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21米  野战帐篷是个大问题!

章121米  野战帐篷是个大问题!

    咀咀——

    谢铭诚的哨子又吹响了,董教官拿着花名册在点名。

    宝柒心里紧张,站在在东方红机场整齐的方队中间,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猜测着。不过,除了手指在悄悄的动来动去,身姿站得直溜,一动不动。

    随着教官的口令,整个集训大队不过几十秒的时间,就完成了登机前的预备集合。

    黎明之前,黑暗还在继续。

    此时,除了机场上微弱的灯光,四周一片黑暗。光线昏暗得几乎看不清别人的脸。

    “报告,队伍集合完毕,人员齐备,请指示!”董教官合上花名册,清点完了人数向谢铭诚汇报着。

    冲他点了点头,谢铭诚再次站在了队列的前方。

    “地图!”

    声音刚落,两个战士拉扯着一副大大的地形图站在了队例前,‘嗖’的一下展开。地形图上,看不清楚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标着两个鲜红的A和B两点,看图间距到不是很大,不过,按照地图比例,却可以预见相距有多远。

    A和B,几乎横跨了整个地图的两端。

    紧接着,谢铭诚就大声说:“同志们,A点位置是你们既将到达的投放点。”

    说完,他又指向了地图上的B点。

    “七天以后,不仅我会在这里等你们,我们的首长,还有整个督导组的领导们都会在这里等着你们胜利归队。此次任务,以班为单位协做,你们在到达B点之前,必须采集齐备地图上分布的‘五树六花’交任务。关于五树六花的具体内容和资料,放在运输机上。

    同志们,在这七天的过程里,你们有可能会遭遇到各种阻挠,各种艰难,希望你们能圆满完成考核任务,无愧红刺精神——最先到达的有加分。最后到达的淘汰,没有完成任务的扣分。”

    “是!”一阵阵山呼海啸的大喝声,充斥在空旷的机场里。

    “注意,在归队之前,禁止以任何形势与外界联络。没有教官的命令,任何人不得中断考核任务。”

    “是!”

    “现在我宣布,新兵集训大队第一次小考野外生存训练开始。”

    “坚决完成任务!”

    再一次,山摇地动的呼声响过之后,二百多人的集训大队战士们便按照教官的指示,最后一次检查了每个人身上的装备。除了用于小组联络的通讯工具和一张标示不太明显的地形图之外,没有给他们配发指北针,也没有任何可以指明方向的设备。

    除此之外,就是那点儿需要维系七天的可怜食物了。

    嗷!宝柒想想心里就肝颤……

    不知道要去的目标地到底在哪儿,登机之前,大家伙儿心里都有同样的疑问。

    可是,却没有任何人敢问。

    因为,这就是部队,只有两个字的规矩——服从。

    “登机!”

    随着董教官有力的命令声落下,一个个战士排列整齐,各自登上了标有自己班编号的运—8军用运输机。

    “速度,速度!”

    上了直升机,宝柒将95式半自动步枪搁在边上,挪了挪身上的背囊,将它抵在折叠凳上做靠垫,四下环顾了几秒就找到了那个东西。果然,每个人的位置上都有一份关于五树六花的资料描述——

    谢教官嘴里的五树六花,原本是指佛经中的五种树,六种花。

    五树是指菩提树、高榕、贝叶棕、槟榔、糖棕;

    六花是指荷花、文殊兰、黄姜花、鸡蛋花、缅桂花、地涌金莲。

    红刺派发的资料上,对于这些植物与佛教之间的渊源没有太多的阐述,不过却是将植物的外形和特征,以彩色图片的形式印在了资料上,方便他们在收集时进行对比。

    不得不说,这是红刺难得的人性化服务了。没有直接用几句文字的方式给他们描绘,真心算是不错。要不然,非得大哭一场不可。

    这辆运—8运输直升机上,只有十三号人。

    其中,直升机大队派出运兵的驾驶员和副驾各一名,还有一个考核引导兵。除此之外,剩下的全是集训大队六五班的战士了。

    因此,大家坐在一块儿,并不十分拥挤。

    看完了手里资料,将它放在自个儿衣兜里,宝柒心里有些紧张。

    可是,她同机的战友们却都是老兵油子,个个看上去都像是去游行一般放松,或者心里紧张也没有表现出来。这时候,大多数都倚靠在折叠凳儿上闭目养神,保存体力准备迎接野外生存的考核。

    没有人聊天的机舱里,一片死沉沉的寂静。

    东张西望了老半天,宝柒靠在舱垫上,越发觉得背上的背囊抵着凳子有些不舒服了。当然她同样也知道,主要还是心里紧张影响了自己的情绪。

    “169……”实在憋不住了,她小声喊旁边的姚望。

    “嗯?”姚望侧眸望她,眉心是舒展的,正如他这个人的性格,啥时候看着都轻松。

    宝柒小声啜气,“169,你跳过伞么?”

    “跳过啊!”姚望小声回答,拧了拧眉,“干嘛问这个?”

    “咱们难道不是跳伞下去?”

    姚望失笑,“不会的,咱身上又没有背伞包,怎么跳?”

    扶额,宝柒摸了摸下巴,“那怎么办?难不成把咱们甩下去。”

    “到了指定区域,会有绳降投放的,你不要担心,不怕,没事儿的!”

    有过几年的兵龄的姚望,比起她这个半路出家的小菜鸟,专业方面自然不止是高了一个档次那么简单。而宝柒呢?现在知道的东西,大概比军旅题材电视剧那些多不了多少。

    不经意掠过几个战友打趣儿的笑脸,还有格桑心若同志的鄙视和讥诮,宝柒小小的撇了撇嘴,望着机舱门外已经稍稍有了能见度的流云飞掠而过……

    心,抽了抽!

    娘也,要说不紧张才有鬼了。

    “168,你不像胆小的人啊?”有战友起哄,戏谑着调侃宝柒。

    “啐!谁胆儿小了?”宝柒反唇相讥。

    “放心吧,有咱们在,绝对落不了你!”

    “多谢啦,果然仗义!”

    扯着唇笑了笑,姚望轻轻捅了捅她的胳膊,低下头小声在她耳边说:“不要瞎白活了,注意保存自己的体力,不要再说话。”

    “知道了!”冲他吐了吐舌头,宝柒闭了嘴。

    幸亏姚望提醒她,要不然差点儿忘了,除了肚子里和背囊里那点儿可怜的货。她未来七天啥吃的都没有了,还废什么话啊?

    对!保存体力才是最重要的。

    好在想东西只伤神,不废体力!

    吁了一口气,她脑子乱糟糟的想着,目光清澈的掠过姚望阳光刚毅的俊脸儿……

    然后,倚靠自己的背囊上,阖上了双眼休息。

    哒哒哒哒哒——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一阵直升机独有的轰鸣声密集响起之后,正处于半昏睡状态的宝柒同志被这阵声音给惊醒了过来。

    侧眸一看,天儿已经大亮了。

    而且,天气相当的晴朗。

    此时的机舱外面,可见群山环抱,雾气升腾。一架架拖着尾巴长长轰鸣的直升机远近不等的徘徊着,有些正在投放新兵。马达声,在耳边越来越清晰。

    叮——

    运—8的机舱门打开了,骤然之间,一股强烈的呼呼狂风呼啸了进来,夹杂着另外几架直升机的马达声,轰鸣着闹腾成了一团儿,将她本来就不太平静的心情弄得又紧张了几分。

    “六五班,准备!”引导兵在机舱里走了一圈儿,视线如同探测器一般仔细检查着每个战士身上的装备。

    每检查一个人,他就拍一下肩膀说好。

    当他带着鼓励的重重手掌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时候,宝柒心里稍稍又多了点儿荣誉感。

    好吧,死就死了!

    心怦怦直跳着……

    直升机在徐徐往下降落,用接近悬停的速度慢慢的降落着——

    机舱里的战士们已经全部站起了身来,携带着全套的武器装备并且各自检查。

    宝柒也站了起来,而这时候,引导兵喊:“六五班,检查通话器,听不清楚就汇报。”

    战士们压紧了耳机和送话器,果然,引导兵的声音就从通话器里传了出来。

    “六五班全体十人,既将投放,现在按编号汇报通话情况,完毕!”

    “是!”

    紧接着,161压着送话器小声回答:“161通讯良好。”

    162回答:“162通讯良好。”

    163回答:“163通讯良好!”

    轮到宝柒了,耳机里面‘嗡嗡’地响。不过,他们的话她还是听明白了,赶紧压着送话器汇报:“168通讯良好……”

    尽管她努力平息着自己,可还是感觉得到自己的心跳如雷。

    艾玛,现在她才终于知道,其实在她强大内心的表相之下,有着一颗嘎巴脆的小心脏。她特么要说半点不害怕,绝对是骗人玩的。因为,下面的投放点不再是绵延万里般的崇山峻岭,却是她完全不熟悉的那种热带丛林。

    “嘀——嘀——嘀——”

    直升机终于在一个适合投放的高度悬停了下来。

    同时,机舱前方的蓝灯急促的闪动了起来。

    她猜测,这是准备投放兵源的信号和响声。

    “滴——”接着,又一声呜咽般的长鸣响起!

    “准备离机!”直升机驾驶员离机的指令已经发出来了,站在最前面的几个战友想都没想,如同离弦的弓箭般,‘嗖’地拉着直升机绳梯就猴子般往下攀援,迅速的消失在机舱里了。

    姚望站在宝柒的前面,拉着绳子之前返回看了她一眼,小声告诫她。

    “不要怕,跟着我下来。”

    不要怕!握拳,宝柒也在对自己这么说。

    向前迈出了一脚,拉着绳子时,那阵风大得差点儿直接把她给卷了出去。

    不怕才奇怪了!

    脚终于颤抖着迈出去了,望着脚下的高度,她的脑子有片刻的空白。

    可能是太过紧张的原因,对于她首次直升机绳降的经历,她事后怎么也想不起来过程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被那绳子给弄到地面儿的。只觉得脚下像踩着无数的白云一般轻飘飘的,看着脚下没有边际的热带雨林直颤歪。

    心,慌了又慌。

    “168,不要怕……手抓紧!着陆记得顺风……”

    不远处,离她不过几米的地方,正是姚望在对她耳提面命。

    咳,准确来说,是她脚下几米处。

    听到他的声音,她心神稍稍定了定,和他保持着距离慢慢往下滑落,浑身上下都是涔涔的冷汗。

    “哎哟——”

    最后一下落地时,她本来觉得自己选的位置挺好,可以跌落在一个草丛里。哪里会料到,着陆时跃下用力过猛,一屁股就跌倒在了地上,差点儿开了花。

    姚望速度极快的扑了过来,将她扶起,“168,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没事!呵,169,还挺好玩的。”

    “好玩?”姚望哭笑不得。

    “哼!娇气,我看七天啊,有人总得饿死!”格桑心若拍了拍身上的土,不屑的看着她摸着屁股的可怜样儿,满脸都是看不惯的讽刺,“哦,不对,是我们班的全体男兵饿死,最后剩你一个——还得饿死!”

    翘起嘴唇,宝柒直接反击,“不服?那是姐的魅力,要不要传授你几招?”

    越是别人不爽她,越是让别人更加不爽,这就是她的作风。

    宝妞儿歹毒啊!

    果然,格桑姑娘的苹果脸,气得比苹果更加通红!

    双手叉着腰,眼看她又要还击了,作为六五班的班长,姚望有些头大,不得不起带头作用。扶起宝柒,沉着嗓子低吼:

    “别吵了,集体队伍,向目标推进!”

    “哼!”格桑心若哼了哼,不爽到了极点,“护着吧,啊!有你好果子吃!”

    拧了拧眉头,姚望有些不耐烦。

    没有理会她,他拽了宝柒一下,“跟紧我——”

    “是!”勒紧了肩带,宝柒回应。

    一挥手,姚望指挥:“兄弟们,大家都跟上!”

    “跟上,跟上!”

    宝柒收拾起和格桑斗嘴的心神儿,跟着小组战友往热情丛林的深处前进。

    相对于京都,这里完全是另外的一个世界。

    身处南方的热带雨林,看不到电视画面上切下来那些让人憧憬的热带风光,也没有动人心魄的傣家风情,更没有漂亮的傣族小妹子跑过来拉住他们的手过泼水节跳愉快的傣舞。

    因为,这里完全是一个趋近原始的深山老林,压根儿就没有人烟。

    而且,还会有野兽出没。

    六五班是全集训大队里最为特殊的班级,一共十个新兵,里面有包括宝柒在内就有三个女兵。当然,除了她之外,格桑心若和曼小舞都不是小菜鸟。其它几个男兵,更是个个牛逼兵王出身,没有一个人是好相与的。

    因此她们推进的速度很快。

    可是没有想到,不过前进了五公里,刚刚进入雨林的首次合作,六五班就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差点儿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以格桑心若和曼小舞为首的五名战士,她们坚持要往偏僻的小道上前进,理由是小道更捷径,那种地方也容易找到五树六花。可是,宝柒却认为应该走容易走的路,要走就走大路,一来这样没有那么辛苦,能够保持自己的战斗力,二来也不容易遇到麻烦……另外有两个人保持中立。

    一来二去,争得就急了。

    格桑心若瞪着宝柒,嘴里满是嘲讽,嗤道:“168,你既然那么怕吃苦,干嘛来当兵?回去给男人生孩子去吧!”

    孩子两个字儿,刺了宝柒的耳朵。

    心弦弹了弹,她压下了那口气。望了望天色,挑着眉头不疾不途的申辩,“165,请你不要做人格侮辱。你凭什么就认定小道上就有五树六花,大道上就它没有?你来过还是怎么的?”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血狼师父教导她时说过,在野外生存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愿意走捷径。可是,真正聪明的人,为了保存自己的体力和战斗能力,都尽量不会去挑难走难迈的地方,因为那样,会让自己提前陷入精力不济的状况,不利于长久存活。

    相信师父的话,所以她坚持!

    看不惯她什么都不懂还要插上一脚,格桑心若气急之下,嘴上也不饶人。

    “弱智女!你究竟懂什么?你当兵才几天啊?全班都因为你拖后腿,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耻辱?嗯?”

    咬了咬牙,宝柒挑了挑眉,不屑的反击,“有大路不走专插小道的人,才他妈弱智。只有神经病才故意去爬山涉水,你强,你爬呀……”

    “你什么意思?”

    “啧啧,什么什么意思?不就是你理解的意思喽。”看着这位姑娘,宝柒有些头大。她觉得接下来的几天,自己没有饿死累死,也会被她给叽歪死。

    想了想,她提出一个建议,“要不然咱们分组行动?”

    “不行!”不料,大家伙儿通通反对,格桑心若更是直言不讳,“168,谢教官说了,咱们这次小考是以班为单位的,你要是不幸牺牲了,更得要拉低咱们的整体水平。”

    牺牲了,丫说得真难听!

    一屁股坐在地上去,拽了根草叼在嘴里,宝柒对这姑娘有些无语。

    难道自己真就长了一张拖后腿的脸?

    姚望伪装油彩下的脸看不分明,不过他的眼神儿一直盯着自信满满的宝柒。

    其实他心里有些想不明白,按照他对宝柒的了解,她没有从军的经验,跟着大部队走就是极好的,没事不会去纠结走什么路的问题。而且,她这个人的性格使然,如果她没有相当的理由,绝对的把握,是不会在这种大事儿上固执己见的,除非她胸有成竹……

    想到她消失的两天,想到她和冷枭的关系……

    心里一凛。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觉得她的话非常的有道理。

    毕竟,谁都没有在热带雨林呆过,凭什么就认定好走的路上没有五树六花?

    沉吟几秒,他终于挥了挥手,“行了,都别走,都听我的,走大路。”

    “169!你,我说你别太过份啊。循私情,搞舞弊,不是部队军人的作风——”闻言,格桑心若气得真急眼儿了,迫不及待地挺起胸膛表示反对,就连曼小舞也开始声援,觉得姚望太过明显是护着宝柒。

    正了正头上的战术盔,姚望放冷了声音,“我是班长,执行命令!”

    “是!”除了格桑心若,其余几个战士全部回应,站起身来准备出发。

    可是,格桑姑娘真心不服。她简直已经无法再容忍这两个人了。她因为‘亲眼目睹’过两个人有私情的事儿,因此,非常讨厌部队有这样的歪风邪气。

    一把将枪陀子杵到地上,她大声说:“现在,我要向总部汇报情况,我不服!”

    “谢教官说,在归队之前,禁止以任何形势与外界联络。”姚望面色沉了沉,速度极快的打断了她,在昏暗的晨光下,他涂着伪装油彩的俊脸虽然看不分明,可是,他发起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狠来的样子,竟然越瞧越帅。

    “你……”死死瞪着她,格桑牙齿磨得咯咯作响。

    然而,他说的没有错,谢教官是说过不能联络。

    而且,她即便想汇报,现在也没有向外界联系的通讯器材,她怎么汇报?

    “行行行,你们好样儿的!完不成考核任务,通通等着为了一颗老鼠屎被淘汰吧!”转过身,她愤慨的大步走在前面,咬紧了牙齿。再转头时,看到几个男兵争先恐后跟着宝柒,恨不得背着她走的样子,心里更是深痛恶绝。

    果然是标准的祸水女人,根本就不该来部队当兵,只会破坏纪律和祸害别人。

    看了她的背影一眼,宝柒不知道怎么的,却笑了。

    对于这个格桑姑娘,其实她真心讨厌不上来。虽然她从来不给自己好脸色,心里也是真真的瞧不上自己。不过不管怎么说,不管喜不喜欢,讨不讨厌,她都是从明面上招呼她,她和游念汐之流不同,因为她从来不会在私底下给她使小绊子,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因为原则问题。

    其实,这样儿的人挺好收拾的。

    她太直,不懂得虚伪!

    一路走,一路找,大概前进了二三十里路,宝柒已经累得汗如雨下了。衣服完全湿透了,整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不“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过她却拒绝了姚望和其它战友要替她负重的请求。

    她是一个兵!她记住了!

    不得不说,血狼师父真是天才。和他说的一样,几十里的路上,他们不仅没有遇到什么野兽拦道,更没有什么毒气阐气怪气,轻松应对完之后,竟然还平顺得不可思议的就采集得到了五树六花中的三件——贝叶棕,缅桂花,黄姜花。

    第一天就完成三件,会不会太容易了?

    宝柒心里到没有骄傲,觉得纯属巧合。可是,战友们对于她的佩服就多了起来。

    老实说,对于别人的表扬,她的心肝儿有点虚。

    如果这件事儿不是谢铭诚在全权指挥,冷枭从头到尾连面儿都没有露过,她真的有点怀疑冷大首长是不是真的徇私舞弊了——比如:故意把他们这队投放到那个点儿,并且事先让血狼指导她应该走哪一种道路,然后顺利采集到三样东西。

    望天!

    她胡思乱想着,最后叹息,这纯属虚构,那臭男人最重视的就是原则了!

    又怎么可能?

    终于,第一天野外生存结束了。

    傍晚时分,气候诡异多变的雨林下起雨来了。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目前所处的地方正正位于我国最南边,离他们所在地大概六七十公里之外,就是世界闻名的‘金三角地区’。

    天色。阴暗了下来。

    没有想到,因为晚上到底在哪里扎营的问题,六五班第二次又发生了小小的争执。最后,还是姚望不得不一捶定音,出于对六五班全体战士的安全考虑,选了个背风的半山坡‘安营扎寨’。

    冒着绵绵的细雨,男兵们很快便搭建好了一顶班用野战帐篷。然后,又迅速在帐篷上拉好了伪装防护网。

    热带雨林的天,变得真快,帐篷刚刚搭建好,雨便越下越大了。

    帆布制造的帐篷顶上噼里啪啦响过不停,十个战士累得横七竖八的在里面躲雨。帐篷的门口,还有几个大大的钢盔帽倒放着,在接雨水……

    截止目前,有些人的干粮已经去了一半儿了,而现在还没有过第一天。

    另外……

    作为特殊的六五班,还有一个说严重不严重,说不严重又有点尴尬的小问题。

    这次野外生存考核,大队给配发下来的都是统一的班用野战帐篷,对于其它小组来说完全没有问题,几个大男人晚上挤在一堆儿就睡了。

    可是,他们班不同,活生生有三个姑娘。

    七个热情的大小伙子,三个姑娘睡在同一个帐篷底下,多少还是有些不便的……

    结果,为晚上睡觉的位置问题,第三次紧着就争执来了。

    而这次对象不是宝柒和格桑心若,而是七个男爷们儿。

    班用帐篷,自然辅成大通铺。格桑心若和曼小舞挤在一头已成定局,宝柒在无奈之下,就成了活不拉叽男女兵之间的隔离线。那么,她旁边的位置就成了黄金地段,绝对的香饽饽,七个男兵,个个想挨着她睡。

    要说男兵们心里吧,要真想干点啥也绝对是不可能的。

    可是,都是血性男人,谁又会不想自己是那个护花使者啥的呢?

    同样作为男人,又和宝柒关系最好的姚望,他自然也是不肯让步的。

    他的目的非常简单,他和宝柒小孩子时候就光着膀子躺在一块儿过,太过正常。出于对宝柒的“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保护考虑,他肯定不愿意别的男人挨着她睡觉,或者在心里意丶淫她,哪怕只是视线也不行。

    至于其它的几个男兵,或多或少也有类似于他的想法。总结来说,每个男人都认为自己肯定是他们当中最纯洁那一个,其它人的心思都是绝对不单纯的。

    因此,谁都不让谁……

    这么一来……

    说着说着,七个男兵就争执了起来。

    对此,姚望非常恼火。

    可关于这个睡觉位置的问题,如果他要再以自己班长的职务来压人,好像就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怎么办?到底是打架决胜负,还是猜拳断输赢?

    一时间,纠结了!

    宝柒撑着脑袋倚在那儿,受不了耳朵边上的‘嗡嗡’声了。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这几个肝胆相照的哥们儿,但私心里还是觉得姚望最为安全。

    小手挥了挥,她黄莺般的嗓子划拉而下。

    “停停停,粮食不多,节约点体力吧。我要和169睡!”

    ——★——

    “我要和169睡……”

    一声清脆的声音通过定位监听器传过来时,冷枭本就阴鸷的面孔,在暗夜的灯火下,显得更加暗沉了几分,拳头差点儿把茶几砸碎,声音冷得刺骨。

    “狗日的谢铭诚!”

    “哈哈哈——”坐在他对面沙发上的血狼,睨着他丰富的表情,大笑不停。

    枭爷恼了,怒了,沉志喝止:“闭嘴!”

    “额!……”摸了摸鼻子,耳钉划拉着的光芒照在血狼年轻的脸上,邪魅又优雅,“老鸟,这可不关我的事儿啊!?你别瞪我——”

    鼻翼里冷哼一下,冷枭面无表情,心里的不爽快要爆棚了。

    谢铭诚啊谢铭诚,到底是该夸他正直无私,憨直仁厚,从来都按规矩办事儿呢,还是该骂他榆木脑袋,或者故意找枭爷不愉快?!这厮明知道有女兵,明知道宝柒也在考核队伍里,为什么就不懂得迂回一下,给她们队伍准备单兵帐篷,干嘛搞什么班用帐篷?

    枭爷恼啊!

    妈的,诚子狗日的肯定诚心膈应他的。

    可是,现在他又能怎么办?

    考核已经开始了,他现在的位置离宝柒至少有几十公里,正是此次任务完成的B点集结地。难不成,他现地去把她给拖回来,不让她跟别的男人睡?

    虽然此睡不是彼睡,可是怎么睡都让他不爽!

    查言观色之下,血狼继续为了自己的休假而努力,“老鸟,要不要我去实地侦察一下,看看他们究竟怎么睡?要是睡的姿势不好不对,我就把徒儿给带回来!”

    “滚!”

    心里到是有这想法,但冷枭他能这么干么?

    不能!

    拧紧了眉头,枭爷心尖上蒙了灰,不爽地睨着他的耳钉。

    “过来啥事,说吧。”

    “一半公事,一半私事!”黑色的军靴修饰着劲腿,血狼左腿搭在右腿上,邪气的勾着唇笑着,递给冷枭两个文件夹的资料,“先看哪一个?”

    “公事!”冷枭脸色不愠。

    “诺……”将其中一个资料袋递给他,血狼敛了的神色也严肃起来,“曼陀罗组织首脑昨日出现在东京,参加一个与政府新阶段对华计划有关的会议。而这个会议,与贵公司50吨级的振动平台研发有关……”

    随着他的介绍,冷枭翻阅着资料,冷着脸没有声音。

    血狼习惯了他的沉默,犹自从文件里抽出一个东西来。

    “另外,还有一个额外的收获,曼陀罗组织首脑上野寻……身世秘闻……”加重了身世秘密几个字儿,血狼飞扬的脸上有些得意。

    要知道,挖掘一段三十多年前的秘密可真心不容易,没少耗费他的脑细胞。

    打开那段秘闻资料,冷枭的脸色微微一变。

    顿了顿,小声喃喃:“真是没有想到……”

    “没想到吧?”挑着唇,血狼摸了摸耳钉,歪着头问:“老鸟,你有没有感觉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闻言,枭爷冷峻的脸更沉了几分,“什么问题?”

    歪了歪嘴,血狼暗示他看向自己帅气的脸,眼睛微眯着,“自从我接手血狼小组之后,咱们的日常工作开展的井井有条,正在稳步向前发展,世界上,就没有我血狼破获不了的秘密,就没有我解决不了的……”

    “少吹牛,游念汐呢?”冷冷打断他,枭爷泼冷水的功夫,绝对堪称世界一流。

    “这个么,这个……”对于那次栽跟头的事,绝对是血狼的奇耻大辱。尤其还是姓游的娘们儿,竟然真的就凭空消失不见了一样,地球上都没有她的影子了。

    轻咳一下,他试图转移冷枭的注意力,指了指另外的资料袋。

    “来,老鸟,看看这个呗,这是今天我过来的私事儿。我专程找了十个世界级的室内装修大师,各出了一套婚房的设计方案,就等着你亲自定夺。怎么样?够意思吧?”

    看了看他张扬着笑容的脸,冷枭冷冽的声线不变,“瞧把你得瑟的。”

    “我靠!”放下翘着的二郎腿,血狼目光烁烁打量他,无名指抹着眉梢,扬起的唇角线条邪气又暧昧:“老鸟,我这是仗义啊!为了你的性福,我牺牲了自己的泡妞时间……多伟大的精神啊?成全大鸟,牺牲小鸟,我容易么我?”

    “谢谢!”冷色的眉头微挑,冷枭对他的幽默置若罔闻,继续翻看着手头的设计方案。

    别说,还真心不错。

    “诶诶诶,你的谢意不太诚心啊?要真诚心就给我放一个月的假,容我去找个妹子呗?”俊眉拧紧着,血狼有些邪气的脸庞三分无奈七分无辜,“老鸟,说真的,你看看我。自从被你收至麾下,完全没有了私人时间,啥时候才能传宗接代什么的?”

    “打住!”冷色的暗芒扫过他的耳钉,冷枭不爽的哼了哼,“少他妈来这套,以为我不知道你?”

    “我?……我怎么了?”

    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血狼故作不解。

    冷唇微抿,虽然冷枭明知道他要找女人都是借口,想着去玩他那些危险的极限运动才是真事儿。不过,看在他为了自己这么尽心办事的份儿,想了想他又承诺。

    “啥时候有喜欢的女人,啥时候休假!”

    血狼哀嚎不止,“老鸟,你这不是摆明了逼着公鸡下蛋么?你想想,你不让我休假,我上哪儿找喜欢的女人去啊?”

    “没有喜欢的女人,你休假干嘛?”冷枭眸色沉了下来。

    “……完全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血狼愣了愣,舔了舔自己唇角,噗哧一下就笑了,精致的五官带着邪气的质感,‘啪嗒’一下,军靴就踩在茶几上,“得了,你行!甭管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总归是先有冷枭,再有血狼。我遇到你,命就不好。”

    “愿赌服输!”挑着眉头,听着监听器那边儿传来的动静儿,冷枭阴沉的脸没有半点儿热度。因为这时候,宝柒和姚望正在小声说话,窃窃私语的声音传过来,听上去特别有小情侣的感觉。

    啪……

    直接将手里的资料放到桌上,他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老鸟,难受了吧?!”

    见到他心里不爽快了,血狼就开心了。

    暂时先忽略掉自己因为输给他一次,就赔上了终身的历史遗留问题,他微微眯着自己的狼眼,歪了歪头,望着冷枭时的笑容,意味无比深长。

    “老鸟啊,咱血狼小组的配发的定位监听器,是不是效果太好了一点儿,嗯?”

    冷眉垂着,枭爷保持缄默。

    心里却恨恨,定位监听器的效果,真他娘的太好了,就连那个女人的心跳声和呼吸声都可以清楚的传过来。关键的问题是,如果就她一个人的呼吸也就罢了,偏偏还能听到男人的呼吸……

    一只小猫爪子,不停在他心脏上挠挠着。

    让他有一种冲动,想现在进去考核区域把她弄出来。

    摸了摸耳钉,血狼‘好心’的提醒:“老鸟,他们好像真要睡觉了?咱要不要采取点儿行动啥的?真受得了媳妇儿和人家睡?”

    夸张,那边儿只不过在商量晚上轮流值班守夜的问题……

    可是,明知道他在夸张,枭爷面无表情的冷脸,还是凝结成了大冰块儿。

    拧了拧冷眉,拳头微攥,用一种诡异的冷冽姿态僵立着。他并没有像血狼预见的那样突然大爆发,而是如同一尊渡冰的雕像一动不动,冷声命令:

    “三秒钟离开,一,二……”

    “开不起玩笑,我闪!”感觉到男人身上的凉气儿森森,血狼不再逗留,离开走甩给他懒洋洋的一句:“我也睡觉……”

    说到睡觉,这会儿冷大首长的心情,四个字形容——心烦意乱!

    血狼瞅了他两秒,大笑离去。

    僵坐回去,冷枭点了一根烟儿,心里纠结着吸了一支又一支。

    不再说话,他就端坐在那儿,时不时抬起手腕看看时间……

    外面,雨声,哗啦啦的响……

    监听器里的呼吸声,慢慢匀称了下来,她好像真的睡着了……

    这个女人,在哪里都能睡,和谁在一块儿都睡得香。

    傻不傻?被人卖了不知道。

    一方面希望她能够好好睡觉攒足了精神,另一方面却因为她不在自己身边也睡得这么香而矛盾。谁说纠结的只有女人?!有很多时候,其实男人也会有同样的纠结。

    这个夜晚,对于枭爷来说,时间流逝得特别慢……

    面前的烟灰缸里,集满了烟头儿。

    凌晨时分,完全没有睡熟的冷枭,突然被监听器里面划破空气的大吼声给彻底惊醒了。

    “同志们,快醒醒,不好啦——”

    ------题外话------

    感谢姐妹们的支持!木马!最近的情节留言特别少,大家有啥想法什么的么?咳!心里有点不踏实啊!姑娘们,可都在啊?!

    ——

    《宠婚》荣誉墙:

    新晋衔解元一名——【叮叮当绿叶】姑娘,拥抱,戴大红花,巴巴掌拍起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