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100米 不好意思,晚更了!!

章100米 不好意思,晚更了!!

    “二叔……我错了……”

    “二叔……我真的错了——”

    “别,您老人家可千万要息怒啊!”

    悲剧了!宝柒目露惊恐,微张着嘴,看着头顶上冷酷无情的男人。语气加重,循序渐进,一句比一句更加软腻。声音相当的惊,语气相当的软,脾气相当的没有。

    识事务,识事务!

    心里默默地念叨着这句哲理名言,她脸蛋上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几分,此刻最大的祈愿就是能在他手底下留一个全尸。

    看得出来,今儿冷大首长果真是被她给惹恼了。气恼之下的男人,犹如大野狼逮住了小白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不被拆吃入腹,那就奇了怪了。

    “二叔……”

    “二叔……”

    一声声喊着,太降她的格调了!

    好吧,事实上她真的不情愿。但凡她现在的造型能够稍微雅观那么一点点,她又何至于如此哀求他呢?每每想发横,她垂下眼皮儿瞄瞄自己,就又不得不服软了!

    现在啥情况呢?!

    房间里,灯光下,娇小白嫩的小身板儿可怜地被男人束缚着仰躺在床上,半分都动弹不得。而捆着她的浴巾在撕成了条之后,坚韧得堪比绳索,双手被他死死绑在头顶固定住。最可怜的还是她的双脚,分别拉开了绑在床两侧的床柱上,脚踝被浴巾缠住了,羞耻的造型大开门户,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这番光景,除了哀求,她还能干嘛?!

    丫的臭男人,多像一个惯犯呀?!捆缚技术如此到位。

    又快,又狠,又不留半点情面!

    “错哪儿了?说!”男人声音冷冷如覆了冰,目光淬上一层怒意,恨恨地看着她,像一个资深的猎人。并不急于立即猎取已经到手的猎物,而是玩弄一般轻拂着她的身体,深邃的冷眸在客房昏黄的灯光下,折射出来一抹冷冽无边的光芒。

    肝儿颤!

    冷芒!寒芒!暗芒!忽闪忽闪!

    她觉得,他眸底像是暗藏着冷冷的杀机,一种恨不得刺入她骨肉的邪恶杀机。

    咳,此杀,非彼杀,邪恶之杀……

    二叔呀!

    哀了!直接老实点儿,继续认错吧!

    “二叔,嚯嚯!我说真心话来的。刚才我检讨了一下,觉得自己真是哪儿都错了。小到头发丝儿,扩展开来包括呼吸和细胞,浑身上下就没有不错的地方。”

    这认错态度,够深刻了吧?

    然而,男人不为所动。

    心肝脾胃肾,全都抽了!她白生生的脸蛋儿上粉蜜般的红潮涌动着,一双染上雾气儿的美眸里,全是哀求的神色,一对勾搭人的长睫毛眨巴眨巴,可怜劲儿的样子,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心底里却在暗骂,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儿。

    “二叔……二叔呀……”

    “真心认错?”

    “真心的……比珍珠还真!比甄環还真!比海洋之星……”

    其实,当然是假的。

    而且,她心里知道,男人同样知道她装的。

    可是,以往每每在他想要狠心拾掇她的时候,她总能用这种荡涤水儿的目光化险为夷。只要她故意甜得发腻的讨饶,喊得他神经发麻,他就会放了她。

    这一招,屡试不爽!

    “得了!”冷斥声里打断她,男人冷哼。

    这小女人,满嘴就没有一句实话。

    太欠收拾了。

    “二叔……”她又喊,就为了喊得他心里发软,喊得他迷惑之后,丢掉阵地向她投降。

    不料,他目光一冷,狠狠地揪了揪她的小腿肚,面上没有丝毫激荡,面色还更冷沉了几分,睨着她冷得像地狱来的撒旦。

    “敢玩花样,就好好受着!喊什么喊?!”

    “二叔呀,你还真生气啦?别介呀!咱有话好好说嘛。不过开个玩笑罢了……”

    “玩笑?”挪过凌厉的视线,男人完全不与她乖巧的眼神儿接触,凑近了她被紧紧束缚住的身体,手指轻浮地把玩着她可怜的小身板儿,一点一点,故意挠痒痒一样的滑动,声音冷冷:“我也是开玩笑!”

    丫的,这玩笑开大了吧?!

    受不了痒痒,她惊声叫唤,又拧巴又挣扎。

    “哈……哈……冷枭……呀痒……哈哈……别……我真错了……”

    悲催了!她是又想笑,又想哭。

    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就怕人家挠痒痒。现在这情况下,身体不能动弹,却被他这么不轻不重地挠动着,什么感觉?!老实说,她宁愿被他狠狠地暴打一顿,或者他索性直接上了她也就罢了。任何一种残酷的情况,都比被挠痒痒的感觉要好受得多。

    靠啊!邪恶的男人,太狠心了!

    “二叔!我错了……别挠了,啊……哈……哈……”

    完全无视她的挣扎和求饶,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大掌轻轻滑动,突地又抚上她的唇,指头重重地磨了两下,若有所思的冷声里,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考虑,是不是得把嘴给堵上。”

    啊?!堵嘴!

    现在已经够惨了,还要堵嘴!看着自个儿白花花的身子摆在他面前,活生生像一块儿砧板上任“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人宰割的鱼肉,她是欲哭无泪,欲挣又无门。

    现在还能活动的,就剩一张嘴了!

    不行,绝对不行!

    吓得头皮一阵阵发麻,她轻轻‘哈哈’了一阵儿,眉头蹙成了一道秀气的小山峰,转而求其次,又笑又扭地猛抛媚眼,娇声嚷嚷。

    “二叔,我看还是不要了吧。这事儿你最懂了啊,没有声音,无声电影表演出来的效果太次了。你玩着也不带劲儿,是不是?不要堵我嘴!”

    “说得好!”男人声音依旧冷冽,带着火的大掌往下滑落了几分,眸底的火花一点点跳跃,喉咙略微干渴,声音低沉沙哑,“有声音,才有情趣。”

    吁……

    丫的,情趣你个大头鬼!

    心里暗咒着,好歹嘴巴算是留下了。

    要知道,不能说话的状态,对于一贯聒噪的宝柒同志来说,比不能动弹会更加要小命儿的。

    反之,只要她能说话,她觉得一定会想到办法对付他的。

    “二叔,你别挠挠了,痒痒的难受!你想做什么,就赶紧的吧!”

    够爽快了吧!男人还不赶紧扑上来?!

    可是……

    哼!

    男人喉头一阵急促滑动,明明呼吸就重了起来,目光却只是看着她傻不啦啦地横陈在他的面前。黑眸里的光芒一簇簇闪地,还能稳稳地端坐如同泰山,手指不疾不徐地一寸寸掠过她痒得发慌的肌肤。

    要命啊!她咬牙切齿,一辈子,最讨厌人家挠她痒痒了——

    突地,男人的目光锁定在她细致的眉心,声音暗沉。

    “你以为,我做什么?”

    “……哼!就你那点儿小心思,还能想做什么?就不是要睡我么……”

    “错!我来给你按摩的。”

    按摩?!

    丫的大禽兽会有这么好心么?

    再说了,有把人给捆起来按摩的么!?

    对此,宝柒表示深切的怀疑。然而,看着他冷冽凌厉的面孔逐渐在眼前放大,感受到他粗糙的指尖流连在身体的骚痒触感,她身上越来越难受。

    狠狠咽了咽口水,她索性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语调就软了下来。

    “行吧,行,依了你……按吧,好好给姑奶奶按啊,别墨迹——”

    姑奶奶?

    拧着眉头,冷枭面色一沉。

    当然,这时候的他,还不知道关于姑奶奶的轶事。

    冷冷哼哼,粗糙的手指划拉一下,掠过她花蜜一般粉色的唇瓣,冷冽无波的俊脸上,本就幽黑的冷冽眸色,更加深暗了好几分,一字一句,冷冽的声音切齿。

    “胆子不小,姑奶奶。”

    “诶!乖,叫得真好!”闭着眼睛,宝柒眉眼生花,“赶紧给按摩吧!好好伺候你小姑奶奶!”

    有些人吧,死就死在嘴上。

    比如现在的宝柒,她就是这样的下场。

    一句话揶揄的话刚出口,男人猛地就俯了下来。

    穿着浴袍的高大躯体如同大山一般的阴影压来,比之她娇小的身板儿,几乎直接就能将她整个儿地覆盖住,一双着了火的眸子凝视着她,距离近得几乎能烫着她的脸。

    一边儿挠她痒痒,一边儿邪恶地说:

    “求我啊!”

    求他!

    忍着痒痒,宝柒轻嗤:“做梦呢!打死都不求!”

    “不求是吧?!”

    说罢,男人抿着冷唇,粗糙的指尖和凉薄的唇反复与她的身体胶着,声音又低沉,又嘶哑,不可抑制的滚烫呼吸里,夹杂着几分难测的阴沉情绪。

    不求,就吻,吻得她求饶为止。

    “二叔,不要!好痒,我就随口说说!咳!我不是你姑奶奶,不是……”

    男人冷色的眸光沉沉地锁定着她,恶魔般凛冽的样子,犹如一缕寒风掠过脊背,不期望的,让宝姑娘激灵灵就打了一个寒战,小身板儿不由自主地想要往后退缩。

    然而,脚被捆住了,她退无可退,压根儿就挪不了半分。

    悲了,哀了!天呐!

    “饶了我啊!二大爷!”

    眉心拧得死紧,枭爷大掌抓小鸡仔似的拎住她,结实有力的手臂收得更紧,像个铁铸的包围圈,牢牢钳制她,“捆了还跑,不听话,该怎么惩罚?”

    说的是惩罚,一个温柔的吻就落在她的眼角。

    眼角顿时热了热,宝柒心肝儿微颤。

    如果不是身上又羞又恼的束缚感实在太过霸气侧漏,她几乎会误以为,男人现在的样子,其实温柔得堪比春天一般的温暖。

    而实事上,比冷天还要寒冷。

    寻思间,倏地,男人手指向下滑动——

    一呆,一惊,她被突如其来的穿透噎住嗓子眼儿。懵圈半秒,大脑无法做出清楚的认知,迟钝得像是嵌入了几十公斤铅块儿,水汪汪的眼睛里渗水,轻声惊叫,“不要……”

    男人目光凉凉,惩罚性地掐了掐她,“说不要得有资本。”咬了咬牙,宝柒轻轻哼唧,“好吧,我承认你的话有道理。嘶……哎哟!”须臾之后,她拧紧了眉头,做出一副痛苦状来。

    事实上,她并非装的。

    身上本来就很痛,再被他这么弄一下,就觉得更痛了。

    “怎么了?”皱了皱眉头,明知道她的呼痛可能有诈,男人还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冷声问了出来。

    他俩之间,正如周瑜和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见他语气放软,她心知有戏了。

    长长的睫毛无辜地抖动几下,硬是逼出了自己几颗泪水来,把眼眶给打湿了,一边可劲儿地眨巴,一边儿用眼神儿显示他看向自己的痛处。

    “二叔……放了我吧,我的膝盖,肩钾,后背,手臂……没有地方不痛的,你这样绑着我,真的好难受啊……呜……呜……”

    哭了?!

    她的呼痛声,生生揉碎了他的兽念。

    眸色黯了黯,冷枭坐在床沿的身体挪进一点,小心地捏了捏她所说左脚膝盖,听见她嘴里发出的‘嘶’声儿,心下恻了恻,又解开一个捆住的脚踝,抬高到自己面前瞅瞅,无视她羞耻的姿势,对着那一截滑如凝脂的小腿肚轻轻揉了起来。

    “这里痛?!”

    “啊呀——对对对,痛——”

    痛字刚刚出口,她惊叫了一声儿,吃痛得眼睛都瞪大了。

    久不运动的人,在剧烈运动之后,最痛就是脚踝上方那块儿了。

    握住她白嫩得堪比牛奶的小腿,男人一寸一寸地揉捏着,心猿意马,躁动不堪,眸底火花四溅,恨不得咬上那么一口。

    “你放了我吧,二叔……我难受!”再接再厉,她目光切切的哀求。

    男人冷睨着她,丝毫不为所动。

    靠之——他怎么这么邪恶呀?

    一边儿是恶劣的惩罚,一边儿痒痒的按摩。

    对于宝柒来说,犹如冰与火,两重天!

    好吧,不放就不放,她不信他能捆她一辈子。

    在他的按捏下,她抽气着,语气噎噎地开始责怪了起来,“……脚脖子,上面点,对,就那里最痛……都是你,都是你害我的。你个大野兽,还好意思绑着我。真不是人!要不是你,我犯得着受这份儿罪么。”

    男人面色暗沉,声音略略拔高,冷冷地说:“欠缺锻炼!所以,更得加把劲儿。”

    “啊?锻炼,锻炼,锻炼为了什么呀!还不是为了你自己!”想到他说过的话,宝柒觉得委屈得快要不行了,本来是装哭,现在声音里吧,还真就带上了点儿哽咽。一句又一句,没有逻辑没有道理地胡乱嚷嚷着,她的脾气越发上来了。

    蓦地,趁他不注意,她那只能够活动的脚就开始乱蹬乱踹了起来。

    “踹你!我都这样了!你还不解开?解开呀……”

    男人抿着唇,阴沉着脸,大掌捏紧她胡蹬乱踢的小脚。不料,晶莹粉嫩的小脚落入掌心,按捏两下,略略有些失神。把玩着小脚,竟有些爱不释手。

    女人的脚和男人真是差别太大了。

    这娇嫩的小足,软若无骨。

    一根根浑圆白嫩的脚趾头,绵若凝脂。

    “不放是吧?想替我捏脚呀!?”自个儿的脚被他大手握着,有些痒痒,宝柒心里难受得猫儿挠挠。转念一想,让首长为小兵服侍捏捏脚,也算是她拿下了一城吧?这么想着,她顾不得害臊就大声命令了起来。

    “捏脚?!”声音沉沉,男人不露声色地看着她。

    抬起她的晶莹的小脚来,一口咬了下去。

    呀!

    男人竟然咬她的……脚!

    又麻又痛又痒,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拧着眉头,无可奈何的宝柒同志,受不了这样的折腾了:“二叔,丫玩够没有?你啥时候放开我?到底要绑多久啊!”

    “等我高兴。”

    “你啥时候才会高兴?”眉目愕然,她有些郁卒。

    男人冷冷蹙眉,并不回答她的问题,继续施力,一点一点有节奏的按捏和亲吻着,冷漠的样子严肃认真,还真像是吻式按摩,像是真没有什么歪门邪道的心思。

    嘟着嘴,她想了想又问,“我要喝水怎么办?”

    “我喂你。”

    喂她?!她有手有脚干嘛要喂?

    斜着眼睛睨他,她哭笑不得:“我要上厕所怎么办?”

    男人冷沉的目光微暗,视线转向她含泉之地,低沉的嗓音里夹带着促狭之意。

    冷冷地,说了四个字。

    “就地解决。”

    什么?没听错吧!宝柒脑子里‘嗡’地响了一下,被束缚着的指头动了动,目光吃惊地看着他深邃凌厉的眼眸,思索着他话里的真实性。

    王八蛋!报复心比她还要重!

    心里直发狠,脸上却不得不继续装委屈,一脸天真无邪的乖巧。

    “二叔,你看我多可怜,就不能饶我这一回么?”

    “不能。”

    “呜——二叔!”两条漂亮的锁骨随着她讨饶声一动一动,牵引着纤弱的肩膀也跟着颤动,束缚下的瓷白身子,闪烁着勾人心魂的娇美。

    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个儿女人这样时,不心生怜惜吧?!

    可是,面前的男人在今儿被她戏弄的某种火的促使之下,大男人思想作祟……再加上,她现在没有了棱角的美态,太挠心。

    咬了咬下唇,宝柒眼看和他来软的不行了,决定改变策略——来硬的。

    哀怨的目光一转,迎着他阴沉冷冽的视线,她小眉头蹙着,含含糊糊地咕哝了几声儿,又开始拔高声儿斥了起来。

    “冷枭,你丫王八蛋……警告你,你别玩得太过份啊!”

    “不是要按摩?”

    “有这样按摩的么?!”

    “捆绑式按摩!难道你不舒服?!”

    脸蛋一红,她悲催了。不得不承认,在他独创的捆绑式按摩下,她完全不受控制的可怜小身板儿,早就被染上了一层诡异又靡丽的瑰红色彩,反常的越来越……。

    没错儿,他在认真地按摩,她的身体却在反常的发颤。

    “按得舒服么?”

    “技术真差,你还得炼炼!”她不承认,死死咬着下唇,邪邪地揶揄回去。

    尊严啊,为了尊严,她必须不能承认其实真的蛮舒服!

    男人眸色一暗,大手加重了力道。

    “呀——”她轻呼,身体抖动。

    “别动!”箍牢了她,枭爷冷沉沉的警告声里,带着一抹低沉又性感的沙哑。

    其实,她不知道,他比她还要难受百倍。

    真不知道,究竟是惩罚了她,还是惩罚了他自己。要知道面前的小女人白生生带着颤的鲜嫩身体,不仅仅只是在折磨他的神经,更是对他久经考验的革命意识做出的最大考验。

    “……得了吧,我想动也动不了啊。你继续按,我困了!先睡!”既然挣脱不了,宝柒命令自己那就好好地享受。眨了眨眼睛,她索性支配起免费的按摩师来。

    “嘶……对对对,就是那儿!轻点呀,痛死我了!”

    冷冷哼哼,男人黑眸更深了。

    不知道是怜惜的情绪感染了双手,还是心生了怜惜,他手上力道放缓了,还真是认真替她按捏了起来。

    “对,就是那儿……舒服了……”

    “……。”

    “不错……继续啊……啊!我真困了!”

    “嗯。”轻轻的碎吻一个,落在她形如弯月的眼角上,男人握住她精致的小腿,浅浅地叹息着,慢慢解开了她身上的束缚。

    终于良心发现了?!

    四肢得到了解放的宝柒,睁开眼睛活动了一下,心里暗骂着大变态,嘴上却恭维的感激涕零,“二叔,你对我真好……”

    “少拍马屁。”

    男人灼烫的视线,正视着她的目光,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思?

    咳!

    瞧着他眸底炽烈的火花直串动,宝柒鸡皮疙瘩抖了抖,哧哧一笑:“没有啦,其实我是诚心的。”要说这话也不完全是假的,一想到他刚才闯进来的时候,恨不得杀了她的样子,而现在却在乖乖替她按摩,说到底还是什么也没有做,她心里哪里还有真气?

    冷枭微微眯眼,“赶紧睡。”

    “……二叔,要不然你给我讲个故事吧?”捏得浑身舒坦了,宝妞儿没了骨头一样地瘫软在那儿,语不惊人吃不休。迷迷糊糊的打着小哈欠,小样儿娇艳得媚态横陈。

    还让他讲故事?!

    枭爷暗暗咬牙,挑着眉头,语气冷冽,“不想睡了?”

    “呃……好吧,我睡。”

    咂巴咂巴嘴,宝姑娘心里真的放松了下来。

    仔细一想,她今儿并没有吃亏,和冷大首长之间,算是一打一扯平了吧?勉强差不多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好歹今晚上守住了身子。

    越想,她心里越美!

    软着娇娇的身子任由他揉来捏去,往他怀里凑了又凑,摆出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就眯起了眼睛。鼻翼里充斥着男人身上清冽醇香的气味儿。

    浑然之间,不自觉就睡了过去。

    美吧,睡吧~

    她却不知道,漫漫长夜,剩下来的时间,对于浴火焚身的男人来说,是有多么的难熬。

    心脏狠狠纠结,手指落在她的唇上,一遍一遍描绘着那两片儿柔软的轮廓,看着女人鲜嫩得像笼罩了魔光般媚到极致的样子,男人深邃幽暗的瞳仁儿里,几许柔和,几许怒。

    到底是什么情绪,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只知道,心底深处的男性兽念被她牵引着,炽热得濒临爆发的小宇宙,快要崩溃了!

    妈的!小祸害!

    黑暗里,他静静地仰躺在床上,真后悔放她睡觉,恨不得马上压过去。

    然而,实事却是,他抱着她的样子,呵护得像一只小猫咪。那些念想,全部都只是大脑在正常反应之下,做出来的种种幻想罢了。

    结果的结果就是——他啥事儿也没干成,反倒白白做了一晚上的按摩工。

    该死的女人!

    ——★——

    翌日,元旦节。

    节假日的交通情况挺好,一路畅通无阻。

    当异型征服者庞大的身躯开进红刺特战队总部的时候,时间刚刚走过了九点半。因为部队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安排,既然放假,冷枭还是过来了。

    他今天是自己开车过来的,陈黑狗同志再一次成了宝柒的专职司机。

    停好车,他走车库里走过来,抬起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眸色沉了沉。掏出兜里的手机来,给这个点儿还没有出门的宝柒发了一条短信。

    “今天雨夹雪,穿厚点。”

    几个字发完,他继续往里面,还没有进入行政大楼,门口执勤的战士走过来了。

    “报告首长!”

    顿住步,他蹙眉:“什么事?”

    执勤的战士,真是昨天得罪了姑奶奶的那位哥们儿。昨晚看到宝柒和冷枭一起出去的,晚上回去,他心里膈应着一宿没有睡好。左思右想之下,他觉得今儿还是必须找一个机会给首长老实交待清楚这个事情。

    于是乎,见到首长大清早一个人过来,赶紧上前去,认真细致的把宝柒过来时发生的事儿通通都说了。末了,还认真的做了思想检查,并且请求首长原谅。

    闻言之下,枭爷眉心隐隐跳动,唇角差点儿抽搐。

    他的亲姑奶奶,原来如此——

    小东西,还真敢啊!

    手指微微攥了攥,他冷冽的面色如常,摆了摆手,“没事,你做得对。”事儿已经发生了,他自然不可能去向战士们解释什么。

    亲姑奶奶,就亲姑奶奶吧,找机会,得好好收拾!

    坐在办公室里不过几分钟,他刚刚交待完元旦期间的安全保卫工作,还没有来得及放好办公桌上的电话,私人电话就响了起来。

    脸色未变,他右手放电话,左手拿出手机接了起来,语气里,千年如一日的冷漠。

    “喂,大嫂!”

    “老二吗?”宝镶玉的习惯,说话之前,就喜欢这样确认一下。

    “嗯。”

    淡淡的,冷枭除了对宝柒,对任何人的语气都是这样。

    不咸,也不淡。

    电话那边儿的宝妈略略沉思了两秒,像是在思考自己的措词,小半晌才认真的问:“老二,公司下周三有一个非常“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重要的会议,你能不能过来参加一下?”

    “找老头子吧。”冷枭面上情绪不明。

    这么多年以来,关于二0三军工集团的各种事务,宝镶玉总是每次先来请示他,偶尔也会请示老头子。大多数时候,他都是直接推到了老头子那里去,直接让老头子处理。对于企业的经营,他并不十分感兴趣。

    叹了一口气,宝妈说:“老头子又去疗养院了,让我这事儿找你。”

    “什么会议?说吧。”揉了揉额头,他无奈。

    “事情是这样的,前些天我去参加了一个军工单位的高新技术与产品对接会。那个会议是国内首次几乎集结了国营和民营军工单位的会议。在会议上,921工程办公室指定给二0三军工一个非常大的项目,这事儿我不敢做主,得你们拿主意。”

    蹙了眉头,冷枭不答。

    对于他的态度和待人方式,宝镶玉这么多年来也都习惯了。

    没有听到他出声儿,她顿了顿,续而接着说:“这个项目是……50吨级的振动平台研发。”

    50吨级?!冷枭眉头拧住了。

    由于国情的限定,军工方面但凡是关于核工业,航空,航天,兵器、船舶等与国家命脉悉悉相关的东西几乎全部都是国有企业的。私营的军工企业大多只能做零部件的加工和生产等等。而冷氏的二0三军工集团作为民营企业,却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一家拥有军工科研和生产经营的军工企业,产品经过国家权威计量机构的鉴定之后,全部能直接用于国防。

    当然,二0三军工集团也有涉及力学振动行业。

    宝镶玉口中的振动平台,在军工方面的作用不言而喻。正如M国对华的禁售产品名单之中,就包括了9吨以上级的振动平台。试想想,9吨以上的东西,M国就禁止对华销售了。那么,50吨级是个什么概念?而921工程办公室,为什么要把这个项目交给二0三军工,最大的原因是之前参加神五、神九等的35吨级电动振动系统的研究,二0三科研所亦有人员参与了全程的力学动力冲击试验。

    “老二……”

    絮絮说了一堆,见他没有吱气儿,宝镶玉喊了一声,像是为了确定他到底还在不在。

    拧了拧眉,冷枭抬腕看了看时间,面不改色地淡然说:“行,我争取。”

    争取?

    这事儿可是老头交待给她任务,必须要他参加的,怎么能只是争取呢?

    缓了缓语气,宝妈笑了笑,劝道:“老二,冷家的东西,迟早你得接手的。咱们家就你一个儿子,你不能总是这么躲着吧?!老头子说了,你一定得参加。何况,这个事儿,不仅仅只是关乎到我们企业,对于国家来说……”

    “行!”领教过宝妈的唠叨,冷枭怕她再说没个完了,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想了想又说,“这样吧。你先把这个项目的评估分析和预算报告发给我,我先看看。”

    “好的。”他同意了,宝妈的声音就轻松了。

    面色转冷,枭爷转而又吩咐:“另外,大嫂,你一定得注意参与人员的资格审查,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我知道的,这事儿我都是亲自抓的。”

    “嗯,就这样吧。”冷枭绷住脸,说完正事就要挂电话。

    不料,宝镶玉有些急切地喊了他,“老二,等一等——”

    “嗯?还有事?”

    迟疑着,宝柒语气不愠:“小七她在部队,还好吧?”

    “挺好!”微微眯眼,冷枭淡定的说。

    心湖里,就像突然被人丢了一块儿石头一样,一荡一圈涟漪。

    宝柒两个字,足够他心潮翻滚了。

    不过,仅限于他自己知道。

    “还有事么?”

    沉吟了好几秒,宝镶玉叹了叹,“没有了,老二,替我多照顾她吧。这丫头,唉!三个月……”语无伦次的说着,宝妈的话,有了上句没有下句,毫无重点,完全不知道她到底要表达什么。

    更多的像是本来想说的话没有说,以致于找不到话说才不得不胡诌几句。

    冷枭撑了撑额,眉头拧了又拧,“没事我先挂了,大嫂!”

    “好!报告我待会儿就传给你!”

    “嗯。”

    挂了电话,冷枭静静坐了一会儿,又抽了支烟,二0三军工的报告就传过来了。

    板着脸看完了所有的资料,他面无表情的冷脸上,依旧没有半分表情。

    没有人,可以窥测到他的情绪。

    ……

    ……

    宝柒没有拒绝冷枭的安排。

    因为,有了陈黑狗做司机,她带着小雨点儿出门的时候,会方便许多。

    临出门之前,她给宝妈打了一个电话问新年好。在电话里,又和放假回京都的冷可心聊了几句,完事之后收拾妥了才带着小丫头去了解放军总医院。

    既然是好姐妹,在关键时候她就不能掉链子。小井这几天在医院里照顾年妈妈,短短时间,人却瘦了好大一圈儿,大过节的,她必须得去看看她。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她的消瘦,自然有范大队长的功劳在里面。

    以前吧,她总觉得冷枭同志就是最难拾掇的男人了。而现在看到小井被范铁给缠得受不了的样子,不得不感叹,范大队长对于女人方面的道行,缠人的功夫比二叔还要厚脸皮。缠上小井时的那股子邪劲儿,痞气儿,当然,还有尊贵和优雅劲儿,简直是完美地融合到一起——

    绝对的,极品中的战斗机,追姑娘的档次绝对够高。

    她带着小雨点儿赶到军总医院的时候,范大队长正规规矩矩的坐在年妈病房外间的沙发上剥苹果,平素里总爱翘着二郎腿没有了,狂热奔放的劲道也没有,一张据小井说最适合接吻的嘴唇破了……

    哟!

    被小井咬破的?

    放下东西,捅了捅小井的肩膀,她小声问:“你俩那啥了?”

    淡淡地睨她,小井眉目平常,“什么哪啥?”

    “他嘴怎么破的?”

    “关我什么事!”垂下头去,小井揽住她的肩膀往里面走,压根儿就不搭理沙发上大献殷勤的男人。心里寻思,被咬破嘴唇,也是活该!

    昨儿晚上,他突然跑过来,把她按到墙上就猴急猴急地亲。

    她怒急之下,张嘴就狠狠咬了他。

    结果,就那样儿了!

    嗤嗤笑着,宝柒胡乱猜测的瞅她的脸色,“还不承认呢!我都看出来了。姐妹儿,说真的,不如你就从了他吧!我瞧着他这几年日子也过得不好,恕的罪,也够了!”

    年小井不答,清冷的脸上不给予任何回应。

    歪了歪嘴,宝柒叹息。

    安置好了小雨点儿,她善心大发,踏着愉快又有节奏的步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侧过脸去,看着范大队长俊挺的鼻梁,微微眯了眯眼。

    想不明白,她为什么没有把他这鼻子给打歪了。

    这样不是更帅么?

    抿唇笑着,她轻声喊:“范队,范队……你够可以的啊!”

    “七七啊,大美女,你啊,就别洗刷我了。”范大队长现在对她的称呼,自然而然地随了年小井。样子亲热得不行,一双眼睛里全都是光彩,“记得啊,多多美言——”

    心下嗤笑,瞧在他是自己领导的份儿上,她的态度也蛮恭敬。

    “必须的呀!不过,她不听我的。哈哈!”

    “唉!就是轴性儿!”

    大眼珠子一转,宝柒不忍心了,转话题:“范队,你今儿晚上要去部队么,那不是文工团的妹子来参加元旦联欢汇演么?”

    “去!”

    正巧这时候,小井出来了,他偷窥一眼,抿了抿自个儿受伤的唇,“小井,你要去不?总政文工团的节目还是很有看点的,你们报社,有没有安排采访?”

    说来说去,这厮鬼急鬼急的,就是想和人家搭讪,讨一个话语权。

    看到有宝柒在场,年小井不想拂他的面子,勉为其难地说了句。

    “不去。我要陪我妈。”

    说完,又进去了!

    看了看她的背影,宝柒挑了挑眉,又看向范大队长:“范长官,你是不是技术太不过关了?!不然,怎么就没有什么进步啊?”

    “这个么……”摸了摸鼻子,范铁挪了挪高大的身体,声音挺镇定,“七七啊,万里长城,它也不是一天建成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在努力。”

    噗哧!

    宝柒挑了一下眼,斜着看他,“得了吧!你看看你,高干病房,保姆一样的殷切伺候,端茶倒水……这些事儿,你都一样不落的做了。可还是没有成果,你知道为什么吗?”

    身体一僵,范铁皱眉,“为什么?”

    睨了他一眼,宝柒心理狂笑,凑近了一点,颇有经验的说。

    “现代男女的思想不同了,不论男女,心里其实都渴望被异性征服……什么是征服,范队,你懂不懂?”

    “征服?!”

    “不懂是不是?”声儿压得低低的,宝柒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眨巴眨巴。

    范铁来了兴致,“说说看!”

    神色颇为复杂地看着他,宝柒摸下巴,说:“这事儿,你得去问冷大首长,他最懂。”

    “哟?呵呵呵——”意味深长的笑着,范大队长挑挑眉头,“说说,你是怎么被他征服的?”

    “呵呵呵呵——”同样意味深长地挑了眉梢,宝柒眨了眨眼睛,意有所指的说,“要与时俱进啊,范队。事实上……是我征服了他。”

    范铁嗤笑,明显不信。

    宝柒捉弄之心又起,严肃了小脸儿:“你还不信呢?不信你就去问他呗。问问他是怎么被我征服的……保管你受益良多。只要有了我一半的功夫,征服小井,小菜儿!”

    “真的?”

    “真的,比甄環还真!”想到冷枭被范铁追问时的表情……

    宝柒简直想狂笑。

    没有呆太久,大概两个小时,宝柒就牵着小雨点儿的手从军区总院出来了。

    陈黑狗尽职尽责的做着司机的本份,快到帝景山庄的时候,她在一个大型超市的外面叫停了汽车。算算日子,她的亲戚快来了,她准备在超市买点儿女性必备品,随便就带回去了。

    牵着手里的沉默的小天使,她没有让陈黑狗跟着进去。一个大男人跟着买那玩意儿,她有些不好意思。本来是想让他先回去的,可是他弄死不从,只得让他等在了门口。

    慢吞吞地游荡在超市里,她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买卫生巾的几排货架前面。

    一排排地看着,她寻找着自己习惯使用的牌子。

    突然,一个熟悉的影子跳入她的眼帘。

    就在她手出去的时候,那个影子从她身边儿掠了过去。

    虹姐?!

    几年不见,但她还是认出来了。

    女人穿着一身儿普通的装束,整个人像是憔悴了不少。她并没有看到她,脸上的神色有些异样,掠过她身边的速度很快,像是看到了什么要紧的人。

    思索着,她透过超市里的大柱子上的镜面反射,看到慌不迭跑过去的虹姐,急急拉着一个正准备转身离开的女人衣袖,边说边比划着什么。

    被她拽着的女人,一头发丝随意地披散着,遮住了半边脸蛋儿,身形有些羸弱和纤细。

    换了别人,她的侧面或许认不出来。

    可是她对于宝柒来说,同样儿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被虹姐拽住的女人,竟然是游念汐。

    她怎么会在这儿?

    巧合么!?

    她认识虹姐?虹姐为什么又会拽住她?

    疑惑太多,鬼使神差的,她摸了摸小雨点儿的脑袋,将她的小身体挪过来,挡住自己。

    瞅了她一眼,聪明的小雨点,像是懂了,小身体靠在她的旁边。

    她蹲下了身去,将自己的身体隐在小雨点儿和货架之间,装着在认真挑选东西的样子,慢慢地靠了过去。

    ------题外话------

    ——

    附【宠婚】荣誉榜:巴巴掌拍起!

    新晋衔一名解元——【silence79】女士,升官了!鼓掌!敬礼,戴朵大红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