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言情小说 > 史上第一宠婚 > 017米 吃,喝,玩,乐!

017米 吃,喝,玩,乐!

    心,莫名地颤动了一下。

    冰冷的眸光扫着奔驰s350离开的方向,他没加思索就拨通了电话。

    “哪去了?”

    “管得太多了吧?我跟同学玩去了!”

    清亮的嬉笑声一入耳,他深邃阴沉的目光越发冷漠,长辈范儿十足:“带你出来,我就有责任。”

    “喂,岁数大了得消消火儿,要不然记忆力都褪化完了……这么快就忘了?我是经过你同意的才走的。拜托你别管我了,好好带着你的大美人**吧!”

    他岁数大了?

    被她一噎,冷枭的脸唰地黑了——

    眉目冷敛着,伸手将脖子上的衬衫扣子解开,动作是描绘不出的男性魅力,而眸子里一瞬的迷离,顷刻又化为冷光。

    “你以为我想管你?我是怕没法和你妈交待!”

    “放心吧!我打小就二百五,被骂得皮都厚了……就这样,挂了!”

    挂掉电话,宝柒将手机在爪子里来回揉捏着,惊雷般的心跳总算平稳了下来。

    吁……

    怔忡间,对上姚望询问的目光,她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

    “我妈,管东管西的。”

    姚望凝着她的脸,精致的五官带着暖意的轻笑,“稀罕!原来你妈是男的呀?”

    咔!丫长的啥耳朵?

    宝柒瞪了过去,“告诉你啊,甭想岔话,就你这点**的水平,也向对姐反围剿?赶紧交待,昨儿干嘛放我鸽子?”

    有理无理,都是她占理。

    这就是宝柒。

    姚望淡笑着,眸底的光线,柔得能掐出水来:“大姐,昨儿我在篮球场等了你仨小时,你还兴师问罪来了?”

    “什么?”

    差点儿从坐椅上跳起来,宝柒一脸不可思议,“丫秀逗了吧?不是你打电话约我在化学实验楼等的?”

    打电话?

    姚望狐疑地望她,“啥啊?我手机被偷了……今儿刚补上的卡!”

    “还装!再装我劈死你!”

    “真没啊,我的宝姐姐!”

    望着他无辜青涩的俊脸,宝柒吡了一声儿。

    按道理,姚美人还真不敢给她撒谎的。

    难怪了,昨儿她就觉得那声音有点儿怪!

    靠,捉弄她那人不去参加电视台的声音模仿秀,简直白瞎了本事。

    宝柒心眼不少,但到底年纪还太小,想了一会儿没结果也就算了。

    更何况,她此时满脑子都是绝尘而去的车屁股。

    闹腾。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诺大的客厅,没有人说话。

    不时瞄着冷老爷子越来越严肃的脸,宝镶玉心里沉了又沉。

    今儿家庭聚餐商量生日宴的事儿,独缺了宝柒。而现在她又入夜未归,手机也不通,惹得原本就不太喜欢她的老爷子大发雷霆,狠狠训斥了她一顿。

    终于,她憋不住了。

    “老二,小七究竟和哪个同学出去的?”

    眸色一沉,冷枭眉梢微挑,“小孩子贪玩挺正常,我派人在找。”

    心里痛恨她不知分寸,又不由自主地替她说话。

    不过……

    等找到了,非得一巴掌把她扇到太平洋去喂鱼。

    “你还包庇她?没点丫头样。”冷老爷子轻哼一声,继续说:“……幸好是个丫头,过几年再大点儿,找个脾气好能包容她的男人成个家也就罢了。要是个小子这么野,将来能有啥出息?”

    随便找个男人成个家?

    心头一凛,听着父亲冰冷得不带感情的声音,冷枭的神色冰冷阴鸷。

    他记得,大哥在世时最疼爱的就是大侄女宝柒,而不是小侄女冷可心。现在到了老头子这儿,为啥两个孙女儿的待遇如此不同?

    一时间,他锐利的眸色冰冷。

    正在此时,手机适时的响了。

    “头儿,查明白了,那辆车是白家的,现在,目标已确定……”

    白家?

    眉头皱得死紧,他明白她跟谁在一起了。

    小屁孩子,早恋谈到京都来了!

    “知道了。”

    冷冷地回答一声,他攥着手机腾地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扫了一圈儿客厅内众人。

    “你们先休息,我去接她。”

    ……

    ……

    帝宫,包厢里。

    宝柒盘膝坐在辅着波斯地毯的地上,桀骜不驯的样儿,像极了一个不良学生。

    面前纯木质的茶几上摆满了她喜欢吃的东西。

    吃得津津有味,喝得惬意万分。

    事实上,帝宫虽是享誉全国的高端娱乐会所,但要换了平时她也没心劲儿来玩。可今儿她脑子抽着小疯,又另当别论了。

    丫臭男人视角动物,下半身动物,一定玩得特爽吧?

    那她吃,喝,玩,乐,也是必须的!

    一旁陪侍的姚美人,满脸无奈。

    但他总是拗不过她的,只要是她的要求,他从来就不懂得拒绝,何况帝宫本就是他堂兄名下的产业,白吃白喝一顿罢了。

    拍了拍刚塞过食物的手,宝柒喝得摇头晃脑。

    “姚美人,再来一瓶那个甜甜的果酒……好喝……”

    “不能再喝了……”

    “快点!抽你……”

    “唉!折腾吧,你就可劲儿折腾吧……我说,究竟谁招你了?心里不好受你就哭呗。”

    挠了挠脑袋,宝柒双手撑在茶几上,下巴搁上去,傻乎乎地发笑,“靠,你以为我像你?娘们儿!”

    姚望摇头失笑。

    算了,她想怎样就怎样吧!

    人都说宝柒性格乖张怪异,只有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别扭的灵魂。

    给她杯子里续上果酒,添上两块儿冰,他拿起勺子搅动着,“快毕业了,你有啥打算?”

    捧着自己滚烫的脸,宝柒傻笑,“嘻嘻,逮鸟……你呢?”

    睨着她,姚望敛了神色,严肃地说:“考军校或者警校。”

    一听这话,宝柒笑得更开心了。

    “小子,真出息!”

    望着她,姚望脸上暖暖的。

    其实她一直不知道,不管是鎏年村的穷小子姚望,还是京都城的官家公子白慕轩,他的愿望从来都很简单——做一个能保护她的男人就足够了。

    挥着小手哧哧笑着,宝柒或微笑,或眯眼,或嗔怨,轻笑浅酌……不一会儿脑袋就耷拉了下来。

    小小的脸蛋儿,尖尖的下巴,紧闭的双眼上轻颤的睫毛,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如同漂洗过的白瓷儿。那眼,那眉,那唇,那翘鼻头,像一只妖娆的小女妖。

    情窦初开的少年,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悸动,喟叹着将她扶坐到沙发上。

    “宝姐姐,醒醒,我送你回去——”

    宝柒微微睁开眼,孩子般撅起嘴倒在沙发上,嘟哝着:“不回去……臭男人……”

    骂谁呢?

    估摸着她喝得够呛,姚望有些头大怎么送她!

    真是败给她了!

    敲了敲额头,怕她睡过去着凉,他准备先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她披上。

    不料——

    呯!

    包厢门被人一脚踢开了——

    他解着扣子的手硬生生僵在当场,吃惊地望着门口一脸凝结成了冰的冷峻男人。

    ------题外话------

    又一次周末了,妞们,周末愉快……木马!

    推荐锦的完结文:《军婚撩人》和《强占,女人休想逃》