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44米 摧枯拉朽的力度(含入V公告!)

044米 摧枯拉朽的力度(含入V公告!)

    天空阴沉。夜,如墨。

    游艇上,包间里,气氛已经嗨到了极点。

    红酒,香烟,美女,灯光,潋滟的奢华如能迷人眼的乱花,在暗夜的灯光下恣意绽放。

    醉了么?

    揉了揉额头,宝柒望着包间褐紫色的窗帘在无风晃动,脑子昏眩得有点儿不听使唤。身上,一会儿热得像火,一会儿冷得像冰,一会像被架在火上炙烤,一会儿又像被丢进了冰箱。

    滚烫的身体,倏地打了冷颤!

    怎么回事儿?一杯果酒,就醉成这德性?

    不对,不可能的……

    头晕,目眩,眼睛发花之外,身体还在迅速滋生着陌生的渴望——一种**裸的对男人的生理渴望,逼得她头皮发麻。

    渴望男人的爱抚,渴望男人的一切一切……

    渴望得挠心挠肺的难过,渴望得恨不得立马逮着一个扑上去……

    残存的意识,让她的心拔凉拔凉的!

    贱人,给她下药了?

    不行,必须马上离开包厢,要不然指定在这儿出尽洋相,包间里可有六七个男人啊。

    咬牙切齿地诅咒着该死的寻少,她使劲儿掐了下大腿,深吸口一口气,佯做出毫无异样的表情来。

    “不好意思啊,我要去一趟洗手间……”

    男人皱着眉头睨了她几秒,末了,又转头望向铃木,偏了偏头。

    “带她去。”

    “是!”

    冷冷一笑,宝柒心里忒明白,他派人监视她呢!但是,她没别的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假装的镇定,多少腿儿还是颤的。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洗手间,她的呼吸已经急促得不行了,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层细密的冷汗来。

    揪紧门把,她正想反栓上门躲进去……

    下一秒,却被人用手臂给用力挡住了。

    站在门口的除了铃木,又多了两个身材魁梧的黑衣男人。

    心里一凛,顿时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死死咬着下唇,她一言不发。

    阴恻恻地瞅了她一眼,铃木又对旁边的俩人儿使了个眼色,“人就交给你俩了,干得漂亮点儿,完事了丢海里!”

    “寻少那儿……”黑衣男有点踌躇。

    “就是寻少的意思。”

    不再看她,说完他转身走了——

    两名黑衣男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立马就围了上来,拽住她的肩膀猛地将她甩进了洗手间。

    叭哒——

    跌坐在地板上,宝柒无暇顾及疼痛了,眼瞅着两个化成了双影儿的男人狰狞的面孔,被药物控制了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哆嗦和颤抖。

    “别——别乱来啊——”

    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小姑娘,真漂亮——”男人淫邪地笑着,落在她白瓷儿般的肌肤上的目光,满是**裸的**。另一个人更直接,已经开始解腰间的皮带。

    “等——等一下——”小手颤抖着指向一步步靠近的男人,宝柒慌乱的心特没底儿。

    男人明显一愣。

    接着,继续靠近,“有人被强奸喊停的吗?”

    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来,宝柒迫使自个儿的脑子运转下去。不期然的,就想起了上次喝醉了酒和二叔的糗事来——

    没有男人愿意在办那事儿的时候,被人吐一身吧?

    能拖一秒,是一秒!

    “呕……我……喝了酒,想吐……呕……呕……”

    她紧捂着嘴巴,迅速奔向水龙头,一拧开就拼命往脸上浇着冷水,清醒越来越混乱的头脑,然而,使劲儿将指头伸向喉咙。

    呕……吐出来……

    不知道吐了多久,她的脑子越来越不清楚了,脸色潮红,呼吸急促,药物对她的大脑神经强烈侵蚀着,有点儿扛不住了。

    不!不!不!

    如果**,她宁愿一头撞死。

    大口大口呼吸着,若干种她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感觉在身体里交织着,袭向她,刺挠她,揪紧她的心脏,将她的神经绷紧到了极致。

    热,热,热……

    冷,冷,冷……

    痒,痒,痒……

    一时间,身上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挠动,比骚痒还痒的感觉几乎渗进了骨头缝儿。

    她混沌了,她快要崩溃了!

    “妈的,你好了没有?”

    背后传来男人狂躁的声音,他不耐烦地吼了起来。

    紧接着,不等趴在盥洗台上她回头,一个男人的狗爪子就抓了过来,扯住她的衣领口就将人拉了过去。撕拉——

    领口瞬间被撒破了一条,粉色的胸衣隐隐露出一角!

    啊——

    捂紧胸口,她条件反射的惊叫了一声,对着男人的脸就狠狠‘啐’了一口。

    “他妈的小贱人!”

    一口唾沫彻底把男人惹火了,扬起巴掌就向她脸上挥了过来。

    没法儿再逃了——

    头脑昏眩的她,认命地闭上了双眼。

    然而,命运有时候真的很仁慈。

    仁慈得在人以为下一秒就要到山穷水尽时,眼前突然又豁然开朗,柳暗花明又一村。

    她的惊叫声救了她!

    一声巨大地破门声后,该来的耳光没有来。不过短暂的十来秒工夫,挟持她的两个黑衣男人,连呼喊声都没有发出,就软脚虾似的倒在了地上——

    她模糊的视线里,晃动着熟悉的人影。

    他来了?

    嘴唇一阵哆嗦,却呼喊不出!

    冷风掠过一般的速度,男人的大手狠狠拽住她稚嫩的肩膀,手臂箍住她的腰,一收,一紧,一合,她便整个儿地落入了他有力的怀抱。

    “宝柒!”

    真是他来了?

    她的脑子晕乎了,似梦,似幻,似真,似假之间,她隐约看到了他冷硬的俊脸在面前,似乎感觉到了他呼出来的热气儿近在咫尺。

    她伸出手,揪住他。她的掌心,滚烫。

    “……嗯……喔。”

    低低的,细碎的吟哦着……

    冷枭脸色微变,目光淬火儿。

    小丫头一身湿漉漉的衣裙将身体贴得玲珑有致,瞳仁儿涣散的脸上,带着诡异的淡淡酡红,媚得似乎连滴着水的头发丝儿都是妖气,粉嫩的唇瓣呓语着。一句一句,全是破碎的嗯咛。

    像一朵诱人采摘的鲜花,采一个诱人品尝的鲜果——

    心脏猛地狠抽,冷厉的脸上,顿时冻结成了冰点。

    操他妈的,缺德玩意儿。怎么能对这么小的丫头下药?

    找死!

    “喔喔……嗯……二叔……二叔……我……﹌﹌﹌﹌……”

    “你说什么?”

    冷眸微敛,他将她的身体在怀里裹了裹,俯下头去,将耳朵凑近她的嘴。

    不料——

    她倏地咬住他的耳垂,色情地吮了吮,喘着气软软地要求。

    “……我……要……给我……给……给……”

    喘息的声音。

    细碎的呻吟。

    极致的媚惑。

    如同一条凶猛奔腾的河流,正以摧枯拉朽的力度从冷枭心底踏过——

    ……

    ……

    ……

    ——★以下内容与正文无关★——

    妞们,懒人锦大姐还是不习惯单独写入V公告,就在这儿一朝儿说了吧。

    从《强占,女人休想逃》到《军婚撩人》,再到这本宠婚,一本一本写下来,感觉这时间过得特别快,掐指一算,我已经跟大家亲热有一年啦。

    咳,容我自作多情哈。

    宠婚明儿就入V了,感觉这时间过得特别快,快得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公众章节就没了。老实说,这会儿心里多多少少情感是有点浮动的,跟大家拉拉家常,唠唠磕或许会好点儿。

    额,标无视我。

    首先感谢一直陪着我走过来的姐妹们,是你们让我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也是你们让我在无数个熬灯守夜的日子有了继续的热血和希望。

    再次还是感谢你们,你们是我的朋友,上帝,衣食父母,还是那啥那啥那啥……

    好吧,又卡词儿了!

    咳咳,再咳两声继续说——

    了解我的妞儿都知道,锦是兼职,码字的速度也非常蜗牛,对时速二千五以上的作者都得冒星星顶礼膜拜。但是,我会尽力的,一定会多多码字,争取早点完结。

    哈哈,刚入V就想到完结,貌似有点飞跃哈。总之,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事儿就是宠婚要入V了,事儿就是入V后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和关照,姒锦在这儿三叩首了。

    一叩首!

    二叩首!

    三叩首!

    叩完首,说点儿丑话!

    老话说得好,丑话说到前面就不算丑。

    众所周知,众口难调。作为作者,我当然也愿意这本书能让所有的人都像看到人民币一样满意。但是大家懂的,这实在不靠谱儿。有喜欢的,就会有不喜欢的,有满意的,就会有不满意的。

    在此我恳请,不满意和不喜欢的妞们能高抬贵手,切勿谩骂与恶意指责。笑一笑,乐一乐,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与人善意,积德积福,子孙父母皆能蒙得荫庇。

    阿弥陀佛,扯远了!

    最后一点,就是关于看书的潇湘币问题。潇湘的收费是千字三分,换句话说,即便我天天爆发万更,其实也只需要花掉三四毛钱,可是我却得花掉五六个小时,甚至六七八个小时屁股不挪地方的敲打。

    因此,恳请支持潇湘正版订阅。

    其实吧,依现在的物价生活水平,绝对没有谁付不起这个钱,只有懒得充值的人罢了。嘿嘿,那么,就烦请妞们小手动一动,支付宝,网银,潇湘淘宝导购,有各种充值的办法呢~

    嘿嘿,来吧来吧,一起跟着姒锦骚动的脚步,去领略属于枭爷和宝丫头之间的溺爱痴缠,生死与共,福祸相依的浪漫唯美军旅爱情吧。

    在这里,姒锦将为妞们提供最尊贵的套餐。

    在这里,姒锦将全方位360度无死角地为你展现一段极致的宠溺。

    请支持我吧!神啊,来两碗鸡血——

    ------题外话------

    友情提示:

    本文伪禁忌,一如既往,大宠小虐,小猥琐,小YY,真情大爱,剧情精彩纷呈,故事荡漾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