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40米 催魂夺命的敲门声!

040米 催魂夺命的敲门声!

    说它是吻,其实没有半点温柔。

    如啃噬一般的强势霸占,带着一股似乎要摧毁她的冷硬气势,似醉非醉的枭爷狂乱地夺走了属于她的氧气。钳紧她的力道,大得让她有一种会被他吞吃下肚的窒息感。

    吸气,吸气,舌头都被他吸麻了。

    脑子缺氧,她不会呼吸了,含糊的嗔骂。

    “混……蛋……疼……”

    眸色一黯,男人微喘着放开她的小嘴,如炬的眸光里火焰在攀升。染上了酒精的眸子里,不仅多了最原始的野性,更添了几分平日少见的邪性。

    大手狠狠钳住她的下巴,他声音暗哑:“太迟了,不疼怎么长记性?”

    招惹了他,现在来喊疼……

    她不疼,又怎么平熄他的怒火?

    冷冷哼一声,他干燥的大手猛地托住她的臀就将人放坐到窗台上,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俯下头探入她带着甜香的檀口之中,逼迫出她柔软滑腻的舌,与他死死纠缠。

    吻,愈狂,愈烈,愈深入,愈激烈……

    被酒精灼烧了的神经乱糟糟的,让他恨不得干脆咬死她。

    宝柒混乱了!

    她喜欢他吻她,但并不代表她喜欢他啃她啊!

    何况,窗外是12月的冷风,他身上是燎原般的大火,一冷一热,冰火两重天,搞得她脑子都快晕厥了。

    本能地,她想要逃避。

    然而,她越躲,他的禁锢越紧。

    他俩此刻的位置颇为尴尬,他硬绷得烙铁般的身体,刚好置于她的腿间。少女本能的羞涩,让她条件反射地想合拢腿,却只能难堪地夹住他的劲腰。

    眼睑微微跳动,半睁着迷离的眼,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

    棱角冷硬的男性线条,英俊却又狂妄跋扈的姿态,薄醉后泛着赤红的眼睛,带着点儿酒气的清冽味道,迷人得让她心尖儿发颤。

    这就是冷枭。

    让她说不清,道不明,控制不住想要靠近的一个男人……

    心跳。心狠狠跳。

    紧张得快要蹦哒出胸腔了!

    如同吃了十香软骨散似的,渐渐地,一点一点渗透,她的身体绵软得整个儿地滑入了他的怀里,黑发丝丝缕缕落入了他的脖颈之中……

    闷声低哼,男人宽阔的胸膛承载着她全部的重量,让她娇小的身躯在他手下不停的颤栗……

    不知道是冷的,还是被他给拨弄的……

    后背很冷,被他触上的肌肤却火烫。

    “宝柒——”

    这是今儿晚上,他第二次叫她的名字。同样,也是第二次没有下文。

    “嗯……”她脸红,像答,又像是呻吟。

    喉咙一紧,他危险的锐利眼眸里,悉数是难以言说的复杂与纠结,让他整个人充斥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桀骜与野性。

    还有一种,独属于冷枭式的危险冷冽。

    “宝柒——”

    饱含**的暗哑声,第三次叫她。

    素来没脸没皮的宝丫头害羞了,红扑扑的脸上更见嫣红,被男人狠狠疼爱过的小嘴儿,湿漉漉的微微张开。

    “醉──鬼——唔——”

    好不容易获得自由的嘴,一句话没说完就再次被他牢牢堵住,发了疯似的啃噬。

    长长地嗯咛着,她不由自主地软倒在他强劲的攻击下。

    缠绵的缠绵,纠缠的纠缠,将彼此间那层朦胧暧昧的薄纸戳得稀烂。

    眼看,擦了枪就要走火……

    呯呯呯——

    紧闭的房门不合时宜的敲门声,合着游念汐怯弱又焦急的声音,在这暧昧又寂静的夜里,特别的清晰。

    “小七,小七啊……快起来,爱宝……爱宝它……”

    催魂夺命的喊声,让屋里的两个人同时静止了。

    唇贴着唇,眼望着眼,呼吸急促……

    “小七……小七……”

    门外,游念汐急得直拍门。

    心下一紧,宝柒从偷情般的刺激感里回过神来,冲他努了努嘴。

    枭爷暗沉的眸子,满是压抑的**。

    接下来的动作,彼此不需要言语,竟然默契十足。

    这样的状况不宜见人——

    迅速将她从窗台放下,枭爷高大伟岸的身影如猎豹般消失在了窗口。

    摸着自个儿还残留着他清冽气息的唇,又抚了抚被他的胡茬扎得滚烫的脸颊,还有被他一寸寸揉弄过的身体……

    宝柒的感觉,忒梦幻。

    不禁怀疑,这一切是真实的么?

    ——★——

    宠物医院。

    等到将被夹断了腿的爱宝弄妥贴,输上液体时,宝柒已经折腾得浑身冒汗了。

    “嗷嗷——嗷——”

    小爱宝哀哀的小声叫唤着,可怜巴巴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她,两只黑眼珠子杏仁儿似的,充盈着无辜的神色。

    撇了撇嘴,宝柒摸着它的狗头边安慰边指责:

    “你说你,大半夜的,作啥呢啊?”

    这小家伙也不知道怎么蹦哒的,把自个儿的腿夹在了宠物房的栅栏下,活生生给扭骨折了,而游念汐想‘解救’它出来的时候,又不小心给它细腿弄出了外伤——

    有它这么笨的狗么?

    有她这么笨的人么?

    瞪着秀逗的小爱宝,想着被破坏的旖旎之吻,宝柒心里说不出来的窝火儿。

    “小七,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经验,注意点也许就……”和她一起到宠物医院的游念汐,不安地搓着双手立在旁边,小声地道歉。

    宝柒翻了翻白眼。没有经验得有常识吧?

    然而……

    望着这个明明比她年龄还要大,却怯生生像小姑娘般的女人,她满肚子的火气儿,又不知道往哪撒。

    最后,不得不僵硬地笑:“也不怪你……”

    ……

    转眼又三天。

    自从那个暧昧的夜晚之后,宝柒就没有再见过冷枭。

    课余无聊的时候她总在想,这厮在酒醒了之后,会不会后悔得想要撞墙?

    嗤,应该是吧!

    但这也仅仅只是猜测罢了。

    因为他回部队之前,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回部队之后,也没有片语只言。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又消失在了她的生活中。

    为了安慰自己,她把这解释为特种军人的职业特殊性。

    好吧,宝丫头天性乐观。

    他不在的这几天,她该干嘛还干嘛,上学,放学,在宠物医院照顾住院的小爱宝,没事儿的时候就和年小井在QQ聊聊天,或者在QQ上逗逗打字不会结巴的结巴妹儿。

    小日子,照样儿滋润。

    这天晚上,宝柒在家里吃过晚饭后,照常背着书包将作业带到了宠物医院。

    好吧,趴在爱宝的狗床边儿写作业成了她现在的日常生活。

    谁让狗是她的呢?

    打了个大哈欠,她刚合上作业本,戴大口罩的护士就进来了。

    “13床,去收费室补缴费用,帐上钱快用完了。”

    “哦,就来!”

    宝柒放下笔,笑着拍了拍爱宝的脑袋,就跟着她出了门。

    别小瞧了这间宠物医院,其设施和占地面积,比普通的三甲医院还要牛气。不过么,爱宝有这么好的狗命,全托了游念汐的福。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七弯八拐间,宝柒跟着护士的屁股就往收费室走。

    倏地,眼前的灯光暗了。

    心里骤紧。

    她猛地顿住脚步,危险的直觉让她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凉气儿,瞬间爬满了脊背。

    ------题外话------

    话不多说了,感谢妞们一如既往对姒锦的支持——

    感谢大家送的道具,就不一一点名了,都记在心里呢。

    木马!不管怎么样,我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