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27米 快被她给逼疯了

027米 快被她给逼疯了

    抱了么?

    抱了!

    东方红军用机场诺大的停机坪上,他搂抱着她的样子,在呼呼的风声里,浓缩成了一副美好的剪影画。

    男人钢铁般笔直冷硬的脊背,没有温度,冷峻的面孔也捕捉不到半点儿情绪。可是宝柒一点儿也不介意,习惯了就好!

    至少,不管他多凶多狠,也不会不管她。

    习惯性揪紧他的袖口,她将身体窝进他怀里,另一只手缠在他脖子上,笑容倍儿甜。

    机舱里。

    第一次坐直升机的宝妞儿眼睛冒星星眼儿了,直溜溜瞅着驾驶舱里的陈黑狗,她羡慕地看他操纵着启动杆,吸着气儿的调侃:“黑狗子,丫帅呆了,形象一下就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话说,啥时候你也教教我开大飞机呗?”

    “坐好!”按住她跃跃欲试的小肩膀,冷枭轻斥。

    没劲儿!

    宝柒乖乖坐好,克制住想往前面驾驶舱窜的心里,撇嘴问他:“你会开么?”

    冷哼一声,枭爷不答。

    听罢,陈黑狗爽朗地大笑了两声:“咱老大谁啊,当然会!咱红刺的特种兵,个个天上能飞,水里能游,地上能跑,各种交通工具……”

    “废什么话?专心点!”枭爷冷冷一句话便打断了陈黑狗的高谈阔论。

    “吹牛!”笑着瞄了一眼冷脸面瘫男,宝妞儿故意扯着嗓子刁难:“UFO会开么?”

    “你再跳蚤上身似的蹦哒,一会晕机哭都没地儿……”

    神见啊!

    啊!

    随着直升机的迅速腾空,她的心像是被吊起来了似的——

    和客机不同,这个真心肝颤。在震耳的轰隆声里,她借力使力地钻进男人的怀里,双手死巴巴地圈住他的腰,苦着脸耍赖。

    “别让我放手啊,我惨,我惨得不行。”

    脸沉了又沉,枭爷深幽的黑眸微闪,到底没有推开。

    直升机稳稳停下时,不用她再耍赖,他就主动将她抱了下来。

    海风拂过,小丫头柔软的长发一缕缕扬起,丝丝纠缠在他的脖颈里,抱着她的大手紧了又紧。而他怀里小丫头,已经被岛上的景色给勾了魂儿,迷惑得不知所已。

    传闻中又嗜血又冷酷的魔鬼集中营天蝎战队究竟是个啥情况呢?

    没有人会想到吧?

    这儿俨然就是一个世外桃花源……哦,不对,桃花岛!海风带着香味儿似的,让人迷醉。

    尤其神奇的是,京都已经初冬了,可这儿还像春天一般特别暖和。

    红花绿树,实可谓人间仙境。

    唯一与仙境不相衬的是一座座军事化格局的建筑群落,还有耸在海边的嘹望哨塔,在荷枪实弹的士兵们戒备森严的守护下,显得格外庄严肃穆,翠色生幽,质朴生色,像是经历过千百年岁月洗礼一般厚重。

    宝柒又好奇又兴奋。

    “首长好——”

    进入营区,三五步就有一岗哨,见到抱着宝柒过来的冷枭,纷纷立正敬礼。

    陷在他怀里,她好戏的东张西望,像进了马戏团。

    而对于老大怀里的姑娘,战士们的目光也像在看动物园的珍稀动物——

    稀罕。

    ——★——

    到了晚上,宝柒的脚脖子已经肿得像个大馒头了。

    军医诊断为足踝扭伤,开了点儿外敷的药说不太严重。可是这种伤就这样,刚扭着还好点,人一旦歇下来就会疼得更厉害。

    一向好动的她,苦不堪言,不停在肿胀的脚踝上按来按去。指头一按下去,就是一个小窝儿。

    “二叔……我脚又麻又痛,都不像我自己的了!”

    “喂,你也不兴安慰安慰我……亏得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

    又来了,救命恩人……

    那一刀估计得让她说一辈子了!

    不过,他还真像欠她一辈子似的,哪怕脸色沉得发黑,眉目冷了又冷,还是吩咐人端来了热水和冰块。

    用毛巾冷热敷的交替进行,是消肿散淤的好办法。

    大喇喇躺在椅子上,宝妞儿盯着水盆里倒映出来那张俊逸的冷脸儿,心里美滋滋的。

    “算了,说句实话吧。其实,你对我蛮不错的!”

    懒得理她,冷枭手下加重力道,一言不发。

    “……干嘛不说话啊?聊聊呗,不闷么?咝……”她话还没有讲话,感觉到脚上一阵生痛,他力气大得像是要把她给捏碎,忍不住就怪叫了一声,“谋杀啊你?”

    终于,冷枭恼了,大力地捏着她白嫩嫩的小脚板,心里烦躁得不行。

    她的脚,小小的,在他的手掌下,不盈一握。从来没有为别人做过这种事儿的他,一脑门儿的冷汗。

    “再吵,老子丢你出去填海!”

    枭爷丢下毛巾直起身来,冷冰冰地瞪了她一眼,为了掩饰着身体狼狈的凸起,双手插在裤兜里转身就走。

    “二叔!”叫住他,宝妞儿弯着一双大眼睛,高高举起双手,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笑得像细贝壳一样好看:“麻烦你了,抱我床上去……”

    眉心狠狠一拧,冷枭没有吭声。

    “喂,我的脚不能动……”

    闭了闭眼睛,他无奈地转过身,一把捞起她就甩到床上。

    “快睡!”

    哧哧一笑,宝柒知道这厮快被她给逼疯了,眉头舒展得更欢实,“好吧……其实,做为正常男人来说,你的反应没啥可丢脸的,我又不会说出去!”

    血液逆流,冷枭恨不得掐死她。

    ……

    半夜。

    岛上天气变凉。

    宝柒睡觉本来挺乖的,不踢被子,不认床。但今儿不同,身上长得及膝的迷彩T恤是他的,军绿色的大床是他的,鼻翼里似乎全都是他的味道。

    于是乎,她翻来覆去地打滚失眠了。脑子不听使唤似的,满满全都是旖旎。

    少女心啊,玻璃做的!

    不知道究竟折腾了多久,她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又迷迷糊糊地被尿给憋醒了。

    打着呵欠爬起来,哪料刚一下地,右脚踝完全没法儿着力,‘扑嗵’一声就栽到在地。

    可怜的妞儿!

    呲牙咧嘴,她双手撑着床沿儿正往上爬,房间门打开了,灯光亮了——

    冷枭并没有睡沉,长年的特种兵生涯和高强度的军事训练过来,他睡眠质量一直都不太好,但耳力视力却又相当好。所以,听到隔壁的大南瓜滚到地上,还是无奈地披衣过来了。

    “那啥,我上厕所……”

    宝柒揉着不争气的右脚,笑得蛮尴尬。

    苦啊!美少女形象又毁了!

    为啥每次他都出现在她最丢脸的状态?

    冷枭面无表情地扶起她,又十二分耐心地等她上完厕所出来,轻手轻脚地将她放到床上。

    “二叔,我有点儿睡不着……”她说得实话,“你能不能等我睡着了再走啊?”

    “嗯。”

    答应了?这么好?

    半信半疑地闭上眼,她本来还想琢磨琢磨的,可脑子还没走情节呢,人就睡了过去!

    一夜好眠。

    当清晨的第一缕日光透进来时,她揉着惺忪的眼睛醒了过来。

    怔忡一下,接着就愣住了——

    床前不远的书桌前,男人钢键的身体趴在上面,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

    睡着了?

    咬了咬唇,她找了件儿他的外套就一瘸一拐地踱了过去,蹑手蹑脚地将衣服披在他身上,轻轻抽走了他手里的文件。

    男人手指微动,没有睁开眼。

    半残疾人士伤不起,宝柒忍着痛一屁股坐在他旁边,撑着脑袋瞧他。

    睡着了的男人,少了凛冽和冷漠,帅得要亲命。

    闲着无聊,她拿起桌子上的纸笔专注地勾勒起来。

    咳!

    想象无比美好,绘画水平实在太差,枭爷的形象惨不忍睹。

    她暗笑。

    叮铃铃——

    这时,冷枭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慌不迭地趴上去压住那张纸,闭上眼睛装睡。

    轻咳了一声,男人倏地睁眼,若无其事地睨她一眼掏出了电话。

    “喂……”

    “老二,宝柒人呢?”

    “她很好,怎么了?”

    “这个死丫头,警察都找上门来了!”

    ------题外话------

    二叔啊,快点投降吧!妞们,紧跟着接下来,会有大的进展哟~

    感谢支持,明天同一时间,咱们继续讲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