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092米  脖子上的红绳!

章092米  脖子上的红绳!

    只一瞬,她就明白了。

    褚飞这丫的在找死呢?!

    瞪了故意使坏的小飞飞一眼,她过头来,冲冷枭莞尔一笑。

    “二叔,你怎么来了?”

    此笑,百媚催生了,小脸儿上含苞待放的小花骨朵倏地全部绽放开来。

    花骨朵来了!

    目的么,自然是为了息事宁人!

    因为男人脸上的阴鸷已经积蓄得快要下雨了——

    撇了撇嘴,褚飞哼了哼,瞅到冷枭目光里射出来的冷光,心肝儿颤抖啊!尤其是他脸上生硬得恨不得把他吃下去的表情,简直帅到不行了。

    吃了他吧!

    被男色所迷,他又犯贱的想要找抽了。

    眨了眨潋滟的眼睛,他无比灿烂的笑容娘们儿气息十足。

    “二叔,好久不见了哦,你又丰神俊朗了不少!真是麻烦你了,专程来接我家小七七回家。”

    他家小七七……

    五个字,字字往枭爷的心脏扎刺儿!

    并不知道她和褚飞真正关系的男人目光骤冷,拳头捏紧,两束凛然冷冽的视线,冷冷地扫过褚飞漂亮得过份的脸,心里恨恨。

    而褚飞美色在前,不怕死的离他更近了一步。

    见状,宝柒暗自替小飞飞捏了一把汗。

    悄悄走过去横在中间,拉了拉男人的袖子,暗暗摇了摇头安抚他,又转头向褚飞使了个眼色儿。紧接着抱起小雨点儿就要拉冷枭离开这儿。

    冷睨褚飞一眼,枭爷松开了拳头。

    看得出来,他本来是想要说点儿什么的。可是,看了看宝柒的样子又把话给咽下去了。

    本来吧,硝烟味儿消了,各回各家也就算没事儿了。

    可是,褚飞看到人家三口人离开了,看到自个儿的闺女就这样被霸占了,又留下他孤零零一人人了,就觉得这个打击有点儿大。斜倚在四合院木板门上,他委屈地扁起了嘴巴,自个儿别扭了一阵,忍不住就在嘴里嘟嘟囔囔着喊了起来。

    “小七七,你不要抛弃我……”

    脑门儿炸了炸,宝柒知道这姐妹儿怕寂寞,连忙安抚的转过头来向他挥手。

    “赶紧回去。”

    挑了挑眉头,褚飞还撒上娇了,“我不要,我要跟你还有咱闺女睡。”

    “褚飞……”

    一听这话宝柒心里‘咯噔’一下,有点儿替这姐们儿默哀的感觉了。这句话或许有些调侃和故意的成份,但在褚飞看来还真蛮正常的。

    只不过么,落入的冷枭的耳条里,事儿就大条了。

    果不其然,他的话音刚落,冷枭就忍不住了,停住了脚下的步子,桀骜地转过头来,强势地直直杵在那儿望向褚飞。

    “你说什么?”

    这样子,像在看他世界上最大的情敌。

    可怜的褚飞,到底还是不了解冷枭啊!见他英俊得过份的脸上除了帅毙死人的冷和酷,就没有其它什么表情了,胆儿就更加肥实了几分。

    紧赶几步过来,伸手揪过宝柒的胳膊,又补充了一句。

    “二叔,我以前和小七七睡惯的,她走了我不习惯。不过,我跟你们一块儿去吧?!”

    心肝儿一颤,宝柒脑袋大了。

    耳朵嗡嗡的,她觉得自己几乎听到了冷枭紧攥的手指里捏出来的‘咯吱’声。

    她对冷枭的了解,自然比褚飞多得多。

    他本来就极不情愿她继续和褚飞保持男女朋友的关系用来迷惑宝妈,现在褚飞公然挑衅到了他作为男人的尊严,就他那种超强的占有欲,她可以肯定小飞飞要遭殃了。

    自然,小飞飞还是要维护的,不能让冷枭灭了他。

    不自在的笑了笑,她伸出小手来拽住了男人盛气凌人的胳膊肘儿,硬生生挤出轻松的笑容来,哄着恼怒无比的男人。

    “走了,咱们先回家了。二叔,他都是胡说八道的,你别这么幼稚了!”

    冷枭皱眉,冷冷地睨着他。

    “我幼稚?”

    他膈应褚飞,非常膈应褚飞。但是为了宝柒高兴他忍了,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敢当面儿‘挑衅’他。而宝柒竟然帮着这个娘们兮兮的男人来说他。

    这么两相比较下来,他越发觉得宝柒的心思偏了。

    怪不得不许他泄露两个人关系出去,难不成真就是为了这个褚飞?!

    醋这个东西啊,最容易迷惑人的大脑,再精明的人都会失衡。比如英明神武的枭爷,面对‘情敌’,而且还是自己女人护着的情敌,是她认同的正牌男友,他情何以堪?!

    心下恼恨无比,权威从来没有人敢挑衅的他,自然气急攻心。

    然而,看到宝柒脸上明显的维护,想着答应她的话——不能泄露他俩的关系。

    作为二叔,他又当如何?!

    俊脸上冷得结了一层坚冰,一把甩开了女人拧住自己的胳膊,从她怀里抱过小雨点儿来,他转身就大步离开了。

    一触即发的战事解除了,宝柒松了口气。

    而褚飞看着离去的大帅哥,站在原地懵圈儿了,捂着自己漂亮的脸蛋儿,他心里毛噌噌的感觉到好怕怕。老实说,他长这么大还真心没有见过这么强势的男人,不言不语,眼睛一扫,就能刮人的骨头。

    不过,他喜欢。

    嗷,好吧,这厮又发花痴了。

    “小七七啊,如果他不是你男人,我说什么也要施展三寸不烂之媚功把他给掰弯。”

    “想找死你就试试。”宝柒拧紧了眉头,转过头跟着冷枭的方向走了。

    “……哟,还真急了?我不就是说说么。哎,真是可惜了啊,朋友夫,不可掰!”

    看着宝柒头也不回的走了,又忧愁又悲催的褚飞,抿着唇不再说话了。

    真生气了?!

    哎哟,玩笑都开不起。

    看到他们的背影上了车,汽车又缓缓驶离,他哀哀地倚门而叹。

    “又剩我一个人了……”

    说到这里,阴柔精致的脸上,那双能勾男搭女的眼睛,一瞬间就红了。

    ——★——

    回到帝景山庄的路上,男人默默开着车,除了中途接了两个电话,另外和小雨点儿说了两句话之外,一句话都没有和宝柒说。

    宝柒郁卒了!

    她和褚飞的事儿,不是不想告诉他,而是实在有顾虑。

    如果她不说出褚飞是gay的事实,即便她说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冷枭也不会相信不是?试想想,两个天天住在一起的男女,经过了几年时间,没有点点暧昧谁会信啊?他都没有提,自己主动去解释不是找不自在么?

    然而,她偏偏又不能说褚飞是个gay。

    一来那是褚飞的个人隐私,他非常不喜欢别人像看怪物的眼神来瞅他。这就是为啥他俩要互相打掩护的原因。她当时需要褚飞来做男朋友应付冷枭,而褚飞和阿硕之间的gay之爱,也需要她这个‘女朋友’做为中介,毕竟世俗不容,阿硕还是公众人物。

    二来她并不确定冷枭会不会对这个事儿特别反感。褚飞是她的朋友,性取向是他的自由和权力,她不喜欢他受到别人的歧视,哪怕这个人是冷枭也不行。

    诶……叹!

    她真的没有想到冷枭这么个大男人,醋劲儿竟然会有这么大,持续时间这么长,回了帝景山庄进了书房就没有再钻出来。

    她无奈。

    抱着小雨点儿就回了小丫头的房间,叫了育儿师上来,一起做康复训练的小游戏。看到小丫头在育儿师的指导下有了进步,她心里甜滋滋的。

    要说她这这个姑娘吧,神经有时候也挺大条的。

    在她看来,男人气一阵子也就完了,难不成他还真就不理她了么?!

    不料,晚上十点,等她终于把小雨点儿哄睡着了回到卧室,男人还没有回来。寻思片刻,她慢腾腾地到了书房。

    门儿虚掩着,满屋的烟味儿,而男人就默默地躺在宽皮大椅上抽烟。

    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堆了好多的烟头。

    心里微颤。

    见到这个情况,她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妙了。

    毕竟冷枭这个男人不同于一般的人啊,他的心理不能按常常人去推测的不是?

    他小时候患的自闭症固然已经痊愈了,但是,按她现在对自闭症的理解,长大了这病也会对性格造成相当大的影响的,看他遇到感情的事,就总往自个儿心里憋劲儿,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了。

    咚咚咚——

    敲了敲门,她装着没事儿人一般,自然地冲他笑。

    “二叔,怎么还不睡啊?”

    男人没有抬眼皮儿,目光不知道落在哪儿,再狠狠吸了一口烟,漠然的说。

    “先去睡。”

    无奈地掀了掀眼皮儿,她想了想还是退了回去,自个儿进浴室去洗澡了。等她再出来时,看到满屋的冷清,琢磨着总不是那个味儿,想到冷枭孤傲的身影倚在书房的大椅上吸烟的样子,沐浴了一身清香的她,心里不好过了。

    毕竟他这么不爽,都是因为她。

    出了卧室,她又去了书房。

    而书房里的男人,还是她真的时候看到的模样,仿佛一动未曾动过。

    手中的烟,还在袅袅。

    推开门,她缓缓走近,坐在他身边儿的椅子护手上,脑袋软软地靠上他的胳膊,尽管放柔了声音:“二叔,少抽点烟。”

    “……”

    “还生气呢?你可是大男人。跟他计较什么?”

    难道那个褚飞就不是男人?

    皱了皱眉,男人喉头动了动,又狠狠吸了一口烟,还是不说话。

    宝柒闷了。

    这个样子的冷枭,貌似又回到了他俩之初的时候,半点都嘣不出一个屁来,打死都不说一句话,谁也弄不懂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心思微沉,计上心来。

    “二叔……”唤了他,她就捂着自个儿的鼻子,像是受不了那烟味儿,忍俊不住的直咳嗽,咳了好几下才停下来,直“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顺着胸口呼气儿。

    没有看她,男人却自觉的摁灭了烟蒂,目光暗沉。

    宝柒心里软了又软,侧转过身去,伸手抚上男人冷冽的俊脸,面对面地看着他没有半分表情的样子,认真的道歉兼勾搭。

    “好了,都是我不对。我不该拦着你,不该让你不准暴光咱俩的关系。我让二大爷受了憋屈!我有罪,今天晚上,姑娘就任你处置怎么样?嗯?”

    喉头又动了动,男人微瞄她一眼,抿紧了冷唇。

    说得像迫不得已,不是更憋屈么?

    偷瞥着他的表情,见到他无动于衷的继续板着脸,宝柒心道真坏了。竟然连这一招儿都不好使了,他连晚上的福利都不要了,那还得的?难不成,真是自闭症复发了?他这样子,跟小雨点儿一样一样的!

    好吧,醋劲儿上头的男人真心可怕。

    谁说只有女人才会吃醋的,男人吃醋更胜一筹。

    事实上,不管是什么样子的冷枭,她心眼儿里都不会真正的怕他。在她的面前,这男人不过就是只纸老虎罢了。她相信他不会真的怎么她,大不了就是自个儿生会儿闷气。

    她怕什么?

    她只是怕他气坏了自己,所以,想方设法的逗他笑。

    于是乎,颇为羞涩地摇了摇头,宝姑娘佯装恼怒了。

    “你不要算了,以后不许碰我!”

    说完,见他还是没有动静,她真心服了,嘴巴翘了起来,小声的嘀咕几声,语气幽幽的样子,可招人心疼。

    “二叔,你欺负人!”

    明明是指责的话,她偏偏说得软糯轻嫩,还带上了几分撒娇的小调子,给人一种极为柔软温柔的感觉。不过么,这份儿柔软里面,硝烟味儿已经在往外面涌了。

    先礼后兵,典型的宝柒作风。

    目光里的意思,再不得应,她就真炸毛了——

    心里狠抽,男人自然了解她。半晌没挪动的高大身躯终于动了,只不过,瞥向她的冷冽的眸色里,蕴藏着一抹极为浓重的阴影。

    “回去睡吧,我没事。”

    终于肯理人了,理了就好。

    宝柒继续笑靥如花,大眼睛狡黠的眨巴眨巴,娇憨的样子彻底屏弃了二十四岁姑娘的成熟,仿佛瞬间穿越回了十八岁那年的宝柒,整个人不要脸的爬到了他的腿上,捏着他的嘴巴往两边儿拉扯。

    “来,二叔。笑一个,来,笑一个呗!”

    拧紧了眉头,看着这样的宝柒,男人原想狠狠教训她的动作,硬生生地变成了慢镜头,大手拿掉她的小手,然后停顿在了她的发端。

    目光,沉沉,仿佛看到五年前的曾经。

    小尖的翘鼻吸了吸,宝柒白生生的脸蛋上满是微笑,这副摇头晃脑说笑的样子,机灵巧生,看得他眼花缭乱,什么狗屁的不爽心情都见了阎王。

    宝姑娘的笑啊,绝对治愈系的典型。

    不笑则已,一笑明媚生花,美艳不可方物。

    她知道,他的气儿下去了。

    抿了抿嘴唇,宝柒见他褪去了几分冷冽的气息,喜滋滋地揽着他的脖子,心里美美的,那种扭转了男人的心里所得到的满足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因为,这个男人是冷枭。

    眨巴眨巴眼睛,她的脸蛋突然凑到了他的面前,俏皮的唇儿微翘,手指戳向他的胸膛。

    “二叔,我要尿尿。”

    这话说得……

    眉头狠狠跳了跳,冷枭攥住了她在面前胡戳乱指的手指,握在手里狠狠一捏,峻峭的脸上有一种见了鬼般的无奈,表情有点儿龟裂。

    “找不到卫生间?!”

    脸蛋儿灿烂的笑着,宝柒眸底又狡黠了几分,使坏的心思又浮了上来。

    她觉得自己最大的恶趣味儿,就是喜欢看到冷枭的冷静和沉稳彻底崩盘,就喜欢看他克制不住被自己弄得失控,甚至疯狂的样子。五年前,正是她有这样的心态才会屡屡去挑衅他,挑逗他,然后才会有了那样的开始,经过和结果……。

    而这种恶趣儿,过了长长的五年,竟然还残存在她的脑子里。

    此时此刻,极度膨胀。

    因此,咬着下唇,拽紧他的袖子,她拧着邪恶的小火苗,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要脸地说:“我要你抱我去。”

    看着她,冷枭表情冷硬的面色,一点点在僵化。

    难道,尿尿还要让他掂?

    “你几岁了?”

    宝柒咧了咧嘴,看着他惊悚的冷脸儿,真心想要爆发大笑。

    不过,她却没有笑。

    反而还故意扁了扁嘴,伸出刚刚洗过澡光洁溜溜的腿儿,搭在他的身上磨蹭着,嫩白嫩白,细软修长,一晃一晃的动作着,脸上的表情还做出一副憋得不行的样子。

    “不行了,不行了,二叔,快点带我去。我,我快要憋不住了,要流出来了!”

    靠!

    喉咙微动,男人好不容易才从她的腿上移开冷眸,无奈地捞起她站起来出了书房,往卧室里的卫生间走去。

    窝在他的怀里,看到他崩成了万年冰霜的俊脸,宝柒忍不住唏嘘。

    二叔啊!堂堂的特种兵王,红刺首长,让他掂她去上厕所,他这会儿,是不是有一种想要撞死的感觉?!

    失控吧,失控就好了,失控骂人就绝对不会自闭什么的了!

    抱着她踢开卫生间的门,冷枭走进去,一把将她放在马桶上,淡淡地哼了一声。

    “撒。”

    “你出去。”

    男人冷冷哼哼,不动,“赶紧,不是憋得不行了吗?”

    “等等啊,等等!”拧着眉头望他,宝柒嘴里应着,却没有实际行动。身子微微动着,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却没有想象中的水声和动静儿。

    冷冷地扫着她,冷枭没有吭声儿,心里认定了这狗东西是故意作弄自己。

    于是,不客气的挑眉:“难不成,要我帮你?”

    “嗯?行啊!”毫不客气的笑着应了,宝柒抬起头来,眨巴眨巴眼睛,“只不过,这事儿你能帮我么?”

    嘴角狠狠抽了抽,冷枭索性抱着胳膊斜在门边儿,目光烁烁,就那么看着她。

    “赶紧撒,我看看有多急!”

    知道他和自己扛上了,宝柒动了动,直接忽视他的挑衅,扁着嘴。

    “不行,我得憋着。”

    “……欠收拾。”什么不好憋?!憋这玩意儿!

    “嗤,你骂人是吧?”还坐在马桶上,宝柒委屈地望着他:“我真的快要忍不住了,你以为我愿意憋啊?我这还不是为了你!”

    冷枭默了。

    憋尿是为了他,这东西,能不能再有创意一点儿?

    想不到过去了整整五年,她收拾起人来,还是一套一套的。

    撑了撑额角,他抿着唇不说话了。不过,也不准备离开。非得看她准备作个什么名堂出来,究竟要在马桶上坐多久。

    “你真不走?”

    “……”他不答。

    翻了翻白眼儿,宝柒的表情有点儿扭曲了,略一思索,她冲他招了招手,“你凑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凑过去?!

    操,她坐在马桶上,让他凑过去?

    咬了咬牙齿,冷枭都忍不住想要捏死她了。不过,看到她嘟着嘴撒娇的小模样儿,他还是忍不住犯贱地微微倾身过去,双眼锐利的直视着她。

    “说,搞什么鬼?”

    清了清嗓子,宝柒宛如城墙般的厚脸皮红了红,小声说:“其实,我是坐在这儿练习尾骨肌的收缩能力。”

    “尾骨肌收缩能力?”男人不解。

    拉了拉她的胳膊,宝姑娘神神叨叨:“耳朵拿过来,要不然我不好意思说。”

    “你,会不好意思?”挑了挑眉头,冷枭觉得她这话相当好笑。

    “找死是吧?”俏娇的脸蛋红透了,宝柒眉头倒竖了起来。

    “……。”看着她红艳的脸蛋儿,冷枭还是遂了她的愿,凑过了耳朵去,随后就听到小丫头呵着气儿般的细细低语:

    “这是一种练习耻骨尾骨肌收缩能力的方法,每天早晚上厕所前这么练习几次,每次数一百,嗯嗯可以紧缩下面。办事儿的时候更容易刺激男人的……咳,难道你不喜欢么?难道我不是为了你么?现在,哈,我刚好默数到一百……嘘……”

    哗啦啦……

    水声四响——

    枭爷望着她,面孔黑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抓紧她纤细的两只肩膀,他咬牙切齿地锁定了她笑不可止的脸,恨不得直接掐死了她。

    一字一顿,语气冷冽。

    “宝、柒。”

    “怎么了?凶什么凶?”缩了缩脖子,宝柒睨着他要吃人的冷样子,抖了抖。

    “你在国外都学了些什么东西?你不是学医的吗?难道你不知道憋尿会造成肾脏的负担,引发身体疾病?!”男人的语气里强势倒转的逆气流,带着几分阴鸷,更多的是对她身体的关心。

    其实只要是她,那什么什么……那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女人简直找死!

    被他这么发着恨急的吼了,宝柒反而轻松了。

    吼了,吼了,吼了他心情就好了!

    推开他的手,她舒服地站起来收拾好自己,然后环住他的腰,邪恶的坏笑说,“其实也没有啦。你真以为我不懂啊,我不会真憋的。算得刚刚好,不会影响的……”

    看到她无赖的小痞子样,冷枭想到她这点儿小心思,深深吸了好几口凉气儿,好不容易才压抑下去了,心里抓狂般的感觉。

    女人啊,到底怎么想的?!

    扬起唇角,宝柒犹自嘻嘻地笑:“不都是为了你么?反正怎么着我的感觉都是一样的,瞧瞧我这么伟大,你觉得该奖励我一点什么?”

    睨着她不禁不检讨,还得瑟得劲儿十足的小样儿,冷枭心里直犯堵。一把抬起她尖细的小下巴,目光灼灼,暴戾恣睢地盯着她的眼睛:“好,那我检验一下你的训练成果,看你吸得紧不紧。”说完不待她反应,抱起她的身体剥掉她身上的浴袍,一边儿放水,一边儿就迈进浴缸里去。

    宝柒揪住他的胳膊:“喂喂,我刚刚洗过。”

    “再陪我洗一次。”

    “二叔,你要不要这么霸道啊?!洁癖,是有多严重?!”岂料,话音未落,身子激灵一下就抖了。因为,头上的水流如注般扑了下来,浇了她一个满头满身。这感觉,不期然地就让她想到了那次在冷宅的浴室里,他发狠般欺负自己的事儿来。

    于是乎,抿着唇,她看着他,不说话了。

    浴缸特别的大,身材高大的身躯再加一个娇小的她,洗个鸳鸯浴再回转360度完全没有任何的问题,随便干点儿啥事儿都能自由发挥。

    碧水微撩处,男人声音沉沉。

    “宝柒。”

    好柔和低哑的声音,宝柒心肝儿颤歪了。老实说,她这个名气,宝柒,宝器,认真说来并不太雅致,但是每每从他的嘴里咀嚼般氤氲着喊出来,贼动听迷人。

    心里一荡,她勾唇笑问:“嗯?”

    “这儿真长大了。”宝柒微愣,什么长大了?心里寻思几秒,随即,她就从男人手下的动作里反应了过来。噗哧一乐,她又想到五年前,她傻傻地吵着要每天吃木瓜增大的小片段来,嘴角,不由自由地浮上了笑意。

    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一晃眼功夫,五年了啊。

    心下颇有些感慨,身子软了软,后背倚上他精实的胸膛,也学着他的样子沉着嗓声喊。

    “二叔。”

    男人声音很低:“嗯?!”

    宝柒沉默了。

    耳边哗啦啦的水流停止了,浴缸里已经注满了水。

    看着自己的身子和他纠缠在一块儿,不知道为啥心里突然就有了些情绪,喃喃低声,如同呓语般诉说。

    “大是大了,你没有发现,其实我也老了么?我已经二十四岁了,身体也有损亏,比不得年轻的小姑娘了那么鲜嫩了。十几岁的小姑娘多好啊,比如那个五“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筒,人家那脸,真是青嫩得会滴水儿似的。胸是胸,腿是腿真让人羡慕。再过几年……我过了三十了,就会更不成样子了,而你呢,五年了,半点变化都没有,再过几年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觉着她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儿,坐在她背后的冷枭大手顿了顿,绕到她的下巴上,将她的脸掰转过来,转仔细瞅着她:“……脑子抽了?”

    迎上他的目光,宝柒微微昂着下巴,脸蛋儿在热水的氤氲下,粉色白泽,嘴唇一张一合的样子,依旧娇俏无双。但是,因为身体的原因,说出来的话,却饱含太多的不自信。

    “你看见了么,我的脸上。以前不管再多的事儿,睡一觉就恢复了。而现在,稍微精神状态不好,脸上就会憔悴暗沉。听说女人过了二十五,就该长幼纹了。以前,听人说年龄不饶女人,我只当是笑话,现在,真心觉得这话特别在理。不管玉环,飞燕,还是貂蝉,都逃不过年龄的……”

    “宝柒!”

    凝了冷色的眉,枭爷掐紧了她的腰,面对面看着她,不想听她说这种自损的话。

    “你听我说完嘛,急什么啊。”翻了翻眼皮儿,宝柒又笑了起来。

    使劲儿叹口气,她索性转过身去,坐在他身上,双手捧着他冷峻无匹的俊脸,认真的打量着,注视着,指腹一点点抚过他深邃如刀凿的好看轮廓,嘟了嘟嘴,忍不住又叹。

    “你心里可能在笑话我刚才做的那件事儿吧?但是,二叔……我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信心,少了一条输卵管的女人,虽然大家都说对身体没有什么实质的影响,可是你知道么,我的心里膈应。我总觉得自己不是完整的女人。整天担心皮肤会突然变差了,担心有一天睡过来,突然发生自己变成了老太婆,变得白了头发……”

    “……”男人冷眸更沉了,抿着唇没有回答,手臂狠狠地搂紧了她,一门心思想要阻止她继续说这些乱七八糟,自抱自弃的话。

    宝柒呢?!

    今儿不知道哪根神经抽疯了,像是找到了倾诉对象似的,说个不停:

    “二叔,我知道,你现在对我的身体挺有想法,可是,如果我真的变成了那种样子了,脸上憔悴不堪,头发枯黄,乳丶房下垂,腰上还系着游泳圈般的赘肉……到了那种时候,有名有业的首长大人你,再面对比我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诱惑时,还能经受得了?纯扯淡!”

    喉咙微动,男人低下头,在她唇上吻了吻,搂紧了就湿漉漉地跨出了浴缸,将她放到洗盥台上,目色沉沉地盯着她。

    “宝柒。”

    “嗯?”

    “你想知道我的答案么?”

    想知道么?她当然想知道。她是个俗气的女人,当然也希望听到自己的男人说,宝柒,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子,哪怕有一天,牙齿掉了,头发秃了,双腿都颤歪了,还是他心里的宝。

    可是……

    噗,这种情话,不是只能当着闺蜜之间的笑话来听的么?!

    世界上,如果真有这样伟大的男人,那只有一个原因,这个男人要么没有机会或者没有条件找另外的女人罢了。

    而冷枭,她知道他是个长情的男人,或许会比别的男人更坚定几分。

    但能持否?!天长地久,谁又说得明白。

    当然,她更知道,他不是能够说得出这种肉麻话来的男人。他不会说,现在的她,更是听不起答案,不管什么样的答案都听不起。

    于是乎,唇角勾起一抹笑容来,她笑得眉儿弯弯。

    “我啊,不想知道。”

    喉咙里低闷的咕哝了一声什么,男人越发暗沉了眸子。一头干脆利落的短寸发上,沾染了点点水渍,轻轻蹭着她,他性丶感的声线儿里带着不同于欲望的沙哑。

    这个样子,忒勾搭人。

    “宝柒,我三十多了,大你八岁。”

    “是啊,代沟太大了。”

    “沟大?”男人眼线微垂,望着她起伏的曲线:“大沟还成,小沟得填了。”

    哑哑地说完,唇覆上去,就吻住了她的唇。

    宝柒看着他,乖乖地坐在洗盥台上,顺从着他被摆布成了一个别扭易入的姿势。双眼儿迷离了,微微眯起和他接着吻。面前的男人,俊挺深邃的面部上,轮廓冷硬里夹杂着坚定,一双阴鸷的眸子里透出来的情绪,仿佛是在像为了向她证明什么。

    索性闭上眼,任由他吻着,不去想那些复杂的纠葛。只是单纯地觉得,自己这辈子虽然吃尽了苦头,但是能遇上这么一个男人,也算是运气。

    此时此刻,他吻着她,她的心,格外酸。

    酸是泛着甜,甜是穿着苦。

    若有似无,各种情绪均是淡淡的,挠之无痕,弃之还有。无关乎风月,无关乎欲望,只是由心底升起来,慢慢浸染了全身的细胞,最后,就剩下一种念头,想要这个男人,让与这个男人混合骨血,成为不可分割的整体。

    慢慢地,他的吻,加深了。吻得口沫交接,吻得她的脑子懵掉了。而男人自然也容不得她的思绪多作停留,凉嘴的唇强势的吻她,带着绝对强硬的姿势,将她的嘴唇紧紧裹着。同时,两个人湿漉漉的身体,如同一双交了颈的鸳鸯紧贴在一块儿。

    这情形,刺激到了宝柒,她呜咽:“二……二叔……”

    几个月来的压抑让男人有些迫不及待,而往往压抑之后爆发出来的情浪会比平素要激烈得多。喉间闷闷出了个声,他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拼命的吻着她,想要她陪着自己共赴一场爱的盛宴。

    要换了往常,被他这么急切的拥着吻着,宝柒或许会有些怕。因为这个男人每次办事都像是恨不得弄死她。可是这一次,她心底里诡异有个声音在呐喊——让放纵来更激烈些吧。

    因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今天晚上才是他俩的第一次。

    迟来的第一次。

    过了这么多年了,从前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而今那么多次了,他俩还从来没有过真正的亲密接触。微眯着眼睛,她看着面前男人英挺的轮廓,只是想想,心里就激动得不行,随着他的亲吻和抚触喘着激动的吟哦了起来。

    “七……”眸色沉了又沉,如同深渊,意乱情迷之间,男人大手按着她的后脑勺,深深吻着她,凉唇喃喃,唤出她隔了五年,却又记忆深刻的昵称来。

    “二叔……”眉目微动,宝柒喉咙哽咽了。双手紧紧攀附着他有力精壮的胳膊,将自己整个儿地缩在他的怀里,心里难言的冲动,恨不能和他永远在一块儿,今生今世都不要再分离。

    火烧,火燎,火焰燃烧得旺透了。

    然而,现在的冷枭对敌的经验比之以往真的丰富了。虽然他心底深深的渴望着她,但他不会再像初尝禁果时那么的冲动了。更何况,对于他俩的第一次,他觉得自己肩负着让她终身难忘的使命,不仅仅只是要追求和挑动感官的刺激,他要的是真正意义的灵和肉的拢合。

    亲吻着,舌与舌的交缠,唇与唇的碰撞……

    她身上纹着的那朵蔷薇花儿,栩栩如生地慢慢地绽放了开来,如同她精致动人的眉目一般粉色生辉,勾魂引魄。

    “二叔……”

    明显带着邀请的哑声,让男人的目光更加淬火。而且,呼吸急促,动作却不急,吻点点落下,从她的唇下巴,慢慢下滑……

    呀!

    宝柒微眯的眼儿,倏地睁大了。作死她也想象不到一贯霸道狂肆高高在上的不像个正常的人冷枭会为她做这种事儿。而作为一个知情知趣的成熟的女人,这一刻,她有种心身都不再属于自己的感觉。

    一切一切,包括魂魄,全飞了。

    “宝柒,狠心的小东西,害我一个人空巢了五年的小祸害。”好一会儿,抬起头来,男人目光如灼的望着她,眸子越发深邃难测,恨恨地说。

    虽然做了这事儿,但丝毫都没有损掉枭爷的半分威风,反而多添了成熟男人才有的性魅力。其实,这事儿现在看发生得自然而然,要换了以前想都不要想,像他这样的大男人,打死都不可能做得出来。

    为了女人屈尊降贵?没有想过。

    为了女人服务?!这样的梦都不要有!

    而现在,他不过想要给她留下难忘的第一次。

    严格来说,冷枭并非重欲的男人,在宝柒离开的整整五年里,他的日子过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甚至想都没有想过要再找一个女人来代替她,填补自己的寂寞。这种空虚,不仅仅是心理上的,还有生理上的。

    众所周知,男人在没有过女人之前或许还能忍受折磨始终禁欲。一旦有过女人,尝过那种销了魂的滋味儿,想要让他再禁欲,而且是有条件找女人的情况下去禁欲,绝对比登天还强。

    但,他却可以轻易做到……

    这个狗东西,要再不识好歹,他只能活埋了她。

    “二叔——”脸氤氲成了红胭脂,宝柒拧紧了眉头,忍不住将脑袋向后高高仰起,小身板儿激动得不行,脚趾头蜷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声音更是哑得不行。这种从来没有试过的奇异的销了魂感觉,让她真的难以言说,吸了口气儿,她不容易才问了出来。

    “二叔,哪儿学的这些?”

    “练的。”

    “呀?!这些年你有过多少女人啊,练得……!”

    “……!”

    冷硬的额头上,滴下一颗汗来,男人不回答她这种幼稚的问题。咬了咬牙,发狠般地将她的身体整个儿的环上自己,目光,示意她看向洗盥台的镜面儿。

    宝柒双目茫然地坐在洗盥台上,随着他的指引看向镜子,然后……

    眼睛微眯……

    “呃……!”

    从未有过的温暖和触感,让两个人同时闷闷出声。

    镜面里的人影儿,依稀恍惚在晃着,宝柒魂儿飞了,不知道究竟是自己在动,还是镜子在动。

    ……(略)……

    ——★——

    翌日。

    从温暖的被窝儿里爬起来的宝柒姑娘,茫茫然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男性化风格十足的卧室,捏捏自己的胳膊腿儿,真怀疑自个儿是不是刚从少林寺回来,闯过十八罗汉阵,被人给狠狠捶打过,因为她这会儿。浑身上下都在喊痛不已。

    诶,果然是老了,身子骨儿不行了!

    稍微久点儿不运动,老胳膊老腿儿就吃喊不消了。

    年仅二十四岁的宝姑娘,心里幽幽的想着。如果让枭爷知道她此刻的心思,指定为了替她锻炼身体,还得多操练几次。

    当然,此时,床侧早就已经没有了男人的影子。不过么,腿之间传来的清凉感觉让她知道,自己并没有被人玩完了就抛弃,男人更不是泄完欲就不见了。至少还懂得给她上点儿药。

    吁了一口……

    两目微转,再看看她躺的床哦,就没有她那么幸运了,用最简单的四个字来形容:

    一片狼藉。

    床单,枕头,被套,衣服,全都被揉啊,搓啊,捏得,弄得褶皱不堪,像咸菜疙瘩似的。而这个作案的还不是别人,就是她宝姑娘自己。昨晚上男人太狠了,每每她承受不住的时候她就拿这些死物来抓揪。

    不过,她估计那个大活物也应该遭了她的殃才对。现在还陷陷记得她凶起来的时候,像只发狂小猫的样子,死命地抓挠他,恨不得咬死他。

    即便如此,男人还是没能饶了他。

    那家伙,像一匹饥饿了八百年的大野狼,不知餍足的折腾她,直么把她给做晕厥过去了,至于后面还有没有再继续,除了他,只有土地公公知道了。

    “禽兽啊!”

    低低暗骂着,她忍受着身上的疼痛,掀开被子就坐了起来。

    突然,微张着唇,讶然了。

    赤果果的身子上到处的青紫自是不必多说,而她光洁溜溜的脖子上,竟然挂着一根编结的红绳,红绳的末端挂着的,正是那颗玫瑰金的漂亮戒指。戒指的光晕迎着天光散了开来,晶莹漂亮得刺了她的眼睛。

    旧物,总是招人稀罕。

    然而,喜了,惊了之后,她又默然了。

    他这是何苦?这个戒指……

    诶!

    正叹息着想要取下来,而男人竟像是算准了她起床时间似的来短信了。

    嘀嘀嘀……

    老掉牙的声音里,她愣愣地看着屏幕上的几个字。

    “敢从脖子上取下来,就戴到你中指上。”

    曲起的指关节,她左瞅右瞅,想象着自己的指上戴上这枚戒指是什么样子,她沉吟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抿着嘴唇,回复道:“行吧,我先暂时替你保管,等你替我娶二婶的时候,再还回去。”

    放下手机,她苦笑一下,开始穿衣服。

    还没有穿完,男人的短信又过来了,这次看情绪就是发了狠。

    “昨晚真该弄死你。”

    “禽兽,已经死很多死了。”她笑着,没有正型的回道。

    开玩笑么,她荤素不忌。

    说白了,她不怕他和她玩色的,就怕他来正经的。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刚刚才发过狠的男人,下一条短信就正经得让她发寒:“今天回来晚点,下午有局,得吃晚饭。”

    印象中,他很少有什么聚会的,除了不得己的事儿,他都是能推就推。冷枭这个男人,不知道是智商高了,目光就高还是怎么的。一般的人,他都不爱搭理,更不用说跟人应酬。

    心里思忖着,实际上,看到他给她如同丈夫给老婆交待行踪一般的短信,她的心里,说不上来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儿。

    不得不说,冷枭绝对是个好男人。

    可是,这么好的男人,她……

    手指来回地翻转着手机,对于这种明显只有夫妻之间才有的互动,她作为炮友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了。突然,手里的小粉儿,抖了抖就又叫唤了起来。

    一看电话号码,来电的是褚飞。

    施施然接起来,她嘴里的‘喂’字儿刚出口,电话那边儿的褚飞就鬼叫鬼叫起来,明显压抑着的声音,像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儿。

    “喂,出事儿了,小七七……”

    拧了拧眉头,她摸了摸鼻子,懒洋洋地问:“干嘛啊?大惊小怪的。”

    嗤了一声儿,褚飞对她的不以为然非常有气儿,“丈母娘突然过来了,我这会儿躲在厕所里给你打电话呢。”

    “我妈?”宝柒惊了惊。

    没错儿,褚飞住在哪儿宝妈是知道的。之前她早就恨不得把褚飞祖宗十八代的资料都追问一遍了,自然也不会略过他的住所。

    所以,找过来办点儿都不奇怪。

    见她终于重视了,褚飞就幽怨了,“可不就是咱妈么,折腾得我啊……”

    “找你干嘛?”宝柒拔高了声音。

    “还能干嘛?!说是来看看咱们的……生活呗。哎哟妈也,小七七啊,你妈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我就说你出去买东西去了,你不知道,她看我那种眼神儿哟。啧啧,真可怕!你赶紧的过来吧,我万一撑不住可是会把你招出来的哈,谁让你家的二叔那么凶我……”

    “甭废话,应付着她,我马上到。”

    三两下收拾好了自己,她给兰婶儿说了声,又拍了拍小雨点儿的脑袋,吩咐她要听婶婶的话就忙不迭地跑了出去。不过么,她今儿出门就没有昨天那么幸运了。

    冷枭指定没想到她被折腾成那样还有劲儿出门儿。

    院子里没有了陈黑狗,哪怕车库里摆着几辆车,她也只能干愣眼儿。

    因为她没有驾照。

    嗷嗷,即便有驾照,也不能开着二叔的车去见老妈吧?!

    一边儿乱七八糟的想着,拎着跑穿着双小跟鞋,她就火急火燎地跑出了帝景山庄,大冬天的跑得汗滴滴的也没有车。

    帝景山庄的别墅群落里,谁家没有私车?!

    跑吧,继续跑……

    得跑出了这段儿路,才能有车。

    正在她快急破肺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汽车从她跟前疾驰着飞掠过来,好家伙,速度快得她嫉妒,也没有看清楚是什么车,就像黑豹的影子掠过了空气。

    倏地——

    吱——呀——!

    在车轮与地面摩擦出来的尖锐急刹车声音里,汽车突然停在了旁边儿。

    随后,车窗落了下来——

    ------题外话------

    感谢姐妹们送票,送钻,送花,送打赏力挺,尤其有些姐妹送的数量还挺大!

    我心里特别特别——咳!你们懂的,我就不矫情了!

    另外,推荐友,君青染文:《染性,宠无下限》,有喜欢的亲看看吧。

    PS:我都改哭了!做的过程没有了哇,这次啥都没有了啊,器官更是没有出现任何有违禁令的!啊啊啊!拜托了!我真不知道怎么改了!都略了啊,亲的都是嘴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