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21米 桃花朵朵开!

021米 桃花朵朵开!

    灯光亮了。

    宝柒就像那个不小心穿了水晶鞋的二货灰姑娘一样,伟大梦想如肥皂泡一般。

    呯儿,破碎了!

    搂住她的两只有力手臂,松开了。

    靠得好好的胸膛没有了——

    嗷呜!

    看着男人大步离开的高大背影,她捂了捂还在滚烫的脸,两只眼睛瞪得铜铃儿似的,直想骂娘!

    鸟人,无耻的鸟人!

    敢情就她自个儿在那唱独角戏,自作多情啊!人半句话没有,一句粗气儿没喘就走了。

    那刚才他的拥抱,算啥?

    苦逼,苦逼,还是苦逼,这就是她这会儿的全部感受。

    在角落里安静了好一会儿,在苦逼的N次方之后,她压抑着还没完全复原的狂热心跳,做贼似的往洗手间溜了。

    ……

    ……

    紧拧着眉头离开的冷枭,也没顾得上安抚受惊的来宾,心情沉重地径直出了宴会厅,准备去酒店地下室的配电房。

    突然的停电,人群的恐慌,明显有人刻意制造的混乱——

    这一切,绝对不是巧合。

    而且,长期的军旅生涯以及无数次残酷战斗的磨砺下来,他也从来不相信巧合。只相信,事物存在和发生的因果关系,其概率远远大于巧合。

    刚穿过花厅,他人还没进电梯,就与换好衣服过来的闵婧打了照面。

    “枭哥,你怎么在这儿?”

    一见到她,闵婧立马摆出了最温柔的POSS,脸蛋抹蜜般笑得如沐春风。

    不过么,她这回可就没有在帝豪那么幸运了。

    犹如一股冷空气刮过,男人充耳不闻地与她侧身,眼神都没有斜一下。

    满怀希望,再变失望,她脸色有些难看。

    人嘛,活就活一张脸,自忖不管软件还是硬件都不输给任何女人的闵大小姐在接二连三的吃瘪后,心里的不平衡终于达到了极点。

    “请等一下,我只说一句话。”

    脚步微顿,冷枭转过头来,目光冰冷:“说。”

    淡淡一个字,没有情绪,没有温度。

    但是,闵小姐脸蛋泛红,心脏直跳,对他的爱意反而越溢越满。

    怪不得都说,人的骨子里其实都是贱的。

    在他冷漠瘆人的眼神注视下,她好不容易才鼓起了勇气:“枭哥,我就想问你一句话,究竟什么样儿的女人才能入得你的眼?”

    枭爷冷冷地扫向她,俊眸微微一睐,没给她留丝毫情面:“与你何干?”

    漠然的反问,暗藏的却是绝然的冷酷,狂妄和倨傲。

    至少,他的态度表明了一件事儿——她闵婧,还入不了他的眼。

    闵婧面色微变,不管咋说,她也是一个养尊处优的骄傲女人,被他刺人的话一激,美眸顿时便黯淡了下来。

    她温婉,他不搭理。

    她娴静,他也看不到。

    那么她该如何?

    眼睛瞬间蒙上了一层水雾,眨了又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她一向孤傲得白天鹅般的形象轰然倒塌了,琼瑶式的苦情女主被搬上了荧幕——

    “枭哥,你何必……你明知道我那么喜欢你的?其实我也没啥要求,不过就希望能和你有个正常交流。”

    正常交流?

    枭爷蹙了蹙眉,敢情他不太正常?!

    ——鸟人,你个变态,就不正常。

    脑子里莫名其妙闪过一句娇俏又痞气的声音,让他的眸色冷了又冷。抬腕看了看时间,他不想再继续跟她在这儿扯淡了。

    “不好意思,你已经超过一句了。”

    说完,旋踵离开,视线一秒都没有停留。

    身后,闵婧带着颤声儿的话再次传来:

    “冷枭,不管你怎么想我,只要你未婚,我就有喜欢你的权力。”

    小样儿,挺执着。

    可是,叮咚——

    大步迈进电梯,冷枭没有回头,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给她。

    ——★——

    配电房的光线很弱,几个电路抢修工人正在那儿和先他一步赶到的江大志说着什么。

    “江大志——”

    一句重锤压顶似的声音,把正埋着头的大江子给吓了一跳,赶紧转身立正。

    “到!”

    “什么情况?”

    “报告,供电局的哥们儿说是电力设备故障……”

    哦?!

    环视着配电房的设施,枭爷冰棱子似的眼神儿,让被冷风扫到的人忍不住有些发寒。

    略一思索,他的问题干净利落。

    “天灾还是**?”

    闻言,一个戴着头盔的电工小声嘀咕说:“那个……领,领导,我们抢修的时候发现,是酒店的进线被盗了。”

    “多长的进线?”

    “大约一百多米的样子,唉,这酒店附近最近搞拆迁,常有些没公德心的人偷井盖,剪电线卖钱。”

    冷睨着他,老实巴交的样子,不像在撒谎。

    整件事情,表面上没有什么问题,停电更是合情合理,一切正常。

    但,直觉告诉他绝对有哪里不妥。

    可究竟在哪儿?一时半会儿他还真没头绪。

    ……

    上完厕所,洗了手,宝柒微笑着走出洗手间,心里爽得不行。

    活了18年,她也总算体验了一把高端人士的感觉了。

    真是豪华酒店啊,连个撒尿的地儿都装潢得像皇宫,鎏金般的装饰熠熠夺目,晃得她差点儿眼花。

    正寻思呢,背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赶着投胎似的飞快掠过她。

    斜眼一瞄,貌似是一个穿着酒店工作人员制服的人,眨了眨眼,人‘嗖’的一下闪身就没影儿了。

    她惊了一下。

    咦,大白天的见鬼了?

    吸了吸鼻子,要不是刚才那人身上带着的酒香味儿还没散去,她真怀疑自己眼花了。

    好奇心驱使下,她紧跟着上前几步,想看看这个慌里慌张的人啥德性。不料,斜刺里又蹦哒出来一个男人,结结实实把她撞得踉跄了好几步。

    妈的,一会回去得看看黄历,啥倒霉日子?

    一抬眼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男人深蓝色钻石镶嵌的袖扣,视线继续上移,她这才看清钻石袖扣主人的长相——有点儿西方化的俊脸,棱角英挺得像用梭子打磨过似的,一双海洋般绽蓝的眸子里勾着一抹轻佻。

    啧啧,厕所都能撞到大帅哥!

    精致似妖孽,必是桃花朵朵开。

    不过可惜了,指定是京都城里哪家的纨绔二世祖。

    鉴定完毕,她侧过身子便要走。

    “站住——”

    带点儿戏谑的声音刚落下,她脆弱的小胳膊就被男人给抓住了——

    ------题外话------

    咳咳,近日,某锦夜观天象,掐指一算,天灾处处,食不果腹的饥饿妞甚多!思虑再三,为造福于众,无良锦表示,开荤必摆满汉全席,大鱼大肉,又肥又腻滴饱餐一顿!

    不过,只能是福利,懂得起撒?不懂?拖出去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