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41米 本色难多————

041米 本色难多————

    宝柒失踪了!

    作业本和书包都好好的摆那儿,她自己却人间蒸发了。除了不会说话的爱宝,没有人知道她在失踪前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儿。

    接到消息时,冷枭正在处理一宗国际军火盗运案。

    几天前,特战队根据总参二部提供的情报,成功劫获了黑色曼陀罗组织准备出售给NUA的一批军火,包括暗杀专用的手提箱型MP5冲锋枪在内,共缴获了各类型轻重枪支几百余支,子弹几万余发。

    视线落在手里的武器清单上,枭爷冷冽的眼,如一汪幽潭般深邃。

    她哪去了?

    作为他的参谋,江大志自然查觉到了他的情绪,安慰道:“头儿,别担心,指不定这丫头跟同学哪儿疯去了?”

    紧绷着脸,冷枭正了正头上的军帽,压抑住心底的杂念,冷声命令。

    “吩咐下去,将收缴的这批军火武装押运到总部仓库。”

    “是。”挺直了腰板儿,江大志敬了个端正的军礼。

    蓦地——

    娃娃脸的通讯员魏子疾步进来,并腿立正,抬手敬礼:

    “报告首长!”

    眸色一黯,枭爷下巴微扬:“讲。”

    “机要处连参谋转过来一封给你的电邮。”

    “念。”端过桌上的玻璃杯,冷枭人比名字更冷。

    瞥了一眼他的脸色,魏子小心翼翼地念:“冷家二爷,你心爱的女人在我手里,要美人还是要货,你自己选。要美人就明日上午带着东西在A国边境线老地方交易,如果要货的话……我……我……”

    拳头凑到嘴边咳了咳,小魏诡异地瞅了他一眼。

    老实说,首长的女人,是谁啊?他不知道。

    “继续念!”

    被他冷酷的声音刺了一下,魏子接着念:“……我就让你的女人去**,让她每天伺候十个男人,排着队的上……”

    叭——

    刺耳的玻璃碎响声,沉寂了一室。

    一言不发的枭爷,竟然将手里的玻璃杯给活活捏得碎裂开了。

    天!这得多大劲儿和怒气?

    鲜血,从他的手心顺着玻璃杯壁蜿蜒滴落……

    同时也染红了大江子的眼睛,骇得他头皮发麻:“头儿,别担心,千万别担心啊……操他奶奶的,咱派人埋伏在边境十五号线,货和人都要……”

    边境十五号线,是红刺内部的称呼,正是劫掉Mandala军火的地方。

    随便抽张纸巾擦了擦手,枭爷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威风凛然的校官军服,透露出浑然天成的正气。而冰刺儿似的声音,则让人不寒而栗。

    “通讯员!”

    “到!”

    “传令下去,原计划取消,立刻将东西运往边境十五号线。另外,遣突击队包围十五号线,方圆五公里内,准进不准出,鸟都不许飞出去一只。”

    说到这儿,他蹙眉思索了几秒,又冷声道:“另外,通知血狼小组,随时待命,听我指挥。”

    “是!”

    小魏领命而去。

    拳头微攥,枭爷深邃的眸光里,突地迸发出一股很强烈的狠戾之气来。

    锐利,强势,狂妄,霸道,冷冽的声音比尖刀更锐利。

    “大志,我先去宠物医院,这儿交给你。”

    “收到。”被他眼睛一扫,江大志身上汗毛都竖了起来。

    每次他出现这种眼神时,就意味着要大开杀戒了,更意味着有些人的命快玩完了!

    可是……

    “去宠物医院干嘛?”

    “看爱宝。”

    淡淡的三个字,冷枭语气平板。

    但是江大志知道,这位爷自然不会是单纯去看爱宝。

    怕是去利用爱宝的吧?

    ——★——

    风破浪,浪卷帆,海天呈一色。

    一辆三层高的白色超豪华游艇,静静飘浮在海面上。

    不若京都12月的寒冷,此时的海南,阳光细碎的洒在甲板上,将游艇的尊贵和气派彰显得淋漓尽致。

    脑子有点晕眩的宝柒,被一左一右两个高大魁梧的黑衣男挟持着,绕过环形的梯子,一步步往游轮最底层的甲板上走。

    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已经是第二天了,他们发现她不见了么?

    而他,担心她么?

    此时,甲板上海风轻拂,阳光宜人——

    如果不是自个儿处境堪忧,她一定会由衷的赞叹有钱人的奢华。

    眼前,二战风格的迷彩图案装点的甲板中间,是一个波光潋滟的按摩大浴缸,浅蓝色的水波在阳光反射下夺目耀眼。

    “寻少,人带来了。”

    “现在情况如何?铃木。”

    男人邪佞又慵懒的声音响起时,宝柒才将视线挪了过去——

    泳池里,邪魅俊美的男人**着上身靠在浴缸边,蛤蟆形大墨镜遮住了半边脸,鼻梁挺直完美,唇线弧度柔和。不肖说,优雅尊贵的美男一枚。

    可是,却无端让她有种无法透气儿的窒息感。

    还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

    明明是一个陌生男人,为啥会有这样的感觉?

    “寻少……”铃木恭敬地垂手,欲言又止:“哨子说,冷枭手下的兵正将我们的货往指点地点押运呢。想不到这女人,果真有份量……”

    “别高兴得太早。”

    “寻少神机妙算,还怕他不上当?NUA那边催得急,我已经和艾老大联系了,今儿晚上就在游艇交货……”

    “他要真上这个当才好!”抿了抿性感的唇,男人邪肆的眉头轻挑,突然望向宝柒:“你说,本少这出调虎离山计,对冷大队长好不好使呢?”

    老实说,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强势男人间的争斗,每一次都就如同嗜血的野兽在角逐森林兽王。比的是谁有耐性,谁冷血,谁残酷,谁没有弱点。

    没有弱点的男人,就没有死穴。

    换了以前,对于这种威胁他一成把握都没有。而现在,不知道这个女人,算不算冷枭足以致命的死穴?

    而此时此刻,从他俩的言语里,宝柒大概明白了自个儿目前的处境。

    调虎离山?交换?

    她明显成了肉票……

    想到二叔会上当,她心肝儿都颤歪了,不由自主冷嗤:“……别白费劲儿了,他的脑子是你能比的?丫做梦呢!”

    “哦?宝妹妹对他这么有信心?”

    似笑非笑的戏谑称呼,恶心得让宝柒差点儿呕吐,“你怎么不叫我宝奶奶?”

    “奶?是这个奶么?”男人笑着,放肆的手挑逗似的放到身边替她按摩的惹火女郎胸前,色情又下流的暗喻。

    “寻少……寻少……”

    女人也配合的‘嘤咛’着,修长的腿儿旁若无人蛇一样缠了上去,手里纯白色的毛巾裹着新鲜的花瓣,人和毛巾都在他身上蹭着,挑逗着…

    水波,一圈儿,又一圈儿,荡漾着……

    靠,好一副活色生香的画面。

    鄙夷地别过脸,宝柒讽刺般翘起唇,不再吱声。

    既来之,则安之。

    “铃木——”男人倏地阴鸷了脸色,一把推开在他身上大献殷勤的女人,“将她拖到三楼去伺候我的客人……”

    “好的,寻少!”

    宝柒吓了一跳,脑门骤然炸开了!

    然而,一扭头,她思维凌乱了。

    刚才还陪着他激情无边的**女人,像条死鱼似的被两个黑衣男人从按摩浴缸里被提了出来,面如死灰的双眼大瞪着,却又不敢反抗。

    呀,搞什么?

    很快,男人邪恶的勾魂声,就妖娆地响起:“谁让她没本事让宝妹妹有兴致看下去……”

    死死盯着他,宝柒无比震惊。

    “人渣,烂人渣!”

    似乎挺满意她的表现,男人笑着推了推墨镜,劲瘦的窄腰上系了条松垮垮的浴巾,迈着骚包勾魂步就走过来,饶有兴趣地说:

    “如果你想代替她去,也不是不可以……”

    倏地一笑,宝柒嗤骂:“脑残!实话说吧,我特瞧不上你。只有没种的男人,才会利用女人来达到目的。”

    “哦?”男人眉梢微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宝妹妹胆子不小。”

    丝毫不惧地回视过去,宝柒弯了弯唇,“算你识货,就比你强那么一点点,有本事你放了我,真刀真枪的和冷枭拼啊?”

    呵,激将?

    男人笑声轻扬,手指撑了撑额角,“有趣儿!铃木,把她带我房间去……”说到这儿,他又色情地俯下头来凑到她耳畔,邪肆地呵气。

    “本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有种……”

    ------题外话------

    呀呀呀~这个寻少想干嘛?二叔快来,这回就抱得美人归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