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35米 小胆儿真肥了!

035米 小胆儿真肥了!

    宝柒咬牙。

    看来闵小姐是不准备对二叔死心了?

    心尖儿上的东西被人给觊觎了,她急得来不及理清思路,就飞快地跑下楼来了。

    客厅的一角,闵婧正在帮宝妈插花。

    玫瑰,紫色兰,百合,龙胆,富贵竹等各色花卉与她嫩黄色的名牌儿洋装衬在一起,温婉,时尚的名媛范儿展现得恰到好处。

    好一个漂亮的美人儿!

    可惜,另一边的沙发上,冷枭头也不抬的看报纸,完全没有正眼欣赏。

    深呼吸一口气,宝柒眉眼弯弯的笑了:“嗨,闵小姐,这么早就来了?”

    “呵,小七,起来了?”闵婧水样柔美的视线,全是温和。

    但是,宝柒感觉得到,她并不待见自己。

    愉悦的扬起眉头,她好奇地凑过去瞧着那束花,嘴里啧啧有声。

    “哇……好漂亮啊!”

    “小七也懂插花?”

    “当然——不懂。”邪邪地摸着下巴,宝柒咬着字儿的声音,很轻,很软……唇角弯起的弧度,带着莫名的诡异,“不过么,我懂得看风水。”

    “哦?!会看风水?”闵婧轻笑,不以为然。

    意味深长地瞄她一眼,宝柒的样儿,十足十的风水大师:“不管买花还是插花,从风水学的角度讲,都是有讲究的。瞧这支富贵竹,插在正东煞位,刚好挡住财位,不仅会让家宅不宁,主灾,还会催生烂桃花……”

    “小七!”心里‘咯噔’一声,宝镶玉呸呸两声,打断了她的话,“别整天胡说八道!”

    “我哪有胡说?”敛了神色,宝柒言之凿凿,“妈,这可都是有依据的,那天和二叔在天蝎岛山洞里瞧到的风水宝鉴,可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

    说到这儿,她唇角微扬,转过头来望向沙发上冷得像罩层冰的男人,挤了挤眼睛。

    “二叔,你说是吧?还是你替我翻译的呢?”

    枭爷抿着唇抬头,冷冷地合上报纸,俊朗的五官深邃得瞧不出情绪。

    山洞里……

    一段段旖旎的画面涌上脑门儿,他有点头大!

    事实上,《金篆玉函》上记载的东西,和风水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这丫头,真能掰!

    然而,沉吟几秒,他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冷冷吐了二个字。

    “没错。”

    耶!

    胜利感让宝柒乐不可支,他果然是维护她的!

    枭爷一句话定乾坤,空气瞬间凝滞了。闵婧漂亮的脸蛋儿颇不自然,气,闷,恨,郁结在心,又没有办法反驳,也不能丢了她名媛千金的风度。

    她几乎可以肯定罗佳音说的话是真的了。

    冷枭和他侄女之间,果然有苟且——

    手指微攥,她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反问:“小七真懂行儿,那你说说,该怎么摆放才不挡风水呢?”

    怎么摆放?她懂个屁啊!

    瞧着她隐忍着怒火的微笑,宝柒真怕大小姐憋出内伤来。

    清了清嗓子,她神色肃穆上前两步,直接将闵婧插好的花从瓶里抽出来,全部扔到了垃圾桶里。接着,在众人错愕的表情里,莞尔一笑。

    “就放一缸鱼吧!”

    “鱼?”宝妈摸不着头脑。

    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宝柒含糊不清地说:“鱼啊,最旺家宅,就买那种红尾大鲤鱼……饿了可以吃,闲时可以看,年年有余……”

    宝妈彻底懵了!

    闵婧看着辛苦的劳动成果进了垃圾桶,恨得牙根痒痒……

    沙发上,枭爷淡定地又拿起报纸,沉默地挡住脸。

    腹黑啊!

    ——★——

    宝柒的吐槽,并没有对闵婧在冷宅待遇有丝毫的影响。

    冷家人对她不仅印象好,还个个赞不绝口,那话里话外的意思,闵婧和冷枭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良配。

    午餐的席间,更是宾主尽欢,聊得欢快无比。

    像闵婧这样的时尚界,娱乐界、慈善界,传媒界万众瞩目的高端女人,聊的是月光SPA,冰岛极光,谈的是养生,健康和保养……

    除了吃饭,宝柒半句都插不上嘴。

    在冷老爷子的授意下,宝镶玉推波助澜地将冷枭生日宴会被打岔的婚事儿又提了出来。

    闵婧羞羞答答地应合,冷枭自始自终冷着脸保持沉默。

    而宝柒,万分纠结。

    这顿饭,她吃得憋屈死了!

    “小七,平时放假都哪儿玩呢?瑞士滑雪?希腊看海滨风光,还是去冰川探捡?”

    额!

    埋头苦吃宝柒,差点儿被这位‘未来二婶’的话给噎着。

    惦记上她了呢?不就想说她没见识么……

    不过,从小光着脚丫子在村里长大的她,并不觉得丢人。

    何况,丢也是丢冷家的人,又不是她的。

    “不好意思,哪儿都没去过。”

    “这样啊,呵,等你高考完了,我带你去夏威夷度假,好不好?”

    丫的,这么快就进入二婶状态了?

    宝柒笑眯眯地放下筷子,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挺没形象地讪笑:“夏威夷啊,我可不去。听说最近美国飓风,我可不想做灾难片儿女猪脚……被风卷走,连尸体都没得认……”

    若有所指的话,除了冷枭,没有人听得懂。

    说完,她瞄了沉下脸的男人一眼,起身就出了餐厅。

    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不给面儿,闵婧有些尴尬,扯了扯嘴角,她找了个台阶。

    “小七的性格挺有趣的!”

    宝镶玉不自然地笑笑:“小婧你别介意,这丫头就这样,脾气古怪……”

    “不会不会,小孩子嘛。”微笑着摇头,闵婧有意无意地扫了一眼众人的脸色,柔声说:“对了,上次枭哥生日那个案子,后来警方找我讯问那个端苹果汁的女侍应生,别说,长得真像小七……”

    “什么?”宝镶玉倒抽了一口凉气。

    抿了抿唇,闵婧又优雅地笑说:“呵呵,大嫂别紧张,有点像罢了……当不得真!”

    “闵小姐。”眸色一黯,冷枭一贯冷冽的视线比刀片儿还锋利,声音冷漠骇人,“这种话,还是谨慎点说比较好,你说呢?”

    气氛立马低压,他的气势太过冷冽逼人。

    “……不好意思。”掀了掀唇,闵婧目光微闪。

    冷冷扫了她一眼,冷枭没有再说话,继宝柒之后,第二个离桌。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宝镶玉心情起伏,而冷老爷子的目光,黯了又黯。

    ……

    入夜,冷宅沉寂了。

    憋了一天的宝柒,终于憋不住了!

    冷枭本就难得在家,一天都没有机会和他说话,她挠心挠肺的难受。

    在偷摸着过去敲了两次门他都不搭理之后,她索性就从自己房间的窗台翻过去。

    奈何,两个房间的窗台距离太远,好不容易才颤歪歪地爬过去……

    他的窗户,却关得死紧!

    头仰成45度望着浓黑的天幕,一脸忧伤的她双手攀在窗台上,双脚直打颤。

    阿弥陀佛,千万别功亏一篑,出师未捷身先死!

    憋着嗓子,她低唤:“二叔,救命……”

    屋内,枭爷正躺在靠窗的软榻上看书,突然从窗外冒出来的喊声,吓了他一大跳。

    心跳骤停,飞快地拉开窗,他震惊之余,恨不得掐死这个小东西。

    三楼啊!

    小胆儿真肥了!

    揪住手,搂住腰,他小心翼翼地将她从窗台上抱下来。

    吁……

    柔软的身体落入怀里,他暗松了一口长气。

    大手紧了又紧,双臂狠狠箍紧她,他力道大得差点将她的小腰折断。

    “宝柒,你不要命了?”

    ------题外话------

    呀!三楼的窗台,谁敢翻啊!这妞儿胆真大啊!瞧把咱二叔给逼的!

    谢谢妞们顶咱二叔和宝妞儿,明天同一时间,再继续。

    另外,编辑已经通知我入V上架的时间了,21号!很快了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