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24米 别怕,一切有我!

024米 别怕,一切有我!

    医院。

    白色的墙壁阴冷冷,白色的床单凉涔涔。

    宝柒觉得像做了一场梦,更像看了一场恐怖片儿,身体有点儿发软,连带着宽敞舒适的病房也有些阴森。

    一时半会儿,她神经没法抽离出来。

    “好好休息,别想太多。”冷枭的话,一如冷枭的人,凉飕飕的语调里没有温度。

    抬头,宝柒抿紧了唇,小声啜语:“你走吧——”

    枭爷冷眸一黯!

    他是要走的,生日宴会出这么大的事儿,酒店里还不知道乱成了啥样儿了。而且,这事儿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太多事情需要处理。

    本想抻掇她几句,瞎胡闹趟了一身的浑水,可是……

    倚在床头的丫头,小脸皱成了一团,粉嫩的唇色有点发白,精神状况明显不是太好。

    盯着那唇,想着那唇的味道,他喉咙有点发紧干哑。

    于是乎,迟疑着,绷直了俊脸,终究还是啥也没说。

    半晌——

    “我走了!”三个字一出口,他语气微顿,冷冽的视线里掠过一抹黯芒,沉声吩咐道:“不管谁问起,你都得一口咬定,压根儿没去过那酒店,懂吗?”

    这……

    紧张感让宝柒的心跳倏地加快。

    她是有点儿发懵,但不傻,话里蕴藏的苗头儿还是能听懂的。

    身体腾地直起,她冷不丁的拉住他的手腕,语气急切。

    “怎么,你怀疑是我?”

    “你?”冷眉轻蹙着拨高了音调,枭爷俊朗的脸部轮廓格外的帅气迷人:“你还没这胆儿!”

    一听这话,宝柒哭笑不得。

    这算是褒扬,还是贬低啊?

    唇角一扬,她紧绷的神经总算放松了一点儿,声音也缓和了下来。

    “喂,你就这么相信我啊?”

    冷枭一本正经地睨着她,冰冷的声音又低沉又厚重,像大提琴的音符灌入她的耳膜:“不是信你,是信我自己的判断。就你那点儿智商,还做不到。”

    额!

    牙齿嘴利的宝妞儿,彻底被噎住了。

    翻了个白眼,她的小脸儿顿时抽成了条儿,呲牙,咧嘴,她黄鼠狼叼鸡似的,借着拽他胳膊的力道就扑在他身上,横眉绿眼地瞪着他,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过份!没品味!”

    狠狠抽回手臂,枭爷脸上连正常的情绪波动都没有,凛然的冷眸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光芒转瞬滑过。

    “放开,我得过去了!”

    这一回,换宝柒沉默了!

    正事儿要紧,她清楚。

    可是,看着他坚毅的背影越走越远,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消失掉的恐惧感又陡然升了上来。

    “二叔——”

    带着颤音的轻唤,叫得枭爷心脏一阵紧缩。

    撩了一下,又颤了一下。

    停住已经走到门边儿的脚步,他没有回头,但带着磁儿似的声音里,少了些冷漠。

    “又怎么了?”

    咬着下唇,宝柒顾不得套上鞋,穿着袜子踮着脚尖儿三两步就奔了过去,一伸手紧紧环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了他硬实的胸膛上。

    “谢谢你!”

    她乖巧的样子和平日里的刺儿头劲儿大相径庭,让冷枭想推开她的手又僵住了。

    “谢我什么?”

    “谢谢你,相信我!”

    枭爷冷眼微眯,缓缓解开她环在腰上的手臂,大手抬起僵持了几秒,最终,温热的掌心落在她后背上,安抚式的拍了拍。

    “别怕,一切有我。”

    说完,挺拔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门口。

    ——★——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

    老实说,宝柒挺鄙视自个儿,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她还能睡得着。

    “游念汐?”

    睁开眼,旁边放着热腾腾的饭菜,床边默默坐着一个纤瘦的人影儿。

    “醒了,起来吃点东西吧?”从不介意她的直呼其名,游念汐轻言细语地过来扶她,态度端正得宝柒又一次鄙视自己。

    为啥就瞧她不顺眼呢?

    毛病!

    吃着热腾腾的饭菜,暖了胃,也就暖了心。

    不得不说,宝柒是个适应能力超强的姑娘。

    “小七,昨儿你溜号跑哪儿去了?让我好一顿找!”

    游念汐冷不丁冒出来的话,让宝柒差点咬到舌头。

    咋就忘了她呢?

    冷枭的吩咐言犹在耳,想了想,她砸巴着嘴,笑嘻嘻的说,“……在楼下透了会气儿就上来了,没瞧着你,倒下床就睡到现在……”

    “哦。”

    她没有追问,宝柒暗吁了一口气。

    ……

    ……

    宝柒是个草根,或者说宝柒是根草。

    她年纪不大,但经历的不靠谱事情太多了。所以,心灵的小转盘很快就从阴面转到了阳面。

    活着,就是笑呗!

    游念汐去公司后,她把玩着幸存的伤残小粉机,唇角的笑容好不娇俏。

    屏幕上……

    男人性感的侧面拍得非常清晰,俯低的头,轻咬住她的唇,四片唇交接得紧密无间……

    多像一对儿情侣。

    脸,火辣辣的发烫,无人分享的小秘密住进了她心里最柔软的所在。

    他为啥要吻她呢?

    眉儿弯弯的思忖着,病房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又一阵骚动——

    ‘嘭’的一声后,虚掩的房门被挤了开。

    门口,一大堆记者举着长枪短炮,围着苦不堪言的方惟九。不得不说,这男人长得真蛮帅,丢到人堆儿得也特别扎眼睛。

    咔嚓咔嚓,拍照声不绝于耳……

    “方总,请问对于Liz小姐人流的事你有什么看法?”

    “方总麻烦问一下,Liz小姐怀孕却不能入方家的门,是否与她娱乐圈的身份有关?”

    “方总,你今天是特地到医院探望人流的Liz……”

    “方总……”

    操!

    方惟九直想骂娘!被一群狗仔追问得脑袋都浆糊了,还不得不唇边噙着笑,优雅地保持自己的形象。

    面对着镜头,他正想说话,眼角余光一扫,俊脸上的笑容倏地加大了。

    转过头,望着看好戏的宝柒,他拨开面前的狗仔就冲了进来,一把将她拥住。

    “亲爱的,他们都不相信我……”

    一时间,场面混乱了!

    记者们哗然,互相对视了几秒,很快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潮水般激动地涌入了病房。

    咔嚓!

    咔嚓!

    噼里啪啦,又是一阵拍照……

    宝柒始料不及,被秒杀了!

    当然,不是被死死扣住她的傻逼男人或者记者,而是被病房门口突然闯入的那抹高大阴冷的身影……

    ------题外话------

    嗷呜,二叔来鸟……会怎么样?醋海又翻波了不?

    嘿嘿,明儿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