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47米 属于他俩的私人秘密!!

047米 属于他俩的私人秘密!!

    就是她?!

    一听到闵婧这庆,宝柒的呼吸,立马就有些凝滞了!

    虽然叶美美的死亡和她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可是由于那张诅咒的纸条,还有那杯后来被鉴定有氰化钾的苹果汁确实是她亲自端去的。

    没有做过贼的人,有的时候也是会心虚的。

    不过么,哪怕她此刻起伏得心脏怦怦直跳,也没有半丝儿表现在脸上。大概是和冷枭待的时间多了,她性格上偶尔也会模仿他的镇定和面无表情。

    因为她发现,每次她拿他最没办法的时候,就是他的沉默。

    于是,她依葫芦画瓢!

    “闵小姐,非常感觉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说完这句话,警察从闵婧手里收回了她选出来的那张照片,转手,交给了同事传阅着查看。

    照片本来就是由视频剪辑的,不是很清晰,再加上宝柒在酒训的当天晚上画了浓妆,身上穿的又是酒店侍应生的统一制服,夹在一大堆人中间,要说单从照片来看,还真不敢肯定这个人就是宝柒。

    两名警察小声商议了几句,又望了望屋子里各方人士的神色,不动声色的视线掠过了坐在沙发上的宝柒,又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照片,递给端庄而立的闵婧。

    “闵小姐,麻烦你再看看,这是当初涉案的嫌疑人照片,你看看她是不是那位酒店的女侍应生?”

    “好的。”微笑着接过照片,闵婧故做吃惊状的‘啊’了一声,小手儿一抖,照片就掉了地下。

    这张照片,正是宝柒的素颜照。

    捂着棱型的小嘴,瞠目结舌了好几秒,闵婧的目光望向宝柒,“还真是有点儿像啊——”

    一时间,空气里似乎都停止了流动。

    在座的哪个不是京都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发生在京都大饭店那件悬案谁又会不知道呢?不过么,大家都心照不宣,这悠扬案子是被冷家给压下来的。

    而现在,直接曝光在阳光下,还有众多媒体在场,冷家的脸面儿就有些不光彩了。

    不约而同的,众人的视线都齐刷刷地望向了坐在沙发上的宝柒。

    而宝柒,现在只剩下心里冷笑了。

    丫的,闵大小姐装得还真像那么回事儿。上次警方传讯就已经有这个视频了,她当时没有指认,后来冷枭把这事儿给暗处理了,现在又怎么会蹦哒出来的?

    而且,警察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到这个节骨眼上来,非得在一众官员和媒体面前爆光,难道真是巧合?

    同样的,她和冷枭一样,也是一个不相信巧合的人。

    抿着唇,垂着眸,她一句话不说。

    打小的经历告诉她,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办法改变的时候,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也不做,静待结果。

    她端端地稳住了,然而,旁边的宝镶玉却有点儿激动了。

    一张化着精致妆容的华贵面孔顿时变得苍白,在众人的目光里,她颤抖着手捡起地上的照片儿,又仔细拿过警察手里的另一张比对——

    自己的女儿,别人认不出来,她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那个穿侍应生制服的女人,实实在在就是宝柒。

    昏眩感传来,浑身的血液上下不停地流窜着,各种各样的想法乱糟糟地袭向她了。

    怎么办?

    好一会儿之后,她的视线挪向了闵婧,眸底的情绪里隐隐就多了几分哀求,“小婧,你得看仔细啊,会不会认错了?我们家小七那天在住院。”

    温柔地望着她,闵婧心里冷冷一哼,目光从她的身上掠过,踌躇地拿眼睛直瞄冷老爷子,言语便有了些支吾。

    “这个……这个……其实我也不是看得很清楚。”

    表面上看她不敢肯定,但是她的动作和神情却又表明了另一件事,她是碍于冷家人的脸面,不好说出来事实的真相。

    闵婧到底还是精明的女人,做事儿拿捏很倒位,既做了好人,又害了宝柒。

    虚虚实实,这位大小姐玩得很娴熟。

    瞪着她,冷镶玉心里别扭着,面儿上却像是松了一口气,将照片递还给了警察:“警察同志,我女儿那天发高烧,一直住在医院的,这个有记录可以醒,她是绝对不可能到酒店去的,不过就是长得像罢了……”

    “镶玉!不要妨碍司法公正!”

    突如其来的冷喝声,震惊了屋子,它来自黑着脸的冷老爷子。

    坐在病床上的老头子虽然有点儿憔悴,但常年军旅生涯磨砺出来的骇人威严并没有损耗掉半分,成功打断了宝妈的话后,他和蔼的目光又转向了闵婧,严肃地说:

    “小婧,你就实话实说,我们冷家绝对不会包庇任何人。”

    “好的,冷叔,我会的。”

    见状,闵婧心里笑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碍于有这么多官员和记者在场,冷家既便想包庇宝柒,在面子上也过不去,而且以冷老爷子的性格,不管怎么样都是会禀公处理的。更何况,经过她这一段时间以来的观察和了解,老头子并不喜欢这个从天而降的大孙女?

    当然,这自然也是她今儿安排这出好戏的目的。

    她要的就是,让各位群众演员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就配合了她的演出。

    感叹,真精彩啊!

    心里雀跃着,但她是聪明的女人,在没有对冷枭死心之前,她都不能随便得罪了她‘未来的大嫂’,以后嫁给冷枭了,她还得和她相处呢。

    这么一想,她咬着下唇,似乎左右为难地想了好久,才轻声说:

    “对不起,这个事,你也看到的,我真的不敢太肯定,不过有点像……不过……”

    踌躇,为难,真有她的!

    真他妈的会演戏啊,宝柒心里一阵冷笑。

    但是,她屁股都不挪地静坐着,目光炯炯的望着众人。

    心里没鬼,万事都不虚。

    老头子冷冷哼了一声,老脸儿有点下不了台,沉着嗓子说:

    “小婧,你不用碍着我的面子。我们做领导干部的,必须以身作则。我今儿把话撂在这儿,如果这事儿真是这丫头干的,我一定亲自把她送到警方接受审查,绝对支持司法公正。”

    现场,隐隐有记者们的抽气儿声。

    宝镶玉倒退一步,脸色苍白。

    任何一个知道这件悬案的人,其实心里都有数。

    按他们的理解,冷家的大孙女和同学结了怨,心生怨恨,偏又只有她去过化学实验室,同时氰化钾丢失,而现在又能证明她在酒店去过,亲手端了那杯苹果汁,那么这事儿还用查么?

    太明显了不是?

    以讹传讹,以谣传谣,并没有人真正考虑过其它。

    之前大家伙的心理都认为是冷家包庇了这个大孙女,所有在暗地里使了劲儿,才把这案子办成了悬案,而现在老头子却话放出来了,虽然都认为他是因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迫于无奈之举,但如此一来,事情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不过么,这和之前冷家的包庇,连警方传讯都不参加,就有些自相矛盾。

    个中理由,他们猜测不透。

    不管是官员还是媒体,大家伙都不再说话了,静待事情的发展。

    说白了,这事儿还就看冷家的意思了。

    顿时,气氛有些诡异,目光的焦点又指向了闵婧。

    好半晌——

    闵大小姐微垂的美丽头颅抬了起来,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用自个儿‘正义’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儿之后,语言清晰流畅地说。

    “各位,我不知道小七究竟是不是杀害美美的人,也不知道当初小七把那杯放了氰化钾的苹果汁端给我喝,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说实话,美美死了我很难过,她是替我受过的。另外,我和冷家的关系大家都是清楚的,我非常的不情愿指证小七。但是,我认为社会还是需要正义和公理的,我闵婧必须对自己的良心负责,小七她确实是端苹果汁给我的女侍应生。”

    好一个闵婧啊~

    一句话说得忒有水准了,又表明自己是冷家的人,又将以德报怨的高贵淑媛形象体现出来了。在不得罪任何人的情况下,树立了自己的正面形象,将宝柒给推了出来。

    “不可能。小七她明明就在医院……”

    鼻腔里冷哼一声,宝柒依旧没有动静。

    但是,宝镶玉的脸色就难看了,甚至比刚才还要发白。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她虽然不喜欢她,她虽然每每看到她就会想到那些往事,虽然明明知道闵婧说的就是真相,虽然很有可能真是小七杀的人,虽然她可以狠心地将她独自放逐在鎏年村12年……

    但是,如果真的让她去受刑,让她去送死,她还是做不到。

    嗫嚅着唇,她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老头子。

    现在,能救宝柒的只有他了。其实,也不过就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然而,冷老爷子完全无视了她的目光。

    今儿的事情,在一干人的面前,他面子里子都没有了,加上那些前尘往事入脑,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女孩子的他,自然更不可能为了她而破坏了冷家的名声。

    冷哼一声,他招手让警卫员在腰上垫个枕头,蛮霸道地挥了挥手,语气坚定的说。

    “你们不要顾及我,按章办事就成,更不用管其它什么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是的,老首长。”

    警察答应着,夹着公文包,就严肃地走到了宝柒的面前,“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审查。”

    协助!多好听啊!

    不过也没错,只要没有在法庭审理定罪之前,她还照常是个嫌疑人。

    站起身,宝柒的姿态相当的倨傲。

    整个过程,她半句话都没有说,甚至嘴角边始终噙着一丝笑意,像一个看别人热闹的旁观者似的。其心里的强大,让在场的许多人都有些诧异。

    要换了平常人家的小姑娘,还不吓得发抖啊?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大家伙儿似乎更加认定叶美美真是她杀的。

    一甩脑袋,她顺好头发就走到了外间,按步就班地拿过自己的大衣穿上,围上红格子的大围巾,那闲适的劲儿不像是去公安局,倒像是去参照什么朋友聚会。

    “走吧!”

    淡淡的两个字出口,她漂亮的小脸儿上仍旧是淡淡的表情。

    不解释,不拒绝,不害怕。

    这就是宝柒。

    因为她相信,司法也许未必公正,但老天肯定是公正的。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只要她没有做过,心就无愧,只要心无愧,呆在哪儿又有什么区别?

    自然会有清白的一天。

    “小七——”

    身后,宝镶玉急得不行。

    可是,她瞧了瞧冷老头子沉下来的脸,终究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转瞬之间发生的事儿,变化大得让她暂时没有办法理清该怎么办。

    眼看警察带走了女儿,看到女儿其实还很小的个子,虽然她杀了人,虽然她太坏,虽然她太不懂事,但作为母性的本能,她还是得拼着劲儿救她。

    要不然,杀人罪,可是要以命抵命的。

    ——★——

    没有人会喜欢刑侦大队的审讯室。

    在这里,没有尊严,没有人格,虽然没有冰冷的镣铐,但它却是一个让人呆着就像窒息的地方,尤其,对面还坐着两个审讯的办案民警。

    “姓名。”

    “宝柒。”

    “年龄。”

    “18岁”

    “性别。”

    “……女。”

    虽然自个儿手里不拿着她的全部资料,但办案民警的办案程序和逻辑却不会有半点儿更改,一步一步,按部就班地对她进行着例行审讯。

    在个人信息问明白了之后,他们接下来就对与案件本身有关问题进行询问。

    然而,在这个环节里,在办案民警一遍又一遍明显带有引导性的审讯问题里,宝柒选择了沉默。随便他们怎么问,随便他们怎么撺掇,她都不会认罪。

    什么也不说,才是最好的说辞。只要她承认,那么她就完了。

    也许这样也改变不了什么,但到少能拖上一拖。

    或许,她可以等到冷枭回来?

    他会救她么?他会。

    在这一点上,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宝柒心里有个声音说,相信他会。

    ……

    什么也问不出来,宝柒被留在了刑侦大队。大冬天儿的,她住了一晚上冰冷的留置室后醒过来的她,身上冻得直哆嗦。

    宝镶玉和游念汐赶到刑大的时候,她正在进行第二次提审。

    老实说,宝妈昨天在医院时候的表现,让宝妞儿这个缺少母爱的孩子,那颗心又湿润了。而现在见她又急巴巴的赶过来,之前心里所有的不愉快,又再次消失了。

    好吧,她其实很容易原谅别人。

    尤其是她还不是别人,而是她的亲妈。

    也许她还是爱她的,她如是想。

    心里的情感如有潮涌,她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热络。仰着小脸儿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头发,只是淡淡地扯了扯唇角,挤出一抹微笑来,小声问:

    “妈,你怎么来了?”

    “小七,你还好吧?我是来给你办取保候审……”

    大概昨儿晚上没有休息好,宝妈的眼圈儿里布满了红通通的血丝,没有化妆的她,今天看上去特别疲乏,面容明显老了好几岁。

    宝柒默了。

    心里千般万般,嘴上却什么也表达不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宝妈想的那么顺利。按照法律规定,杀人案的嫌疑人并不符合取保候审的相关要件,在宝妈几次三番和办案民警交涉后,得到的回复都是不行。

    而且他们还说,上头特别交待了,这个案子牵涉甚广,被媒体报道后造成的社会影响力巨大,一定要依法办案,给死者一个交待。

    依法办案,还能怎么办?

    宝柒心里冷笑,好吧,她就相信一次法律。

    养尊处优了一辈子的宝镶玉急眼了,很少吃过挂落的她,和办案民警吵了起来,僵持不下。谁也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沉默寡言的游念汐会突然站了出来。

    拉开盛怒的宝妈,她小心翼翼地说:“警察同志,我……我能替宝柒作证……”

    “你作什么证?”

    咬着煞白的嘴唇,游念汐很认真的解释:“那天晚上,小七发高烧住院了,我一直在医院里照顾她,中途我都没有留开过。所以,我能证明她不在案发现场。”

    轰——

    宝柒脑门儿一炸,大跌眼镜。

    这位远房的表小姨,在她的印象里始终是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的存在着,在冷家的时候,她从来就不会多半句嘴,不管什么事情都做得面面俱到。

    但是,她并不太喜欢她,虽然她做得很好。

    这种不喜欢也许缘位初次见面,反正都是她说不出来原因。

    谁又能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候,她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站出来替她做伪证?

    办案民警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厉声说:“你要想清楚了再说,做伪证可是犯法的。”

    两只手互相绞动着,游念汐的眼皮耷拉下来,样子有些害怕,但她还是严肃地点了点头。

    “警察同志,我很肯定。宝柒一步也没有留开过医院。”

    太玄乎了!

    宝柒真的有点摸不着头脑,从宝妈吃惊的表情看,她可以肯定她俩来之前并没有就这事儿串过供。好吧,在这一刻,宝柒想到自己之前对游念汐的冷漠态度,真真儿觉得有点儿内疚了。

    可是,由于游念汐的身份敏感,警方表示并不能完全采信她的证词。但是她们之间并没有直接的亲缘关系,又不能完全不采信。

    在刑大交涉了几个小时,直到后来宝镶玉的律师赶到。

    他向警方提出,闵婧的指证和游念汐的证词其实都一样,都具有个人的主观性,而化学实验室被盗,以及宝柒写的那张有作案动机的字条等等,都还不足以证明宝柒就是杀害叶美美的凶手。

    最后的处理结果,宝镶玉以宝柒监护人的身份做了保证人,交纳了数目相当可观的保证金,才办理了取保候审的手续,将她从刑大接了出来。

    但是,也仅仅只是取保候审而已。

    所谓取保候审,意思就是暂时解除羁押,但嫌疑人必须保证随传随到,只要有新的证据,照样儿随时逮捕。

    “什么?取保候审?”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闵婧正在美容院做着香薰SPA,她意外发出的尖利声儿,将弥漫着轻音妙曼的空气给破坏怠尽。

    死死捏着手机,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平静了下来。

    居然给放出去了?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嗅着空气里的袅袅芳香,很快就恢复了自个儿娴雅高贵的姿态。如果忽略掉她眸底那一抹阴恻恻的光芒,她,绝对是上流社会最尊贵最漂亮的第一美女。

    抿唇,她轻声问:

    “现在我该怎么做,才能认死她的杀人罪?”

    静静地听着对方的‘指导’,好半晌,她优雅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轻飘飘地说:“好,我马上联系国外的闺蜜,让她帮我找几个这方面的权威专家。”

    讲完电话,她美美地躺到床上,一脸的阴沉。

    她恨!

    其实今天在医院看到的那些照片,在警方第一次找她了解情况的时候,她就已经看过了。虽然照片很模糊,但她当时就认出来了那个人是宝柒。

    之前,她不知道宝柒在冷家的地位。为了不想得罪冷家,也怕自个儿不能顺利嫁给冷枭,所以在警方讯问的时候,她并没有说出来那个人是谁。可是现在,冷枭无情,宝柒可恶,冷老爷子又摆明了不喜欢宝柒……

    那么,她凭什么要饶了她!?

    静静地思考了一会儿,为了万无一失,她又腾地翻身拿起了手机,干了两件事儿。

    第一:打给了京都市的几个影响力较大的媒体,要把这事儿给整大,炒得越热越好,炒得即便冷枭出面,也洗不清她的嫌疑。

    第二:打给了她在公X部做副部长的叔叔,撒了一会儿小娇,诉了一会儿小苦。

    ……

    ……

    冷宅。

    被宝柒这事儿给整得,家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受到了惊吓的宝镶玉脸色始终不太好,精神面貌瞧着比呆了一晚上刑大留置室的宝柒还要糟糕,回家的整个下午,她唠唠叨叨地对宝柒进行了无数遍的说教。

    说来说去,都是怪她的任性妄为,桀骜不驯。

    宝柒一直沉默,学着二叔样的沉默。

    她知道,在宝妈的心里,同样也认定了她宝柒是杀害叶美美的凶手。而她之所以替她办理了取保候审,不过是基于一个母亲的本能。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听着,默默地听着,她揉额,再继续揉额。

    耳朵被荼毒了几个小时后,她真差点儿崩溃了。

    在刑侦大队被审讯,回到家里了还要被继续教育,为什么自己的亲妈都不相信她的话,不相信她根本没有杀人?难道说她天生长了一张坏人脸?

    感叹着自个儿悲催的人生,她终于忍无可忍了。

    “妈,我最后说一遍,这事儿跟我无关。信不信由你!如果你实在想不过去,再把我送回去吧!”

    嗓子有些嘶哑,她面无表情地弹了弹衣角,压抑住有些发酸的鼻头,转过身就昂着脑袋往楼上走,一张骄傲的小棺材脸,显然是从冷枭那儿学来的。

    一边走,她一边想。

    当二叔这么板着脸的时候,他心里的情绪会不会也像她一样,其实在翻腾,在沸腾,在崩溃,在乱七八糟,情绪其实多得都快涌出喉咙口了,却又不得不将自己很好的隐藏起来。

    她自个儿是因为经历太多不靠谱的烂事儿。

    那么他呢?又是为了什么?

    他从小娇生惯养在高干家庭,衣食无忧,生活无愠,要什么有什么,呼风唤雨,走到哪儿都被人当大爷一般的捧着护着,为什么会养成了一个那样子的性格,为什么脸上终年四季都没有一丝笑容?

    她想,冷枭或许也是有故事的男人。

    可是他说,他没有女人。

    一个男人,除去女人之外,还能有什么事儿会影响他的性格发育?

    好吧,有的时候,她觉得自个儿太聪明了。聪明得很容易就联想到了在R县时候,他随身带着那个锦绒盒里那颗诡异的戒指。

    难道和那个戒指有关?

    不行,下次找机会,一定搞清楚这个事儿。

    一路寻思着,在楼道口,她遇到了游念汐。

    攥着衣角站在那儿,她满脸的关心,“小七,你还好吧?”

    “谢谢你,我很好。”望着她,宝柒有点儿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

    受了人的恩情,平白得了人的好处,对她来说是一种特别大的心理负担。而对于游念汐的态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根深蒂固,即便她拼命让自己转变,但不得不无奈地承认。

    很奇怪,她还是不喜欢她。

    微垂着眼皮儿,游念汐抿了抿嘴,轻声说:“小七,表姐她其实很关心你。”

    “哦,是吧?呵呵!谁让她是我妈呢~”宝柒痞痞地扯出一个笑容来,说不上是敷衍,但确实有点刻意。

    “嗯。是真的。”毫不介意她的态度,游念汐接着说,“昨天晚上,她一晚上都没有睡觉,急得要命。”

    “小姨,今天的事谢谢你,以后有事叫我帮忙,你吱一声儿,绝无二话。”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宝柒江湖气十足的说。

    而这,也是她第一次叫游念汐小姨。

    游念汐有点受宠若惊似的抬起头来,不好意思地咽了咽口水,绽放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只要你没事就好。我爸爸死的时候说过,冷家对我们游家是有恩情的,是要报答的。你爸爸更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我拼着命也是要保全你的……”

    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

    同时,她今天在刑侦大队的做法,也有了很好的解释。

    但是宝柒有些混乱了。上一代的事儿她不清楚,爸爸死的时候,她也只有六岁,要不是当时调皮捣蛋躲在那个大衣柜里,就连那个惊人的秘密她也不会知道。

    而现在,听她提到爸爸,她的鼻子有点酸。

    爸爸在的时候,是很爱她的,虽然他并不是她的亲生爸爸。

    眼圈儿红了红,她不想再继续把这个话题扯下去了。对着游念汐笑着解释了一下想要休息了,就往自个儿的房间走去。

    路过冷枭紧闭的房门时,她顿住了脚步。

    迟疑半晌,还是走开了。

    进了自个儿的房间,她嗅了嗅身上的味道,直接就去浴室洗冷水澡。

    至从迷幻药的事情发生后,那讨厌的后遗症害死她了,迫于无奈,她尽量不洗热水澡。尤其是冷枭不在的时候,她没有地方可撒娇,更没有人会由着她撒娇。

    瑟瑟发抖的完成了这个艰难的过程,她咚咚咚地跳到床上,紧紧地捂在被子里,冻得直敲牙齿,又不得不在心里安慰自己,洗冷水澡有利于身体健康,习惯了就好,长命百岁。

    宝柒是个压不垮的小强,哪怕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她还是卯足了实劲儿的让自己心情愉快,不和自个儿过不去了。

    “万世沧桑唯有爱是永远的神话,潮起潮落始终不悔真爱的相约,几番苦痛的纠缠多少黑夜挣扎,紧握双手让我和你再也不离分~”

    身体的冷劲儿还没有暖和过来,她可爱的小粉机就咿咿呀呀的叫唤了起来。

    瑟缩着从被子里抽出一只手来拿过手机,她半眯着眼儿一揪——

    阿呀喂,一瞬间,她的精神头儿就上来了。

    他不是说,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要中断所有的通讯么?为什么他又给她来了电话,而且还是主动来电话。

    心里喜欢得不行,水样儿的一双大眼睛顿时就明亮了。她清了清嗓子,好不容易才没让自己表现得太激动或者太花痴。小心翼翼地盯了盯房间门,将整个身子连带脑袋缩进被子里,做贼一样,小小的‘喂’了一声。

    “二叔……”

    “有事吗?”

    电话那边儿的枭爷,声音还是冷冷的,听不出来他打电话时的任何情绪。

    宝柒愣了愣,不免有些好笑,捂在被子里的声音闷闷地:“喂,你有没有搞错?你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事儿?嘿嘿,老实说吧,你是不是想我了?咱俩不是搞对象么?想我又什么可丢脸的?”

    一串话,连珠炮似的放出去,压抑也没有办法不表现出激动。就连搞对象这话,她也可以不要脸皮的说得出来。

    不过她想,那天他不是说她赢了么?他不是说他会负责么。

    呵呵,她就认定了是在搞对象!

    静寂了好久,枭爷都没有对她‘搞对象’三个字做出任何反应。在她快以为他已经不在那边儿的时候,他磁性的声音才又冷冷地传来——

    “我手机有你的未接!”

    “啊?!”像只乌龟似的又从被子里爬出来,宝柒大大的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仔细回想了想,诧异地问:“啥时候的事儿啊?我怎么不记得了?难不成我梦游打给你的……阿嚏……阿嚏……”

    受了点凉,她一连打了两个大大的阿嚏,特别没有女人的形象。

    不过,冷枭看不到,而这来得正合适的喷嚏,却也正好将这个话题绕了开。

    冷枭的声音依旧冷冷的,冷冽得没有感情,但是,几乎就在下一秒,他就问了出来。

    “生病了?”

    嘿,关心她的吧?

    好笑地擦了擦鼻尖,想到自个儿的糟烂事儿,宝柒的声音就有了些委屈。

    “嗯,有一点儿,刚才洗了个冷水澡。”

    “吃点药。”

    三个字,淡淡的,凉凉的,却是冷枭式的关怀。

    他也没有问她为什么会洗冷水,这点儿让宝柒特别窝心。因为,这是她和心爱的男人之间最大的秘密,这让她感觉到特别的有劲儿,哪怕这秘密不是件什么好事儿。

    因为,这世上最了解她宝柒的人,只能是冷枭了。

    呵呵一笑,她声音娇软了起来:“你老就放心吧,我没啥事儿的,二叔,你的任务危险吗?”

    “……”男人沉默。

    默了默,没听到他出声儿,宝柒才查觉到自己的话越过他的底线了,他的任务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于是乎,她赶紧又绕过话题来,“喂,你是不是想我了?”

    “没事我挂了。”

    急急地说完这一句,枭爷说挂了,但是他却没有挂。

    隔着摸不着的电话线,她猜测着他在做什么,穿的是什么衣服,站在什么样的地方,满脑子都是他俊朗的冷脸和高大挺拔的样儿,心里暖暖地,嗤嗤发笑。

    “不承认算了,反正我就这么想。”

    反正……她是那么那么的想二叔了。

    别离方知思念苦,不过短短两三天,她觉得都快把头发想白了。

    说完这句话,她又突然想到案子的事儿和自己的憋屈来。叹气,刚才因为他的来电太过兴奋,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儿忘记了汇报。

    没有人关心的时候,她很坚强,有了人关心的她,立马就脆弱了。

    “对了!二叔,我惨了……”

    “怎么了?”

    在心里组织着语言,宝柒正准备竹筒倒豆子把事儿通通都告诉他,然而,电话里却传来一阵尖利的口哨声,还有一个声如洪钟的男声。

    “报告!总部急电,NUA狗急跳墙,绑架了连参谋,索要海下核潜艇基库和低潜飞行器的技术资料……”

    叽叽咕咕说了一大通后,枭爷冷冷的声音才在那边儿响起。

    不过,不是对她说的,而是有力的命令声。

    “紧急集合——”

    又是一阵嘈杂后,冷枭才缓过来对她冷声说:“就这样,挂了!”

    “哦,好吧,二叔,我想你,你记得要好好的!”

    嘟——嘟——嘟——

    回答她的,是手机里冰冻无情的‘嘟嘟’声,也不知道他到底听到她说的话了没有。

    额!

    慢腾腾地拿下手机,她若有所思地翻找着自己的通话记录。

    怎么翻,怎么看,也没有拨打过他手机的记录。

    不可能幻觉了啊?丫的,明明就是他主动打给自己,偏偏得说是未接电话,这男人得有多纠结啊?

    咦,那天他离开的时候,不是黑着个脸像谁欠了他钱似的么?一路上半句话都不讲,难道这会儿又想通了?

    大冰山,棺材板,矫情劲儿!

    暗暗鄙夷着心底的男人,其实她这会儿无比舒坦了。

    看来对大冰山的改造计划不是没有用的,还知道主动打电话给她了。

    胜利!

    又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

    嘴角微微上扬着,她慢慢打开手机相册,看着里面那张珍贵的照片,看他吻她时的侧脸,好看的轮廓和深邃阳刚的线条,渗透了她的心里,甜得像是抹了蜜。

    倏地,她鱼儿似的滑进被子。

    偷偷地,对着手机屏幕,印上一吻。

    女儿心啊!

    ——★——

    又过了三日。

    周末,天气,雪。心情,晴。

    想到昨儿和姚望约好的事儿,宝柒特地起了个大早,洗漱好下楼的时候,宅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冷老爷子把医院当成了家,冷可心和同学搭上伙儿学人家住了校,宝妈和游念汐一起去了公司。

    一室冷清。

    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她随便吃了点早饭,刚下桌子就接到姚美人叫她出去的电话。

    出了军区大院,她大约走了百余米才看到他的大奔停在白雪积压的路边儿。

    为了避嫌,两个青梅竹马的小青年蛮有默契的选择了避开大人的视线。

    “嗨,姚美人,你有什么惊喜要给我啊?”一屁股坐在副驾上,宝柒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姚望白皙的脸上有些许红润,精神看着挺好,暖暖的笑:“先保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还保密?!

    轻轻哼了哼,宝妞儿没好气的抻掇他:“现在时间是早上八点,这么早把我从被窝儿里挖出来,要是惊喜不够大的话,小心姐姐抽丫的肉肉!”

    “暴力的宝姐姐。”

    微笑着摇摇头,姚望精致漂亮的五官在白雪的天地里,显然特别好看。

    尤其是那笑容,阳光啊,灿粒啊,太具有治愈系的风格了。

    但是,他的笑容落到宝柒的眼睛里,不期然地却变成了冷枭面无表情的冷脸。

    要是他也能这么开怀的笑一笑,该有多好啊?

    想着冷枭,她又笑了,“姚美人,我先睡一会儿啊,到地儿了就叫我啊。可不许把我卖了,还让我替你数钱。”

    阖上双眼,宝柒双腿屈起拽了拽椅背,就补起眠来。

    “不要睡,一会儿感冒。”

    “丫的,你难道就没有发现,其实我已经感冒了吗?阿嚏——”

    天天洗冷水澡,她真心不能适应,这样的日子,想不感冒都难。只不过么,宁愿感冒了洗冷水澡,权当锻炼了身体,也不敢冒险去洗热水,洗一次遭一次罪,痒还不说,还会特想男人,这算咋回事儿?

    关键是后者,她还不好意思说出来……

    嗷!要命了!

    迷迷糊糊的见着了周公,她怨怼着,将自己的小心事说给他听——如果二叔回来了,她就洗热水澡。

    睡得呼儿嘿哟的宝妞儿万万没有想到,等她再次睁开眼睛,竟然到了京都城外的法音寺。

    高山入云,宁静致远,多玄幻啊!

    “天讷!姚美人,丫啥时候爱上了封建迷信?你个封建余孽!”

    替她解开安全带,姚望现在的小动作越来越绅士了,年龄不大,但做事儿妥妥贴贴,特别会照顾女孩子的情绪。

    “我无意中得到的一块儿观音玉佩,准备送给你的,但是咱俩先得去找法师开光。”

    “值多少钱啊?”

    大眼睛眨巴眨巴,宝柒眸底直冒星星。金也好,银也好,玉也好,但凡和钱扯得上关系的东西,她都爱得不行。

    “值不了多少钱……”姚望的声音淡淡的,只是微笑着看她。

    “不值钱你送我干嘛?”

    急吼吼地鄙视着他,宝柒虽然没有拿着大叉,但声音吼得却像极了夜叉。

    好在,姚美人的脾气不是一般的好,湿润精致的俊脸上,满是笑意。

    “不值钱,但好歹是我的情意吧。”

    他是开心的,只要见到宝柒,不管是什么样的宝柒,笑的,怨的,怒的,吼的,他心里就只有一种天气情况——晴。

    “算了,原谅你!好在姐姐没有白疼你,以后多拿点值钱的东西来孝敬!”

    拍了拍他的肩膀,宝柒大喇喇的样儿特别无赖无耻。

    其实,她心里想的是,如果太值钱,她是不会要的,如果不值钱,那确确实实就是情份了。

    然而,上了山,找到法师开光的时候,她却惊呆了。

    姚美人手里的玉,晶莹,剔透,完美,无瑕,玲珑……她把所有能想到的美丽词儿都用光了,也不足以形容这块儿青白玉的漂亮。

    而且,装它的锦盒上还写着:清乾隆,御制。

    我靠!

    “我不能要。”

    斩钉截铁地四个字说完,她也不管姚望开不开光了,拉着他就要离开。

    开玩笑,拿了人手短,真要拿了它这么贵重的东西,她除了以身相许还真想不出来用什么偿还。

    “宝姐姐——”反手抓住他,姚美人急得红了眼:“急什么啊你,这是假的,假的,A货,这世道哪儿来那么多古董玉器?我就听说玉能定惊,还能趋吉避凶,你最近这么倒霉,给你压压惊!”

    “谁倒霉?丫的,说谁倒霉呢?”倒霉之人,最听不得倒霉二字,挑着眉头,宝柒就轻声斥之。

    “得得得,你不倒霉,我才倒霉好吧?”

    又好气又好笑的姚美人,拿她硬是半点儿办法都没有,举起双手就保证自个儿倒霉。

    睨着他,宝柒眉头轻蹙:“真的?”

    “真的。”姚望保证,他说的话是真的。

    可惜,宝柒却非得指那块儿玉,“真的我不能要。”

    “啊,它是假的。”姚望反应了过来。

    “假的我更不能要!你让我戴一假玉出去,多丢人啦?”

    其实,宝柒相信他才有鬼了。

    如果是在当初的鎏年村,姚美人拿块儿假玉送给她的话,她绝对十二万分的相信。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就说姚望现在的身份,就凭他快被白家给宠成了掌中宝的生活质量,她用脑袋担保,这是真玉。

    所以,打死她也不能要。

    正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女声来,“我想找一下你们庙里的禅心师太,给我解个姻缘签,听说她的签特别灵……”

    啊买疙瘩,竟然是闵婧?冤家的路总是这么窄。

    宝柒竖起了耳朵,只听到另一人女人说,“施主,你稍等,师太很久不解签了,我必须去问问。”

    “好的,麻烦你了,师父。”

    好吧,闵大小姐在外面永远都是这么的端庄有礼貌,说话细声柔软得像被人捏着嗓子似的。

    当然,这只是宝妞儿的个人观点,对于讨厌的人,怎么瞧都是不顺眼的。

    她求姻缘签,她求解姻缘签?

    几个关键词组合在一起,立马激发了宝柒的智慧。

    灵机一动,她贼兮兮地撇过脸来望向姚望:“喂,姚美人,一块假玉,就是你说要给我的惊喜?”

    “我,唉!你还装呢,我承认……”

    可怜的姚美人,永远只能屈居她之下,焦头烂额地由着她折磨。

    大眼珠子转了两圈儿,宝柒向他招了招手,等他低下头来时,她才小声在他耳边说:“如果你真想给我一个惊喜的话,就替我办一件事……”

    姚望挺诧异:“什么事?”

    “……”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的交待着他,宝柒邪恶的翘起唇来,那小模样儿,像极一个坏坏的小女巫。

    自然而然的,这一次也毫不例外,姚望始终都是依着她的。不管她的要求多么不合理,多么让他为难,只要她想,他就会去做。

    而且,在这个世界上,很少有钱能办不成的事儿。

    于是乎……

    半个小时后,惮心师太变成了宝柒师太。

    不过么,因为禅心师太的佛气太重,不宜见人,所以,宝柒师太为闵大小姐解签儿的时候是隔着布帘子的,中间由那个小尼姑负责传递。

    闵婧抽中的是月老灵签第八签。

    宝柒咬牙,丫的,还是一只中上签。

    灵签的签文内容是:“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也。”

    事实上,要按照签文的解释,大概的意思是指:要两情相悦才能修成正果,强扭的瓜不甜。

    摸着下巴,宝妞儿‘刷刷刷’地在解签约上写下几行字。

    签解:下下签。

    第一句:桑中既代表丧钟,你要是再栖在心底那人的身边,就会有生命危险。

    第二句:上宫就是代表天庭,本尼指点:求签者切勿太急功近利,逼得太紧,只能把自己逼死上天庭。

    第三句:难道真要把自己逼死,你才甘愿吗?

    洋洋洒洒的解签约,落到闵静的手里,她的脑袋都快炸掉了。很快,她就托小尼姑又捎进来一句话,言词十分恳切,“师太,可有化解良方?”

    噗哧一乐。

    宝柒心里暗忖,良方当然有,你丫滚蛋就行了,别抢我的二叔!

    不过么,她语气就比较委婉了,埋下小脑袋,又是一张解签纸,‘嗖嗖’就写下一行颇有意境和深意的话来。

    “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阿弥陀佛。”

    差小尼姑拿下去后,宝柒笑得都快要不行了,捂着小嘴横趴在桌上,憋得小肩膀直抖动。瞧得旁边的姚美人,头上冒黑线,天雷阵阵!

    这次的解签纸拿出去以后,闵婧没有再托小尼姑带话进来。

    她究竟信了,还是没有信呢?

    不知道她究竟信了没有信,大概几分钟后,小尼姑就说,她已经离开了。

    宝柒从小落魄的生活过多了,原本是不太信这些东西的。不过这会儿么,她心情很好,又被闵婧给搞出来了兴趣儿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妨找真正的婵心师太解个签?

    有了姚美人的钱财开路,小尼姑很快就拿来了签桶。

    虔诚地跪在大雄宝殿的蒲团上,宝柒仰望着的菩萨默了默,嗅着寺庙别于凡间的香火气儿,在佛光普照之下,这一刻,她的心真的很宁静。

    半闭上眼睛,虔诚的三叩首,她不敢亵渎神灵。

    默默的祈祷完,她从签桶里摇出来的是月老灵签第十九签。

    差小尼姑拿去给那个真正不太见香客的禅心师太。大概有了收了钱财的小尼姑撺掇,禅心师太同意给她解签,并且很快就给出了一张解签纸。

    灵签吉凶:中签

    灵签签文: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三四年。

    灵签解签:空白,啥也没写。

    愣愣地望着诡异地解签约,宝柒默了。

    刚才她求的和二叔的姻缘,签文的意思究竟是什么?而且,明明已经答应了给解签的禅心师太,为什么到了最后却不给解签,又是个啥意思?

    莫非有玄机?

    可是,不管他们好说歹说,就连收了钱的小尼姑也没有办法了,禅心师太就是不给解签。

    宝柒烦了,闷了,纠结了……

    然后,又莞尔笑了。

    爱情,亲情,友情,世间之情,又有哪一样是可以强求的呢?

    正如她写给闵婧的那句话,‘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其实对她来说,不照样儿实用么?

    她的法音寺之行,因为捉弄了闵婧而圆满结束了。

    然而,在回京都的车上,突如其来的一通电话,却划破了寺庙带来的宁静。

    她的心,沉了沉——

    ------题外话------

    二叔啊,你不在的日子,小七这么想你啊?快回来吧!额,相对于军婚撩人,这里正是连翘对NUA那啥,假死那块儿!呵呵!

    感谢妞们支持……我爱你们,你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