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43米 不败战神冷枭!

043米 不败战神冷枭!

    入夜的海面,一望无垠。

    陆地好像不复存在了,整个世界都浓缩在了这艘灯火璀璨的游艇之上。

    宝柒望着镜子里的女人,简直不敢相信是她自己。

    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话真心不错。

    一身从做工到剪裁都无可挑剔的深蓝色连衣裙,把她打扮得那个美啊!腰细了,胸挺了,那身比牛奶还白嫩的肌肤比婴儿还要滑腻。

    蓝与白的色彩冲击下,她漂亮得不像个人。

    似仙,似魔,似妖,似灵——

    “寻少,NUA的艾老大一行人到了!”

    听了铃木的禀报,男人惊艳的目光从她身上抽离,“先招待着,我马上就到。”

    “是。”

    男人笑了。

    上前两步,胳膊肘儿微弯,伸向宝柒,“宝妹妹,走吧?”

    “说好的啊,我陪你应酬,你不能动我,食言者,死一户口本!”

    “本少爷没有户口本。不过提醒你,再磨叽我说不定就改变主意了,先办了你。”

    宝柒磨牙,算他狠!

    无奈地挽住变态男人的胳膊,她进了游艇第三层的包间。

    包间里,舒缓柔和的音乐声缓缓流泻,温馨美妙得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竟然是两大黑道恐怖组织的头目在接唔。

    “寻少,好久不见——”

    说话的男人脸上戴了个银制的鹰型面具,大半边脸儿隐在其中。他正是NUA国际恐怖组织的大头目艾擎,那阴恻恻的样子,看着高深莫测。

    宝柒默了。

    一个大晚上的戴个鬼见愁的面具。

    一个大晚上戴个蛤蟆型的大墨镜。

    到底是无法面对观众,还是混道儿上的人,都得保持一定的神秘感?

    拉过她坐下,寻少无比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惬意地冲艾擎举了举杯:“艾老大,这些日子不见,你还是这么滋润!”

    “哪有你滋润啊,天天换新货!”

    拿女人和性来开玩笑,一般是生意场上的男人开场白。

    也可以说,这也是他们带女人的用意。

    “瞧着怎么样?”寻少邪魅俊美的脸上张扬着一抹想藏却又难掩的得意,“冷枭的女人,挺正的吧?”

    艾擎嘴角一抽,“你玩得大了。”

    寻少轻笑,“彼此彼此……”

    天下的男人,正如天下的乌鸦一般。不管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骨子里对女人的征服欲都一样。带着冷枭的女人,多大的面儿啊?

    宝柒心下恨得牙根儿痒痒。

    但是以卵击石的事儿,她绝对不会干。

    忍吧!

    “我要的货呢,准备得怎么样了?”艾擎眉目一沉,将话题岔了开去。

    闻言,寻少收敛了脸上的神色,“放心,我们Mandala做生意,就讲诚信二字。一会儿船入公海,货你带走,咱就两讫了。”

    “有点冒险。”

    “谁让你要得急?放心,冷枭的人,全被我调到边境了——”

    “多谢!”笑着和他碰了个杯,艾擎若有所指地睨了宝柒一眼,“不过奉劝你,贪欢嚼不烂,为免夜长梦多,还是不要留了。”

    脊背倏地一凉,宝柒惊悚了。

    不要留了,是什么意思?

    “呵——”寻少笑着侧过头来,目光落在她游离的小脸儿上,不屑地挑唇,“不急!本少还没开过荤腥呢,多可惜!留着,破了处再说。”

    “冷枭的女人,还是处?”

    一句话,惹得桌上的几个男人哈哈大笑。

    宝柒心里冷笑,恨不得一朝儿宰了这些大王八蛋。

    但这会儿,她除了一言不发地端坐着,什么也干不了。

    “来,宝妹妹,咱俩喝一个交杯酒。”几杯酒下肚,寻少唇角的笑容越发妖魅。

    “……不会喝。”开玩笑,一桌子都是军火,走私,劫持,暗杀的男人,她心都快嘣哒出嗓子眼儿了,哪儿有胆再喝酒?

    “不喝怎么行?”

    心里诅咒着他的祖宗十八代,宝柒笑容有些僵硬,“我这人有一毛病,喝点儿酒就过敏,浑身肿得跟个翻着白肚皮的大青蛙似的,多柯碜啊。”

    男人一怔,眸底划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不会喝?

    “寻少——”一直伺立在旁的铃木,适时地插话了,“咱船上有Malibu椰子酒,酒精度低,应该适合宝小姐。”

    “拿来吧。”

    “好的。”

    耷拉着脑袋,铃木急匆匆地出了包厢。等他再回来时,手上拿着一个白瓶装的东东,恭敬地替宝柒斟满了放到面前:“小姐,您的。”

    “……”宝柒无语。

    男人俯到她耳边:“乖乖的喝,要不然……今晚上饶不了你……”

    “说不喝,就不喝。”鬼知道给她喝什么东西?

    脸色一变,男人都一样,面子大过天,冷冷一笑,寻少的声音又阴又邪:“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识事务者为俊杰,宝柒更是俊杰中的俊杰。

    躲不过,有啥法儿?

    余光瞟到他冷沉冷沉的脸,她不再说话,拿过了杯子,二话不说咕噜咕噜就倒进了肚子。

    “好!”

    见状,几个男人,跟着就叫好声!

    铃木退后两步,微微攥拳——

    混合了烈性**药的malibu果酒,即便再清纯的女人,也会变成**控制下的奴隶。

    ——★——

    夜幕,暗沉得不见天。

    寂静的海面上,一艘悬挂着五星红旗和八一军旗的海军护卫舰在疾速行驶。护卫舰的甲板上,天蝎战队血狼小组的战士们,涂着伪装油彩的脸上庄严而肃穆。

    中枢指挥控制室。

    泛着蓝光的航行导航仪屏幕前,冷枭面无表情的脸上,除了冷酷无情,就是阴晴不定。

    总之,浑身上下,都是冷气和杀气。

    “头儿,范大队长来电!”

    “接进来。”枭爷命令道。

    很快,无线通话器里就敲起范铁豪迈爽朗的声音:“哥们儿,老大说了,咱直升机大队今晚上听你使唤!”

    “嗯。”冷冷一个字,情绪皆无。

    “嗯?”

    “行了,随时准备接应。”

    “遵命。”范铁嗓门儿大,放鞭炮似的说完了正事儿,又阴阳怪气的问,“对了哥们儿,我怎么听说,人家胁持了你心爱的女人?有么,你?有女人?我咋不知道是谁?”

    “滚蛋!”

    没心情和他扯,揉着太阳穴,冷枭神色不愠。

    下一秒,立马挂断——

    “报告,距离目标十海里,请求指示!”

    皱眉,枭爷侧过身去观察了几秒,锐利黯沉的黑眸,带着比野兽还嗜血的狠戾。

    攥拳,他腾地站起身,拿过无线指挥器,冷声命令:“全体都有,三分钟检查装备,准备登艇作战。”

    “是——”

    “狙击手,五分钟内到达指定位置,注意瞭望观察。”

    “是——”

    令行禁止是部队的优良作风。

    他声音刚落,甲板上的战士们已经开始整理枪械和身上的装备了。

    作为全军最牛的特战大队,作为特战大队里单兵作战最牛的一个小组。天蝎战队血狼小组的这些战士们,个个都是用金疙瘩堆出来的精兵。

    不说其它的,仅仅他们身上配置的单兵装备,每个人大约价值在35万元人民币左右。

    可想而知,这是一只怎样装备精良的小分队。

    五分钟后。

    甲板上,海风带着咸湿的味儿拂弄着每个人的神经。

    一抹浓烈的杀气浮现在冷枭的眸底,将他全副潜水装备的剪影拉得凛然正气。

    “立正——”

    “稍息!”

    缓缓扣上泛着冷光的战术头盔,他的视线比巡视的猎鹰还要锐利冷冽,声音低沉森冷得犹如腊月的寒风刮过骨头。

    “同志们,等我命令。记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坚决完成任务!”

    齐刷刷的声音,如山呼海啸,如猛龙过江,铿锵有力地融入了大海的深处——

    天蝎战队,从未有过败绩!

    冷枭,更是不败战神!

    顺着海军护卫舰蜿蜒向下的阶梯,穿着潜水装的他,以一个蛟龙入海的标准动作。

    扑腾——

    潜入了夜幕下的大海里。

    ------题外话------

    丫~二叔入水,蛟龙游啊游,游到宝丫头的身边儿——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