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39米 人傻不能复生

039米 人傻不能复生

    “放肆!”

    被她的话一噎,冷老爷子面色铁青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似乎气得不轻。

    微微怔忡的宝镶玉,保养得宜的脸色略有些发白。见状,她赶紧扶着老爷子坐下,责备地瞪了宝柒一眼。

    “小七,看你把爷爷气得!”

    “事实呗!我本来就不姓冷,我不是跟您姓么?”

    毫不退缩地看着老妈,宝柒的笑容云淡风轻。

    老实说,语言原就是门独特的艺术,同样的话落到不同的人耳朵里,感觉绝对不一样。

    她说她不姓冷。

    这一句话,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

    冷枭眉头皱了皱,扫向她的目光有些深邃——

    好半晌,持续的低气压里,缓过劲儿的冷老爷子将自个儿在部队上那套搬了出来,声色俱厉地宣布了对她的‘处理结果’。

    “回房间去好好反省,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房间门一步,今天不许吃饭——”

    宝柒震惊了。

    不许吃饭?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大家长那一套?这也太玄幻了吧?她既不是他手下的兵,更不是他……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在这儿,有她抗争的余地么?

    不屑的挑唇轻哼一声,她错开众人的目光,像个革命战士似的昂着脑袋就往楼上走。

    “慢着——”

    背后传来冷枭森冷的声音,不高不低,但气势十足。

    宝柒顿步,转头望着他。

    其它人的视线和她一样,全部都锁定在他冷漠的脸上。

    枭爷打小在家都是横行霸道惯了的男人,但除去部队的工作,他对家里的事儿从不关心更不操心。这一回自己做主将宝柒从鎏年村带回来,算得是二十几年的首次。

    然而,众目注视之下,他挺拔的身躯僵硬着,半声儿未吭。

    被他吼得橘子掉到地上都不敢捡的冷可心,憋不住了:“二叔,你,你怎么了?”

    无疑,对于从未给过笑脸的二叔,她是怕的。

    皱了皱眉,他面瘫般的脸上情绪莫名,或者是他隐藏得极好,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想要说什么。

    因为,他再没说一个字。

    冷冷地扫视一周,径直离开了。

    丫的,搞什么飞机?

    宝柒心里不淡定了。

    她猜测他刚才是想帮她说话的,可是为什么临时又改变了主意?寻思着,忖度着,直到夜幕落下,还是没有结果。

    这个男人,她似乎永远也猜不透,看不清,也想不明白。

    ——★——

    夜深了,雾霭笼罩了京都城。

    体型彪悍的骑士十五世在夜灯照耀下,静静地驶入了冷宅。

    “头儿,到了。”

    冷枭‘嗯’了一声,冰雕般的冷脸上,严肃得看不出任何情绪。

    下了车,小风儿一吹,他脑袋浑沌得不行。

    醉了么?

    他并不嗜酒,但今儿晚上却主动约了范铁和卫燎几个战友吃饭,席间没由头的喝了不少。

    心,烦躁的要命。

    吁了一口气,他伸手解开军装的领口,黑着脸从陈黑狗的手里接过食盒,深幽的黑眸里,满是薄醉之后阴郁的冷光。

    操!

    他骂的是自个儿。

    好不容易狠下心走了,兜兜转转的又巴巴提着吃的东西回来给她。

    这不作贱么?

    似乎自从遇到那个神经抽风的小丫头,傻逼行为就一茬接一茬,掏心窝子出来都只有俩字儿。

    疯癫。

    思忖片刻,他提着食盒先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和宝柒选择了同样的办法——爬窗。

    作为她的二叔,他甚至都没有仔细理清自己的行为,如果他真真儿像自己说的那么光明正大,为什么又会害怕被人看见?

    中邪了吧。

    刺啦——

    拉开玻璃窗,宝柒房内橙色的灯光昏黄融暖,可是,却没有小丫头的身影。

    人呢?

    矫健地跳进屋子,他钢铁般冷硬的面孔更是黑了一圈儿,抿着唇将食盒放到床头柜上,森冷的眸光四处搜索——

    大半夜的,他妈的人跑哪去了?

    急,躁!

    突地,门锁在微微响动……

    紧接着,实木门轻轻地开了。

    凝神一瞬后,枭爷的脑门儿‘轰’的一声炸了,思维立马当机。

    门口,站着满脸惊诧的宝柒,她石化在那儿。要命的是,她粉嘟嘟的小嘴里,含着一根剥了皮的香蕉,香蕉诡异地镶嵌在她唇间。

    水眸下,粉唇间,香蕉棒,引人遐思无限的极致香艳。

    喉结微动,枭爷狼狈地避开视线,低沉地问:“哪儿去了?”

    “唔……肚子饿了,偷东西吃呗?难不成饿死?”翻着白眼瞪他,宝柒粉唇微微蠕动,一口将香蕉含在嘴里,不爽地侧身关上房门。

    对他今天的举动,她心里颇有微词。

    拳头微攥,冷枭深眸似潭。

    冷冷睨她一眼,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向窗口。

    “喂!”

    当宝柒的视线从他冷峻高大的背影挪到床头柜上的食盒时,郁结了大半天的心情倏地好转。下一秒,狼吞虎咽地吞下嘴里的香蕉就奔过去,从背后紧紧环住他的腰。

    她的声音含含糊糊,却无比雀跃。

    “……算你有点儿良心!”

    “放手。”冷冽的声音里,是不堪一击的抗争。

    “遵命,二叔大人!”

    俏生生的绕到他前面,宝柒在他身上小狗似的嗅了又嗅,抬起头巴巴地望着他,长睫毛扑腾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疑惑。

    “喂,你喝酒了……不开心?”

    未关严实的窗外,夜,漆黑。

    远处的路灯忽明忽暗,凉风毫不客气的吹了进来。

    冷枭的眸光落在她精致小巧的脸蛋儿上,心里一抽,一紧,乱了——

    “嗯。”

    一个字,是从鼻腔哼出来的。

    宝柒半眯了水眸,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别扭的男人,双臂紧紧抱住他,小声啜气儿。

    “有啥不开心的,给我说说呗……”

    黑眸危险地眯起,冷枭的目光艰涩复杂,“让开。”

    “还装?”

    仗着他对自己的好,宝柒狡黠笑着,不依不挠地踮着脚,唇就落在他下巴上。

    绵软的唇像是触到了心尖儿,枭爷目光骤热,倏地钳住她的腰,高大的身体狠狠将他压在窗台上。

    纯男性的清冽气息,裹了她一身。

    他低头,她抬头,四目相对,彼此的视线近距离交织在一起。

    这男人,今儿真反常!

    宝柒在他染满醉意的眼眸里,捕捉不到一丝正常的情绪。

    “咋了这是?盯得我毛毛的……喝醉了?”

    她的声音,俏皮而灵动,婉转而动听……

    死死将她压在自己身下,在背光的阴影里,冷枭低沉的声音沙哑不堪,将她的名字叫的无比的有味儿:

    “宝柒。”

    “我在啊!有话就说呗。”

    目光锁定在她的脸上,他没有回答。直接压下头准确无误地掳获了她的小嘴儿。

    很甜,还有香蕉淡淡的清香味儿……

    闭上眼睛,他迫使自己停止一切的思维,吻她,吻她,吻她,撬开她软腻的唇瓣,舌尖探入贝齿之间,汲取着渴望的香甜。

    “唔……”

    “唔……”

    急切的大手完全不受大脑控制般撩开了她的睡衣,在她温软的身体上肆意游弋,轻挑慢捻,整个人硬邦邦地抵着她。

    “唔……二……”

    在他拼命的吸吮里,宝柒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手脚发软地攀附着他高大的身体,她觉得自己快要融化在他的压迫之下。

    心跳像上了马达似的,不断加速——

    他喝醉了,失控了!

    ------题外话------

    妞们,推荐潇湘现代文大神圣妖《惹爱成性》,大家瞅瞅去呗——

    简介:

    她和他的游戏谁输谁赢,取决于谁先从谁的身上起来。

    苏凉末无所谓,这场游戏注定他会输,就像他在她身上,总说做得越深,起得越猛。

    ……

    身背冤案的父亲关键时候寄过来一封信,面对各方威逼利诱她都没有妥协。

    她满怀希望把信交到占东擎手里,却没想到也牵出了他至亲的死因。

    要么保全她,要么让他想要的真相永远石沉大海。

    苏凉末踮起脚尖抢夺,却眼睁睁看着他将信撕毁,她一字一句锥入他心间,“原来你最爱的还是你自己。”

    占东擎这辈子唯一执着的大事,就是把苏凉末染成同他一样的黑。

    他没想到她比自己更狠,知道利用他唯一的缺点,将他的心如何寸寸凌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