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09米  暗夜下的女兵宿舍!!

章109米  暗夜下的女兵宿舍!!

    傍晚时分。

    乌云狼狈地告别了太阳,乌鸦疯狂地吵走了凤凰。

    天地,变色了!

    位于红刺特战队总部的行政大楼里,一片阴云密布,三昧寒气罩顶。

    风云变幻,其势瘆人!

    此时,行政楼顶楼的行政办公室和参谋室内人心惶惶,同志们一个个心惊肉跳,小胆儿在打战,小心肝受了惊,走路的脚步能多轻就多轻,不约而同的做事小心翼翼,就害怕一不小心就触动了首长同志的逆麟。

    冷枭其实不常发火,更不会是那种动不动就拿下属撒气装逼的主儿。

    但是……

    即便他没有发火,还是人人自危。

    自从今天下午陪着老首长去了靶场回来开始,他就一直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没有召见过任何人,没有处理任何的公务,已经整整几个小时过去了,可想而知有多么严重。此事,以他为中心的首长办公室很快就形成了一个雷同于北极般寒冷的风暴中心,将整个行政楼层的气压拉得低低的。

    那些平时见面还开开玩笑的大兵们,现在只能彼此眨个眼睛打个手势。

    一言一行,军容风纪都端正了不少。

    暂时还没有人知道究竟为什么。

    然而,当隔天他们知道首长在靶场耍了威风才变成这样的之后,就更加不解了。

    为啥大人他牛逼了一回还气上了?

    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报告首长——”站在冷气森森的办公室门口,晏不二拔高了嗓子喊道。他的胳膊窝里,夹着军委纪委刚刚发过来的重要文件。风口浪尖儿上,他不想进去,却又不得不进去办公室,心里万分的纠结。

    “进来!”两个字从门里传过来,夹杂着冷酷的分子,一个个纷纷往他脸上扑。

    握拳,给了自己力量,他一只手推门进去。

    “首长好!”将文件轻轻放在冷枭面前的办公桌面儿上,他接着挺直了胸口用极快的语速说着:“报告首长同志这是军委纪委发过来的紧急文件需要你马上签署并且回执再做出答复……”一席话说完,丫中间没有打一个标点儿符号。

    “嗯。”

    鼻翼里冷冷哼哼,冷枭拿过桌上的文件来,面上的样子没有不二想象中的那样雷霆震怒或者冰疱砸脸,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上甚至并没有参谋室里那些人传得那么玄乎。

    呵呵呵,压根儿就看不出来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嘛。

    历来就少一根筋的不二同志大大咧着嘴,进门时的恐惧感烟消云散了。

    哪儿料道,他的小心肝儿刚松开一厘米,只听见‘哗啦’一声儿,刚才他递给首长同志的那份文件就像雪花似的飘了过来……

    OH,不对,是带着首长大人愤怒的火焰席卷着向他甩了过来。

    接着,耳朵里就响起他冷冽而森寒的暴喝声。

    “叫江大志进来!”

    江参谋?!

    晏不二的心脏随着冷枭语气的冷气儿产生了磁场共振,蹲下身去捡起了地上的文件,他面上的表情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怪异地瞅着首长阴恻恻的脸,他抱着一颗对革命同志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压着嗓子无比八卦地问。

    “首长,江参谋他犯啥事儿了?你干嘛气成这样?”

    说他二吧,有时候真的二。

    这啥时候了,他还管上江大志了!

    啪!

    一个巴掌重重地落在……办公桌上,冷枭眸色淬冰般怒视着他,身上的寒气濒临爆发的极点了。

    “解放军内务条例第九章第十二节,给老子背!”

    背啊?哦,背吧!

    晏不二同志将文件放好,挠了挠脑袋,冥思苦想着那些不太熟的东西,涎着一张苦瓜脸,一边儿整理文件一边儿小声嘟囔,“一、不该说的秘密不说,二、不该问的秘密不问。三、不该看的秘密不看。四、不该带的秘密不带。五、不在私人书信中涉及秘密。六、不在非保密本上记录秘密。七、七、首长,七是什么……”

    七,还七是什么?还敢问首长?!

    七已经气死首长大人了!

    深呼了一口凉气,冷枭双目里的冷气儿快要笼罩整个办公室了。

    “赶紧滚蛋,把江大志叫进来!”

    “是——”直起身来敬了个礼,晏不二想了想又转过头来,“首长,你现在心情有没有好点儿了啊?有气是要撒出来才行的哦,要不然憋在自个儿心里可难受——”

    “滚,继续背!”

    “是!七,七,七,七,七,七——”

    一边儿踢着标准地正步出门,委屈万分的晏不二同志将内务条例始终停留在不会背的第七点上。

    脊背上,寒芒森森。

    乐观的不二同志当然不会知道,他敬爱的首长刚才真的产生过一种想要捏死他的冲动。

    出得门儿,他直接前往了首长参谋室,笑眯眯的敲了敲江大志的桌子。

    “江参谋,你的好事到了!”

    “怎么了?”狐疑的抬头看他,黑着脸的江大志,眼圈儿有些发黑,一看就是昨晚上没有休息好的样子。

    直起胸膛站在他的旁边,晏不二仰着下巴,浑身僵硬得像块石头。

    “首长有请!”

    点了点头,江大志面上灰白灰白的十分难看,三个字更是说得有气无力。

    “知道了!”

    现在对于他来说,不要说首长有请,就是宇宙长有请都对他造不成半点情绪影响。

    为啥?

    昨儿晚上,他和结巴妹正式分手了。

    分“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手是他在左思右想之后提出来的。

    都说恋爱的尽头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结婚,要么分手!

    两个人长达五六年的拉锯战下来,也没有说服双方的父母,结婚的事情不仅遥遥无期,还越逼越厉害。他不怕把自己的青春给拖过去了,就怕把结巴妹给拖着,毕竟女人的年龄不饶人。尤其是最近,这原本单纯羞涩的姑娘也不知道究竟怎么了,有事没事在一块儿就总来撩拨他。

    有好几次,他都差点克制不住把她给办了。

    说来也奇怪,以前是他缠着要结巴妹不给他。

    而现在事件逆转,她要给他吧,他却不敢要了!

    那么好的姑娘,没有婚姻基石,他不敢随便要了她的身子。

    每每看到结巴妹越来越憔悴的小脸儿,他真的怀念当初在他老二上扎针那个小丫头。

    没有烦恼,傻傻的快乐着!

    既然给不了她要的幸福,不如大方点放她离开。

    两个人纠缠着痛苦,吃亏的最终还是女人,他不想这么做。

    当他严肃地向她提出分手的时候,结巴妹瞠目结舌,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结巴着宣读出来了对他的分手感言,一句用了至少一分钟之久——江大江,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再也不要见面了。

    因此,现在首长找他,犯了多大的事儿,对他来说,都不会比这个事更大了!

    没有什么可怕的!

    端正了自己的军帽,他走到军容镜前看到看自己,黑着脸大步往首长办公室去了。

    “喂喂!江参谋,风紧,天气冷——注意扯乎啊!”无视他阴暗的黑脸,晏不二好心的在他身后扯着嗓子提醒,末了,一边儿翻出来解放军内务条例背,一边儿摇头晃脑。

    一个一个,阴阳怪气儿的!

    办公室的门儿再度被打开了,江大志凝视着办公桌前男人高大凛冽的样子,眉头稍微皱了皱,有些犹豫的慢慢走了过去。他没有敢像平时那样直接坐下来,而是站在办公桌旁边提手敬礼。

    然后,没有说话,一动不动。

    “江大志,你在搞什么?”冷冷睨着他,冷枭面上再度恢复了雷打不动的冷漠。

    垂了垂眼皮儿,江大志站直了身体,“我在敬礼。”

    妈的!

    谁不知道他在敬礼?

    枭爷鼻翼里冷哼,牙齿咬了咬,“老子没闲工夫和你扯淡,看看吧!”

    看什么?

    心里忖了忖,江大志放下敬礼的手来,没什么气儿的看着他。

    见他不爱动弹,冷冷地回视着他,心情本来就十分不爽的冷枭,一双能冻结人的冰冷视线更凉了几分,落在他的肩章上,他冷声质问:“你是不想干了,准备回转业?”

    “不想!”身体抖了抖,江大志朗声道出两个字来。

    转业两个字儿对于他来说太重,一想到要离开部队,有些惶惶不安了。

    “坐下!”揉了揉额头,冷枭加重了语气。

    “是!谢首长!”

    江大志勉强牵了牵唇,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然后,收敛起了飘荡在天外的心神们,拿起冷枭给他的那些资料。

    摊开在面前,翻开了第一页,就看到里面的“举报现役军人江大志材料”几个大字儿。视线再挪到下面,看到落款处的名字时,他眼睛‘噌’地瞪大了!

    王教授不仅把他给告了,还直接告到了军委纪委!

    呲!

    王教授他不是别人,正是差点儿成为他岳父大人的男人——小结巴的父亲。

    这个做爹的在女儿去江家受了气儿之后,真是下定了大决心要折散这对鸳鸯的。尽管两个小青年之后的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好,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还是没有逃过做父母的眼睛。

    他还没想到王教授竟然下了这么狠的心,给他整出来这么严重的招儿。

    不得不说的是,王教授果真是教授,文化人总会走正规的渠道做事儿的。他指定花了大力气研究军队的各种条令条例,比晏不二同志的熟悉程度不知道高了多少倍。一摞检举材料里全是江大志同志违背条令条例的条条款款。

    虽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人家王教授却说了,要是不处理他,还得接着告。

    要知道,条令条例它是死的,人是活的。

    不管哪一个部队,都知道当兵的人辛苦。所以只要不是太过的东西,表面儿上过得去就行。比如举报教料里面关于他违规使用手机这一条,只要是军官基本上都犯,上头对这种事儿,一般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完事儿。

    叹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江大志惯常的‘嘿嘿’笑声没有了。

    材料还没有看完,他就直接又推到了冷枭面前。

    “首长,你签发处分我吧。”

    狠狠敛了冷眉,枭爷真想收拾他。

    他要是想要处分他,还叫他进来干嘛?

    江大志是在天蝎战队时就跟着他的参谋,这么多年来这个人的人品如何他会不知道吗?

    混蛋!

    见首长冷着黑脸不说话,只是冷刺刺地瞪他,江大志又叹了一口气,“头儿,其实我跟她昨晚上分手了。我猜测,以后她老头不会再找我麻烦了,巴不得和我憋清关系的,放心吧,该怎么处理,你就怎么处理,千万不要影响到咱部队的声誉。”

    分了?!

    没有想到其它的什么声誉,冷枭怔了怔。

    咀嚼着这句话,他原就冷色的眸子,又黯暗了几分。

    这么多年的感情,说分了就分了吗?

    念想着自己那点事儿,江大志抬起头看到他有些奇怪的冷脸,心下不免戚戚。

    “头儿?”

    “嗯。”

    “你这是……心情不好?”

    冷冷瞪了他一眼,冷枭不回答。

    摸了摸下巴上没有心情剔干净的胡茬,江大志这个悲催娃儿像是寻到了在失恋途中的知音,黑脸怔愣了几秒,竟诡异地浮出来一丝笑容来。

    “…原来不止我一个啊!”

    “少扯淡!回去写一份整改材料和思想汇报上来,想想怎么应付你老丈人吧!”又将资料一把推回到他的面前,冷枭面色隐隐不愠。

    撇了撇嘴,江大志脸色灰了灰,“老丈人……不是我的了!”

    重重冷哼一下,冷枭接着刷刷在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还有另外已经签署过大名的一摞文件通通交给了他。

    “让晏不二送到机要处!”

    “是!”

    “还有,记得给你老丈人写回执!”

    “知道了!”

    站起身来,江大志冲他敬礼,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办公室的门再度关上了,冷枭双手捧在脸上,沉默一会儿,冷不丁地产生了一种十分怪异的念头——难道他脸上表现得那么明显?为什么是一个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好?!

    三十几年的修炼,走火入魔了?

    掏出一支烟咬在唇角,他找来找去找了好半晌没有找到火,心里顿时又起了大火儿。

    娘的!

    咬啊咬,他咬着烟,就像在咬某个女人的肉一样,心下恨恨。

    正在这十分‘旖旎’的当儿,他面前的军线电话突兀地响了。

    心思沉淀着,他随手接了起来。不出所料,接进来的电话是血狼的。他今天的声音有些反常,没有惯性的张扬和桀骜,严肃起来的声线里,竟带着几分阴寒。

    “老鸟,目标开始行动了。”

    一把拿下咬在唇角的烟,将它在手里来回折着,冷枭语气严肃又森寒。

    “详细点!”

    “我们的人跟着目标,找到了一处曼陀罗的联络点。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没有采取行动。接着,曼陀罗有人再次和目标接洽……”电话里的血狼,认真地向冷枭分析着游念汐那边儿的情况。

    听完后,稍一琢磨,冷枭厉声说了四个字。

    “严密监视。”

    “老鸟……”说完了正事儿,血狼阴寒的语气一转,戏谑的笑了笑,声音里带着点儿幸灾乐祸的意味儿,“你今天吃枪子儿了?”

    心里一阵抽抽,枭爷差点儿郁卒!

    他纠结了。

    难道真的这么明显?

    晏不二和江大志好歹是看到了他的人才感觉出来这情况,现在血狼这小子连他的面儿都没有见着,他凭什么断定自己心情不好?他自恃刚才的语气和平时没有半丝变化。

    难道全世界都知道了?……

    操!

    心下咒骂,意念微转,而电话那边儿的血狼同志像是真就感到了寒风扑面一般。

    “老鸟,你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妙,一个字一个字飙出来的时候,相当于一台冷气制造机放大了十倍的功率在放送冷气。你是不知道,你话里的冷气儿都快要打到我脸上了。根据我超常的大脑作出来的精准数据分析,你每个字的尾音音频下降了十度左右,预计……”

    “你还有事儿吗?”手里恨恨地掐着那只没有被吸掉,却仍然难逃恶运的香烟,枭爷冷脸快沉到西太平洋去了,森寒十足的言语迸出来,像极了一头狂暴症发作的狮子。

    “啧啧!老鸟,不要发火嘛!”

    哧哧低笑两声儿,血狼心情似乎很好,煽动性的声音接着就传了过来,一大串字眼里,绝对没有半句是正经的话,“老鸟,爷们心里难受的时候呢,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找个妞放一炮,消痒止痛,活血化瘀,宁神固本,还能让你返老还童,三十几岁如愿绽放二十几岁的雄风……一插即灵……”

    心肝儿火啊,旺旺旺!

    是啊,他三十几岁了?!

    恨不得掐死电话那边的小兔嵬子,枭爷心脏血液逆性循环着要爆血管了,咬牙切齿的话从他冰冷的嘴唇里蹦哒出来,带着如同严冬一般冷酷的寒意,直击电话那边儿心脏无比强大的血狼。

    两个字,“我操!”

    “老鸟,别操,我不爱男人!拜啊——等着我的好消息!”

    血狼玩味的戏谑笑声之后,电话就断掉了。

    接下来,枭爷本就阴沉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一个处世时沉稳不惊的男人……

    一个历经过世事沧桑还能沉淀的内敛男人……

    一个在时光淬炼和残酷环境的雕琢之下永远冷酷无情的男人……

    此时此刻,他眸子赤红得有些吓人,心脏一下又一下地紧紧收缩着。

    拳头,捏得紧紧的。

    ——★——

    入夜时分,霓虹初上。

    整个京都市沉陷在一片夜下的灯火辉煌里。

    这会儿宝柒同志,看不到外面高楼大厦和广告灯牌闪烁的色彩,也感觉不到各式灯光点缀之下的暧昧柔情都市。

    咳!

    在她的面前,只有一排排整齐的营房,还有长长的跑道。

    “啊哦!……169,我不行了!”

    长吁了一口气儿,她叉着腰停了下来,鼻翼翕动着大口出气。

    今天的训练结束之后,她完全不顾姚望的阻拦,瞒着教官在战友们都入睡了之后,偷偷一个人跑到操场来加跑和训练,不过,却被始终注意着她的姚美人给逮到了。

    于是,两个人,再次在操场绕着圈儿跑了3000米!

    3000米啊!

    她觉得自己再一次突破了极限。

    人的潜力,你不去挖掘永远不知道有多深。想当初校运会上,1500米女子长跑她看着就头痛,现在怎么也不会想到,整天要命的训练下来,她还能再跑3000米的。

    嘴巴里不停地‘呼哧,呼哧’,剧烈运动后的心脏跳得怦怦作响。

    弓起了身子,她晃动着膝盖,可劲儿呼吸着冬夜的寒气儿。

    “你啊,就是太过心急!说了这事儿急不得,饭得一口一口吃!谁能一下吃成大胖子的?”又心疼又无奈地轻声说着,陪着她跑步的姚望也停在了她的身边儿,一把扶着她往下软倒的身体提了起来,带着她慢慢走动,“注意啊,刚刚运动完,不能趴下去,再难受也得多走几步……”

    “哎呦,你怎么成老妈子了!”

    冲着天上翻着白眼儿,宝柒半软着的身体倚靠在姚望的身上。

    不行了,不行了!

    她真的想要倒下去了。

    “169,我头晕,眼黑!恶心!想吐!”

    “168,你是不是怀上了?”为了岔开她难受的注意力,顺便缓和气氛,姚望开玩笑地说着,语言之间,气息平稳得让她不免生嫉。

    不过话说回来,刚才他俩加跑的3000米对她来说是挑战,对姚望来说太小菜儿了。在读军校之前,他就非常注意锻炼自己的身体,进了军校之后部队管得严更没法放松,到了野战部队五公里同样儿是家常便饭,为了做红刺的特种兵,这几年来,他军事素质就从来没有落下过。

    “靠!169,丫说什么呢?!别败坏我的名节啊。”

    一句话出口,宝柒本来就气促的呼吸更加紧了几分。接着,她怪眉怪眼儿的瞅着他,扬起拳头砸在他硬实的肩膀上,调侃着说:“……不知道了吧,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上哪儿怀※孕去?”

    “……”轻声笑着,姚望摇了摇头。侧过去看她。

    只见她漂亮的眼角在灯光照射下,晶亮得像一个发光的碗豆角。

    轻灵,美好,让他忍不住想要怜惜。

    “怎么的?你还不信呢?”挑着秀眉,认真的看着他,宝柒抿着唇一本正经的样子蛮严肃。接着,趁着他悠然发愣的当儿,她噗哧一声,笑得差点儿直不起腰来:“哈哈哈——其实,我也不信!”

    当然不信!

    勾唇浅笑着,姚望心里知道,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个问题。

    “诶!我说姚美人!你这几年难道就没谈个女朋友什么的?”两个人一步一步慢慢在操场走着,宝柒八卦之心不免升腾崛起,她离开京都去M国好歹也是五年,一千多天,一个正常男人不找女人那叫不正常。

    唇角向上飞扬着,姚望的目光黯淡。

    不过,在夜色下的路灯掩饰下,宝柒看不清他的表情。

    “……没有遇到合适的对象吧,军校是不准谈恋爱的。”

    “下了部队呢?”宝柒好奇。

    “野战部队啊?!除了母猪,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我没见过雌性。”

    “噗!哈哈,你还挺幽默嘛……”摸了摸满是汗湿的额头,宝柒心里想象着他这几年来‘五内俱焚、惨不忍睹’的部队生活,目光不由得飙出几分同情来。

    姚望笑了,目光浮上一缕柔色:“幽啥默啊,我说的老实话。”

    “行吧,你不是幽默,你是幽了一个默!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回宿舍吧。唉,洗一个澡,再睡几个小时的好觉,又该开始被谢教官摧残肉体的新一天征途了!”

    随着她搞笑的话勾着唇,姚望在她转身的时候,突然又拧了眉。

    “宝柒。”

    “嗯?”用手做扇状扇着脸,宝柒脸上还湿烫着,转过身来狐疑不已:“啥事儿?”

    微垂了视线,姚望摸摸自个儿的鼻梁,状若无意地问:“你今天的举动蛮奇怪的哦,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什么地方奇怪了?跑步——?哈,我不是说过了么,我要依靠自己的能力留下来。我可不想天天被藏妞儿拿带刺的眼神儿戳我脊背骨。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我不希望拖累你们大家的成绩。因此,我必须加油,再加油——”

    “不是这个!”姚望淡淡的打断了她的话,俊美的面孔在夜色里看得不太分明。

    “我指的是今天在靶场的时候,你为啥要那么做?你在针对他?”

    心里‘咯噔’一下,宝柒眸子微闪。

    接着,嘿嘿一乐,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169!我今天累了,明儿再唠!再说几句话,我该倒下去了!天生没有爷们儿的身体,却非得按照爷们儿的标准来检验……都说女人的命苦,现在我才知道啊,女兵的命更苦!不对,是特种部队的女兵苦,手不是手,脚不是脚,我看用不了多久,手上长茧,脚上长疱。男人要是摸一把,啧啧,还以为手里拉着个男人——”

    悻悻地笑着和他抱怨,她翻了大白眼就冲他挥手再见。

    然后,右手撑着柔韧了不少的腰肢,左手扇着凉风,慢腾腾往女兵宿舍方向去了。

    她非常巧合的回避了姚望的问题——

    回到自己的宿舍,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儿。

    熄灯号一个小时前就吹响了,白天训练得疲惫的格桑心若和曼小舞已经睡熟了。她没有开宿舍的灯,蹑手蹑脚手地摸到了自己的床边儿,摸索着找到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换洗内衣裤等洗漱用品,又拿了毛巾和盆子慢慢地摸着出了宿舍。

    公共浴室在这个点儿,已经停气了,因此没有热水。

    不过么,跑得一身的臭汗,没有热水了,冷水也得洗的。

    出得门来,望着天上乌蒙蒙的天光,她苦逼地笑了!

    宝柒,加油!你一定能的!

    好在,大冬天的洗冷水澡她还真心算得上有经验的,想当年她在游艇上被寻少下了那个药之后,不能洗热水的种种经历,心上像是蒙了点儿什么……

    她想,人还真得多点经历才好。

    亏越吃得多,人生越圆满。

    就比如她现在,洗冷水也觉得挺乐呵的!

    洗完澡,擦干净身子,她穿好衣服摸出了公共浴室,走过一条不算太长的小道,她正准备进女兵宿舍的楼道时,拐角处倏地串出来了一个黑色的高大影子。来人二话不说拽住她的腰就反手压在了墙上。

    心脏立马给大脑报了警,但是,她却没有特别感到害怕。

    因为她现在处的地方是红刺,在红刺总部里面,不会有坏人!

    ……只有禽兽。

    不用猜,就是他了!

    刚才那一拽,她脚下差点儿被台阶给绊住,心下不爽,一扬眉头,膝盖向上一弯直往他下腹上的要害部位顶去,一边动作一边儿斥责,“臭流氓!大晚上地又钻到女兵宿舍来。姑奶奶非得让你再也立不起来,看你还敢不敢嚣张!”

    身手骄健地躲开她要命的无影膝,男人一把箍腰,一手掌心捂住了她的嘴。

    “欠收拾的女人,嘴真损!”

    大眼睛狠狠地瞪视着他,宝柒乖乖的闭上嘴,停止了身体的挣扎。

    见她乖了下来,男人怕自己的捂着了她,赶紧将掌心挪了开,转而揽住了她的腰身。

    一触之下,他拧紧了眉头,她怎么就穿这点儿?

    嘴得了空,宝柒的话就多了起来,“怎么啊,不服气就关我禁闭吧。哼!反正部队是你家开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的,你爱怎么收拾我,就怎么收拾我得了!难道还想让我顺着你的毛儿啊,没门儿!”

    圈着她的身体,感觉到她身上的凉气儿,冷枭想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一双深邃的目光里,划过一道厉色的寒芒来,视线落到她执拗的小脸儿上。

    “大晚上的洗冷水,你不要命了?”

    本来她就冷,再被他这么一说,她觉得更冷了点儿!

    身体条件身射地抖了三抖,轻吁一口气,宝柒挑起了唇角,甩给他三个字。

    “我乐意。”

    小拽样儿!

    冷声哼了哼,男人到也没怒,反问:“白天没跑够,晚上还去跑?”

    原来他都看见了?

    推他,瞪他,闪他,来回折腾了几下,她还是走不掉。

    索性放弃了,歪着脑袋看他,痞性十足地说:“是啊,我训练这么刻苦,耐劳,努力,发奋……首长同志,有没有嘉奖什么的啊?”

    用自己身上的热度捂紧了她,冷枭略略低头,鼻尖嗅着她刚洗过澡后身上发散出来的淡淡香味儿,心下血液循环快速,嗓子不由得哑了哑,“给你加夜餐?要吃么?”

    宝柒知道他说的吃是什么东西,脸上微烫,肩膀狠狠撞他一下。

    “流氓!赶紧闪开——”

    哪由得小泥鳅跑掉,身形高大的枭爷,更加强势地抵住她。

    想到操场上两个相依相偎的影子,肝儿又抽了。

    冷冷的,他的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哼,我看你不是去跑步,而是半夜私会男兵。”

    “哟,瞧首长这话说得!奇怪了!我要私会男兵也该找小树林儿什么的吧?!在大操扬上能干个什么呀?反到是你哦,大晚上的又不回家又不睡觉,跑到女兵宿舍来,偷偷摸摸,意欲何为啊?!”鼓着尖细的腮帮子,宝柒眉儿弯弯,皮笑肉不笑的反斥。

    要耍嘴皮了,她有得是劲儿!

    冷枭总算是发现了一点儿门道!

    只要是损他,这个小女人就特别来劲儿,身上像是用不完的力气,不仅训练下来的疲惫没有了,那精神头儿好得,像一个爆发了宇宙无敌能量的超人!

    低下头,他的唇贴上去,距离她的唇大约一厘米左右停下。

    语气暧昧,声音暗哑,暗示意味儿浓重。

    “小超人,你说我要干……嘛呢?”

    男人故意加重了干字的语气,宝柒又怎么听不出来?

    “甭往我脸上贴金啊?姑奶奶要是超人,第一个先灭丫的!”

    “怎么灭?”淡淡地瞥着他,男人对着她刚洗过花儿般清灵的脸蛋儿,凑过去就啄了一口,然后唇又贴着她的耳根处,呵着气儿轻声说,“求灭火!”

    “诶,我说你……”

    宝柒发现禽兽变成了无赖。

    眉头跳了跳,她膝盖不放弃的缓缓移动,稍微挪开点儿空间,一路加劲儿膝盖直顶他的裆部。原本是极具杀伤力的绝招儿,奈何她的身体被压抑得完全没有了着力点儿。那强势的顶不仅没有力度,反倒化去力度柔软万分,更多的像是在故意挑逗人家。

    眸色黯了黯,男人呼吸一紧。

    眯了眯眼,幽深的眼眸里闪过一抹不明的光芒,“小流氓,满意了?”

    “满意个屁!……混蛋!让开!”一脸别扭的脸上满是尴尬,宝柒想到刚才触上去的硬度,心下有些委屈。奶奶个熊的,她原本是真的要顶啊!

    苍天!谁能替她作证?

    一把掰过她的脸来面对着自己,男人眸色深邃难测,爱不释手的样子,不停用大拇指磨着她的唇。

    “不承认?嗯?”

    他低哑的声音里,有着从未没有人过的柔软。

    甚至,还带着一点儿委屈感。

    牙关一紧,宝柒狰狞着脸瞪他,“放不放?”

    “不放!”

    “到底放不放?”

    “不放!”更紧地将女人搂到怀里,冷枭凉透了夜的嗓声越发哑了。

    “……不放啊?行!那你就抱着吧啊!我睡了!”宝柒一口热血涌到喉头,纠结了半天,突然又扯着唇角问:“咦,首长,我发现你是不是感觉偷情的滋味儿挺爽啊,有事没事就喜欢这么干?”

    “爽!”

    宝柒望天!

    她累了,想睡得要命!

    “宝柒!”冷枭紧紧拥着她,将她身体圈在这黑暗又狭小的空间里,只给她留下一小块儿能自由呼吸的地儿,目光烁烁看她,耳朵里几乎能听见她静夜里的心跳声,渴望从下而上越发沸腾。

    在犹豫了约摸0。00001秒之后,他滚烫的唇就熨帖地落到她细白的脸颊上。

    光滑,柔腻,细软的脸蛋儿,在洗过冷水之后带着一点冰冷……

    唇裹了上去,他触着她的腻滑,心尖儿一麻。舌头随着就推开了她薄薄的衣领,顺势滑到了她的锁骨,眸子闪过狼性的光芒,他强势的啃吻了上去,又吸又吮,像是嫌她双手碍事儿,得寸进尺的拉住她的双臂环绕在自己的脖子上。

    颤着,雷击一般的异样酥麻……

    游离在欲望边缘,这是一种惊心动魄的刺激感。

    一种带着对过去,对现在,对将来憧憬的感情。

    一种带着对回忆,对现实,对暧昧禁忌的感觉……

    吻着,吻着,吻着,持续地吻着……

    直到吻得她再也喘不过气儿来,他才喘一口大气儿抬起头来,捏着她尖巧的下巴抬起,舔了舔下唇,像极了一只饥肠辘辘的大野兽,黑眸里锐利的光线迸出,铁臂撑在她左右,几个字冷不丁出口。

    “我要你,现在。”

    宝柒一愣,心悸还未回神……

    男人竟是说要就要,不分场合地就要。接着他粗励的指头直接插入她带着几分潮润的头发里,猛地固定住了她的脑袋,火热的舌尖儿就吻上了唇,勾缠着她,诱导着她索吻。

    呼吸迷离,唾液交融,嘴唇滚烫,喘息粗急。

    “冷枭!”急了,躁了,这儿是路道!虽然晚上没有人,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旦被人发现了可怎么办?丫也太禽兽了,哪儿有发情了说要就要?嘴唇被他吻得润泽不堪,她抬起小手抹了一把唇,然后狠狠撑在自己面前。

    ——抵死不从。

    视线锁定了她,冷枭没有说话。一双黑眸在黑暗中,跳动着一股焰火般的璀璨光芒。一只手有力的圈着她,一只手指腹按住她的唇,身体紧紧地靠了过去,不管不顾地将她整个围在墙与自己之间,抵紧了她。

    “宝柒。”

    他不说其它,只是用沙哑的嗓子喊她的名字。

    “……你有病啊?到底想干嘛?”

    “说了想和你睡觉!”紧紧拥着她,他感受着她身上的凉意,双臂越环越紧。

    为了不让她胡乱挣扎,他圈着她不算,还把下巴抵在她的发际。

    然后,抿紧冷唇沉默着探索。

    “你真无赖。”

    死死捏住她的腰,冷枭目光凶狠:“灭了我吧?!嗯?”

    无赖吧?荡漾吧!

    他还是冷枭吗?!

    男人还真心就耍上无赖了,牵着她的小手儿就往下探,野蛮地带动着她的手,一定要向她证实自己的渴望似的,火光撩动的黑眸里,迸出来的光芒诉说了一件事实——他真要把她就地正法。

    咬牙!

    宝柒倏地牵起唇角笑了!

    笑容有些邪恶,趁他不备,手下狠揪一把,轻声啜气道。

    “首长,注意精神文明建设!”

    吃痛的低呼了一下,冷枭气急败坏,额头抵着她的,目光却放柔了:“他妈的,你弄废了我,饿死你!”说罢大手迅速去撩她的衣服,握牢她的柔韧,摸上她水嫩嫩线条流畅颗的身子,真恨不得当场把她给剥出来晒在面前。

    滚烫的眸子,深邃无比。

    手下狠狠用力,他恨不得揉碎了她。

    重重的吻更是细细密密的落在她的眉上,眼上,鼻尖上,脸颊上,吻里有着淡淡的烟味儿,一种混合了男人情和欲的味道啃噬着她。大滨用力按住她的臀带向了自己,更紧地将她挤压在墙上,想要撩动她的理智和思维。

    舌尖,手指,他在一寸一寸探索和感知她。

    每一个部分,不厌其烦的反复探索。

    “宝柒!宝柒!妖精!”不知是骂还是恨还是怒和怨,他低哑暗沉的声音始终含糊的唤着她的名字,一贯强悍的男人吻里少了好些冷冽,手指如同在膜拜自己怜惜的宝贝一般抚着她,硬实的喉结上下一阵阵滑动着,急得想要释放的火热不停擦刮她。

    血管里,血液在奔腾和燃烧。

    火焰,在跳动!

    淡淡的月光柔和的铺陈在两个人的身上。

    呼吸,还有吻,深深浅浅的交错在一起。

    冷不丁的,宝柒大口喘着气儿,突然挪过了脑袋去,死死盯着他,声音在黑夜里格外清脆动听。

    一句话,有些莫名。

    “二叔,你真喜欢侮辱我的智商吗?”

    冷枭心梗了,黑眸闪过一缕光芒。

    双手紧紧的,力道十足的抱紧了她,他冷眸微微一眯,“宝柒,你在说什么?”

    眸色生波,宝柒一扬唇角,再次想要去勾膝盖。

    “我说你丫赶紧走!我真的要去休息了。”

    “不走——”视线牢牢的锁定了她的脸,冷枭难得无赖地腻歪在她身上。死死压住不挪地方。幽黑的眸子不停在她眉间流连,像是恨不得望入她的眼睛里,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看着他,宝柒正想说话,男人衣兜里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在这样的暗夜里,手机的声音格外尖锐。

    心下微恻,冷枭迅速掏出来看了一眼号码——电话是血狼来的!

    眉目冷了!

    他看了一眼宝柒,冷色的眉头拧紧了,却没有马上把电话接起来。

    这时候血狼来电只有一种可能。

    就是游念汐那边有动作了!

    撒下了网的渔夫,在收网的时候都是兴奋和刺激的,大手摸上了宝柒细腻的脸儿,他正准备和她道个别,不远处就传了一声拔高的厉喝:

    “谁,谁在那儿?做什么的?——”

    ------题外话------

    宇宙无敌乾坤贱法,浆糊路上蜂烟再起!狼烟热血生死存亡!战友们还在等什么?!

    ——《史上第一宠婚》厚着脸皮求票了!

    噗!我在装逼,千万不要无视我!

    妞们,锦某人连续万更了65天了喂!二个月有余万更,就从没低过1万,连9999字都没有过啊没有过,怎一个不倒翁的精神了得?!

    宝贝儿们,——热票都砸到我的破碗里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