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23米  什么标题才不暧昧?

章123米  什么标题才不暧昧?

    缴枪不杀?

    真特么专业的术语!

    心里微微一凛之后,被人压住反剪了手趴在地上,还被枪给抵住了腰的宝柒,脑子里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裤头还没有拉上。

    糗大了,撒个尿“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竟然遇到恐怖袭击?!

    靠!这个算不算是史上最扯淡的袭击方式!?

    凭直觉,她认定抵在腰上的是一支手枪。

    那枪直挺挺抵着她,搞得她连喊战友救命都有些心肝脆弱。

    喊人?不行!就怕他会受到刺激突然开枪,她自个儿小命不保……

    怎么办?

    浅吸一口气,她没有表现出心底的慌乱,慢腾腾的扭过头,目光锐利地打量着压在她身后的袭击者——男人肤色有些暗沉,典型长期训练时日晒过的健康肤色,一张亲和力十足的脸上,每一个零部件儿长得都非常的周正好看。

    一种邻家大哥哥般的亲切感,让她觉得这个男人和‘缴枪不杀’四个字,真没法儿遥相呼应。

    一个看上去没有什么杀伤力的人,竟然会是恐怖份子?!

    目光微眯,她衡量着彼此目前的情况——

    脑子里百转千回,时间不过才过去了一二分钟。

    思考着,见他没有什么恶意的举动,宝柒试着动了动身体。然而,压在她背上的男人身体太过沉重,她想动简直就是枉想,压根儿就动弹不得。

    好吧!

    硬得不行,只能来软的!

    深呼吸一口气,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柔和,有些变调儿的声音难得清脆了几分,用同样的美式英语商量着说:“这位先生,咱们有话儿好好说,行不?能不能先把你的枪支收起来!?放心,我不会叫人的?”

    枪?!

    闻言,男人没有说话。

    一张暗沉的脸上稍稍有些变色,不过,却缓缓挪开了自己的身体。

    丫的,机会来了!没想到这么容易!

    待身上稍微一松开,宝柒刚才还笑盈盈的小脸儿立马就变了颜色。接着,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上自个儿的裤头,一个漂亮的鲤鱼打挺,顺手抓过挪在旁边的95步枪直接跃了起来——

    迅速调转枪头,枪口抵着男人的胸口,她恶狠狠地睨着他,用了和刚才相同的对白。

    “不许动!缴枪不杀!”

    话音还没有落下,她目光所及之处,自个儿先惊了一跳!

    哪儿有什么枪啊?

    男人裆部顶得高高的,原来她刚才以为的那个东西,竟然不是一把枪,而是他的……

    跌坐在地上,男人被他指着身上竟然也没有慌,慢条斯理地挪动着自己头上的宽檐帽,将帽沿拉到了脑后去,看上去五官更加柔和又有亲和力了,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坏人。

    “枪啊,缴去吧,藏到女士你的身体里,自然最好。”

    落到手里了,还敢调戏她?!

    咬着牙根儿,宝柒嘴里轻嗤一声,手里的95步狠狠抬起,枪杆子再次使劲砸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那好,一会儿回去就割了!”

    抬起头睨她,男人倏地笑开了。

    一笑,深邃的眼角上浮上一抹可爱的细纹,那种邻家大哥哥的感觉更浓烈了几分。他的眼波注视着宝柒灵动的双眼,低沉的嗓音顿了顿,悠扬地荡了开去。

    “如果是经漂亮女士的手,我感到非常荣幸。”

    阉了也不怕?

    宝柒心下微怔,有一种遇到老油条子的感觉。自动将他的样子和目的在脑子里罗列着分析了一遍,手里的95步枪更是加了一把劲儿。黑洞洞的枪口慢腾腾的抬起,抵在了男人的太阳穴上。

    “甭特么扯废话,说,你是谁?谁派你来的!”

    男人笑着,不慌不忙地举起双手,目光浑然不怕的看着她,美式英语张力十足。

    “别开枪,我说……”

    咦!?怪了!

    宝柒心里腹诽,怎么这情况,有点儿抗战片里打小鬼子的感觉?

    枪口稍稍松了半寸,她冷斥:“不要磨蹭,速度点儿!”

    男人的脸上自始自终带着淡然的笑容。

    他说他是M籍华人,名字叫着brandon,一周之前,他和几个驴友结伴自助来到春城这边儿的热带雨林地区,一边儿旅游一边儿探险。昨天下午他和同伴儿走失了,手机也没有电了,GPs用不了啦。更为惨烈的是,他不知道是在雨林里吃坏了东西,还是被什么雨林的变异虫子给咬了,下阴的部位持续勃起不消停下去,开始只是胀痛,现在走路都有些不便了。他想要走着回城又迷了路,身上还没有食物了,求救无门,一个人都找不到,终到看到她一个当兵的,为了让她带自己回城去,才出此下策……

    好圆润的一个故事!

    眉飞向上微挑着,宝柒显然不会相信,“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随便你,我真的只是一个倒霉的驴友。”布兰登笑了,英俊的脸上笑容灿烂得让宝柒有些讨厌!

    狠狠撇了撇嘴,宝柒想到刚才自己的糗态被他猜到心里就膈应,余光不经意瞄过那害她以为是手枪抵腰的部位,眼神微微一眯。

    “放屁!我看你就是一个国外间谍。先生,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离这儿不足二公里就是我军的军事基地,你一个小驴子,怎么可能旅游到这里来不被人发现?”

    布兰登眼角抽搐一下,纠正她:“不是驴子,是驴友!”

    宝柒‘啐’了一口:“我管你是什么驴?!反正就是一个间谍,现在就抓你回去!”

    布兰登眼神微闪,无奈地摊了摊手,索性往地上一躺,任由自己裆部高耸,声音轻松带着笑意:“随便,你说是间谍,就是喽!我正希望谁把我抓回去呢,最好抬着回去。”

    宝柒冷哼,咬牙:“神经病!”

    布兰登双手枕在脑袋后面,抬着眼皮儿,戏谑地瞅她:“我也怀疑现在这个症状,有神经方面的问题。拜托了,漂亮的女士。帮帮忙,把我当间谍抓回去。然后遣送回M国!”

    呵,想得真美啊!

    作为一个合格毕业的男科医生,宝柒看他说了这么久不着边际的话题,那家伙还在那儿雄纠纠气昂昂的高高直着,心里知道这家伙所言不假,他绝对有勃起方面的问题。

    嘴唇邪邪一勾,她狡黠的挑眉。

    医生嘛,医德为上,她自然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思忖了几秒,她突然拔高了声音,大喊,“165,164……169,赶紧过来,我抓到一个M国间谍!”

    M国间谍?!乖乖,那还了得么?

    只听见‘嗖’的两声儿,脚力奇快,武力值极高又离她最近的格桑心若和曼小舞就急切地串了过来。咔嚓两下,子弹上膛,两个姑娘的枪口就齐刷刷对准了躺在地上的布兰登。

    “不许动!”

    紧接着,不过几秒工夫,姚望和另外几个战友也都迅速过来了。一群人把布兰登给围成一圈儿,虎视眈眈的看着。可是那个‘间谍’不仅是不动了,而且他还是不慌不慢,纹丝不动。英俊的脸上,摆明了就只有一个目的——你们,最好把我给抓回去,抬回去。

    嘶!

    宝柒摸下巴,丫想跟她玩呢?

    一挥手,她严肃的看着格桑心若,“165,解了他皮带,拴着手牵回去——”

    “好!”高声应道,格桑心若虽然觉得一个姑娘去扯一个男人的皮带,还是一个明显性特征竖着的男人,行为实在有点儿猥琐。但是,由于不久前她才说过要唯宝柒的马首是瞻,绝对不能刚开始就出尔反尔的。

    于是乎,她板着脸迅速跨步上前,无视男人前方的耸立,敏捷地扒掉他腰上的皮带,两三下就捆了手腕,然后,接过曼小舞递过来的背包绳,一板一眼给捆了手腕。

    “走!”

    “喂,你们不能这么对待国际友人!”布兰登终于有些急了,手被一个姑娘拴了牵着走,是个男人都不能接受这要的侮辱。

    双手叉着腰,宝柒邪恶的笑,“你可不是国际友人,你是国外间谍!”

    “女士,就算我是间谍,你们也不能虐俘。按照国际公约……”

    宝柒笑得更厉害了:“哟嗬,还懂得国际公约呢?那你更不是什么驴子了,百分百的间谍!”

    布兰登胸膛起伏,身下又不便,气得风度省略了不少,“可恶的女人!你不就为了刚才没穿裤子被我压倒记仇了么?”

    宝柒脸上有些发烧,牙根直咬!

    臭不要脸的,竟然还敢说出来?!

    “165,你走得太慢了,不要让间谍太轻松!”

    一听这话,格桑心若却急了。牵着背包绳的手,加大了力度,狠狠拉拽着斥骂:“你给我老实点儿,怎么跟我们大姐说话的?”本来力气就忒大的她,竟把一个大男人活生生拉得踉跄了好几步,气得不顾形象。

    “shit……”

    “不想死就闭嘴!”曼小舞附合!

    愉快的睨着他,宝柒满意了!

    真没有收错人,看来有了格桑心若和曼小舞这两个小妹子,她的部队生活势必会过得风声水起了。有那么突然的一瞬间,她都快要不想当医生了,做个野蛮女兵,和这两妹子混在一块儿,说不定会更加有趣。

    暗爽了一把,她不咸不淡的瞧着极度窝火的男人,眉头挑得高高的走在了前面。

    B点基地,遥遥在望了……

    宝柒嘴里说它是一个基地,其实只是一个临时的集合点。这个地方依山平整,离最近的县城还有至少几十公里的路程。整个B点督导指挥部是用军用帐篷临时搭建而成的。远远地看上去,错落有致,真有点儿类似于大草原上蒙古包的感觉。

    野外驻训任务完成了的宝柒,瞧着觉得挺有意思。

    岂料,六五班一行人还没有到达B点的营地,就看到冷枭和谢铭诚迎了出来——

    ‘迎’字,当然是宝柒自己的理解。

    实际上,冷大首长的脸黑冷冷一片阴云密布,谢教官的脸黑沉沉一片不知所谓。

    宝柒的目光掠过冷枭又黑又冷的冰山脸,微微愕然了半秒。瞧着领导们这欢迎的阵仗,该不会他们的六五班是最先返回交任务的一组吧?要不然,领导为啥这么重视?

    可是,脸色为啥这么难看呢?

    盯着冷枭的眼睛,他正巧也盯着她。互相对视了几秒……

    无奈,电流线路没有接通。

    心跳声,卟通。

    心里说,不懂!

    冷枭的目光扫过宝柒,落在了还被格桑心若手里的绳子牵着的布兰登身上。

    眉头稍稍一蹙,他抿着的冷唇启开,冷冷的就说了仨字儿:“带过来!”

    说完,万众瞩目的冷大首长冷着脸旋踵离开,视线都没有多停留一秒。

    啊?哦!拽啊!

    一句不问,二话不说,直接就把人给带走!

    几个人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不过,谁让人家是首长呢?

    宝柒同样不懂了!不过,接收到格桑心若询问的眼神儿,她还是比划了一个松绑的手势。

    格桑心若心领神会,放松了手里的绳子,恶狠狠的瞪了布兰登一眼。

    布兰登脸上满是笑容,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话,任由旁边的士兵走过来给他解开拴手的皮带。然后将皮带系在腰上,深深的看了宝柒一眼,由士兵领着往冷枭的帐篷去了。

    六五班的野外小考任务是由姚望向谢铭诚交待的,不过事实的结果没有宝柒想象的那么完美。

    在他们回来交任务之前,已经有五个班任务完成了。

    “不错,不错——”还是谢铭诚态度好,瞧着他们几个风尘仆仆的狼狈样儿,脸上马上就来了春风般的笑容,“真没想到你们的任务完成的这么快,下去休息一下吧!”

    撇了撇嘴,宝柒猜测,谢教官其实是想说,没有想到宝柒同志没有拖大家的后腿吧?

    扯着一贯的浅笑,她一张不太干净的小脸儿上,笑容有些炫目。

    “谢教官,咱们圆满完成考核任务,有没有奖励的呀?”

    看了看她,谢铭诚咧着嘴憨憨的笑:“有啊,首长说了,今天晚上烤全羊!全体都有奖励!”

    “呀!”

    “啊!”

    十个人欢呼起来,有人相互拥抱,有人将帽子丢得高高的,不亦乐乎。

    虽然他们考核没有拿第一,但是,对于首次小考的成绩,六五班是得按胜利来看待的。

    因为这是第一次,他们班没有落后于其它小组。

    令宝柒感到疑惑的是,疑似外国间谍布兰登自从被冷枭带走,就再没有出现过。她听曼小舞出去打听情况回来说,那个讨厌的男人和首长在帐篷里至少呆了有半个小时才出来。然后,好像是他身上那玩意儿受不了啦,被随队过来的军医弄走了。

    到底他是什么人?

    难道真是普通驴友……?!

    撑着脑袋,宝柒猜测不出来。

    心里好奇心膨胀着,她想问去冷枭,可是B点基地的人员又多又杂,她完全没有机会和他单独接触。

    ——★——

    到了下午,二百多人的集训队伍,已经接近大半回B点营区交任务了。

    按照计划,明天就可以返回京都了!

    离开了七天,别说,宝柒还真有点儿想念。

    南方的天和北方同,黑夜来得较晚。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了,天气还晴朗得像是北方的午后,暖熙熙的阳光不冷不热,更没有北方那种凛冽刺入的寒风。老实说来,要单论气候,不谈那种恶心得让人掉鸡皮疙瘩的食人蚁,宝柒觉得这块地方,真是旅游圣地。

    她在班里,现在过上了神仙的日子。内务整理完全用不着她了,要动一根手指头,格桑心若就得和她急。现在,她和曼小舞连明儿出发的包都已经替她打好了。

    而她现在的任务,就是躺在行军床上休整。

    另外还有一个事儿值得交待,因为集训大队是临时性在B点基地休整,集训的战士回营后,依旧是使用的班用帐篷。不过,部队首长考虑到她们三个女兵的特殊性,特地给分配了一个班用帐篷给她们三个人晚上休息使用。

    要知道,这是多大的好处啊!

    格桑心若和曼小舞欢天喜地,心里自然明白沾了宝柒的光。

    如此一来,对她的崇拜和景仰之情,更是有如那个滔滔江水……

    不过,宝柒心里却有件事儿不太痛快。今天撒尿出糗的大笑话,让她落不下那颗受伤的小心肝,总觉着就那样放过那个奇怪的家伙太吃亏了!而且,直觉告诉她,绝对不是那么回事儿。

    不曾想,念曹操,关于曹操的事儿就来了。

    女兵帐篷的帆布门被人掀开了,出去打水的曼小舞回来了,说有个军医在外面找她。

    军医,会是谁?

    懒洋洋地爬起床来,她抖擞了一下精神出了帐篷。

    没有想到,外面等着的人竟然是她的直属领导,随着医疗队过来的周益周大队长。

    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她自然懂得,赶紧并直了双腿,敬了个军礼。

    “周队好!”

    周益微笑着,颇有些不自在,“宝医生,你这会儿有空吗?”

    宝柒怔了怔,领导对自己的态度实在太过友好,搞得她还是不太习惯。

    咧了咧嘴,她微笑着问:“我有空啊,周队,你找我什么有事儿么?”

    周益搓了搓手,笑容有些腼腆,“宝医生,本来这个事儿吧,我是不想过来打扰你的。可是现在这条件……咳!那个,今天你们抓到的那位布兰登先生,首长交待说好好治。可是他患上的是男性泌尿方面的问题,我不是太专业。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所以,想请你过去看一看。”

    让她去看?冷枭?!

    宝柒脑子懵圈半秒,划过冷大首长黑沉的冰川脸,歪了歪头,眉头微蹙着还是点了点头。

    “好的。周队,你带路!”

    她是医生,看病嘛理所当然的。

    更何况,对于布兰登那个家伙,她心里的气儿还没有落下去呢。

    既然现在老天给她一个机会让她拾掇他,她又怎么肯放过?

    “宝医生——”并肩走向医疗队的临时帐篷,周益踌躇良久,小声说:“这件事儿,我还没有汇报首长知道!如果不用汇报,咱就不说了吧?!”

    “汇报首长?”宝柒恍然大悟,原来冷枭不知道啊。不过,她却明知故问。

    周益吞吞吐吐,“我估计吧,首长不会愿意宝医生过去借人瞧男科病!可是,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按他自己说已经二十多个小时了,万一……咳!”

    含含糊糊,不过周益的意思却很明白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找宝柒过去冷枭会不高兴。但是,作为一名职业军医,他在对待病人这方面也是一个比较坚持的男人,觉得病人的病情比其它什么都重要。因此,还是自己过来找宝柒了。

    “噗!周队,你想多了。首长让我进红细胞医疗队,自然是不会阻止我替病人看病的。我只是一个医生,尽医生该尽的职责罢了,至于其它么,放心吧!”冲他眨了眨眼睛,宝柒说得无比轻松。可是,猛地想到冷枭的脸色时,还是突然晴朗的天空一阵阴风扫过。

    途中,宝柒详略询问了周益他们检查后的基本情况,又结合自己之前看到的情况,心里基本上已经有了想法。

    医疗队的临时帐篷里,躺在那张简易的行军床上,布兰登眉头紧紧蹙着,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脑门儿上的冷汗扑漱漱往下滴落。

    很明显,这厮正在被身下的痛苦折磨着。

    宝柒穿上了周益递给的白大褂,撩开帐篷的帆布门,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一见到她,布兰登脸上闪过一丝惊诧。

    “你是医生!?”

    “有问题吗?”微眯着眼睛,宝柒打量着他惊恐万分的脸,一束目光清澈可见底,却又像是什么情绪都猜测不出来。末了,她邪气十足的似笑非笑,“本人正是泌尿外科的医生。哦对了,还在是你们国家那个UCSF医学院毕业的,这个医院的权威性,想必你也知道吧?!所以,你放心!”

    放心?!

    对视上她的眼睛,布兰登闭上了张大的嘴,深呼吸一口气。

    接着,他又笑了,眼角可爱的皱纹随着笑容迸了出来。

    “那就有劳医生了!”

    “不用感谢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宝柒狐狸眼里的光芒若隐若现,面部的笑容有些诡异的扭曲,瞧得布兰登心里直突突。

    接过周益递过来的病历本,她神色如常的翻开着,唇角莫名其妙的勾起。

    良久……

    啪的一声,她合上了手里病历本,落坐在床边儿的矮凳上,目光直视着布兰登身下遮住那个金枪不倒的白布,小脸儿又严肃又认真的询问病情,英语流畅又好听。

    “布兰登先生,你的勃起症状大概持续多久了?”

    微垂了垂眼皮,周益是医生,到不觉得有什么关系。可是那位首次被男科女医生给症治的布兰登先生就非常不适了。差点儿被口水呛住,他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儿,在接收到宝柒的厉色警告后,还是摸着鼻子,老老实实地回答。

    “从昨天下午,快要24小时了吧?”

    “中途有没有软下去过?”

    “没有。”

    满意的点了点头,宝柒面色表情的吊着一张青水脸,“先生,请问你有没有大剂量的服用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过壮阳类的药物?尤其是市场上那些没有‘药’字号、‘准’字号的假冒伪劣产品,吹得挺神的那种药物?”

    服壮阳药?意思是说他那方面不行?

    坐在床上的男人,高大的身躯动了动,一脸都是别扭。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男人愿意服软,他更没有忘记趁机为自己的跨下雄风辩白,“……医生,我想,我并还不需要这类药物!”

    话刚刚说完,又忍不住身上的疼痛,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容更加扭曲了。

    鄙视地瞥了他一眼,宝柒清了清嗓子,面色平静如常,一贯清脆的声线又低沉了几分。

    “勃起症状发生之后,你有没有自渎过?”

    “……”男人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有,还是没有?布兰登先生,请你配合医生的询问。”

    “没有……”在她接近逼供的询问声里,男人的声音因为身体的疼痛而略略嘶哑。

    再次淡定的点了点头,宝柒板着脸,目光审视着他直滴汗水的脸,“布兰登先生,我是一名男科医生。为了你的病情着想,你一定要对我说实话。要不然,我也帮不了你。你得知道,这个玩意儿要是持续充血上了48个小时,就会十分危险了,严重点说,要是造成了永久性功能损害,保命只有一个办法——切除它!”

    切除两个字,宝柒故意加重了力度。

    男人的脸上,顿时一白。

    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只要是个带把的男人,一听到要切除这种话,没有一个不害怕的。

    吁了一口气,男人略略垂了头,终于承认,“试了一下,本来以为完了就会软下去。”

    “射丶了没有?”宝医生真直白。

    “没有……”急急出口,男人直抹脑门的冷汗,为什么总问这种难以回答的问题?一看旁边的小护士红着脸,他越发觉得这个女人是在刁难他。可是,她问得偏偏每一个都是和病情相关的。即便他心里觉得这个恶劣的女人是在故意对他打击报复,却又不得不回答她的话。

    眉梢挑得老高,宝柒的脸色比起他的来,简直淡定了不知道有多少。瞧着他又痛苦又生气的样子,她直起身来,前倾过去在他的腰椎骨上摸了两把,不动声色的沉了沉脸。然后,对着周益旁边的小护士耳语了几句。

    很快,小护士回来了。

    手里捧着个医用托盘,托盘里有一个大号的针管,还有等待推入的药水……

    看着护士在往针管里推药,布兰登一双眼睛直了直,死沉沉的盯着宝柒那张似笑非笑的脸。

    “医生,吃药不行么?为什么还要打针?”

    “你害怕打针?不是吧!”一双杀伤力十足的眼神儿直射过去,宝柒回敬着,心里腹诽吓不死你,面上却没有半毛钱的表情,“布兰登先生,请你不要误会,为了你的子孙根健康着想,现在必须尽快消肿,如果再持续充血,你该知道,只有一种结果……切除!”

    又来了,男人脊背窜过冷汗,“行行行,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呵,你还别不信,这种病例多了去了!你现在的症状在在我们泌尿科,叫做持续性勃起症。应该是你服用过大剂量助阳类药物而导致的……”

    “我没有服用过!我根本不需要那种东西!”对此,男人咬着牙齿,十分坚持。

    斜眼倪他几秒,宝柒声音平淡的就事论事:“布兰登先生,你不需要自卑。作为男人来说,不行的时候,少量服用是没有问题的。可是,你服用的剂量太大……。”

    说什么都说不清楚,布兰登面色越来越黑。

    扬了扬眉头,宝柒冲小护士使了个眼神儿,“打吧!”

    看着护士举起的针管儿,布兰登俊气的面上略略有些僵硬。

    心里忍不住抖了抖,激烈的跳动起来,“小姐,请问一下,这个针,你准备打在哪儿?”。

    深深地瞥了他一眼,宝柒眼底的促狭意味儿明显,“你说呢?当然是打在患处!”

    “你故意的?”男人眉头挑起。

    “不要侮辱我的医德。”当然,医德这玩意儿对于宝柒来说因人而异,“布兰登先生,作为有教养的绅士,我觉得你对我的态度太恶劣了,你应该感激我……如果今天不是遇到我,你就等着一辈子不举吧!”

    目光深邃睨他一眼,男人颓然的倒在床上,刺刀般的眼神儿剜了她一眼。

    然后,一辈用英文对话的他,突然用中文说了四个字。

    “虎落平阳……”

    宝柒嘴角抽了抽,笑容越来真愉快,也用中文说:“原来先生你的中文这么棒,竟然还会用成语?!不过么……”说到这里停顿住,她靠近行军床,掀开他挡在身下遮羞的那层薄布,看了一眼那因充血变成紫黑色的患处,“虎么?按道理来说,你现在应该是两倍于平时的状态。充其量,就是一根小腊肠吧?”

    一滴汗,二滴汗,布兰登的脸上满满都是汗水。

    死死咬着下唇,他好不容易才忍住疼痛,还有这个女人的侮辱。

    “谢谢医生!”

    皱了皱眉,宝柒放下布,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真的,你必须感激我!”

    男人沉着脸没有说话,目光死盯着护士手里的大号针管,额头上的冷汗滴得更厉害了。

    双手插在白大褂的衣兜儿里,宝柒笑了笑,又往后退开了两步,看着一直蹙着眉着头的周益,她脸上的笑容扩大了,“周队,打一针应该就没事儿了,我先走了!有事儿再叫我。”

    点了点头,周益看过她的简历,对她的技术还是放心的,“好的,麻烦你了,宝医生!”

    “没事,我应该做的!”谦逊的微笑着,宝柒脸上恬淡。

    当然,布兰登的确应该感谢他遇到了宝柒。

    要不然,再多拖一点儿时间,或者是现在就将他送到县城的医院,说不定他那个玩意儿有可能真的会因为过长时间的充血,而导致细胞坏死,性能损害,阳痿不举。再严重点儿说,真会像宝柒描述的那种结果,手术切除。

    只不过么,那个针筒真的不需要大号的。针么,其实打在其它部位也是可以的……

    其实,宝柒真的是一个记仇的女人!

    大概十几秒钟之后,宝柒刚刚走出医疗队的帐篷——

    “啊!”

    一声压抑的痛苦低吼,从背后传了过来……

    踢了踢脚下的石子,宝柒无辜的望天!

    憋!憋!她憋了好几秒,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终于,爆发了一阵爽朗的大笑声,捂着嘴巴,她笑得快要直不起腰来,整个人都弯了下去。

    活该,谁让他那么讨厌藏在背后看自己光屁屁撒尿了?

    不过么,她其实挺怀疑他究竟看到了什么没有?按理来说,他不能看见啊,在她解裤头之前是侦察过四周环境的。那个男人最有可能接近她的时间段,就是在她方便的过程之中,可是一个驴子能不声不响的靠近她么?难不成她的尿声有那么大,能遮掩住脚步声?

    玄幻了!

    一边笑,她一边在思忖着……

    再然后,她的笑声嘎然而止,脸上的笑容冻结了。

    因为,地上出现了一双锃亮的军靴。

    冷硬冷硬的军靴,踏在地面上沙沙作响,一步步靠近了她……

    宝柒的小心肝儿,没由来的颤了又颤。

    弯下的腰慢慢伸直了起来,视线一点一点的抬起。

    可是,直到她的脑袋呈45度向上的状态,才终于看清楚了那双军靴的主人——男人高大的身形儿凛然又骇人,一张冷冽十足的俊脸上,带着又冷又浓的杀戮感……

    她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儿!

    妈呀,丫冷漠的样子,看上去像是要咬死她,也忒吓人了吧?

    他在生气?!可是,他气啥啊气?

    ------题外话------

    上菜了!姐妹们,求票啊!没榜了!望天,摸下巴,各种无奈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