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22米 他的吻,意外的惊喜。

022米 他的吻,意外的惊喜。

    男人这一抓,在宝柒心头的火儿上又给添了一把柴。

    没好气儿地甩手,她带着水儿的眼睛里淬上了毒:“喂,你有病啊,拉我干嘛?”

    “嗬,撞了九爷就想开溜?”

    靠!到底谁撞谁啊?光天化日之下,黑的被说成了白的。

    冲他翻个大白眼,宝柒斜着眼角,鄙夷地冷讽:“丫搭讪美女的方法太老土,没范儿……”

    “哈,哈哈……你是美女?”

    阴阳怪气地干笑三声,方惟九不屑地望着她涂得跟厚饼儿般的浓妆,又极端不恭敬地扫向她海拔还没拓展开的前胸,犀利地点评。

    “恐龙!飞机场!”

    “嗤!你帅,你牛,不过是牛肚子里的草,草包!”

    草包?

    想他堂堂方九爷,权势踩脚底,财富睡身下,风月圈里摸爬滚打着长大的,女人见了他无不跟见了活祖宗似的哭着喊着扑上来。

    这小妞儿到好,骂他是草包?

    一口气咽不下,他俊脸越发难看了:“敢拿话搡九爷,信不信抽你?”

    “信个屁!来来来,抽!不抽,丫就是我孙子!”穿着侍应生衣服的宝柒,狂妄的态度到像是这酒店的CEO,拽得二五万八似的。

    唇线抿直了,方惟九恨得牙根痒痒却下不了手。

    其实吧,他那话就一口头禅,方九爷怜香惜玉不少,还真就没抽过女人。

    一时间,他有些哭笑不得。

    面前的小丫头灵动的一对大眼珠子,张扬着青春和自信的神采,那又任性又洒脱又狂肆的小性子,看得特别稀罕。不知不觉,笑意上了唇。

    一伸手,他勾起她的下巴,“恐龙,卸妆给哥看看——”

    典型调戏的开场动作!

    可宝柒是谁?小流氓一个,调戏么,她比谁都在行!

    她报复性地踮起脚尖,反勾住他弧线优美的下巴,“草包,脱裤子给姐瞧瞧?”

    “行啊,你帮我。”方惟九似笑非笑,他成天逗女儿跟玩儿似的,又哪会是省油的灯?

    在他得意地嗤笑中,宝柒睨着他,挑了挑眉角,笑得纯纯的……微微垂首,手指顺着他的条文衬衫的领口一路下滑,慢慢靠近他的皮带……

    方惟九心里一荡,小妞儿真敢?

    疑惑的视线下垂,落在她低头时露出的一截羊脂般白皙的颈项上,他的眼神儿便有些迷离……

    莞尔一笑,宝柒飞快地掏出手机,对着他胯下‘咔嚓’了那么一下,人就蹭地退开了。

    “晒晒鸟……”

    被反调戏了?!纵横风月场的方九爷阴沟里翻了船,哑然怔住了……

    狡黠一笑,宝丫头看着手机屏幕,痞气地吹了声口哨,嘴里啧啧有声,人趁机就开溜。

    回过神来,方九迅速拉好裤子,小步上前,一把揪着她的小马甲。

    “捉弄九爷还敢跑!妞儿,你死定了!手机拿来——”

    宝丫头天生后脑勺长反骨的妞,一边儿伺机而逃,一边儿笑嘻嘻:“美得你吧?没门儿!”

    望着她浓妆下绽放的清纯笑容,方惟九有些无可奈何,但手却死箍着她不放。

    “放开她!”

    危险阴沉地低喝声刚落,他的手臂就一股大力拉扯开来,又被顺势狠推了一把。

    收势不住,他‘嘣’地撞在了墙上。而怀里的女人,却落到了别人的怀里。

    “我操!”低骂着一抬头,他的视线对上了一双冰棱般的眼睛。

    血液倏地一凉。

    那种感觉,像被毒蛇给盯上了似的,毛噌噌的——

    冷枭。

    雅痞雅痞,又雅又痞是方惟九的个性!

    他看着男人霸道地搂着小姑娘的样儿,摆足了吊二郎当的痞劲儿,笑着打趣儿:“哟,原来是枭爷呀?怎么着,你也看上这妞儿了?”

    可怜的方九,嘴巴还没合上,眼前拳头一晃,高挺的鼻梁就遭了大殃了。

    来不及避开,这一回,他被揍得摔了个仰天叉叉。

    “方九——”低睨了一眼怀里似笑非笑的小丫头,冷枭的面色极端难看,冷酷的样子像地狱来使似的,冰冷的语气放得极缓,一字一顿地警告道。

    “我冷家的人你都敢动,活腻歪了?”

    冷家的人……

    好吧!

    其实,宝柒更愿意听到他说,我冷枭的人!

    武力不如他的方惟九有点恼火,狠狠一挑眉,冷冷轻嗤:“哥们儿,冷家人咋了?我未婚,她未嫁,我俩情投意合,碍着谁啦?”

    这话说得!

    宝柒虽说讨厌他将事儿往歪了说,但在感觉到鸟人浑身充盈的怒气时,她又小女人了一把。

    为了报他不辞而别的一箭之仇,她不愠不火地掀起唇儿,“二叔,他说得没错儿……”

    没错儿?!

    一时间,仿若风,雨,雷,电在狂飙,枭爷冷眸里淬了一团火儿,警告的冷睨了方九一眼,死死拽住她的手就大步离开。

    宝柒的心,怦怦地——

    他要干嘛?

    转角的犄角旮旯里,他终于停了下来。

    冷脸上全是怒气,几乎是从齿间迸出来的几个字:“宝柒,你太不知自爱了。”

    “关你屁事!”粗鲁地回敬着,在他带着精冷光芒的眼眸里,宝柒又舒坦又淡定。

    鸟人,吃醋吧!快点吃醋吧!

    然而,希望破灭。男人一双俊眸转瞬又恢复了冰冷,“手机拿出来!”

    “为啥?!”

    “拍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删了——”

    咳!他看到了?其实她刚才那么一晃,啥也没拍到,大不了拍到那家伙的大裤叉。

    不过么,看他闹心,她就开心!

    火上浇油是宝丫头常干的事儿,粉粉的小嘴巴说出来的话更是呛死人,“舍不得,我要留着记念呢……”

    “你!”

    你字出口,枭爷的眸子再次着了火,恼怒地夺过她手里的小粉机,一甩手——

    ‘啪哒’,掷地上了!

    妈也……宝柒心痛死了!

    “我的宝贝啊——”

    二百个大洋呀,要亲命了!她老鼠似地窜了过去,心痛地捡起地上的小粉,来回检查着。

    还好还好,除了盖儿有些摇晃,它还蛮坚挺的保持着正常功能。

    松了一口气,她再站起身时,脸上便挂不住了,“你凭啥砸我东西?我稀罕它怎么了?你……”

    稀罕它?

    枭爷这会儿脑子都快气炸了。

    喉结一阵涌动,他脑子有点儿犯抽。

    冷冷睨着她上前,一步,二步,面色阴冷地大手箍紧她的后腰,死死盯住她,盯住……三秒之后,他另一只手突然狠狠压住她的后脑勺,就那么俯下头——

    吻了上去,吞下了她的话。

    盛怒之下的吻没有技巧,没有怜惜,只有野兽般疯狂的掠夺。像恨不得将她吞下肚子似的啃噬,又粗暴又狂妄,来回在她又粉又嫩又软的唇瓣上发泄着说不出来的怒火。

    “……唔……唔……”

    宝柒睁大着双眼,不可置信地瞪着他。

    一时间,忘记了思维。耳边似乎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只有口沫交融的嗞嗞声,和他浓重又男性的呼吸声。

    良辰似景,佳期如梦。

    今儿是她十八岁的生日,她收获了他的吻。

    辜且叫着吻吧?

    她安慰似的想着,偷偷腾出一只手来,‘咔嚓’又照了一张,心里一阵欣喜。

    小粉,你立功了!

    乐极生悲,蓦地——

    一声不合时宜的惊叫声从洗手间方向传了过来,尖利惊悚得让她毛骨悚然——

    “啊!死人——快来人啊——叶美美死了——”

    ------题外话------

    艾玛,一不小心咱家枭爷怎么就吻了呢?吻了……吻了……还被宝丫头拍照留念了!18岁的礼物啊!够意思吧!

    话说,叶美美死了,妞们想到了什么?这里面的古怪究竟有多深?

    很深很深,真的!咳!二货作者在下一盘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哈哈!小皮鞭放下,又想抽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