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19米  得!使劲儿拽呗!

章119米  得!使劲儿拽呗!

    “宝柒。”

    冷枭眸色沉了沉,轻声喊了她一下。

    像是责怪,可是话里却又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更多地是对她没有办法的一种无奈。本来他带她出来就是为了体质野外生存训练,如果现在他背她出去,还像什么话?训练不是瞎扯淡么?

    “二叔……好不好嘛?”见他已经隐隐有些动摇,宝柒再接再厉,继续拿着嗓子叫他。

    不为别的,就为了充满调动他的难得的恻隐之心。

    “嗯。”

    一梗脖子,冷枭闷闷应声,到底还是同意了。

    啊哦~

    微笑,咧嘴,挑眉,垂眼,几个不经意的细小动作之后,宝柒已经双手缠在了他的脖子上,或者说整个人树猴一般挂在了他的身上,“二叔英明神武!行了,我已经吃饱了,我们出发吧?!”

    好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一句英明神武,利用人之前先得把人给捧得高高的,是宝妞儿的惯常手法。

    冷睨着他,冷枭心里明白,并不作声。

    心说对她宠不得,可又没有办法拒绝。

    寒眸微敛,他终究还是揽紧了她的腰,大掌放在她的脸颊上捏了捏,板着脸的严肃样子特像一个长辈在斥责自家的闺女,“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绝对的仅此一次啊!开玩笑,过段时间我就练成神战特种兵了,哪儿还需要你来背我?!哼,到时候啊,你跟在我屁股后面求着我——宝柒,来,我背你一下吧?嚯嚯,我都不带理你的……”说得是眉飞色舞,比划得是夸张万分,宝柒妖娆娇俏的小模样儿,配上她凌乱着头发的样子,特别俱有搞笑气氛。

    想笑,又没笑,冷枭的唇角忍不住狠狠抽搐。

    依了!

    将她放到地上坐好,他开始劳工命地收拾起自己带进来的装备和物品,然后将军用背囊挂在宝柒的肩膀上。接着,他又脱掉了自己的军装外套,大冷的天儿,上身就只剩下了一件儿军衬衣。

    军衬衣扎在他笔挺的军裤里,将他高大的身形修饰得格外惹人英挺桀骜。从宝柒坐着的位置往上看,角度刁钻万分,面前的男人,简直阳刚完美得快要爆炸,英俊潇洒得惹全地球男人嫉妒。

    心情好,瞧什么都好。

    差点儿乐得吹色女口哨,她唇角轻扬,“二叔,帅气!”

    冷眸微垂,冷枭知道她话里没有几分真诚。

    伸手解开军衬衣领口的两颗扣子,露出一片完美健硕的胸肌。然后,向前微微一倾身,手腕伸到她的面前,声音凉凉的说:“袖子给我挽上来!”

    宝柒挑着眉头:“手痛!你自己不能做啊?”

    “快点!”冷冷小声吼着,冷枭的面上满是不耐烦。

    其实他没有说,自己卷袖子上去的感觉,和她替他卷袖子的感觉又怎么会一样呢?

    “就知道凶我!”

    要求人,先软服。

    宝柒无奈了,像一个小女人替自己男人卷袖子那样,卷完了左边儿又卷右边儿,嘴里小心咕哝着埋怨。

    这一幕画面,没有暧昧,只有温暖。

    等做好出发的准备工作,冷枭背对着她蹲下了身。

    “上来!”

    “OK!”视线落在他宽阔厚实的后背,宝柒暗暗咽了咽口水,挪了挪身上背囊的带子,大方的将身体覆了上去,潇洒地勒紧男人的脖子,如同骑马一般指挥了起来。

    “大马儿——驾——驾——”

    “我操!”

    得了便宜还卖乖,也就是她了!

    说他是马能行么?冷枭反手在她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心里有着深深的懊恼。

    想他本来是一个洒脱不羁的男人,什么时候会背着一个女人走来走去?幸好这是在了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要是他背上驮个女人的画面被外人瞧到,估计全京都市的牙科医生就得忙死不可——为啥?大牙笑掉了一片呗!

    不曾想,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他背上的小祸害就拽横了起来。

    双手狠狠勒住他的脖子,她问了一句特严肃的话。

    “二叔?你小鸟长后面?”

    “……”眉头一跳,冷枭默了。

    然后,将背上的女人往上掂了掂,继续迈着大步前进。宝柒的身体较为纤瘦,没有多少重量,背在他的背上像背了一个小孩子。

    枭爷轻松无比,她惬意无双。

    哧哧——

    从齿缝儿里挤出几个压抑着的笑声儿来,宝柒向前歪过头去,嘴巴凑近他的耳朵根儿,得瑟的小声说:“我说的是实话啊!要不然,你怎么操?我可是在你背上呢?嗯?说说你的新型技术方式。”

    如果说这句话的人不是宝柒,冷枭绝对会认为她是在调戏。

    可她不是宝柒么,小流氓说话的邪恶习惯已经让他产生了相当大的免疫力。只是琢磨不明白,这么小一个丫头,脑子里怎么就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古怪思想?!

    不搭理她,要不然这家伙越说越来劲儿。

    沿着进山时的路,他走的速度非常之快。

    “喂,二叔,你生气了呀?”覆在他背上的宝柒,看不到他面上的表情,只是好半天没有听到他说话感觉有些奇怪。宝妞儿这个姑娘本来性子就洒脱,说什么话都是直接又搞笑,自个儿在那寻思,还没想明白怎么又会惹着他了。

    平素里惹着他了,她到是不怕。

    现在却怕得要命!就怕他把她甩下来,让她自己走出去,那就要小命儿了。

    “没有。”好在,随着,冷枭的声音就从前面传了过来。

    “那就好!我就说嘛,我家二叔可没这么小气。”宝柒涎着脸又笑了!整个身体全部靠在他的背上,似乎能感受到男人强劲的心跳。

    怦——怦——怦——

    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混杂在了一声儿

    阵阵的心跳声,如同一种不可摧毁的力量,越发坚定了她必胜的信心。她想:越是艰难不容易做到的事情,她越是要完成,当成生命的挑战。她一定要在各种危机面前创造奇迹,不能总是依赖于他。

    她在琢磨小考,冷枭却在咀嚼她话里‘我家二叔’四个字。

    好半晌,只有呼呼的山风声。

    一会儿之后,冷枭声音沉沉的打破了沉寂:“宝柒,等集训完,咱把证儿领了吧?”

    “呵呵……”宝柒浅浅干笑,小手搭在他的肩膀抖了抖。

    证儿,当然指的是结婚证……

    不过么,说什么都成,就是说到领证儿,她觉得是一件好高难度的事。

    “笑什么?”冷枭侧过头来,望入她的眼中。

    “没,没笑什么啊!放心吧,我会跟着你的!”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

    她像是说了一句什么承诺,一句冷枭其实特别需要的承诺。但是,说到底,她又什么话也没有说过。她说她会跟着他,她又以什么样的形式跟着他?

    冷枭目光暗淡了!

    他这么严肃的问她,她竟然这么随意的打发他。

    一句跟着她,意味儿明显,不过就是哄哄他罢了。

    喟叹一声,驮着她的男人声音更沉了几分:“宝柒,你该知道我的意思。”

    “……啊?你什么意思?”

    “装傻?”

    “嗤!二叔,我还用装么?我本来就是真傻!宇宙无敌超级大傻就是我了!”

    吃吃笑着,宝柒轻松的用一种诡异的绕弯术,想把这事儿给绕过去。

    冷枭低下头,睨了睨她勒着自己脖子的手腕,狠狠一口就咬了上去。

    “嘶……喂,那是肉啊二叔,会痛的好不好?!”宝柒压根儿没有料到男人会有这么突然的恶劣举动,痛得闷呼一声,身体颠簸着挣扎了一下。

    “别动!”

    淡定地松开嘴,冷枭再次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并收回了视线,什么解释也没有。

    不过,宝柒心里知道。

    叹!

    撇了撇嘴巴,她抬起自己的手腕来,看了看上面那一道清晰的牙印儿……

    哀号着,又嚷嚷开来——

    可是,冷枭沉默了。

    加快了脚步,他大步不停的往出山的路上移动着矫健的步子。男人背着女人,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块儿,一场背人之旅于他而言,是人生初体验。不过,每多走一步,他的脚步就像又沉重了几分。

    “哇哦,二叔,你真不是盖的,果然厉害啊!背着我这么一个大活人,走路如飞,都不带喘气儿的。”

    宝柒从来不吝于褒赞,尤其是对冷枭。

    鼻翼微翕,冷枭没有说话。可是,托着她的劲手却是紧了紧。

    心里烦躁,谁又能说他的动作里,不是满满的宠爱咧!?

    “二叔!”在他的背上,宝柒言语很轻松,心里却没有半点儿放松。不管自己手上的劲儿大不大,她使劲儿勒着他的脖子,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喊他说着不着边际的话题。

    其实说白了,她无非就是想转移刚才那个话题引出来的不愉气氛。

    “……二叔,快看那颗树,长得好奇怪?”

    “……二叔,你看那边儿,好多野花……果然啊,野花比家花得好……”

    “……二叔……”

    无数句二叔出口,男人都没有说话。

    任由她在背上使劲儿的作,冷枭背着她一路往大山外走。

    牛逼的枭爷,差不多二十来里的山路,他背着个女人,如履平地般不过只花了几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赶到了他们停车的地方。

    一把拉开异型征服者的车门,冷枭直接宝柒安置在后座上,‘砰’地一声,狠狠关上车门儿。

    随后,他自己绕过去进了前面的驾驶室。

    还真气眼儿了?!

    宝柒撑了撑额头,决定暂时不恩将仇报了!

    汽车还没有发动,她‘嗖’的一下就从后面跳了过来,直接微笑着坐在了他旁边的副驾上,邪恶的样子看着忒欠抽:“我还是坐在前面好点,方便看风景——”

    冷枭眸色冷冽又暗沉,钉子般落在她脸上,没有表态。

    冲他挤眉弄眼的乐呵着,亏得宝柒在山里折腾了那么多个小时,一双眼睛还能亮晶晶的,果真是个干特种兵的好苗子,“喂,二叔?你发什么愣啊?得了,别瞧了啊,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一会儿回去让你瞧过够!”

    男人黑沉的眸子闪了闪。

    心里,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说来真是奇迹,一个可以掌握无数人生死和命运的男人,偏偏拿一个小女人没有办法。

    此时,车窗外的日光浓烈了许多,一点点挤了进来凑热闹,不偏不倚就落在男人紧抿的冷硬唇线上。唇形的弧度恰到好处地将他俊朗的样子映衬得更加完美。

    同样的,也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再一再二再三的变相求婚,被一个小女人再一再二再三的变相拒绝了,他心里能好受么?

    不好受吧?

    呼吸重重,锋眉轻挑。

    他看着她,恨不得直接将她一口咬下去,吃到肚子里才妥当!

    “二叔,收魂儿了?”宝柒在他眼睛前面挥了挥手,痞痞地勾着唇望着他,一双潋滟的眸子里荡漾着勾人的波光,慢慢地,一点一点绽放了笑容,脑袋柔柔软软的靠到他的肩膀上,嘟起了粉唇小声儿要求。

    “你好久没有吻过我了,我要你吻我……”

    这样的要求……

    男人拧眉,喉咙滑动一下,却没有动作。

    咬了咬下唇,宝柒昂着下巴,凑上去,主要吻住了他。

    小丫头!冷枭冷眸微眯。

    他的本意只是凉她一会儿,等她集训回来再秋后算账。哪知道这个女人是经不住凉的,他不招惹她,她也是会来招惹她的……

    空气里弥漫的销烟味,在两个人四片唇相触时,竟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唇齿的缠蜷里散了开去。

    剩下的,只有情暖味道在彼此唇舌间萦绕,化开——

    时间仿佛停止,不知道过了多久……

    轻轻喘着气儿,宝柒贴着男人的唇,轻咬了一下那片冷硬的唇瓣,喃喃说,“二叔,不要生气,嗯?你懂的!我做不到。”

    男人的喉结上下滑动着,梗了又梗。

    大手终究还是落在了她的下巴上,托起来啄了一口,他冷叱。

    “没良心的狗东西!”

    凝视着他冷峻的脸孔,宝柒的视线仿佛划过了时光的纹路,心思辗转间,竟找回了好多年前那个爱上二叔的小姑娘心思。唇舔了舔,又贴了上去,以一种她独有的方式轻轻摩挲他的唇,微眯着眼睛乖巧的样子,像一只会撒娇的小猫儿,一只爪子揽着他的脖子,一只小爪子不停在他胸前挠挠。

    “二叔……吻我……”

    “你个小混蛋!”

    心间一凛,男人的铁掌猛地按住她的后脑勺,很快并掌握了这个吻的主动权,将她整个人压了下去,掌握在自己的怀里,一遍一遍吮吸她甜美的双唇。

    他喜欢吻她,从来没有吻够过!

    “二叔……”唇间呢喃,宝柒的双手紧紧揽住他的脖颈,气喘吁吁地将身体贴紧了过去……

    一个热吻,再次在车里蔓延……

    真是一个小冤家,冷枭无奈。

    心里再多的想要做点儿啥,却又不得不因为她明天的小考而停下。

    抬起眸子里,忽视掉里面的火花,冷枭决定了,等她这次小考结束,一定要狠狠收拾她一回。狠心下得极大,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贪图的其实不仅仅是她和自己缠绵时的妖娆。

    更多的是想要将这个女人,长长久久的锁定。

    “够了吧?”

    “嗯……”拖长了声音,宝柒脸诡异的红了。

    “就知道膈应老子!”冷枭恨恨地骂咧一声儿。

    宝柒也不知道他究竟消了气儿没有,不过,一秒钟之后,汽车就发动了。异型征服者强大的爆发力之下,汽车以急快的速度往不远处的国道公路窜了过去。

    睨着男人轮廓冷硬的侧颜,宝柒心里暗笑。

    能骂她了就算是好了吧?证明他把那事儿又想通了吧?

    不过,她知道这个男人真是一个相当有耐性的主儿,他决定了的事儿,很少有人能改变。

    依他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现在还有耐心给她搞点儿特别的求婚记,真怕有一天他理智被剿灭了之后,会不会直接把她拉到民政局,或者把结婚证甩到她的脸上?!

    民政局的大妈们,该不会问他俩的关系吧?

    啊哦!

    她想得会不会太多了……

    ——★——

    当冷枭突然踩下刹车的时候,宝柒扶着额头懊恼地从昏睡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儿。

    一瞧眼前的情形,她真怀疑自己欠了周公的钱。一路上都在睡,中途几乎没有怎么醒过。现在,汽车已经驶入了京都城区。

    再转眸……

    冷枭停车之处,旁边竟然停下了一辆灰色的大跑车。就在她张望时,跑车的驾驶室里,下来一个大个儿的高大男人,一身儿军绿色的军装穿在身上,男人样子挺拔欣长,是块儿帅气的好料子。

    只不过,正经的军帽也没能遮住他是个光头的实事。

    光头男长得相当的俊朗,在这京都市,除了范大官人,又能有谁?

    华丽丽的,宝柒弄不明白情况了!

    走近敲了敲车窗,范大官人今儿的声音有些古怪的沙哑,“枭子,要不要我来开车,你俩坐后面去恩爱?”

    “不用。”冷枭淡淡应着,余光睨着旁边看着范铁就不转眼睛发痴呆的小女人,没有什么好气儿。

    他当然不知道,宝柒并非在发花痴,而是在思考的范大官人半途弃车,又上他的车来究竟意欲何为?或者说,她更关心的是,她又要被男人给胁持到哪儿去?

    不会又是什么凶残的训练吧?

    要命了!

    瞧着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劲儿,范铁笑了笑很快就上了后座,胳膊肘帅气的一撑,打趣着调侃他:“那敢情好呢,领导做司机,范某求之不得!”

    “贫吧!”冷枭应了,相当于没应。

    宝柒摸了摸下巴,双眼微微眯着,猜测他们俩要去做什么事儿。一只脚膝盖抬起来顶在了汽车的前位,不停拿眼角的余光瞥向旁边冷着黑脸儿的男人。良久,还是问了。

    “二叔,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面无表情地继续发动汽车,冷枭淡淡地说:“看孩子。”

    看孩子?看小雨点儿?

    一接收到这个讯息,宝柒身上的细胞都兴奋了!

    能够在她小考的前一天看看小姑娘,无疑对她参加小考是一种原动力啊?!

    瞬息之间,她就乖乖地放下了脚,不再觉得旁边那座体积庞大的冰山男可怕了。

    心情愉快之下,她卯足劲儿地揶揄上了范大队长,“范队,你好像瘦了不少啊?还在为情所困呢?”

    “瘦了?不会吧,好多人都说我胖了——”

    为了寻求真相,刚才并未认真打量的宝柒,马上转头过去认真地盯住他瞧。不瞧不知道了,一瞧吓一跳,超级大帅哥范大队长下巴上一处不太明显的淤青。看上去,丫好像是被谁给修理了?

    心里狂笑!

    不过,摸着下巴,她忍住笑认真地说:“胖么,我到是没有瞧出来,不过最近范队你到是白了不少?”

    “白了?不会吧?”对于男人来说,皮肤白不白没有什么关系,范铁回得没有啥心情。

    “嗯,眉头……好像都皱白了?诶,你是多愁啊~”

    “眉头白了?!”范铁第一时间摸眉毛。

    见他还真信,宝柒终于笑出声儿来了,“哈哈,开玩笑啦!放心吧范铁,你现在的帅气样子,比前一段儿我瞧着还要潇洒几分。就是那啥……你啥时候那么喜欢小孩儿了。知道咱要去看孩子,还特地跟着去?”

    这句话,谁都知道是屁话。

    范铁去四合院的意思不是很明显么,褚飞家离年小井家就不足500米。宝柒这么过去了,年小井会不来瞅瞅么?或者宝柒不用去瞅瞅小井么?看孩子什么的自然是假的,范大官大醉翁之意不在酒。

    “得了,七七,你就甭笑话哥哥了啊。”范铁在与年小井的交锋上屡屡吃瘪,心情已经处于接近崩溃的边缘了,经不住宝柒的戏谑了,“可怜我三十几岁的男人,连自个儿的女人都搞不掂,我他妈白活了我。”

    丫还挺实诚!

    宝柒心情好特别想狂笑,不过,小心瞄了冷大首长一眼,不得不斟词酌句的保持女性的矜持:“哪儿能啊?范队你屡败屡战,革命精神还是值得我辈中人佩服的嘛!其实吧,不在于结果,只在于参与过程。”

    不知道她打哪儿借用来的台词,一句话差点儿没把范铁噎死。

    “……七七,你说反了吧?我现在是只在于结果,不在于参与的过程了我。只要谁能替我把我姑娘给拿下,我就给跪了!”

    “我呗!可是跪了太次,还得叫声儿姑奶奶……”转过头去,宝柒冲范铁直眨眼睛。

    “姑奶奶有什么关系?祖奶奶也没有问题啊!反正你也不是亲的,没奶给我吃!”

    宝柒和范铁两个都是火样儿的性子,聊天聊得热火朝天。想到范铁叫姑奶奶的样子,宝柒恨不得把年小井给打包送到他床上去,做媒人的热情如火般燃烧,直接忘记了旁边有一座大冰山。

    这不,冰山发话了——

    “范铁,皮痒了?”

    几个字冷冷出口,只见冷枭握在方向盘上的大手,骨关节都暴胀了起来。

    完了!范大官人那句反正没奶吃,惹得他心里不爽了。

    虽然他明知道范铁就这副鸟德性,口上有心里无的,绝对并非是为了调戏宝柒。

    可是,他就是不爽利。

    “额!”瞪了瞪眼睛,范大队长钢炮性子差点儿触了雷,迅速就总结了自己的思想意识和行为错误,浑身的光芒都收敛了起来,“枭子,我就一玩笑。哥们儿,当不得真啊!”

    “再他妈多嘴,一脚踹下去。”冷冽声中夹杂着的怒意儿,直接砸向了范大队长的耳膜,冷枭堪比冬天的寒冷温度还要低的态势,吓得他赶紧噤若寒蝉的表态。

    “使不得,使不得哈哥们儿……我错了!”

    开玩笑!要真被他踹下去了,他又怎么能有机会偷摸着和小井聚聚?

    好吧,为了女人,他忍!

    心下却不免感叹,这位哥们儿已经疯了。现在但凡涉及到宝柒的事,他就没点儿正常冷枭的形象。只是不知道,他啥时候又能修成正果呢?丫拽啊拽的,瞧着挺得瑟,其实境况比他也好不了多少吧?

    据他目测,宝柒这个小丫头都快要骑到他头上了。

    他和自己,不过五十米和一百步的区别……

    咳!总结完毕——

    一直徘徊在一百步外的范大队长,还真他妈羡慕在五十步的哥们儿。

    “唉!”

    重重一叹,难得见到冷枭护犊子的死样子,想着想着,他无端端的心情又好了许多,往座椅上大喇喇一躺,他舒舒服服地享受着领导的伺驾。

    多爽啊?

    冷冷哼了哼,冷枭睨着宝柒不明所以的傻样儿,真想捏死她。

    “诶……二叔!”宝柒觉得自己真是无辜又冤枉,平白无故受了男人一个大冷眼儿,冤都没有地方喊。可是,喊了一句她又顿住了,男人冷眸里闪烁出来的狼光,冷气幽幽的样子忒骇人。

    得!让他使劲儿拽呗!

    ……

    ……

    三个人在路上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待赶到四合院的时候,天色好像阴暗了几分,有下雨的前兆。

    而且那温度,好像又下降了。

    已经第五十次瞄向冷枭,宝柒都还没有落下去身上的鸡皮疙瘩。

    臭鸟人总是莫名其妙的生鸟气,一生气吧,本来就冷着的脸温度更是直飙零下50摄氏度,冷得她骨头缝都在发凉,没被直接要了小命儿,她还得感谢天上的各路神仙。

    好在,车总算停下来了,马上她就可以见到孩子了。

    存着侥幸心里,她轻声问:“二叔,咱们今天不回部队了么?”

    冷冷睨她一眼,冷冻逼人的枭爷终于赏了她一个字儿,“嗯。”

    虽然没有温度,不过宝柒还是雀跃了。

    “二叔万岁——”

    “……。”

    “你不会反悔吧。对了,我想陪小丫头一晚上。”

    “不行,你明天小考。”

    “二叔……”宝柒抗议!

    冷枭斜斜地冷睨了她一眼,过来替她解开绑在身上的安全带。

    然后,帅气转身,跳下了车去。

    吁了一口气儿,宝柒动了动自己酸痛的身体,几秒后,又找到兴奋点了。

    算了,能见到小雨点儿就好,一切等集训完了再说!

    范铁随后下了车,走到她身边儿挑了挑眉,一脸儿的坏笑,“七七——”拖长了七字儿的发音,他压着嗓子小声儿又问,“别说,哥哥还真服了你。诶,我说啥时候给传授传授,你究竟用什么办法把我们家枭子给拿捏在手里的?瞧他俯首贴耳,唯马首是瞻的样子,忒寒碜!”

    冲他翻了个大白眼儿,宝柒心下惶惑。

    范大队长,丫眼睛没抽疯吧?他哪只眼睛看到冷枭对她俯首贴耳的?

    咳!不过么,对于这种占便宜的事儿,她是不会主动反击。表示赞许地点了点头,她小脸儿上得瑟得眉开眼笑。

    “对于这个么,只能传女不传男。而且,我已经传授给小井了……她专门用来对付你。我看效果还不错吧?看你现在的样子……正是你刚才的形容!啊哈哈——”

    苦苦地撇着嘴,范大队长有一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沉默,沉默,沉默是今天的范铁。

    左右瞧了瞧四合院的环境,半晌儿之后,他的嘴角又扯出一个笑容来。

    没事儿,急个屁啊,时间还长着呢。

    只要小井她还没有嫁,就是他范铁的女人。

    不对,她要敢嫁,腿给她打断!

    ……

    满怀希望的来,不料,当宝柒打电话给年小井时,才知道她正在一个武警部队采访,现在回不了家,说是要等到晚上才回来。

    而现在的时间,还不到上午十一点。

    宝柒想了想,今儿白天就在四合院里陪小雨点儿了。于是回答说等她晚上回来两个人再聊就挂掉了。

    在他打电话的过程里,范大队长急得在旁边直搓手。

    然而,在听到她的答案后,他一把火的热情立马就被冷水给浇了透心凉。

    咚咚咚——

    敲着褚飞四合院的门,宝柒心里充满了期待。

    “来了!”过来“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开门的男人,正是褚飞。

    一见到他,宝柒就愉快地冲了进去。

    当然不是对他,而是冲着他怀里的小雨点。搂着小姑娘在怀里,她开心的不行,连续转了好几个大圈儿。

    院门外,看着她和褚飞在一块儿时的默契和愉快,冷枭永远保持在零下温度的面色更黑了。

    不过,宝柒这会儿顾不上他。

    “二叔,你们俩进来坐呗?站在那儿风景太靓了,容易发生交通拥堵——”和冷枭的冷冽比较起来,褚飞同志的声音可就温暖得多了。尤其是他今天的心情还爆好!阿硕走前说晚上回来带他去见一个经纪人,因此他穿得挺正式的,一身儿衣服簇新又笔挺,将他本来就清秀的样子整得少了几分娘气。面色如玉,帅气非凡。

    “嗯,谢谢。”淡淡瞥他一眼,冷枭点头。

    其实,他是一个有礼貌的男人。只不过,典型的冰山男,说与不说都让人害怕。

    见到他飞镖般直射的表情,褚飞同志识相地离宝柒远了点儿,离他么……又近了点儿。

    “二叔,还有这位哥们儿,来来来,这边儿坐!”

    范铁似笑非笑看着娘娘腔,心有余悸。

    只要不打他家小井的主意,在他扯来,通通都是好同志。

    今天的绝对主角,小雨点丫头的表情,比前些日子宝柒入伍时又丰富了许多。不停拿自己的小脸儿在宝柒身上蹭来蹭去,乖眯眯地叫了好声儿妈咪,像个没断奶的孩子。

    喊完了,又侧过头去看冷枭,垂了好久的眼皮儿,才唤了声儿爹地。

    小孩子对于冷枭来说,就是杀着!

    示意宝柒把孩子递给她,一接过手,他就爱不释手了。

    在小雨点儿圆润的小红鼻子上捏了捏,他问:“闺女,想不想跟爹地回家?”上次迫于无奈把小雨点儿送到褚飞这儿,实在是考虑到她的安全问题。而现在,还是希望让这丫头受到更好的教育。

    就是不知道,小丫头有没有怨他。

    歪着脑袋瞧他,小雨点儿点了点头,末了又看了看褚飞,嘟着嘴又摇了摇头。

    接下来,又点头,又摇头,她来来回回了几次,惹得几个大人哈哈大笑。

    气氛,顿时就热络了许多。

    孩子么?谁对她好,她都是能感觉到的,虽然不说,心里都记着呢。冷枭爱她,宝柒爱她,褚飞爱她,阿硕爱她,现在年干妈也爱她。而她呢,也爱他们几个爹地妈咪,离开谁她都舍不得。

    所以,她做不了决断,小样子瞧着特别的可爱。

    宝柒拍了拍她的脑袋,龇牙咧嘴地顶了顶她的额头,好笑地说:“你啊,真是个臭孩子!”

    大人说小孩儿臭孩子,言词间自然全是宠溺。

    事实上,对于小雨点儿今后的归宿问题,她觉得还真是一个伤脑筋的问题。

    为啥呢?因为她暂时做不了自己的主。

    几个人坐在褚飞家的厢房里,稍稍有些别扭和尴尬。冷枭千年不变的冰山不化,总能凝结情绪。不过,幸好褚飞和范铁都是能聊天活络气氛的主儿,又有小雨点儿做为彼此的介质,不过一会儿工夫,几个人相处得,也就其乐融融了。

    午餐是保姆做的,整得挺丰富。

    开饭之前,宝柒想到年妈妈一个人在家里,又特地跑过去接了她老人家过来一起吃饭。

    于是乎,一个特别诡异的家庭套餐就拉开了序幕。

    吃得是人人的心里,各有滋味儿不同。

    席间,宝柒同志这些天的运动量大,吃东西的时候更没个形象,狼吞虎咽抢食的小样儿,像极了刚从埃塞厄比亚回来的难民,瞧得旁边的冷枭直皱眉头想拿筷子敲她。

    年妈妈乐呵了,“七七啊,慢点,噎着……”

    “喔,阿姨,你是不知道,我在那个牢里……咳,不对,在那个部队里,真就没有好好吃过饭。从早饭到晚饭,都是将就对付一口。”

    “呵呵,下回来家,阿姨给包饺子——”

    “哦,好的,好的。”

    “阿姨——”范铁憋不住,接嘴了,“我也来吃饺子,你欢迎不啊?”

    侧过头来,看了看他,年妈妈虽然并不太清楚他和女儿之间的到底发生事儿,不过在医院的时候,作为过来人的她,隐隐还是有些查觉。

    心里长长喟叹一下,好多东西纠结在一块儿……

    她的眉头,紧紧地拧起了。

    沉吟几秒,年妈妈对范铁的样子并不十分的冷淡,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客气和有礼。同样,那种淡淡的疏离感,还是显而易见的流露了出来。

    “呵呵,粗茶淡饭的,怕是不好招待贵客。”

    查觉到她的拒绝,范铁厚着脸皮继续拿着争取福利,“诶,阿姨,我算什么贵客啊?!我和七七一样,都是小辈儿,而且,我就稀罕您的粗茶淡饭……”

    曲线救国,可惜……

    落在他脸上的视线闪了闪,年妈放下了碗,客气的说:“不好意思各位,我吃好了,先回去了!院子里养了两个鸡嵬子还没有喂食——”说完,站起了身来。

    “哦,好的!”宝柒赶紧扶着她:“阿姨,您慢点儿!要不然我送您?”

    年妈妈走了,范铁瞠目结舌,再一次纠结了!

    “急不得!”宝柒送年妈到院子,回来落座时甩给他一句。

    “唉!”

    ……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年小井并没有晚上才回来。

    大概下午三点左右,她就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不过,她没有料到范铁也会在褚飞的家里,立在门口愣了几秒,还没有反应过来。

    范铁取下军帽,挠了一下没有头发的头皮,傻乐傻乐的,“小井……”奇迹出现了,刚才还在那儿天上地下能言善道的范大队长,一见到年姑娘出现,舌头就像被小猫给叼走了,除了她的名字啥话也说不出来。

    脸上凉凉的盯着他,年小井没有回答他。

    范大队长讨了个没趣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有点没脸,说实在的,在她面前出的糗,比他一辈子的总和还要多。

    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宝柒瞧出来两个人的尴尬,敢紧解围。

    “哟嗬,这位漂亮姑娘是谁呀?瞧着可真眼熟……”

    唇角一扯,年小井顺了顺头发,回过神儿来了。视线掠过范铁,她没有太过矫情,也不可能在褚飞家里冲范铁直接开火儿。就当是一个陌生人就好了。

    缓缓走了进来,放下包坐下,她浅笑着问宝柒:“你们怎么想到过来了?你集训结束了?”

    宝柒可怜地摇着头叹息,努了努嘴,示意她看装酷冷着脸的男人。

    点了点头,年小井失笑,把玩着她怀里小雨点儿的发辫儿,“丫头,今天乖不乖呀?”

    “干——妈——”今天的小雨点特别的兴奋,小脸红得像红苹果,脆生生地主动打招呼。

    难得她这么的热情,年小井笑了。

    她一笑,范铁也笑了!

    好久没有聚过的一伙儿,直到在褚飞家里吃完了晚饭,才准备散场。

    不过,吃晚饭的时候,任凭宝柒怎么说,年妈都不再过来了。

    因为她今天晚上必须早点补眠,以便应付明天早上五点多就开始的小考。所以,不管她说什么好话,冷枭没有准许她带走小雨点儿,更不要说留在褚飞家里了。

    等四合院的大门重新关闭上的时候,宝柒凑到一路出来的小井面前,小声道别完,又忍不住好奇的追问:“我的姐,你跟我们范队进行到哪个步骤了?我看他脸上怎么都挂了彩?”

    面色微微一变,年小井目光不经意掠过那个男人,背过身小声呐呐说。

    “他自找的!”

    “怎么的?”

    “他厚着脸皮儿找我……我说,范铁,三秒钟消失……结果,他转身的时候,就撞到墙了!”

    “啊?噗——”宝柒想象着范大队长暴走撞墙时的样子……

    天啊!一道闪电劈了她吧!

    太扯了!

    好笑地拉了拉她的手腕,宝柒眨了眨眼睛,兴冲冲地要求,“喂,改天记得给我详细叙述这个精彩的片段啊,今儿姐妹没有空了,我得先回去睡了!要不然,有只暴冰龙就要冻死我了!”

    暴冰龙……

    年小井顺着她的视线,往两个男人的方向看去。

    在她们话别的时候,两个男人正倚在异型征服者的车身上抽烟呢……

    真别说,两个大男人杵在一块儿叼着烟卷的样子,还真是一副煞人的美景。

    咯噔一下,她诧异自己的想法,又皱了皱眉头。感觉自己和宝柒一块儿,思绪就会无端端的跳脱。清了清嗓子,她深呼吸一口气,话锋一转小声叮嘱,“行啦!姐妹儿,好好考!”

    “一定呗,等我好消息……”

    “拜——”

    说完,她不再停留,挥挥手就往自己家去了,只留给范铁一个凉凉的背影。

    瞄到她离开,范铁狠狠皱眉,碾灭了烟蒂,拍了拍冷枭的肩膀。

    “枭子,兄弟先追幸福去了!你努力!”

    眸色微沉,冷枭挑眉的样子有些欠扁,“去吧,早死早超生!”

    大冰山冻死人的狠话,差点没把范铁噎毙了。

    要不然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现在他才终于发现,自己这哥们儿和他女人两个,绝对的天造一对,地设一双,没有一个嘴不损的。

    转过头来,他狠狠握拳,“我靠!枭子,丫忒不厚道!”

    “赶紧滚,一会儿人没了!”勾了勾唇,枭爷偶尔的邪恶样子,非常勾人。

    冲他竖了竖指头,范大队长发了狠的转身,“放心吧,哥们儿,今晚上老子就得睡了她!”

    冷唇微抿,这一回,冷枭连白眼儿都懒得赏他了。

    信他的话?有鬼了!

    有了上次的不堪教训,人家姑娘不同意,他敢上么?

    ------题外话------

    上菜了,妞儿们!

    锦某的碗买回来了,看在百万字未断更,几乎都万更的份上,来几张票让我上个榜,有一个推荐呗!

    哈哈,要求不高,宠婚能榜上有个名,就是大幸!同志们,砸,使劲儿!

    ——另外,推荐锦完结文,同系列军旅小说《军婚撩人》,霸道渣男狂宠妻——《强占,女人休想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