “爷就说嘛!不知道疼痛的生物是不存在的!”

    整个人瘫在担架床上,游念汐呼呼喘着大气儿,痛得耳鸣不已。

    四周,一刹那变得安静了,安静得她只能听见自己血液在疼痛的流动。

    一动不动,一动就疼。

    她看着血狼,咬着下唇,神经绷得紧紧的,“你,你们……到底要我干什么?”

    血狼勾着邪味儿的唇,真诚的在笑。

    “爷带你看点儿劲爆的戏?要不要?”

    游念汐微眯着眼睛,说不出话来,身体都在颤抖。

    “不要!”

    “啧!别这样固执嘛,生活就在于享受,你这样活着,多没劲儿啊是不是?”像个朋友一般劝说着,血狼拉着她的担架床就出了门。床的四角有四个滚轮儿,可以随便的滚动。拖着她通过一道长长的走廊,推门进入阳台,停在了一个能看见院子的窗户边儿上。

    窗户边的阳台离院子很近,这里是二楼,可以非常清晰的听到外面的声音。

    可是,游念汐却没有办法坐起来看。

    外面的院子里,天色才刚刚泛光,宝柒清脆又压抑的声音却传了过来,“嘶……二叔……你轻点啊,弄那么进去干嘛?”

    另一个声音,则是让她迷醉了无数年的迷人嗓子。

    熟悉的声线儿,却是她不熟悉的味道。

    淡淡的责怪,更多的却是宠溺。“……闭嘴!”

    一听男人这样暗哑低沉的声音,游念汐哪怕受了伤,小腹处都有一种奇怪的热量在里面流转,慢慢的,一点点向她的四肢百骸在蔓延。

    这样儿的感觉,她熟悉又陌生,正像她曾经以为如烟花般绚烂过的那一次。听着两个人耳浓软腻得好像正在做某件运动的聊天声音,她的身体有些扭曲又复杂的躁热了。

    当然,更多的是痛苦,长长的痛苦。

    死死的咬着下唇,她后背紧紧贴在担架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她的真的好希望,下一秒就死掉!

    “我不想听,拉我走——”

    血狼盯着她,眼神很迷人:“多美好啊,听!”

    游念汐的脑子非常的狂躁,真想堵住耳朵,可那两个声音却又适时传了过来——

    “二叔,我好热啊,你呢?”

    一声软得和乎入了骨髓的声音,让正在为宝柒挖耳朵的冷枭同志差点儿酥得崩溃。他发现自己最受不了这小东西撒娇般的软语,更受不了她用这种声线儿轻声唤他。

    大手探出去,他掌着她软软趴在腿上的脑袋,声音沙沙的,哑哑的,“会疼么?”

    “也不是疼啦,就是有点点痒!咝,轻点儿嘛……”

    她说她很热,游念汐觉得自己很冷。

    很冷,很冷,她的身体,冷得快要结成冰了——

    他们为什么会那么热?

    院子里——

    宝柒舒坦极了,她正将脑袋侧躺在冷枭的大腿上,耳朵尖尖都被他捏得红通通的,一张脸蛋儿上也是酡红色的,似睡非睡的半眯着眼睛,一副迷人不偿命的天然媚劲儿。

    冷枭替她掏耳朵,真享受。

    真的,百分之百是在用棉签挖耳朵……

    可惜,血狼瞧得见,游念汐却瞧不见……

    她的心,在一片一片撕扯和疼痛着,正如五年前的某一天晚上,她站在走廊里,听到宝柒房里响起的那种暧昧声响,让她按捺不住之下,失去理智的生生把爱宝的腿给压折了,然后再跑过去敲了宝柒的门,阻止了他们办事儿……

    然而现在,她四肢全都动弹不得,只能生生受着这种折磨。

    不是虐身,而是虐心。

    宝柒这个小贱人……

    天都亮了,在院子里,还敢抽着气儿的淫秽尖叫?

    “二叔……咝咝,轻点轻点啊……你干嘛总弄那么进去?”小手拉着冷枭的衣袖,宝柒阻止了他拿棉签的手,然后吃痛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你看看,肯定都给我弄红了?讨厌!”

    没错儿,她本就柔嫩的耳垂,在大力的揉搓之下,确实泛着粉红的颜色……

    那颜色,特别的招男人稀罕!

    眸色一暗,男人低头,精准的叼住了那团软香和白腻,裹在嘴里湿润着它。

    “嗯……二叔……”

    一声儿低得几不可闻的申吟,让宝柒的脸色更加娇艳可人,耳垂被男人裹在嘴里弄得痒痒麻麻的,不由不觉那申吟就喘息着出了口。

    她哪儿会知道,这种声儿,只会激得本来就只想偷个香的男人嘴上更加的用力了,对着她的耳珠子就急急的嘬了几口,拧着它拉扯了几下,然后看着它在灯光下泛着粉色的红润,再次又叼上去,将它的圆润和小巧深深裹进嘴里,唇和齿交替着带着惩罚般的爱抚它。

    “够了够了,二叔……”

    又麻又痒,丫搞什么啊?

    挖个耳朵罢了,竟然都被他弄得这么色情,宝柒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

    “小妖精,真好看!”男人的声音哑哑的。

    宝柒翻着白眼儿。

    废话不是?小妖精当然好看了,不好看,还能是小妖精么?

    看着鲤鱼肚子般泛白的天空,宝柒讷讷的想着,棉签掏了几下,男人的舌尖又伸进了耳窝子里搅裹,更是令她痒得不行了,心尖尖都酥麻了起来。她觉得,再这么让他掏下去,自己一定得被逼疯了不可。

    “二叔,不要了……”

    男人不放开她,逼着她不得不伸手去推他。

    她的抗拒,却又更逼得男人更加狠狠的蹂躏她的可怜的小耳朵。

    两个人搂抱着,身体贴合着,再贴合着,男人钢铁般结实的双臂绕过她的身体,占有意味儿十足的将她紧抱“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了自个儿的胸前,霸道狂肆的动作和姿态像极一个不可一世的君主,每一下的亲吻都像是在巡视和开恳自己的领地。

    “别动,就好……”

    两个人像交颈的鸳鸯般在那儿挖耳朵,竟然挖出感情来了,紧密的身体交缠了一会儿,终于慢腾腾的掏完了左耳。再开始掏右耳时,宝柒又开始呲呲的叫唤起来……而男人手中的棉签更像是带着电流一般,掏得她可怜的耳朵啊,不知不觉又是红了一个通透。

    每一个毛细血管,好像都在配合他的动作,搞得她心尖揪得像是要爆炸了。

    偏着脑袋,她胆颤心尖的不敢再动,小声儿问。

    “嗯……夫君……嫔妾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男人冷斥:“讲!朕射你无罪!”

    “噗……靠,丫真拽!”哧哧儿的笑着,笑得的耳朵更痒痒了,再次抓牢了他的手,胡乱的摇晃了一下脑袋,突然直起半个身子,扳过他的脑袋来,凑近了他的耳边儿,小声儿说:“我觉着这挖耳朵吧……和某个动作其实挺像的……”

    “小色胚!”

    拍了拍她的脸,冷枭继续按下她的脖颈,眼神儿示意她配合自己。

    扭头,换了一根棉签,再次替她挖起了耳朵。

    只可惜……

    游念汐听不见宝柒的话,只能听见冷枭宠溺又情软的声音。

    身上的热度在持续上升,她觉得再听下去,自己绝对要疯狂了!

    她真的疯了,不自觉的挣扎起被束缚的双手,自到双手在担架床上剐蹭得再次鲜血淋漓而不知疼痛,撑起半个头来,她望着血狼,咬着唇舌恨恨的说。

    “你,你,我,求,你……推我离开——”

    “咦?你不想听啊?你不是挺喜欢听他的声音么?”血狼戏谑的将脑袋伸出一下窗户,瞧了瞧正在庭中掏耳朵的男女,摇了摇头,接着又皮笑肉不笑的抻掇。

    “啧啧,真是战况激烈,哎哟,太有伤风化了,确实还是不看为妙!”

    一边说着,大手推着游念汐往里走,他的心里快要憋成内伤了。

    面如死灰的躺在那张可怕的担架床上,游念汐的眼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恨不得能立刻去死。

    “怎么了?不舒服?要不要爷再看看伤口?”

    血狼邪气的脸上满是怜悯之色……

    但是,天知道,丫心里真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而游念汐痛苦得早就已经失去了语言能力,毫无生气的傀儡般仰躺着,任由他推动自己,一双眼睛闭得死紧。可,明明看不见,视线里都始终充斥着一抹血红……

    血红和灰白……

    她知道,那是她自己的颜色。

    ——

    天儿,终于大亮了。

    海滩上的别墅,宝柒和冷枭的炮楼,热闹了起来。

    为毛?

    津门市刑侦大队的刑警找上门儿来了。

    现在炮楼里,除了两个留下看守的便衣战士,其它的战士在昨天晚上任务完成时,就已经全体撤离了现场,回到了营地。

    一群警察端端正正的走了进来,还带了几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瞧着那阵仗挺大的。

    除了几辆警车,两辆巡逻车,一辆防暴车之外,还有一辆救护车竟然也跟着开过来了。

    为首是一个二级警督,细长细长的个子竹秆子似的,却长了一张马脸。

    一走进来,先亮了警官证。

    “我们是津门市刑侦二处的,我姓朱,现在怀疑你们和一起命案有关,麻烦你们跟我们走一趟,回处上接受调查。”

    客厅里,两名战士,冷枭,宝柒,还有血狼都穿着便装……

    津门的警察们,自然不认识他们。

    冷枭抿着冷唇,没有说话,盯着面前的刑侦朱处长。

    他冷冽的面色直飙零下摄氏度,直接导致了客厅里空气的逆流动。一股子冷气回荡在屋里,仿佛一枚定时炸弹在随时可能引爆之前的那种冷寂。

    一挥手,马脸的朱处长指挥武警战士子弹上了膛,眼角挂着怒气,直直的盯着他。

    冷枭纹丝不动,同样冷冷扫着他。

    慢慢的,慢慢的,一种种复杂的情绪一一从朱处长的眼睛里掠了过去,从一开始的愤怒,到焦躁,到怀疑,到奇怪,到变色,再到紧张。

    最后,他的脸色和声色全部转为了极致的柔和。

    不敢再盯着冷枭锐利的眼睛,他的语气顿时委婉了许多,“那个,那个同志你好啊。我们接到群众报案,临海渔村的张翠花被你们抓了回来,而且昨晚上还开枪了,你知道枪支管理是很严格的。现在她又正涉嫌一宗命案,我们急需传讯她进行审讯,麻烦你们配合一下。”

    配合?

    看着武警举着的枪支,冷枭没有动弹,冷冷启唇,终于从嘴里挤出了三个字。

    “放下枪!”

    咽了咽口水,朱处长转头,再次使了一个眼神儿,几名武警战士立马放下了手里的枪支。

    冷枭盯着他,还是不说话。

    朱处长的视线,越来越弱。

    时间,一秒,又一秒的过去了。

    缓缓的,冷枭站起了身来,把兜里的证件递了过去。

    二级警督朱处长同志,看了看他递过来的证件,吸了吸气,默默念叨一下。

    “红刺特战队,首长,我没有听过。”

    坐在沙发上的血狼,跷着二郎腿,一挑唇笑了,“呵,你要听过就奇怪了!”

    依红刺特战队的行政保密级别,京都的警方时常打交道还好一点,到了这津门的地界上,他们自然是都不会知道的。

    不过,不知道并不代表朱处长不会看军衔和兵种。

    心里大抵知道敢携带武器招摇过市,还敢随便开枪的单位都是些什么人类了。

    想了想之后,他缓了缓劲儿,没有再要求他们几个回去接受调查了。

    不过,他还是要求必须带走游念汐。

    理由是她涉嫌王忠死亡的案子,现在有临海渔村的村民举报王忠家的女人来历不明,最有可能涉嫌杀人。王忠那天打鱼回来时,约好了两个同村的渔民第二天一起出海捕捞,可是现在已经整整两天没有露面儿,渔民找不到他,今天早上出海捕鱼时,竟然意外在海里捞到了一个装着残肢断手的鱼袋子。

    于是,大惊之下,他们就报了警。

    再然后,又觉得王忠家那个媳妇儿有些邪乎,就将这情况说了。

    冷枭偏了偏头,一个战士进去了,将面如死灰受伤严重的游念汐从屋子里推了出来。

    “是她吗?”

    一个知情的渔民瞧着惨不忍睹的女人,吓了吓直点头,然后缩手缩脚的站在警察的后面,“就是她,她就是王忠家突然冒出来的媳妇儿,听说叫张翠花……”

    冷冷扫着警察,冷枭面无表情地说:“现在我们要把她押解回京都调查!”

    那个朱处长愣了愣,马脸上的神色变了一变。

    “首长,根据刑事犯罪的属地原则,她现在应该交给我们津门警方。”

    ------题外话------

    360度无死角飞吻!二妃们,木马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