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15米 标题是个大难题!!!

章115米 标题是个大难题!!!

    速度扒了几口饭,宝柒就没有心思吃了。半分钟都不想再停留,准备直接往解放军医院赶。在下楼之前,冷枭叫了江大志过来交待今在下午的任务。没有想到大志哥一听说他俩是要去解放军总医院,二话不说,嘿嘿挠着头笑着,直接就把陈黑狗同志的饭碗儿给抢了。

    “头儿,让我做您的司机呗……”

    宝柒瞄她一眼,“想你家结巴妹了吧?”

    当然,她并不知道江大志和小结巴分手的事儿。

    这些天以来,她都在部队里面,没有见过结巴妹。而冷枭又不是一个八卦的主儿,江大志更没有主动告诉她事情的原委。因此,她现在还以为他俩在热恋和抗战之中痛并快乐着呢。

    目光有些飘移,江大志笑着乐呵:“嘿嘿,我是全心全意想为领导服务的。”

    “少贫了,速度!”

    将军帽扣在头上,冷枭冷睨了他一眼儿,走在了前面。

    他心知肚明,江大志这家伙,不过就是想找个理由去看看小结巴罢了。

    没有想到,人有了缘份还真就是那么的巧。

    就在宝妈住院那层楼的电梯口,他们就遇见了穿着护士装,戴着口罩的结巴妹。不过,她手里捧着一个医用托盘,像是有急事儿,和宝柒说了两句话,就赶紧离开了,走前说一会儿再去看宝妈。

    见到她溜得比兔子还要快的动作,整个和她说话的过程一眼都没有瞄江大志她就奇怪了。而江大志又眉目闪烁,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人家,恨不得瞪出一个大洞来,可是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

    诡异了。

    偷偷扯了扯冷枭的衣袖,她努了努嘴,小声说:“啥情况?”

    眸色一暗,冷枭拍拍她的脑袋,冷唇之间好不容易才迸出三个字来。

    “不知道。”

    额!

    宝柒无语,不过猜到他也会是这样回答。

    二叔,真是半点八卦之心都没有的男人,而且特别不喜欢说别人感情上的事儿。

    不再瞎掰,直接去了宝女士的病房。

    宝女士是上午九点多晕厥之后被送过来的,他们仨进病房的时候,宝妈已经检查完了。一个戴眼镜瞧上去挺斯文的年轻男医生正在做医嘱。

    医生的意思她没有什么大的毛病,目前来看主要就是高压有点偏高。又蛮热心的说,基本上人的年龄到了这阶段,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毛病。医生建议她一定要保持心情舒畅,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不要太过激动,要不然容易诱发多种老年疾病云云。

    “程医生,真是谢谢你了!”

    宝女士十分有礼貌的一一点着头答应。

    不过,站在旁边的宝柒同志却能明显感觉得到,在宝女士听到老年两个字儿的时候,面色已经不太好看了。原本因生病略有些灰白的脸,直接白成了纸片儿。

    心里暗笑,宝柒害怕这位医生再给她气得毛病来,赶紧阻止了这位程医生的长篇大论。

    “程医生,我们会注意的,辛苦你了!”

    “哦,没事没事……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儿再招呼我过来!”程医生看上去是个敦厚的老实人,面皮儿也薄,被宝柒这么个大美女笑盈盈的盯着,脸上都红了一片儿。

    “嗯嗯,会的……感谢你了!”

    终于,聒噪又好心的程医生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宝妈终于顺过气儿来了,摸着自己的脸,望着床头的女儿。

    “小七,我真的老了么?是不是皱纹有多了?你上次介绍那个祛皱的好像没啥效果啊。我要不要再换个品牌试试……”

    “哎哟,老什么呀老?!妈,你还年轻着呢!人家医生就是好心建议,你怎么尽往坏处想啊!”一屁股坐在她的病床边上,宝柒伸手替她掖了掖被窝,扯着唇角笑着安慰。

    “别哄我了!五十多的人了……”由心的喟叹了一声儿,宝妈拍了拍她的手,目光掠过坐在那儿手足无措的江大志,最终落在了冷枭面无表情的冷脸上,踌躇几秒,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老二,念汐的事儿是我不好,对不住了!”

    她不好?!打哪说起?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见到他不搭茬,宝女士犹自说了起来,一言即出,滔滔不绝……

    “诶,念汐她爸本来就是我的远房亲戚,当初请他来冷家帮奎哥做事儿也是我举荐的,觉得他人老实,家庭条件又不好。结果谁知道他们夫妻俩双双出了车祸。念汐这孩子,这些年也没有怎么管过她。我作死都想不通,明明就是乖乖巧巧的一个女孩子,怎么突然就变成了那样儿的人了?又敢杀人,又敢放火的……。你说说看,我这都是做的什么孽啊……”

    冷眉拧紧,冷枭沉默好久才说:“大嫂,与你无关。”

    想到游念汐,宝镶玉简直就是捶胸顿足,悔不当初,说起来就差声泪俱下了。

    “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她已经跟你都……都那样儿了,老头子也同意她嫁入冷家来了,大家对她都挺好的,你说说……她这么做图的究竟是啥啊?糊涂啊!太糊涂……”

    因为游念汐的真实身份并没有对外界公开,因此宝镶玉和外面的大多数人一样,认为她所犯下的罪孽,不过就是杀人和放火这两项罢了。并不知道她底子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自然,她也是不知道‘假冷枭’事件的。

    余光扫一下冷枭,宝柒心里暗笑,撇了撇嘴,没有接话。

    至于旁边的江大志,在这事儿上就更加不知情了。何况,他更没有心思听他们讲话了。一颗心啊,早就飞出了病房,去追逐小结巴的身影了。

    枭爷的眉头拧得更紧了,感应到宝柒促狭的目光,面色不愠地沉声说。

    “大嫂,那个男人不是我。”

    “不是你?不是你他怎么会在咱们家里?……不会吧,念汐也不能认错人啊!”宝镶玉的吃惊半点儿都不奇怪。说起来这种事儿,换了谁都不会相信的。说完,她看了看冷枭,又看了看宝柒,心下的猜测不断,一张脸上写满了疑惑。

    冷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冷枭是说不清楚了。

    而且,那事儿也不能对外说。

    宝女士见众人都不说话,又忍不住追问:“老二……”

    “妈!”知道自个老妈的性子,不到黄河心不死,宝柒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将话茬给接了过来,随口说,“那天下午的男人,真的不是二叔!”

    宝女士此时反复特别快,倏地转过脸来就看她。

    “不是二叔,你又怎么会知道?!”

    心里‘咯噔’一下,宝柒能说,因为真的二叔在和她压床板儿?

    当然不能!

    清了清嗓子,她瞄了冷枭一眼,笑容十分自然,“因为那天下午,二叔他正在……”拖了一下‘在’字的尾音,她俏脸儿上的笑意更加浓了,“他在部队检查女兵宿舍的卫生。”

    “啊?”这一声,是江大志发出来的。不过,在接收到冷枭眼睛里的杀气时,自动停止。

    “哦!”这一声儿,是宝女士发出来的。

    虽然她心里的疑惑并没有完全解开,不过她这会儿身体状况不太好,又不小心看到了冷枭阴沉的冷脸,哪怕再好奇,也就不好意思再继续追问下去了。后背往后仰,她倚在床头上,半阖了眼睛。

    “我现在没有啥事儿了,休息下就好。老二,你工作忙就先回去吧!”

    “妈,你先睡会儿,别管我们。”宝柒低下头,轻声笑着说,目光凝结处,可以看到宝女士头发上又冒出来好些白发。心下不免感叹,老妈还真的是老了不少。

    可是……

    堪称八卦之王的宝女士,有人在病房里,她又怎么能够睡得着呢?

    撑着劲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自己女儿唠着嗑,每每说到游念汐就唏嘘不已,可是每每这样儿宝柒就没法儿搭话。说得没劲儿了,她一会儿又问问江大志的婚姻情况和工作情况什么的八卦,除了冷枭之外,她无人不问,无处不八。原本有些颓然的精神头儿,竟然越唠越好,什么高血压都仿佛成了浮云。

    看起来,不管什么病,都比不上八卦的精神强大!

    大约坐了四十多分钟,因为冷枭和江大志今天下午还有事儿,就准备要先回部队了。而宝柒本来准备留下来多陪宝女士一会儿的。可是,在某男人带着极度冷酷的杀伤力眼神儿的制止下……

    迫于无奈,她还是只有站起来和宝妈告别了。

    离开之前,想到结巴妹就在下一层楼,她正准备让冷枭先走,自己去和她说一声,没有料到,她就突然这么迎着她走过来了。

    这一次,小结巴脸上没有戴口罩,笑容甜甜地望着她……

    然后,目光移位,望向了她身后的江大志……

    咦,好像不对啊,她不是在望江大志,那她是在望谁啊?!

    视线调转360度,她全身都转了过去,顺着小结巴的视线,一不小心就看到了从江大志背后的走廊里大步过来的程医生,无巧不成书,此人正是她老妈的主治医生……

    什么情况?!

    难不成小结巴的视线搭错了桥?

    不等她和其他人反应过来,背后的程医生大步上前冲他们友好的点了点头,就错身而过直奔小结巴去了,面上有着和小结巴同样的腼腆,大大方方的招呼说。

    “雪阳,今天上午忙不忙?!”程医生没有叫王小姐,也没有叫王小妹,或者王护士,人家直接省略其姓呼其姓,其亲昵的态度加上语言……

    啧啧啧,很明显关系不太简单啊!

    视线瞄过去,就看到江大志煞白的脸。

    脸儿红了红,小结巴习惯性将双手绞在身前,先和宝柒打了招呼,又望向那个程医生。

    “程,程,程……你,你巡房啊?”

    “嗯是,你吃过了没有?”程家明看着小结巴时的笑容,明显更多了几分。

    “……吃,吃,吃过了。”可怜的结巴妹,脸暴红了!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晚,晚上,我吃,吃……吃……”

    结巴妹本来就有些口吃,不巧又遇上了江大志在这儿,她的口吃病就更严重了几分,一张小脸儿憋得通红也说不明白,不知道究竟是羞涩的还是急的,脸上飞得红云彩,好像气儿都喘不过来了似的。

    视线终于从她脸上挪开了,大江子有些贪恋地瞄了瞄她羞涩的样儿,又余过去看了看那个姓程叫家明的内心科医生,手指根根捏紧,一张脸阴沉得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不过,他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膀,没有和她打招呼,率直走向了电梯口。

    分手的事儿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当初也是希望她能够幸福。既然已经分了,他就没有反悔的道理。今天之所以想找个借口过来看看,无外乎也就是想知道她过得好还是不好。

    既然她过得不错,气色不错,脸色不错,而且看样子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

    那么,他也可以安安心心的退散了是不是?

    “下面等你!”简洁的说了四个字,冷枭知道宝柒有话想和小结巴说,拍了拍她的胳膊,目光如灼地冲着尴尬无比的小结巴点头示意一下,没有多说什么,径直往电梯门口去了。

    进入电梯,出了电梯,再到停车场,整个过程中,江大志同志的心底都是麻木的。

    不过,他又不得不忽略掉那点儿酸麻感,不敢看电梯光洁的镜面,不敢看向任何人,甚至必须以极快的速度加大自己的步伐,不敢多停留半秒,因为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转身去把她抢走。

    到了停车场,他打开车门坐上了驾驶室,扯了扯有些让他窒息的上衣领口,趴在方向盘上。

    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好像是静止的。

    过了小半晌儿,车窗‘咚咚’被人敲响,耳朵边上适时响起一个冷冽的声音。

    “死了?”

    这么不中听又冷酷无情的话,一般人他干不出来。

    没错,正是紧跟着下来的冷枭。

    江大志从方向盘上抬起头来,心里麻木的看着他上了汽车。没有看到他后面跟着宝柒,看来还得等,二话不说,又重新趴了下去。

    凛冽的身形躺在后座上,冷枭取下帽子,拢了拢军装,鼻翼里冷哼。

    “瞧你那点出息!”

    江大志心里苦笑。

    是啊,真是没出息!

    既然已经选择了分手,为什么还要念念不忘呢?难道就因为她是自己的初恋什么的?都说初恋难忘,只要过去了这么一阵儿就好了。可是他为什么不仅没有感觉好点儿了,反而是越来越难受了呢?尤其是刚刚看到她对自己视若无睹,却可以对那个程医生笑得那么甜,心里简直差点儿崩塌了……

    一念,一纠结,一想,一哽咽。

    于是乎,空寂的汽车里,一道烦闷的声音,就从他趴着的方向盘传了出来。

    “头儿,我想杀人!”

    半阖着眼睛的枭爷,微眯着眼,目光冷冽地看着前座颓废的得力爱将。

    大手揉着额头,他沉默了好半天,给了他一个良心建议。

    “那你撸去吧?”

    “啊?!”

    脑袋像被雷给劈中了,江大志吃惊地转过头去看他。

    对于首长大人这么深奥的意思,有些不明白。

    这不是伤口上洒盐么?

    冷唇抿了抿,冷枭峻峭的样子不变,面无表情地冷声说,“撸一次至少杀死几千万人。”

    “……额!”

    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江大志苦笑。

    头儿的冷幽默越来越强劲了。可是他现在,半点儿也笑不出来。

    再说楼上,冷枭和江大志走后,尴尬现场就留下了三个人。

    不明所以的程家明自然是不知道个中的情况,一味的想邀请小结巴共进晚餐。

    宝柒和小结巴两个人面面相觑。一个不明所以,一个心里了然。

    一时间,气氛低压。

    好奇心驱使了宝柒的大脑,她特想找小结巴聊聊天,了解一下她和江大志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碍于程家明在场,她又什么都不好问,只能着急地直冲小结巴使眼色儿。

    接收到她的信号源,没有了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江大志在场的小结巴,不管是动作还是语言都利索了不少。小脸儿上很快便恢复了对人一贯的礼貌和微笑,不好意思地对程家明说,“程,程医生,你,你忙去吧,我朋友……”

    说完,指了指宝柒。

    程家明明白她的意思了,推了推眼镜儿,友好的点了头,又婆妈地嘱咐了她好几句,才有些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很明显,这个男人对小结巴有意思。

    见他离开,宝柒吁了一口长气儿。

    拽着小结巴的手腕就拉到了旁边的休息区坐下来,眉头一挑,像一个大判官。

    “结巴妹,赶紧交待,你和大江子咋回事儿这是?”

    “分,分了……”

    分了?!几年抗战都打下来了,现在分了……

    吃惊地抽了一口凉气,宝柒竖着眉头,不太局限相信,“怎么分的呀?”

    轻轻瞄她一眼儿,结巴妹的脑袋猛地一下就耷拉了下来,左手绞右手,右手绞左手,来来回回反复了好几次才嗫嚅着唇,小声儿说:“他,他,他不,不要我……”

    “啊?不可能吧!”斜着脸去瞅她,宝柒抽着她的衣袖,迫使她又抬起头来,“怎么回事儿啊?上次我给你说的招儿,你没有使么?勾引啊!诱惑啊!男人谁受得了啊?他是做了不那啥,还是糖衣炮弹都不管用……”

    小结巴苦着脸,垂着眼皮,不敢去瞅她,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哀怨。

    不过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

    “是,是他,不,不要我……”

    江大志不要小结巴?多奇妙啊!

    宝柒抬头,揉额,望天!

    本来要从小结巴的嘴里撬出话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好不容易她才艰难的探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她教小结巴的招儿,傻妞儿还真是全部都干了,不过虽然她自己说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宝柒却觉得效果非常明显。

    要不然江大志也不会那么慌乱得像个无头的苍蝇,甚至连分手想给她幸福都提出来了。

    关于程家明医生的情况,按小结巴的说法,在得知她和江大志彻底分手后,王家二老开心得差点儿开香槟庆祝了。紧接着的第二天就拉她相亲去了。

    相亲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程家明。

    程家明的老妈和小结巴的老妈是同学,程家明对小结巴本来就有意思,两个人又在同一个医院上班。按双方老妈的意思和说法,那家伙,两个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可是,感情的事就这么奇怪。

    她就是不来电!

    两个小姐妹啾啾着聊了一会儿,又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了。

    仔细一琢磨,接下来,宝柒又给小结巴分析了一下自己的理解,包括江大志的心里情况,以及他分手的真正原因。在这个过程中,她再一次充分肯定了结巴妹在勾引计划之中取得的卓绝成绩,并且嘱咐下次有机会,一次不要放弃,要再接再厉。

    开玩笑,男人么……

    二叔不就是她这么搞到手的么?

    只不过,她的脸皮儿比城墙还要厚实,可是人家结巴妹儿的脸皮儿……

    那就是纯种鸡蛋壳——

    一戳就裂!

    直从上次江大志提出分手,她说出了那句‘桥归桥,路归路’的话之后,要让她再去找江大志,借一百二十颗心她都做不到了。本来她天生说话结巴,就比普通人更敏感,自尊心尤其强,怎么可能再去找他?

    宝柒无奈了,“结巴妹啊,你现在还喜欢不喜欢江大志……”

    “喜,喜欢……”小结巴咬着唇,垂着头,声音小得比蚊子还轻。

    那不就结了!

    心里这么想,不过宝柒没有说出来。目光颇为复杂地看着她,心里计算着小九九。

    看起来,他俩之间的事情,还得从江大志那儿打开心结才对。

    而且必须他们两个人信念都坚挺了,才会有力量一起去对抗双方的父母……

    可是,她该怎么才能扭转江大志的心思呢?

    冥思苦想了好半天,她忽然一拍前额,低声邪笑了起来。

    “有了!”

    “七,七七……有,有什么了?”结巴妹苦逼的看着她。

    计上心来的宝柒同志,伸出手来揽紧她的肩膀,娇俏的脸上笑得贼兮兮的。

    “亲爱的结巴,和本宫做朋友,你就偷着乐呵吧!哼哼,我就不信搞不掂一个江大志。”

    “……你,你要怎,怎么他?”

    看到她的紧张劲儿,宝柒简直想仰天大笑,“放心吧,不是我要怎么他,而是你要怎么他。”

    “我,我怎,怎么他?”

    撑着额头,宝柒眉儿笑弯了,“放心,包在我身上!”

    ------题外话------

    月末了,感谢同志们又扶着锦走过了2013年的6月。

    6月一去不返了,7月再见喽!

    今天家里各种烦乱还没网,6000字还跑到网吧传的,少了点儿,以后都会补上的。有错字和BUG容后修改!希望同志们理解!留言这两天也没有回,但是我都看了,完了再回。吾爱们,飞吻!

    ——

    对于故意给投1分评价票的亲,锦某表示看后大为震怒。对于乃这种惨无人道的凶残行为,锦某只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想大吼五个字——再来一万票!

    ——

    附:【宠婚】荣誉榜:新晋衔两名解元——

    【15202828176】女士,【朱朱爱看书】女士,恭喜升官了!

    鼓掌!敬礼!一人一朵大红花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