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章085米 只想对她干一件事。

章085米 只想对她干一件事。

    呆立,宝柒觉得被雷劈中了!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大概这就是生活的内涵和真谛,狗血加八卦,一颗甜枣,再给一个巴掌轮换着来,反反复复折腾呗,这就是宝柒的理解。

    然而,在这万分尴尬的时刻,她该做些什么呢?

    装着不认识,侧身而过?矫情。

    走过去打声儿招呼,嗨,二叔,好巧?更矫情。

    左右不是个事儿,她犹豫着就杵那儿了。

    而那边儿,被突然出现的宝柒弄得愣了两秒的冷枭,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心下烦躁,下手就狠了,一把卡住伍桐桐白皙的咽喉,拽着她的手臂就整个儿甩了出去。

    嘭——

    身体重重落地,浑身沌痛的伍桐桐张了张嘴巴,好半晌没有哭出声来。这个四仰朝天的姿势着地,她可怜巴巴的短睡裙被撩到了大腿根儿以上,那条维尼熊的小内内都跑出来了。

    脸蛋儿上臊了臊,她迅速拉下睡裙,捂着脸蛋儿又羞又急,在掌心里吸了吸鼻子,一双眼睛里就滑出两行清泪,顺着指缝儿落下,肩膀一抖一抖地控诉。

    “二叔……”

    仿佛没有听到她说话,冷枭一脸震怒地望向从房间里出来的宝柒。

    一动不动的凛然姿势,像个冰冷的雕塑。

    咳,穿短裤的性感冰雕。

    从指缝儿里瞧了瞧他那张冷色笼罩的俊脸,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她,伍桐桐扁了扁嘴巴,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楚楚可怜的挣扎着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又去拉他的手。

    “二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蹙着眉,老僧入定了,胸口的愠怒让他憋闷得快要发疯了。

    还真和方惟九睡了?睡了?……

    就在离他不足五十米的地方?

    不敢去设想那种画面,此时此刻,难堪,讥诮,愤怒,恼恨……各种各种的负面情绪排山倒海般往他的脑子里钻,让他有一种立马过去掐死她的冲动。

    而心底深处,有另一个声音在说……

    承认吧,冷枭,你的恨和恼,是因为你嫉妒得发狂了!

    不!

    脑门儿激灵一下,再次回神的他,发现伍桐桐这个小丫头竟然又拽上了他的手臂……

    条件反射,他冷着脸大手一挥。

    咔嚓……

    一身清脆的声响过后,小姑娘再次跌倒在了地上,这次像是弄到了骨头,额头上冷汗涔涔下来,娇气哭了出来,直呼腿痛。

    还是没有望她,冷枭本来就是个冷血的变态。他这时候哪管得了别人痛不痛?冷冽的眼睛一直盯着含着笑的宝柒,那眼底的冷刺儿真骇人。

    宝柒嘴角抽了抽。

    老实说,她真心觉得这位小姑娘的脸皮儿,比她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值得佩服!

    站在这儿一分钟了,从她的角度,非常清楚眼前上演的究竟是什么戏码。

    生活不是小言偶像剧,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多狗血的误会,她更不会看到男女在一块儿搂抱着就认定会有奸情。不说别的,单看冷枭刚才那个脊背僵硬的姿态,几乎不需要她用聪慧的大脑来思考,就知道那才那个拥抱是一个主动,一个被迫。

    郎无情,妹有意。

    事实上,郎么,素来就无情的。

    呵呵,她轻声笑了笑,如果换了别人,或许会闲事儿少管。

    但他不同,他是冷枭。

    他对待再凶狠的敌人都不怕,战斗经验丰富老道。但是他对付女人,尤其是这种看着无害实则满肚子心眼儿的女人其实生涩得不行。摆出一副冷若冰霜的狠戾样子,也就能吓吓那些懂得自爱的姑娘,真遇到像她自己这种不要脸皮的小姑娘,他估计真得抓狂。

    因为,他真不打女人。

    慢吞吞地走过去,看着从小姑娘的魔掌中解脱出来的冷枭像沾上了瘟疫一般的冷酷又不自在的表情,她的笑容更开了。

    “二叔啊,你们啥时候来的?”

    你们?!

    见到她过来,冷枭的手腕动了动本能地想要拉她,听到这个‘你们’又忍住了。冷冽,僵硬,不自在,他沉默了两秒,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追问起她来。

    “你在这儿做什么?”

    两个人互相对视着,目光灼灼,说话都有些谨慎。

    毕竟彼此的身份太过尴尬,而且还有外人在场。

    勾了勾唇,宝柒不搭理冷血的大怪物了,而是用带着同情的眼神儿看向倒在地上直抹眼泪儿的小丫头。好心的伸出手来拉起她,凝神望着小丫头单纯漂亮的脸,她打趣道。

    “小妹妹,没摔着哪儿吧?我二叔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软软的靠着她的身体,伍桐桐呲牙咧嘴的抹干净眼泪,有了台阶下,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泪水未干的小脸儿上又重新绽放了笑意,嘟着小嘴埋怨。

    “二叔好凶啊。”

    “呵呵……”替她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宝柒安抚地望着她笑了笑。

    小丫头,就是这么……

    刚想到这儿,突然,她面色骤地一变,“你……”

    接下来的话,她没有说出来。

    转瞬间,她又恢复了淡然的笑容,神戳戳的望向了天花板儿。

    “嗳,别说,蓉新宾馆的装修风格还真是不错,看这墙纸的颜色,家俱的款式都是我好喜欢的,还有,你看这个漂亮的水晶壁灯,真是太有格调了。二叔,你说是不是?”

    皱起眉头,男人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宝柒又歪着脸望向满脸委屈的伍桐桐,凝神望向她粉嫩粉嫩的小脸蛋儿,望向她清纯的脸蛋儿上白皙透亮的肌肤,还有那一层青果子一般纯真的甜美,不疾不徐的望着她笑。

    笑容,满是诡异。

    她在想,这个小姑娘,真得像她表面那样儿纯真得如同一张白纸么?

    如果她的嗅觉和记忆都没有出错的话,她身上的香水味道正是今儿她在方惟九的车上嗅到过的。那么,她既然已经跟方惟九有一腿儿了,为什么又要来勾搭二叔?

    到底是这个小姑娘的个人行为?还是方惟九指使她这么干的?如果这事儿是方惟九指使的,那么他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难道他还真的仅仅是为了得到自己,才找个姑娘来勾搭冷枭?

    没错,她非常希望冷枭找一个女人结婚生子。

    但是,她绝对不希望他找一个有不明目的性的女人。

    问题暂时都找不到答案,她目光凝视着小姑娘纯真的笑脸儿,勾着唇又阴阳怪气地扫了一圈儿酒店的陈设,犹自在那儿自言自语。

    “不过么,我再喜欢这里装饰又有什么用呢?它们都不是我的。而且啊,这里的装修,跟我的气质太不搭调了。凡事儿讲个和谐,强求不得。你说是不是啊,小妹妹?”

    这一下,冷枭总算知道她在说什么了。

    心里的积郁,微微松动。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针对性极强又酸又讽的一番话。刚才还火焰升腾得恨不得杀死她的男人,四百多个俯卧撑都没有按捺下去的怒火,一溜烟儿就没有影儿了。

    她原来介意的。

    原来她介意另一个小丫头。

    人的情绪就这么奇怪。来得快,去得快。这么想着,他峻峭的身板儿冷冽褪下了几分,转过身去,大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手扶在门框,冷冷地说。

    “进来。”

    简洁短促的两个字儿,没有前因,更没有原因。

    不过,意思却表达得极清晰了。

    他叫的是宝柒进去。

    脚步稍稍挪了挪,宝柒想要拒绝的。但是,她没有拒绝的理由。因为在帝景山庄的时候,她是答应过他要在一起的。而且,他没有违反她当时的约法三章。

    “二叔……”

    不料,她的脚刚挪两步,被摔得灰头土脸的伍桐桐就挤开了她,上前一步就拽住了冷枭的手腕,扁着小嘴喊了一声儿,目光楚楚的盯着他,又尴尬又可怜巴巴地指了指自己的屋子。

    “有老鼠……我害怕,二叔……”

    眸色冷了冷,枭爷不着痕迹的拨开了她的手,冷冽的嗓子拔高地喊了一句。

    “晏不二。”

    几乎话音刚落下,隔壁第三间的房门就打开了,穿着一条迷彩大裤钗站出来敬军礼的小伙子,正是通讯员不二同志,此时,他的样子瞧着特别滑稽。

    “到!请首长指示。”

    大拇指竖起来扬了扬,冷枭面无表情地就将‘英雄救美’的好事儿丢给了不二同志:“赶紧去看看。”

    “啊?我……又是我!”

    “老子叫不动你了!”冷枭的声音冷冽惯了,突然如此发狠地说出来,那冷酷劲儿,绝对没有让人有抗拒的余地。

    “是。”不二垂头丧气。

    伍桐桐委屈的小脸儿有些不自在了,双手来回绞缠着睡衣边角儿,耷拉着眼皮儿,乖巧地嘟着嘴,软软的又喊了一声儿。

    “二叔……”

    老实说,她现在这副小模样儿,特有五年前宝柒叫冷枭时的小风骚劲儿。

    微微眯着眼睛,宝柒看着现在的她,有点儿自个儿穿越了时光的感觉。

    不过,她这么软着嗓子的一喊,到是把沉着脸的冷枭给喊得反应了过来。

    侧过头来怪怪地睨了宝柒一眼,他指着她板着脸认真地对伍桐桐说:“伍小姐,就这侄女儿已经够折腾我了,不想再多一个。”

    话说得不轻不重,不过稍微懂点事儿的姑娘,自然就能明白了。

    他的意思是说,让她不要这么亲热的叫他二叔。

    当然,也证明他查觉出来了这个姑娘对他有想法儿。

    可是,这小姑娘却是个面皮儿超厚的……

    吃吃笑了一笑,她放开了嘟着的粉红小唇儿,又恢复了单纯天真的笑脸儿,调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无比聒噪地叽叽喳喳说着。

    “呵呵,冷叔叔,我刚才一时激动嘛。你是不知道啊,我爸爸没有兄弟,我一直就没有叔叔了,我觉得叫二叔感觉好好呀。”

    冷枭眸子一冷。

    见状,宝柒笑了,“小妹妹,找二叔和谈恋爱一样,也得讲个你情我愿的。”

    闻言,伍桐桐笑眯眯的调转视线望向了宝柒。

    “宝姐姐,你肯定还不认识我吧?我的名字叫伍桐桐。我在冷老爹的生日宴会上见过你的,回去我还跟我同学说过,嘻嘻,我遇到了一个小仙女儿,你长得真的好漂亮呀。”

    小仙女儿?!

    啧啧啧,这夸奖,这马屁拍得。一不小心就能把她给捧上天去。

    换了别人还成,可是宝柒是谁?!丫的,她都是这么吹牛拍马哄着人开心长大的,嘴上抹着蜜的说人好,心里早就骂开了花吧?

    心里是鬼,面上是人,她又何尝不拿手呢?她从来都不是善良之辈。

    微眯了眼儿一笑,她说:“哎呀,这小嘴儿甜得,小妹子可真会说话。不过,你这称呼嘛,你叫我爷爷冷老爹……叫我二叔……啧,辈份儿有点乱啊。”

    看到她脸上立马浮上不自然的僵硬,她心里轻嗤,小丫头段位太低了。

    自然,她也没想到等到小姑娘回答,自顾自说着又多凑近了她一步,勾着嘴唇意味深长的笑着问:“小妹妹,你身上这味儿才真的是好闻呢,好奇的问问,你都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儿啊?好特别!”

    抬起自己藕白的手腕,伍桐桐开心的嗅了嗅,小脸儿上满是软软的笑容。

    “啊真的么?呵呵,是我妈妈专门从法国给我带回来的。她是找巴黎一家调香店的师傅订制的呢。呃,宝姐姐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下次给你……”

    “说完没有?”

    冷冷的沉声插了一句,门口站得像个冰雕的男人蹙紧了眉头,见她俩唠闲嗑不停像是不太耐烦了,一把将宝柒扯了过去,‘呯’的一声儿就关上了房门,直接将话还没有说完的伍小姑娘给堵在了门口。

    太不给面子了吧?

    瞠目结舌的伍桐桐,一张笑得开着花的小脸儿可怜的沉了下来。

    不爽了!

    旁边的晏不二看得一愣一愣的,觉得首长办这事儿吧,还真是挺狠的。挠了挠头皮,对着这么个漂亮的小姑娘,他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嘻嘻笑说。

    “妹,妹子,走吧,我去给你逮老鼠。”

    还有啥心情逮老鼠啊?

    伍桐桐的小嘴儿都快要撅上天了,苦着脸摇了摇头。

    “谢谢大兵哥哥,我看不用逮了,这会儿啊,老鼠早就跑了。”

    “……哦这样啊?”瞄了她两眼儿,晏不二这个人吧,只是二,但他不傻。心里大概明白了,嘻嘻又笑了一声儿,调侃道:

    “行吧,妹子,我不仅会逮老鼠,还会逮蛇,逮蜈蚣,逮苍蝇,逮……再不济我还能逮蚂蚁,只要是个活物我都能逮。如果你屋里一会儿还出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支会我一声儿就行了啊。”

    “好的,谢谢大兵哥哥。”

    乖巧地应着,伍桐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走廊的另一头,小拳头微微攥了攥,视线不经意又掠过了面前紧闭的房门,转过身就垂下头回了屋。

    ……

    ……

    屋内,被冷枭给活生生拽进去的宝柒,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儿,就直接被男人给反压在了硬绑绑的门板上儿,撞得她后背一阵生疼。

    “喂,喔喔……”

    接着,三秒钟之内,她就被男人给噙住了唇舌。

    冷枭的吻素来就强劲霸道,以宣布主权为主要目的,以攻城掠地为辅助线路,唇舌迅速占领和熨烫过她唇齿间的甜美,非逼得她阵地失守,微微张开牙关,任由他舌尖钻进去在里面裹汲亵玩不可。

    舌头交缠,口沫相交,一时间,宝柒的脑子懵了又懵。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丢盔弃甲了,会不会败得太快了一点儿?

    她想反抗,可是自个儿不听话的身体莫名其妙就被他吻热了,身不由己的不再抗拒。交缠,包含,交换,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期然的,那天夜里在沙发上被他讽刺和奚落的不堪回忆,好死不死的又涌上了脑海。

    眼珠子一睨,一瞪,她浆糊掉了的理智,立马重新归拢。

    丫的,不能总被他这么欺负啊?

    理智点!

    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可她这副倒霉催的身子就像是被他给嵌入过自动发烧程序似的,只要他一按住开关,她就忍不住身上颤栗,每一个细胞都在随着他发热。

    要命了!

    而更要命的是他干燥温暖的大手,仿佛是一只火源开发器,不管他摸到哪地儿,哪地儿的肌肤都在舒服狂乱的叫嚣,一股不听使唤的热流就在下腹凝聚着潺出。

    再次微眯着眼儿,她纠结了。

    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换口气儿,她恼总森森地盯他,“呼,二叔,放着嫩生生的小丫头不去啃,干嘛就来欺负我?”

    冷哼一声,男人不答,大手又摸了上来撩她衣服。

    宝柒急急的喘气儿,心里暗骂,大变丶态,大冰山,大王八蛋,早知道就不好心替他解围了,任由他被那个小姑娘给缠到死好了。

    喔喔喔……

    小声嘤嘤着。

    事实上,像冷枭这样的男人,最能催动女人的情丶欲。

    他的吻又狂,又急,又狠,一路蔓延就掀起了一阵滚烫的情潮,如同催花的狂风暴雨,很快就把她的思维给亲得找不到北了。

    再一次,她姓啥都不知道了……

    “嘶……疼……”正在她云里雾里的时候,不知道为啥男人像是突然激动了,牙齿揪着她胸口顶尖儿就是一口,不算太狠的力道,表明的其实是他的喜欢,可刺痛感,却让她瞬间清醒。

    红着脸,挣扎……

    再挣扎,力道越猛……

    蹙了眉头,男人大手按住她,她便再也动弹不得了,只能任由他摆在门板上,慢慢吃,含,舔……

    终于,男人像是吃爽了,从她胸口抬起头,捻了一把他润泽的红果。好歹他不算太笨,至少知道她今儿没有被人碰过。心情舒畅之下,连带着冷冽的神色又缓和了几分,抬起手来捏住她的下巴,目光如灼燃烧,声音沙哑里多了几分轻柔。

    “在这儿干嘛来了?”

    “没干嘛?”还没缓过劲儿来,宝柒仰望着他。

    “哼,嘴犟,姓方的呢?”

    “喂,明明和女人不清不楚的人是你吧?还理直气壮地来审问我?”

    好吧,她虽然知道他是冤枉的,但是偏偏就想要这么说。好不容易抓到他一条小辫子,能轻易松了他的绑么?

    冷脸顷刻薄怒,抬高她的下巴,另一只手狠狠捏着她的腰,像是恨不得吃了她。

    下一秒,他染怒的脑子,马上又反应过来了。

    为什么她要这么说呢?

    挑眉,凝神,他目光一闪,低头啄了一下她的唇,贴着那粉色的一抹,问:

    “你吃醋?”

    “不,我打酱油。”宝柒吁了一口气,挑起眉头,似笑非笑,目光里依稀有几分过去的狡黠。惹得男人眉心微蹙,胸膛里的某个地方狠狠一抽。

    “严肃点儿。”

    “我很严肃啊,这夜黑风高的宾馆里,你说你俩孤男寡女凑在一块儿搂搂抱抱……你身上又穿得这么暴露,三点儿尽露的样子,难免产生不好的影响,对吧?二叔,形象啊!”

    宝柒这个妞儿平素就是一个乐观的姑娘,回到鎏年村十来天都没有见到他了,有些沉重的东西就落下去不少。加上今儿又恶整了方惟九一顿,心情不错,说话就比较轻松了。

    “不承认是吧!”大手移到她的耳朵,在她耳垂上摩挲了几下,冷枭不动声色地盯着她,声音狠戾:“不承认,老子现在把人给揪出来。”

    说干就干,冷光一扫,拽紧她的手腕,他就作势打开了房门。

    没办法儿,宝柒反手拉住他,“得了,二叔,咱甭丢人了啊。”

    “丢人?!”转过头来,冷眸沉沉地盯着她,精壮的胸肌上下起伏着,仅着短裤的身上展露着健美得惹人口水的身板儿,生气的样子让他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野性的凌厉来,浑身上下的细胞都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宝柒,我警告过你的,安份点!今天你干的什么事?嗯?”

    宝柒默了。

    目光切切地望着他冷峻的面容,觉得老天有时候真是偏心眼儿。这个男人不管长相,出身,魅力,还是气质都比她强也就罢了。现在,就连说话的气势都压了她一头。

    丫的!

    明明她啥事儿都没干,怎么着被他吼得就成了一个偷人的小媳妇儿了?

    无奈,不想他再横挑鼻子竖挑眼儿的吼了,她索性摊了手直接说:“……他今儿被我灌了一肚子的辣椒,胃痉挛了,差点儿没死掉。刚从医院挂了水回来,折腾得够呛,这会儿在屋里睡过去了。”

    盯着她,很明显,冷枭不信。

    “你还护着他?”

    “不相信?”

    挑了挑眉头,宝柒保证他要说句不相信,她绝对不再多说半句。哪知道,她话刚出口,腰就被男人给搂紧了,他的动作还是那么强势,那么霸道,圈紧了她,目光烁烁地盯着她,说得语气忒狠,但明显是信了。

    “没有最好,要不然老子真骟了他。”

    噗哧一乐。

    想到方惟九被骟了的样子,宝柒就觉得滑稽,压根儿没有查觉出现冷枭这句话里,带着一种得胜般的孩子气。

    笑完了,心情轻松了许多。

    推了推他的肩膀,她收敛起神色,认真的说:“话说完了吧?你过来R县是公事儿吧?我就不打扰你了。下楼去打个车回鎏年村。这两天姨姥姥不太好了。我怕她随时都会过去……”

    说到‘过去’,想到枯瘦如柴的姨姥姥,她的眼圈儿红了红。

    摸了摸她的脸,冷枭沉声说:“你等我一下。”

    愣愣的看着他转身离开,宝柒不知道他要干嘛。

    转眼间,只见他已经拿过了放开客房里的衣服套上,还收拾了一些随身物品,动作快速得让人眼花,不过几分钟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我送你。”

    他送她?就算是送她用得着打包裹么?

    “你不用做事儿?”

    “没事了。”声音沉沉的说着,冷枭见她半晌儿不动弹,又冷了嗓子,“你废什么话?又想出去被人追赶?”

    无意中被他说起的五年前旧事,让宝柒在风中小小的凌乱了一下。

    捋了捋垂下来的头发,她尴尬地笑了,“呵呵,你真以为你大侄女儿国色天香啊,走到哪儿都有人觊觎?”

    “当然。”

    本来她只是一句开玩笑的话,没有想到这个一向严肃冷酷的男人竟然回答得这么认真。

    这时候,他俩自然都没有联想到‘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经典名言。

    “随便你吧!”

    宝柒同意了。

    这大晚上的,去鎏年村那边儿的道儿不好,地方也偏僻,有人要送,她当然也乐意。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个男人决定了的事儿,反对只会更麻烦。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房门,冷枭随手关上房门,又去了江大志的房间,将这边儿的事情和他交待了一下,很快就又回来了,拽住她的手腕往楼下走。

    走了几步,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霸道地盯住她。

    “电话为什么关机?”

    “你后来又给我电话了么?”翻出刚刚从方惟九那里拿回来的小粉机,宝柒这时候才发现,手机被那个渣男给关机了。赶紧将手机打开,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不由自主地轻嗤。

    “人渣!”

    冷枭怒了,一双黑眸满是火光了,“骂谁呢?”

    “还能有谁?方惟九呗。”一想到方惟九和那个小姑娘有染,不由自主的,她的身体就抖了抖,觉得自己坐过那车,汗毛直竖。

    好吧,一听她语气里自然而然流露出来对方惟九的讥诮,冷枭刚刚聚拢起来的怒火再次又无声无息地消散了。一改高高在上的说话语气,冷冷哼了哼,波澜不惊的俊脸上唇角微动,长臂伸出来勾住她的腰,就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

    不说话的枭爷,属于实际行动派。

    宝柒惊了惊,望天!

    觉得自个儿刚才的话说得太随性了,怎么想到什么就怎么说了呢?这感觉有点儿像那啥……对他示好?

    脸颊抽搐了一下,没有再继续搭他的话。

    她在想,要不要把那个香水味儿的事情告诉他。正踌躇间,刚刚开机的小粉儿就尖声地叫嚷了起来。她脑子一懵,拿起来看了看电话号码,急急的接起来,喊了一声儿‘表舅’。然后,面色一变,顿时灰白了一片。

    电话里,表舅紧张地说:“小七吗?你在哪儿啊。打你电话好久了,我妈她,她快要不行了……”

    捏紧电话在手心里,她傻了。

    虽然姨姥姥会走,她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但此时的狂乱的心跳声骗不了她,她是多么的害怕,害怕世界上剩下的唯一一个真正疼爱她的人永远的离开人世。

    一只大手安抚的拍了拍她后背,男人凝重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怎么了?”

    “二叔,我姨姥姥,她,她要死了……”她喃喃说着,脚下便有些虚浮,觉得腿都软了,几乎整个身子都倚靠在他的身上。

    迅速揽过她的身体,双臂抱紧她,他安抚地说:“乖,不怕。”

    “二叔……”

    拧了拧眉头,低头看她无措的样子,冷枭索性拦腰抱起了她,大步下楼。脚下迈出来的节奏,竟出奇的安定。

    彼时的这二位,争执着,互相攻击过,尚不知道,‘相爱相杀’的道理。

    相爱的两个人之间,不管争吵,红脸,打架还是互相折磨和讽刺,往往不是因为恼恨,而是因为爱得太深。

    因为爱,所以计较;因为计较,所以伤害。真正的爱,不是一见钟情,不是一时好感,不是一成不变,不是一帆风顺,更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闹了,伤了,哭了,疼了,明明知道不可以,明明知道没有结果,明明知道对方坏得无可救药,还要飞蛾扑火一般奔过去,博大的包容对方的一切缺点。

    爱情的本质,就是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在一起。

    随着他俩的脚步声远去,酒店的长廊某间房门突然打开了。

    望着两个重叠的身影离开视线,这个人在原地站立了很久。

    ——★——

    一路颠簸,摸着夜色赶到鎏年村,已经是四五十分钟以后了。

    在这种时刻,没有人会去追究宝柒怎么会和她二叔一起回来的。反而是看到冷枭来了,兰勇一脸都是诚惶诚恐的小心。

    “他二叔来了,这儿坐,你坐,坐这儿。”

    在他的眼睛里,冷枭不仅仅是宝柒的二叔,而且还是京都天王老子一样的大官儿,五年前被冷枭刺儿得满头冷汗的事情,至今记忆犹新,何况以前对宝柒不好是事实。

    蹙了蹙眉,冷枭淡淡的说:“谢谢,不用管我。”

    他知道自己在这种时候来,其实不合时宜。

    但是,他没有办法不来。

    一家人都围坐在姨姥姥的床边儿上,宝柒蹲在床头握住她的手,眼圈儿红了又红,觉得心堵,难过,痛苦,却没有办法掉出半滴眼泪来,声音哽咽。

    “姨姥姥……”

    “傻伢仔,不难过啊……”

    老人灰白憔悴的脸上浮着最后的微笑,在他们回来之前,她已经把该交待的事儿都交待给了儿子儿媳,撑着一口气儿就想和她说话呢。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坐在旁边敛着眉头望着她的冷枭,她提着一口气,叹了叹。

    “宝伢仔,姥姥走了后,你要好好的……”

    “不……姥姥,你不要离开我……”摇了摇头,宝柒的心揪紧了。

    无力的握了握她的手,老人的气息像是又弱了几分,望向了坐得稍远的冷枭。

    “娃她二叔……”

    冷枭一愣,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想了想又半蹲下了身体,抿着唇,他没有说话,只是狐疑地看着她。

    老人急急喘了几口,脸上反常的红润。

    “她二叔,宝伢仔是个好丫头,心眼儿不坏……”

    喉咙梗了梗,冷枭沉声说:“我知道。”

    放松的脸上回光返照般笑了,老人目光越来越焕散。

    “我走了……照,照顾……她。”

    话落,老人的手就软软的垂了下去,眼睛闭上没有了动静。

    而她最后这番话,变得有点儿像临终托孤的意味儿了。

    冷枭闭了闭眼睛,面上没有表情。而宝柒则瞪大了眼睛,瞳孔倏地放大,悲伤不可抑止的蔓延,低低唤了一声。

    “姨姥姥……”

    这是她二十四年来,第三次目睹亲人的死亡。

    第一次,是爸爸死的时候,她六岁,哭得稀里哗啦。

    那天之后,她的整个世界崩坍了,人生从此轮换。

    第二次,更加痛苦难当……

    这一次,她同样在悲伤难抑。可是,她却哭不出来,半滴泪水都掉不出来。咽喉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除了那声姨姥姥,接下来,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直直地杵在那儿,看着已经过去了的老人,耳边儿听着表舅、表舅妈还有表弟悲恸欲绝的哭泣声,还有抽泣声。她也觉得肝肠寸断,难过到了极点儿。

    她也想哭,她想放声大哭,要对全世界哭出自己的悲伤。

    可是为什么?

    她没有泪……

    冷枭伸出手来,想要抱她。

    最后,那只手在半空中顿了顿,还是只能放在了她的后背。

    一下,又一下,轻轻拍着。

    ——★——

    姨姥姥过世了。

    像她这个年龄死亡,按村里的说法算是喜丧。

    在西南这些乡村里,要是谁家死了人,在一片黑与白的装饰里,将老人的遗照往祭台上一摆,搭上了灵堂,村子的大人小孩儿都会来祭奠吊唁,一起凭吊逝者。丧家则会杀了猪大摆丧席表示孝顺,厨房里的火烧得旺旺的,鞭炮噼里啪啦的响,十里八村儿有熟识的人知道了,也会来烧烧纸,悼念一下。

    当然,与丧事气氛不符的是,颇有锦城特色的麻将,长牌等娱乐工具,也会在灵堂外面圆上几桌。

    当天晚上,表舅家的小院外面就搭上了塑料的棚子,用竹竿撑起来搭成了灵堂。现在的殡葬制度下,人死就得拉到县城的殡管所的冰棺里陈上。

    所以,现在这个灵堂就是个空的摆设。

    姨姥姥在村里子住了一辈子,村儿的人没有不认识她的。她过世了,叔伯大婶们,尤其是老人儿们唠起来,能把她前半辈子的事儿一遭说出来。

    鎏年村的大多数村民都姓兰,兰姓本家的人都来帮忙料理后世了。

    然而,从老人死亡到办理丧事,宝柒的脸上就没有过表情变化,即不哭也不吼,大多数时候就是木讷着脸不说话,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让她烧纸钱,她就烧纸钱,让她下跪就下跪,替她披麻戴孝,她也听话。

    这样的她,看得冷枭眉头都皱成了一堆儿。

    灵堂外面,拿着旱烟袋的村长,看到这一幕,敲了敲满是茶渍的桌面儿。

    “这宝伢仔,是个孝顺的姑娘,从京都那么大老远都赶回来了。”

    “是啊,是啊。”表舅红着眼睛附合着,声音听上去真诚的系数比较大。

    大概是岁数大了,老娘过世了,贪念也小了,火气也消了。

    这时候他再回过头来想想,他以前真是太苛待这姑娘了。而她,也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现在,老百姓中间流传一句话,‘现代人活不起,生不起,还死不起’,这是实话。就说这笔丧葬的费用,火化,殡管所那边儿的收费,到招待三天的丧事流水席,弄下来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但是这些费用,都没有让他出一分钱。

    因为,都是她二叔替她办的。按照当地的丧葬风俗习惯,冷枭一声不吭就安排人准备得妥妥当当,一个环节不多不少,的确让他这个做儿子的省了不少心。

    第一天……

    整晚,一家人都在为老人守灵。

    据说人死后的三天内要回家来探望,因此子女都要守候在灵堂内,等待她的灵魂归来。守灵的时候,要在灵前点上长明灯,将大门打开着,让老人的魂魄安心的离去。

    冷枭本来是个淡薄寡情的性子,这里的里外打点,完全是因为至今还满脸木然的宝柒。没有了以前的嬉皮笑脸,也没有了媚眼一抛的风情万种。表面上看她没有任何变化。可他就是觉得,她像是失去了一些什么。

    悲伤的眸子里,渗杂着不知所措的惶惑,明明她在纠结痛苦,却没有任何表情。

    看到她这模样,他只能皱眉。

    第二天……

    吊唁的人都来了,神色憔悴的宝柒还是这副模样儿,烧纸,磕头,神色木然。

    看着她的样子,冷枭锐利的目光沉了,神色复杂难明。

    心里,说不出来的膈应。

    不眠不休的整整三天,她两只原本水色灵动的大眼睛都陷下去了,巴掌大的小脸儿瘦得不成人形,神色依旧木讷得像块儿寺庙的木鱼,就干一件事儿,披麻戴孝地跪着烧纸钱。

    而这会儿,灵堂里没有人了,大家伙儿都在外面打牌。

    冷枭蹲下来,凑近她,“睡会去?”

    没有抬起头,她耷拉下脸,小声说:“你回去吧,不用整天守这儿。”

    “回不了。”

    “为啥?”

    “你在这。”

    “谁没谁活不了?爱我的人走了,我不还活着么?”仰着清减的小脸儿看着他,她的样子极其认真,认真得像是要刺穿他,非得逼走他。

    ‘噌’地站起身来,左右看着没有人,冷枭瞪着她。

    “早晚我也扔你一回,你就知道了。”

    宝柒黯然,又不再讲话了。

    见她又变成了这个死样子,冷枭喟叹一声,慢慢又蹲下身来。忽然抱着她,脸贴在她的额头上。

    “宝柒,想哭就哭出来吧。不管发生什么事,总会过去的。好好的生活吧,我还在……过去的,我们都不要再去纠结,只是在一起……”

    冷枭很少说这么多带有感情丶色彩的话,按理说宝柒应该会很触动才对。

    然而,她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他。

    突然像是变成了一个孩子,那些年开始很怕黑,一声声啼哭,然后再也不怕黑,敢在大晚上穿过几十里漆黑的山路回家的那个孩子。

    惊恐,惶惑,不安。

    盯了他半晌,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声音嘶哑的低低冒了一句。

    “谁都会死。爱我的会死,我爱的也会死。”

    身体一震,听到她莫名其妙说这么一句话,冷枭拍着她的后背,眸色越来越沉。

    沉寂之中,灵堂里的长明灯,烛火摇曳,青烟袅袅,老人的遗像带着微笑。

    一点点升起,又一点点吹散,正如宝柒孤孤单单的人生,随着烟雾,飘得无声无形。

    她没有哭。

    只是一个人,安静的悲伤。

    第三天……

    老人的遗体在县城火化之后,家人在火葬场领了骨灰,就将一个人的整个人生安放在那个狭小得只有几十厘米的小骨灰盒里了。

    老人入敛了。

    这一天的县城,天气格外的晴朗。

    墓地是在老人过世之前就已经买好的,在墓园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入敛下葬的仪式按风俗和规矩做完了,一些同来的亲戚朋友们都纷纷叹着气离开了,一些同村来帮忙办理丧事儿的人也都一一散了。

    最后,就连表舅一家三人也都走了。

    人都走干净了,老人的墓碑前,只剩下宝柒单薄的身体。

    还有,站在她身后不远处默默陪伴的冷枭。

    蹲在墓碑前,她就那么一直看着那个微笑的遗像,不动弹也不说话,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一张木讷的小脸儿上,没有表情的样子,让冷枭特想狠狠抽她。

    下意识地走过,他蹲下身来,凝视她,这时候,他真的希望她能情绪失控的大哭一场。

    “宝柒,你想让你姨姥姥走得不安心?”

    他说了什么?

    宝柒的耳朵里,全是‘嗡嗡’声,三天没有睡过觉的她,精神已经极度疲乏了,听觉出现了幻听,但是她却没有想睡的感觉。

    “宝柒!”

    揽她入怀,冷枭沉默了。

    他并不擅长安慰别人,这辈子干得最多的事儿就是沉默。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而其中,最让人痛苦的莫过于,离,离又分为生离,和死离。

    离的痛,他何尝不知?

    眸色沉沉地看着她,看她恍惚得像是不在人世的表情,他的双臂越搂越紧。

    “哭吧。宝柒,哭吧。”

    他的语气,少了冷冽,说完又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宝柒,哭吧。想哭就哭吧。”

    哭,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儿,不管愿不愿意,一辈子,总会有许多能让人哭的事儿发现。

    然而,也是这个哭字儿,差点儿把她的神经压垮。

    她竟然是一个不会哭的人?

    见到她还是木讷的盯着墓碑,冷枭锐利的黑眸里,尽是暗沉阴冷。

    皱眉,凝神,平视。

    不会哭了是吧?

    那么,他今儿就非得让她好好哭一场。

    好好哭,把想哭的,不想哭的通通发泄出来。

    宁愿看她痛苦的哭,也不愿意看到她要死不活的发傻。

    一念至此,他平静沉稳的脸越来越冰冷,刚才的柔情顷刻间化成了冰霜。托起她仅仅三天时间就瘦削得不成样子的小脸儿。他的手指,疼惜地一点点抚过她深陷得变了形的眼睛,从眉毛抚到唇。

    然后,像是下定了决心,狠狠拽紧了她的手,拖起她来就走。

    完全沉浸在悲伤中的宝柒,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震动了。脚步踉跄着,不知道所措的仰着脸看他,小声问。

    “二叔,你要做什么?”

    男人不说话,冷血无情的样子看上去像一个马上就要吃她下肚的野兽。

    “……放开我,你要做什么?”

    小身板儿抖了,宝柒懵了……

    叫到她突然尖锐了的声音,疾步前行的男人猛地停了下来,侧过身,冷冷地睨着她。

    过了好半晌,男人狂肆又霸道的一双黑眸微微闪了闪,声音冷冽到了极点。

    “只干一件事:操!”

    ------题外话------

    五月的最后一天,姒锦想说,感谢有姐妹们陪伴的五月,感谢大家的鼎力力挺!

    呵呵,本来预计的是今天二人五年后首战的。但是预料失误,没有写到点儿,得明天了。

    PS:妞们,故事发展到这儿,可能不尽如人意。呵!我就想给大家讲这么一个故事,一个至爱,至纯,至真的爱情故事,无关乎其它。有人喜欢,有人烦躁,有人会对主角的言行看不过眼儿。嗯,我都能理解。人嘛,没有谁是完美的,不管是二叔,还是小七,他们都不是完人,都会有性格缺陷。

    理解则存,不理解则弃,千万手下留情。叩首!

    附【宠婚】荣誉榜:截止今天解元以上粉丝12名了,鼓掌!

    新晋衔一名会元粉丝——‘aa100920’妞儿,鼓掌!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