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086米 她会哭了,他会笑了!

章086米 她会哭了,他会笑了!

    他说什么?

    有那么一刻,宝柒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难道三天没睡觉,产生幻听了?

    那个‘操’字儿的用途甚广,气氛不同,环境不同,地点不同,说的人物和对象不同,意味儿肯定也不同,而现在,她分明听出来了一点儿邪恶和侮辱的意味儿。

    这个男人现在真的是什么都能说得出来的么?

    谁把他调教成这样的?

    耳朵像钻进了蜜蜂,她呆在那儿傻乎乎地看他,动了动嘴皮儿,好半晌,没有找到自己的语言功能存在。

    “走。”

    拽了拽她,男人的声音冷漠。

    下一秒,见她还杵在那儿发傻,他阴鸷的脸上沉了沉,依旧没有表情。但是,扣在她瘦削手腕上的力道却又加重了,冷不丁的猛拉了她一下——

    呀!

    宝妞儿脚下没有站稳,不偏不倚的就撞在了他的身上。

    昂着头,她淡漠的视线迎上了男人冷傲厉色的双眼。默了默,喉咙有些噎住,下意识的挣扎了两下手腕,小声说。

    “二叔,我不要去。我要在这儿陪姨姥姥。”

    “她死了!”男人锐利的眼,染上赤色的光芒,冷冽,狂躁,恨不得杀了她就地儿埋,“你再啰嗦,信不信就在这儿办了你?”

    这会儿,墓园?

    眼神儿飘了!

    她的小身板儿想到这种可能,不由自主的抖了抖,一双憔悴深陷的眸色像是染了一层墨。

    黯了又黯,眼皮儿垂了下来。

    面前的男人,俊脸上夹着冷霜,浑身都在冒冷气儿。以她现在混成了一团的浆糊大脑,没有办法窥见他真实的情绪。

    她混沌的心,怦怦直跳。

    呼吸紧了又紧,手指来回绞动。

    不过,很显然,男人压根儿就不会给她申辩和抗拒的机会。

    只肖片刻之后,她的身体已经被他半拖半拽着离开了墓园。

    脚步踉跄着,她委屈,憋闷,烦躁,心口处像堵了一万块重量极的大铅,想要破来嗓子大吼,大叫,大哭,大闹……但,却什么情绪也发泄不出来,脸上僵硬着。

    她脑子像有颗没有引爆的炸弹。

    一时间,觉得自己都快要疯掉了!

    飞驰的汽车越开了墓园,不一会儿就驶入了R县的城区。一个个熟悉的建筑物极快的掠过之后,远远的,蓉新宾馆的大楼就耸立在了面前。

    那天离开的时候,冷枭并没有退房。

    江大志在他离开的第二天就带队和几个血狼小组的战士一起,押解着逮捕的曼陀罗组织成员十二名回京复命了。因此,这会儿宾馆里留下来等他的人只有通讯员晏不二,还有另外两名为了保护他的安全留下来的血狼战士。

    拽着她上了楼,一路上小女人半声儿都不吭,像条缺了水的死鱼,咬着快发紫的嘴唇,耷拉着脆弱的眼皮儿,样子毫无生气。

    冷枭心里一阵阵发紧。

    见到他回来,晏不二和另外两个战士都出来了。

    不过,在看到他的表情,以及宝柒尸体样的憔悴,什么话也没有说。

    面无表情的路过他们仨,眼看就要走到房间,枭爷扣住她的那只手突然紧了紧,凛然高大的身躯僵在了那儿。一双冷冽的视线利刃似的投掷到前方不远处。

    他的样子,像是一只凶猛孤野兽看见了要与自己抢猎物的敌人。

    十米外,门开了,斜斜倚靠在房门口的男人,面容同样有点儿憔悴,一张勾引过无数青春美少女的俊脸儿像是清减了不少。

    他不是别人,正是被辣得胃痉挛,然后活活折腾了三天的方惟九方大少爷。宝柒不知道的是,这厮身体看着很好,胃痛是打小儿就犯下的,这些年一直养着,特别注意吃食。

    这一次,还真是差点儿磨去了半条命!

    见到冷枭拽着宝柒过来,他浅蓝的眸子挑了挑,带着一抹笑意,态度十分友好的招呼。

    “呵呵,我当是谁把我家小老婆给带走了呢。谁来是冷家二爷啊?怎么着,瞧你这个样子,是准备霸王硬上弓?”

    伸手揽紧了宝柒的腰,冷枭的声音阴鸷无比,目光像极一把刮骨的刀子。

    锋利,冷冽。

    “方惟九,注意言词!”

    “哟,怎么,急了,还是吃醋了?还真是难得见到冷二爷吃味儿呢。呵呵,不过,他怀里的搂着的,本来就是我小老婆。”像是毫不介意他的冷斥,方惟九痞痞的语气里带着几成揶揄,几成调侃,几成似乎恨不得把他激怒的故意。

    冷冷哼了哼,冷枭黑眸一睐。

    没有说话,可是他眸底的寒芒又岂止是比刀枪更狠,更利?!

    冷冽,无声地逼视着他。

    “你想找死?”

    两个男人,对恃着,为了同一样女人,一个木讷得完全没有反应,像是游荡在他们的事件之外的女人。

    须臾之后,方惟九的桃花眼儿放着电地抛了过去,直直望着冷枭怀里有点儿不对劲儿的宝柒,痞劲儿收敛了些许,声音略沉。

    “冷枭,你把我小老婆怎么了?赶紧把人还给我。”

    “方惟九!”喊了他的名字,冷枭惯性的冷冽声儿里,带着一种嗜血般的沉重压迫力,比世界上任何锋利的尖刀都要凌厉。裹紧了宝柒的身体入怀,他的样子骇人得如同一匹嗜血的野狼。

    “想找不痛快?那我会让你彻底不痛快。”

    “怎么?想威胁我啊?”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方惟九挑了挑眉头,帅气地撑了撑自己的额头走了过来,身体挡在他的房门口,脸上摆着一副‘你不交人,我就赖在这儿’的架势。

    盯着他,冷枭的神色里带着几分嘲弄。

    “你不值得我威胁。”

    “啧!冷二爷果然够拽,够霸道。行了,咱就别争这些口头上的威风了。你看看你,怎么就把她变成这副傻子样儿?”

    “与你无关。”冷枭厉色沉喝,黑脸沉了又沉,“让开!”

    “不让怎么着?!”

    眸色一黯,冷枭没有回答,鼻翼里冷冷一哼,一只手搂紧了宝柒,另一只手‘啪’地拍在方惟九的肩膀上,一拎,一拽,手下再一用力,直接就将他堵在房门的高大身体甩了开去。

    方惟九身形儿顿了顿,随着他强大的力道往后踉跄了几步。

    眸光里寒气掠过……

    下一秒,敛了心神,他好看的微笑又重新浮在了脸上,痞意未褪,讥笑说:“我说冷爷,你难道不知道打人是犯法的?那次在医院你揍了我,我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你现在还要动手。可就别怪我不客气哦?”

    冷着脸逼近了他一步,冷枭反问:“不客气又怎样?”

    盯着他阴沉沉的脸,方惟九勾了勾唇,俊美的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怯意,笑着迎上了他的万丈冰霜。

    “冷枭,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件事。她再受不得打击了,你千万不要对她怎么样,要不然,后悔的只能是你!”

    他的话什么意思?

    方惟九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冷枭心底微恻。

    但是,不管怎么样也是他跟宝柒之间的事儿,不需要他一个外人来掺和。

    思忖间,他危险的眯了眯冷眼,冰刃一般的视线刺在了他的脸上,“方惟九,我也警告你。你下次再打她的主意,我饶不了你。”

    饶不了么?!

    看到缩在他怀里默不作声,木讷得完全没有半分灵气的宝柒,方惟九寸步不让。

    “呵呵,你说和我无关就无关了?她是你老婆还是你的谁啊?冷二爷还惯常红口白牙说狠话。你要是今儿拿本结婚证砸我,九爷我屁都不放一个。可是你凭什么警告我?就凭你是她的二叔?太搞笑了。说不定,你在她心里的份量,还不如我呢?”

    方惟九说着,看到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勾起邪魅的笑容,不屑地撇了撇嘴。而他的语气里,更是带着十足十的嘲弄,有意往宝柒和冷枭之间感情上洒盐。

    虽然,他明明知道宝柒喜欢的男人,就是冷枭。明明知道对他俩来说,一张结婚证难上加难。

    但是,一方面缘于不甘心。

    另一方面,他认为,冷枭压根儿就不能带给她幸福。

    那么,谁都可以公平竞争。

    冷冷睨着方惟九,枭爷冰雕般的冷脸上,刻板无情得分辨不出半丝儿情绪。

    沉默了几秒,他冷冽的声音一字一句划入了众人的耳膜。

    “我会让你知道,谁的份量重。还有,结婚证么,会有的!”

    呼吸一紧,方惟九怔忡两秒。

    结婚?!怎么想的?!

    他当然知道冷枭这个人有多么的不好惹,更加知道,他说出来的话,一向都是算数的。

    而他刚才这句话里的语气,慎重得他出乎意料。

    很明显,他心里是做了什么决定后才说出来的。

    他什么意思?

    倚在墙上的身体往前倾了倾,他浅蓝的眸底划过一些狐疑。随即,他又掀着唇,笑了。

    “你要做什么?”

    “很快你就知道了。”

    视线顿了顿,落在冷枭厉然的眉间,方惟九沉下了嗓子,“冷枭,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既然她都不愿意再跟着你了,你何不就君子一点儿放了她?这样苦苦相逼,实在有失你的风范,而且,太让人不耻了。”

    挑衅冷枭这样的人物,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本事的。

    方惟九,的确是个艺高人胆大的主儿。

    可是,看到一直被冷枭狠狠拽在怀里的宝柒,压根儿就像一个没有反应的半个植物人般,他就不得不出头。

    而她,既不应和他的话,也不拒绝冷枭的拥抱。

    大概,她的心,这会儿都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冷冷一哼,冷枭看了看怀里的小女人,不想再和他在这儿鬼扯,浪费时间了。指着他,挥了挥手,旁边两个战士就速度极快的就扑了上去,一把将他按在墙壁上。

    动作又快、又狠、又准。

    天蝎战队训练出来的精英特种兵,哪个又是吃素的?

    下一刻,方惟九嚷嚷了两句,精致的俊脸就被按压在了冰冷的墙壁上,浑身半点儿都动弹不得了。完全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让人动手,他的心里,恼意顿生。

    对于养尊处优的方九爷,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手指微微攥了攥,他到是没有丝毫的慌乱,眸色沉了又沉,样子像是要拼命。

    不过,略略思索几秒后,他攥紧的手指又松懈了下来,只是张着嘴大骂。

    “他妈的,冷枭,你他们这算什么?有种就咱俩单挑啊,你还是个爷们儿么!”

    一见他还敢乱骂,其中一个特种兵战士按住他的头就沉声低吼:“给我老实点儿。”

    侧过头去,冷枭冰冷的视线切割着他,不疾不徐地近了两步,精实的手臂按在他的肩膀上,指下用力,声音带着冷冽刺骨的冰寒。

    “方惟九,和我单挑,你觉得自己够格么?”

    肩膀上的力量重压得像泰山,他那五指像刀尖在割入骨髓。

    两个男人互相对视着,眸底火花四溅。

    不知不觉,方惟九的脑门儿上,溢出了一层细密的湿汗来。

    一时间,气氛森冷的僵持着。

    良久……

    直到他脸上变了色,冷枭才淡定的放开了他的肩膀,面无表情的揽紧了依旧麻木的宝柒,黑眸冷冷盯了他几秒,不屑地沉声说。

    “不服气,回炉重造。”

    “靠!冷枭,你他妈欺人太甚!”方惟九叫嚣着,像只斗败了又没有办法反抗的红脖子鸡公。

    冷冷扫了他一眼,冷枭不再和他哆嗦。转过头来,盯着旁边站得端正的晏不二和按住他的两个战士,夹着怒意的声音,冷冷命令道。

    “好好看着,不许他离开半步。”

    说完,带着雄性生物间逞凶好斗的凛冽,他猛然冷下了脸凑近他,五指如利刃般按住他的肩膀,冷傲的眸子眯了眯,森寒的冷意落在他的脸上。

    “现在,我就证明给你看。”

    “靠!你要干嘛,你放开她!”

    两人男人的战争,刚刚开始,他就失去了行动能力。

    要说不憋屈,是不可能的。

    ……

    ……

    砰!

    “二叔……”

    惊了惊,在房门合上的瞬间,麻木着神经好半天的宝柒倏地眯了眯眸子,总算是开口说话了。不过,仅仅只是闷闷的唤了他一声,等他瞧过来时,又小心的摇了摇头,就沉默上了。

    隐隐可以看出,她很不安。

    当然,她并不是十八岁那个单纯的小姑娘,他说了那种话,又把她带到房间里来,她当然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在门口,他和方惟九的争执她自然也不会愚蠢到什么都不知道。

    只不过,她觉得这些都离她好遥远,声音像是十万八千里传来的。

    而现在,真真切切只有两个人进了屋,情况又不一样了。

    目光骤然一冷,冷枭抬起钳住她的下巴,目光冷冽专注地盯着她。

    心思沉沉。

    如果任由她自个儿这么消沉下去自虐,还不如一次性把他逼得够狠,逼到悬崖再无退路。退无可退的时候,基于人的本能,才会奋起反击。

    伸手,抬起她垂下的头,看到她苍白木然的脸色,还有眼里满满的慌乱,他冷冷地说。

    “去洗澡。”

    宝柒默然。

    果然,不管他怎么改变,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冷枭。

    这几天,替她操办姨姥姥的丧事,时不时他还温言细语的安慰,差点儿让她忘记了他本来就是这样的冰冷性子。

    见她不动弹,冷枭拎起她来,直接按进了卫浴间,语气凉凉的命令。

    “给你十分钟。”

    话音刚落,他压抑着心里的恼意,转身回来坐在窗外的椅子上,从兜儿里找出烟来,‘啪’!点燃了一根儿。

    这会儿,他需要香烟。

    好在,小女人还算听话。

    没有多久,卫浴间里就响起了哗哗的水流声。声音入耳,想象着那水流下的迷蒙美景,那柔美到极致的嬾白肌肤,那青葱的身体上淡淡的红泽……

    喉咙不由紧了又紧。

    此时,房间外面,是方惟九狂躁的骂娘声。

    充耳不闻的一口一口吸着烟,他在等待着时间的流逝。然后,直到他给的十分钟过去了三倍,里面洗澡的小女人还是没有出来。

    吐了一口烟,他掐灭了烟蒂,大步过骈站在卫浴间的门口,目光如剑地盯着紧闭的门,敲了两声。

    “舍不得出来?”

    没有动静,没有回应,里面的小女人半声儿都不吭。

    心下一沉,不会出事儿了吧?!

    下一刻,他抬腿一脚就踢开了面前那扇并不牢靠的门,目光骤然冷了。里面傻傻站着的小女人,光着脚丫子踩在冰冷的瓷砖地上,任水流了一地,头发乱糟糟的披散着,衣衫完整,压根儿就没有要脱掉洗澡的意思。

    或者说,她压根儿就没有动弹过。

    一张阎王脸,顿时沉了下来。

    杀气腾腾地走过去,他冷着脸,钳住她,三两下就扒掉她的衣服,声音冰冷暗沉。

    “你是在等我给你洗?。”

    在他火热的大掌下,宝妞儿的小身板儿,不由自主的抖了又抖。一双眼睛木木的望着他,双手死死拽住裤腰,胆战心惊地看着他。

    “不要,二叔,不要……”

    “……”

    男人不理,又回头扒她内衣。

    看到面前眸底闪着阴鸷光芒的男人,她的声音有些漏风儿。

    “……求你。”

    冷枭微顿。

    听到她软着嗓子说求他,那只拽紧她裤腰的手像是被烫了一下,差点儿就下意识的收了回来。可是,一想到如果他现在放开她,她又会那样半死不活,又狠了狠心,硬着头皮把自己弄得像个强女干犯似的,声音森冷。

    “现在求我,迟了!”

    紧接着,‘嘶拉’一声,布料的碎裂声充斥在室内。

    同时,也彻底惊了宝柒。她本能的用力反抗了起来,裤子撕碎了,她现在说什么都不再让他拽下自己的小内内。

    手,脚,牙齿并用,愤怒的挣扎着,像一头发了狂的小野猫,爪子利索的在他身上找出几条抓痕来。

    小丫头,还真是野性了!

    目光一凝,男人心下有些烦躁。这会儿,对着这么一个没有心的玩意儿,不管打她,骂她,讽刺她都没有用,该怎么办?那么,只能像他刚才说的,操,狠狠操,操得她死掉的心又痛得活过来。

    拧紧了眉头,心下发狠,他拉开她的手就撕开了那条薄薄的遮羞裤。

    视线,从她狼狈得发白的脸蛋儿上,挪到了她极力隐藏的下腹。

    目光,顿时凝住了。

    只见她原本光洁平坦的小腹上,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疤痕,肚脐眼旁边还有个。加上曾经舍她挡过的刀伤,共有四个凹凸不平的疤。

    这些疤,在卫浴间昏黄的灯光,竟有点儿刺目。

    按理来说,就算她在生小雨点儿的时候是剖腹产,不是只会留下一条疤痕么?

    他想不明白。

    紧紧掐住她的窄腰,他眼神像刀片儿般盯在那儿,大手抚上了其中一条颜色稍深的疤,沉声问道。

    “怎么弄的?”

    宝柒被他的手惊得哆嗦了一下。

    脊背一阵阵发着凉,不知道是汗,还是水,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她无所循形,小身板儿下意识的想要往后缩去。然而,却完全没有办法逃脱男人的掌控和钳制。

    一张脸,红一阵,又白一阵,终究,嘴唇动了动,小声回答。

    “生孩子。国外就这样。”

    是吗?

    黑眸盯着他,冷枭蹙紧了眉头。

    他没有生过孩子,也没有见过女人生过孩子。可是说对女人生孩子这事儿一窍不通。

    思索两秒,他决定暂时不再追究她这事儿了。抬起手,拿过旁边的淋浴蓬头,又用手试了试水温,二话不说就往她的身上冲去。

    “我自己来,二叔,我自己来……”

    忸怩的转过身去,宝柒的双手按住重要部位,来回躲闪着他的淋浴。

    害羞了?!

    冷枭拽过她的手臂,继续自己的动作,哪儿会由着她折腾?!

    五年了,再次见到她这么裸光着在自己的面前,本来是诚心要替她洗澡的男人,一双冷冽的眸子不知不觉就着了火儿,目光烁烁地逼视着她,冷峻无波的面儿上,划过一抹欲的色彩。大手划过她的脊背,带过她揭在自个儿身下的小手,放到自己身前。

    “宝柒,摸。”

    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冷枭独有的命令语气。

    当然,也夹杂着一抹浓重的情丶欲色彩。

    像是被烫到了手一般,宝柒赶紧甩开手,又放到身前,脑子混沌得像是快要倒下了。

    “二叔,你不是说过的么,我下丶贱,我无耻,你不是不要我么……为什么这时候,还要来招惹我?你知道的……我……我……”

    “放屁!”冷冷喝斥着她,冷枭手里的淋浴未停往她身上冲,随即将她整个儿地压在墙壁上,火热的身体磨蹭着她,哼了啊:“宝柒,一直是你在招惹我。”

    “我哪儿有?!就算是我吧,我累了,我错了,二叔,我现在不招惹了,饶了我吧?”经过了姨姥姥死亡的事儿,宝柒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一样,整个人连人带声音都软下去不少,说话里竟然再也没有半分底气,活脱脱是一只任人欺负的小白兔。

    而这,正是冷枭受不了的!

    他受不了这样要死不活的宝柒。

    眸色黯了黯,他用力扯过她的手,再次放到身前兴奋得高高扬起的,“看到没有?不都是你招惹的结果吗?”

    强词夺理的男人!

    脑子一阵阵嗡嗡,宝柒觉得自个儿要晕厥了。明知道他在欺负她,但是这会儿傻掉的脑子愣是找不出半句话来反驳他,思维像是被人放空了,被迫圈上这个想要进犯她的粗犷火器。

    心里,一阵紧似一阵。

    哗啦啦……

    流水声里,帮她洗澡洗得好好的男人身体突然僵了僵,冷得发狠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冷冽得骇死个人。

    “宝柒,你竟敢骗我?”

    宝柒埋下头,不敢回应他。

    而她失去了手遮掩的地方,在被一阵阵水流冲过之后,药物被水融解之后,那朵潋滟芬芳的蔷薇花就一点一点的显现了出来。自然,再一次,她的谎言被拆穿了。

    男人的眸底,神色莫变,怒一阵,喜一阵,不知道他究竟在喜还是在怒。

    再一次,他不懂了。

    这个小女人,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为什么好端端的,又要把蔷薇花藏起来?!

    算了,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再过两天等血狼在M国的调查结果出来,一切就都明白了。不管她在玩什么花样儿,既然手机里的照片儿还在,蔷薇也还在,至少能证明,她的心里还有他。

    而这些,足够!

    现在,他就这么靠近她,鼻尖儿嗅着她身上的味道,就已经不太会用理性去思考其它更严肃问题了。脑子里就一个念头,憋了他妈五年了,他现在就想要狠狠弄她。至于其它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说白了,只要他不在意,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一刻,看到久违的蔷薇花再次带着露珠儿出现在他的眼前,心里那只尘封了五年的小野兽,狂飙着就叫嚣起来,强烈的欲念比五年来每一个煎熬他的夜晚都要来得猛烈,猛烈得让他贲发的*一阵阵发疼。

    他想要她,他只想要她。

    这种急切的生理渴望,暂时性主宰了他的大脑,刺穿了他的神经。

    狼性的眸子,火热,锐利——

    久违的欢愉,这一回,他想在床丶上办她。

    因为他听说,床才会给女人安全感。

    一双冷眸猩红了,他的身体滚滚的发着烫意,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解开湿透的衣裤,任凭流水一点点划过他精实的紧硕肌理。

    吁!

    当拉过她的身体来贴上自己时,他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急!快速地将彼此的身子洗干净,不顾女人有气无力的小小挣扎,捞起来抱到怀里就放到了房间的大床之上。一入房间,听到门外方惟九的吼叫声,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催动了邪恶,他冷冽的眸子里,更多添了几分狂热。

    方惟九喜欢宝柒,他一直都知道。

    想要抢他的女人,也得试试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同样的,外面的声音如雷,宝柒自然也知道门口不仅有方惟九,还站着其余三个男人。

    湿着的身子尽量的蜷缩着往床头上退,看到一步步逼近自己的男人,她的脸色变了又变,“二叔,不要……外面有人!”

    就那么瞧着她不情愿的样子,冷枭心里莫名的抽了抽。

    一种什么情绪,将他的心溢得满满的。软了又软,可是,又不得不硬下心肠来,满脸冰寒地逼近了过去。

    下一秒,泰山般刚硬的身躯,大半个压在了她的身上,抓着她白软的脚尖儿,一路向上摸索着,声音哑哑的,问:“怕个屁?怕他听见?”

    被他硬实的身躯紧紧的逼压着,宝柒心脏跳得极快,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喘气了。

    死死咬着唇,她微眯着眼睛,张着嘴呼吸着,想忽略掉他的触碰。可是人的大脑皮层和神经中枢有很多时候并不受意识来支配。

    酸麻难耐。

    血液,一点点在沸腾……

    可是她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难道你不想要我?”男人冷冷地抓过她攥紧的小拳头,反压在她的头顶,“说,你要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灼人的气息就那么喷洒在她的脸上。

    熟悉,熟悉得,宝柒混沌的脑子懵了。

    心尖儿,直发紧。

    这个男人太熟悉了,哪怕离别了整整五年,他沙哑的声音,冷冽的面孔,带着强烈荷尔蒙的男人气息都没有离开过她的思绪半秒。她记得的,五年前,他每次想要她的时候,就是这种表情。现在的他,比之以前,更多添了几分邪恶的性丶感。

    她承认,他更加懂得如何撩动她了。

    她更知道,他这一次和上次沙发上不同,他不仅仅是为了损她或者戏弄他。

    他是认真的。

    而他此时正在做的动作,无一不是表明了这个事实。

    他脸上的低气压,沉得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天气,黑,阴,冷,森寒……只见他拿过床头柜上酒店专门提供的套子,戴了一个还不算,又在那利器上套了第二个。

    他竟然戴了两个套!

    这个动作,太过刺眼了。

    刚才还挣扎的宝妞儿,瞠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浑身倏地瘫软了下来。

    这样的行为说明了什么?嫌弃她脏么?!

    一想到这个必然的可能性,她像是受了极大的侮辱和刺激,刚刚平息下来的心跳又狂烈的开始了,就连原本一直混沌的神智都清醒了几少,恶狠狠地盯着他,像是要和他拼命。

    冷枭睨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套好工具,压根儿就不管她的挣扎与反抗,大手游离在她挣扎出一层细汗的粉色肌肤上,野性的眸子暗了又暗。

    “生气?恨我?”

    心下一酸,宝柒狂乱的叫骂起来:“你混蛋!冷枭,你混蛋!”

    冷冷哼了哼,冷枭像个邪恶的撒旦,覆上了她……

    吁!这个小东西……

    她的身上就像是有着邪恶的牵引力一样,本来只是为了把她逼哭,逼她发狠,逼她大声地骂出来。可是,随着他的手触上了她,随着他的唇落在了她的身上,他越发对这身儿柔细的嫩色放不开了。紧绷的贲张昂首怒抵,他觉得没有把她逼急,到是急得他快要发疯了。

    一刹那,宝柒心肝儿颤了。

    双手胡乱在他身上抓挠着,心脏羞耻得差点儿停止了跳动,仿佛心里最刚强的那根儿神经被他拉断了一样,本就接近崩溃的脑子里,无数的想法儿纷至沓来。

    他在羞辱她……

    “冷枭……我不要,你个王八蛋,你不是人,你放开我!”

    “再拧抽你!宝柒,你就只配我这样对待。”粗急的喘着,男人的吻流连在她的脖颈之间,或重或轻,带着火的大掌在她身上反复来回的捻捏着,逼着她的唇齿与自己交缠着,逼她的唇里嗌出一声声的申吟来。

    宝柒怒了,羞了,恨不得杀了他。

    他怎么可以这样侮辱她?!

    对,他说,她只配受到这样的对待!

    两层套,外面四个听房的男人。他不是故意作践她又是什么?

    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忍受……

    她的脑子彻底狂乱了,在与他激烈的打斗中,她流失的神智越来越乱糟。小手推搡着,双脚乱踢着。可是,男人精实的身上,每块儿肌肉都像他的人一样亢奋,硬实得她咬都咬不动,何况是踢打?

    几个回合下来,汗水涔了又涔,湿透了彼此。

    滴滴落下。

    一阵阵狂乱的战斗般翻滚之后,她的挣扎越来越弱,眼睛直直瞪着他。终于,她还是狂躁的叫骂出来。

    “冷枭,我恨死你了!”

    男人浑身怔了怔,虽然让她发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可真被她这么喊出来,心里还是没由来的疼痛了一下,莫名其妙的恼火骤然升腾。大手一指,将她娇小的身体翻转过去。接着……

    迟到了五年,挣扎了这么久,他终于还是得逞了,急吼吼的从后面撞进了她!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她的脊背,划过一阵濒临死亡般的快慰感!

    可是,比这种感觉更疼的是她的心。

    “冷枭,你个王八蛋!”

    吃痛地尖叫了一声,她的泪水滚滚而下,双手无力揪着床单。

    这种感觉,不知道究竟是疼还是舒服,她强自压抑着被充实后想发出来的其它声音,抽泣着,哭着,叫骂着,嚷嚷着。而覆在她身上的男人,面色变了变,粗重的喘息和压抑的闷声里,像是激动得不行,声音都有些颤抖。

    “七……”

    狼狈的泪水隐忍了不知道多少年,但它们终于还是流出来了。

    她的不堪,她的痛苦,她的羞愤,通通都哭出来了……

    嚎啕大哭——

    “你个混蛋!你起开!”

    这时候的门外,他们的对话如数的传了出去,几乎每一句都渗入了方惟九的耳朵里,宛如嗤心。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忍耐这样的折腾。可是他被两个特种兵按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只有愤怒的狼嗥声,穿过墙壁透了进来。

    “冷枭!”

    完全无视他的抗议和怒吼,枭爷大掌翻飞,在她身上四处游弋着,将她细白的肌肤捏出一个个属于他的红印儿来,凛冽灼人的呼吸变得急躁和狂热,哑着嗓音低唤。

    “宝柒。”

    咬着唇,宝柒泪水今儿像不要钱似的,滚水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不说话,也迫使自己不吟出一声儿。

    见她还在发轴,视线游离,男人柔和了不少的眸子微微一眯,又恢复了冷冽。

    瞳孔微缩,覆在她身上,捏住她的下巴,“宝柒,说喜不喜欢?”

    宝柒双手揪住他的肩膀,推搡着他,一言不发,只是拼着劲儿的想要阻止他的进犯。突然,小粉尖儿惨遭不幸又落入了他的嘴里。男人吃一口又问一句同样的话,见她不答,又狠狠啃一口。

    她条件反射的呼疼。

    然而,她的反抗和挣扎,每一次都带来他更凶猛的还击,活脱脱成为了他发丶情的催化剂。俊脸上写满的全是满足,在她身上汗如雨下。

    “出去。冷枭,你个混蛋啊,出去!”脸蛋儿上染上了一层胭脂,宝柒的泪水止不住了。

    男人霸占着她,动作强势得一如往常……

    “混蛋!混蛋!”颤抖着声音叫骂着,混浊的意识里,她狂乱的神经总算归位了,“为什么要这样侮辱我?冷枭,为什么要这样侮辱我?为什么……”

    一遍遍说着为什么,她卷翘的睫毛随着嘶吼抖动着。

    眼窝儿处,滑落的泪水越来越多。

    痛心,伤心,堵心,闹心……而正是因了几种心的折腾,她空洞麻木掉的心脏,又鲜活了起来,尤其在他每一次占有时叫她的名字时,这种感觉莫名让她觉得是找寻和等待了许久的。

    “宝柒,叫我。”大概见她只顾骂了,男人又冷声命令。

    “……冷枭,混蛋。”

    “叫我二叔。”

    “……”

    “叫!”

    泪水关不住水龙匣了,宝柒泪儿涟涟,咬紧了牙关偏偏不叫,就算叫也只叫冷枭。而他偏生要一遍遍地啃她,咬她,逼她。

    哭出来的泪水,湿透了麻木的心脏。

    “呜呜呜……”

    她越哭越大声了!

    低低地喘了喘,男人的动作越发肆虐,闷吼了几声,趴在她的身上,听到她的哭声,大汗淋漓的俊脸上,诡异地浮动着一丝笑容,像个开心的小孩儿,紧紧将她裹在怀里。

    他笑了?!

    可惜背向着他的宝柒没有见到。

    凉唇的嘴唇掀了掀,男人无底抑止心底占有她的欢愉!尤其,在他感觉到她生涩得好像从来都没有人探访过的紧丶窒时,除了吃惊之外,他真的笑了。趁着她还在泪水里失神,他再次重重的,狠狠的折腾了她一会儿,直到弄爽了,又猛地撤退出来。

    “喔!”

    宝妞儿带着泪水的眸子失了神,水雾茫茫地转过头来盯着他,傻乎乎的眸子里,明显是想要他的再次给予。

    没有一个女人能在做到这种程度里突然失去。

    男人眸子里掠过一丝邪恶,再次将她翻转过来,在她身上磨着,低低呼出一口气,大手猛地拉住了她的小手,往自己的身下带,黑眸邪恶地紧紧盯住她泪水未干的脸蛋儿。

    “想要,求我!”

    哭过一阵儿的眼睛有些泛红,水雾笼罩里,宝柒急得红了眼睛,死死盯着他就是不开口。男人低低哼了哼,惩罚性的低下头狠狠啃了下她的唇。然后,吻又变得轻柔了几分,动作怜惜里带着几缕缠蜷。

    “说!”

    身子激灵一下,宝姑娘忍不住战栗了一下。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魔鬼。

    他前一刻可以狠狠的蹂躏你,强势霸道得像个不近人情的混蛋,下一刻,又可以带着这么多的怜惜和心疼来吻你,阴晴不定得样子,让她恨不得撞死他。

    可是……

    在他的撩动下,她身上的热量越来越足,触感越来越灵敏,脑子越来越乱,身体的空虚感和灵魂深处的叫嚣,迫使她不得不羞涩的嘶着嗓子。

    “进来,进来……”

    “让谁进来?”啄了啄她的唇,男人的声音带着蛊惑,低沉、沙哑的在她薄弱得不堪一击的耳畔响起。被他呵口气儿,她的身子忍不住轻轻一颤,咬着牙瞪着他:“要你。”

    一口含上她粉色的耳珠,感觉到她的颤抖,他哑着嗓子命令。

    “我是谁?”

    像是受了恶魔的诱引,宝柒吸了吸鼻子,“二叔。”

    “说完整点。让谁进来?”他恶劣地纠正她,声音又低哑又性丶感,像一道夺命的催命符。

    看着他染火的黑眸,宝柒觉得像被慑了魂儿,不由自主地张开唇,吸了几口气,“二叔,要你进来……”

    喉咙紧了紧,他放柔了声音。

    “再说一遍。”

    她的双手不由自主地绕上他的脖子,微眯着眼睛,羞涩的咬牙:“二皮!进来进来!”

    生气了?!

    其实,他也觉得自个儿有些无耻,但是他就是喜欢听她这么柔着嗓子喊他二叔,求着他占有她,求着他狠狠地要她。这种感觉,很消魂,很爽!

    当然,他不知道,宝柒在心里已经暗骂了他无数遍了。纠结得想要做无了就一头撞死……他。

    这个男人,五年后真的变丶态了吗?

    “再来一遍。”

    “滚!”

    滚字儿一出口,男人俯下头,唇和舌就激烈地掠夺了她的唇,声音无比邪恶。

    “刺激么?这样儿爽不爽?”

    宝柒换了一口气儿,手指掐进他的肩膀里,直喊疼。而男人压根儿不等她完全适应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快速来回穿刺。情潮海浪来得又快又猛。一波又一波的席卷了这两个阔别了五年的身体,重新的接攘不管他们愿不愿意,彼此都沉溺了进去。

    不再是为了逼她,更不是为了征服,只是为了给予或者说得到。

    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自然,也没有人还记得门口有几个听房的男人。

    女人绕在他脖子上的小手越紧越紧,像个缺水的鱼,大口大口喘着气叫唤。男人的唇时不时在她唇上啄一下安抚,身下的动作越发张狂。

    良久……

    “你,你还要……多久?”宝柒急了,泪水又开始往下掉。

    每次搞这件事儿,他折腾起来就没完没了。但是,她五年没做过真是疼痛得不行了,有些承受不住。到最后,她的申吟都换成了哭腔。

    “二叔,你能不能……快点,好不好?”

    “快点成。一会儿再来两次。”箍紧她,按着她,压根儿不准她的身体往后撤退。男人简直是做死般不要命的搅动她,逼得她呜咽。偶尔大发善心放缓了几下节奏,待她缓一口气儿,又轮翻再来一次。那动作凶猛得像是恨不得催毁她那颗稚嬾的幼芽儿。

    那朵蔷薇花,在他的摧化下,不停的绽放着……

    绽放成了一种种极其妖冶的颜色,鲜嫩得男人恨不得咬一口。

    本能的,她在他身下扭,腰儿又妖又娆,连接处越发的敏感。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合着,宛如天生就该连在一起似的。

    男人鼻翼里的气息浓重,一滴汗落下时,他温柔地吻着她的眉眼,示意她看着彼此的结合。

    “七,看到了吗?”

    微眯着眼睛,这种强烈的视角冲击感,是为身体的最美,是人类最原始最初的嵌套,可是她已经不能思索了,只能由着本能的去感觉他给的快乐。

    身体被他征服……

    可是思想呢……

    此刻,她不想去想那么多了。

    声音低哑地叫唤着,咬紧了他,吐纳着他,神魂俱销的滋味儿,让她现在的感官有些偏离了现实,沉溺在其中,再已没有了推拒和抵触的力量,只能跟着他狂烈的节奏,渴望更多一点,让彼此再贴近一点。

    缠绕他,缠绕他……

    “宝柒。”他的鼻头儿抵着她的,时不时和她唇与齿互相交换着,嘴里咀嚼着她的名字。沙哑的声音,带着压抑,带着颤抖。

    一下,又一下。

    她低低吟出暧昧的声音,呼吸迷惑而错乱,被他这样儿紧紧的抱着,压着,顶着,充满着。

    一阵阵的战栗,弄乱了她的思维。

    ……

    ------题外话------

    姐妹们,六一儿童节,祝有孩子的孩子快乐,没孩子的自己快乐了!

    首先,感谢大家,在大家的支持下,《宠婚》上月获得了月票版第三名的好成绩!鞠躬!木马!

    另外,今儿传晚了,对不起,大家懂的。

    我也不想的,唉!那啥,现在,儿子还在吼着让我带他出去玩,身上又酸痛,大姨妈也来了!呜,大家理解下!

    附【宠婚】荣誉榜:截止今天解元以上粉丝13名了,鼓掌!

    新晋衔一名会元粉丝——‘龙人妈’,鼓掌!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