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18米 我是疯儿你是傻

018米 我是疯儿你是傻

    昏黄的灯光斜映,挺拔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走近,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令姚望汗毛直竖。

    易时易地,他没能认出冷枭来。

    这个人,危险!很危险!

    下意识将宝柒挡在身后,他警觉地问:“你想干嘛?”

    危险地眯眼,冷枭看着面前保护性十足的俊俏大男孩儿,口气冷酷狂妄。

    “该我问你,你想干嘛?”

    没有暴怒,没有生气,甚至没有情绪,他野性又蛮横味儿十足的冷漠面孔无法形容——冷酷,狂妄,霸道,尊贵,野性得不可一世。

    护住昏睡的宝柒,姚望挺直了腰杆,目光里满是戒备。

    “不关你的事,出去!”

    “小子,挺有种。”性感的唇角冷冷一抿,枭爷冷酷又锐利的鹰眸微眯。

    不屑于与孩子计较,下一秒他探身上前,拨开他就将软在沙发上的小丫头捞了起来。

    心里一惊,姚望想都没想,一攥拳就朝他砸了过来。

    “你放开她——”

    偏过头,冷枭躲开他来势汹汹的拳头,单手拽住他的胳膊,一把将他甩倒在沙发上。

    “想揍我?再练几年!”

    “……这是我哥的地盘,不放了她,你走不出帝宫!”揉着吃力的胳膊,姚望哪肯让他带走宝柒?迫不得已之下,他只好搬出家族来。

    冷冷一扫,冷枭声音如同冰裂:“再敢招惹她,我管你是谁的儿子?”

    天崩地裂的冷空气,扑面而来——

    意识半醒的宝柒睁开眼,弄不清状况,却看清了姚望捂臂的动作。

    “二叔?!你干嘛动我的人?”

    她的人?他是她的人?

    还是宝丫头有本事,只需一句话,刚才还‘泰山崩于顶不变色’的男人就炸毛了。

    该死的!

    长臂一伸,拎小鸡仔般将她娇小的身体压在怀里,冷枭恨不得把她给撕碎了。

    “回去再算帐!”

    “不回去!”挥了挥小手,宝柒眉头一竖,醉意浓浓地嚷嚷,“……我不回去,姚美人……再拿果酒来……我还要喝……”

    “没出息的东西!”冷冷地捏紧她的腰儿,冷枭沉沉低喝。

    微微侧目,他危险的冷眸警告地睨了姚望一眼,没再停留,大步离去。

    姚望怔愣了,他是宝柒的二叔?

    那他盯着自个儿的目光,怎么像在看情敌?

    ……

    被他恶狠狠地塞进车里,宝柒拼着劲儿地捶打他。

    “臭男人……你走开,谁要你管我……你的大美人呢?”

    “闭嘴!”吃了枪药似的,冷枭语气相当冷冽,“不管你?哼,被人给吃了都不知道。”

    “吃了?”哧哧一笑,趁他俯身过来替她系安全带,宝柒猛地拉下他的脖子:“吃,吃吃,我也要吃了你!吞到肚子里……”

    说吃就吃,她张开小嘴,冲着他脖子就咬了下去。

    说咬,非咬。非咬,似咬。

    她轻咬慢吮,像在品尝一道极致精美的大餐。

    色妞本性,哪怕醉得不省人事了,她也没有忘了揩油。

    紧接着,她不安份的小手就覆上了他健硕的胸膛,一下一下摩挲,又敲木鱼似的敲了敲。

    “好家伙,真硬——美人儿对你满意么?”

    粗喘一声!

    冷枭胸口像被火苗掠过,急促起伏着,使劲儿箍紧她不断扭动的小身板,黑着脸一声不吭。

    她不依,泥鳅似的挣扎,可劲儿的作恶,翻来覆去都是美人儿。

    终于……

    折腾累了,她喘着气儿将身体软倒在他怀里,就剩颗小脑袋蹭来蹭去。

    见她老实了,枭爷松了口气。

    “坐好,回家!”

    掀了掀眼皮儿,酒精作用之下,一向小强的宝丫头迷离的眼神儿里少了邪气痞气流气,多出了一抹惹人怜惜的软弱来。

    “二叔——”

    “二叔——”

    仰着头,望着他冷硬的面孔,她长长的头发轻轻摆动,声音倏地如猫儿唏嘘。

    “我不想回那个家……没有人喜欢我……你也不喜欢我……”

    心,不受控制地猛跳了一下。

    枭爷一低头,就看见她烂醉的小脸那一抹受伤。

    冷冽的视线,顿时柔和了几分。

    自然也忘了要将她丢到太平洋喂鱼这事儿,将她放回椅背上,他动作轻柔地替她系好了安全带。

    发动引擎时,视线微垂,落在下腹的硬绷上,不由低咒。

    “混蛋!”

    ——★——

    找了个借口给冷宅挂了电话,冷枭将她带到了自己的私宅。

    没法儿,她这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要是被老头子瞧见,必然是火上浇油。

    这套公寓,他从来没带任何人来过,只是偶尔执行任务回来小住一下。

    不是熟悉的冷宅,宝柒心里一松。

    抱着她轻飘飘的小身板,他拧开了客房的门,借着窗外妖娆的霓虹将她放到床上。

    不曾想——

    缠在脖颈上的手臂一紧,一声醉意的低喝就划过耳侧。

    “鸟人,不许逃——”

    眉目一冷,他腾出手来就想拉开她。可是,醉了酒的小丫头,劲儿还挺大。

    越拉她,她搂得越紧。

    “宝柒!”喉咙一紧,枭爷的声儿又低哑又严厉,视线里的火焰几乎要将人灼伤,“还没闹腾够?”

    没!当然没!

    一向皮厚的宝丫头,一旦喝了酒,那脸皮儿就变成了城墙的N次方。

    死死扣紧他,打死她就不松手。

    枭爷冷峻的脸龟裂了——

    骂她听不见,打她又下不了手。

    打不得,骂不得,他上辈子欠了她的?几次三番,他终于挫败了:“宝柒,你究竟要干嘛?”

    砸砸嘴,宝柒如实说:“二叔,我要睡你……”

    脑子‘轰’地一声,枭爷如被雷劈!

    惊魂未定间,却听她又接着说:“……睡,睡你的床。”

    一时间,他哭笑不得。

    “行。”

    腾空将她抱起来,他豁出去将她抱到主卧,大力钳住她驴劲十足的双手,狠狠拉下,一脑门儿冷汗。

    “到底灌了多少?醉成这德性。”

    眼儿一颤,宝柒倏地睁眼,对上他赤红的眸子,“我没醉……”

    “没醉还装疯?”

    “……我是疯儿……你是傻……缠缠绵绵到天涯……”说来劲儿了,她还叽叽歪歪地唱了起来。

    还说没醉呢?

    开天劈地头一回,枭爷真傻了,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老子真想揍死你。”

    唔……

    没等他揍死她,宝柒劈头盖脸就吻了上来……傻傻地,乱亲乱舔,一开始只是不服气屁股挨了揍,可是,这么一亲上,尝到了滋味儿,她便挺没脸皮的卯住劲儿地汲取。

    枭爷头皮一阵发麻,推开她。

    “宝柒,别闹了……”

    “我没闹!”

    脑子蒙圈儿了,宝柒撅着嘴,像个吃不到糖的孩子,吼了一嗓子,又不管不顾地缠上去亲他。

    这一回,枭爷哪能让她得逞?狠狠攫住她的下巴,他甩开她就要走。

    醉酒的女人哪能讲理?不给亲?不给亲偏亲——

    身上燃烧着熊熊火儿,宝柒扑过去就从背后抱住他的腰,八爪鱼似的跳到他身上。

    折腾啊!

    可是,她的娇小之于男人的铜墙铁壁,无异于蚊子斗高射炮!

    几个回合下来,她精气神都快折腾散了。

    挣扎间,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抽了,她小手麻利地脱了轨,飞快从他腰间探下。

    “宝柒!”身体一颤,枭爷低沉一哼。

    ------题外话------

    妞们,新的一周开始了,大家热血沸腾没?

    沸腾了就……

    该干嘛干嘛吧,工作,学习,加油——

    另外,为了杜绝广告户,请各位加群的妞儿,一定要附上任一角色名,多谢——群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