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32米 一种贪恋,两处痴缠!

章132米 一种贪恋,两处痴缠!

    音乐声停下来了。

    下一秒,汽车靠停在了路边儿。

    “二叔?”宝柒心跳加剧。

    抿着冷唇,男人没有说话,拢了拢军装外套严实的盖住了她,大手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紧紧按在那里不让她逃离。

    警备纠察逮假军车,作为军人不管是谁都应该配合调查。陈黑狗同志并不清楚后车厢里正在发生的状况,因此他的做法自然也是没有错的。一停下来,他还特意敲了敲隔窗提醒。

    “首长,警备区设卡查车。”

    冷枭腾出一只手揉了揉额角,冷冷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话毕,隔着车窗可以看到有两个警备纠察兵大步走了过来,直接走向了驾驶室的陈黑狗,戴着白手套的手抬起,敬了个礼:“同志,不好意思,麻烦出示一下相关证件。”

    “好的。”陈黑狗随即把士兵证和部队驾驶证递了过去。

    核对了证件,纠察兵双手递还了给了陈黑狗,再次敬礼,看了一眼汽车的车牌儿,“打扰了!麻烦出示一下军车行驶证。”

    “不认得车是谁的?”陈黑狗语气有些不善了。

    “不好意思同志,我们有任务在身,严查假军车和假军人。对于首长更得负责。最近卫戍区已经查获并通报了多起冒充军车军牌和军人身份的事件,军车和证件的仿真度都极高。因此,必须三证齐全,麻烦出示一下军事行驶证。”

    昨儿冷枭用了车,行驶证在冷枭兜儿里。

    陈黑狗看到那个纠察怀疑的目光,心里不爽到了极点,却又不得不再次恭敬的敲隔窗。

    “首长,他们要检查军车行驶证……”

    听到那咚咚声,宝柒心快跳到嗓子眼儿了,脑门儿上全是细汗,抬起头来看着男人,小手揪得死紧,“二叔,怎么办?”

    行驶证揣在裤兜时在,冷枭抱着她慢腾腾的掏出来,无视她满面通红的样子,一声不吭的冷着脸落下了车窗,将证件递了过去。

    车窗落下,警备纠察看了一眼冷枭,眉头微动赶紧敬礼。

    “首长你好,我们是京都卫戍区警备执勤纠察,正在开展严查假军车假军人专项整治任务,得罪了!”

    冷冷看着他,冷枭礼貌的点了点头。

    两名纠察兵并不认识冷枭,可是对于车牌儿还是知道略知一二的,查验是为了任务,现在一见冷枭,心里大抵明白是真正的本尊在这儿了。

    冷枭这样儿的人物,不管走到哪儿,一张脸便是证件。一眼瞅到那冷气儿就能紧紧扼住人心,震慑能力超极强。尽管他现在严肃的冷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眉宇内敛,可是那种长期在高位光环之下浸淫出来的气质,是永远做不得假的。

    只不过,看到他此刻怀里的衣服里明显裹了一个女人,纠察兵就有些小小的尴尬了。

    “首长,打扰了。”

    “没事。”

    纠察兵见惯了权势派的强硬态度,稍不注意就挨几句贬损更是常事儿,真没有想到冷枭会没有半点架子,还这么配合他们的工作,反而觉得自己的公事公办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有翻开手里的证件,他递还给冷枭:“不用再查了,首长您请!”

    严肃冷冽的目光锁定了他的脸,冷枭轻弯着唇,不拖泥带水,冷冷一个字。

    “查!”

    冷气骇人,宝柒颤了颤,缩紧了身体,一动不敢动。更不敢抬起头去看别人。脑袋始终埋在冷枭的怀里,连呼吸都极轻微的小心翼翼。

    在这样窘迫的情况下被查,哪怕她脸皮再厚,或多或少都会焦躁和羞涩。车窗大开着,外面还有好些人看过来,虽然别人并不知道那件军装外套里有怎样的风景,可是心知肚明的她却做贼心虚,实在难堪得快要不行了。

    感觉到她的紧张,男人握过她的右手,牢牢的控制住。

    宝柒心跳快要停止了,狠狠地用力掐住了他的手心。身体却因为脑子里诡异的感觉更加紧张,不由自主的紧裹了她,半眼都不敢偏过去瞅车窗外人的眼光。就算人家觉得她没有礼貌也只能那样了,要是抬起头来,她觉得没脸见人。

    两名纠察名互相望了一眼,象征性的查验一下恭敬的递还了证件。

    好了,终于可以走了……

    宝柒松了一口长气儿。

    不料,过来查看查勘情况的纠察队长过来了,一停车,就赶紧小跑着过来,给冷枭敬了一个礼,一抹脑门儿:“首长,你好!对不起,哎呀,他们不知道是您。实在不好意思,担搁您的时间了!”

    谦逊的回以礼貌的点头,冷枭没有说话,心肝抽抽。

    扯了扯嘴角,队长却是个话痨,“久仰首长的大名,今儿见到实在是太巧合了。呵呵,太巧了,查假竟然查到首长头上了。等明年军车换了新式号牌,安装了ETC车载器,就方便多了,不会搞出这样的乌龙来……”大概怕冷枭责怪,队长不停的解释着。

    皱了皱眉,冷枭没有说话。

    很明显,已经有些不耐了!

    纠察队长见他没架子,又大方的看了一眼宝柒,更是万分抱歉的解释:“确实是因为任务的关系,不好意思,让夫人受了惊吓,真是,真是……实在是……”

    真是啥,实在是啥,他说了半天也没整明白。

    宝柒咬在下唇,窝在冷枭的怀里,紧张得快要崩溃了!

    大手抚上她的背,冷枭声音平淡:“客气。我爱人害羞,不关你事。”

    “呵呵呵……呵呵呵……”纠察队长站在一旁,笑容尴尬又别扭。

    “还有事吗?”冷枭眉头更紧了。

    “没,没有……首长再见!”纠察队长又敬了个礼。

    冷枭摆摆手,抱着宝柒懒懒窝在后车座里,按上了车窗。

    汽车缓缓启动,驶离了卡哨。

    车窗关严了,宝柒松了一口气,立马像一只软脚虾般趴在了他的怀里。整个人没力气的跌坐了下去。一秒后,她又开始挣扎着要脱离那个扎在身体里的硬桩子,想要从他身上下来。

    桩子偏偏扎得死紧,不放,男人更是低头咬她唇,“皮子痒了?想挨抽?”

    “呸,你才想挨抽!让我下来。”想到刚才让她心惊肉跳的尴尬,宝柒脸红得像两才红霞,一说话,语气娇嗔不已。

    忽地,汽车的音乐声,再次唱了起来。

    脸‘唰’的一红,宝柒觉得自己一会儿没脸见陈黑狗了。

    情何以堪啊!

    冷枭眯一下眼,他喜欢这个小女人娇气时候的劲儿。

    不过,却坚持不会允许她离开。

    两个人又争执了起来——

    宝柒坚决挣脱,冷枭坚决不放开。

    磨来磨去,蹭来蹭去,没几下宝柒的脚就发软了,急急的喘着气儿,受不了的躬着身体,瘫软在他的身上,“无耻,无耻——”

    见她缓过劲儿了,冷枭看着她,往后挪了挪身体,抱紧了她坐好,气息同样极不均匀。

    “你还真牛!”宝柒咬牙。

    “嗯?”

    “……做这事儿都能镇定成这样,不得不说佩服。”

    看着她还没有完全从紧张里放松下来的呆傻样子,冷枭神情严肃地抬起了她的下巴,微微闭着眼睛,瞧着她红彤彤的脸颊,勾了勾唇,“老子藏在里面,谁看得见?”

    宝柒翻白眼儿,想着刚才这个男人受到了神级崇拜,有气无力的奚落:“冷枭,丫真是太坏透顶了!要是刚才那几个纠察兵知道他们尊敬的首长在干嘛?我拿脑袋担保他们立马把你拉下神坛,踏在脚下,鄙视一万年……”

    “刚好相反!”冷枭狠弹一下她的额头,又拂开她额际的头发,“脸怎么红了?”

    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宝柒的嘴唇整个儿的嘟了起来,样子几分娇嗔,几分埋怨,几分可人儿的小模样儿,“明知故问,拿出去!”

    “什么?”冷枭促狭的捏她的脸蛋儿,往里蹭蹭:“这个?”

    蹭一下,又停下。

    忍不住尖细的嘤咛了一声儿,宝柒张着嘴靠在他的肩膀上,死死盯着她,难受得直在他身上磨蹭,半晌又闭上了眼睛,一张脸红得像是喝醉了酒般嫣红,烫到了极点。

    “二叔,故意搞我是吧?要做什么你就做……你这么逗我,讨不讨厌啊!”

    冷枭盯着她,没有再说话,大手却从她的脸蛋上移到了腰间,在那弧线优美的线条儿上磨蹭了几下,才哑着嗓子小声儿问:“不喜欢老子搞你?”

    宝柒又好气又好笑,觉得这个男人真能掰。而且还能忍,超级第一大忍,忍耐力强得让她生恨。都硬成一根铁杵子了还能像没事人儿一般来捉弄她?

    行,看谁有本事!

    一咬牙,她下定决心好好收拾他一下。要不然今后还真就被他给吃住了,她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思忖之间,捉弄意味儿明显,一松一紧,一扭一吸,潋滟的水眸盯着他越来越浓重的眸了,脸上浮现起小小的得意。

    “小七儿……”男人有些不能忍了,狠狠拧了一下眉头,微眯了眼睛,对上了她的视线。一刹那后便狠狠的捞起她的腰来更深的相撞,温暖得让他发颤。

    “嗯?嘘!停!”迎上他热切得呈现激动的目光,宝柒不敢再和他鬼闹了,想要离开他的怀抱和钳制,可是人还没有想踏实,一股大力就卷了过来,圈得她完全动弹不得了。男人抱起她的窄腰稍稍离开,再次深深埋入,脑袋钻进她的脖颈里。

    “二叔。”宝柒喃喃,声音发哑。

    揉一下她的长发,男人的黑眸被车窗外的路灯染亮,眼睛望着她,“别动,我不动你了!”

    “额!”宝柒有些跟不上他的思维了。

    太过跳跃,完全不搭调嘛。

    男人目光深了一下,手指抚上她的脑袋,“急了?”

    “谁急了,大骚包!”

    揉了揉她的脑袋,冷枭的心情特别放松,促狭意味浓厚:“一会回去再骚!”

    宝柒咬唇,“去!”

    ——

    汽车到了新家,一停下来,陈黑狗同志就懂事的先行离开了。

    冷枭盯着怀里的女人,用衣服将她裹紧,推开车门,声音沉沉的命令。

    “夹紧我的腰。”

    脸蛋儿红了红,宝柒没点头没吭声儿,不过却按照他的指示办妥了。

    一把托着她的臀抱了起来,冷枭铁臂拥紧她关好了车门,迎着春是夜晚的小凉风慢慢地往主屋走去。小院儿里空旷没有人影,两个人紧拥的身体看上去十分和谐。

    “宝柒,取个名儿吧?”

    突如其来的话,搞得心肝颤动的宝柒莫不着头脑,“啊?”

    “咱们家。”

    宝柒明白他的意思了,想了想,“津门那个叫炮楼,这儿叫鸟巢?”

    鸟巢?

    冷枭抽了抽唇角,咱俩没有憋住笑出来。

    不过,既然她喜欢,他还是点了头。

    得意的揽着他的脖子,宝柒挂在他身上,随着他脚步迈动,呼吸越来越急促了起来。

    以前偷偷看小黄本的时候,看到小说里的男主角大多都可以抱着女人边走边办事儿她还觉得不可思议,而依着现在的情况来看,她觉得这项任务对于冷枭来说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抱着她进屋的男人气都没有喘一下,像是抱了一个小孩子,根本没有半点压力就进了屋。

    一路上楼,男人托着她,踢开了房门。

    几步过去,重重的将她压在床上,双手撑在她的身侧,目光炯炯有神。

    “还好!”

    “好什么?”

    “没掉出来!”

    “……”揪着他的衣袖,宝柒无力翻白眼儿,手指尖更是紧了又紧。在这样的磨蹭里,她心里痒痒得像热锅上有一窝蚂蚁。定定仰望着男人,眉头锁得死紧。心里有些奇怪,他为什么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大野狼逮着小羊了不是该吃到肚子里爽了才会完事儿么?

    “二叔,你在发什么愣?”

    “天天播种,老子不信不发芽!”

    冷枭突然冒出来的话,差点儿让宝柒疯狂。

    在他眸底掩不住的情绪里,宝柒终于知道了——

    原来臭男人的思想已经上了天宫,地球已经完全住不下他了。

    脸蛋儿有些发红,她咬牙切齿的样子,像一个极需抚慰的疯狂小野兽,“冷枭,给你三秒时间,你再不来,我就闪了……”

    “你敢!”

    身体前倾,男人掐着她的腰,顷刻般疯狂的攻城拔寨了起来。

    宝柒浑身颤了一下,手指紧紧揪住他肩膀上的衣服。

    男人气喘不已,抚一下她的头发,吻上她的眉心,然后大手滑到颈间便开始急切的拨她的衣服。

    都做到这程度了才想到脱衣服?宝柒有些无语。不过,在他急切的动作引导下,她浑身的细胞都跟着燥了起来,双手环过去抱紧了他的腰,脑袋紧靠在他的胸前,轻声唤:“二叔!”一声出口,男人压得更沉,她的视线便开始模糊了起来。

    一模糊,脑子就抽了,也开始拼命配合着扒他的衣服。

    两个人,一边吻,一边脱,疯狂的动作冲动得像是下一刻就是世纪末日了。

    想到明天一走就是三天,冷枭动作有些颠,搞得更是没完没了。

    是冲动?是情欲?还是痴狂——

    ——

    “小井——”范铁躺在床上,双手无力的撑着额头,从梦中醒了过来。

    浅眯着眸子,他望了好大一圈儿,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魂魄从脱离身体的思绪里找了回来。

    “醒了?”沉沉的声音带着满腔的不愉。

    除了他爹,还能有谁?

    摸了摸干涩的喉咙,范铁咽了一下口水,抬起头来,看见了坐在床边儿的老爹。

    吐了口气儿,他半躺着身体,摸过床头柜上的烟,‘啪嗒’一下点燃吸了一口。

    “找我有事儿?”

    范援朝刚刚从部队回来,没有想到儿子会在家里。更没有想到,他今天耀武扬威打了人之后,还会是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鬼样子,一双眼睛红得像兔子眼,一张脸上,就摆放了两个字。

    ——憔悴。

    哼了哼,他身上的军人作风挺明显:“挺直了胸杆儿,坐端正了!”

    微眯着眼睛,范铁没劲儿理会他,身体软得像一只被抽筋剥皮了的大虾子。

    “有事你就说,冲我吼什么吼?”

    “惯的你个小兔嵬子!”范援朝想到今天他干的好事儿,一肚了都是气,鬼火直冲,顺手抄起旁边的烟灰缸就朝他身上砸了过去,半点情面都不留。

    范铁吓了一大跳,幸亏动作利索闪得快,要不然就砸中脑门儿了。

    啪嗒!

    烟灰缸和墙壁碰撞后弹回来,在空气划出一个弧线,跌落在地上,又翻了几转。

    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范铁望着他愤慨的老爹,不怒反笑:“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说什么来着?”范援朝脸色变了又变,声音沉得没边儿:“还有脸笑呢?整天尽给老子整这些荒唐的事儿!总有一天把你爹气死了,你心里就踏实了,就不再作了!”今天范铁在商场里的干的事情,要不是他压下去得快,事情要真闹大了,捅到了媒体,孩子的前途就毁了。

    想到年小井的讽刺,范铁唇角扬了起来,自嘲的笑着说:“多谢范司令员教诲和指导,不是反正上面有老爹撑着么?我怕什么呀怕?”

    “你——”指着他,范援朝恨铁不成钢。

    直起后背来,范铁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我怎么了我?谁让你替我摆平的?让我坐牢去啊!坐牢去了就清净,她心里就爽快了,说不定就原谅我了……结果你……”

    “你放屁!”手指颤了又颤,范援朝看着儿子为了女人什么都不顾的样子,心里像是被一种什么情绪给狠狠揪住了,心绞得疼痛不堪,声音却软了下来:“儿子,爸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感情上的事情,最是强求不得,强扭的瓜不甜,你懂不懂?嗯?”

    强扭的瓜,不甜……

    范铁微眯着眼睛看着他爹,视线有些迷糊,“我不懂,瞧你说得到是挺内行的……”

    目光微微一变,范援朝喉咙里噎得难受,“好好睡一觉吧,醒来一切都过去了!老子告诉你啊,此事就此作罢,不准再去找人家姑娘的晦气!”

    “晦气?”范铁反问:“我喜欢她,我爱她,我找她怎么是晦气?”

    “你喜欢人家,问没有问过人家喜不喜欢你?”范援朝声音也大了几分:“睡觉,改明儿爸给你挑几个好的姑娘。”

    自嘲的搔了搔脑袋,范铁大喇喇躺倒在床上:“一次几个,爸,你还真重口。”

    “兔嵬子,是让你选!”

    “选?能选得出一个年小井么?”

    “年小井,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还能怎么样?”

    闻言,范铁心里顿时抽痛一下。看着他爹的脸,怔忡的思索了好几秒,声音沉重的喃喃说:“爸,我不管她有没有男朋友,不管错也好,对也罢,什么都不管。总这,我不会允许她跟了别人……这辈子,哪怕用抢的,我也得把她夺回来,她是我的。”

    范援朝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铁子,你……”

    范铁打断他:“爸,收起你的话,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真是作孽啊!

    世界上没有一个做爹的不心疼自己儿子,哪怕范援朝现在一张老脸绷得铁青,目光阴沉沉的看不到底,可是,他心疼范铁的心和别的父亲没有任何区别。

    手指捏得紧紧的,盯着范铁,片刻之间,他仿佛老了一茬。

    “铁子,你再这么鲁莽,爸也帮不了你!”

    一听这话,范铁来劲儿了,再次撑起自己的身体,皱了皱眉头:“爸,你要帮我?你真的不反对我跟她在一起了?为什么?自从那次你住院之后,你整个人好像都变了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到底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范援朝心里纠结了一下,扭过头去看向窗外。

    再转过头时,指了指他的脑袋,眼眶红了红,转身走了出去。

    ——

    呯呯呯!

    四合院的大门,敲响了。

    吃过晚饭的年小井,正在规整院子。

    皱了皱眉头,她正想去开门儿,年妈却穿着单衫从里屋走了出来。

    没有急着开门,她微笑着过去扶年妈:“妈,晚上风凉,你多穿点儿再出来。”

    “知道了!看看谁来了,是不是阿笙!”年妈慈祥的拍了拍女儿的手,面色和缓。

    她只知道女儿和毕笙源谈了朋友,今天在商场的事情她还不知道,更不知道毕笙源住在医院的事情。年小井更不会把这事儿说给她老妈听,最近天气变化大,年妈的身体不好,她照顾她特别的小心。

    呯呯呯——

    两母女说话间,院门又响了!

    敲门的人似乎很有耐心,很有礼貌,完全不像时常过来的褚飞。

    不是褚飞,又会是谁呢?都这个点儿了!

    年小井心里疑惑,把年妈扶到屋檐下的矮凳上坐好,说了声‘来了’就走向了四合院的大门。站在门边儿,她没有直接打开,而是防备的问。

    “谁啊?”

    “是我,范伯伯!”范援朝回应得很是委婉。

    范铁的爸爸?

    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年小井手指紧了紧。

    想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更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她们住在这里的。

    不过,虽然诧异不安,但她并不是一个胆怯或者不敢面对事情的姑娘,人家已经到了家门口,她更没有将他拒之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门外的道理。毕竟在她母亲住院的时候,范司令员还是颇有照顾的。

    吱呀——

    门开了,她规矩的静立,微笑着说:“范伯伯,您有事儿?”

    “我,呵,来看看你们!”范援朝手里提着一大堆的东西,脸上挤满了笑容。

    微顿几秒,年小井淡然一笑:“进来坐吧!”

    “诶,好,好的!”忙不迭的应着,范援朝一脚迈进了大门,听着背后响起的关门声,目光四顾着这个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小小四合院,感受着这份静谧中难得的独有温馨,“地方不错!”

    “嗯,还行。”年小井轻笑。

    一见他进去,坐在主屋檐下的年妈,脸色一变就站了起来,声音厉色了几分。

    “你来做什么?”

    年小井皱了皱眉。

    范援朝看着她,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将买的东西递给年小井,“弟妹,身体好些了么?我是为了两个孩子的事儿来的,打扰到你了吧?见谅啊!”

    弟妹?

    这个称呼,让年小井心里暗暗吃了一惊。

    早在她老妈住院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

    现在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范司令员和她妈,甚至是她过世的父亲都是认识的?

    到底怎么回事儿?

    年妈的眼皮耷拉了一下,平静的面上有些细微的起伏:“感谢范司令关心。不过,我女儿怕是没有那个福份嫁到范家的。他有男朋友了。”

    范援朝缓缓坐在了她的对面,叹了一口气说,“是是是,今天是我这个做爹的厚着脸皮来的。”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转而深深的看了年妈一眼,目光有些浮动,没有再叫弟妹,而是直称了年妈的名字。

    “吕兰,咱就事论事,好歹铁子小的时候,你还抱过他不是?这孩子虽然千般不“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好,但确确实实是真心中意你家丫头的。这些年,我这个做爹的不对,其实都看在眼里了,他真是没有动摇过念头,为什么咱们不能给孩子创造一个机会呢?”

    讽刺的笑了笑,年妈看着他,还有他眼睛里布满的红丝,别开了脸:“对不起,女儿的事情,我从来不掺和。”说完,她撑着膝盖想要站起来,不过却因起得太急了,身体摇晃了一下。

    “妈!”年小井见状,赶紧伸手过去扶她。

    不曾想她人还没有有到,范援朝已经抢在了她的前面,紧扶着年妈的胳膊,声音低沉得听上去像是责怪,还有一丝心疼:“你别急啊,小心老毛病又犯了。有什么事咱们再商量,好好商量……”

    甩开他的手,年妈没有看他,更没有说话,直接转身就进了屋。

    范援朝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

    “不好意思,范伯伯。”年小井有些不好意思,心里满是疑惑,不过却没有问:“我妈这两年身体不好,性子有些古怪,你不要介意。”

    摆了摆手,范援朝坐了下来,视线落在她脸上,“你爸走了多少年了?”

    一提到自己的老爸,年小井心里有些酸,头低了低:“我刚上初中那年。”

    “哎!苦了你们母女了!”范援朝叹了口气,在年小井狐疑的目光里,思忖了片刻才低声说:“我和你爸爸是战友。”

    年小井大吃一惊,无波的眸子起伏不停:“不会吧,我爸他当过兵?”

    皱了一下眉头,范援朝盯着她的眼睛,同样吃惊地反问:“难道你不知道?”

    摇了摇头,年小井心里的疑惑更深:“我爸和我妈都没有提起过。”

    沉默了几秒,范援朝没有就着她的疑惑说下去,缓缓叹了一口气,将话题扯到了她和范铁的问题上来,“小井,我今天是专程来找你的。”

    猜测到他的来意,年小井目光沉了沉。

    并着双腿坐在他的对面,她的双手搭在膝盖上:“范伯伯,有事你就说!”

    范援朝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心底涌上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闭了闭眼睛,再叹一声便直奔了主题:“今天的事情,是铁子做得不对。我这个做爹没有管教好他,替他向你道歉。还有你男朋友那边儿,我也已经安抚好了……”

    “嗯。”想到无端受祸的毕笙源,还有范司令的‘安抚’,年小井声音有些淡。

    不过在老人家的面前,她向来有礼貌,哪怕再不高兴,也不至于表现得太过于激动。

    又重重的叹息,范援朝回忆从前,声音喃喃:“几年前你和铁子好的时候吧,都是范伯伯做得不好。如果早点醒悟过来,可能现在你们孩子都该上小学了……”

    “范伯伯,过去的事情不必再提。”

    “小井,我今天涎着老脸过来,就是想请你给铁子一个改过的机会。这孩子看着鲁莽蛮横,心眼儿真不坏。他出生不久就没了娘,他小的时候我工作忙,没怎么管教过他,一大家子人给他惯出了不少的臭毛病,做事情欠缺考虑……”

    数落了一大通范铁的毛病之后,范援朝又开始给他们之间的鸿沟填土:“以前范伯伯不了解你,现在吧,如果你还是担心我这边儿的问题,完全可以放心。我保证,我这个老头儿今后绝对不会造成你们之间的困扰。”

    皱着眉头看他,年小井的目光里有一种奇异的平淡:“你想多了,范伯伯,我和范铁分手,完全是因为我们彼此性格不合适,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而且,我男朋友对我很好,我想要好好过日子,真的没有再考虑过其它,还希望您能谅解。”

    闻言,范援朝怔怔地看她,良久没有作声。

    小院子里,微风拂过……

    思忖再三,范援朝似是了解的点了点头,双手交握在身前,眼睛有一种像是愧疚,像是遗憾,更多的像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划过,“真的不能挽回了么?”

    睫毛微抬,年小井目光清亮:“范伯伯,你们有你们的考虑,我有我的生活。”

    “好吧,孩子,范伯伯尊重你的决定,今后,我不会让那个混小子再来打扰你!”

    说完,范援朝叹息着站起身来。

    望着小小的四合院,他悲哀地发现,任何想要做的事情,都毫无底气。

    “范伯伯,慢走——”

    站在门口,年小井微笑着冲他挥手再见。

    关上门,时光陷入寂静。

    她并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更不是一个强求人生无死角的女人。

    不过,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尤其在生活这条艰辛的道路上行走了这么多年之后,她知道只有自己坚毅不拔的走得更为细致,才能照顾好她自己,还有需要她去照顾的人——她的母亲。

    至于范铁,一个长相端正俊逸,有权有势有家业,事业有成的男人,对于许多女人来说,肯定都是梦寐以求的金龟丈夫的人选。可是,她不认为自己是能够与他比肩而立的女人。

    他今天短暂的难过,或者会换来他今后长长久久的幸福。她知道范铁之所以不愿意放开手,无非是因为她年小井是他从出生到现在的整个人生里划下的最不完美的一笔。

    因此,他耿耿于怀,他心里不能放下。

    如果真正的走入婚姻呢?激情能有几年?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在那种平淡的生活里,他只会味同嚼蜡般追逐新的激情。实事上,有多少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男女真正在婚姻的殿堂里保有终身不竭的热情?又有几个权势高干子弟能够在婚后还能去梦幻和浪漫,还有力气去追逐婚姻里和自己老婆的惊喜?

    范铁的人生要的是激情,她的生活要的是平淡。

    他和她,从来不在同一个轨道上。

    如果当初她还要他,哪怕他羞辱他,用钱砸她的脸,她也不会选择分手。

    既然已经选择分手,她就不会再做纠缠。

    也许人人都会觉得她又傻又矫情,像范铁那样有前途,有能力,长相气质俱佳,家世优渥的男人死缠烂打的追了上来,她还不赶紧摆满了笑脸屁颠屁颠的贴上去,不是脑子残了就是傻缺了。毕竟这是一个姑娘们都‘宁愿在宝马车上哭,不愿在自行车上笑’的时代。

    傻么?傻又如何?

    自私么?也许自私吧!自私本身没有错。

    她并非纠缠于一个六年前男人犯下的错误,而是不想将自己和母亲的未来,轻易搭在一个其实完全不懂爱的男人身上。

    她世俗,她肤浅,但她不愿意任何人再次看见她卑微的灵魂。

    放弃范铁,那只是她自己对待生命诚恳的一种方式,善待自己和母亲,尊严比生活品质更为重要。世俗城,套在女人身上的枷锁已经够重了。她年小井并不清高,更不会大义凛然,但是却没有任何人能强加给她任何游戏的规则。

    哭也好,笑也罢,都只是她自己的事情。

    管他世间如何,她只需维护自己的一小片天地,决定谁能参与她的人生。

    关于那些在青春年少时体会过的激情和爱情,兴许会是她整个一生之中,最为浓重奢侈的一笔。

    有过,深埋,从此不再翻开。

    ——

    又一个暗夜之后,东方泛了白。

    新的一天开始了!

    十几年的军旅生涯过来,冷枭没有赖床的习惯。基本上这些日子都是不等天亮就起床锻炼身体,然后准备早餐。可是今儿他心里憋着劲儿,想到一去要三天才能回来,觉得有些不爽。闭着眼睛,他双臂抱紧了怀里的温香软玉,怎么都舍不得起床。

    按理说以前他也时常出差,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现在,是怎么了?

    估计是三天不能闻肉滋味儿的痛苦,让他在晨起的勃动之间,又兴起了要利用宝贵的‘做息’时间好好尝尝他女人的想法。

    低下头,黑眸沉沉,他看向了臂弯里的小女人。

    大红喜色的床榻之上,一片迷离的风光大好……

    于是乎,接下来……

    城市里没有公鸡打鸣,却有一只鸡公在打洞。

    手指搭在女人软软的小屁屁,他不轻不重的捏了两把,翻转过身来,就重重地压着她顶弄上去。

    浅咬一下唇,宝柒迷迷糊糊之中被男人从美梦中给弄醒了,微眯着眼睛看他,不觉又好气又好笑。可是,还来不及说话男人已经大进大出起来。微张着嘴她哼哼着,只能任由男人一边哄一边逞凶,锐利的凶器一次比一次来的凶残,噗叽噗叽的声音,闹得清晨的新房里旖旎不堪。

    ……时间,过得真快!

    电流涌上脊背上时,男人俯在她耳边喘着粗气,“小七儿,够了没?”

    咽了咽口水,宝柒脸红得像苹果,“够得不能再够了!”

    “乖!”想到医院里那个老教授的嘱咐,冷枭没敢怎么太过劲儿的折腾,喉咙里低低申吟一下,紧紧抵着她身体颤了起来。

    结束了,此时,窗外晨光亮了。

    “二叔……二叔……”抱着他的腰,她像是没有睡饱的小猫儿。颠鸾倒凤之后,乖乖的软倒在他的怀里,微微闭着眼睛,小声的啜气儿。

    “再睡一会儿起来吃饭!”男人的在手抚上她的后背,目光睨着他紧搂在怀里,双眸里的火焰在激情之后,没有半点儿退下去的意思,“一会儿我直接去机场。”

    “我送你吧?”

    冷枭愣了愣,盯着她的眼睛,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好。”

    两个人起床洗漱好,说送是送他,结果其实只是让她从家门口送出去。

    陈黑狗开着异型征服者,已经停在了‘鸟巢’的大门口。

    拍了拍她的脑借助,冷枭抱她一下,拉开车门坐上了后座。宝柒近了几步,靠在车窗边上看他,“二叔,一路小心哦!”男人黑眸深深,大手抬起,迅速落在她乌黑的发顶,凉薄的唇微微一勾,“等我回来。”

    “嗯,好!”抱住他的手臂,宝柒嘴唇蠕动了几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傻妞!”眉头微蹙着,冷枭抽出手来。想了想,又伸出去将她落下来的头发绕到白皙的耳后,习惯性的命令声音里少了许多冷气,“回去再睡。”

    咧着唇勉强的笑了笑,宝柒缓缓退开,冲他挥了挥手。

    “知道了,你赶紧走吧,我在这儿看着你走——”

    男人的冷脸上似乎有些触动,目光黯了黯,伸出手来捞她过来,大半个身体从车窗里伸出去,紧紧的拥住她,这个拥抱没有半点欢爱时的情欲成份,更多的像极了亲人间离别前的深情相拥。

    那是一种贪恋,或者痴缠……

    吸了吸鼻子,宝柒踮着脚尖儿,小声嘱咐:“二叔,一路顺风!”

    “嗯。”男人端坐的回去,收敛了神色,扣好衣领,冷声吩咐:“狗子,开车!”

    汽车终于开走了!

    宝柒站在新筑鸟巢的大门口,看着巨大型的车屁股一点点消失在视野里,心肝儿顿时湿透了。

    汽车越来越远,在前面转了一个弯,就不见了——

    低头踢了一下小石子,宝柒转过身来回了屋。收拾好自己她并没有再去睡觉,一个人在房间里捣鼓了好一阵儿,又下楼吃了点东西,就直接去了医疗队。

    刚刚坐下来,还没伸展开身体,姜玲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小声吩咐她:“小七,准备一下,任务来了,跟我走!”

    目光微微一闪,宝柒扬唇看着她。

    “好的,姜姐!”

    ------题外话------

    感谢妞们投的票,支持,还有等待。今儿锦某状态不是太好,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看!

    人有七情六欲,悲欢喜怒,实在抱歉!

    深情木马一圈!你们懂的二妃们!二你们没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