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25米 蛮横无忌,目空一切。

025米 蛮横无忌,目空一切。

    “让开——”

    阴鸷冷酷的声线儿,不算特别高昂,但是却成功将一室的喧嚣调成了静止状态。

    没有人作声,不过,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门口冷厉的男人。

    霸道与倨傲的神色混合在一起,在现场静谧的气氛里更添了王者一般迷人的男性魅力。

    太帅了!

    帅得宝柒的视线上去了就下不来。

    穿过记者们自动让出来的路,冷枭面色阴沉地一步步走近,冷硬的样子带着无与伦比的震撼力。

    他少于在公众面前露脸,记者们都不认得。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拿自己的镜头对准他。

    而经常周旋于各大娱乐媒体而面不改色的方九爷,一见到他,脸色微变。

    不过,武力虽然不及,但丢命也不能丢人啊。

    他纨绔十足地戏谑:“哟,枭爷,又见面了?”

    面色越加暗沉,冷枭的视线一点点变冷,冻结成冰,恼意如同淬了冰的钢刀一般,尖锐又锋利地刺向方惟九。

    “放开你的脏手!”

    感受到他的愤怒和阴冷,方九爷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他妈的!

    他觉着这眼神儿大概只有用‘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才能诠释了……

    竖了竖眉头,他放开钳住宝柒的手,促狭地笑:“够嚣张!宝贝儿,他是你家谁啊?”

    “关你屁事——”

    双臂恢复自由的宝柒,一巴掌就甩在了方惟九的俊脸上。

    没错,她打他了!

    之前她觉着这男人也就是痞了点儿,要说多大恨也不至于。但她生平最痛恨搞大了女人的肚子却不肯负责任的男人,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想拿她做挡箭牌!

    饶得他么?

    这一巴掌,简直让娱记们快疯狂了!

    快门自然飞快地捕捉了下来。

    众所周知,京都城内的两大风流公子一直是娱报销量的保证,他们被外界戏称为‘东钱西九’。东钱指的是JK国际的董事长钱傲,不过这厮改邪归正成了大情圣。于是乎,风月江湖上就留下了硕果仅存的方惟九了……

    而现在,方九爷竟然被女人甩了大耳巴子,多劲爆的消息?

    没得说,明儿的头版头条指定是他了!

    冷冷地扫了一圈儿,冷枭大步过去拽住宝柒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言不发,可冷脸上却摆足了八个大字——

    蛮横无忌,目空一切。

    再一次,枭爷成功地将刚热络的空气变成冷气儿。

    “二叔……”

    医院的走廊里,宝柒低低喊了一声,揪紧他的袖口,小心肝儿嘎巴脆。

    “我是不是又做错事儿了?”

    大手更紧地抓住她,枭爷冷硬的唇角紧抿,侧过脸瞅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你做得很好。”

    很好?!

    打人算很好么?

    无解地频频盯着他,从她的角度,可以瞅到他十分完美的冷硬侧脸,心里一阵触动。

    咬了咬下唇,她挺不要脸地问:“二叔,是不是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会护着我啊?”

    高大的身形微顿。

    紧接着,男人脚下加快,阴郁的脸上布满了难解的情绪。

    轻轻咳了声儿,宝柒心里偷乐!

    她是个乐观的姑娘,凡事儿都喜欢往好的方面想。

    他没有回答,但也代表了不否认,不是么?

    心,一瞬间被温暖充盈。

    ——★——

    宝柒出院了。

    本来就没多重的病,住了三天院,足够了。

    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天的各大娱乐周刊上,虽然方惟九还是版头高挂,但凡是涉及到宝柒的内容,全部都被略过了,甚至连一张打上了马塞克的照片都没有。

    不用猜,她知道一定是冷枭干的。

    只不过,他是怎么做到的?

    牛!真心牛!

    再一天,等她调整好心情回到学校正常上课时,关于叶美美死亡的各种八卦传闻已经被演绎成了许多不同的版本,最离谱的是和灵异事情挂上了勾——

    “喂……我给你们说啊,那天在化学实验楼下……宝柒写的纸条……诅咒叶美美……殡仪馆……”

    “是吗?……啊,太可怕了……”

    断断续续的议论声从不远处传来,宝柒一眼都没瞅交头接耳的同学。

    神经病!

    她要能诅咒得死人,中国人口得死掉一大半,计划生育都省了!

    懒得和她们计较,她缩起脑袋继续装鸵鸟!

    做了几道题,她又把小粉机掏出来,偷笑着瞅一会照片儿,再继续做题。

    没错了,她现在心里挺美的!

    即便那天冷枭把她送回家就消失了,但她还是觉得和他之间的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那种暖暖的,暧昧的感觉,将她青春萌动的少女心填得满满的,没半丝儿空隙去理会这些流言蜚语!

    “你们在说什么?闭上臭嘴!”

    突如其来的愤怒喝斥声,是属于姚望的,他绝对不允许这些人说宝柒半点儿不好。

    “……我们说的是事实!”

    “是啊,本来就是这样!”

    “姚望,你是不是在跟宝柒谈恋爱?瞧你护犊子的劲儿!”

    到底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姚望的口舌又怎敌一群七嘴八舌的同学?脸色一阵青白交加后,他愤怒地挥起了拳手,揍向人堆儿里说这话的男同学。

    青春热血的年龄,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很快,姚望就和几个人扭打在了一块儿。

    他一个人单挑一群人,宝柒能袖手旁观么?

    自然不能。

    虽然她素来信奉君子动口不动手,但哥们儿义气必须的,不管打不打得过,冲上去就帮忙。

    噼里啪啦,见她出手,原本围观的几个女同学也加入了战斗——

    半个小时后——

    江湖侠女宝柒同学拨通了冷枭的电话。

    “二叔……”

    电话那头,男人冷冷‘嗯’了一声,表示他在。

    吡了吡嘴,宝柒摸了摸光荣挂彩负伤的脸蛋儿,委屈地小声儿说:“喂,我不敢回家了……”

    “怎么了?”

    淡淡的三个字,磁性有力,但却听不出来他的喜怒。

    拍了拍小胸脯,宝柒吸气,吐气,啜气……

    寻思着措词,她的脑子里山路十八弯后,还是决定乖乖交待,将打架的前因后果仔细说了一遍。

    那边儿,静静地……

    她怀疑地问,“喂!你还在不在?”

    “在。”

    低低的一个字划过耳际,宝柒愉快地咧了咧嘴,小心翼翼地试探。

    “我放学的时候,你来接我好不好?”

    ------题外话------

    二叔,快来接回去吧!~接回去吧~暧昧暧昧……!

    愚人节了……

    妞们,你们一人给我一个吻,我一定一人回一百个吻,**辣的哟哟……

    PS:推荐好友黛黛妞古言《媚骨欢:嫡女毒后》,喜欢看古言的亲看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