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26米 走不了,你抱我——

026米 走不了,你抱我——

    天蝎战队基地。

    军用靶场上,战士们正在准备射击训练。

    做为全军唯一的军事保密单位,基地设在一个地图上没有标注的岛屿,连带着基地附近的数座附属岛屿一起,被战士们诙谐地称为天蝎群岛。

    放好电话,全副武装的冷枭眯着眼扫视着面前的队例。

    一溜儿,整整齐齐的丛林迷彩的队例里,是一张又一张黝黑刚毅的脸。

    “江参谋——”

    “到!”江大志提着狙击步枪出列,抬手,敬礼,高声呐喊:“报告,队伍集合完毕,请指示!”

    冷枭还礼。

    “进入射击区域,准备射击。”

    “是!”

    表情复杂地拍了拍江大志的肩膀,枭爷突然放低了声音。

    “我有点急事,离开一下!”

    怔愣一下,江大志傻乎乎乐了,压着嗓子小声笑:“嘿,头儿你放心去吧,啊!去吧去吧……我不会说的……”

    “闭上你的臭嘴!”

    “嘿嘿,我也想老牛吃嫩草,让你家小侄女搁同班同学里给俺介绍个呗。”

    “滚犊子!”

    冷斥一声,枭爷的面色染成了黑碳,侧身大步往营房走去。

    听着身后‘全体进入靶区’的呐喊,他心里莫名烦躁。

    第一次为了私事放下公事。

    而这里,离京都市足足有几百公里……

    在宿舍换上常服走向直升机场时,他觉得自个儿简直中邪了!

    ……

    ……

    四中。

    放学了,宝柒顶着个熊猫眼,跛着脚在教室里做卫生。

    惨得掉渣!

    今儿打架踢人的时候,她把右脚给崴了。

    不过,参与打架的同学一个都没跑掉,全被班主任老师给罚了,由于她‘受伤’较重,被分了卫生最轻的教室。可怜的姚望最先出手,被罚了冲洗厕所。

    擦啊擦,洗刷刷……

    抹布都快被她给揪成条儿了,他还是没有来。

    她烦躁了!

    过了一会儿,教室外走廊的阳台上突然爆发出一阵阵惊呼声,几个女生拉长了脖子往楼下瞧,兴奋得跟嗑了药似的。

    “哇,快来看,好帅啊!”

    “啊啊啊,我要疯了,怎么会这么酷……”

    瞧着一个个摆出来的长颈鹿造型,宝妞儿心里鄙夷不已。

    可是,喧嚣的声音没有因为她的鄙夷而减少,反而愈演愈烈,像是要把教学楼给震垮。

    恶狠狠地磨着牙齿,她恨不得堵上耳朵。

    ——花痴。

    不料,五分钟后,花痴的成了她自个儿。

    教室门口,金晖般的夕阳将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拉得很长,军绿色的常服上像是被镀了一层光圈儿,俊朗,冷漠,严肃,王者般的气息犹如阿波罗战神般耀眼。

    啪嗒!

    一不小心,她手里的抹布倒地上了。

    “二叔?”迟疑的……

    “二叔——”兴奋的……

    第二句喊完,她跛着受伤的右脚就奔了过去,那可怜劲儿像只扭曲变形的折翅鸟儿!

    沉默几秒,冷枭眼里的冷光慢慢化了开。

    “能走么?”

    废话不是?

    宝柒砸砸嘴,揪住他的袖子促狭道:“不能——不能你还能抱我啊?啊——”

    ‘啊’声之后,她整个人腾空而起——

    腹黑冷漠如二叔,行动永远比语言给力。

    拽住她的腰打横一抱,他面无表情地在女生们的惊呼声里抱着她下了楼。

    “二叔,我卫生还没做完……”

    “……”不言。

    “二叔……我想请假,我受伤了,不能上课……”

    “……”不语。

    半晌后,聒噪的宝柒微张的嘴成了半圆,合不上了。

    好乖乖!

    军TZ车牌的骑士十五像只体积庞大的大怪兽,又威风又彪悍地杵在教学楼下的花坛边上。

    太拉风了吧!

    她激动啊,骄傲啊,简直稀罕到骨子里了。

    偷偷打量他冷峻的面孔,心里的小鹿子一阵乱撞。少女的春心啊,施了肥一般‘嗖嗖’疯长——

    在女生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儿注视下。

    她虚荣地表示,华丽丽的爽歪歪了!

    ——★——

    “开车!”

    直接将她往后座上一扔,冷枭面无表情地吩咐陈黑狗。

    骑士十五缓缓驶出了学校。

    车后,又将掀起一段YY江湖的传说——

    而车上,宝柒摸摸这,摸摸那,勘察队员似的爱不释手,灵气十足的小脸儿上充满了兴奋和激动,眼睛都在熠熠发光,小嘴山雀般叽叽喳喳说过不停。

    可是,男人一句话都没有。

    一个人自言自语有劲儿么?

    好吧,她也默了!

    “我替你请假了,给你妈也说了,你上我那儿住两天。”

    “啊?”男人突然的话让她眼皮儿一跳,喜悦地消化完,偏过头就将下巴搁在他肩膀上,笑脸像朵花儿:“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挨骂!”

    “宝柒——”俯头睨她一眼,枭爷的面色颇为复杂,灼人的眼神X射线一般落在她带着点儿瘀青的小脸儿上,迟疑问:“你还在和姚望纠缠不清?”

    额!

    干笑两声,宝柒眼底盈波一闪,一脸的粉泽笑容:“想知道啊?那得看你是用什么身份问我喽?”

    什么身份?

    一时间,浅淡的暧昧气息在车厢里蔓延开来,渲染得男人五官又深邃又阴沉。

    但,他的答案永远一本正经。

    “我是你二叔。”

    “哧,拜托你,改改台词行不?”宝柒对他一板一眼的样儿颇为纠结,下巴使劲儿在他肩膀上磨蹭着,“你说咱俩抱也抱了,搂了搂了,嘴也亲了……说这话,你心里虚不虚啊?”

    “那是你的想法,不代表我。”

    真狠!

    宝柒侧目,与他冷酷没边儿的眸子对视着。

    心,狠狠蹦哒了一会儿……慢慢的,慢慢打萎儿了。

    “成吧,二叔就二叔。我和姚望是挺好的。”

    这话不算说谎,她和姚望是兄弟,用挺好来容易都差远了!

    推开她挨过来的身体,枭爷冷冷地靠向椅背,唇间吐出几个结了冰的字儿。

    “和他分手!”

    咳!

    宝柒差点儿被口水呛死。

    “奇怪,我和他好,哪儿碍着你了?”

    指尖微僵,枭爷一动不动,没有睁眼,“你和叶美美争执那天,接的可是他的电话?”

    咦,他怎么会知道?

    “是啊,但不是他本人打的,我也正奇怪呢……难道,你怀疑他?”

    没有回答她的话,男人沉默如老僧入定。

    宝柒咬牙切齿地瞪着他,执坳得像头牛:“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啊……信不信,我我我……”

    她怎样?

    眼睛一闭,她也睡!

    当然,假寐摆酷的男人还是没搭理她。

    车窗外的景色一一倒退,不一会儿功夫,汽车驶离了市区。

    昏昏欲睡地宝柒,很快便真和周公玩上了。

    吱——

    汽车一顿,停了下来。

    身体一倾,她惊醒地睁眼。然后,石化了。

    妈妈也!

    她真想高声吆喝一嗓子。

    远远的……

    草地被风掀得像麦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的荡漾开来,一辆又一辆她叫不出名字的军用直升机整齐的排列在上面。

    真给劲儿啊!

    惊喜感袭来,天性乐观的宝妞儿立马忘记了不愉快——

    “二叔,你要带我坐直升机?”

    已经绕过车头的冷枭一脸凝重,替她拉开车门。

    “下来。”

    冲他张开双臂,宝柒笑得像只得逞的小狐狸:“走不了,你抱我——”

    ------题外话------

    这家伙很懒,什么话也没有留下!

    不过,江湖上流传了这么一句:推荐姒锦完结文《军婚撩人》,《强占,女人休想逃》,推荐鎏年完结文《婚色撩人》,多谢支持,我爱你们,飞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