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36米 诡异,诡异,很诡异——

036米 诡异,诡异,很诡异——

    “……谁让你不开门?”

    胸闷气短的宝柒,想到他的不搭理就窝火,气嘟嘟的环抱住他的腰,就水草似的缠了上去。

    “老子,恨不得掐死你!”

    冷冽的声音,冷酷的语言,冷蹙的眉头……

    没得说,冷枭生气的样子,照样帅得一塌糊涂。

    宝柒又惊艳了!

    她个头刚好及得上他的肩膀,伸出手有些吃力地勾住他脖子,没脸没皮的哧笑:“成啊,掐死我吧,反正你不要我,我要命来做什么?”

    神经一紧,冷枭心里有根杂草,在不停地疯长……

    这么冒险的事儿她都敢干,再继续纵容,可怎么得了?

    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心沉了又沉。

    一瞬,他冷着脸解开她的手,声音又冷又硬:“找我有事?”

    额!

    刚才的话说得太肉麻的话,宝柒的脑子有点儿蹦哒。

    心虚地瞄着他,她光着脚丫就蜷缩到那张软榻上,抱住膝盖,慵懒得像一只小猫儿。

    “……我就想问你,你真要跟那个闵婧在一块儿?”

    略略皱眉,男人冷冽的黑眸深邃而难解:“有问题么?”

    “没,有啥问题?她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又有见识,只不过……”停顿,蹙眉,抬头,她又可怜巴巴的从榻上爬起来抱住他,脑袋直往他胸口蹭啊磨啊,“二叔,你真舍得我么?”

    心脏微缩。

    紧贴在胸前的柔软,让枭爷颤了颤,视线不可避免地落在她白皙的颈间,那婴儿般白嫩柔软的肌肤,不期望与记忆里重叠……

    一时间,血液乱窜。

    深吸呼一口气,他猛地将她拉离,声音暗沉冷冽:“还要我怎么说你才懂?”

    “哧!我有啥不懂的?”宝柒习惯性揪住他的袖子不放。

    冷冷睨着她,冷枭的眸底浮上一抹浓重的凉意。

    当断,必断!

    “宝柒,我总会结婚的,不是闵婧,也会是别的女人!”

    “啥意思?”昂着头,宝柒微眯着眼。

    挪开视线,冷枭抽开她手里的袖子,转过身去,冷冷地说:“出去吧。你今天的做法很幼稚,下不为例!”

    低头轻咬下唇,宝柒心里明白,他在和她划清界限。

    幸亏,她的脸皮够厚,超级厚——

    对于她来说,认定了一件事就必须做到,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何况,欲罢也不能……

    小手再次从身后环住他的腰,将脑袋贴在他的背上,听着他狂烈的心跳声,她潋滟的眸子满是狡黠的笑意:“……如果我不要你跟她在一起,你会同意么?”

    会同意么?

    事实上,他本来就没想过要接受闵婧。

    甚至于他也没想过,他到底能接受什么样的女人!

    心里这么想,但他却神色不变地反问:“这算不算你的第三件事?”

    “不算——”

    宝柒没好气儿地哼哼,松开身绕到他前面,抬起白皙的手腕,将一整天都没舍得洗掉的‘蜘蛛侠’在他眼前晃了晃:“第三件事哪能那么简单?得了,你别冷着个臭脸跟阎王爷似的。耍了我两次,你应该开心才对!”

    避开她暧昧的话题,枭爷直奔主题,“那你说,第三件事是什么?”

    扬起唇角,宝柒的手游离在他钢筋般硬实的身体上,咬唇,踮脚,下巴一仰,将唇贴近他的耳朵,“第三件事就是,听好了啊……”

    贴着他的耳朵,她诡异地停住了……

    一秒,二秒,三秒……

    空气里的暧昧,越来越浓。

    紧紧地攀附他的身体,直到感觉到某处火热嚣张的抵触,她才微微张开粉嫩的唇,含住他的耳垂,无意识低喃:“你要了我……吧……嗯?”

    低低的啜气声,似呜咽,似娇喘,软懦得揪心勾魂。

    额头上青筋猛跳,闭了闭眼,冷枭死死掐着她缠过来的腰,略微喘口气:“……你疯了!”

    急眼了?

    宝柒笑得眼睛弯成了两轮新月:“开玩笑的,咦,你不会当真了吧?”

    “老子……”咬牙,切齿。

    “傻不傻啊?想什么呢?”狠狠敲了敲他脑门儿,宝柒乐不可支。

    “滚蛋!老子没工夫和你开玩笑!”

    “生气了?那咱不开玩笑呗……你如果想要的话,我可以考虑……”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哪句真,哪句假,她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么……

    见他的脸越来越黑,她啧啧咂着嘴,假装严肃地沉思了一会儿,促狭道:“第三件事,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不过你可别后悔哦?说不定会比这事还难办!”

    “只要不违背道德和原则。”

    “保证不会!”是假的……

    不过,后面三个字她没有说。

    这个男人的道德底线,她很清楚。更清楚他其实是真的关心她的。要不然,甭管她怎么缠怎么磨,他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容忍她。

    ……还有什么比他的纵容,更让她心动的呢?

    一念至及,她莞尔:“还有啊,不准你跟闵婧在一块儿……”

    冷哼一声,枭爷脸上薄怒未消:“好了,赶紧滚蛋!”

    额!被耍了的男人伤不起!

    宝柒心情大好,心里闷笑不止,但却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退了出来。

    她赢了!

    这次她没爬窗,而是大大方方走门儿。

    房门合上的瞬间,她才觉得膝盖有点儿痛,大概是爬窗的时候磨破了皮儿。

    很快,她老鼠似的溜进了在隔壁自己的房间。沉醉在愉悦的心情里,她压根儿没有发现,黑暗里的某个角落,有一双窥视的眼睛……

    ——★——

    翌日。

    宝柒醒来,膝盖‘刺啦刺啦’地,又麻又酸又痛。

    捋起睡裤一看,膝盖好大一块儿淤青。

    唔……

    爬窗真是个技术活儿,没事千万别模仿!

    很明显,还磨得不轻。

    拧着眉头起床收拾好自己,直到吃完早餐也没有见到冷枭,心里空落落的。啥时候才能早上一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他刚毅俊朗的面孔?

    想到这儿,心里一荡,耳根子有点儿烧。

    思忖了片刻,她回房换了一身宽松的衣服,又从年小井那儿要来了结巴妹的电话。

    一来为了纹身的事儿。

    二来顺便去她医院擦个药。

    今儿是周日,她转了两次公交赶到结巴妹所在的军区总医院时,已经上午十点。因为来之前和她通过电话,所以一进大门,她就直奔电梯间。

    七拐八弯,医院山路十八弯。

    可是,不知道是第六感还是直觉,一种像被人尾随和窥视的感觉传来。

    脊背,有点发凉。

    镇定无意地继续往前走,走廊里,她忽地调转过头……

    一道人影儿飞快地掠过墙壁的拐角,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眼花了?

    心里惊了惊,她素来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大白天闹鬼,索性加快脚步就追了过去。

    “啊……”

    哪料,迎面就撞上一个人!

    摸着鼻子,小结巴眼圈都红了,“七,七,七七……你……”

    嘴唇哆嗦一下,宝柒受不了地瞪着她,翻了翻白眼儿。

    “拜托,别气气气了,我快被你气死了……喂,刚才是你在我后面?”

    ------题外话------

    呀哦喂,77被跟踪了!是谁呢?是谁呢?……

    还有啊哦,77一说2叔,要了我吧,为毛2叔那么大滴反应呢……这男人不单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