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51米 有了他的冬天,有狠狠的温暖。

051米 有了他的冬天,有狠狠的温暖。

    “二爷,不得了啦,着火啦!”

    着火了?!

    被虹姐惊慌失措的敲门声和喊声一激,宝柒条件反射地尖叫一声,身体下意识的狠狠一缩。

    “啊!”

    喔……

    男人低喘一声,灼红的黑眸危险一眯。

    下一秒,他猛地伸出大手,紧紧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再发出声音来。大晚上的,这间又是他的卧室,她的声音要是传了出去,被虹姐听到……

    接着,他将身体保持不动,转过头去,对着屋外的虹姐喊了一句。

    “拨119,马上来——”

    “好,好的!”门外,虹姐高声回答着。

    很快,再没有了动静儿。

    着火这种事儿,对于普通人来说,肯定是第一时间就吓得开跑。

    但是,冷枭不同,他有自己衡量的标准。

    身份的原因,什么样恶劣恐怖的环境他没有见过?和部队那些随时需要出身入死的危险任务来,着火么,只要不是已经烧到身上来了,他都绝对不会有半点儿惊慌。

    而且,窗外没有浓烟,虹姐还能噔噔跑上来喊他,能有多厉害?

    可是,现在这情况……

    蓦地,低下头,他黑眸暗沉,锁定了她惊慌的眼睛。

    “唔……唔……”被他捂着嘴,宝柒像个被限制了人身自由的小可怜,委屈地眨巴着眼睛,身体开始可劲儿地扭动。

    “别动!”被她逼得一脑门儿冷汗,枭爷冷冷咬牙。

    为什么不动?

    宝柒不懂,但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

    一时间,四目相对,尴尬的场景,尴尬的体位,尴尬的造型,尴尬的状况。

    她的心跳速度,明显加快了!被他以一种诡异姿势的蛮横占有弄得火辣辣的刺痛感,让她无比羞涩地发现,此时,两个人交接的样子有多么的尴尬。

    心尖儿,抽了抽。

    谁愿意总被人捂着嘴?

    于是乎,她轻声喘息了起来,又开始扭动起被他压在身下的小身板儿。一双小手更是不遗余力地去推他的手,嘴里发出呜呜的难受声音来。

    冷唇抿了抿,男人冷眸凝着她,放开了捂住她嘴的手,低声说。

    “继续。”

    她长长吁了一口气,摸了摸被捂得难受的小嘴巴。

    然后,华丽丽地怔住了。

    他说什么?继续?!没听错吧?

    丫的,楼下正在着火也?!火灾,不是十万火急的事儿吗?

    老实说,宝妞儿觉得这男人太过怪异了,正常人不都是先救火的么。想到他要继续的事儿,她的脸蛋儿臊得一阵通红,心脏怦怦直跳,像是极度高烧引发起来的火热,她的唇角,一路烫到了耳根。

    尤其想到她自己刚才猛浪的举动,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小声儿,冷静的,她窘迫地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地说:“……不,不要了!你赶紧救火去吧!”

    不要了!

    瞅着她,枭爷面色冷了冷。

    他就卡在那儿,进又不行,退又不舍。在这种不上不下,难进难出的关键时候,她让他去救火,他妈的,谁又来救他的火?!

    事实说,此番情形但凡换了任何一个心里素质稍微差点儿的男人,百分之一百会气得当场吐血而亡。

    但是,枭爷他是人么?

    不是,他不是人,他是真是钢筋铁骨铸成的魔鬼,其变态的自制力和控制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登峰,造极。

    尤其被虹姐‘着火了’一打断,他脱了轨的神智也有些冷静了下来。于是乎,只见他沉了沉面色,撑起精壮的身子板儿,竟然还真就硬生生将已经进军到前方堡垒的先头部队给撤了出来。

    只不过,整个过程,爷们儿的脸都黑透了,一言不发。

    “嗯……”

    闷闷地哼了哼,脱离时那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弄得宝柒心里怦怦直跳。

    说不清,道不明。

    听到她怪异的声音,男人喉咙一紧。

    手指攥了攥,还是淡定地转过了身去,开始迅速往身上套衣服。

    “二叔!”

    不好意思地拉过被子来,将自己裹得紧紧的,宝柒望着男人冷峻的后背,心里惴惴着,不知道被她吃了豆腐后,他这会儿有什么想法。

    他是不是又后悔了?要不然,干嘛死黑着脸,半天都不说话?

    忖度了两秒,她又小心翼翼地自个儿移了过去,张开双臂从背后环住他男人结实的腰背,软软地趴在他背上,轻声戏谑:“喂,我现在算是你的女人了吧?”

    身体僵了僵,冷枭没有说话。

    眸色又沉,他垂了垂眼皮儿,慢腾腾地将她环在腰间的手解开,沉声说:“你收拾,我先下去看看。”

    这男人,就知道避重就轻!

    可是,哪怕明知道他这样儿,在这种‘火灾’的关键时候,宝柒也不好多说什么话。

    咬着下唇,她屈得慌,默默地收回了手。

    突然,脑子一个激灵,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翻开被子,眼睛直溜儿地望向了身下的床单。

    下一秒,浑身猛地一颤,随即捂着嘴失声尖吓了一嗓子——

    “啊!”

    怎么会没有?怎么会没有的?!

    按照她对这事儿的有限科学理论,女孩子的第一次,应该是……啊,为什么床单上没有落红的啊?不可能没有啊,刚才被他弄得要死要活的痛,按道理是……

    为什么床单上,什么也没有?

    完了!她狠狠抽气!

    已经穿好衣服走到了门口的男人,被她失控的声音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顿住脚步,他冷冷的脊背僵硬着转了过来,冷眸寒光微闪,不解地望着她。

    “二叔……”小手儿轻轻摩挲着床单,宝柒可怜巴巴地唤她:“我是第一次。”

    第一次。

    眸子沉了沉,这三个字,让枭爷的喉咙有些干涩,动了动嘴皮儿,没有说话。

    他当然知道她是第一次,刚才的人生初体验,他比谁都清楚是这一点。

    可是,他该说什么?!

    目光切切地望着他,宝妞儿轻轻咂巴着嘴,绯红的小脸儿满是尴尬和发糗。想到刚才那些人疯狂的事儿,她咽了咽口水,说出来的声音低低的。

    “你不会介意吧?”

    “什么?”她的语无伦次,让枭爷头大。

    不明白她说他介意什么。他这会儿只是诧异她的举止和行为,更加搞不清,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她。有的时候,她又凶悍,又刁狂,又不要脸,又不要命。而现在,像个小媳妇儿似的羞羞答答,又为哪般?!

    “我没有……那个……那个红的!”忸怩地补充着,宝妞儿脸都臊红了。

    这一回,枭爷总算是听明白了。

    手指撑了撑脑门儿,他不知道这丫头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更不知道,他该怎么跟她解释,其实他刚才并没有完全……

    这事儿闹得。

    略一思忖,他索性什么都不说,冷冷地命令:“穿好衣服下楼。”

    说完,敛住神色,不再和她磨叽,转身就下楼了。

    让她自个儿去瞎猜想吧,顺便惩罚惩罚这小疯子。

    “啊~喔~”

    望着他挺拔的背影离开,宝妞儿真真儿纠结了。

    未经人事的女孩子,其实弄不明白他刚才的举动和真正的欢爱间的差别,只是单方面的以为自个儿已经**了,但是,却又没有落红。更何况,她以前的名声就不太好,他,是不是不相信她?!

    啊啊啊!

    老天,这么狗血的事儿,要不要落到她的脑袋上啊?

    憋屈地闷头闷脑想了一会儿,她还得不得不开始折腾着自己找衣服穿上。

    入目的情况,有点糟糕。

    那件超大号的男式睡衣,扣子已经被她或者是他拉扯掉了。大床之上,被两个人刚才妖精打架时,扯得七零八落,衣服,床单,枕头,丢了一床,看着特别暧昧……

    一想到这个,她身上像长了虱子似的,痒得不行。

    不过么……

    她还真是没有想到,二叔这样平时冷静自持的男人,竟然会在关键时候,突然化身野兽。

    ……

    ……

    等她乖乖地穿好衣服下楼时,楼下已经没有明火了。

    不过,好好的厨房被烧得一片焦黑,就连客厅里都有被波及到,烟熏将整个底楼的熏黑了一片。空气里,还隐约可以闻到有东西被烧糊烧焦的味道,弥漫的黑色烟雾,还没有完全散去。

    客厅门口,冷枭正在和消防队的头儿交涉着什么。

    说起来,着火的原因,真真儿有点残酷。

    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煲在炉子上那一锅营养汤惹的祸。

    究竟要什么样的状态,才能让他在上楼之后,把炉子上还烧着东西的事儿给忘在了后脑勺?!事实上,要不是着火了,他压根儿就已经不记得厨房里还开着火呢。

    折腾吧,折腾吧!

    这么不谨慎的举动,对于向来做事儿有条理的枭爷来说,绝对是开天劈地的第一次。

    等消防官员将现场的安全隐患都处理好离开时,已经又过去半个小时了。

    时间的指针,指向了零点三十。

    呵,这多灾多难的一天!

    “二爷,我去给你俩买点儿吃的回来吧?”正在收拾东西的虹姐,懂事儿的取下手套,轻声询问着冷枭。可是,话一说完,表情又有些诡异地望向宝柒。

    一说起吃的,饥肠辘辘的枭爷,脸快沉到天边儿了。

    汤也没喝到,肉也没吃到。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面无表情地望向宝柒:“想吃什么?”

    瞥了虹姐一眼,宝柒小脸儿火辣辣的烫。

    别人瞧自个儿的眼神儿有没有问题,太容易看得明白了。第一次她来帝景山庄的时候,冷枭介绍她说是侄女儿,而这会儿,两个人之间明显不对劲儿的关系,虹姐肯定是有查觉。

    窘迫的情绪,催动了骚动的神经。她吸了好大一口气,总算是稳住了气儿,轻松地说。

    “……要不然,就不麻烦虹姐了,咱们去吃火锅?”

    一来实在不想再麻烦虹姐,而且这火不溜秋的地方,实在不适合吃饭。

    二来今儿晚上洗了冷水之后,她的身体一直在泛冷,怎么着都捂不热似的。

    三来大冬天的晚上跟心爱的男人一起涮火锅,会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儿?

    综上,她决定还是折腾二叔比较好。

    拧着眉头,枭爷望着她红扑扑的脸蛋儿,无法理解她混乱的思维。

    火锅?还嫌今天的火不够大?

    可是,最终他还是站起了身,冷峻的脸上,没有表情。

    “走吧!”

    ——★——

    冷枭带她去的火锅店儿,离帝豪山庄不算太远。

    不算大的一个火锅店,估计有自个儿的风味儿特色,已经到这个点儿,还坐了不少的食客。

    宝柒酷爱吃辣,而冷枭点辣不沾。于是乎,诡异地一幕出现了。

    一个鸳鸯锅底,两个人,一人占了一边儿的位置,各自涮着自己一边儿锅。

    即便都饿得都不行了,枭爷进食的动作依然挺有范儿。

    不过,宝妞儿的样子可就不同了。涮着菜,醮着调料,她一边辣得呼呼的,一边猛往嘴里灌水,一边儿还要顾着嘴巴说话。

    “呼呼~这天儿,吃辣的真爽,舒服!对了,二叔,你为啥不喜欢吃辣的啊?”

    “不喜欢。”

    淡淡的三个字,说了等于没有说,但是却特别符合枭爷不爱说话的性格。

    他的态度,不算好,也不算好。

    睨了他一眼,宝柒摇了摇头。不过,这时候的她,只顾着和跟前的火锅做斗争,也就顾不上斗争他了。他不搭理无所谓,她该说的话也照样说,时不时的,还笑着狗腿儿地往他碗里夹一片儿菜。

    “来来来,吃……”

    不说话,不回夹,但是她夹过来的菜,他也不会拒绝,照单全收进了嘴里。

    洁癖什么的,全都成了浮动。

    不过也是,口水都吃过了,夹个菜又算什么呢?

    对此,宝妞儿很满意。

    一满意就高兴,一高兴就兴高采烈,一兴高采烈就特别能活络气氛。所以,即便他很少开口,这火锅也涮得很是温馨。两个人一冷一热地坐在一起,竟然也有一种诡异的和谐气氛。

    “哟!这不是枭子么?”

    女人尖锐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宝柒的嘴里正嚼着一片儿小毛肚。

    闻言,她诧异地一抬头,叫冷枭这个名儿的人可不多——

    哟,还真是巧了!

    站在他们桌边儿的女人,除了上次在川菜馆时见过的罗佳音,还有和她亲密挽着手,面含优雅微笑的闵婧。

    丫的,这么小的庙子,也能来她们这么讲究的和尚?!

    老实说,宝柒还真是没有想到,这火锅店有点名堂。

    虽然冷枭没有搭理她,罗佳音却是习惯了不以为然,还蛮不客气地问,“都是熟人,要不然,咱们拼个桌儿吧?”

    筷子沉沉放下,枭爷瞬间就黑了脸。

    他正想拒绝,不料,对面的小丫头速度比他还要快,答应得嗖嗖地。

    “行啊,正好,咱们一起。”

    冷冷地睨了她一眼,枭爷的眸底冰霜盈满。

    不知道这小丫头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但是他没有再说话。

    “来来来,服务员,加碟子,菜单拿来!”挥着小手,宝柒热情的小脸儿上,笑得像朵带着露水的花儿。

    一边儿招呼着,一边儿起身,随后就挪到了冷枭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动作随意,自然,大方。

    她当然不傻。不仅不傻,意识还相当很清楚。

    按照常理来说,因为她和冷枭那些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应该特别避讳着在外人面对表现亲热才对。

    可是,宝妞儿脑子是抽的,她偏偏要反其道行之。天下之事,是是非非,非非是是,不清不楚,不楚不清,谁又能说得清楚?和这种女人斗智,逃是逃不掉的,还不如直接面对,真刀真枪来得更好。

    没想到她会这样儿,两个女人愣了几秒,才坐了下来。

    因了法庭那事儿的尴尬,闵婧一直噙着优雅的微笑不说话。反倒是罗佳音像是挺她抱不平的,瞧着对面一大一小两个外型不太相衬的男女,酸不拉叽地笑问。

    “枭子,你和你侄女儿关系挺好的啊,大晚上的一起出来吃火锅!?”

    开玩笑的话里,个中意味儿,明白的人,基本上都能听懂。

    当然,桌子上的四个人,都是明白人。

    一句话出来,枭爷眉头微蹙,冷冷扫向她,那股子冷冽的气息,将空气温度压得更低。

    见状,宝柒勾唇一笑。

    桌子底下的腿儿,轻轻碰了他一下。

    意思是,这事儿交给她。

    遂即,她咬着筷子,特别无辜地望着罗佳音,笑得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阿姨,我和我二叔关系好,是碍着你哪儿了么?”

    阿姨?!不是说她老么?

    罗佳音生气,但是碍着冷枭在场又不敢造次,一张脸憋了又憋,还是笑了。

    “我没那个意思。”

    闵婧微微皱了眉头,在桌子底下轻轻踢了她一下。

    其实,瞧到他俩在一块儿开心地涮火锅,她心里比谁都酸。但是,上次在法音寺抽到的‘月老姻缘签’上面不是说过吗?不能太急功近利,不然她会有生命危险。更何况,像冷枭这种男人,绝对逼不得,越逼只会越远,只会让他越讨厌她。

    装和事佬,她最在行。

    抽了张纸巾,轻轻按了按唇角,她轻笑,“佳音,那是你不知道枭哥家里的情况。小七小时候就一直寄养在偏远的农村,吃了不少的苦。今年才被接回京都的,枭爷肯定多照顾她一点的。”

    靠!

    宝柒心里冷哼。

    最讨厌这个女人的,就是这一点。

    丫要做坏人也就罢了。做坏人不可恶,可恶的是明明一肚子的臭水洼子,却偏偏要把它给净化成蒸馏水让人喝?!

    说说,这得多恶心人啊?

    咳了两声儿,她抿了抿被辣得红扑扑的嘴唇,状似无意地笑着说。

    “闵小姐,真看不出来啊,你对咱们冷家的事儿了解得真不少。啧啧,俗话说得好,没事不做无用功。作为小侄女儿,我实在有点好奇,你这百般的功夫都做足了,为的究竟哪般呢?”

    为哪般,谁不知道?不就为了冷枭么。

    不等她回答,或者说,宝妞儿本来就不需要她的回答,继而,瞥了她一眼,了然地怪笑:“……还有啊,好心奉劝你,真别废这功夫了。我二叔心里有人了,不过,绝对不会是你!我那未来的二嫂,可水灵儿了,聪明,善良,漂亮……哎哟,优点太多了,总而言之,盘正条顺的巾帼英雄一枚!”

    冷脸微敛,冷枭差点儿没有被呛死。

    瞧着他的脸色,她狡黠一笑,灿烂着一脸的阳光,调皮地胳膊肘碰了碰他,“是吧,二叔……”

    冷枭警告睨了她一眼,不答。提醒她,别玩大了,收不了场。

    他的不反驳,在闵婧看来就是诧异。

    难道她真的弄错了,不是这个丫头,而是另有其人?于是乎,她微笑着的漂亮脸蛋儿,立马僵化了。心脏像被裹上了一层密不透风的蜡,很不舒服。

    她知道冷枭不喜欢自己,她也知道喜欢她的男人多如牛毛。可是,她偏偏就爱死了他这种硬汉型的冷酷男人。从认识的第一眼就开始崇拜他,再到迷恋他,现在让她放手,又谈何容易?

    吸了一口气,她笑了笑,借故喝水,直接将话消化掉了。

    见到她的憋屈劲儿,宝柒漂亮的唇角微微上扬,心里直呼痛快。

    老实说,这是真的爽!

    其实,在她心里,还有一种更爽的想法——

    她真想直接抱住冷枭的腰,大声霸道地告诉她:“我的,我的,我的,他是我的!麻烦你,离他远点儿!”

    不过,那也只是一个想法儿罢了。

    事实上的情况是,她刚才说他心里有人儿了,都是麻着胆子说的。她跟他之间现在的感情,说好听点儿,勉勉强强算得上一个‘地下情’。说难听点,在他心底里,说不定她就是一个惹事的小混蛋,什么都算不上。

    毕竟,他从来都没有对她表示过什么。

    “吃好了吗?”

    正想着怎么再抻掇她一下呢,男人低沉冷冽的声音就从旁边传了过来。

    一样一样的,情绪全无。

    不过,他这句话却是对她说的。从对面的两个女人坐下来开始,他始终冷着黑脸儿,就没有正眼瞄过她们,不管她们是打趣,是讽刺,是试探,还是其它,对他来说,什么都不算。

    宝柒侧过脸去,与他对视一眼,眼角的余光再扫着闵婧吃味儿的僵硬笑脸时,打心眼里觉得身心都舒爽了。

    知道他不想再坐下去了,赶紧配合地放下了筷子:

    “嗯,好了。二叔,咱们回家吧!”

    看了她一眼,冷枭没有说话,起身潇洒地拿过椅背上的外衣,站起身来就要去结帐。

    “二叔!”

    宝柒叫住他,乖巧地笑着捋了捋头发,拿眼偷瞄了一下脸色不愠的罗佳音和闵婧。然后,冲她俩挥了挥手,一副豪放不羁的江湖气息——

    “今儿就麻烦二位阿姨结帐了哦,感谢你们盛情款待,先走了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无期!”

    说完,也不管冷枭愿不愿意,拽住他就走。

    桌上,罗佳音和闵婧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吃惊,意外,毫无思想准备都不足以形容她俩吃瘪的心情。至少,在她们这个圈子里,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像宝柒这样不要面子的女人。

    心里迅速‘窜’起了火儿——

    当然,不是为了区区这几个钱,而是感觉被这小丫头摆了一道,菜没吃几口,男人也没说上一句话,却白白替她结帐,谁会舒服?!

    “宝柒!”低低喊她,作为男人,冷枭肯定是不屑于干这种事儿的。

    不过么,宝妞儿向来没脸没皮惯了,在她心里,钱就是个顶顶重要的东西,今儿能让那两个女人因为钱不舒服,她就获得了大大的胜利。

    自然的,她不会在意逃单这回事儿。

    “怎么了?我是不是非常的英明神武,冰雪聪明?!”

    抿着冷唇,枭爷又好气又好笑。

    说到底,她还是个孩子啊。不仅思维简单,还常常脱线儿。

    有的时候,她成熟得像是什么都懂,什么大胆的事儿都敢干。

    有的时候,她的行为举止,又幼稚得可怕。

    “怎么了?二叔,生气了?是不是我让你丢脸了?”

    一口气吐得很爽的宝妞儿,这会儿工夫终于回过味儿来了,不好意思地问他。本来么,在她的思维领域里,凡是能让敌人不舒服的事儿,自己就能特别舒服。管它大事还是小事,只要不是缺德事儿,她们闹心了,她就舒心了。

    可是,二叔显然不高兴了!

    冷冷睨了她一眼,冷枭不答话,大步往停靠的汽车走过去。

    “二叔——”

    宝柒纠结了!

    这个时候,火锅店的外面,白雪又在地面上扎上了厚厚一层,天气有些冷。站在雪花飞舞里,她着急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放小跑,心里颇为失望。

    两个人都已经发生了那种关系了,他都没有说牵一下她的手。

    冷漠的男人,真可怕!

    不过乐观的孩子总是特别能自我安慰,很快,她的脚步又轻快了起来。

    他的作法,其实是不愿意让别人窥见他俩的‘不正常’的关系吧?!毕竟,在京都市,不管是冷家还是冷枭,都还是有头有脸的。而且,京都市,说起是帝都吧,它也就这么大点地儿,要是被别人瞧了去,再给妖魔化一下,她到是无所谓,他可怎么办?!

    这么一想,空落的心情,立马又被填得满满的。

    一上车,她又就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男人认真开着车,没有拒绝。

    她的心里,愉快地胡思乱想了起来,大眼睛借着夜晚街道的霓虹不断偷偷地瞄他。

    她家二叔真的是帅极了,轮廓分明的侧脸,又高大又帅气,还那么有本事。虽然常常冷着脸不搭理人,不怎么爱说话,沉默的时间比说话的时间都多,亲近,不热络,不解风情。

    但是,她为什么抱着他,心脏就突突直跳呢?!

    好在,他也不拒绝!

    正在这时,突然,她瞅到了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药店。猛地直起身来,拔高了音调喊:“二叔,停下车——”

    被她给各种YY了的男人,冷着脸狐疑地侧过脸。

    不解。

    “我买点儿东西,等一下啊。”宝柒补充着,心里想着自己要买的东西,脸蛋儿便有点发热。

    抿着唇,枭爷没有说话,但骑士士五很快就停靠在了路边儿。

    “马上回来!”

    推开车门儿,宝妞儿迎着风雪,在干冷干冷地天气里冲向了那个24小时营业的大药房。五分钟后,等她再回来时,小脸儿上多了些不自然的神色,小手踹在衣兜儿里,神神秘秘地坐上去。

    “买好了,走吧。”

    见到她的脸色,以为她哪儿不舒服,冷枭难得地问:

    “买什么药了?”

    “没。”

    “没买?”缓缓发动着引擎,枭爷哪儿会相信她,冷声问:“手里是什么?”

    闻言,脸迅速红到了耳根,宝柒想了想,也没有什么可瞒他的。一咬牙,把心一横,索性就将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摊开在手心里给他瞧。

    “诺,这个。”

    冷眉跳了跳,乍一见到‘毓婷’两个字儿,枭爷脑门儿都快要炸开了!好在定力十足,要不然方向盘都得跑偏。

    这丫头!

    要说她傻吧,她有时候猴儿精似的,还知道买药保护自己呢?

    要说她聪明吧,好歹也只有18岁,对那事儿还真是似懂非懂,究竟做到什么程序她完全没有搞懂,就去买事后避孕药?

    握在方向盘上的大手紧了又紧,枭爷拧紧了眉头,声音骤冷:“宝柒,你究竟懂不懂?”

    “什么懂不懂?”将药盒揣进了自己的兜儿里,宝柒又伸出手去,巴巴地挽住他的胳膊,声音倍儿甜腻外地问。

    枭爷头痛了。

    对着这个小丫头,他感觉一个头都快要两个大了。

    眼眸,立即危险的眯起,他不再吱声儿,直接再次停车,将毓婷狠狠攥在手里。活生生揉成了一团儿,又冷又闷地吼她:

    “这个用不着。”

    “喂,你……干嘛?”宝柒大吃一惊,瞪着两只圆溜儿的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难不成,你想我给你生个孩儿?”

    闭了闭眼睛,枭爷觉得自己遇到了人生最大的难题。好半晌,他才冷静下来,转过眸子,沉着声音,向她解释:“我并没有……”

    妈的!

    话没有说完,他也觉得难以启齿。

    转念一想,索性什么也不再说了,侧过身去就打开车门,也往药店去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的东西和宝柒买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见到那玩意儿,宝柒瞠目结舌地望着他。

    因为,那竟然是一盒杜蕾丝。

    “你,你……”好吧,她这会儿小巴结附体,真有点儿说不明白了。

    “吃药对身体不好。”面无表情地将避孕套随手放进衣兜,冷枭清了清嗓子,压抑住第一次干这事儿狂烈的心跳,无比冷静严肃地说。

    噗哧!

    哈哈大笑着,宝柒差点儿乐得蹦起来。这个男人的腹黑和闷骚,真真儿已经到了一定境界了。不过么,她记得网上有的人说,真正疼女人的男人,如果不想让她怀孕,是不舍得委屈她吃药伤身的,会主动采取避孕措施。

    他,算不算是?

    心里一阵阵的激流在翻腾,她猛地张开双臂就搂住他,一脸幸福的小女人样儿,激动的心情,简直无法言语来形容。咧着嘴,又讨好又卖乖地小声哼唧,“鸟人,我就知道,你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他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他究竟想的什么,估计还没有从买套的惊险中回过神来,大手抬起就拂开她的手,没好气儿地沉声喝道:“老实点!开车呢!”

    “嗯哪。”

    十分听话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宝柒乖巧地望着他,美得直冒星星眼了。

    这个男人不擅于表达感情,但是他很关心她。

    这个男人看上去又冷又酷,其实他的骨子里还是很闷骚的男人。

    靠在椅背上,她脑子里左想右想,欢脱得不行。

    可是,乐极生悲——

    不知道究竟哪儿出了问题,帅气的骑士十五先生,不过刚刚驶过两三条街道,她的肚子就像中了邪似的,一阵阵绞痛起来。

    一开始,隐隐地,她咬着唇,按着小腹,忍着不出声儿。

    到后来,她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了,狠狠抽了一口凉气儿,忍不住哼出了声儿来。

    “喔……”

    一声如同从唇齿之间迸出来的呼痛,没有逃过男人的耳朵。侧过头,他沉沉地问。

    “怎么了?”

    “我,肚子痛……”

    “很痛?”

    “咝……不算太痛,只是有一点儿,一点点啦……”

    一脑门儿的冷汗,宝柒摇了摇头,不想让他担心。

    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冷枭从方向盘上抽出来一只手,揽了揽她的肩膀算是安慰,三个字冷冽依旧。

    “去医院。”

    ——★——

    在医院又活活折腾了一个小时,在这倒霉悲催的一天里,等他俩再次回到帝景山庄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仔细一算,这诡异的一天,真是无比丰富。

    吃完了医生给开的药,宝柒稍微舒服了一点儿,再瘫倒在床上时,一根手指头都不爱动弹了。

    话又说回来,她肚子为啥痛?!

    之前去了医院,被那女医生好一顿说道,一个女孩子,大冬天的洗什么冷水澡,这不是作呢么?走的时候又细细叮嘱,女孩子要注意保暖,凉不得,要是再严重点儿,小心造成宫寒,就是俗称的子宫寒冷,会如何如何云云。

    一大通话说下来,让她纠结万分。

    她又不是傻逼,好端端的哪儿会喜欢洗冷水澡。

    可是,这话她可不敢跟医生说。

    只能耷拉着脑袋,发着萎儿地让她数落完,屁都没有放一个。

    现在躺回到床上,她越想这事儿越烦躁。一烦躁吧,就觉得浑身上下哪儿都不对劲儿。

    枭爷进来的时候,她正闷着脑袋,将枕头压在肚子上撅嘴发愣。

    “以后洗热水。”

    男人淡淡的言语,比室内的温度还要低。

    可是,他的行动可就比语言温暖了许多。大概是经过了今天晚上一系列的事情,他想明白了,也许是看她受苦实在看不下去眼。只见冷冽无比,英雄无双的枭爷,蹙着眉头走上前去,撩开她的被子就上了床。

    凑过去,抱住她,大手稳稳地伸进去,就放到了她的小腹上。

    手有些粗糙,但动作却不粗鲁,替她缓缓揉着。

    一圈儿,又一圈儿。

    宝柒一愣,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吃惊地问:“你没吃错药吧?”

    脸上没有动静儿,冷枭并不理会她,半阖着冷冽的双眸,专注地用自己的手替她捂肚子。那动作神情,绝对没有半点儿亵渎的味儿,到像一个称职的恋人。

    “二叔……”

    轻轻唤他一声儿,宝柒心里甜得像蜂蜜,浓烈得快要化不开了。脑子,很快就变成了浆糊。乖乖地拱了拱身体,朝着他的位置靠过去,窝进了他的怀里,小声说,“其实,你亲我一下,说不定我就不痛了。”

    撒娇!

    她现在喜欢极了。

    冷眉微蹙,男人当然没有去亲她,甚至都没有搭理她。只是专心致志地替她揉着肚子,专心的程度,让她大受打击。此时此刻,两人的动作非常暧昧,距离也近得几乎为零,难道,是她的身体太没有吸引力了?!

    这么一想,她的脑子里,就蹦出一件与之相关的事儿来了。

    于是乎,难过地昂着脸,她半眯着眼打量着他,精致的小脸儿上,颇有些尴尬,含含糊糊地问:“二叔……你都摸到了么……”

    “什么?”好半晌,男人才问。

    “肚子上的,伤口。”

    “嗯。”枭爷抿紧了唇,声音极淡。

    没错,他摸到了。

    在她的小腹耻骨之上,那一条结痂后又脱落的疤纹处,有一条几厘米的凸起。

    “是不是很丑?”宝柒不爽地追问,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了。

    女人的小腹,不都应该是柔软什么什么的么……

    可是她呢,想哭!

    在她小小声声的询问里,冷枭放在她小腹上的大手停了停,倏地低下头,眸色沉沉地凝视着她。

    歪了歪嘴,宝柒回望他,扁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太丑了,他会不会是在嫌弃她?!

    傻乎乎的,两个人对视着,都不说话。

    时间,仿若静止。

    蓦地——

    他头俯下,认真地覆上了她的唇,在她小小的唇瓣上描摩了一会儿。接着,又迫不及待地挑开她两片儿甜美的温软,舌尖狠狠地探了进去,叼住她滑腻的小舌头,含在嘴里,死死纠缠。

    脑门儿都晕眩了,宝柒紧紧抓着他的手臂,紧张得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唔唔……”

    她想说话,她想表达她的吃惊,然而,舌头被偷腥的大野狼叼走了,让她压根儿就说不出完整的话来。而小腹之上,那只替她按摩痛处的大手,慢慢地探了下去。

    “嗯。”她神智一懵,急急地喘息着,小手紧张地将他抱得紧紧的。

    不得不,任由他为所欲为。

    他的吻,越来越深。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粗。

    一颗心,像在擂鼓似的,在这之前的亲密里,从来都处在绝对主动位置上的宝妞儿,这一次傻掉了,她没有动一根手指头,就却被他弄得浑身酥麻酥麻的,云里雾里都不知道。

    小声儿哼啷着,她还不懂得呻吟出声,小嘴微微张开,迎接他霸道的索取……

    很快,就像缺水的小鱼儿,没有办法呼吸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再承受一次那种不可言说的疼痛时。大半个身子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粗喘着气儿干脆利落地结束这个绵长又灼热的吻。

    结束时,他温热的唇,轻轻落在她微眯的眼睛上,声音很冷,嗓子哑到了极点。

    “等你好了。”

    这四个字,让没有思想准备的宝妞儿猛地睁开眼,吃惊地‘啊’了一声。

    二叔,你……

    狠狠地长喘了一口气,冷枭侧翻过身,狠狠捏了捏她粉嫩嫩的小脸儿,脸色极度不好。然后,不再理会她的表情,冷着脸匆匆大步奔向了浴室。

    摸着吃痛的小脸儿,宝妞儿懵懂了好一会儿,才从他临阵脱逃的纠结中反应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她不仅没有难过。反而咬着下唇,笑出了声儿来。

    她突然觉得自己,捡到宝儿了。

    这世界上有多少男人是只顾自己舒服的?!像冷枭这样的男人,虽然不会说甜言蜜语,不会玩儿风花雪月,更不会轻易向她许下半句承诺。

    但是,他却在用他的行为,实实在在的保护她。

    一次,又一次。

    缓缓地闭上眼睛,心里愉快却又累到了极点的她,没有等到冷枭从浴室里出来,就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暧昧的一夜,她的好梦,一出接一出。

    被窝儿里,好久都没有过的暖和。

    因为有了他的怀抱,她这一觉,睡到了自然醒。

    自然的结果是,窗外,天色大亮,而大床之上,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苦逼地撇嘴,然后,目光一转——

    枕头边儿,放着她的小粉机,小粉机下面,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的行楷字非常的漂亮。刚劲,利索,简洁得正如他这个人,没有温度,却是冷枭式的一贯作风。

    “公事忙,一周后返。”

    唉!

    又一周见不到他了!不过,好歹他向他交待了,不是么?!

    心里有些发闷,她慢腾腾地打开小粉机,像以往的很久次一样,习惯性翻那个不再有亲吻照片儿的相册。

    眼神,倏地定住了——

    艾玛,亲娘也!不是看错了吧!

    小粉机的相册里,那张她在刑侦处门口删掉的照片,那张让她心疼难过了好久的照片竟然复原了。

    二叔,你的本事到底有多少?!

    将手机紧紧的捂在胸里,她开怀地大笑!

    心脏,在狠狠地跳动!

    为了他,在狠狠地跳动!

    ------题外话------

    吁,终于写完了。姐妹们,因为有点儿特殊情部。所以,这些天姒锦不能准时9:55更新了。不过,我会努力争取的。不过,亲爱的们,不管怎么样,都会是在上午12点前更新!要不然,找个帅哥狠狠鞭打我!预告一下:明天是周末,我答应了许久的事情,你们期待的东西,什么天雷,什么地火,什么福利,都会有了——呵呵呵——敬个礼,我知道,大家一定会原谅我的。

    PS:推荐锦的好友,多浅的美文《亿万老公诱宠妻》,现代宠文,喜欢看现代文的瞅瞅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