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22米  又惊险,又刺激!!

章122米  又惊险,又刺激!!

    冷枭面色一沉,心跳漏了几拍。

    因为那个发出声音尖锐声音的人,正是宝柒。

    随着监听器里陆陆续续的声音传过来,冷枭眸色又暗了几分,呼吸稍急,突然向外低吼一声。

    “通讯员。”

    “到!”门外值班的晏不二赶紧推门进来,小心翼翼的偷窥着首长的表情,耳朵竖起来也开始倾听里面的声音,“首长!?”

    冷枭眉头蹙紧,浑身凌厉气息越来越浓。

    好一会儿,他像是下定了决心般,冷声吩咐:“准备直升机。”

    “首长,您这是准备救援?”

    眉目里阴鸷不堪,面色更加发冷,对晏不二的询问里,冷枭的脸色黑拉了下来,眸底划过一抹阴戾的神色,“去准备!”用不着最好,万一用得着……

    “是!可是……可是首长。考核任务要求不启后勤保障……”知道自己话多,可是晏不二还是忍不住提醒。英明神武的首长大人啊,一再破例真可怕。

    转过身来,冷枭盯住他,面无表情的样子格外骇人。

    “执行命令!”

    “是——”

    晏不二话音刚落,监听器里又热闹了起来——

    热带雨林里,宝柒阴沉沉的看着格桑心若,不再和她争执谁对谁错的问题了,声音清晰的转过头来对战友们说:“大家还是快点儿准备拔营吧,万一惹了蚁群过来可就麻烦了。”

    蚁群?!

    抬起军靴,没几下格桑心若就将地上的一群蚂蚁给踩死完了。

    抬高下巴,她鄙夷地盯着宝柒,“168,你慌什么慌?!大惊小怪吵醒别人!果然是娇小姐,不过是几只蚂蚁罢了,看把你吓成这副模样儿……胆小,你还当什么兵?”

    “格桑心若!”一个字一个字出口,宝柒咬牙切齿瞪着她,样子冷得比冷枭还要像冰块儿,“我告诉你,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它们更不是普通的蚂蚁,小心惹大祸啊你!”

    刚才她睡得正香,被放哨的170给叫醒了。

    转身一看,发现旁边睡着的格桑心若和曼小舞不见了。

    一询问,170说她俩出去小解,都好一会儿了还没有回来,所以才唤醒她过去看看。

    虽然那两位战友不太待见她,但是看到170脸上的为难,她又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瞌睡虫出来寻找。结果,几个人在不足一百米的丛林里找到了两位姑娘。

    一看之下,她吓了一跳。

    格桑心若也是个胆子大的,竟然带了曼小舞去雨林里摸了一只野兔回来,正在那儿剥皮,浓郁的血腥味儿招来了好多蚂蚁在地上爬。

    这种蚂蚁,她没有见过,可是看那样子,特别像血狼告诉告诉过她的那种——食肉蚂蚁。因为它的个头比平常见到的要大几十倍,看着心尖都麻了,瘆得慌。

    热带雨林的食肉蚁群到底有多厉害?

    按血狼的说法,凡是蚊军所过之处,能把所有的生命尽数杀光,就连大象都得害怕几分,更别提人了,要是不小心招惹了蚁群,成千上万排着队过来的食肉蚂蚁能在两三小时之内把一个人连皮肉带内脏吞噬得干干净净。

    一想到这儿,她身上麻了又麻,抖了又抖,赶紧回营房通知大家风紧扯乎。

    没想到,她的话没有完全引不起别人的重要,反倒对格桑心若和曼小舞好一顿嘲笑。

    看到还有蚂蚁过来,宝柒心尖都揪紧了,一把抓住姚望的胳膊,严肃的说:“班长,赶紧让大家拨营吧,动作要快点!这些蚂蚁是先头部队……看这样子,说不定遇上了蚁军迁徙……”

    噗哧一乐,曼小舞声音尖利的嘲笑:“蚁军迁徙。行了,娇小姐,谁怕谁走!我就不信了,堂堂几个红刺特种兵,还怕你的蚁军……笑死我了!”说完,她又看向格桑心若,冷冷一哼,“165,看出来了没有?你呀,白为人家操心了!哼!”

    没有时间和她计较和争辩,宝柒抓紧了姚望的手,“相信我,姚望,走吧,这里不安全!”

    相信她!

    喉咙梗了梗,有了昨天的例子,姚望尽管心里有疑问,但是看了她一眼,还是什么都没有问,转过头就吩咐几个人:“大家准备拔营吧!蚂蚁多了确实不好……”

    黑夜里的脸都看不分明,不过格桑心若明显觉得委屈了,腾地一下站起身来。

    “要走你们走,我不走!我的野兔还没有拔干净呢。你们都相信一个愚蠢的女人?我问你们,你们身上还有多少食物?还能支撑几天?我好心好意出去拔兔子窝为了谁?你们以为我和小舞是为了自己吗?还不是为了这个拖后腿的。我们能挨饿,她能吗?不等七天她就得饿死——我们大半夜不睡觉,为她解决口粮,难道错了吗?你们几个爷们儿怎么没去抓几只兔子山鸡回来给大家果腹?哼!”

    “格桑心若,我再说一次,愚蠢的人是你!”宝柒猛地沉下了嗓子,声音冷下来的样子,还真有几分气势,“我告诉你,不走就等捡白骨头吧!”

    其实,她心里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蚁群会来。

    不过对于生死的问题,她向来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气氛,一时间降到了冰点。

    看着这位平时笑盈盈的姑娘突然狂野发飙,大家一时没了反应。

    格桑心若更是毫不让步:“好心当成了驴肝肺!168,你狗咬吕洞宾!”

    “呵呵——”干干的冷笑了一声,宝柒换着眉,目光邪邪的望着她,用枪不屑的挑着她手里血淋淋的野兔:“165,你以为野外生存,部队会给大家准备这么物产丰富的地方么?天天烧烤野兔,烟薰野鸡那就是神仙日子了?长点脑袋行不行?”

    “好好好,且不说我们国家的热带雨林没有食人蚁,就算有,咱们可以生火,它们总怕火吧?”

    “火,火……165,你生的火呢?你生一个给我看看?”

    话被噎了一下,格桑心若迟疑了。

    的确,下了整晚雨的丛林里到处都是湿漉漉的,而他们身上都没有配发能够引火的工具,完全生不出火来。迟疑几秒,她并不服输,“热带雨林的天,四季如夏,明天天一亮就晴了!”

    “明天?!行,不和你扯,你们爱信不信,随便!反正我不陪死了!”说完这番话,宝柒收敛起脸上的情绪,返回了帐篷,打包好属于自己的东西,她扛在背上抬步就走。

    “168,别任性——”

    “168,等等——”

    “168——”

    几个战友急切的跟过来阻止。

    “任性?”嘴里小声念叨一下,宝柒纤秀的眉头蹙了蹙,眼神儿一一扫过众人看不清的脸。那一抹突然划过脸上的凌厉,看得众人有些肝儿颤。可是,她只是稍稍动了动嘴皮,说了两个字。

    “再见!”

    有的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不如直接用行动激他们。

    她知道,他们关心她,自然会跟她走。

    果然,一把扣紧她的肩膀,姚望急得眼圈都红了,攥紧拳头挥手指挥。

    “速度,速度,快,咱们收拾东西拔营!”

    几个男兵互相看了看,虽然都听说过热带雨林有蚁群这种东西,但必须没有亲眼见过厉害,心里还是没有太过相信,因为那种传说中的食人蚁国内没有。不过,眼看着宝柒死活要走,班长又下了任务,他们还是赶紧收拾起东西,大约不过两分钟就整装待发了。

    然后,正要拆班用帐篷时——

    “不许拆帐篷!我们不走!”格桑心若和曼小舞像是和大家伙儿扛上了,一双眼睛里全是不愤,“这顶是班用帐篷,你们拆走了,我和164怎么办?我们是女兵,你们还有没有点儿人情味?!既然要走,你们自己走,帐篷留下!”

    攥了攥拳头,姚望略略思忖了一下,阻止了拆帐篷的战士。

    “帐篷留给她们。”

    咬牙,格桑心若气愤地丢下手里的野兔,说:“一个女人,搅混了一窝汤!”

    微眯着眼睛看她,宝柒的眉头一直冷冷蹙着,小脸上被伪装油彩遮住了面色,看不出来她的情绪和心思。讽刺一笑,她低头检查完枪械,扣上了头盔,不再和格桑多说废话,转身就真的走了。

    来时一行十人,剩下了八个人……

    大家走得很慢,心里都有些沉重,自然也不会走的走出太远。因为毕竟那两个是女同志。大概就在离格桑心若二人千米远的另一个山坡上,他们停了下来,准备找个地方休息。

    正在这时,通讯器里突然传来嘀嘀嘀的警报声……

    接着,就是格桑心若和曼小舞惊吓之后的尖叫声……

    “……蚂蚁,蚂蚁,好多蚂蚁过来了……”

    “164,快跑,你快跑,不要管我……”

    “165,呜,跑不掉了……围过来了……啊……啊……”

    尖利又恐怖的声音,在耳边荡起,几个人心下俱是大骇,看到宝柒时都流露出不太相信的神色。她说有蚁群,蚁群果然来了……而宝柒则是望着黑沉沉的天空,只见上面仿佛呈现着一抹诡异的色彩。

    血狼师父,又救了她一次啊!

    刚刚还在针锋相对的战友,现在正在用撕裂般的声音求救,他们该怎么办?

    几乎没有迟疑,姚望迅速放下身上的背囊和行装,大声吩咐另外的战友:“你们继续往前去,我去救她们!”

    “班长——”几个男兵也不甘示意,纷纷解开身上的背囊和装备,准备过去营救。

    男人么,都是血性的。何况还是战友,他们怎么能真的由着两个女人在那儿被蚂蚁啃?!

    再说了,人多力量大不是么?

    “不要过来!你们先保护168离开,我先过去看看情况再通知你们,不要全部过去被围住!”姚望话音还没有落下,人已经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消失在了沉沉的夜色之中!

    “姚望,你个死猪头!”想到格桑心若的尖酸刻薄,想到她不听话,宝柒心里直咬牙。

    “168,你见过食人蚁么?真有那么厉害?”看到她脸上的神色,一个战士问。

    “一只,几只,十几只,几百只当然都不可怕。你想想,如果是成千上万只,几百万,几千万只呢?能够绵延十几里的食人大蚊群呢?什么境况?”说到这儿,她又想起了血狼那天对她说过的一个二战传说。

    “我听人家说,在二战的时候,德军为了抄近路,一支1800人的部队进入了热带雨林,结果遭遇到食人蚁大迁徙。结果,1800人……等找到的时候,只剩下1700多堆白骨……其余人不知所踪……”

    说到这个,她身上抖了抖,自己的鸡皮疙瘩都快要掉下来了。

    几个战友,默默不作声。

    叹了一口气,她又说:“走吧,我们也回去看看!”

    虽然她非常的不情愿,可是现在,姚望过去了,他们除了回去还能怎么办?

    血狼说,在野外对付蚁群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火了。可惜了,昨晚上大雨把整个大雨林都淋得潮湿了,这鬼天气,想要来个钻木取火都不太可能。

    该怎么办?师父啊,为何不多教两招儿?

    心里沉甸甸的,对于突如其来的蚁群威胁,她手足有些发僵,一种特别恐怖的阴影笼罩在心头。

    呯——

    突然间,有人鸣枪了!通讯器里,传来姚望急促的声音。

    “你们几个不要过来,蚂蚁太多了……太多了……不要过来送死!”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169,对不起……”这是格桑心若的声音。

    这个时候,他们七个人已经走到了离之前的宿营地不足500米的地方了。站在宿营地对面的大山坡上,宝柒就着夜视镜望向对面。

    而极目眺望的情况,实在太让人惊悚了——

    姚望赶过去也没有能够将她们将出来,现在三个人已经完全被食肉蚂蚁给围在了中间。食肉蚁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越来越多,正呈上升趋势。在她的夜视镜里,只能见到黑压压的一片,完全看不到尽头……

    而食人蚊军们,半点没有被姚望的枪声给吓得‘军心涣散’,它们依旧整齐的排着队迅速往前推进。可以说,比任何一支军队的组织都要严密。在生存面前,这些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蚂蚁,比人的战斗能力似乎更强,步调一致得能让任何一支军队汗颜。

    因为它们没有一只怕死的,摆在它们的面前是口粮,是它们正准备共飨的食物。

    一抖,二抖,三抖……

    浑身像爬上了无数的蚂蚁,宝柒毛骨悚然!

    如果可能,她真想迅速撒丫子就跑……

    可是,她不能,里面围着的人是姚望。

    深呼吸一口气,她没有再允许自己慌张和害怕,压着通讯器大声呼喊。

    “169,169,不要迟疑,赶紧挖个坑把野兔埋掉——”

    埋掉?!

    来不及回复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仗的姚望心惊之余,迅速拔出军刀在地上刨坑。而旁边的格桑和小舞也像是刚刚反应过来,帮忙刨了起来。不过转瞬之间,野兔连同无数食肉蚁的尸体悉数被埋下去了。

    可是,已经嗅到了食物香味儿的食肉蚁大军们,并没有停下它们的脚步。

    一个接着一个,延绵的路线越来越长,更多的席卷了过来!

    宝柒心跳如雷。

    无法准确描述那种震撼的场面,实在太过令人窒息了!

    在成千上万的食人蚁堆里,比它们大无数倍的人类,竟然会变得无比的渺小!

    眼看前方的食肉蚁已经蹿到了三个人的脚下,几个来回脚和武器并用的跳蹿着处理接受的食肉蚁。一会儿工夫,蚁尸已经堆积成群。可是,后面的蚁群还是在前赴后继,半点没有因为同伴的死亡而退却半分。

    数量如此多的食肉蚁……

    难道,不仅仅是食肉蚁觅食,他们不巧正是遭遇了食肉蚁大迁徙?!

    蚁群肆虐——

    蚁浪翻腾——

    场面太惊悚了,宝柒来不及思考太多。既然生不了火,她现在要救姚望只能依靠自个儿的‘超人’能力了。首先,找一只带有血腥味儿的活物……

    活物,活物,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上哪儿去找一只活物?

    目光垂了垂,她看到了自己。

    事实上,宝柒从来没有那么伟大的牺牲精神,如果那个人不是姚望。

    因为,她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姚望葬生蚁群……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事情不过转瞬之间……

    她的脑子以极快的速度飞转着——脚?不行,脚不能受伤,脚还得用来跑步。脸?脸更不能动它,脸还得图个漂亮呢?!身上器官更不能受伤。一咬牙,她不再犹豫,抽出随身携带的军刀,狠狠一闭眼睛就往自己的左臂上插了进去……

    嘶呀!她惊呼一声儿!

    鲜血,顿时从左臂上涔涔而下……

    “168,你干嘛?”几个战友急眼儿了,有男人在,啥时候轮到女人?!

    “你们,赶紧给我绕开跑!放心,我有办法跑出去的!”她急切的喊了一嗓子,命令着战友,样子看上去比老兵的资格还老,不容他们反驳。

    其实,她心里虚得要命。

    办法,狗屁的办法,命运只能交给她两条腿了!

    吩咐完,她接着压着通讯器往另一边跑,然后喊:“169,169,我现在把蚁群大部队引开。你们三个迅速消灭掉周围的食人蚁,与我往相反的位置跑。分散蚁群,各个击破……完毕……”

    “宝柒——”通讯器里,姚望大喊,没有叫编号,直接叫了名字。

    他想要跑过来,可是落脚全是蚂蚁,直往身上钻,除了迅速处理掉它们,他完全没有办法挪步。

    “啊,不要——168——”格桑心若难受得尖叫着,一边儿跺脚踩蚂蚁,一边儿撕心裂肺的喊:“168,你要做什么?我们不需要你救,你快滚啊!快滚!滚远点儿——”

    “168,168,不要啊!你不要这样!”曼小舞惊叫着远远看她的身影,也跟着大声叫嚷!

    不知道谁的眼睛,湿了,红了,润了……

    格桑心若咬牙切齿,一直觉得是个废物的姑娘,竟然敢插自己一刀,为了救战友!

    黑沉沉的天幕下,宝柒看不见格桑心若的表情,可是她却能在她持续不断的尖声着怒骂里,感受她出自真心的关切和维护。虽然她在破口大骂她。但是她心里知道,格桑心若其实并不希望谁因为她受到伤害。

    “闭嘴吧,格桑心若。你以为我是为了你们?放心,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只是为了救169!”仰着头望了望天,宝柒飞快用军刀划开胳膊上的衣襟。然后垂下手,让胳膊上的鲜血一点点滴落在地面上吸引蚁群过来。

    接着,她放开身上的背囊,将身上所有的负重全部抛下,准备轻装上阵,等蚁群成功被吸引过来之后,来一场宝柒式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大奔袭。

    很快,蚁群就嗅到血腥的味道。

    来自人的味道,比野兔更加让它们敏感。

    终于,蚁群开始有了异动了,有一些改了方向往她这边儿过来了……

    速度极快的,黑压压的一群,兵分几路开始向她包抄……

    我靠!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人的思维太多,行动能力还真特么不如蚂蚁!

    就在她奔跑的过程中,她这么想着。又有点惊奇自己在这个时候,不仅没有神号鬼哭,竟然还能有这样敏捷的分析和思考。看起来,果然血狼师父说得对,她宝柒就特么是个人才!

    “宝柒——”姚望被突如其来变化和灾难弄得心惊肉跳,心神俱裂。看着她小小的身影迅速沿着反方向消失在了夜色里,被一群黑沉沉的蚁群浮浮沉沉的追赶着,他不由得撕心狂呼。

    “宝柒……不要……你快跑远点……”

    “168,跑啊,跑啊……”

    “168……快跑啊……”

    奔跑之中的宝柒,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只知道跑啊跑……

    这时候,满身都爬满了蚂蚁的格桑心若心都拧紧了,视线落在奔跑而去的宝柒那个方向,瞪着眼睛,像是一个失心疯了的姑娘,嘴里大声叫喊着,咿咿呀呀胡乱喊。

    “啊……啊……168,快跑啊,跑快点……”她的声音里,隐隐已经夹杂起了哭声。

    “让你闭嘴!”宝柒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了出来,“我就是变成一堆白骨,也比你好看点儿!”

    “168……168……呜……168……”

    格桑心若哭了!

    她其实是一个十分血性又刚强的姑娘,刚才被蚂蚁围攻的时候她没有哭,就算她以为会被蚂蚁咬死她也没有哭。可是看着这个自己平时总是损她骂她的弱质姑娘为了救她引开蚊群……

    她哭了,不由自主的失声大哭了起来……

    此时,他们三个人身边的食肉蚁已经越来越少了……

    接着,三个人很快就将余党给清剿干净了。顾不得身上被蚂蚁叮咬过的难受劲儿,姚望直接就奔着宝柒的方向追了过去,心急如焚,觉得自己真是太没用了。一辈子都说要保护她,临了竟然还要她来保护!

    跑,跑,跑——

    宝柒奔跑着,不得不承认,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真的能够发挥无穷无尽的潜能力。就比如她现在飞奔的速度绝对是超常发挥的。如果那些田径运动员也这样,谁要跑到了最后就一枪击毙,估计整个田径赛场上的速度都不知道会提升多少倍。

    蚁群在她身后追赶着,沿着她手臂上的血腥味儿来了。

    而且,食肉蚂蚁俨然是一支善于包抄的大军,老实说,她真有点儿好奇它们究竟是运用了什么样的通讯工具来发号施令的。因为,没有跑一会儿,她就成为了蚁群中的食物了。

    弓着身体,她气喘吁吁的停下了脚步。

    她跑累了,手臂上痛得麻木了,鲜血淋淋,吓得浑身的毛孔全部都打开了。

    瞪着一双铜铃式的大眼睛,她看着前方像是没有边际如同洪水般涌过来的蚁群……

    紧张?恐惧?害怕?

    综上,全部都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轮番折磨着她本就脆弱的小心肝儿。生活兜兜转转,不停的轮回演绎,遇上啥事儿都正常。不过,宝柒真的没有想到,竟然会猝不及防的遭遇上这么倒霉的事儿。

    就在她思忖之间,食肉蚁的先头部队已经快要爬上她的裤腿儿了,害怕得全身直发麻软,她抖了抖双腿,条件反射地拿脚去踩它们。可是大蚂蚁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她完全就踩不过来。

    而且,一脚踩下去,踩死几只,又会有更多的顺着裤腿儿爬上来。

    不被咬死,也得被吓死!

    NND,她觉得自己真特么的衰,不是没有想过死亡。但真心没有想过这辈子会是被蚂蚁给咬死的。

    神经快要崩溃了!

    这是一幕多么震慑人的场景啊,比午夜凶铃更加恐怖,比任何一部大自然的灾难片还要让人心胆俱裂。有谁会知道,就在这一方天地里,正在演绎一部人和蚁的生死较量?

    “宝柒,我来了,你不要害怕!”

    姚望跑过来了,望着面前如洪水般黑沉沉奋力向前的蚁群,他想要向包围圈里面冲。

    后面几个战友也过来了,激动得早就弃了背囊,也想要冲进来……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宝柒压着通讯器大喊:“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169,还有你们几个,谁都不许过来和我抢功劳!姑娘一辈子没干过几件好事儿,没想到临了还得做一回女英雄。这一回,怎么着也得立个一等功了吧?不许过来啊,谁过来,我就马上自杀!”

    一边说着,她一边儿挥舞着手里的军刀。

    她当然不会自杀,不过,却可以吓退那几个想要和她同生共死的战友。

    吼完这句话,她又退后了几步,被多得如同水流般的蚁群逼得没处躲藏。

    “宝柒——”姚姚失声痛呼,大声嘶吼。

    可是,食肉蚁对他的喊声置若罔闻,一门心思爱上了中间那块食物。

    众人被她的刚烈给震惊了,一个个血红又骇人的眼睛都快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了。

    “168……168……”狂吼,嘶吼,山崩地裂。

    这情形,搞得宝柒有些膈应。

    其实她真的没有那么伟大……

    不想再听他们的声音了,她松开了通讯器。

    傻乎乎的望了望天,她自言自语一般喃喃低语,“二叔啊二叔……哎!”一边儿喊着,一边儿来回跳动着,没有到最后一刻,她到是没有放弃反击,还在和食人蚁的军团做着最后的抗争。同时,嘴里也没忘了责骂冷枭。

    “二叔,瞧你把我给害的多惨,小命都快要玩完了。现在你满意了吧?嗯?”

    吼着,骂着,她当然没有指望他能听见。

    不过么,却可以借他的力量,给自己打气儿,

    忽然……

    头顶上传来一阵阵军用直升机的轰鸣声……

    对于这种直升机的声音,她现在非常的熟悉,熟悉得想仰天大喊。

    难道某人感应到了,来救她了?!

    仰起头来一看,直升机果然是往这个方向来的,机身上的灯光在天际若隐若现,正从远处迅速的飞过来,飞行的速度极快——

    她有些惊讶,有些惊喜,一直抬起头望着,差点儿忘了对付正在侵略她的蚂蚁……

    不过顷刻之间,直升机就近了,越飞越低,很快便到达了她头顶的位置。紧接着,一个绳梯就从机腹下面悬垂了下来。随着绳梯落下的是男人矫健的身影……

    快垂到地面时,冷枭伸出手,大吼,“把手给我!”

    “二叔……”熟悉的声音让此时身陷困境的宝柒眼眶有点发热,被蚂蚁骚扰得她浑身不停的瑟缩,嘴唇嗫嚅着有些发傻,有些不敢相信他会从天而降,“你怎么会来?”

    “速度,傻子!”

    见她还在那儿发愣,冷枭黑着脸跳落下来。

    一只手紧箍住她的腰,另外一只手迅捷的攀上绳梯而上,动作行水流水,利索得宛如神兵。

    直升机慢慢升空,沿着绳梯上去,冷枭怀里抱着一个女人也没有费多大的劲儿。而两个人脱离了地面之后,在身上爬行的那些蚂蚁没有了大部队的支援,就是一只只死蚁了。而还在地下攒动的蚁军们,没有长翅膀更不能飞,只有在原地来回的蚁头攒动着。

    直升机在黑夜里飞过来,姚望和六五班其它几个战友自然也都看见了。

    除了姚望,一个个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首长专机……

    首长亲自跳下来抱了168上去……

    首长焦急的样子,像对自己的女人……

    目瞠口呆之余,没有人能想明白168和首长之间的关系,只有心知肚明的姚望一张俊脸差点儿能拧出水来。终究,他还是不能保护她的那个男人。

    由于考核地区出现了食肉蚁群,红刺指挥部出于对新兵战士们的安全考虑,迅速派兵带了灭蚊的工具进入了考核的雨林地区进行消灭。很快,这一支庞大的食人蚁军绝大部分或葬身火海或者中了毒雾而亡,只有一小部分逃脱了追捕。

    命运给他们开的这个大玩笑,终于结束了!

    有谁能够想象得到,就在这片美丽的热带雨林地区,刚才有人差点儿遭受了丧失生命的灾难?

    而在数日之后,才有报纸报道,在春城某执带丛林地区,某部队遭遇了有历史记录以来最为严重的食肉蚁群大迁徙。逃亡的小股蚁群两日后又再次袭击了该地区一个村落,致使该村落受到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庄稼和畜牲受灾严重,好在没有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人群伤亡,政府派出专家对蚁群进行了有计划的彻底剿灭云云。

    ——★——

    直升机上。

    冷枭处理完宝柒身上的伤口,又替她在有蚂蚁叮咬过的地方通通涂上了特效药,终于长吁了一口气。不敢想象晚到一步的后果,他放下药瓶时,面上冷气森森。

    “胆儿还真不小!”

    “……胆大心细,来个一等功吧?”眨巴着眼睛,宝柒无理要求。

    冷冷一哼,冷枭居高临下的瞪着她,狠不得掐死她。

    一个平素里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到底什么力量让她能临危不惧,比男人还要勇敢,竟然还能想出那种办法去救人?一想到这个,一想到她和姚望两个人之间扯不断的历史渊源和青梅竹马的关系,他心里不免有些不爽。

    沉了沉嗓子,他问:“宝柒,如果不是姚望,你会么?”

    “那得看是谁!”挑了挑眉头,宝柒实话实说。

    大掌摩挲着她的脸,冷枭替她披了一件自己的衣服,将她抱在怀里,沉默了好久又才接着问。

    “如果是我?”

    “你?”歪着头,看了他好半天,宝柒甜甜的笑了!

    然后,她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说:“不会!”

    捏紧了她的手臂,冷枭将她钳制在怀里,面色又黑又沉,咬牙切齿得像个嫉夫。

    “没良心的狗东西!”

    甩了甩自己的脑袋,宝柒好不容易才将刚才让她心尖发麻,头昏目眩的食人蚁袭击一幕给甩了出去。身体本来就精疲力尽,既然如此,她索性全身靠在他的怀里,小声却又认真的说:“如果那个人是你,自然用不着我救。像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会首先把自己保护好,尽量不给你添麻烦,就是对你最大的帮助了……”

    一席话,自然又生动,冷枭心里微动。

    在她心里,他真的有这么厉害么?

    没有男人不喜欢自己女人的夸奖。虽然宝柒这句话并没有夸奖,可是却比任何的夸奖还要让冷枭动容,眉头微微一动,他箍紧她的双臂松了松,冷冽的面色散了开来,下巴抵着她的额头。

    没有多说其它,只是低低唤她名字:“宝柒。”

    抱着她,他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

    宝柒觉得自个儿很幸福。

    此时,她在一个离小考区域最近的县城里。

    为了不把她包扎的伤口弄湿,她洗澡的全程都是享受着首长的星级服务。从原始丛林到灯红酒绿,她觉得自己仿佛穿越了一次时空!要知道,能在野外生存训练的小考中途出来洗一个热水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澡,吃一顿大饱饭,简直就是天王老子的待遇了。

    看着她弄得到处都是於青的身体,冷枭的眼睛却刺得不行。

    第一次,他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

    这样真的是为了她好么?

    为了不影响到她手臂上的伤口,一个澡洗得特别的快,他拿着大浴巾将她抱出来放到床上之后,擦拭干净又找了件儿自己的男式大T恤替她套在身上,接着,就抱到了沙发上坐好。

    沙发前的茶几上,摆着几样简单的饭菜。

    不过,再简单的食物对于现在的宝柒来说,通通无异于三牲五鼎,珍稀盛宴。一张洗过的脸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瞧着茶几上,一时间,食指大动。二话不说,她拿过筷子,不等冷枭招呼,直接就开始大快朵颐了起来。

    坐在她的旁边,冷枭满脸阴沉,“慢点,没人和你抢!”

    眼皮儿都没有抬一下,宝柒的目光差点儿掉进了面前的玉盘珍馐上了,吃着咀着,嘴里小声咕哝,“不错,真不错。二叔,现在我才发现,原来吃东西竟然是一件这么美好的事儿!饿啊,停不下来!”

    “小心噎着!慢点——”

    “不能,再不吃东西下去,胸前的两团儿都快要缩水了……”咕哝着,她边吃边说。

    要知道,她昨天到现在就啃了半包方便面,一块压缩饼干,剩下的半包还被她当宝似的放在了背囊里,最后还在救人的时候甩掉了。靠,想想自己英勇的举动,她都有些不敢相信,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精神?

    见她吃饭那个泼劲儿,还有嘴里吐出来的流氓语言,冷枭眉角直抽抽。

    叹!

    大掌不轻不重的在她后背上轻抚着,他沉默了。

    半晌,突又声音沉沉的说:“要不然,不考了吧!”

    “……”咀嚼着食物,宝柒终于抬起头来瞄他了,不过却没有说话。

    冷枭蹙眉,“嗯?”

    “不行。”直接否定了他的建议,虽然宝柒有些鄙视自己这样回答。可是含含糊糊之间,她还是这么说了出来,“你是首长,你不能出尔反尔,更不能为了我一个人违反原则。再者说了,你也看出来了,我不比你手下那些兵差吧?是不是?嗯?”

    着重挑着眉头询问最后一句,她停下了扒饭的手,小样子清澈又空灵,仿佛特别需要他的肯定。

    冷色的眸子微微一闪,冷枭的目光落在她手背的於痕上。

    喉咙一梗再梗,视线儿迷离的微眯,轻吐一个字。

    “是。”

    一个字,说得有力而庄重。

    宝柒得瑟了!

    灯光下,男人如同雕刻般深邃的五官里,全是对她的认同。

    继续端起碗,她胡吃海喝着,小声儿嚷嚷:“噢啦!就这样吧。能让我吃饱喝足,已经算是你给的最大福利待遇了。晚点儿就送我归队吧。希望不要被人发现才好。”

    “嗯。”

    沉沉回答着,男人的大手在她脑袋上揉搓了几下,叹息一声,没有了下文。

    ……

    ……

    沐浴在热带雨林明媚的晨光之中,宝柒迎来野外生存小考的第六天。

    不得不说,她真是六五班的福星。

    有了她的六五班真是万分的幸运。仅仅六天时间,谢铭诚要求小考的目标五树六花,共计十一件杆物,他们已经全部搜集完毕了。

    现在,一行十个人正在往来自大地图所标的B点进发着。

    差就回去就交任务了!

    就算不是最快的,也一定不会被淘汰了吧?

    一路上,气氛十分融洽。

    诡异的是,那天晚上冷枭送她再次归队之后,全班几个战友除了关心她的身体情况,竟然半句话都没有问她的去向问题。而且,几个一向喜欢对她殷勤倍致的男战友,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好,可是言语之间就谨慎了许多,更没有之前没事儿说俩荤段子的哥们感觉了。

    宝柒心里猜测,他们当时肯定看到冷枭出现了。

    只不过,他们不好也不能说出来。

    既然人家不提,她自己也不可能主动提起。

    不过,他们的心里,一定算是彻底了解她果然是一个关系兵了吧?!

    经过六天的考核时间,宝柒已经基本褪去了新兵的姿态,在六五班里拥有了比崇高的档次稍低点的位置。和出发的时候不同,已经获得了五树六花的他们,一个个的表情都放松了许多。

    玩笑开来开去,没有人再拿她洗涮了,她反倒有些不习惯。

    “169,B点目标大概就在前方两公里了。”一个战士小声汇报。

    胜利在望,姚望握拳,“大家全速前进!”

    格桑心若和曼小舞,一路上都跟在宝柒的后面,眼看离目标B点越来越接近,她俩动了好几次嘴皮,都没有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心里叹了叹,宝柒突然目光转了过去。

    “想说什么,说吧?”

    喉咙口噎了噎,格桑心若顿住脚步,惊了一下。

    她完全没有想到她会突然回头,更没有想到她竟然像长了后眼儿。

    “你怎么知道我有话要说?”

    “……要说就说!”宝柒有些不耐烦。

    当然,主要又累又饿!

    格桑心若的脸上,带着被她看穿了的尴尬,垂下了眼皮儿,“168,我和164正式向你道歉!我……要不然,我来替你背背包吧?”

    浅浅的笑脸冻结在了脸上,宝柒甩给她一个冷眼。

    “又来了,看不起我?我不会自己背啊?”

    递出去的手,窘迫地停留在了半空中。

    不好意思地拭了拭额头的汗,格桑心若索性把脸给放了下来,“我没有那意思。168,我欠你一条命!”

    淡淡睨着,宝柒讪笑:“我对以身相许的戏码,没有兴趣!”

    她是一个厚脸皮的姑娘,说什么都率性。可是人家格桑心若不是,脸蛋儿上‘腾的’就红了。

    因为,说到‘以身相许’四个字,她就联想了以往在女兵宿舍卧谈会的时候,她和小舞说愿意对首长以身相许的典故来。真糗!虽然她们不知道她和首长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是在那样危险的时候,首长会突然现身亲自解救她,就搂在怀里那个样子……

    越想,她越膈应自己了。

    垂下头来,她有些不好意思。

    “168,我和小舞以前晚上吧……就是嘴上说说,没真想把首长怎么样的……”

    “你们想把他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关键的问题是……”宝柒这个人向来如此,说话直接,半点儿面子都没有给她,明明脸上带着笑容,声音却邪气得有些瘆人:“关键是他想不想把你们怎么样。而且吧……”

    “而且什么?”格桑心若是个直性子,受不了别人说话藏半句。

    “我说过了,165,你真的不要感激我。我本来也不是为了救你的。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这个人没有那么崇高的情操,我要救的人只是169。所以,收回你的感激吧,以后该怎么样损我,你还接着怎么损我。”

    话音落下,她加快了脚步。

    无奈地紧跟着几步,格桑心若有些难为情了,“我不会了,168,虽然你的军事素质是差了一点。但是我发现,你掌握的军事常识一点也不比我们少,是我们就该向你学习。我现在……我是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了,希望你能接受我的道歉!”

    “行了,我接受了!不过……”宝柒横了她一眼,望天无奈的小吼:“如果你不再损我了,我会退步的,你懂不懂啊?”

    拿下头上的军帽扇了扇,格桑心若脸上满是狐疑的色彩。

    “我不懂。”

    使劲儿拍一下她的肩膀,宝柒怨气冲天,“不懂就砍手!”

    格桑心若哪里知道,她宝柒就靠着她的贬损才能有前进的动力啊?

    不敢想象,她要是不损自己了,她该怎么面对那些凶残的军事训练。

    叹一口气,她兴致不高地继续往前走,看上去心事重重。

    事实上,格桑心若更加弄不懂了。可她是一个特别执拗又较真儿的姑娘,没有弄懂就非得弄懂,拽了拽始终闷着脑袋的曼小舞,向她施了个眼色,又跟上了她的步子。

    “168,我和164说过了,咱俩的命是你捡回来的。现在咱们又特别崇拜你。所以,咱俩决定了,以后在部队里,你让咱干嘛就干嘛,绝对不多吭半句!”

    不是吧?!

    宝柒侧过身来,有些惊恐的看着这两个姑娘!

    三个女兵的年龄相仿,心若小宝柒一岁,小舞小她两岁。做姐妹其实也是差不多的,而现在,瞧着她俩的意思,这是要搞部队小团体,要让她做她俩的女老大了?

    摸了摸下巴,她故意拧着眉头问:“部队不允许拉帮结派!”

    格桑心若看着她,说不出来是笑还是哭了:“168,就咱们三个女兵,谈不上拉帮结派。反正以后你就是我和小舞的大姐,只要是不违背条令条例的事儿,我们一切都听你的。”

    好不容易收了两个小妹儿,竟然还得受条令条例管制。

    宝柒的眼皮子搭拉下来,叹:“那就用不着你们了!”

    “为什么?”

    “因为我干的事儿,大多数都是违背条令条例的。”

    “额!”格桑心若噎住了,和曼小舞互望了一下,像是下定了决心,“不怕,从此以后,上刀山,下油锅,咱俩都听你的!滴水之恩都得涌泉相报,何况你救了我们的命……”

    又来了,又来了!

    宝柒有些无语了,尽管在这六天里她已经说了一百零八次,她救的人只是姚望,跟她俩无关。可是这两个人就像牛皮糖一样粘上了她,自己该吃的不吃,留下来给她吃。自己该喝的不喝,留下来给她喝。俨然一副她的命大过天的感觉,让她无语凝噎。

    看了看天色,想到这两个妹子牛逼的身手,她不由得又暗爽了一把。

    两个姑娘吧,除了脑子不太好使之外,其它方面还是真心不错的。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部队那么大个地儿,有两个小妹子跟着替她把风,日子也会好过很多吧?

    哈哈哈,狠狠攥了攥拳,她找到点江湖感觉了。

    一双狐狸眼睛眨巴眨巴,她长声叹道。

    “好吧,看你们的表现~”

    “好!谢谢你给我们改正的机会!”格桑心若和曼小舞涂着伪装油彩的脸上,那些六天下来的疑似锅底灰一般不明色彩都灿烂了起来。而且,拿枪的姿势,似乎都利爽了许多。

    离B点越来越近了,宝柒同志累得就剩一口气儿吊命。

    就着自己颜色已经走样的迷彩服袖子,她狠狠抹了满脸的汗水。

    一瞧这情形,格桑心若赶紧拿包里洗好的毛巾出来,“来,大姐,用这个……”

    “……”宝柒风中凌乱。

    大姐,黑老大啊!

    看了看不远处的小水溏,她觉得有点儿尿急了,摸了摸黏糊的脸和脖子,她和姚望交待了一句,又小声儿对走过来的格桑心若和曼小舞说:“你俩在这儿守着,我去那边儿方便一下!”

    “好,放心去吧!保证不放一只苍蝇过来!”

    “牛气!”

    冲她俩竖了竖大拇指,宝柒慢慢往林子间的小水溏走了过去,用水在脸上沸着洗了洗,又洗干净手就走到旁边的阔叶林里。窸窸窣窣的解开裤头,她蹲下去舒服了雨林中的最后一次,还没有来得及拉上裤头,就听到背后有一丝细小的动静儿。

    谁?!

    一个轻呼还未出口,紧接着,不待她回头和作出反应,她整个人就被来人给扑倒在了草丛里,一个如同枪支样的坚硬东西顶在了她的腰间,男人用纯正的美式英语对她耳语。

    “缴枪不杀!”

    ------题外话------

    那个那个,上菜了,有妞说最近感觉节奏有点慢!我觉着,看来大家并不太喜欢军旅的热血情节啊?!

    咳,我会注意一下的,保持节奏。

    不过,因为大纲是既定好的,所以情节什么的不会多做修改,一切都会按开始设定的写完。毕竟,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要是有不太喜欢的,实在抱歉了哦!~

    感谢支持宠婚,感谢支持二叔和小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