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11米 激战进行时!!!

章111米 激战进行时!!!

    “让169在停车场等我。”

    交待完毕,冷枭不再多说,直接放下电话就去了隔壁的休息室。

    避弹衣,手套,背囊,弹袋,战斗靴,一一装备上全副特战兵武器等,他拿过战术头盔推开休息室的门就要起身。

    咚咚……

    办公室外,有人敲门。

    而且敲门的人不是一个有耐性的家伙,重重的两声之后门儿就被他推开了。

    进门的人,正是急匆匆赶过来的血狼。

    “老鸟——”

    同样全副武装的血狼,线条流畅的俊脸上难得的写满了严肃,手上还提着一个绿色军用袋。

    “手头的事忙完了,有闲功夫出来溜哒?”

    冷枭眉头微蹙,说话时的语气森冷无比,脸色更加难看。

    今天晚上的任务冷枭本来是不用参与的,可是他坚决要亲自带领血狼小组和天蝎的战士们,一举剿灭曼陀罗在京都的窝点儿,并且拿回次生武器。他们推测,铃木三郎拿到武器后,肯定是要马上交给上野寻的。而血狼自己今晚上领受的任务是,带人盯死游念汐,并且在武器到手,这边儿任务结束后,第一时间逮捕姓游的。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却跑回了总部!

    “盯着呢,小娘们儿跑不了。——我来救你急的。”俊眉挑出来一抹轻松的弧度,血狼耸了耸肩,揶揄的浅笑着打开了手里的军用袋,将里面一件同样军绿色的连体服装抖了出来。

    挺直的鼻梁下,枭爷的唇色更加冷硬,“什么东西?”

    耳钉微闪,血狼有些得意自己的杰作,抖动着手里的衣服,挑眉介绍。

    “这玩意可稀罕了——次生波防御服,独此一件,别无分号,既然你要亲自过去,我就把这玩意儿给你带过来了!”

    次生波防御服?

    瞧了瞧他身上怪异的衣服,枭爷再次皱眉,“哪儿来的?”

    要知道,因为次生波武器并没有真正应用到军事领域。因此,目前真没有次生波防御服这种玩意儿的生产。血狼这兔嵬子,又是打哪儿变出来的?

    得瑟的笑容有些欠抽,血狼拽得二五八万似的指了指自己的英俊的脸,声音里带着一丝丝诡异!

    “开玩笑,我找人用宇航服改制的。还进行了真空隔离。”

    宇航服!

    冷枭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家伙不仅痴迷装备,还痴迷一切高科技的武装和装备。

    现在到好,把这玩意儿都弄来了!

    众所周知,宇航服可以防护空间的真空,高低温,太阳辐射和微流星等环境因素对人体所产生的危害。而次生波亦是属于声波中的一种。声音虽然可以通过气体,液体,固体等任何有介质的媒体传播,但是,它却不能在真空中传播。

    也就是了,衣服里加入了真空隔离,就不会再受到次生波的伤害。

    说到底,别瞧着血狼这小子为了打赌输给他的事儿耿耿于怀,平时嘴上说得有多痛恨他就有多痛恨他。可是到了关键时候,还是打心眼儿是护着他的。

    可是,冷枭却不能用它。

    眼眸冷冷一挑,一道冷冽而又优秀的弧线划过,声音更冷了几分。

    “用不着!我不怕死!”

    “老鸟,这个……不是怕不怕死的问题,咱们应该把牺牲压缩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对吧?!”血狼忽地笑了,微勾的唇角上带着一抹精致的华贵,有着如同妖孽一般吸人眼球,以及能让人瞬间臣服在他语言之中的绝对魅力。

    但是那对别人,或者说对女人而言的。

    可惜了,冷枭他是个男人。

    黑眸危险的一眯,冷枭再次拒绝。他是绝对不会在这种衣服只有一件的时候,让它穿在了自己身上的。每个人的生命是平等的,在生命的面前搞特权主义,在他看来就是对战友们的最大侮辱和轻视。

    他绝不允许!

    因此,动作闲适的整理一下战术头盔,他冷硬无波的面上淡定得没有任何表情。

    三个字,带着执拗和威严,目光冷厉如刀。

    “乌鸦嘴!”

    对于三个字的评价,血狼扯了扯嘴角,心里发狠。

    老鸟这家伙就是一个太讲究原则的男人了!

    摸了摸具有通讯功能的耳钉,确实没有任何异常后,他又忍不住出声嘱咐。

    “那好吧,随便你喽!不过啊,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啊,铃木三郎手里拿着的,有90,的可能性是真正的次生器武器。你可千万不要给他机会出手,狙击手得眼睛都不眨的瞄死了他。要不次,次生波伤害可不认识你枭爷是谁……”

    眸色一冷,冷枭心里微恻。

    次生波武器的伤害,谁都知道,他自然也知道这些行动的危险性。

    可是……

    抬腕看看时间,他不想姚望在停车场等太久,于是走近重重拍了“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拍血狼的肩膀,深潭般幽黑的眼眸里寒光迸射,那样子,仿佛一头阴鸷的野兽。

    “啰嗦!放心吧,跑不了!”

    两个字说完,他冷硬的身板儿大步掠过了血狼就出了办公室。

    “我靠!好人没好报!”望着他凛冽而去的背影,感受到掠过时的寒风拂面。血狼同志翻了一个优美的大白眼,无奈的用无名线抹了抹眉梢。

    “娘的!”

    低低咒着,几秒后他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提起自己带过来的‘特殊宇航服’,面色凝重的跟在冷枭的脚步,出了办公室,大步下了行政楼。

    ……

    ……

    啊?

    什么情况?

    宝柒站在离停车场大约五十米开外的阴影里,瞪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她看到姚望上了冷枭的异型征服者。

    大半夜的,他把姚望带走是要干嘛?!

    是的,她没有去睡。

    说白了,刚才新兵集训大队‘半夜逮鸟’搞得如火如荼,就连女兵宿舍都沸腾了,知道有‘淫兵’闯入了女兵宿舍,意图进行不轨之事,谁还睡得着啊。虽然逮鸟的时候没有用得着女兵们,但大家伙儿谈论起来津津有味儿,而格桑心若和曼小舞同志,也没少在言语里对她的思想和灵魂进行再洗涤。

    被她俩隔山打牛的鞭策了好一会儿,她借口出去探探虚实就跑了出来。

    目的,当然是看看那只鸟,究竟被逮住了没有。

    没想到,不一会儿就平息了,鸟没有逮住,却看到谢铭诚将姚望单独带出了男兵宿舍,站在空旷的屋外交待着什么,她不敢靠得太近自然也没听见。但是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她跟着姚望就发现了这个让人大跌眼镜的情况。

    冷枭,姚望。

    姚望,冷枭——

    反复琢磨这两个人的名字,突然之间,她的脑子激灵一下。

    嗡!

    该不会是冷大首长心里不爽,准备把可怜的姚美人给拉到外面去大卸八块,或者‘咔嚓咔嚓’地教训收拾一顿吧?

    当然……不会啦,她想啥呢?

    可是,大半夜的又是去干什么呢?

    太诡谲了!

    摸着下巴,她斜斜的靠在墙上,被自己心里浮起的狐疑念头给折磨得苦不堪言。

    冷不丁,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宝柒吓得浑身一颤,惊悚地转过身来看着背后的男人,好半晌不能出声儿。

    男人的脸隐藏在阴影里看不分明,但模糊中他的棱角立体而深邃,声音听上去非常年轻,指定是个长得好看的男人。

    不过……

    毕竟她在这里偷窥首长的行动,不是什么好事儿。

    现在被人瞧见了,虽然她不认识这个人是谁,却不能不夹着尾巴装怂,“……同志,我,刚才我上厕所来着!现在准备回宿舍了。”

    说完,错开他就想跑——

    “站住!……在师父面前还想跑?!”

    男人戏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宝柒的心情瞬间像打破了碗。

    有些郁卒。

    以电影慢镜头般的速度转过头来,她拧着眉头,傻乎乎地看着已经走出了浓重阴影的男人。一个陌生的男人。昏黄的路灯喷洒在他的脸上,一张俊美邪佞的脸孔整个笼罩在光线之中,邪气,英挺,说不上来的感觉,总之——这个男人,充满了侵略性。

    不过,她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

    沉吟几秒,她有些不知所措的询问。

    “什么师父?你是谁?”

    挑了挑眉,男人勾起了唇,“师父就是师父,还能是谁?”

    噗哧一乐!

    瞧着这个明显比自己年龄还小,可是却老气横秋的陌生男人,宝柒的心理年龄直接从二十四岁滑落到了十八步,也邪气的咧了咧嘴,心情愉快地和他开起了玩笑。

    “噢,原来你是唐僧?……咱这儿现在是东土大唐,师父您要是去取经呢就往那边儿走。OK,师父慢走,师父不送——”说完,她娇俏的挑着眉头,手指着西方。

    无名指抹着眉梢,血狼促狭地看着她。

    心里狂笑,他觉得老鸟家的女人真是太好玩儿了。

    不对,太邪气了,这邪劲儿,还真有他几分风格。

    看来,要做他的徒弟吧,勉勉强强,凑和凑和还算是有几分资质的。

    反正游念汐那边儿暂时没有动静……

    游念汐……

    三个字转过脑子,想法一上脑,他觉得自己简直太天才了!

    伸出修长的手指,一巴掌拍在宝柒的肩膀上,血狼低下头,勾着唇望着她笑:“八戒,你说得甚对!走吧,今儿晚上师父就带你去西天取经,哦,不对,是去送人上西天……你有没有兴趣?”

    八戒!?

    宝柒心里顿时被一种悲催填得满满的。

    就她这小身子骨,这位少校先生是怎么把她与八戒给划上勾儿的。

    嗫嚅着唇,她纠结的想着,不知道怎么就咕哝了出来,“再怎么说,我也是悟空吧?”

    “悟空是公的还是母的?”

    “不知道。”

    “应该是母的吧?”

    “……有可能,要不然花果山哪儿来的小猴儿?”

    “行,那你就是悟空了!”

    不着调的几句话下来,宝柒随着他的引导,突然发现一个大大的人生BUG。怎么和他说来说去,自己还真像成了他的徒弟了?而且,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明明脑子没有对双腿下过指令,怎么人就已经跟着这位少校先生走进了停车场,上了他开过来的一辆骚包得叫不出名字来的汽车?

    难道,丫会催眠术之类的东东?

    “徒儿,你在咕哝什么?”

    男人的声音很低很轻……

    那种声音,除了好听这外,明明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却让宝柒浑身一震。突然就反应过来了他刚才说的话,他要带她去送人上西天。

    上西天,还能是什么?

    杀人?!

    心里一紧,她觉得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鸡皮疙瘩们不听招呼掉了一地。她面前的男人,明明就是一个帅气俊朗得惊天动地的年轻男人,为什么却让她产生了一种阴恻恻的可怕感觉。

    一瞬后,她可怜的小屁股,赶紧挪得离开他八尺远。

    “喂,你究竟要带我去哪儿?”

    看着她瞪得铜铃儿似的眼睛,血狼心里暗笑。

    嗖的打了个方向盘,脚下油门一踩到底,眉梢轻扬起来,三个字说得比云还要轻。

    “做人彘。”

    “啊——”宝柒惊叫一声儿,捂住自己的嘴巴。

    人彘是什么?

    这是吕后为了对付戚夫人自行发明的一种残忍酷刑。剁掉双手双脚,再挖出眼睛,用铜注入人的耳朵里,再用药灌进喉咙,割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去舌头,不能言,不能动,不能语,却又不会死,还得被丢到厕所里去。

    他要把谁做成人彘?!

    冷汗串上脊背,她被这个词儿弄得惊悚不已,哪怕明知道不太可能,声音却有些沙哑不堪。

    “……喂,你,你开玩笑呢吧?”

    开玩笑?

    斜着眼儿瞅她,血狼突然笑了,“当然……是开玩笑!”说罢眉梢挑了挑,他又像是不经意地岔开了话题:“徒儿,你想要练习打靶么?”

    见他脸上笑开了,宝柒终于吁了一口长气儿。

    她就说嘛,哪儿来这么可怕的人,而且还是在部队里面,还是一个少校。

    好在他是开玩笑的。

    不过,打靶两个字还是成功引起了她的兴趣。

    “想啊!……不瞒你说,我是飞靶选手。知道啥叫飞靶吧?就是十发子弹,至少有八发可能会找不到尸体,另外两发勉强落在靶上,情况却残不忍睹。”

    “嗤!做了我的徒弟,这种情况自然不会发生。”

    这么自信?

    宝柒惊讶地侧过眸子凝望着他,男人唇边分明带着几缕淡然的笑意,有几分野性的味道,有几分痞性的味道,难测的目光里,燎原一般的自信实在浓烈。

    “额?!你有办法帮我?”

    “当然。”

    “如果一不小心又发生了呢?”

    男人扯了扯嘴角,倏地侧过脸上,邪佞的脸上满是说不出来的诡异笑容。

    “那……我就杀了你!”

    眉心一拧,宝柒失声捂嘴,尖起了嗓子,“……啊,杀啊杀什么的就不要了吧?太狠了,现在可是和谐社会。”

    “哈哈哈——”

    一阵笑声,响彻在车厢里。

    宝柒斜着眼睛睨过去,觉得今天真是极度诡异的一天。

    同样的只有二十四个小时,她却觉得今天经过的大大小小神奇之事竟然多如牛毛。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隐隐有些期待!

    ……

    ……

    异型征服者带着冷枭和姚望,一路通行无阻地出了城。

    离开京都市区,进入了京都市大兴区的永态镇。

    在一片茂盛的丛林里,已经有几道天蝎战队设置的暗哨,汽车每经过一处暗哨时,都要对上口令才能放行。最后,在一片丛林隐映的建筑外面停了下来。

    一个脸上涂满了伪装油彩的天蝎战士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走到汽车旁边敬礼。

    “首长好!”

    “飞豹一号,情况怎么样?”端着夜视望远镜,冷枭透过车窗的玻璃静静地观察着附近的情形。

    “目标往里面的马场去了,为了不打草惊蛇,第一二突击队现在只负责外围警戒,我们的狙击手已经到位了。猎鹰一号和二号,跟进去侦察情况了!”

    在这片儿,有许多的私人马场,都是闲暇的官富二代们滋生出来的产物。

    “嗯。”

    冷枭淡淡的回应一声,遂又放下了望远镜,阖目养神,等待里面的消息。

    飞豹一号说完扭过头去,摸了摸衣兜儿,目光又有些异样的看到了坐在冷枭旁边的姚望。

    不过,他目光闪了闪,却没有问。

    这是规矩。

    明明闭着眼睛的枭爷,却像是长了第三只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眼睛一样,倏地就睁开了眼,直视着飞豹一号怀疑的目光。接着,又偏过头去看了看神色肃静的姚望,像是为他做介绍一般。

    “新兵大队169号。”

    “老兵,你好!”对待飞豹一号的审视,姚望心里明月他是好奇自己会和首长坐在一起出任务。不过,他并不太在意别人的看法,英俊的脸色微微展开,平静之中带着一抹笑意。

    “我是新兵169号,首长让我来给老兵同志们学习学习,观摩一下你们的实战能力,请多多指教!”

    飞豹一号打量着他,“好说,好多。”

    老实说,他真的觉得有些奇怪。

    或者说,更多的情绪是惊讶。

    按照部队的规矩来说,像这样等级的保密行动,怎么着都不可能叫一个新兵来参与的。哪怕就是现在天蝎战队少了一名狙击手,也会在其它战队里挑选合适的人,怎么着也轮不到他们的新兵集训大队。

    这个年轻人,得是多优秀才能会首长看中?

    心里有疑惑,不过眼下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在静待一个契机。

    一个能一举歼灭曼陀罗首脑,并且拿到次生波武器的契机。

    时间沉寂了。

    树林里,落针可闻。

    突然,冷枭面前的无线通讯器里,传来了一阵‘嘀嘀’的电流声。

    接着,里面就响起猎鹰一号的声音。

    “老鸟,目标进入私人马场后,再没有出来过,据我观察,里面养了许多藏獒,外围只有几个人做警戒,没有任何异常。现在我没有办法看到里面的情况,不敢冒然进入。不过,马场已经在我们的包围之中,请您指示!”

    “做得好!”冷冷的,冷枭揉了揉额头。

    铃木三郎进去了,就再没有出来过。

    他的手里如果拿着真正的次生波武器,不可能在闲地儿做什么逗留。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儿,上野寻也在马场之内。这个私人马场,就是曼陀罗一个据点。

    异型征服者内,高大英挺的身躯微侧,冷枭对着已经着装整齐的姚望努了努嘴。

    “去吧,利索点!”

    “是!”推开车门跳下车去,姚望挎着狙击枪,并腿立正,给他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

    他知道,今天晚上他的任务是什么。

    他也知道,这是冷枭对他的信任和栽培。

    在野战部队,他没有杀过人。

    当然,他也没有杀人的机会。

    心里隐隐有些紧张,但是触上冷枭带着寒气的目光时,紧张又化成了乌有。

    “保证完全任务!”

    看着姚望的身影飞快的消失在了面前的树林里,冷枭没有迟疑,迅速握紧了手里的无线通讯器,声音冷冷地对各个单位下达着战斗指令。

    “围歼,不许放掉一个。”

    “收到!收到!”

    “第一,第二突击,全速围拢——”

    “狙击手注意,不要给他们使用次生武器的机会……。”

    吡吡……

    无线通讯器在暗夜里传递着……

    命令完毕,冷枭着装整齐地跳下了车。

    呯……

    关上车门儿,他迅速跟进。

    不为别的,只因为次生波武器的伤害值如果不在特定的空间里,它就可以发挥到最大值,可以是极大范围的伤害。虽然已经有了狙击手,虽然有了他引以为傲的天蝎战队。但是在这种时候,他还是必须自己亲自动手才能放心,毕竟,谁也担不起这么多条生命的承重。

    一个个天蝎战队的战士们,猫着腰潜伏在夜色里。

    如同一只只英勇无畏的夜鹰,悄无声息地潜了进去。

    马场里,一片寂静。

    似乎里面的人都已经安睡了,懒懒散散有几个靠在门外面。

    他们像是曼陀罗放哨的人,不过却坐在那儿打盹,好像已经睡了过去。

    天蝎战士的无声手枪,很快就麻醉掉了里面警觉性最强的藏獒。

    它们睡了,甚至没有来得及‘嗷’一声。

    激战在前,暴风雨之前,总是宁静的!

    此时此刻……

    马场里面的一个房间里,日式风的装修风格清新自然,却又潜移默化地带着和式民族崇尚武士道的精神。铃木三郎在房间里,他静静的盘着腿坐在屋子中间的矮桌前。

    一个人在屋子中间。

    他面前的矮桌上,放着的就是从游念汐那儿拿到的次生波武器。

    而他的手里,现在拿着的一个手机,他的手指放在手机上,不快不慢地触键敲打——

    “黑玫瑰,再帮你最后一次——跑吧!一切都是计,你深爱的他是计!寻少也是计!你跟我都只是计中之人!我不想背叛寻少,我也舍不得杀死你!铃木三郎从此再也不能保护你了,永别!你好自为之。”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只有六千多字了。

    身上不得劲儿,他NND电脑也和我扯淡!打一会儿机器一烫了,敲半天都蹦不出一个字来。还得关机让它冷一下!

    啥世道!

    真是纠结了!久等了,爱妃们,骚蕊!

    ——

    附【宠婚】荣誉榜,共计解元以上粉丝25名——巴巴掌拍起!

    新晋衔一名进士——【梦落之繁花】女士,升官了!鼓掌!敬礼,戴大红花!

    新晋衔一名贡士——【甜食部落】女士,升官了!鼓掌!敬礼,戴大红花!

    新晋衔一名解元——【1988李nana】女士,升官了!鼓掌!敬礼,戴大红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