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33米 腹黑男,无赖女!

033米 腹黑男,无赖女!

    闻言,小结巴低垂着眼睑,红着脸直抠手。

    “我,我妈,妈带我纹,纹的……开,开水烫,烫了,有疤,疤……”

    眼睛眯成了两弯月儿,宝柒特别认真地询问了她相关事宜,心上便有了计较——

    纹身遮疤痕,绝妙啊!

    大概十来分钟后,年小井和范铁才一前一后的进来。

    宝柒咬着筷子瞧她,小声揶揄:“我说姐姐,干嘛去了?有艳遇?”接着,又坏笑着补充:“……还是,和范队长对上眼儿了?”

    “别瞎说!”年小井清冷的脸上,似有薄怒。

    “啧,瞧你急得,亏你还是学新闻的,不知道娱乐有理,八卦无罪么?”宝柒轻笑出声,暧昧的视线落到她胸前,一脸的玩味儿——

    她有一颗扣子,松开了。

    开玩笑!宝妞儿天生侦察兵的苗子,虽说经常满嘴跑火车,但有时候看问题挺一针见血的。

    年小井面色微变,脸上红云浮动。

    但……

    她淡定地系好扣子,又蛮认真地擦了擦嘴,才微笑着告辞:“各位,不好意思,我有点事,先走一步!”

    “我送你吧,我也准备走……”

    说话的人,是范铁。

    哟嗬!

    宝柒饶有兴致地望着他俩,好奇心膨胀到了极点,不是第一次见么?

    “谢谢范队长,不太顺路!”清清淡淡地回应着,年小井又转过头来:“雪阳,你是跟我走,还是?”

    “跟,跟你……”匆匆站起身,小结巴话音刚落,包间门开了——

    “头儿,我报道来了……”

    话毕,江大志嘿嘿笑了两声,环视一周,突然敛了神色:“靠,可算找到你了!”

    顺着他的视线,宝柒看到结巴妹睫毛低垂,窘得脑袋都快垂到胸口了:“我,我,我对……”

    结巴急不得,越急越说不明白。

    这又唱的哪一出?

    宝柒纠结了,今儿遇到的人咋都不正常?

    “……喂,你又怎么了?”

    小结巴耳根儿都红了,“他,他,我…我们走走了……”

    说完,埋着脑袋就去拉年小井——

    天呐!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扯得也忒离谱了!

    无巧永远不成书。

    后来的后来,宝柒把这一天定义为‘京都讨债日’。

    “大江子,你干嘛欺负她?”

    瞄了冷枭一眼,大江子拉下的脸都能种苦瓜了,“我欺负她!?没天理吧!是她,她把我,我,我的……”

    支支吾吾,话痨也有语结的时候?

    见他半天我不出来,终于,阴冷着脸的枭爷怒了:“操,你你你,你也结巴了?”

    轰——

    满堂爆笑!

    怪不得都说结巴会传染。

    得,全结巴了!

    立马站直了身子板儿,大江子唇角轻动:“头儿,就是她!上次我那事儿……”

    冷眸微闪,冷枭明白了。

    江大志上次在军区总医院扎屁股针,一个实习小护士手一抖针筒掉了,扎伤了他老二,差点儿没给搞成废物,成了兄弟们的头等笑料。

    原来就是她?

    “……对,对不起。”结巴妹脸红得快滴血了。

    瞧他俩的情形,宝柒高兴坏了,脑门儿上仿佛看到了飞舞的桃花瓣儿。

    姻缘啊!

    砸巴砸巴嘴,她赤果果地唯恐天下不乱:“我看饭也吃得差不多了,不如都散了吧?小井,你就让范队顺路送你,还有啊……大江哥哥,你送送结巴妹妹回家,行不?”

    一声大江哥哥,她唤得肉麻死个人,吓得江大志哆嗦一下,直瞄冷枭的脸色。

    好在,他面无表情。

    小结巴哭丧着小脸,急得直摆手:“不,不行,我,我妈说,不,不能和男,男人在一起的。”

    宝柒‘噗哧’乐了!

    又是我妈说……

    造物者真神奇,单细胞脑子的女孩子,又单纯又可爱!

    其实说白了,让大江子送她,一来她也放心。二来么,主要还是她自个儿的私心。

    她都多久没和二叔单独在一块儿了?

    ——★——

    幸不辱使命,宝柒胜利了!

    从‘巴蜀人家’出来,众人分道扬镳后,就剩下她和冷枭俩了!

    阔别一月,他心里就没想过她么?

    丫的,答案太明显了!上了车,男人紧绷的冷脸许久都没有变化,挺拔高大的身躯始终带着冰冷冷的压迫感。

    那眼神儿,针芒似的!

    不过么,她依旧眉飞色舞!

    落了座,她贼贼一笑,满脸欠揍地问:“二叔,你觉得我也去纹个身怎么样?”

    “纹身干嘛?”冷枭真想一脚把她踹到非洲去。

    扬了扬唇角,宝柒自然不能告诉他实话,“我以后要是死了,你认尸比较方便。”

    “滚蛋!”

    “嘻嘻,你都不好奇我想纹哪么?”

    “甭无聊!”视线冷厉地扫过她,冷枭斥责,“年纪小小,整天不着调!”

    丫的,又来了,又来了,整一个长辈样儿!

    眼角弯了弯,宝柒不服气地扯着他的袖子,脑袋直往他胸前蹭,又耍赖又无耻:“如果我非得纹呢?”

    少女幽然的体香一入鼻,枭爷的脑门儿就冲火儿。

    一扣,一拉,扯住她的手腕就推开。

    “你要敢纹身,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额!

    在他高大冷厉的身影笼罩下,宝妞立马就萎了几分。

    气势不如人啦!

    娇小的个子与他的高大凑堆儿,脑袋刚好就杵在他的肩窝。撇了撇嘴,她小手使劲儿在他胸前扒拉:“鸟人……真不同意啊?”

    枭爷冷哼,不再搭理他,天神般庞大的骑士十五缓缓驶离——

    谁也没有发现不远处的罗佳音闪烁的眼神儿。

    ……

    汽车绕过一个又一个路口,宝柒蛮纠结。

    怎么样才能说服他呢?

    一时间,各种洒满狗血的想法就涌上心来,很快,她清澈的眼睛新月般弯了起来。

    “……不让我纹身也成,二叔,你帮我做仨事儿呗?”

    眸色一黯,枭爷沉吟片刻,低声问:“什么事?”

    “你先答应我。”

    “只要不违背道德和原则,我都答应。”

    咳,这话说得……她啥时候没道德了?

    宝柒眼珠子转了转,伸出手指头:“来,先拉勾,君子一言,八匹马难追——”

    冷眸注视着前方的道路,枭爷双手握紧方向盆,并不配合她。

    “我冷枭说话,向来算数!”

    咂了咂舌,宝柒笑了!狡黠地指了指自己,她的笑容忒暧昧,“好,为了证明你的信用,先做第一件事,你吻我一下!不算违反道德和原则吧?”

    厚颜无耻是她的作风,这算道德么?

    不料,汽车‘吱呀’一声停在了路边,男人冷硬的绷住脸,侧过头来瞅她。

    与他对视,宝柒心里怦怦直跳……

    下一秒,他的气息掠了过来,而他的吻落在了她的发顶。

    末了,还拍小狗似的拍了拍她的头,声音比任何长辈都要慈祥:“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学校!”

    宝柒无比哀怨!

    丫的,腹黑的男人,怎么能这么无赖?都怪她没有说清楚要吻唇……

    亏大发了!

    不过,比流氓,比无赖,谁比得过她宝柒啊?

    冷静了几秒,她歪着头一脸灿烂,更无耻地说:“……第二件事,陪我睡一觉!”

    冷眸微敛,枭爷半眼儿都没瞅她。

    半晌,他帅气地扯了扯领口,野性的眸子里闪过莫名的光芒,冷硬的声音轻扬。

    “好!”

    ------题外话------

    哎呀,睡觉喂,枭爷,你怎么就同意了呢?!

    妞们说,他可怎么破?怎么破?怎么睡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