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29米 吸气,吐气,定神

029米 吸气,吐气,定神

    一阵快速地下滑之后,两人的身体终于稳住不再坠落。

    显然,已经滑到了底部。

    快被沙子给迷了眼的宝柒,在黑道里什么也看不见,小手摸索着他的脸。

    “二叔?”

    “嗯。”

    冷冷一个字后,他只是抱着她静静蛰伏,像只伺机而动的兽。

    怦怦……

    黑暗里,只有心跳声。

    他凝神而听,通过声音的回响和回旋穿透的风声判断着地形。十几秒后,等眼睛稍微适应了黑暗,拽着腰就将她抱了起来,沉声问:“你没事吧?”

    “我……”宝柒抱紧他的脖子,想了想,又把话咽了回去,“没事。”

    被蛇咬到了屁股,一来有点丢人,二来这会已经不太痛了,除了伤口有点火辣辣的发麻,什么感觉都没有。

    何况,在这黑不溜秋的鬼地方,怎么出去都还不知道,她说了又有啥用?

    不再担搁时间,冷枭动作矫健地抱着她穿过了一条长长的甬道,靠着洞中的风向指路,约摸走了二十来分钟,眼前的地势便开阔了,一股强烈的硫磺味道扑鼻而来……

    有温泉?!

    天蝎岛气候温暖,有温泉不奇怪,让他振奋的是不远处依稀可见的一丝微薄光线。

    心下大喜!

    然而,等他快速靠近射入光线的洞口,拨开掩住洞口的障碍物时——

    失望了。

    这个被枝叶繁茂的树木掩盖的洞口在峭壁之上,抬头往上看,瞧不到峭壁之顶。垂目往下看,下面是暗礁横错的大海,目测离海面距离约有二三百米。

    有过希望的失望,比单纯的失望更加失望。

    一时间,气氛低压而沉寂。

    洞里,非常闷热,而宝柒的心,却阵阵发凉。

    自个爹不疼妈不爱的,死了也就死了。

    可是他不同,他的事业一马平川,他的人生全是坦途,如果为了救她……

    心脏狠狠揪痛,她指尖轻轻地抚上了男人俊朗的脸,声音有点发哑:“二叔,对不起!这一回是我连累你了……”

    皱眉,冷枭脸色凝重地低下头。

    见状,心下猛地大骇——

    怀里的小丫头脸色苍白,唇色发青,很明显的不太对劲儿。

    “宝柒,你怎么了?”

    宝柒攀在他身上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发闷,想吐,声音更是小如蚊虫。

    “我……被蛇咬了!”

    他妈的。

    冷枭咬牙切齿:“怎么不早说?咬哪儿了?”

    “……”咬唇,不答。

    “说话!”

    “……屁股。”

    “操!这时候,你倒是知道害臊了!?”

    赤红着眼睛,他恨不得掐死她。

    典型的本末倒置,勾引他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害臊?

    被气得七窍生烟,他有点口不择言,一张俊脸冷得像个活阎王。顺势坐在洞口边的岩石上,他直接将她翻转过来趴到自个儿腿上就伸手拨她裤子。

    “不要——”拽住裤腰,宝柒苍白的脸儿,羞得有了血色。

    “给老子麻溜放手!”

    压制住她的小身子板儿,要收拾她,对于枭爷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不过三两下工夫,她里外的裤子被悉数褪到了膝盖上。

    冷眸黯沉,枭爷狠狠吸气,吐气,定神……

    洞口照进来的阳光下,小丫头瓷器般白皙的细嫩肌肤上,有明显的两个齿印儿,齿印周围青紫一片。

    作为长期和丛林打交道的特种军人,他对应急措施轻车熟路。

    很快,他就在不远处的雾气氤氲里,寻到了那处洞内的天然温泉,轻轻将她安置在腿上,直接就用她的小裤裤醮着温泉水替她清洗伤口。

    条件简陋,没有别的办法,好在温泉水里含有的硫磺能消毒。

    他的动作一丝不苟,可不断在眼皮子底下跳动的漪涟的画面和她妖艳撅着的半圆弧线,让他清洗伤口的工作近乎自虐。

    理智与邪念争斗着,作为正常的男人,他有些闪神。

    这丫头……

    真他妈的祸水!

    “二叔……你轻点!”嘤咛一声,宝柒娇喘,心跳一次比一次快。他的手指每每拂过伤口,都能带起她身体一阵阵的颤栗,整个骨头架子都快化成水儿了。

    其实,不太痛,有点麻,有点酥!

    她描述不出这种感觉……

    大口大口呼吸着,一张脸臊红,又熏,又急,又羞,她快晕过去了。

    真丢人!

    然而,她越是哼哼,男人手下越是加重力道,动作简直可以用野蛮和粗鲁来形容。咬着下唇,她想象着自个儿撅着屁股任人蹂躏的不雅姿式,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趴好了,不要动!”

    一声冷冽的命令声,拉回了她的魂儿。

    扭过头,被他火热的视线炙烤着,她瞧着他的动作,觉得身体快焦了。

    他要做啥?是要给她吸毒?

    不是吧,伤口在屁股上啊!

    羞涩地趴下身,她闭上了眼睛,小心肝啊,一阵胡乱的扑腾!

    等待,期待……

    啊!

    一声尖叫,她想痛哭。

    她等来的不是他温热的嘴唇,而是一把冰冷的红刺军刀,心脏微缩,她声音都颤了。

    “……你要干嘛?”

    “引毒!”

    “不……不都是用嘴吸的吗?电视剧都这么演的。”

    想得真美!

    唇角狠狠一抽,冷枭垂下眼皮儿,利索地用温泉里浸泡过的红刺军刀划向她伤口上的皮肤,磁性低沉的声音里除了冷戾,没有半点儿情绪。

    “不想死,就给老子忍着!”

    呲!算你狠!

    刺痛之下,宝妞儿身子颤了颤,死死咬着下唇,一句也没有哼哼。

    痛算个屁,她宝柒也不是怂包蛋!

    “痛就咬我!”颇为意外地睨她一眼,冷枭没有分心。

    军刀锐利的刀尖很快便在她伤口上挑破米粒大小数处,大功告成,他粗糙的手指大力挤压着,引导毒液一点点往外流出。

    皱眉,咬唇,宝柒脑门儿上全是汗。

    然而,哪怕嘴唇都快被咬破了,她始终不吭声儿。

    轴性!

    明显感觉到她身体微微战栗的冷枭,对她到真有些刮目相看了,这丫头骨子里挺硬气。

    时间,诡异地安静着,挤毒的过程特别的漫长。

    温泉的雾气升腾到洞顶,凝结成水,一滴一滴,又落下。

    叮咚……叮咚……

    “宝柒,痛就喊,你脑子怎么长的?”

    心跳都快停了,宝妞儿侧过头,一水儿的大眼睛望着他,雾气氤氲下,他冷峻的脸越发朦胧了。

    软绵绵地轻哼了一声,意识脱离了大脑。

    她晕厥在了他腿上!

    ——★——

    “二叔……”

    宝柒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海风,从洞口透入。

    她躺在男人的军装外套上,而身上盖着他的军衬衣,不远处,还燃着一堆篝火。

    低低唤着,眼珠子转了一圈儿,也没有见到他的人。

    心脏骤停,瞳孔一缩,她的脑子短路了,蒙圈儿了!

    他不见了!

    不对,他不可能会丢下她的呀?

    她顾不得身上的不适,从地上爬了起来,放开了嗓子——

    “二叔,你在哪儿?”

    回音袅袅,却没有人回应。

    脑子里乱糟糟混成了一团,她掐了掐自己的大腿,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片刻之后,惊魂未定的视线,落在温泉池的边上。

    那里,放着他的军裤!

    他进温泉了?下去做什么?他现在人又哪去了,为啥瞧不见?

    难道……他淹死在里面了!

    心肝儿一颤,这想法儿让她脑子有点空白……

    冷静!冷静!

    拼命压抑着自个儿的心跳,她拖着发颤的腿,飞快地靠近了温泉。

    二话没说,直接就往下跳——

    不料,身体刚触水面,男人矫健的身体猛地从池中跃起。

    啊!

    天雷阵阵!

    她整个人不偏不倚砸到了他的身上……

    下一秒,温漉漉的小身板儿就落入了他同样温漉漉的怀抱,感受着他裸露的硬实胸膛传过来的热度。

    她,真的想骂娘。

    ------题外话------

    哟呀喂!今天的播报结束了,明天继续!

    对了,关于山洞,如果看得有点晕的妞,可以关注姒锦的新浪微博,上面有一个龟毛妞画的地型图!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